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30 09:19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5-10-12 21:49 发表
  对人物和景色的细腻描写,非常感人。

  [本帖最后由 韵雅姿秀 于 2015-10-12 21:50 编辑]

  谢谢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1 12:05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也有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6 16:3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12-17 09:59 发表

  这个《林金英的复姓》发表后,有相熟的文友读后对我说,“故事很优美感人,特别是那段雨中两个情人相会交合的情节,更是让他看了非常的震憾,现在许多小说写男女情爱场景,像你这样去细腻描写细节的已少见了,然而正是这样的细节描写才感人,才让我读之难忘。看来你是写故事和细节形的小说家。”
  我无以具体的回答。因为小说不管你怎样去写,手法如何,首先要能感人,故事性强也好,细节性精细也罢,作者都要以其独一性的描述,让读者看到你的描述有趣,与他以往的阅读记忆有所不同,说白一点,就是你所创造的这个人物和故事氛围要给人一点新鲜感,人家才愿意读你的小说。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作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没人看,不管你说你是哪种风格、流派、手法,说的天花乱坠,都是失败的。
  读者就是小说家的上帝,读者就是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来理解小说,也是这样来写我的小说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09:5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11-21 12:05 发表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也有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13 11:26
  新年新气象,给这个短篇小说更新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0 10:38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4-13 11:06 发表
  现在许多小说不太讲究对人物的刻划,而讲究“侃”话,像在说相声段子,练口才,
  而且在这种强加给小说人物之外的语感里,充斥着一些貌似深奥的哲理思辨。
  然而,小说如果脱离人物之外的任何语感和哲理思辨,都是一种变相的说教,都是一种败笔。
  以我之见,小说之所以为小说,读者要看的是你的文字里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新的小说人物形象,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所希望看到的小说人物某种新鲜的“东西”和对这个人物阅读后给他们带来的愉悦与惊喜。
  如果不是这样,现代人的生活,电视节目、网络、微博、手机微信那么多,内容那么丰富,什么侃段子、搞笑的,充满哲理思辨的短章短文,名言格句,美不胜收,目不暇接,人们看都看不过来,谁会想到来看小说?
  然而,正因为小说能给读者带来我前边所说的和其它文字种类不同的人物形象——人物命运、人物世象、人物情趣、人物的悲欢离合等等,因此,小说家一定不要让读者失望,应在你的小说里以创造人物为己任,以创造与众不同的、新的人物形象为己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9 09:38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12-17 09:59 发表

  这个《林金英的复姓》发表后,有相熟的文友读后对我说,“故事很优美感人,特别是那段雨中两个情人相会交合的情节,更是让他看了非常的震憾,现在许多小说写男女情爱场景,像你这样去细腻描写细节的已少见了,然而正是这样的细节描写才感人,才让我读之难忘。看来你是写故事和细节形的小说家。”
  我无以具体的回答。因为小说不管你怎样去写,手法如何,首先要能感人,故事性强也好,细节性精细也罢,作者都要以其独一性的描述,让读者看到你的描述有趣,与他以往的阅读记忆有所不同,说白一点,就是你所创造的这个人物和故事氛围要给人一点新鲜感,人家才愿意读你的小说。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作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没人看,不管你说你是哪种风格、流派、手法,说的天花乱坠,都是失败的。
  读者就是小说家的上帝,读者就是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来理解小说,也是这样来写我的小说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9 09:40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12-17 09:59 发表

  这个《林金英的复姓》发表后,有相熟的文友读后对我说,“故事很优美感人,特别是那段雨中两个情人相会交合的情节,更是让他看了非常的震憾,现在许多小说写男女情爱场景,像你这样去细腻描写细节的已少见了,然而正是这样的细节描写才感人,才让我读之难忘。看来你是写故事和细节形的小说家。”
  我无以具体的回答。因为小说不管你怎样去写,手法如何,首先要能感人,故事性强也好,细节性精细也罢,作者都要以其独一性的描述,让读者看到你的描述有趣,与他以往的阅读记忆有所不同,说白一点,就是你所创造的这个人物和故事氛围要给人一点新鲜感,人家才愿意读你的小说。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作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没人看,不管你说你是哪种风格、流派、手法,说的天花乱坠,都是失败的。
  读者就是小说家的上帝,读者就是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来理解小说,也是这样来写我的小说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5-21 16:49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9-1 10:45 发表
  现在许多小说不太讲究对人物的刻划,而讲究“侃”话,像在说相声段子,练口才,
  而且在这种强加给小说人物之外的语感里,充斥着一些貌似深奥的哲理思辨。
  然而,小说如果脱离人物之外的任何语感和哲理思辨,都是一种变相的说教,都是一种败笔。
  以我之见,小说之所以为小说,读者要看的是你的文字里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新的小说人物形象,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所希望看到的小说人物某种新鲜的“东西”和对这个人物阅读后给他们带来的愉悦与惊喜。
  如果不是这样,现代人的生活,电视节目、网络、微博、手机微信那么多,内容那么丰富,什么侃段子、搞笑的,充满哲理思辨的短章短文,名言格句,美不胜收,目不暇接,人们看都看不过来,谁会想到来看小说?
  然而,正因为小说能给读者带来我前边所说的和其它文字种类不同的人物形象——人物命运、人物世象、人物情趣、人物的悲欢离合等等,因此,小说家一定不要让读者失望,应在你的小说里以创造人物为己任,以创造与众不同的、新的人物形象为己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14 17:08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11-21 12:05 发表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也有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6 11:27
  我写这篇小说意在表达对乡村生活的一种记忆——已经很遥远的、我上山下乡当知青那段生活的记忆,
  同时也是对乡村那些像我小说中的主人公林金英的一种致敬。
  试想,我们的乡村有多少像她这样忍辱负重一生的女性。
  作为一名小说作者,我们是有必要去表现她们这种生活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21 10:1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6-9-6 11:27 发表
  我写这篇小说意在表达对乡村生活的一种记忆——已经很遥远的、我上山下乡当知青那段生活的记忆,
  同时也是对乡村那些像我小说中的主人公林金英的一种致敬。
  试想,我们的乡村有多少像她这样忍辱负重一生的女性。
  作为一名小说作者,我们是有必要去表现她们这种生活的



  有些作品,有些人物,有些故事,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被人们遗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21 22:03
小说中最难写的就是短篇,能否欣赏短篇小说是一个读者艺术品味高低的试金石当然,是指优秀的短篇小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21 22:38
现在纸质书都没什么人看了,都看手机,纯文学的就更少,都看穿越小说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5-5 03:18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6-27 09:51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7-5-5 03:18 发表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7-20 16:14
  每一次看到这篇文字,就会让我回想起上山下乡那段过往的生活。
  一个作者是有他难于忘却的故事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7 12:08
  这个《林金英的复姓》发表后,有相熟的文友读后对我说,“故事很优美感人,特别是那段雨中两个情人相会交合的情节,更是让他看了非常的震憾,现在许多小说写男女情爱场景,像你这样去细腻描写细节的已少见了,然而正是这样的细节描写才感人,才让我读之难忘。看来你是写故事和细节形的小说家。”
  我无以具体的回答。因为小说不管你怎样去写,手法如何,首先要能感人,故事性强也好,细节性精细也罢,作者都要以其独一性的描述,让读者看到你的描述有趣,与他以往的阅读记忆有所不同,说白一点,就是你所创造的这个人物和故事氛围要给人一点新鲜感,人家才愿意读你的小说。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作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没人看,不管你说你是哪种风格、流派、手法,说的天花乱坠,都是失败的。
  读者就是小说家的上帝,读者就是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来理解小说,也是这样来写我的小说的。


  一个短篇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2 12:28
这个《林金英的复姓》发表后,有相熟的文友读后对我说,“故事很优美感人,特别是那段雨中两个情人相会交合的情节,更是让他看了非常的震憾,现在许多小说写男女情爱场景,像你这样去细腻描写细节的已少见了,然而正是这样的细节描写才感人,才让我读之难忘。看来你是写故事和细节形的小说家。”
  我无以具体的回答。因为小说不管你怎样去写,手法如何,首先要能感人,故事性强也好,细节性精细也罢,作者都要以其独一性的描述,让读者看到你的描述有趣,与他以往的阅读记忆有所不同,说白一点,就是你所创造的这个人物和故事氛围要给人一点新鲜感,人家才愿意读你的小说。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作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没人看,不管你说你是哪种风格、流派、手法,说的天花乱坠,都是失败的。
  读者就是小说家的上帝,读者就是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来理解小说,也是这样来写我的小说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16:49
  现在许多小说不太讲究对人物的刻划,而讲究“侃”话,像在说相声段子,练口才,
  而且在这种强加给小说人物之外的语感里,充斥着一些貌似深奥的哲理思辨。
  然而,小说如果脱离人物之外的任何语感和哲理思辨,都是一种变相的说教,都是一种败笔。
  以我之见,小说之所以为小说,读者要看的是你的文字里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新的小说人物形象,有没有给他们带来所希望看到的小说人物某种新鲜的“东西”和对这个人物阅读后给他们带来的愉悦与惊喜。
  如果不是这样,现代人的生活,电视节目、网络、微博、手机微信那么多,内容那么丰富,什么侃段子、搞笑的,充满哲理思辨的短章短文,名言格句,美不胜收,目不暇接,人们看都看不过来,谁会想到来看小说?
  然而,正因为小说能给读者带来我前边所说的和其它文字种类不同的人物形象——人物命运、人物世象、人物情趣、人物的悲欢离合等等,因此,小说家一定不要让读者失望,应在你的小说里以创造人物为己任,以创造与众不同的、新的人物形象为己任。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558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