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2-5 23:06

删帖与否是婶婶的水平问题,给不给删帖理由是论坛的傲娇问题!



留级哥哥 发表在 投诉&建议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6-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2-5 23:08
  http://bbs.voc.com.cn/topic-6397356-1-1.html
  两国一制:极左极右在中国都不得人心?[原创][讨论]

  
原帖由 墨黑纸白 于 2015-2-5 07:07 发表
  两国一制:极左极右在中国都不得人心?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事件评论

  中青报的曹林在前段时间《求是》点名贺卫方和陈丹青事件上发表了《“批评”和“抹黑”不是一回事》后,又发表了《中国已成为现代国家,极左极右都不得人心》一文。说实话,在我的意识中,中国有两家报纸是值得一读的,北“中青”,南“周末”,一直以来我对《中国青年报》都有一种喜爱之情,不仅仅因为《中国青年报》在2010年时,我所在的学校在被教育局和富士康联合强制实习事件时,《中国青年报》的记者进行了及时的采访报道,更因为《中国青年报》在社会事件上能够拥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这种精神在中国是不易的。而《中国青年报》的曹林能够在前些日及时就一些官媒遏制舆论事件上发表客观且正义的评论,也让我极为佩服。但曹林接下来这篇,我就有点不理解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中国这条逆水行舟的大船,真的到了不前不进的地步了?所谓的极左极右都不得人心是否是新君上任三把火已经烧到了极致,可以和先帝一样玩中庸和太极了?极左极右都不得人心难道不是取中之道?

  当然,有一点我是必须要肯定的,那就是左派妄图在中国重新执政,可能性基本上为零,我可以认同新君(有人认为我称某人为新君是奴才之言,我只想说一句,我特么说他名字,我的文字还能活下来吗?)回收了一大批五毛,但决然不代表新君将要走左派之路,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径,相信新君也不会自取其辱。从目前来看,所谓之反腐是为了新一轮的集权,基本上可以如此定性,所以无论有多少老虎和苍蝇谢世,其实上对普通公民都是没多大关系的,你想分田地?这什么时候真的成真过吗?用三点水君的话说:图样图森破。

  既然,新君不会左,为什么新君也不会极右呢?在这里有必要再普及下右这个概念,所谓的极右实质上是党外右,党内右是不会走极右的道路的,因为他们也在享受权力所带来的红利,他们也享受权力所带来的优越感,他们不想被左派关牛棚和肆意批斗是真实想法,但想要让权力从自己手中溜走,这决然是不可能的。而党外右则是希望中国能够实现百年前的诺言,这些党外右没有权力,和普通公民没多大不同,唯一不同的可能是,这些党外右不少应该受到过残酷的打压,而普通公民在无知是福中并不会如此对权力的可怕感触深刻,除非在天灾和人祸降临在自己头上时,才会破口大骂老天不公。

  那么为什么要保持中庸之道?我记得在以前的阅读中,曾看到戈尔巴乔夫对前苏联体质进行民主改革导致前苏联瓦解,稍微民主的俄罗斯成立后下了台,不少前苏联**大佬们经常会指着戈尔巴乔夫大骂,骂其“亡党亡国”,骂其“叛国”云云。戈尔巴乔夫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这些大佬们说:“你们别忘了,是我给了你们骂我的权力。”也许新君也畏惧这样的骂声,当然体质也不允许他有巴尔戈乔夫的魄力,所以保持中庸之道对于新君来说是最好的道路,同时将贪腐官员与体质分割开来,用老虎和苍蝇为贪腐官员重新贴上标签,让普通公民沉醉于反腐的美好歌谣中,从而避开政治改革这个棘手的问题,在我看来,这样的反腐哪怕是反到新君下台,我们的腐败氛围还是会依然浓烈。

  所以对于极左极右在中国都不得民心这样的论断来说,中青报能提出这样的观点来对文革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进行批驳,我是认可的,官媒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尤其在新华网贴出毛泽东的《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关键点发声是尤为可贵的,至少证明我们的媒体并不仅仅都是冷冰冰的工具,有那么一两家还是有社会情怀的,有那么一两家还是愿意为沉默的大多数去思考的,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思考是否会引起某些权贵的不满,但至少也是冒着被边缘化的危险,这是毋庸置疑的。

  对于柯文哲的两国一制论,我首先要摆明下观点,两国有些偏激,一制并非无理。大陆和台湾并不仅仅隔着一条海峡,这是千真万确的,大陆人还是习惯着跪着赚钱的苦逼生活方式,而台湾人已经在将民主嵌入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相较而言台湾人不愿意将已经拥有的制度变成有可能会失去的一国两制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柯文哲作为台北市市长发出这样的声音,必然也是讨好台湾人的一种做法,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台湾方面关于两国一制的言论?我想唯一的突破口已经被封住,那就是香港,台湾人之前或许在观望,但看过香港之后,也许他们就会坚定自己心中对来之不易制度的捍卫之心,这也许也是国民党丧失最新民意的原因之一,曾经国民党如此失去过民心,经年之后再次失去看起来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

  有人认为,既然台湾官方有这种苗头了,武统看来已经可以趁热打铁了。对于这样的观点,我并不能去扇他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我只是有些疑虑的是,我们把台湾打下来之后该怎么办?是让他们选总统还是不选?如果选的话是让他们选台湾GCD的一把手还是国民党的一把手?如果不选的话,被征服了的台湾人整天闹游行怎么办?还拿机枪扫?我算了算,这种维稳费应该会让国防费用大幅度提高,毕竟已经不习惯跪着的人,你要求他们再次跪下去,代价要比对已经跪着的人让他们继续跪着要高得多。

  至于何文哲的“殖民进步论”,五毛们不要紧张,这种言论早就有之,有人提出如果清王朝不被西方列强伤了元气,中国人是否会奋起反抗清王朝的野蛮统治?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但至少还要晚个几百年,中国人的忍耐是全世界出了名的。那么柯文哲的“殖民进步论”究竟是不是瞎扯?我想起了杨恒均先生的一篇博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在这篇博文中,杨恒均先生说:“英国当局最大的贡献是在香港建立的法治,以及当他们给香港派去了一个有权有势的总督的同时,也送给了香港人一份更加有权有势的礼物:媒体和言论自由。”

  杨恒均先生还说:“香港虽然没有选举自己的领导人,然而,不但经济上实行的完全是资本主义制度,其他的政治和社会特征几乎都和西方发达的民主国家类似,有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法治与自由,特别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结社、游行的自由。”

  对于杨恒均先生的话,似乎很能解释“殖民进步论”究竟是不是一种谬论,但有一个问题必须弄清楚的是,我们现在的政治文化搭台,传统文化唱戏的模式中,这个台其实还是西方的台,我们有没有觉得自己是被殖民或奴役了的?当然这个问题需要官方和普通公民同时思考,当然普通公民怎么想,这我就管不着了,说我五美分也好,五毛也罢,大家随意吧!

  文章最后再唠叨一句,台湾人不必因为比大陆人多了那么点权力而沾沾自喜,台湾而今还仅仅停留在选票和政党轮替的初级民主阶段,能否真正实现制约政府权力、完全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和财富的公平分配应该是台湾官方的思考方向,不要老想着跟大陆官方过不去,大家都不容易不是?万一老总这么心不在焉,哪天被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赶上了呢?当然,从柯文哲如此得意洋洋的姿态来看,他明显是不惧怕被咱们的初级阶段赶上的节奏。

  2015—2—5落笔于墨辩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2-5 23:09
  希望删帖的能给一个删帖理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2-6 09:16
审核GG手滑误删,深表歉意!帖文已恢复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Processed in 0.02946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