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6-12 16:58

小三与原配的战争:《别碰我的婚姻》 (网络走红小说 栀子著)



云雨轩社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部由天涯网络人气小说《曾为裸婚》改写的当代都市言情小说《别碰我的婚姻》近日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北京女编剧栀子-(微博)用曲折的情节表诉了一对钢铁般的婚姻是怎样炼成的——
  一个叫苏小晚的女大学生,抵制住了做老总情人的诱惑,选择了跟一无所有的贫寒男友郑文治裸婚和一起白手创业的艰苦岁月——
  多年过去了,郑文治成了自家公司意气风发的董事长,而这时,文治公司年轻漂亮的女助理刁小鹰对他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其中夹杂着爱恨、励志、商战……一个真爱轮回的故事——
  该小说情感描写细腻,主题大气光明,情节曲折,人物命运跌宕起伏,不同于一般婚恋小说的琐碎。
(附:作者简介: 栀子,女,现居北京,发表作品近百万字,近期出版长篇小说《房产大鳄》《别碰我的婚姻》《放蜂人之恋》,有影视作品被拍摄。 作者 QQ:867720930 )

小说文本节选:
别碰我的婚姻
作者:栀子

   第一章苏小晚:艰难的处境
1
那个时候,苏小晚怎么也未料到,她兴致勃勃地奔向的,是那样一个复杂艰难的局面。
像一段钢丝绳上的游走。

那是多年前的那个夏日里的一天,北方大都市风城火车站出站口处,密密麻麻的人群背着行囊从那里涌出来。刚刚大学毕业的苏小晚和她的同窗男友郑文治,也夹在潮水般的人流里,风尘仆仆地涌向这座繁华的现代大都市。
苏小晚长着一张清丽异常的脸,扎着两条麻花长辫,白皙纤细,气质柔弱,一看就是个江南女子。而旁边的男孩郑文治则面相纯善,一脸的稚气。
两个年轻人背着大包小包终于挤出了人流,来到了马路边。他们放下行李,满怀憧憬地看着这座高楼林立的陌生城市,心中喊着:
“风城,我苏小晚(郑文治)来啦!”
两个人先在一家廉价宾馆里找好落脚点之后,便开始在一处又一处人才市场奔波,被一家又一家像样些的用人单位拒绝……直到不久后的那一天。
2
多日后的那天,魁梧彪悍、衣冠楚楚、戴墨镜、穿黑衣,看起来像个黑手党老大的蒋一雄急匆匆地从办公大楼里出来,开着车驶出了门牌上写着“风城大地雄鹰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单位大门。
车在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停下了。
这时,一个女孩从路边跑过来,在各个车窗前散发起售楼广告来。是苏小晚。
就要发到蒋一雄的车前的时候,忽然换成了绿灯,车开走了。苏小晚在后面追赶起来,两只麻花小辫俏皮地飞起来。
这时,蒋一雄忽然在车的后视镜里看见一个清丽异常的年轻女孩在追赶着他的车跑,跑得大汗淋漓的。蒋一雄的心一动。车终于又停在了前面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那女孩气喘吁吁地跑上前来,微笑着敲打着他的玻璃窗,像一扇春天兀地来到了窗口。蒋一雄摇下了车窗。
时光在这一刻停住。“先生。”车窗外的一声轻柔的喊。声音像羽毛一样拂着人的心,煨贴得人浑身舒服。
蒋一雄怔怔地看着她,不觉眼前一亮。只见一个梳着两条麻花长辫的清丽女孩,正胆怯地站在他的面前,像一股源自江南水乡的雨后清风,瞬间来临。
“请您看看,这是秀景苑楼盘的销售广告。您若有购买意向的话,可去现场看看,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那清丽女孩用细长白皙的手指向蒋一雄,递进来一张花花绿绿的广告纸。
蒋一雄好奇地接过来看了一眼,亲切地对那女孩说:“人能赶得上车吗?还这么傻跑。”
“我知道前面有一个红绿灯的路口,说不定您的车停在那里的时候,我就赶到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试一下。”女孩气喘吁吁地接着说,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坚韧。
蒋一雄的眼睛又是一亮,说:“我们单位的销售人员如果都有这种精神,就好了。”他接着问那女孩,“你叫什么名字?想到我们公司干么?”说着,递过去一张名片。
那女孩接过名片,匆匆地看了一眼后便惊喜地叫道:“您就是著名的房产企业大地雄鹰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蒋一雄先生?!我叫苏小晚,本科毕业,若能得到进贵单位工作的机会,我会感恩不尽、拼命工作的!”那女孩激动不已地说。
“明天到公司参加应聘程序吧,我们正在大量招人,智联网上有我们的招聘启事,干得好的话,很快便能提主管。”蒋一雄说。
“真的?谢谢!”女孩惊喜过望,不停地弯腰致谢。
这时,路灯换成了绿灯,蒋一雄的车缓缓前开了。刚开了一会儿,他又将车停在了路边,摇下车窗,兴致勃勃地对后面的女孩说:“苏小晚,上车吧,跟我一块儿去看看我们的事业!”
苏小晚再次惊喜过望,紧跑几步,上了车的副驾驶座。
蒋一雄感到一团青草的气息裹进了车里,他的神思一阵恍惚,再次不为人察觉地深看了女孩一眼。
从小在烟雨迷蒙的江南水乡长大的苏小晚意识不到自己在一个中年男人心目中的美。青春飞扬的她眉清目秀,连呼吸都散发着青草的气息,又扎着两条细瘦的麻花长辫,碎花上衣、黑裙,清丽如五四期间的女学生。越是拥有什么的人,往往越意识不到所拥有的美。
而苏小晚,也因跟前的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震撼感,这是个怎样的男人,像一头雄狮。
只见这位蒋总,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九○上下的样子,魁梧彪悍。
苏小晚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一种强烈的直觉扑面而来:这是怎样一个锋芒毕露的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写着那么多内容:心计多端,锋利、傲慢,对人充满蔑视……那么多内容叽叽喳喳、前仆后继地从他的生命里爬出来,站立、凝聚在那张脸上,成为一面他头顶上招摇的旗帜,在凌厉的风里啪啪地抖动着。
“你哪个学校的?在大学里学什么专业的?怎么有本科学历还在街上发宣传单?”这位蒋总问。
“我是哈尔滨建工学院毕业的,学的是土木工程,暂时还未找到合适的工作,临时做这个。不过说实话,我不喜欢干本专业,总觉得,那太生硬了,应是男人的行业。”苏小晚回答。
“我也这么觉得,女孩子们嘛,应该做些感性、细腻,或广告营销之类的工作。”蒋一雄淡淡地笑了笑道,继续开车。用一只手开,姿势说不出的洒脱。脸上刀削斧刻般的棱角,在这一刻变得柔和。
苏小晚嗅到了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一阵眩晕,她忽然觉得,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的空气,有些危险,
她下意识地在座位上往外挪动了下身体,似乎就校正了什么。
3
蒋总将车开到了郊外一块环境优美的丘陵地带前,两个人下了车。蒋总兴致勃勃地指着一块荆棘丛生的山地对苏小晚说:“看,这就是我新相中的一块山地,我想在这里建别墅。”
苏小晚环顾了下四周,大失所望的样子:“这里地处偏僻,交通既不方便,周围的配套设施又几乎完全没有……”
“所以销售这个环节很重要,”蒋一雄说,“再说,什么不是从无到有的呢?”
“说的也是,”苏小晚道,她心怀憧憬道,“建筑也是景观,等建成后,一栋栋的小别墅会像一个个童话小屋,自然憩息在这片山地上。”
蒋总笑着听她说。苏小晚得到了鼓励,打量了下四周,眼睛亮了亮又说:
“旁边相邻的这片坡地或者也可以买下来,修建一片高尔夫球场?可以带动别墅的销售。建高尔夫球场的成本很低,只植些草皮便可了,别墅的业主们又可以带动高尔夫球场的运营,可以双项互动?”
蒋一雄听罢挥了挥拳:“你这个创意,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隐隐约约地有一种直觉,这片地上能创出一片奇迹来!”苏小晚憧憬道。
“不错,我正是这种感觉,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买这块地吗?”蒋一雄扭过头来,兴致勃勃道,“我第一眼看到这块地的时候,就觉着这地上泛着金光。”
“加油!”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击了下掌。
“我想给设计院要求,别墅风格要这种的,你看怎样?”蒋一雄掏出个小本子来,在上面飞快地涂抹着,给苏小晚看。
“我感觉将屋顶改成这样的,会更好。”苏小晚又涂抹了几下,给蒋看。
“你对房地产业,好像有天赋?”蒋一雄喜不自禁道。
“大学里看过这方面的书……”苏小晚低头小声道。
“苏小晚,是棵好苗子,跟着我好好干,会前途无量的。房地产业,是一个让人充满激情的行业,一想起企业的种种前景来,我就激动得热血沸腾,希望你也真正地加入进来。干的好的话,以后有可能当公司的股东。”蒋总目光烁烁地望着她的眼睛说。
苏小晚的眼睛一下便亮了,不是简单的亮,是熊熊的烈焰,在她的心中腾地燃起。

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夕阳西下了,蒋一雄和苏小晚两个人还站在那片山地前,比比划划地商量着什么,时不时地相互对视一眼,默契地一笑。
夕阳的余辉洒在这对伟男倩女身上,远远看去,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4
第二天,苏小晚前去大地雄鹰房地产公司应聘的时候,是带着自己的恋人郑文治一块儿去的。
在市中区的一套高档写字楼里,苏小晚和郑文治都通过了初试。
人事干部刘科长引领着迎接复试的苏小晚和郑文治穿过一道又一道走廊,将一个高而魁梧的男人的背影介绍给他们:“这是公司的总裁蒋总。”
正跟几个下属谈着工作的蒋一雄又嗅到了昨天那股让人沉醉的幽香,兀地回过头来,他看见苏小晚的身边站着一个青涩的男孩,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蒋总,这是今天前来应聘的两个应届生。”刘科长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位蒋总的脸色汇报。
今天的蒋总好像换了一个人,威严中带出一股杀气。他站在那儿,像一个大块头的刺猬,向四面八方射出一束束的锋芒,生生地对着四周。
苏小晚当时下意识地将全身往回缩了一下,神情脆弱得像被风拍了一下的柳枝,不由地哆嗦了一下,“有一天,他会用这锋芒对着我么?”她心里说。
“好吧,去会议室!”蒋总冷硬着脸丢下这句话后向前走去。一行人紧跟其后,进了气派豪华的办公室。
“这位蒋总,如果他的妻子或情人跟其他男人私通的话,他大概会将她掐死。”小晚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浮来这个念头。
落座后,刘华安排两个新来者:“你们两个先向蒋总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我叫苏小晚,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学院,土木工程专业的。”苏小晚小声说。心里话,昨天已经说过了。
“我叫郑文治,也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学院,土木工程专业的。”郑文治开始拘谨地介绍自己,尤其表达了渴望得到这份新工作的热情和决心。
“你们俩是同班同学?”蒋总的眼神蜻蜓点水般扫了下郑文治,打断他的话问。
问这个话题的时候,蒋总的脸上竟然飞过一片红晕。也仅仅是一瞬即逝地飞过,转瞬便不见了。在座的其他三个人都没有发现。
“是的。”文治小声回答,和小晚同时低下头去。
蒋总又漫不经心地问了文治几句话。
“那么,就都先试用三个月吧,”蒋总在刘科长面前冷硬着脸说,随后拿笔在一张纸上划拉了几下,将纸递给刘科长,然后昂头走出去了。故意冷硬着脸。
小晚和文治惊喜地彼此对望了一眼。
刘科长恭敬地接过纸,看了后示意两年轻人:“跟我来!”
两人紧跟在刘科长的后面,走在长长的走廊里。
“这是技术科,郑文治以后就在这个部门上班,先进去熟悉一下环境吧。”刘科长指着路过的技术科的门牌道。
“好的,刘科长!”文治赶紧进了办公室。
刘科长领着苏小晚来到一处挂着公关部牌子的房间门外,礼貌地轻轻敲门。
门开了,一个三十五岁左右、个子一米七三的风情女子站在门口,此人颇有姿色,气质也好,两只大大的眼睛里像是蓄着两汪清水,不能晃,一晃就能溢出声来,眼神里透出一股老练。此刻她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傲慢地看着来人。
刘科长一改在苏小晚和郑文治面前的装腔作势,有些小心地弯腰讪笑道:“甄主任,新来的一个大学生,苏小晚,给你打下手的。”那架势好像这甄主任是他的领导。
这位甄主任面有不悦道:“我部门进人,怎么事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呢?”她又充满敌意地斜了一眼苏小晚道:“公关部最近不缺人手啊。”
小晚觉得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长满了无数的针,一根根地扎在自己的身上。她尴尬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刘科长赶紧对甄妩媚陪着小心说:“这是蒋总安排的。工作需要嘛——”又扭头向苏小晚介绍道:“这是公关部甄妩媚甄主任,是单位的女强人,是蒋总工作上最得力的助手,以后就是你的直接领导了,凡事向她多请教。”
小晚赶紧弯腰示好:“甄主任好!以后还请多关照了!”
甄妩媚轻蔑地撇了撇嘴,站在那里也不说让进去的话。“甄主任,好好带带小苏!”刘科长不自然地笑着指画了下,转身离开了。
甄妩媚只得回身进了办公室,将光线幽暗的角落里一个积着灰尘的桌子指给苏小晚:“坐这儿吧!”便忙自己的事去了,再不答理苏小晚。
小晚将桌椅上的灰尘擦了后,坐下来。大办公室里一屋子的同事都是年轻女孩,见来了新人,一个个或敌意或好奇地看着她,小声议论着什么。
“上班时间不要说闲话!”忽然爆起一声凶巴巴的大声呵斥,来自甄妩媚的。那两个女同事立即噤声了。
小晚吓得赶紧也想进入工作状态,可她干坐在那里,漫无头绪,工作不知从何做起。
。。。。。。。
(未完待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15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