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帖子主题:这一端,那一端
156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百合心情

发表时间:2004-10-8 15:04

这一端,那一端



百合心情 发表在 绝美图库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1-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

  适可是个以卖字为生的女孩。噢,应该说她是个女人了。适可已经结婚了。

  妈妈说:他是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算命的大师说了你们可以白头到老的。

  于是,适可就嫁给了这个像哥哥的人,婚后的生活淡,平静――如无风的水

  
  与大多数卖字人不同的是适可喜欢在黄昏的时候给自己泡一杯透绿的清茶,当茶尖慢慢的在水中升腾展开时,启动电脑,开始敲字。

  茶水由绿变的发白时适可伸着懒腰打开QQ和网友们聊上几句。

  和方磊的相遇是在适可最不喜欢去的大聊天室里。

  
  那天QQ上一个好友也没在,适可打着哈欠用力的甩了一下长发,让自己更振作一点儿,乱乱的聊天室里人声鼎沸,适可好像被世界遗忘了似的独自的呆在那里,固执的不肯和别人先说话。

  方磊说:“喂,云的那一端,你好呀”

  “好”适可懒懒的说了一声

  “那一端的东西是不是等很久了?”

  “……”一时间适可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是不是真的在等待着什么?适可自己在问自己。

  “一切都是天意,包括错误”方磊又说道。

  适可的心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但仍无语。

  “你沉默了,看来我是对的。我得马上去参加一个PATTY,以后我们QQ吧。

  
  适可好像被牵着鼻子一样把他加了进来,看着那个头像随即失去了颜色,适可的心一沉,淡淡的愁惆如风衣一样包裹着身体,窗外云渐渐被黑色吞噬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二)

  三天后当适可打开QQ时,方磊的头像一动一动的。

  “云的那一端是可望不可及的,真正的走过之后你会发现其实什么也不是自己拥有的,可那时候你已经伤痕累累了。“

  “我知道”适可的手突然有点抖,连告别的话也没有说就关掉了QQ。
  
  之后的日子里慢慢的和方磊聊的多了,适可知道了方磊34岁,公司里年轻有为的副总,妻子长的像《大明宫词》里的太平公主,儿子3岁,小帅哥一个,只是方磊和妻子分居了。方磊知道了适可27岁,已婚,没有孩子,卖字。

  每每方磊提起“云的那一端”时,适可总是回避着。只要不提,他们是一对不错的聊友。可以一口同声在网上说出同一句话,可以准确的接出对方的下半句,呵呵,想想这些,适可总是忍不住的笑起来。


  慢慢的适可在云被吞噬的时候和方磊聊天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依好吃饭、卖字、喝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三)

  

  “我没有妹妹,好想让你做我的妹妹”一天方磊这样说道。

  “那就收了你这个哥哥吧,呵呵”只是适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淡淡的失望。

  “妹――妹――!”

  “呵呵”适可觉得方磊的喊声好像从大山里传来的一样。

  “哥哥和妹妹是不是容易犯错误呀:)”

  “呵呵”适可找不到合适的话,只好以笑来填充着。

  “不要笑!严肃一点儿!”方磊的情绪一下子严厉起来“妹妹,我真的要迷失掉自己了,我们见面吧!”

  适可心底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忽的生疼,关机,下线。

  
  云的那一端的东西终于来了,从云上走过去感觉很软,很温,走到尽头会是什么?……

     泪水划落到适可手捧的茶水里,一片叶子悠悠的从水面落到杯底,再次打开QQ时,方磊的头像已变成了淡灰色,适可留言道:

  “生命里终有过客,像你,像我。再见了我的爱,就让它随着清澈的小河葬身于茫茫的大海,那翻起的浪花是我对你的思念……

  浪有多少,思念就有多少……”

  
  写完后,适可收起眼泪,换掉了QQ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四)

  
  日子在一日复一日的过着,偶尔打开旧的QQ号,看到方磊急切的寻找,适可轻轻的摇着头“一切都如过往的云烟”。

     在新的QQ里适可总是找不到了从前聊天的感觉,近来方磊的留言越来越少了,适可想着:莫非时间真的可以摸掉所以的记忆?

     再次打开旧的QQ时方磊的头像在动“在吗?在吗??在吗?????”

  适可看了一下留言时间是15:07,现在是18:15了。

  哦,他一定走开了。

  终于没有管住自己的手,适可说道:“我来了,你走了吗?”

  

  “在等你!”方磊的头像忽的有了颜色。

  
  适可的眼泪迅的划落,手抖了起来,原来那份感情从来都没有葬身于海底……

  
  “我要惩罚你!我要惩罚你!你让我痛苦!让我思念!让我牵挂!”

  
  “你应该是属于我的!”

  “不,我们都是属于别人的”方磊的话句句打在适可的心上,除了流泪和沉默,适可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了。

  
  “我在安都宾馆,你来吧。”

  “不……”

  “要来!我等你”方磊的头像忽的变成了淡灰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五)

  

  当适可穿着粉白色的大衣出现在安都宾馆门口时,手忽的被一双温而有力的大手牵住了“啊……”适可本能的叫了一声,与一双亮的可以看到人心底的眼睛相对“方磊?”

  “适可!”


  时间就这样凝固了。来往的车辆,人群从身边滑过时,适可和方磊犹如两尊石像静静的贮立在那,静静的相望……

  
  相拥着走进房间,方磊用力的拥抱着适可,生怕一不留神她会跑掉一样。

  
  “你去洗澡吧”适可捌过头去,轻轻的说。

  
  当方磊开心的吹着口哨走出浴室的时候,屋里空无一人。

  “适可”

  “适――可――”

  猛的发现桌上的字条,方磊奔了过去。

  
  “云的那一端可望不可及,如果真的走过去会发现那只是无底的深渊,那里铺满了荆棘,返回云的这一端,才是自己的归宿……我走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全屏欣赏]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0-8 15:05:11编辑过]






----------------------------------------------
原是一朵空心的百合,又怎能枝繁叶茂起来
——原来,百合是空心的~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075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