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01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5-29 13:38

多年以后,你是否会怀念,那些年最美丽时光



拉萨的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现在时光匆匆导致人们太早的开始怀旧,从《将爱情进行到底》开始吧,我周围的很多年轻朋友开始怀旧,用最新近的词就是“致青春”。
确实,“盼望长大的童年”已经不再,连十几岁的孩子都会感慨时光飞逝,我们走过的日子太快太快,招致很多年轻人提前患上了“老年痴呆”——眼下的事记不住,过去的事却历历在目。搭乘上时代的高铁,我们再也没有风景可看,遨游在网络公路上,我们在速度和拥堵中茫然。这也许就是怀旧的心理动力吧。
郭志凯属于北漂的一代,现在也是成功的一个,看来也是必须回首的心境已经来临。观全书,记录了一批青年人从童年到青春前期的匆匆步履,写出了童趣、生计和青春的萌动躁动以及冲动。真实、坦诚,也很“贫”。
“我”的故事大致上是三条线展开:音乐、酒与女性,骨子里洋溢着某种蓦然回首中的自诩和成功者的骄狂。在回忆这个骗子机制中,痛苦和挫折也变得美好并充满着喜剧性,而不安并挣扎的信念则赋予了青春勃起的自我印证的权利。作者大量提起的流行音乐不但侧面叙述了这三十年的历史背景,也成为主人公们的心路写照。从村镇走进城市,由洛阳而北上广的辐射则隐喻了几代人的纠结与迷离,但文中总是弥漫着一种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这或许就是郭志凯们不曾崩溃的“三观”的时代缩影。
——《那笑容是夏天的》序言 金兆钧

“青春”是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话题,那些关于青春的电影、文字,我们总能从中抓到一丝丝自己的影子,从中产生共鸣。序言中“弥漫着一种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撞进眼帘时,突然就很想看完这本书。那些年,我们也曾那么冲动、真实和坦诚,即使现实再怎么磨平我们的棱角,却依然怀念着,那些年最美丽时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描写摇滚少年成长历程的作品,作者用最淳朴的语言,无比生动地展现了那时青春、成长、生活的本来面貌。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于那些属于自己,也属于大部分70后的闪亮日子的深切追忆。读后让人感觉如同昨日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作品中虽然有诸多伤感的情绪在流淌,但更多的是掩饰不住对美好的眷恋。青春是无休止地挥霍,但随着年龄的与日俱增,我们便会越来越怀念从前。蓦然发现:在单纯的日子里,原来幸福是如此的简单,如同盛夏那灿烂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方蓝天下。
◇◇◇◇◇◇◇◇◇◇◇◇◇◇◇◇◇◇◇◇◇◇◇◇◇◇◇◇◇◇◇◇◇◇◇◇◇◇◇
作者介绍:
郭志凯
著名乐评人、音乐人、填词人、资深娱乐策划营销专家,北京智动星河文化传媒总裁。
主要作品《那笑容是夏天的》、《失控》、《飞雪》等。
曾供职
《音乐生活报》、《时代人物周刊》、洪晃旗下《TimeOut北京》《世界都市ILOOK》杂志,搜狐娱乐艺人部主管,新浪网专栏作家,《环球时报》、《BQ北京青年周刊》、《Vista看天下》撰稿人。
/策划演出
2004年:王杰北京演唱会
2004年:王菲“菲比寻常”北京演唱会
2006年11月:“王光美”之夜慈善晚宴
2006年12月: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
2010年8月:“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
2010年10月:CCTV央视中秋晚会
2011年5月:“光辉岁月”北京演唱会
2011年12月:谭咏麟再度感动北京演唱会
2012年8月:张北草原音乐节
2012年11月:伊莲-佩姬(Elaine Paige)北京演唱会
2012年12月:埃尔顿•约翰( Elton John)北京演唱会
2012年12月:“中俄”国家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
/策划话剧作品
高亮:《拿什么整死你 我的爱人》、《天生一个电灯泡》
尹韬:《天作之合》、《龙凤呈祥》
黄盈:《两个人的法式晚餐》
出品:杜侑澎唱片《心随路远》


精彩文摘:
狗为媒
高露露长我一岁,和我一初中同学李军住在一个院儿。那天去同学家玩,百无聊赖之际对着窗户发呆。他家住三楼,楼下的风景一目了然,看到高露露在院子的树荫下遛狗,旁若无人的样子很可爱。她的头发很长,热裤露出修长的大腿,配上绿格的白T恤。这个时间段,我都是一个狂热的偷窥者,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日后能否成为我女友的女孩。楼下几个小男孩拿着水枪在疯跑着。我倚着窗口,抽了口烟,看着楼下的高露露和她的小狗在玩,以至于同学喊了我几声我都没响应,呆呆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烦不烦呀?看啥呢?”李军伸着头往楼下看,看到我在注视高露露后诡异地笑了笑,“看上了,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下?”
我脸红了一下,大着声音说:“是看上了,你帮我介绍一下呀!”我扑上去抱着他猛挠他胳肢窝,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连求饶。
我累了,躺在床上翻着书,他没搭理我,头伸出窗外,对着高露露喊:“露露姐,遛狗呢?我刚发现一个狗肉馆,那叫一个棒呀!晚上约几个人一起去吧!带上你们家Lusa,让它看看它有多幸福,你说好不好?”
“瞧你那样儿!胡言乱语,有本事你下来,看我不抽死你!”高露露在楼下发飙了,嗓门真大,我也走到窗户前,看她站在楼下和我们说话,
“姐!我同学童言晚上想要请你吃饭,你看行吗?”我骂了李军一句,没敢看高露露,迅速移动身影,躲在了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
“滚!你现在怎么这么贫呀?烦死你了,改天看到你妈,看我如何告你的状,让你妈好好收拾你!瞧你那德行!跟流氓有啥区别?”
我有些烦了,骂了李军两句。
“她说得没错,你还真有点欠抽!滚过来吧!问你点事儿!”我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
 李军转过头来,点了一支烟,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想干吗,这么多年来长进了呀!你原来不这样呀!这个万恶的社会呀!谁来拯救你丑恶的灵魂呀!”
他夸张的声调弄得我心烦意乱,我上去冲他屁股上就是一脚,他躲了一下,没踢上!
“好了好了,别闹了。说,想知道高露露啥事?”
“也没啥事……”我有些不好意思说,还想问他一些关于高露露的事情,在一番没劲的对话之后,大致了解到了一些高露露的情况。
她在一家税务局工作,有一个男友在西安,是她大学同学,偶尔回来一趟,他俩关系还不错,经常在小区一起遛狗。我见过高露露男友,叫楚南,身高应该有176厘米的样子,有个妹妹叫楚小北,长得很乖巧。我不认识楚南,还是毛毛告诉我的,高露露和我好了之后,她跟楚南的关系很微妙。据高露露说,楚南外面有几个女朋友,也属于有女人缘的那种男人。因为是敌人,我对这个人没有产生什么浓厚的兴趣。楚南大高露露一级,啥时候认识的我也没问,他的事情跟我也没啥关系。高露露愿意说点,我就听点,从不主动问。其实,我认为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楚小北和毛毛院一个女孩是同学,经常在院子里出现,和我也见过几次,但没有什么交集。
在得知她的那只西施是个公的之后,一个恶毒的计划在我的脑中产生了。
童蕾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23点左右了,听到她的开门声,我特意喊了她一声,就来到了二楼客厅。她穿着睡袍,踢着拖鞋,一副上了一天班累坏了的样子,冲着我说:“有啥坏事赶紧说,我困死了!”
我一听就火了:“你怎么说话的,跟你说个事儿,看你那样子,真不喜欢看你这张脸,摆给谁看呢?”我假装生气起身就走。她看我确实生气了,口气软了许多:“呦?长脾气了都?我错了,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行了吧!”
她走到电视机旁边打开电视,看着我。
“童蕾,今天有一哥们儿去外地,要送我一只狗。挺漂亮的,我是不喜欢这玩意儿,你知道的哦,就是想问你要不要,喜欢的话给你带回来,不喜欢的话我就让人家送人了!是‘西施’,好几千呢?”
“你傻呀?干吗不要?这好事儿哪找去?你把它抱回来我养不就行了!”
“哦,这样呀!你明天问问咱爸妈看看行不行再说吧!行的话我就抱回来!”我假装自然地上楼睡觉去了!
狗贩真黑,一个西施小母狗要了我1200元,我抱着回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开心。童蕾下班后看到小狗就乐得不行,弄着弄着忙个不停。我没理她,自己上楼忙别的了。这下好了,一个免费保姆就此诞生。我为自己的计划成功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美惠子也比较喜欢这只狗,隔三差五地带着它疯跑。那天来的时候,我向她提出了我的想法,她听后感动不已,说哥你真有爱心。
我当时是睁着眼说瞎话,我说:“美惠子,你知道吗?这只狗原来还有一个哥哥,在我同学家院里一个住户家里养着。狗妈妈被残忍的狗贩给杀掉了,就剩下它俩无依无靠。我是看着可怜才接受别人的馈赠的。我那同学离开洛阳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这只狗养大,那是他注入许多感情的心爱之物。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和拥有那只狗哥哥的住户说,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个妹妹。”说得美惠子频频点头。
星期六的下午,美惠子打扮一新,愿意牺牲自己的周末陪我去找那只狗妹妹,我表面无奈,心里乐开了花地带着她奔李军家走去。不太远,也就10分钟的路程。在李军家待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高露露出来遛狗,美惠子嘟着脸拿着电视遥控器看着无聊的电视发呆。我也很纳闷儿,算准时间了呀,高露露怎么还没出来?
失望的情绪蔓延了许久,从下午的3点钟等到了日落,美惠子饿得不行,在冰箱里翻着东西,能吃的几乎都被她干掉了。我也烦了,美惠子带着狗,和李军去外面吃饭。
下楼走到院门口的时候,一阵汪汪声,高露露带着她的爱犬出现了,我和美惠子都很兴奋,只是兴奋的目的不一样罢了。
两只小狗嬉戏在一起,我和李军相视一笑,在院门口抽着烟聊天。高露露和美惠子迅速打成火热,我很想此刻上去和高露露搭讪,但目的太强的话也许会打草惊蛇。我强压住心里的念头,看着两只狗在我们面前表演。
回家的时候,美惠子看着我一言不发,我说;“妹妹,怎么了,刚才不是蛮开心的吗?怎么突然就暴风雨了呢?”
“哥,我今天有点给你当枪使的感觉。我觉得你是喜欢那个露露姐,我跟她聊狗的事情了。人家那只狗是她爸爸从深圳带来的,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什么狗妈妈被狗贩杀了啥的!而且,也没有兄妹的事情,我们那只狗纯度不够,没人家那只狗好。高露露是专家,你有些过分了!”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临走的时候,美惠子笑着说:“你想追人家直接上不就行了,搞这么多事儿!真让我看不起你!过几天告诉你好事儿。”
她唱着歌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现在的小丫头片子脑子怎么都这么好使呀?看来不可小觑呀!
那天我和美惠子去找高露露的时候,有些意外,美惠子带着狗就奔高露露家去了。我站在李军家楼下喊了几声,他妈妈站在窗户外面说了声不在家就回去做事情去了。我去小卖部要了瓶汽水,买了份报纸,坐在树下看了起来。真奇怪,报纸都看完了,俩人还没有出来。眼看着天黑了起来,高露露和美惠子终于手挽着手带着两只狗,出现在我的面前,高露露看到我,笑着说:“你好,我是高露露,很高兴认识你!”
我怯懦地伸出了手:“你好!我是童言。”
在我刚要接触到她的手的时候,被美惠子狠狠打了一下:“你还真握手呀?”
我们都乐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32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