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77240个阅读者,14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3-18 10:56

[原创] 走,我们去丽江.   



正午葵花 发表在 情感酒廊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89-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沉闷了一个冬季,只张望着温暖的候鸟期待着蓝天与飞翔,可蚀骨的北风一次一次隔断伸向温暖的臂弯,也频频躲避着森林深处印着寒光的冷箭.
终究,一切归于平静,再也不甘这样的沉寂,想要一场无畏的,流浪.


于是在冬末春初的某个凌晨,拎着行囊去了南方那个梦了很久的小城,到的时候这个喧嚣的小镇还在沉睡,有的只是我沉重的行李箱在空旷的过道里嗡嗡作响,还好,走出机场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带着温度的夜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预先订好的客栈老板在等,他们的态度要心里也淡淡升温,与印象里的商人不同,路上他淡淡的告诉我说,这里的温差较大,不要冻到,然后从车里的手扣里摸出一张名片给我,说上边有他的电话,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并祝旅途开心.


接着,叩响了哪家巷子深处亮着淡淡灯火的客栈,有位睡眼朦胧的姑娘给我登记,然后给了我房卡,整个客栈似乎都是木制结构,走在上边吱吱有声,把箱子提了起来,恐怕惊醒已经睡了的人们,直到打开那间暂住的房间.


浅浅睡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居然和我的家乡有一小时的时差,客栈姑娘叫我起床的时候天还黑着,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七点过半的时候了,还疑惑着是不是手表坏了,推开房门是客栈的庭院,静谧,温馨,是给人的第一感觉,客栈的其他人陆陆续续都出去了,似乎我是最后一个懒睡的房客.


也许是因为,我的时间属于自己,他们的时间属于旅行社.
我不喜欢那种被禁锢的自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如果午后有些懒散的阳光铺在小院,倒上一杯热腾腾的卡布奇诺,也许我能消耗一个下午的阳光.
只是,很多的地方还要去走,这样的感受太奢侈了·

走吧,我也仅仅是个过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全屏欣赏]

本帖助威记录

蓦焉 +1
平静的深邃,细腻的情感在字里行间流淌着,渴望,也有孤独,如一扇门开着,门内门外两
2015-08-01 17:30:26
黄湘君 +1
你炼得什么邪门武功发出这样的帖子?
2015-06-19 16:28:10
气动工具销售 +1
丽江!!!盼望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5-03-30 13:33:01
韩香水榭 +1
你的帖子可以上新闻联播了
2015-03-24 19:27:19
ljd0405 +1
支持原创!赞!
2015-03-23 11:02:37
总计:魅力12点 助威8查看所有助威>>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00
古城,于艳遇的意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时候我关注的并不是玲琅满目的商品和夺目的景色,而总是去体味藏在历史缝隙里的细节,某个人,某个街景,某到透过屋檐罅隙里的阳光,都或许是一道惊艳.


关于旅行,我不喜欢旅游这个词,对门外的风景是种敷衍,而一个人的旅行总是被赋予一种受过伤而是来抚平伤口的过程,可我却病态的寻味着一种叫做孤独的味道,愈浓愈好,尤其把孤寂的滋味渲染到淋漓尽致,才能真切的嗅到这里的味道与它想给我的语言.


还有,能切实的感受到自己,脚步,心跳还有放逐的灵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见到了在网上浏览过很多次的水车,还有那个有着大片阳光的广场,这里是丽江古城的北门,我是通过手机步行导航找到的,然后在一个被晒的暖暖的石阶上呆呆的在这里望了很久,这里就是一个发呆的地方,倘若匆匆而过也就失去了对这里的意义.


对么?


看见穿着民族服装的很多老人在翩翩起舞,音乐声和服饰上的银饰在阳光里浅浅作响,也想和其他游人般走进她们,可最终还是稳稳的坐在那个石阶上呆呆的望着她们,拍照,遐想,并一无所是的彷徨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客栈,雅致,安静或带着声色并茂的,每个客栈都驻扎着流浪的歌手,在铺着石板的箱巷子里也遇到很多提着吉他箱子的男男女女寻觅着可落脚的酒吧,他们的歌都很好听,舒缓的调子和午后很是应景,有的带着沙哑,有的却清亮,我喜欢那种沙哑低沉的声音,唱歌的时候不看任何,只是闭着眼睛聆听着自己,然后把感情和经历都渗透在歌声里.


所以,丽江的歌手也是一道极美的享受.
没有忍住诱惑,于是找了一觉开在街角的小吧,零散的桌椅而没有太多的客人,要了一杯咖啡,找了一个有着阳光的位子,闭眼感受,或者享受,只是这幅与景不符的尊荣更像是一个流氓在这里等着艳遇一般.


或许我该把自己打理的带些文艺范才更符合这里
可惜做不到,于是街角的小店多了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光头,在哪里昏昏欲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走的时候,在桌上放了一根烟,并告诉吧里姑娘这是给歌手的.
还没走的太远,听到那个有着沙哑声音的歌手在麦里说,哥们慢行,谢了.


回首,浅笑,别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15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12
与宏村不同,似乎比宏村更多了一份喧嚣和现代感,如果不是古色的建筑和石板的小路,我会以为这里是一个繁华的街区,商业味道弥盖所有带着过去的种种,与此,是喜是悲不得而知,也许就因为这样才更让丽江独具魅力.



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艳遇的天堂.

微信里一直滴滴响着,很多人都在问我艳遇到了么,遇到可爱且奔放的丽江姑娘了么?

我说,艳遇到了.



我艳遇到的是丽江,是丽江的味道,是丽江的容颜,是丽江的三文鱼火锅

而不是弥漫着荷尔蒙的性交.



也许,放浪一些艳遇很简单,我遇到许许多多与我一样独行的姑娘,体态婀娜且举步舒缓,懒得去想她们是与我一样在看着风景,还是等着搭讪的男人寻一夜风流,这样说似乎我在坚守贞操,并颠覆了罩在脑顶流氓二字,有些恶心.



但,真的不想.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能看到丽江,已经是场在视觉里的艳遇,何必荒废着体力与时间寻觅着两性,就让我清高一次吧.

与姑娘,我更迷恋那一条条交错的巷子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二夜,我住在了古城之外的酒店,因为消受不了这里彻夜的声色.

也只有站在远处,才能把一些东西看得更为清晰.



对么.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13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18
夜色古城.


一改白日的矜持,古城可以这样妩媚,拭去流年在脸庞的落吻,披上一件奢华的光裳,在夜色里婀娜.
酒色升华,一场华丽就此演绎,路人的脸庞都映的有了一层淡淡的晕红.

巷子里悠悠的调子开始变得轻快而俏皮,偶尔有微醉的陌客在木窗里达拉着胳膊,还夹着半满的红色液体酒杯,夜色就此荡漾开来.
不得不说那些长发的姑娘在这个时候比花都美,朦胧的色彩和脸庞,要人不禁想轻拥入怀,去望着那弯明月,去舀上一杯穿过城镇的溪水,是刺骨的寒,还是透进心扉的暖.

不知该怎么去形容这场华丽,也实在想不出太多的语句,
因为,心是静的.


丽江小倩.

那些天里听的最多的就是她的歌,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巷子,酒吧,还有卖手鼓的小店,很有感觉,独特的嗓音和生自这里的感受,像一株幽幽而起的野花,在那段日子里淡淡生香,路过有个美丽的姑娘拍着手鼓还唱着歌儿的店铺的时候,也买了一些,回来的时候放在车里,慢慢把这份感觉拉长.


夜风微凉,感觉清爽了很多,心境也变得轻盈,自然衍生一种愉悦,一种想与人分享的愉悦,只是一个人的路上只能消化成一种寂寞.
这是我想要的,尽管比风更冷.
可是因为寂才能记录更多的风景,看到更多容易被忽视的步子.
一种带感的剥离.

于此,你的选择是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9:59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20
走的在深一些,似那时的江湖,还有演绎之人,飞刀与断斧在溢着明亮灯光的擂台上流光起舞,众人的叫好与飞刀落在靶心上的咚咚声,有些迷惘,总这样把自己沉浸一种旧时候的年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流光飞舞,无色的河水都撑着一层华丽的色调,红色的灯笼把水流照的都带些柔软,注视的眼神有了些迷离,能感受孤僻的灵魂在夜空舞蹈,踩着迷幻的灯火,盘旋在迷城般的上空,悠悠而起,不带一丝声响,轻盈,自由,漫无边框的国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22
夜里的丽江,是如此诱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2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3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34
与香格里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前世,我定丢魂与此,朝着似乎熟悉的方向,似曾走过的地方,眼神触及的那瞬,就此沦陷.
心寂无声,若心曾有过色调,那此地便是那时曾抹过的色池,如由一体.


我真的来过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57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5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是谁擦净了这片天空,又是谁让山峦郁郁葱葱,零散在湿地的胡杨又是谁的遗落,不显突兀,而独立成歌,就此傲然零立着,如同路边那个提着行囊的我,过客般的痴痴望着,却比这个过客多一份根系,系魂与此,生生世世着.


还未走远的季节,衔着自由的飞鸟从这里走过,不禁去想那个是花开成海的季节,鸟儿的喉里又曾唱着怎么样的歌谣,于此的孤寂相应成章,是本带着湿漉漉的诗集,又是一卷不会写完的独白.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1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1:5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藏人与我说,你眼里的湖水,就是我们海.


我们生于此,葬于此,没有见过你们的海,因为憧憬,因为期盼,因为一场涤荡了几世的希冀,这里就是我们的海洋,它与海一样的颜色,它与海一样的波澜,它与海一样的明媚.
说的时候一直望着他眼里的海,眸子和海一样的清澈,嘴角挂着属于他的骄傲,还有我的嫉妒.


他问,你们的海是这样么?
我支吾着敷衍,是一样的颜色,可心里却洋溢起一股带着汽油味的轰鸣,一股浓郁的腥气,并熏红了脸颊.


他说,朝着太阳的方向,你会遇到森林里的松树,请不要伤害它,更不要给它们你带来的东西.
我疑,遇到不会逃避,难道它会跳到我的手掌,吃我放在掌心的食物?


他露着洁白的牙齿笑着着说,不会,别把它们喂胖,它们不再会在树枝上跳跃.
.....


直到我真的遇到它的时候,听见我的步子朝我雀跃而来,抬着小小的脑袋,还有那对海一样清澈的眼睛,与我对望了很久,从而这样见过它,在遥远北方的森林,仅仅只是见过它们匆匆躲在树林的背影,并不曾见过它的眼睛,还有那份信任.


那种微笑,一直持续到今天,每每想起它相信与我,并无防御,真的很温馨.
人与自然,应该是这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2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0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有位大哥问我,有没有可以大肆呼喊的地方,我也曾困惑与此,也时刻张望着窗外的方向寻觅着一个可宣泄的空域,不止一次在心里,在笔下勾勒着释放的方式,我要站在一个宽阔的地方,朝着山峦,朝着大海,朝着瓦蓝的天空,用尽胸腔所有的力气,给苍天一个带着浊气的呼喊,扯出疲惫不堪的灵魂,让它在天伦间翻滚,而不畏拘谨.


就是这里.

这里弥漫着大把的自由,可以肆意挥霍的地方,我要挖出积在心底的忧伤,我想抛出藏着深处的语言,狠狠的扔在这里,让炙热的阳光晒得体无完肤,就此重生,绝不犹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06
看吧,这是我遇到的天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0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0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10
与藏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其实这次出逃最大的心愿是嗅到藏区的味道,丽江只是其次,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进入香格里拉后忽如的感受像忽然关闭了喧嚣的门窗,
一份宁静悄悄袭进心扉,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安宁,
这里是一个无争的桃源胜地.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2:23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2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车子在向导的指引里停下,一个平静的村落,虽然也有着杂乱,但是未见到一丝污浊与垃圾.


向导说,其他民宅尽量别去,除了没有拴上绳子的藏獒,他们不会用流利的汉语和你交流,有些失望,其实我心里疑虑是很多的,很难去相信一个人,况且是陌生人,恐怕是什么消费陷阱等着,或者是其他,行走于世我对外界的戒备太多,也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自然,这种心态也带到了这里.


事实上,这家的主人也有意要我购买他嘴里私藏的银器,
我双手合十虔诚一拜,
生涩的说了声扎西德勒便转身而去,
朝着村子的方向.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4:25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自己在集资盖起的学校留影,也想去拍下孩子们,
但是恐怕我的唐突会显得不尊重,
最终也只是草草而过,硬生生把相机放在了身后.


藏家里供奉着两个神灵,我们无关政治,只是他们的信仰与支撑
达赖,和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屋子里他们不允许拍照,而且也有着自己的规矩,举手投足间都渗透着完全陌生的文化,有些拘谨不安,恐怕那一个细节而给他们的一天带来不悦.
后来,在围着取暖的火炉里,浅浅落影.


我本想放些钱在学校给孩子们
但多疑的我,又怕落不到孩子的身上,我便问有没有可邮寄的地址
想给孩子们一些衣物或者书本.


把想法给了向导,他笑着说回去写给我,事实上也写给了我
却被我丢在了车里的方便袋里.


原谅我的固执和难以信任吧.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2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多少人的希冀,多少人的笔下寻觅这样一个宁静而远离喧嚣的村庄.
太多的憧憬和勾勒,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他们日出而劳日落而息,周而复始的依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这里的房子都是梯形的,下边宽,上边窄,而且大多木制结构的阁楼
我喜欢走进去脚步带着嘎吱声响的感觉.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6 编辑]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3-18 12: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家里都存着好多的木柴,劈的整整齐齐在边落里码放着
真像在哪里住上一夜看看这里完整一天的生活,但这是不现实而奢侈的


向导说,藏民不会轻易留宿陌生人,太多的细节我也没去过问
很多时候,一些精彩的东西都被自己的冷漠粉碎


其实自己并不如这里夸夸其谈,现实里其实我更安静一些
所以,很多东西都靠眼睛和心去感悟和记着.


也注定会失去一些应该获悉的




----------------------------------------------
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座伟岸的幻城,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往的传说.

可我愿,就这样孤独守候着,生生世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152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