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7-26 14:10

假释人员殴打残肢人,村长地痞合流,警痞一家,高官庇护,公正何在![求助]



zjj195808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我是一名湖南桑植县上洞街乡长岭岗村月珠溪组的肢体残疾务农人员,2014.4.5日惨遭我村假释人员 、村霸、 二流子向延山毒打,因村长(邓家仁)地痞合流,警(派出所办案人员)痞一家,高官(公安杨副局长)庇护,歪曲事实,不依法办事,致我人身合法权益重大伤害,向公安局,检察院,人大,政法委,纪委,残联,司法局请求为我作主,依法办事,均无结果,现将事实发之上网,愿得广大网民支持!!支持残疾人讨合法权益!
事实经过:

2014年4月5日晚 :

村支书向国赋召集月珠溪组村民扶贫建挡名额分配会议,会议上40多人一致通过“抓阄”法决定名额,在“抓阄”过程中,向国治(向延山的父亲)没有抓中,就在会上大闹,张口骂娘。
我劝说:“不要骂娘了,“抓阄”的事情很公平”。
其子向延山站起来就说:“骂的就是你,打的就是你”,站起来就是一记重拳,将我打倒在地,紧随其后的就是重拳在我的头部,眼部,脸部,胸口不停的击打,
村支书和村民向延平上来拉劝向延山,向延山仍用脚狂踢我的头部和身体,因我残疾,年龄年老,毫无招架还手之力,向延山正值壮年,力气刚猛,当时使我的脸部暴肿,眼部,头部也是暴肿,伴随我的是耳鸣,头晕,目眩,嘴角流血无法站立,只能任由向延山粗狂使暴。
怜我是残疾之身,怜我年近60之龄,惨遭如此毒打,殴打,最后在书记等人帮助下,勉强站立,此时,凶残暴戾的向延山仍就趾高气扬的高叫“我要是当书记的话,我要搞死你”,慑于向延山的凶残,心狠手辣,只能默默地忍受身体的疼痛和根本就看不见(肿得已经看不清)的眼睛,带着动摇西晃的脑袋,在村支书的劝言下,(叫我明天去找乡政府),稀里糊涂的回到家里,眼部的刺痛、头痛。
周身的痛、心口也痛,让我整夜无法入眠,痛、痛、一个字痛!

2014年4月6日(清明节)

周身的疼痛,嘴角已肿的不能吃饭了,天未亮,匆忙忍着疼痛赶往乡政府,期待习总书记治下的人民政府,能替我主持公道。怜我残疾,惜我年迈,惩治凶残暴戾的“假释”人员向延山。
值班领导向冬英,见我脸肿,嘴烂,头,面瘀血,不像个人样,当时就向乡长反映情况(电话),也向乡驻我村干部王X军(不知全名)通了电话,并用手机进行了拍照,后打电话给我村村长邓家仁(一个自认拥有县公安局副局长杨雄兵做靠山,玩转乡政府,派出所的吃通八方关系高手)和村支书向国斌,[因距离近,向冬英与邓家仁的一段对话历历在身:“头部和脸部都打肿,瘀青,紫血这个样子了,你还说没事,你赶紧接回村”]。
9时30分左右,书记向国斌(一个刚上任不久的村支书,掌不了实权的人)和邓家仁村长来到乡镇府,村长要我回村调解,于是回到村里调解。[村长大人一句话,让我伤心不已“向延富你被向延山打,你就自认倒霉吧,怪你运气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向延山是什么人,二流子你是找打”]。
因我要求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等四十三条第二项[欧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大十周岁以上的人拘留10-15天并处500-1000元以上罚款]处理,并赔尝和道歉,无法达成协议,邓家仁以我只是轻伤,没有什么事为由,说不符法律为由拒绝,
因我这时突然头痛加重,视线模糊,邓家仁与向国斌,向延山同意送我去县人民医院检查,车上我因头昏目眩,多次呕吐,身心极度痛苦,还听见邓家仁与驻村干部的电话通话[只是轻伤,没事],后到人民医院拍完CT,医生叫我住院要交27元钱住院,因我身无钱(当时只有15元),
向延山又说:“这个没大事,不会死人,我不出钱住院”,怜残疾,人单势薄,年已老迈,唯能作罢,只能又回到了家里。
4月7日
到县公安局准备报案,因放假未果。
4月8日,上午
身上的痛楚未能减轻,瘀血仍在,脸部仍然肿,上午赶往廖家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接待人员说会严素处理,并看见向延山的档案,说是个村霸,一定会处理好的。
我以为这次正义一定战胜邪恶,凶手一定会严惩,中午12点离开派出所,因到派出所一天只有一班车,11:30就没有车回家,只能带着伤痛走路回家,[在这里本应感谢政府,没想到恶梦的开始],路遇派出所彭所长带警员说要调查案件,带我回家。
随后彭所长到我家里调查取证,对我的残疾证,医院的病历单,照相,也对我还存在的头部伤,脸伤等做拍照并带走人民医的的病历本原件。
下午2点多,看见彭所长及邓家仁在向延山喝酒吃饭,[因我家距离向延山为对面,直线距离最多100米]其中途听见向延山打电话说:“舅舅,你过来,帮我过来把事情摆平”。
3点,来了一人,此人为杨太纪(一个与杨雄兵副局长,派出所,公安局,乡政府私交关系甚好,甚至称兄道弟的关系的人)来到向延山家,直到5点多[中途向国治叫我村村民唐国来到他家喝酒],5点向延山亲送彭所长等三人离开,剩邓家仁和杨太纪二人,也许酒兴太浓,杨太纪在离开时大声说:“轻伤算个球,一点事都没有”[猜是故意说给我们听]
邓家仁也说:“向延富也是搞得狠活该”[因声音大,十分清楚]。
4月11日
到瘳家村派出所调解处理:现场人员邓家仁,向国斌,彭所长和办案人员1名,调解过程我要求按国家法律<治安管理法>执行,双方无法达成,最后,彭所长问我:“向延富,你究竟要咋办?”我答:“按治安管理法办”,彭所长又说:“治安管理法”是拘留1-15天,不是改造,坐牢,15天后他就回来了”
我又说:“治安管理法是10-15天,罚500-1000元,他回来,你们也要保证我人身安全”彭所长:“这个没法保障”,邓家仁说:“他回来那个能保障”我说:“哪就按国家法律办吧”,彭所长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向延山就不要回家了,我带去县局,看县局领导决定拘留多少天?”。
后叫村委书记和村长在处理书签字,邓家仁没有签,后我出派出所,看见警员带向延山进了警车,我和书记坐公交车回家,邓家仁开车跟随警车而行,去了县城,当时傍晚,我看见向延山回到了自己家,怜我残疾,什么样法律,法律公正何在!!
4月12日
我打电话给彭所长问情况,彭所长说:“只罚500元,不拘留,上面领导不同意拘留,叫我等取结果”。
4月15日
我去取处理结果,我问彭所长:“你们不按法律办事”,他说:“我说拘留5天,上面领导不同意,我也没办法”然后我见处理单只有盖桑植县瘳家村派出所公章,不是公安局章,
就问他为什么?他说:“你去告我,去法院,公安局,县政府去告我,就这办,就不怕你告”。然后,我问,向延山假释人员,要重罚的,他说:“向延山不是假释人员”,我说村里人都知道,他说:“你去告吧”就不理我走开了。

公安派出所处理如下: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一项,第四十三第一项罚款500元,以“抓阄”是我提出为由。
6月27日我将(以上材料)上送至桑植县公安局,检察院,人大,政法委,纪委,残联,司法局请求为我作主,依法办事,均无结果,其中政法委接待室的一个姓杨的同志,态度十分恶劣,叫我去找市长,省长,国务院,习主席他都不怕,我一个残肢人,万般无奈!
7月15号派出所要我去桑植县公安局,我到公安局,有三位领导接见我,其中公安局一位年轻的领导说法律没有这一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10日以 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一)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
(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14周岁的人或者60周岁以上的人的;
(三)多次殴打、伤害他人或者一次殴打、伤害多人的。并说我是“活该,找打”“不该把公安办案人员在向延山家吃饭等事实写在材料上”并坚决维持原来作出的处理.。

综述,虽我国政府反腐倡廉之决心可表,可老百姓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是难上加难,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更加为之严谨,残疾人合法利益更是空淡。作为以习总书记为中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深感荣信,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履于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开创“幸福中国”的伟大创举,感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商议,研究,制定各项基本国策,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为前提,“合法,民主,平等,统一”社会主义的法制制度。
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桑植县人民政府治下的百姓我内心万分忧伤和痛苦,希望和失望至极,希望“为人民服务”人民政府为我作主,还我一个“公平”“公正”,还社会“安定,和谐”,树政府“清明廉洁”,给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美好期望。
失望之处:
一. 村长地痞合流,村长以“情”治村,甘为痞流,毫无法律知识也无治村之能,村之希望村之幸福何以为望。
二. 警痞一家,称兄道弟,喝酒论道,何谈公正,何谈严明,何来社会安定与繁荣。
三. 高官庇护,充当保护伞,强权当道,欺压弱民残疾,居庙堂之高,不思民益,何谈“为人民服务”!
四. 残疾之身,本为弱民,高官庇护,警痞一家,村长地痞合流,残疾人的合法权益何以维护!,
地处偏僻之地,本民风彪悍加之高官庇护,警痞一家,村长地痞合流,老百姓何以为“生”,何以为“活”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不能深入民心,“有法可依”不能“有法必依”法治社会不就是空谈,解放思想,“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以“法”治国,以“法”治世,以“法”治村,社会方能稳定,经济才能发展,老百姓才能在“幸福中国”的伟大创举下享受真正的幸福生活。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1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