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3-8 18:53

我推荐我的十年之作《大明皇朝》并谈我的历史小说观[原创]



彭子辉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2015年2月初,(湖南)彭子辉著《大明皇朝》第一卷《逐鹿天下》出版。

  定价:42元,字数:54万字

  首 印:70000册


  ★彭子辉,1966生,湖南衡阳人。自小喜好诗文书画,1998年开始创作长篇小说,出版长篇小说习作等多部,发表短篇小说习作若干,中国画、书法、诗词、辞赋均多次获奖。目前闲居于湘江边上。
  2003年起以小说体著《明朝全传》,十年增删修改,遂成《大明皇朝》第一卷。

  ★★★★★★★★★★★★★★★★★★★★★★★★★★★★★★★★★★★★★★★★

  第一部全景描写大明朝的现实主义历史小说,揭秘兴替玄机,解析君臣权谋。
  作者10年呕心沥血之作,得到历史小说作家二月河、唐浩明的诚意推荐。

  我的小说草稿在网络上连载,古典笔法,现代精神,娱乐性寡,不合时宜,因此人气冷落。
  后来,我修改三次,历时七年,然后以电子邮件发与长江文艺出版社,二十天后,得到了出版社负责的回答:可以出版,但要用心修改,改头换面。

  我写了八年,签约后我又修改两年半。

  2015年初,终于出版了第一卷。

  第二卷完稿,还在修改中。


  

  ★★★★★★★★★★★★★★★★★★★★★★★★★★★★★★★★★★★★★★★★

  当当网的介绍:

  这是我国第一部全景展示大明朝的现实主义历史小说。作者增删10载,以严谨的史学精神和现实主义的文风相结合。

  秉古典笔法 重现三百年大明兴衰往事
  蕴现代精神 铸造当代历史长篇新华章

  明朝,是汉唐以来最具刚烈气质的皇朝:三百年无割地赔款,拒纳贡和亲;天子守国门,文武死社稷,士大夫 以气节相激励。

  明朝,也是昏君迭出、太监擅权、党争误国的最后一个汉人皇朝:功臣遭屠戮,太监掌天宪,草民揭竿而起,最终被彻底葬送。


  本书为长篇系列历史小说《大明皇朝》第一卷,本卷讲述明朝建国前,群雄逐鹿天下的历史。元末至正年间,吏治腐败,民族矛盾尖锐,河患不断,丞相脱脱为挽救大元天下,决定治理黄河,由于处置不当而引发天下大乱。朱元璋出身草莽,从于觉寺投军濠州郭子兴,竖起了反元大旗。在刘基、徐达、常遇春等文官武将的辅佐下,打败陈友谅,平定张士诚,驱逐元庭,由此开创大明三百年基业。小说结构宏大,叙事严谨,史料充分,对历史人物的性格把握精到,语言简洁而极富诗意,是当代不可多见的一部优秀长篇历史小说。




  



  ★★★★★★★★★★★★★★★★★★★★★★★★★★



  作 者 彭子辉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2-1


  ISBN
  9787535477095定 价:42元
  字 数:54万字
  首 印:70000册




  所属分类
  图书 > 小说 > 历史
  图书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我的历史小说观
  
  彭子辉/文
  
  一
  
  如果要说中国的历史小说,《三国演义》是最知名的。古人就标榜七真三假。《三国演义》的优点很多,影响极大,甚至让很多人以为小说中的事就是《三国志》中的事,以至于当代有人写文章来区别《三国演义》与《三国志》的不同。但从现代人的立场看,《三国演义》不足也很多,首先是生活细节不够,缺少《水浒》和《西游记》中那种丰富的生活细节。其次是人物的面谱化太过。除了曹操有多面的描写,人物形象意外地丰满。可是如诸葛亮、刘备、关羽等人,写过太远于完美,有点像中国红色小说中高大全的文学形象,性格分明,但可信度不够。在四大古典名著中,《三国演义》的文学品质排在最末。《水浒传》则不同,在写林冲、鲁智深、武松时,就极为真实。鲁智深出家后,晚上为了图方便,就在佛殿后拉屎拉尿,武松吃霸王餐,往往挥拳打人,林冲发配沧州,一路先忍受再忍受,但上了梁山后,下手果断而狠毒,都表现出极为真实可信的人性。
  当代人写历史小说,以现代长篇历史小说开山之作《李自成》为例子,由于时代政治的压力,作者姚雪垠先生选择性站在李自成的立场,主观地将皇帝说成“他所代表的只是极少数皇族、大太监、大官僚等封建大地主阶级的利益,与广大人民尖锐对立,而国家机器也运转不灵”,因此,作者写皇帝就没有多少顾忌,反而能从正反两面来塑造人物,对话也有意加些半白半文,借以营造历史小说的氛围。可写到李自成,就是成语串联,口号连篇,话也不是晚明的话了,比如小说中李自成对部下演讲说“不怕千辛万苦,不怕千难万险,不怕摔跟头,勇往直前,百折不挠。打江山不是容易的,并不是别人做好一碗红烧肉放在桌上,等待你坐下去狼吞虎咽。真正英雄,越在困难中越显出是真金炼就的好汉。这号人,在困难中不是低头叹气,而是奋发图强,壮志凌云,气吞山河。”显然,这不象草寇李自成说的话,很象四九年前军事夜校培养出来的红军军官们说的话。如果历史小说中人物口中出现这样的话,我是无法进入小说营造的虚构意境。尽管《李自成》存在这样的缺陷,我不否认姚雪垠先生开创现代历史小说创作的新路径,有引领风气之功。作者用大半生精力来创作这部长篇小说,严谨细致的精神激励着后人。他那种先整理、梳理并掌握详细的史料后,再进行艰辛的文学创作的思路,也启发着我。这可能作者留给后世最大的价值所在。
  


  我想写完全明朝的历史,276年,16个皇帝,事无巨细,都有选择性的采纳,大小人物上千。我用什么文字风格,站在什么立场?要写出什么意图?——我最初的想法是,假如能将施耐庵(就认定他是《水浒传》的作者罢)从元末明初请到当代,让他接受三四年现代小说教育,阅读大量的现代小说,然后再回到他那个时代,为当代人和后来人再去修改《水浒传》,将是一个什么样子。
  这是一个想像,就算能通过时间隧道去请他,他未必愿意。但我却可以来尝试这个想像的结果——刻苦研习《水浒传》等大量明人小说,从书面上学习元末明初的口语;阅读大量的西方小说经典,中国现代小说经典,阅读各类现代小说的理论,再深入研究明朝皇帝的《明实录》(有一些被修改,有不实处),清人的《明史》、《明通鉴》,以及大量的野史和笔记,考察明朝遗迹,观看明朝文物,然后再来写我的长篇历史小说《大明皇朝》(原名《皇明》)。
  2015年初,我出版的长篇历史小说《大明皇朝》第一卷《逐鹿天下》,就是出于这种文学理想的作品。简单来说,我借鉴了古典小说的元素,汲取现代小说的精神,淡化我的阶级立场,想站在人道的立场来写元末的各种势力,说得夸张点,我想站在神的立场。如果一定要说偏好的话,我不只是站在汉人的立场,还要站在中华的立场。我认为元朝虽然不是汉人政权,但是中华正统,不过是中国政府的执政权到了少数民族手中。这个执政权是竞选出来的,不是用纸印的选票选出来的,是用刀枪血肉竞选出来的。因为元朝统治者没有破坏中华文明的核心——比如汉文字,汉语,儒家思想,汉艺术,汉人的衣冠。元朝在一定程度上法度宽纵,韩山童祖辈暗中传习白莲教,元朝就将他们迁移了事,最终留下祸根。从元曲和元人的山水画也看得出,元朝仍在继续着中华文明的进程。明朝开国后,也认可元朝的正统,朱元璋在《即位诏》中就说过:“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中国之君,自宋运既终,天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传其子孙,百有余年,今运亦终,海内土疆,豪杰分争。”其后明朝修《元史》。因为元朝灭了辽国、金国,因此元朝修的《辽史》和《金史》都成为中华断代史的组成部分。
  我的历史小说《大明皇朝》中的人,尽量让他们说元末明初的话,到了朱棣迁都北京,这种口语将根据地域在小说中渐渐改变,到了晚明,小说中北京的口语与明初应天城的口语又不同。行文叙事中,尽量回避现代性质太强的词汇,极力经营出历史小说虚构却可信的意境。
  我写小说前,在诗词、古文,骈文,赋上,下了极大的功夫,不说我所拟的诗词的品质如何,在诗词上,至少做到符合诗律、词律,不出现硬伤。我希望自己在小说中替古人拟诗词和古文,能中文系的叫兽砖家都以为是古人原作。当代很多历史小说作者,也替古人拟诗词,往往连诗词的格律都不对,更不要说诗词的文字品质。如果小说中的古代文士连诗词的格律都错,小说还有多少可信呢?拟古文也一样,拟出不文不白的假古文,小说的真实性也就不存在了。
  还有一个现象,现代很多历史小说,写宋朝,元朝,明朝,古人说现代汉语,这一点,我不能接受。也有作者在口语中加入了一点古人说话的元素,但不时又说出现代汉语来,我也不能认可。因此,我认为秦汉以前的长篇小说,在当代已经没法写了。(鲁迅也没办法,只好写《故事新编》,以搞笑来对付了事,因此,别人也无法与他较真。)如果当代作者写出司马迁笔下古人说话的文字,技艺上不大可能做到,就是做到了,读者也看不懂。如果用明清口语写秦汉故事,则真实性不够。《三国演义》的语言选择的确高明,小说里的人说半白半文的话,有一种可信的艺术真实感。但当代作者通常达不到那个水准。我没有发现当代有作者能写好秦汉以其秦汉以前的历史小说。这类小说市场上不少,但没有一部感觉可信。网络上的穿越小说、电视中的戏说历史故事,更不用说了,娱乐是可以。我不会从那些小说和电视剧中寻找到娱乐,我内心根本就不认可,不认可就无法喜欢。其他读者与观众喜欢,是每个人的鉴赏层次和鉴赏趣味不同。我尊重他们的选择。
  

  
  在长篇历史小说《大明皇朝》具体写作中,我抱着尊崇传统小说的态度,借鉴了一些元素。
  第一,在《大明皇朝》系列长篇小说中相对独立的第一卷《逐鹿天下》,我写了一首开篇词。这首词对小说的销售量没有任何影响,多它不多,少它不少,但我在写完后,还是花了近五个月时间来修改调整。(如图)
  第二,为了避免让人感觉小说就是一个没有新意的传统章回小说,我将第几回改为第几章。由于全系列小说卷数多,每一章的文字在9千至1万3千字之间,为了避免读者阅读劳累,在一章中分了若干小节,让阅读变得轻松起来,小说的层次也分明许多。(如图)
  第三,古典小说有很多固定的模式,如每一回开头有定场诗,在诗词已经脱离文学主流的时代,这样的定场诗没有必要再写了。还有诸如“话说”、“却说”、“不在话下”,特别是每一回最后“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我大部分没有采用这些模式,只是在行文时,偶然用了“如今却说……”,也是从叙事语气上考虑。古典小说在写人物和写景时,往往用“但见”,后面写一首词,或用四六句子等形式,来写人的形貌和风景的特色;在以小说为底本的说书时代,这些东西在表演时有较好的观赏性,但在书面就变得多余了。这些模式,类似古代围棋的四枚座子,限制了围棋的发挥。现代围棋取消了座子。我在小说中,写人写景,都用简洁的散文语言,借鉴了明朝人的小品文字和民国的名家散文。
  第四,章回目录,仍然对偶句,这让历史小说有一定的历史风味,我学诗词对联近三十年,在拟目录时也发挥所学。(如图)
  在明朝史实与小说虚构之间,我坚持的立场是“两个凡是”:凡是史料上有丰富的细节,我就直接写入小说,能不改就尽量不改;如朱元璋亲笔写的口语化的手谕,不需要再拟。凡是前人笔记上有类似于小说的场面,就直接移植在小说中。如刘伯温的儿子如实记录与皇帝的对话,几乎都是当时的口语;高拱的《病榻遗言》写他与皇帝和张居正之间的关系,极为生动,只要在文字上稍加通俗化,就可以插入小说中,不需要过多改动,更不需要忽略前人的记录,再擅自虚构。
  打一个比喻说,《三国志》中写刘备拜访诸葛亮,有一句话“凡三往,乃见”,“三往”与“乃见”这些结论性的东西,都可以直接写入小说,虚构部分就是“凡三往……乃见”中省略号的部分。这三次是如何见的,史料上没有记载,读者阅读史书时有欠缺的感觉,这时历史小说的虚构就派上用场。《三国演义》将这三个拜访过程写得非常生动。(如果说不足,就是行文时明朝味多了,拜访情节中用的诗歌,不是汉朝风格,是唐以后的风格。通常来说,一般读者感觉不出来罢了。)我写历史小说,就是想用符合历史逻辑的虚构,来填补史料的空缺。用文艺的手法,将史料上平面的人物立体化。在某种程度上,有点象一幅古代山水画长卷,已经残缺破旧,令人遗憾。于是重新临摹长卷中剩余的部分,用与原作风格一致的原创手法,将缺失的部分补画起来,将原作已经模糊的地方再重画一次,从而得到一幅新的完整的山水长卷。这个比喻总有不恰当处,略表心意而已。
  

  
  在史料与故事中,我的原则不能为了读者阅读之快,而任意戏说和虚构。这方面可能费力不讨好,写得辛苦,而故事因为不太离奇,在一般读者眼中,可能不是那么精彩。小说的构成是丰富的,好的故事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好的语言,精当的结构,恰如其分的叙事风格,丰富多彩人物性格,主题思想的厚重等等,都是小说鉴赏的对象。《四世同堂》的故事不是太吸引人,但在老舍的笔下,却是一部极有意味的长篇小说,适宜细致品味,因此,老舍认定这部小说是他最满意的小说。
  《明史》人物传记中,有大量的人物,而这些人物都写入小说中,几乎不可能,但如其他历史小说一样,一部历史小说只写少量的人物,的确可以省事,甚至故事有可能更集中,更好看。但我“大而全”的心理关过不了。我想塑造一部重要人物,但在次要或次次要的人物中,都要涉及更多的在《明史》中有传的人物。因为写入《明朝》传中的人物,都是有故事而且有独特之处的人物。我采用多线性结构,如湖南一道家常菜蚂蚁上树,就是粉丝炒肉末。粉丝相当于小说故事的多线性,肉末就是《明史》中大大小小的人物。虽然不可能全部点到,但我想将相当一部分的人写入小说,这样才不负《大明皇朝》的小说之名。虽然很难,但我不敢偷懒,与其偷懒,那还不如不写。
  关于写作的动机。我在小说《自序》写了(如图)。《自序》中写道:“早在三百多年前,汉人的衣冠随着汉人最后一个皇朝的倾覆而消亡,我的衣柜中已经找不出尚有一丝汉民族遗风的服装。明朝衣冠隔绝得太久,已经天荒地老,即使现在恢复起来,连我们自己都会觉得陌生和怪异。”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追忆前朝的往事,招唤远去的国魂,寻觅我今生灵魂里遗失的一切,只有用汉字为自己筑一条迢遥的路,远行到大明朝去。”
  我是一个无能无所求的人,平时时间多,近五十岁了,却一艺无成,想写一部长长的长篇历史小说来填补时间,弥补内心的空虚,寄托着自己说不清道不清的理想。我有时间和耐心反复打磨小说的文字,协调小说的结构。目前出版了第一卷,写完了第二卷,第三卷也开始动笔了。希望是一年完成一卷,但这只是一个期待,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这部长篇历史小说《大明皇朝》。
  借出版之机,我借网络之便谈谈我的历史小说观。我不善于交际,没有其他渠道去介绍我这部十年之作。我估计这样“叩寂寞而求音”式的写作,可能已经不合时宜。在网络写作一日一万字的数码写作世纪里,我与我的历史小说仿佛与光阴俱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9 14:32
卷轶浩繁的长篇巨著可得耐着性子慢慢赏读。佩服楼主十年磨一剑,写出历史小说。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0 10:18
谢谢,这是反复打磨的长篇小说。
有兴趣可以浏览,期待您的读后感。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91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