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残阳[原创]
180078个阅读者,42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29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3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31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31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32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2 23:33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八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5-12-24 02:3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14:01
第九章
  吴素梅左手扶着腰间的宝剑,脚步轻轻地在前面走,她那双牛皮马靴踩在河岸的沙地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伍云起在后面注意到了,知道姐姐武艺颇高,内功甚好。
  “福生,你可知道,那位邢兄弟是做什么的吗?”
  姐姐没有提弟弟的去留问题,而是议论起轿车上的那个年轻后生来,这使伍云起颇为纳闷儿。
  既然姐姐问话,便恭敬地回答:“不晓得,他好象不是你们清茶门的人,又似乎是……是不是才加入的兄弟?”
  吴素梅点点头,微笑道:“正是,他名叫邢越,字临溪,来了还不到一个月,今日我们去搭救的,是他的……”
  “这我知道。”伍云起道:“路上,他已跟我说了。但不知他原是哪里人氏,做什么勾当,又为何得罪了那位叫桂祥的国舅?”
  吴素梅叹口气道:“说来话长了,他原本关外海城人,上一科考中了武进士,分发京师巡捕营当差,只因他为人耿直,看不惯官场上那些肮脏秽行,凡事多与上司抵捂,几年来一直不甚得意,今日我们救的这位苏氏小姐,原是他的同乡,也是大家闺秀。两人自幼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因门第相当,从小便订下了这门亲事,去年夏天,临溪奉父命请假回籍完姻。谁知道,当这喜事临门之际,大祸亦接踵而至。他的父亲因为庄子上经济的事,与邻屯的一位绅宦打起官司来。”
  说到这儿,她沉默了。
  过了半晌,她望着响水河中那湍急的河水漂流冰块,低声说道:“福生,还记得咱家和孙张两家的那场官司吗?”
  “这深仇大恨,我怎么忘得了!”伍云起眼含泪水,愤怒地说。
  “临溪家这场官司,和咱家也差不多。他父亲惹的是个旗人,官司从一开始就输定了!”
  她抬起头来,望着满天的星斗,叹道:“结果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那……,后来怎么样了?”伍云起低声问。
  吴素梅道:“他岳丈家也受了牵累,变卖了不少产业,方才把官司了结,可是,那桩婚事却从此不再提起的。他岳丈见邢家败落下去,又着实不满意他这个穷京官,一心想退婚,让自家女儿攀个官大势大的人家,一来免得再受人欺侮,二来自己下半辈子也好有个依靠。”
  伍云起望着滔滔的河水,心中激荡起伏,怒火中烧,几乎难以抑制。
  “岳父虽然变了心,可苏小姐却痴情不变,在老家人的帮助下,两人居然私奔出来。你说他的胆子大不大。”
  吴素梅苦笑一声,又说:“可是这么一来,京城中还有他落脚之处吗?他虽系武职,书生气却也够瞧的了,竟敢照旧到衙门销假供职。”
  “那苏家若是告到京中来,他如何应付?”伍云起吃惊地问。
  “哼。”吴素梅冷笑一声,道:“苏家还没找到他头上,祸事就先从天而降了,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他把苏小姐从郊外村庄里接进城中,和她一同到长街观灯,哪知就被贪色如狼的国舅桂祥撞上了,说一声‘抢’,那帮打手爪牙们竟把个苏小姐生生地抢进府去……”
  “这……”伍云起愤怒道:“这么仗势欺人,天地间还有王法吗!”
  吴素梅看了弟弟一眼,继续说:“邢越有个姓马的师叔,在桂祥府中做护院总管。此人武功虽好,人品却是低下,他知道邢越和苏家这段底细,便讨好主子,把内情全告诉了桂祥。桂祥抓住邢越的短处,更加有恃无恐,声称邢越若是忍下了这口气,便帮助邢越了结这场官司,苏家万不敢告。不然的话,非让他死在狱里不可。”
  “这真是禽兽不如!”伍云起忍不住愤愤地骂起来。
  “实际上,临溪忍也罢,不忍也罢,那个桂祥早已把他当作了眼中钉,肉中刺,必置他于死地而后快!桂祥的幕僚帮凶们出了个偷梁换柱的主意,不知从哪儿弄来个呆傻的乡下姑娘,栽在他身上,硬要顺天府衙门办他个‘拐带民女’的罪名!”
  伍云起听得目瞪口呆,一时气愤得真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望着姐姐默默不作声。
  “邢越在官场上已无立足之地,他斗不过国舅的势力,又深怕苏家追控至京,心中极为痛苦。可向谁诉说呢,赶巧,我带了几个弟兄去城里会董师傅,董师傅把他推荐给了我们。在酒楼上找到他的时候,他已喝得快要发疯了,要去与桂祥拚命……,几经周折,才终于劝他上了山,加入了咱们清茶门。只可惜,今日竟没能把桂祥在城关上宰了,给邢兄弟报这深仇大恨!”
  吴素梅说完,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伍云起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很同情邢越的遭遇,同时觉得自己今日恰巧出手救了苏小姐,帮助邢越逃出来,倒是做了件大大的好事。
  伍云起又想方才说到的董师傅的情形,这才是他最关心的大事,因又问姐姐:“听福庆说,董师傅现在一个什么王府当总管?”
  “呵。”吴素梅道:“他如今身板很硬朗呢。”
  伍云起说:“可是,他又怎么会混到那王府里边呢?”
  吴素梅与伍云起有骨肉之情,照理应无话不谈,但她现在是一支义军的统帅,久别重逢,不能刚一见面就把董海川加入捻军,是奉遵王赖文光之命打入京城,统领整个京师坐探组织的头目,这样极重要底细和盘托出讲给他听。她以为云起会为董师傅做了太监而伤心,便安慰他道:“我听人讲,凡内家功夫练到了一定火候,男人总是有忌讳的……,我当然也不能太过深打听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我想,董师傅将内家拳术发扬光大,实为当世第一人,他做老公,恐怕与深入练功不无关系。”
  伍云起点头,说:“他老人家单身一世,独往独来于江湖上,只想着把功夫练到最高境地界……,连表姑父一代刀王,那样孤傲的人,提起他来也是赞不绝口呢。”
  吴素梅笑道:“你随表姑父练了八年苦功,自然现在是孟家刀派了。可说起来,你和福庆两人还是董师傅的入室弟子呢。你的根基应当说是扎在内家的八卦掌上。”
  “只可惜,董师傅的八卦掌我才只学了两路。”
  “那怕什么,来日方长,以后总有请教他老人家的机会,别人也罢了,唯咱吴家的姐弟三人,凭着父亲的余荫,董师傅巴不得多教咱们几招呢。”
  伍云起想着就要见到董海川,心头不由一热。
  伍云起又想起了另一个对自家有恩的人家??翁家,哀伤地说:“姐,听福庆说,翁世伯和祖庚世兄都过世了。”
  “嗯。”吴素梅道:“翁世伯清正一世,两袖清风,做到了大学士,终归还是逃不过官场上的倾轧之灾,活活气死了。祖庚大哥呢,一介书生,也居然参与戎务,带兵与我们在安徽打得不可开交,可他到底是一败涂地,丢了官罢了职,险些儿上了满清朝廷的绞架,末了,还是逃不脱发遣西垂,病死在甘肃那个荒凉地方。”
  此事,伍云起与姐姐的看法不同,但此时此刻也不好争论,只说道:“翁家三哥四哥还都很好?”
  吴素梅道:“翁家三哥现在陕西做布政使;翁家四哥在京城里做内阁学士,教那个小皇帝读书。”
  吴素梅叹道:“翁氏这一家子,大约是至死要替满清朝廷效命了。”
  伍云起没有说话。
  “福生,你留下和姐姐一块干吧,你看不出满清气数将尽了吗?早晚咱得灭了它,恢复天国大业!”
  吴素梅小心翼翼地、充满激情地说出了心里话。
  伍云起望了姐姐一眼,没有应答。
  他浑身发热,蹲下身子,把一只手伸向河中,“啪”地一声掰下了岸边一块尚未溶化的冰板,拿在手里。
  他感到稍微舒服一点。
  “如今的官场,豺狼当道,虎豹成群,贪官污吏多如牛毛,何只桂祥一伙。福生,你应考武举,大约是还记着咱爹临终前的那番遗言吧?可是当官为的又是什么呢!不受人欺侮!他老人家寄希望于你,将来做个清正廉明的官吏,为民做主,报效国家。可是你想想,这世道容得了你吗?”
  她又举翁家的例子说:“翁世伯做了尚书,一部之长,还免不了被那个肃顺排挤得革职回乡。后来起复,拜相入阁,官至极品了吧?可曾国藩为回护湘军,推卸责任,还硬是弹劾已经交卸巡抚职权的祖庚大哥有失城之责,结果把翁世伯气得一病而亡。你能有多大能耐,要在这世上立于不败之地?再说,这满清朝廷也没几年的气喘了,你还想倚靠它,去挣什么功名。”
  吴素梅的一番话,句句掷地有声,使伍云起越发踌躇和犹豫起来。
  他嘟哝道:“贪官污吏固然该杀该剐,可是……”他忽然抬起头来,望着姐姐:“上山,就是造反啊!咱走这个道儿……”
  “树旗造反又怎样?朝廷无道,官逼民反!”
  吴素梅愤怒地在沙滩上来回走动着:“那汉高祖刘邦、唐太祖李渊、宋太祖赵匡胤、明太祖朱元璋,不都是反出来的吗?自古以来,谁家皇帝一姓传百世千代,永承永继?朝廷腐败,百姓生灵荼炭,就可揭竿而起,创立新朝!”
  伍云起痛苦地摇了摇了头,闭上眼睛,双手紧抱住脑袋,狠狠地捶打着,他实在是接受不了吴素梅这慷慨激昂的议论,心中充满了矛盾。
  吴素梅压住火儿,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立在伍云起身后,默默地望着弟弟。
  她想,或许是自己太急燥了点儿?
  又耐心地劝道:“福生,你可知道,《水浒传》上那林冲,不是有了功名,做了八十万禁军教头,还是被逼上梁山吗?况且你现在不过一个武举人,尚未有一官半职,对那满清朝廷的仕途又何必如此贪恋呢?”
  “林冲反上梁山,那是在腐败的大宋,如今不同……”伍云起低声道。
  “哼!”吴素梅冷笑一声,说:“当今这丧权辱国,腐败无能的朝廷,我看还不如那大宋呢!”
  “姐姐,别说了……,容我再想想吧……”伍云起几乎是哀求的口气。
  一种骨肉之情,顿在吴素梅心中油然而生。
  她望着弟弟,叹口气说:“也好。但愿咱们姐弟走一条道上,死也死在一块儿,千万可别象你祖庚大哥那样……,战场上成了对头,兵戎相见……”
  她眼中湿润了,说不下去,背过脸去。
  “吴大姐。”是银雁的声音。她向河岩急急走来,惊讶地望了蹲在河边的伍云起一眼,然后低声向吴素梅禀告:“赵大师兄他们赶上来了,在山谷口那儿。”
  “嗯?”吴素梅扭过脸来,迟疑了一下,她没有料到清茶门的副掌门赵广生会当夜赶回来,以为他必定又得在外边闲荡几天呢。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3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3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4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4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5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5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7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3 23:16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九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7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4
第十章
  赵广生是原来清茶门掌门王大姑的徒弟,领一堂之众,是五大堂主之首。
  自从王大姑死后,吴素梅遵从王大姑托人从狱中带出来的遗嘱,做了清茶门的掌门,而赵广生仍居其次,因此,他十分不服,情绪一直不好,更加放荡不羁,常常放量饮酒,喝醉了就发脾气责打弟兄。
  最使吴素梅生气的是,他常常私自带人到朝阳门外官粮村的一个**家过夜,几经劝阻,毫无效果。
  今天,赵广生本是自告奋勇,领了几个弟兄去帮助邢越到桂祥府中营救苏小姐的,但吴素梅在芦沟桥接应时,却始终就没有见到他的影子,及到路上问了邢越,方才知道又往朝阳门外去了,想来又是宿在那**处。
  本来打算等他回来,好好同他谈谈这桩事,规劝一番,免得万一有个差错,在外吃了亏,想不到,他竟赶回来了。
  “今晚他连夜赶回来,这苗头不对,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吴素梅说。
  她回头又劝了伍云起几句,让银雁陪他到篝火旁福庆那儿去,烤火取暖,然后自己急匆匆向松树林子这边来。
  吴素梅经过苏小姐的轿车旁时,邢越正和几个弟兄烤火,见她过来,便站起来上前搭话。
  她问了问苏小姐情况,知道她大家闺秀,不好意思出轿车来和这些男子汉们一起烤火,只在车中裹着披风避寒。
  她笑一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想:“到了山上,这小姐款儿可摆不了几天。过些日子,她就得习惯这餐风饮露、抛头露面的戎马生活;再过两年,怕也得挥刀上阵,马上冲杀了。”
  邢越听说副掌门赵广生回来,便也随吴素梅往斜处的谷口而来,迎接赵广生。
  赵广生喝醉了酒,坐在一块岩石上,翻肠倒肚,口中如决了堤的河水,哇哇地大吐特吐着,几个清茶门的弟兄围着他,有人给他不住地捶背,另有人牵着马匹。
  吴素梅和邢越转过山脚,向他们快步走来,远远地便闻见了那吐酒的恶臭味儿。
  吴素梅来到跟前,皱着眉头问道:“赵师兄,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赵广生喘息着,正欲说话,忽然又是一阵恶心,迫使他不得不低下头去,却只是干呕,腹中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吐出来了。
  “你们怎么服伺的他?过了量,还不劝住,任他胡来!”吴素梅火了,冲赵广生的一个名叫鲁冬的亲兵头目发脾气。
  “谁……,谁能劝住。他也得听呀。”鲁冬嘟哝说。
  “你别骂他们……老子喝干了海底,也与别人不相……相干!”赵广生翻着眼睛,手掌拍着石头,冲吴素梅嚷。
  吴素梅气得恨不能上去踢他两脚,却强压着火儿忍住了,竭力缓和口气命鲁冬等几个亲兵道:“你们扶他到那边去歇歇,烤烤火,天快亮了,过会儿还得赶路。”
  鲁冬和另一个汉子扶起赵广生,踉踉跄跄地往山口走去。
  吴素梅背着手,问那牵马的小厮道:“怎么赶回来了?”
  小厮忽然哭了,说:“那没良心的臭婊子,咱副掌门待她不薄,却卷了细软银子跟上个烂公子哥儿扯他娘的腿了!”
  “跑了?”吴素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自言自语地道:“若真是跑了,倒好了,只怕……”
  “小栓子,你给老子滚过来。在那儿扯他娘的什么皮……”赵广生回过头来,不干不净地胡骂起来。
  吴素梅气得脸色铁青,她真想上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和赵广生论个明白,但一转念,权衡利弊,又强忍了这口气,她冲小栓子使个眼色,准他跟过去。
  邢越在一旁看着,觉得赵广生太不懂道理,不由愤愤不平起来。
  他本对这位赵副掌门十分不满,今天劫宅救人,赵广生带去的几个人就没帮上什么忙,事儿还没完就撤手而去了。
  他和自己的两个徒弟冒死才冲出城来,险些儿遭了毒手,杨之华和王三至今生死未卜。
  “这家伙太不仗义了,就说是副掌门吧,也别这么傲气!”他生气地想着,看了看吴素梅,自己只得暂压住火儿,没有发作。
  吴素梅和邢越缓步跟着,出了山口,回到清茶门歇息的河滩营地,都没有说什么,看着赵广生在一堆篝火旁躺下,便往轿车旁来,烤火歇息。
  伍云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慢慢踱过来,站在一棵松树旁,默默地望着赵广生。
  “那边……,什么人?”赵广生忽然抬手指伍云起道。
  银雁正趴在轿车辕子上与苏小姐说话,见赵广生要撤酒疯儿,生怕闹出误会,忙过去摆手道:“赵大师兄,那是吴大姐的弟弟,切莫误会了。”
  “啊,原来是福庆。我说你怎么这样急呢。”赵广生冲银雁嘿嘿一笑。
  “呸,一点儿大哥的样儿也没有。”银雁脸一热,转身回到轿车旁去。
  “福庆,怎么着……,瞧咱哥们儿的好看是不是?”赵广生忽然大笑起来。
  福庆在那边听见,扭过头来骂道:“老子瞧你什么好儿,也不撤泡尿照照,哼!”
  那一位也是醉醺醺的了。
  赵广生听声音是远处传来的,不是站在树跟前这个人所骂,猛地坐起来,眼睛瞪着。
  吴素梅走过去,向赵广生道:“赵大师兄误会了,这位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大弟弟,才上山来的。”
  “嗯?”赵广生站起来,身子不住地摇晃着,看了伍云起半晌,扭头向吴素梅干笑道:“又来一个弟弟?我说吴大当家的,你当真是要在俺这清茶门里安家呀?”
  “住口!”吴素梅再也压不住火儿,怒喝道:“赵师兄,你别太放肆了,借着酒在这儿撒疯吗!”
  赵广生斜眼窥视着吴素梅,又是一声冷笑,说道:“老子撒酒疯怎么的,你还管着老子喽?”
  说着,往前一盖步,竟是要出招儿的架式。
  吴素梅身子没动,怒视他道:“王大姑健在的时候,怎么说你来着,你都忘记了。你这样狂傲,早晚得吃大亏。”
  “说什么?”赵广生一字一字地吐着说:“吃??大??亏?哈哈哈……”
  他狂笑起来:“老子先叫你吃一次亏!”挥拳向吴素梅打来。
  吴素梅身一闪,让过了攻势。
  哪知赵广生人醉心不醉,腿法奇快,反腿一磕,一脚向吴素梅踢来。
  吴素梅要躲已是来不及了,忙用左手成掌往下一切,让开了他这一脚。
  赵广生晃来晃去,并不摔倒,他这是醉拳的步法,虽东扯西牵而不见散,虽如狂似癫而不显乱。
  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是要和吴素梅见个高低啊!
  一时,清茶门的众弟兄们都围了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这阵势。
  邢越一看不妙,急跨一步拦在吴素梅身前,向赵广生一抱拳,说道:“赵副掌门暂请息怒,今日大家奔波了一天,都十分辛苦,这全是为帮助兄弟。如此大恩大德,在下心领了,来日定当报答,还请副掌门歇息歇息,不要动气才好。”
  “干你屁事,滚一边去!”赵广生一挥手,象平时喝骂他的部下一样,粗鲁至极。
  邢越止虽然生气,但还是尽力压住火儿,说:“赵副掌门怎么出口伤人,在下可是一片好意!”
  赵广生乜斜着眼睛,指着他喝道:“你才上山几天,就打算管老子的闲事吗?”
  邢越对吴素梅给他的眼色佯作未见,继续说道:“凡为人处世,总要占一个‘理’字。有理可以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就今天的事来说吧,副掌门为兄弟之事,拔刀相助,在下永世难忘……,但是,副掌门借酒撒疯儿,眼空四海,目中无人,如此对掌门无礼,难道这也是清茶门的规矩吗?”
  “你敢教训老子。”赵广生怒不可遏,“唰”地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吼道:“老子宰了你!”
  邢越推开吴素梅的拦阻,冷然道:“在下本是好意相劝,既然副掌门不听,且要不吝赐教,在下今日倒要跟副掌门学几招儿,也好长长见识。”
  “混蛋!”赵广生大骂一声,猛冲上来,照准邢越胸口就是一剑。
  邢越撒步一转,剑尖劲力离肉只差一寸,恰好将赵广生的势头化净,反手食指如闪电般一弹,“当”地一声弹开赵广生来剑,就手“唰”地也拔出剑来。
  “杀死他,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赵广生手下的几个亲信大叫起来,同时都拔出了刀剑,准备朝邢越下家伙。
  “谁敢动!”赵广生猛回头喝住他们。
  然后,冷森森地紧盯住邢越说:“姓邢的,你上山来将及一个月了,老子尚未见你身手如何,今日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说罢,挺剑进招,直逼邢越。
  邢越化开一剑,连退两步。
  赵广生攻势不减,晃着身子连连出招,只看他剑尖挽着一串银花儿,直向邢越扑来。
  邢越这些年来专在剑术上下功夫,他的根基也扎得很好,师祖紫云道长将一套青萍剑法发扬光大,师父“关东第一剑”石武奎是继师祖之后名镇关东的大侠,曾以传给他的这柄宝剑杀败山东五侠,击倒洛阳九龙,连少林、武当、峨眉三大派的高手也不敢轻视他。只是当年与那威镇天下的八卦掌大师董继德印证武艺里,亏过一招。那也是千招之后,董继德空手入白刃赢不得他,动怒使出了看家兵器链子锤,出奇制胜,震脱了他的宝剑,方才作罢。
  邢越比起他的师祖、师傅来火候还差得很远,可比起赵广生,剑术上高过许多了。
  不过,他虽然生气,深怪赵广生蛮横无理,但自己毕竟是初来乍到,对方呢,到底是个副掌门,又刚相帮过自己,因此,拆出二三十招,只不过每每点到为止,并无杀手,总是手下留情。
  赵广生见对方并不真出杀手,招招防守,偶尔反击一下也是轻描淡写,似有轻视之意,不由得更加恼怒,深怪邢越狂傲,因此出招更狠,剑剑不离邢越要害处,逼他用真功夫。
  这下可真把邢越惹火了,怒骂一声:“你也欺人忒甚!”身子向左一转,闪过对方一劈,右腿抢上去,“剪石寻金”直取赵广生手腕,要缴他兵器。
  赵广生料不到邢越出剑这样快,急回剑一磕,“当”地一声两刃相碰,火星迸飞。
  赵广生顿感吃力,方知邢越刚才拆招使的力量只是三成,这下使出十成来,就足显其功力深厚了。
  邢越趁赵广生稍一犹疑之际,左脚急跳一步,身子如弓形般,剑尖唰地带着风声撩起来,象闪了一道电光,斜刺里向赵广生扎去。
  这一招唤作“饿虎扑食”,登时吓了赵广生一身冷汗,急闪身躲避时,只听“嗤拉”,袍子早已豁开个口子。
  赵广生大怒,左脚向右前一盖,回剑磕开邢越追来的一劈,转了个圈子,剑从怀中突然钻出来,一招“穿云”,直向窜到他身前的邢越撩去。
  这一招儿,平心而论,狠而快,乃是醉剑中诱敌深入后的“回马枪”,对方功夫差一点儿的,实实难逃。
  哪知邢越并不闪避,挥剑劈出,赵广生手中宝剑早已去了半截,硬是被邢越手中的宝物削为两段。
  他稍稍一愣,不由喝采一声:“好一把宝剑!”
  邢越听赵广生喝叫“好一把宝剑”,不由怒上心头,怒道:“你这家伙,莫非以为我剑好才能赢你,剑劣就赢你不得吗?象你这样的,我便是空手也照样打你!”说着还剑入鞘,一个“白鹤亮翅”,双手成爪直向赵广生双目啄来。
  赵广生喊声:“好!”收左腿向外侧横跨半步,左手架住邢越抓击,右手剑柄朝前向邢越右肋撞去。
  邢越闪身躲开。
  赵广生顺势扬手把半截残剑抛上天空,落入响水河中??他也空手与邢越相斗,要在拳法上显示本领,挽回方才破袍子、损兵刃的耻辱。
  赵广生已反客为主,一个“饿虎扑食”,双爪自上而下扑击邢越面门。
  邢越往左一闪躲过,左爪顺势搂住赵广生右手腕,右手成掌猛击赵广生右肋。
  赵广生不敢硬抗,借势贴近身去,左肘以点穴法撞向邢越檀中命穴。
  邢越双手一合,紧闭门户,后跳了一大步。
  赵广生见邢越拳法上也甚是厉害,不由加倍小心,如若再次吃亏,那脸上可就挂不住了。
  两人你来我往,都是少林路数,旗鼓相当,一时难分胜负。
  看得清茶门众人阵阵喝采。
  赵广生身高力大,招招凶狠。
  邢越轻捷灵巧,势势刁钻。
  两人斗到酣处,忽邢越跳出圈子,往河岸奔去。
  赵广生知他诈败,不肯放松,提步紧追,一面大吼:“喂,相好的,想洗冷水澡吗?”
  邢越头也不回地说:“天儿热,兄弟请你下去泡一泡。”
  说着,腾身跃入河中,轻灵地落在一块漂来的浮冰上。
  赵广生解开带子,顺手将披风甩落沙滩,也纵身一跃,稳稳当当地落在冰上。
  浮冰虽然块大,但两人一上去,顿时下沉。
  河水将没到冰面,如若一方蹬踏,对方的靴子难免不湿。
  还是邢越鬼主意多,先就想到这儿,他不急于发招攻击,却猛一踏冰,继尔跳起,冰板这头沉了一下,接着扬起,赵广生那边果就沉入水中,把赵广生的靴子浸湿了。
  邢越却扑嗤一笑,轻轻落在冰上。
  他想用这个法子激一激对方,使赵广生带气进攻,急中难免不出破绽,他好乘虚而入,将赵广生打下水去。
  赵广生果然大怒,骂道:“阴损的小子……”
  抢上去双爪直取邢越咽喉。
  邢越蹲身化开,紧接着“抬头出洞”,起身使左爪向赵广生面上抓去,同时右腿踢向他裆部要害。
  赵广生急回掌挡住,却不能再立住脚,眼看重心已失,就要栽进河中洗冷水澡,只见他回脚虚晃了一下,身子后翻,双手探向另一块大浮冰,竟稳稳当当地倒立了上去。
  邢越不由喝采一声:“好俊功夫,把式不坏!”
  两块大浮冰托着两个好汉,顺着河流很快地漂着,时尔挨近,时尔去远,总相隔有一、二丈距离。
  两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伺机出招进攻。
  “赵大师兄、邢兄弟……”
  岸上忽然传来了喊声:“小心了,上游下来一块大冰。”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48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5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0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6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0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7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0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8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1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1:59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1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2:0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1 编辑]




----------------------------------------------
陆步坪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81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