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3571个阅读者,5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5-21 09:49

一对玉马重几许[原创]   



─条草 发表在 灌水专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0-1.html


  金庸大师的“漏”也挺多的,据说孔庆东见到金庸后,指出一处“漏”:杨过成独臂侠后,于某处竟举双手如何如何。金庸称谢后当即修改书稿。我以前看老盗版书《雪山飞狐》,也发现一处“漏”:苗、范、田三护卫领救兵救驾晚了一步,闯王已死,三护卫甚哀,范护卫当即自刎殉国,后文范护卫又随苗、田频频出场,三护卫得知自己误杀大哥飞天狐狸后,在极度自责的心境下自刎谢罪,范护卫又死一次。
  象这些“简易”的伤,定有许多前辈高人已挑捡出来了,我来挑处比较隐蔽的“漏”,估计此处是我独见,尚未被人发现。
  先交代故事背景:《雪山飞狐》的主角是胡一刀,可这主角从未出场,是从众人的回忆叙述中如何如何的,先出场的一群江湖豪客们都是陪衬人,衬托胡斐如何艺高,衬托苗若兰如何无畏。群豪被胡斐的两个书童打得狼狈不堪,这属文学夸张,不能当写实看。(金庸小说是成人童话)下面引段原文:

  众人停盏不饮,凝目望著大门,却见门中并肩进来两名僮儿。
  这两名僮儿一般高矮,约莫十三四岁年纪,身穿白色貂裘,头顶用红丝结著两根竖立的小辫,背上各负一柄长剑。这两人眉目如画,形相俊雅,最奇的是面貌一模一样,毫无分别,只是走在右边那僮儿的剑柄斜在右肩,另一个僮儿的剑柄斜在左肩,手中多捧了一只拜盒。
  众人见了这两个僮儿的模样,都感愕然,心中却均是一宽,本以为来的是那穷凶极恶的“雪山飞狐”,那知却是两个小小孩童。 待这两人走近,只见两人每根小辫儿上各系一颗明珠,四颗珠子都是小指头般大小,发出淡淡光彩。
  熊元献是镖局的镖头,陶百岁久在绿林,识别宝物的眼光均高,一见四颗大珠,都是怦然心动:“这四颗宝珠可贵重得很哪,两人所穿的貂裘没一根杂毛,也是难得之极。就算是大富大贵之家,也未必有此珍物”。


  注意看!这夜明珠的大小是“小指头般大小”。
  群豪想掂量两僮的武艺,提出比武,阮士中误伤夜明珠(夜明珠被剑劈开)导致比武翻脸。后来苗若兰出场,作者要突显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女平定风波的气概。原文如下:

  两童对望一眼,只见琴儿打开一只描金箱子,取出一对锦囊交给少女。那少女解开一只锦囊,拿出一只小小玉马,马口里有丝绦为缰。那少女替右童挂在腰带上,又把另一只锦囊中所装的玉马递给了左童。左童请安道谢,接在手里,只见那玉马晶光莹洁,刻工精致异常,马作奔跃之状,形体虽小,却是貌相神骏,的非凡品。他一见之下,便十分喜欢,只是不明那少女来历,心下一时未决,不知是否该当受此重礼。
  右童又在墙畔捡起另一半边珠儿,说道:“我这颗是夜明宝珠,和哥哥的是一对儿。就算有玉马,总是不齐全啦!”说着十分懊恼。
  那少女一见两人相貌打扮,已知这对双生兄弟相亲相爱,毁了明珠事小,不痛快的是在将两人饰物弄成异样,配不成对,当下拿起玉马,将两个半边明珠放在玉马双眼之上,说道:“我有一个主意,将半边珠儿嵌在玉马眼上。珠子既能夜明,玉马晚上两眼放光,岂不好看?”左童大喜,从辫儿上摘下珠子,伸匕首剖成两半,说道:“兄弟,咱俩的珠儿和玉马都一模一样啦。”右童回嗔作喜,向少女连连道谢,又向阮士中请了个安,道:“行啦,你老别生气。”阮士中满身血污,心中恼怒异常,却又不敢出声訾骂。
  右童拉着左童的手,便要走出。左童向那少女道:“多谢姑娘厚赐,请问姑娘尊姓,主人问起,好有对答。”那少女道:“你家主人是谁?”左童道:“家主姓胡。”
  那少女一听,登时脸上变色,道:“原来你们是雪山飞狐的家童。”两童一齐躬身道:“正是!”那少女缓缓说道:“我姓苗。你家主人问起,就说这对玉马是金面佛苗爷的女儿给的!”
  此言一出,群豪无不动容。金面佛威名赫赫,万想不到他的女儿竟是这样一个娇柔腼腆的少女。瞧她神气,若非侯门巨室的小姐,就是世代书香人家的闺女,哪里像是江湖大侠之女。双童对望一眼,齐把玉马放在几上,一言不发的转身出厅。


  注意看!是“小小玉马”,是“挂在腰带上”的玉佩。下帖我用图片来说明玉佩的大小与手掌的比例。
  

本帖助威记录

战略参谋 +1
比这精彩的帖子还有木有
2014-06-02 14:42:01
铁咀 +3
你的帖子可以上新闻联播了
2014-05-29 23:38:26
专业水桶 +3
你这个帖子连哑巴都能叫“绝!”
2014-05-21 11:27:20
代晨燕 +5
这是帖子?我揉揉眼
2014-05-21 10:49:27
总计:魅力12点 助威4查看所有助威>>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09:54
金庸盲路过




----------------------------------------------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02
这是玉马玉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宝玉”“宝钗”的饰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从这图上可看出玉马的大小与小指头的大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红楼梦中有“金麒麟”的戏,这个是银麒麟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05

原帖由 狄晓晓WZ 于 2014-5-21 09:54 发表
金庸盲路过

金庸长篇巨制,看金庸耗时,我短小精干,你看我呀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10
从上帖的图中,看官们可以了解到,人的小指头,比玉马玉佩的马头都大。

如果把有“小指头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到玉马眼睛上,那这玉马,得有多大?请看下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1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如果,你是一富家翁,你愿意在腰间、或脖子上挂这么大的玉马,我也没意见,你抱着玉马睡觉,也是行的。

但是你若是名剑客,身上佩挂的玉马比宝剑都重,你能想象这是个什么形象吗?

给金庸这样挑疵的,独我一个吧?我是不是太无聊了?

[本帖最后由 ─条草 于 2014-5-21 11:22 编辑]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44
笑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一条草看书是如此的仔细




----------------------------------------------
一千万英尺的距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48
我5年级之前是迷上金庸小说的,但是那时都是在书桌里偷看,错不错自然不得而知了,后来初中迷上琼瑶小说,再后来是小小说,再后来......就啥也不看了,只顾锅前锅后打转了




----------------------------------------------
一千万英尺的距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51
再上一图,这是脖子与饰物的比例,脖子上挂个小指头大的夜明珠也就行了,或挂小于手掌的马呀麒麟的,也行,挂的太大太重,那是受罪。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0:56

原帖由 代晨燕 于 2014-5-21 10:48 发表
我5年级之前是迷上金庸小说的,但是那时都是在书桌里偷看,错不错自然不得而知了,后来初中迷上琼瑶小说,再后来是小小说,再后来......就啥也不看了,只顾锅前锅后打转了

顾家的女人值得尊敬~!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1:30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4-5-21 10:56 发表

原帖由 代晨燕 于 2014-5-21 10:48 发表
我5年级之前是迷上金庸小说的,但是那时都是在书桌里偷看,错不错自然不得而知了,后来初中迷上琼瑶小说,再后来是小小说,再后来......就啥也不看了,只顾锅前锅后打转了

顾家的女人值得尊敬~!

谢谢一条草,现在唯一让我骄傲的事也就是能做一手好菜了,对于看书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一千万英尺的距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1:30
大侠嘛,与众不同,就喜欢背个玉马到处转,说不定也是有的!




----------------------------------------------
光阴故事|小说 之《火狼传说》非每天码字更新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1:47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4-5-21 11:30 发表
大侠嘛,与众不同,就喜欢背个玉马到处转,说不定也是有的!

这个不是“可以有”,而是“的确有”。
例如《笑傲江湖》,令狐冲就背着琴、背着剑,行走江湖。琴是一位前辈托付于令狐冲的,让他转交于某人。
一个雅客,背琴行走江湖,这个可以有;一个剑客,背剑行走江湖,这个可以有。
一个怪客,既背琴又背剑,行走江湖,这个可以有。
令狐冲怪就怪在,他时时与人打斗,当他打斗时,那琴就隐形了,作者只字不提。当琴该出现时,那琴就显形了,真是来无踪去无影。
我读金庸,认为金庸对细节的刻画极其细致,但有的细节却又粗枝大叶,甚至有悖常理。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1:53

原帖由 代晨燕 于 2014-5-21 10:44 发表
笑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一条草看书是如此的仔细

如果水区搞细读比赛, 我可能是状元耶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1 12:00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4-5-21 11:30 发表
大侠嘛,与众不同,就喜欢背个玉马到处转,说不定也是有的!

噢, 又想起一个, 《书剑恩仇录》里,阿凡提就是一位背着毛驴狂奔的天山大侠~~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2
第十八回 驱驴有术居奇货 除恶无方从佳人

  余鱼同和李沅芷一起出来寻访霍青桐,自然明白七哥派他们二人同行的用意。李沅芷一片深情,数次相救,他自衷心感激,然她越是情痴,自己越是不由自主的想避开她,甚么原因可也说不上来。一路上李沅芷有说有笑,他却总是冷冷的。李沅芷恼了,一天早晨,偷偷躲在一个沙丘后面,瞧他是否着急。哪知他见她不在,叫了几声没听得答应,就径自向前走了。李沅芷气苦之极,在沙丘后面哭了一场,打起精神再追上去。余鱼同淡淡的道:“啊,你在后面,我还道你先走了呢!”饶是李沅芷机变百出,对这心如木石之人却是束手无策。她打定了主意:“他真逼得我没路可走之时,我就一剑抹了脖子。”

  行到中午,忽见迎面沙漠中一跛一拐的来了一头瘦小驴子,驴上骑着一人,一颠一颠的似在瞌睡。走到近处,见那人穿的是回人装束,背上负了一只大铁锅,右手拿了一条驴子尾巴,小驴臀上却没尾巴,驴头上竟戴了一顶清兵骁骑营军官的官帽,蓝宝石顶子换成了一粒小石子。那人四十多岁年纪,颏下一丛大胡子,见了二人眉花眼笑,和蔼可亲。

  余鱼同心想霍青桐在大漠上英名四播,回人无人不知,便勒马问道:“请问大叔,可见到翠羽黄衫么?”却担心他不懂汉语。哪知那人嘻嘻一笑,以汉语问道:“你们找她干么呀?”

  余鱼同道:“有几个坏人来害她。我们要通知她提防。要是你见着她,给带个讯成不成呀?”那人道:“好呀!怎么样的坏人?”李沅芷道:“一个大汉手里拿个独脚铜人,另一个拿柄虎叉,第三个蒙古人打扮。”那人点头道:“这三个人确是坏蛋,他们想吃我的毛驴,反给我抢来了这顶帽子。”余李两人对望了一眼。余鱼同道:“他们还有同伴么?”那人道:“就是这个戴官帽的了,你们是谁呀?”余鱼同道:“我们是木卓伦老英雄的朋友。这几个坏蛋在哪里?可别让他们撞着翠羽黄衫。”那人道:“听说霍青桐这小妮子很不错哪。要是四个坏蛋吃不到我毛驴,肚子饿了,把这大姑娘烤来吃了,可不妙啦!”

  李沅芷心想关东三魔是有勇无谋之辈,一个清军军官,更加不放在心上,不如找上前去,想法子结束了他们,教这瞧不起人的余师母佩服我的手段,于是问道:“他们在哪里?你带我们去,给你一锭银子。”那人道:“银子倒不用,不过得问问毛驴肯不肯去。”把嘴凑在驴子耳边,叽哩咕噜的说一阵子话,然后把耳朵凑在驴子口上,似乎用心倾听,连连点头。

  二人见他装模作样,疯疯癫癫,不由得好笑。那人听了一会,皱起眉头说道:“这驴子戴了官帽之后,自以为了不起啦。它瞧不起你们的坐骑,不愿意一起走,生怕没面子,失了自己身份。”余鱼同一惊:“这人行为奇特,说话皮里阳秋,骂尽了世上趋炎附势的暴发小人,难道竟是一位风尘异人?”

  李沅芷瞧他的驴子又破又瘦,一身污泥,居然还摆架子,不由得噗哧一笑。那人眼睛一横道:“你不信么?那么我的毛驴就和你们的马匹比比。”余李二人胯下都是木卓伦所赠骏马,和这头破腿小驴自有云泥之别。李沅芷道:“好呀,我们赢了之后,你可得带我们去找那三个坏蛋。”那人道:“是四个坏蛋。要是你们输了呢?”李沅芷道:“随你说吧。”那人道:“那你就得把这头毛驴洗得干干净净,让它出出风头。”李沅芷笑道:“好吧,就是这样。咱们怎样个比法?”

  那人道:“你爱怎样比,由你说便是。”李沅芷见他说话十拿九稳,似乎必胜无疑,倒生了一点疑虑,心想:“难道这头跛脚驴子当真跑得很快?”灵机一动,道:“你手里拿着的是甚么呀?”那人把驴子尾巴一晃,道:“毛驴的尾巴。它戴了官帽,嫌自己尾巴上有泥不美,所以不要了。”余鱼同听他语带机锋,含意深远,更加不敢轻忽,向李沅芷使个眼色,要她留神。

  李沅芷道:“你给我瞧瞧。”那人把驴尾掷了过来,李沅芷伸手接住,随手玩弄,一指远处一个小沙丘,道:“咱们从这里跑到那沙丘去。你的驴子先到是你胜,我的马先到是我胜。”那人道:“不错,驴子先到是我胜,马先到是你胜。”李沅芷对余鱼同道:“你先到那边,给我们作公证!”余鱼同道:“好!”拍马去了。

  李沅芷道:“走吧!”语声方毕,猛抽一鞭,纵马直驰,奔了数十丈,回头一望,见那毛驴一跛一拐,远远落在后面。她哈哈大笑,加紧驰骤,突然之间,一团黑影从身旁掠过,定睛看时,竟是那人把驴子负在肩头,放开大步,向前飞奔。她这一惊非同小可,险险坐鞍不稳,跌下马来,疾忙催马急追。

  但那人奔跑如风驰电掣一般,始终抢在马头之前。不到片刻,两人奔到沙丘,终于是骑人的驴比人骑的马抢先了丈余。李沅芷把手中驴尾用力向后掷出,叫道:“马先到啦!”

  那人和余鱼同愕然相顾,明明是驴子先到,怎么她反说马先到?那人道:“喂,大姑娘,咱们说好的:驴子先到我胜,马先到你胜,是不是?”李沅芷伸手掠着在风中飞扬的秀发,说道:“不错。”那人道:“咱们并没说一定得人骑驴子,是不是?”李沅芷道:“不错。”那人道:“不管是人骑驴,还是驴骑人,总之是驴子先到。你得知道,它是戴官帽的,笨驴做了官,可就骑在人头上啦。”

  李沅芷:“咱们说好的,驴子先到你胜,马先到我胜,是不是?”那人道:“对啦!”李沅芷道:“咱们并没说,到了一点儿驴子也算到,是不是?”那人一拉胡子,道:“这我可胡涂啦,甚么叫做‘到了一点儿驴子’?”李沅芷指着那条被她远远掷在后面的驴尾巴,道:“我的马整个儿到了,你的驴子可只到了一点儿,它的尾巴还没有到!”

  那人一呆,哈哈大笑,说道:“对啦,对啦!是你赢了,我领你们去找那四个坏蛋去吧。”过去拾起驴尾,对驴子道:“笨驴啊,你别以为戴了官帽,就不要你那泥尾巴啦!人家可没忘记啊。你想不要,人家可不依哪。”纵身骑上驴背,道:“笨驴啊,你骑在人头上骑不了多久,人又来骑你啦!”

  余鱼同见那驴子虽只几十斤重,就如一头大狗一般,但负在肩头而跑得疾逾奔马,却非具深湛武功不可,忙上前行了一礼,说道:“我这个师妹很是顽皮,老前辈别跟她一般见识。请你指点路径,待晚辈们去找便是,可不敢劳功你老大驾。”那人笑道:“我输了,怎么能赖?”转过驴头,叫道:“跟我来吧!”余鱼同见他肯一同前去,心中大喜。他知关东三魔武功惊人,和自己又结了深仇,若在大漠之中撞到,可实是一桩祸事,有这个大胡子回人相助,那就不怕了。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5
上帖是《书剑恩仇录》中,阿凡提负驴飞奔的描写。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9:13
一条草可是一双鹰眼呀,读书不盲从,细腻之处挑细刺,还真挑出了道道儿.大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5 10:00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4-5-21 10:05 发表

原帖由 狄晓晓WZ 于 2014-5-21 09:54 发表
金庸盲路过

金庸长篇巨制,看金庸耗时,我短小精干,你看我呀

我终于能回来了,看你好啊,发片片!!!!




----------------------------------------------
江畔桃花日日新
南风吹送一枝春
小丫回首含羞笑
乔样心思怕向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7 15:08
和草兄探讨关于〈雪山飞狐〉姓范之死一说,书中是这样写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那姓范的当场就〝要〞自刎,可不是当场就自刎了。有这个〝要〞字与无这个〝要〞字可是两个概念。
不知俺理解的对与不对?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398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