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9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8-7 11:50

美国大麻合法化,是“主义”还是生意?   



番茄好吃 发表在 大视界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32-1.html


  德国明镜周刊称,大麻的潜在市场可能达1100亿美元,将是香烟业产值的4倍。美国当前的大麻热甚至能媲美上世纪的网络热潮。美国大麻合法化的背后,是商业和政治的深度博弈。


 


  娱乐大麻合法化:是主义还是生意?


 


  美国民间一直有这样的流言:大麻被国会判为非法,是烟草公司向国会游说的结果,烟草公司生怕被大麻抢了生意。


 


  大麻在美国年轻人中间不算罕见,美国几任总统曾承认自己在年轻时尝试过大麻。最搞笑的是克林顿,他在大选中被媒体问到是否抽过大麻,如果他承认,则意味着他曾违法,若不承认,又一定会被认为是撒谎。于是他承认自己抽过大麻,可是没有“咽下去就吐出来了”。


 


  而奥巴马日前曾在《纽约客》杂志的专访中坦然,他年轻时曾有吸食大麻的过往。他现身说法称吸食大麻不会比喝酒更危险,“众所周知,我年少时曾吸食大麻。这是一个不良习惯或者说恶习,但与我成年后吸了很长时间的香烟相比,没有迥然不同之处。”奥巴马说,“我不认为它比酒精危险。甚至就对个体消费者的影响而言,大麻的危险性比酒精更小。”


 


  奥巴马的言论获得了许多大麻支持者的赞许。支持大麻合法化的“药物政策联盟”的负责人称,他认为奥巴马针对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的大麻合法化立法的支持很重要,“这相当于把风注满风帆,结束大麻禁令运动真正动起来了。”


 


  然而在已颁布娱乐大麻合法化的一些州,各类问题却频繁涌现。据香港《文汇报》7月28日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州早于2012年通过大麻合法化,为合法吸大麻,其他州的年轻人纷纷涌到首府丹佛,令当地流浪人士数目飙升,社会福利机构负担增加,不少儿童也误食含大麻成分的零食和饮料送院。


 


  各方争论的焦点均指向“大麻”本身。美国各方在围绕它所进行的争论背后,有着怎样的制度和法律变革?它彰显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怎样的制衡?娱乐用大麻合法化,是自由派所宣扬的“主义”,还是一门彻头彻尾的生意?



  科罗拉多大学。大麻销售员(左)正在当地大麻药房为顾客包装售出的大麻。在过去一年中,使用大麻已经成为那里的潮流,大麻药房、贸易展览以及相关业务经历了爆炸性发展。


 


  1.大麻作为“软毒品”


 


  旅美作家林达曾在《大麻:掀起的一场大变革》一文中提及,《基督山恩仇记》中曾经有一段讲述到,巴黎上流社会青年弗兰士被带到基督山岛,他在神秘洞窟盛宴上品尝到了银盏上的绿色食物,在那之后他“身体轻飘如空气,知觉变得非常敏捷,感官能量似乎增加一倍。”原先恐怖阴郁的地平线变得蓝色、透明、无边无际,弥漫着海的蔚蓝,太阳的光辉,“直升天际。”这便是大麻引发的“致幻”作用。


 


  在国际上的毒品分类中,大麻是软毒品的典型。所谓的软毒品,是指有一定致幻作用,但依赖性相对较低的毒品,从成瘾的比例来看,大麻为9%,和烟草(32%)、酒精(27%)、海洛因(23%)、可卡因(15%)相比较小。而与软毒品(soft)相对的,则是硬毒品(hard),硬毒品有很强的兴奋、致幻和刺激作用,很容易产生药物依赖,海洛因,可卡因等绝大多数毒品都在其列。


 


  正因为大麻的“软”,不论在美国还是欧洲,呼吁大麻合法化一直没有中断过。在一些自由派看来,吸食它是一种个人自由。他们认为,在一个啤酒、威士忌、葡萄酒以及烟草都合法的社会里,没有理由禁止大麻这样消遣性的药物,他们认为吸食大麻的主观感受类似于喝酒,是成年人的个人选择,而在同样场合里,要使用可卡因、海洛因,一定会有许多人顾虑上瘾和身体伤害而拒绝尝试。


 


  也因为它的“软”,美国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起开始禁用大麻,但一直屡禁不止,根据2011年美国全国毒品使用和健康普查结果,大部分介于12岁——60岁的美国人都尝试过大麻。在大学生年龄段尤为普及,约1/3的受访者承认在过去的一年里曾经吸食大麻。盖洛普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到2013年12月,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美国人比例高达58%,在迷幻药、嬉皮士、性解放的1960年代,大麻更是个人自由的社会风潮的象征,年轻人认为它代表的是反叛态度。1968年是嬉皮士运动的分水岭,美国国内与国际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约翰逊退出总统竞选、金博士遭人暗杀、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遇刺以及越战的持续升温。当时代风潮过去,嬉皮们开始分裂,大部分人回归原来社会轨道。大麻又成为美国的一个政治、社会、宗教、观念争论的议题。


 


  虽然被归为软性毒品,但许多保守派仍认为不能对大麻的副作用轻描淡写。大麻具有毒性,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它会影响人的记忆、降低注意力和判断力,剂量过大会造成意识模糊、人格改变、意识混乱、出现幻觉等,它对人的致死剂量为15到70克。在美国反对大麻合法化的保守派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已故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的儿子伯特利克。他承认自己年轻时也吸过大麻,他认为如今经过基因改造的“新大麻”,其致幻成分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已经远超过二十年前,毒性更大了。更严重的是,大麻常是通向其他毒品的起点,很多的瘾君子都是从尝试大麻开始的。


 



  2.娱乐性大麻的合法化博弈


 


  如果回溯到美国成立前的英属殖民地时期,大麻是一种传统药品。实际上,在美国与大麻相关的法律是1619年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通过的,它要求每个家庭都要种植大麻。大麻作物的茎富含纤维,几千年来一直被用于编织绳索、制作帆布和纸,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就写在大麻纸上,二战期间,日本切断了来自亚洲的纤维渠道,美国农业部鼓励种植大麻用以制作降落伞。


 


  但是在美国建立一百多年前的1619年,殖民地当局开始对作为药品的大麻设限。但出于医疗考虑,在1996年,加利福尼亚州成为美国首个允许医用大麻的州,医用大麻只涉及到特定病人,在观念上容易被接受,目前已经有18个州实现了医用大麻的合法化,在加拿大、捷克、和以色列等国家,医用大麻也被视为合法。真正的争议焦点在于非医用大麻。非医用大麻只是用作精神上的娱乐和调剂,所谓“娱乐用大麻”。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大麻上瘾率较低,支持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自由派,当然更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


 


  目前,美国有大概128000人因为持有大麻而被关在州或联邦监狱中,占全国在押囚犯的8%,全美因大麻入狱者占了毒品犯人的一半,其中约九成都是少量持有。与其他囚犯相比,这些人的社会危害性不大,但关押他们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大麻一旦解禁,首先可以省下这笔费用。另外,美国的大麻主要由墨西哥贩毒集团供应,在非法的情况下大麻价格畸高,客观上资助了这些犯罪团伙盈利,一旦合法化价格降下来,此类非法交易便会减少,这些犯罪组织也就无利可图。


 


  华盛顿州公布的数据显示,仅大麻合法化一项五年之内将会给本州带来约19亿美元的收入。而五百多位经济学家的研究数据则表明,大麻合法本身每年可以让联邦和各州减少77亿美元的行政支出,假如征收与酒精或烟草一样税率的话还会带来87亿美元的收入,这样里外的净收入将会超过160亿美元,对美国经济将会起着不可估量的促进作用。 


 


  至此,娱乐用大麻被推到合法化的边缘。


 


  华盛顿州的选民在2012年11月分别以55.3%和54.9%的支持率通过了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公民投票。这次投票异常火爆,在科罗拉多州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票数比奥巴马或罗姆尼的总统选举投票数还要多。根据华盛顿州的提案,该州21岁以上的公民可以持有1盎司的大麻。除合法持有外,科罗拉多州更允许“麻友”自己在家种植不超过6棵的大麻。2014年1月3日,美国科罗拉多州批准的首批30多家合法大麻店于开业,使科州成为全美首个合法销售大麻的州。


 


  娱乐性大麻的支持者多为大麻使用者。在华盛顿州的投票前,大麻合法化倡议组织互相配合,并进行相关宣传活动,其他州的倡议组织也慷慨解囊。来自纽约的“毒品政策联盟”为华盛顿州提供了160万美元的资助,华盛顿特区的“大麻政策项目”为科罗拉多州捐助了100万美元。来自保险业的亿万富翁彼得•刘易斯曾于腿部截肢后使用过医用大麻,一直是大麻合法化运动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仅他一个人就给华盛顿州的倡议组织捐赠了200多万美元。


 


  3.联邦和州政府的分歧


 


  此次娱乐大麻合法化,“州”便成为了这一尝试的实验室,联邦制提供的是地方自治的呼吸空间。根据《美国联邦管制药品法案》,持有大麻属非法行为,联邦探员有权将持有大麻的人逮捕。所以严格来讲,在这方面,州法与联邦法律相冲突。


 


  对两州将娱乐大麻合法化的法律,联邦政府态度模糊,司法部只是重申管制药品法案没有改变,并没有明确说明是否会要求最高法院废除这两州的大麻新法。但由于奥巴马的主要支持者为年轻人和少数族裔,而这两个群体恰好又是大麻合法化的主要支持者,所以奥巴马政府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宫只是三权分立中的行政一支,立法分支的国会将循自己的逻辑立法。不过,联邦执法和负责检控的联邦司法部,归行政分支,总统的态度会起到实际作用。而此前的医用大麻的合法化也与联邦法律冲突,而联邦政府默许了它在18个州的存在。


 


  面对大麻合法的趋势,对率先通过的两个州来说,有很多问题需要理清,譬如如何调整政府设施和机构、监狱里现有的大麻相关的罪犯怎么办等。如果大麻价格降低、供应增加,滥用的现象难免会上升,在大麻商业化后,这种滥用的风险会成倍增加,收重税和严格限制营销在理论上可能会控制住危害,但生意本身就是趋利的,这些措施未必能战胜该市场高额利润的诱惑。华盛顿和科罗拉多州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制定大麻种植、加工和零售方面的法律细则,例如,规定拥有大麻必须是超过21岁的本州居民;拥有干大麻的量不得超过一盎司;必须是私人使用;不能在公共场合打开含大麻的包;也不能在公共场合使用大麻,等等。对于个人种植自用大麻,科罗拉多州规定不能超过六棵。迄今为止,信用卡公司也不被允许经手与大麻交易有关的转账。另外,州政府的大麻税收专用于社会、卫生服务,以及公立学校的基本建设。


 


  这两个“实验室”的财政是否会因此改善、犯罪率会不会上升,这两个州在未来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对大麻的态度。


 


  大麻争论的尘埃还远没有落定。娱乐大麻合法化的议题会同同性婚姻合法化、堕胎合法化、取消枪支管制、废除死刑等问题一起,成为美国自由派在大选时提出的核心诉求,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将继续成为两党关注的重要议题和砝码。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353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