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残阳[原创]
179409个阅读者,42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2:0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2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2:01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2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12:02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2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38
第十一章
  两人都回瞥一眼,见是吴素梅策马沿河跑来。
  又急往上游看,果然见一块极大的冰板顺流而来。
  这样大的冰板在初春的响水河中是极少见的,定是哪座临河的山上崩了,滚落河中。
  人要是被它撞上,非粉身碎骨不可!
  现在,两个各自把守的冰板,都已处在河的中心主流,离岸甚远,难以弃冰上岸。
  顿时,两个人皆感到处于极端危险的境地,一时忘记了方才的厮杀,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这块巨冰,小心防备着。
  越来越近了,“咚”地一声,巨冰毫不留情地最先撞上了稍落后边的赵广生那一块冰板。
  岸上的吴素梅一声惊叫。
  只见赵广生身子飞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却并未掉入冰冷的河水中,而是稳稳当当地落在巨冰上。
  他在两冰相撞的一刹那间、劲力借得恰到好处,这也真沾了武功扎实的光!
  岸上追来的清茶门众兄弟见副掌门安然无恙,都不由松了口气。
  然而,吴素梅和她手下的那些原来太平军的将士们却都把心提得高高的,更为邢越担心。
  巨冰驱着那些被撞碎了的冰块子,向邢越站立的冰板逼来。
  他的处境更危险,他不能象赵广生那样轻松地翻个跟头落在巨冰上,因为赵广生已经稳稳地立在上面,他若上去,必遭杀手……。
  然而,他又有什么别的法子呢?
  河中,他早已用眼睛扫视过了,都是些零碎的小冰块儿,实在没有能够托住他的冰板,以供他窜越闪避巨冰。
  跳下河去吗?
  他的水性不错,可以很快地游离主流,避开危险。
  并且,以他的体质,也还经得住这寒冷春水的浸泡。
  但是他不肯这样做,因为,他受不住傲然屹立在巨冰上的那位清茶门副掌门的哈哈一笑,与其那样,他宁愿粉身碎骨!
  赵广生站在巨冰上,完全明白邢越此刻的心情,一种侠义之心促使他后退两步,他要以真功夫降伏住这后生,让他成为自己今后的一条得力臂膀。
  他不能乘人之危,使这块好材料白白送命。
  无论如何,他还是喜爱邢越这一身扎实武功的。
  没有邢越再考虑的时间了,他感到浑身一震,耳边“咚”地一声巨响,脚下的冰块已经碎裂,刹那间,他已翻身腾起,这时,要么落在冰上,要么掉进河里,没有第三条路,除非他长了翅膀飞走,邢越方才已看到了赵广生退步,但他仍不放心,使个“云中藏身”,右爪护上盘,左腿提膝护住裆部,右抓扑抓赵广生,右脚已经轻落在冰上。
  赵广生化开邢越扑抓,又连撤两步,让出地方。
  邢越不由抱拳道:“承让!”
  岸上的人们,这时才真正是大松了口气,提着的心也放下来,静静地望着邢越和赵广生二人在那巨块大冰上拆招儿。
  后面又漂来一群浮冰板,赵广生突地跳出圈子,三跃四窜,脚尖点冰,往岸上奔来。
  邢越也随后追击,跟上岸来。
  他笑指赵广生道:“副掌门,你这么怵在河中,敢是个旱鸭子,怕落水淹死吗?”
  赵广生大怒,用粗话骂了一句,“野马夺蹄”,便使右脚疾快地向邢越左脚踩去。
  邢越急收左腿,闪过这凶猛的一踩,不料赵广生随即变成“鸡蹬”中的“金鸡抖翎”,左脚蹬向邢越裆部,右手成爪直抓邢越头顶。
  邢越没料到赵广生醉中尚且变势如此之快,右抓护裆一拂,化开赵广生的蹬击,但脑袋闪得却稍滞了一点儿,小瓜皮帽竟被赵广生抓了去。
  赵广生哈哈一笑,随手把帽子也抛进响水河中,喊道:“和我那把破剑做个伴儿,孝敬河神老子去吧!”
  邢越这个气呀,就甭提了。
  这一晚上,他两顶帽子没了:头一回是伍云起在轿车上用剑尖儿挑了去,落在雪野里,他只得在路上向清茶门的一个弟兄要了一顶戴上;这会儿,帽子又被赵广生抓了去,真正气煞人也!羞煞人也!
  对于武林中人来讲,这帽子的丢失,最是一件令人懊恼的事儿,戴在头顶上的帽子让人家拿了去,那么肩头上扛着的这颗脑袋岂不成了寄存的物件,又呆得几时呢,邢越能不急吗?
  一变势,邢越正要出手进招儿,忽然福庆在一旁大吼:“邢兄,你慢来,我与副掌门比划比划!”
  说话间,一个牛皮酒袋子已飞向赵广生。
  赵广生见福庆接手,略撤半步,把飞来的牛皮酒袋子一把抓个正着,头往后一仰,就势“咕咚”喝了一大口烧酒,正是醉拳中的“仰身醉饮”
  福庆抢步上前,出手就是一招“青龙探抓”,左右二掌交替连击,如游龙出洞一般,一气呵成,迅猛无比,却是武当派内家拳术“六合八法”的路数。
  赵广生见福庆力透指尖,出掌带风,招招凶狠,一个“飞踹平摔”,闪开攻击,倒地以脚踹福庆裆部,逼退敌手。
  福庆以“摘星换斗”化开,再闪过对方一剪,“川流不息”双掌向下直插赵广生双目。
  赵广生闪头拧身躲过,双方互相难讨便宜。
  赵广生爬起来,醉眼乜斜,右手拎着牛皮酒袋向福庆跟前送,猛一转身,摇摇晃晃地连着向前交替盖了两步,接着就是一窜,双拳直捣福庆胸膛,他腿力很大,这一窜既猛又快,福庆来不及躲闪,急凝神,双掌封住门户,“闭门推月”硬接了这一拳,他内功甚好,底盘称稳,饶是这样,双臂也不由得一震,虎口一阵发麻,深感赵广生劲力之大,非同小可。
  吴福庆招亏一手,但不敢发怒,急忙调神凝气,内家武功讲究心稳神定,稍一暴躁,破绽百出。
  于是稳住下盘,以守为攻,静待对方发招攻击。
  赵广生果然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身子腾空,双脚复向福庆踹击,福庆封住门户,连连后退,却感到耳鼓嗡嗡,十分吃力。
  原来,不常饮酒之人,酒后身上酥软无力,加之他又带气多喝了几口,犯了内家拳派的大忌,这时酒力渐渐涌上来,脑袋开始发晕。
  赵广生却是个酒疯子,见酒不要命的主儿,喝酒吐酒常有的事儿,通常是喝多少吐多少,还要带出那些饭菜来,方才他与邢越交手,先头比剑时动作稍显迟缓,到后来比拳时倒越发麻利了。
  这时,他见福庆阵脚已乱,便不忍下重杀手,只是拳夹脚,脚带掌,推劈抓拿、蹬踹?踢,把他逼向河边,意思是赶他下水,既让他醒醒酒,也让他当众出丑,给他姐姐吴素梅个好看。
  吴素梅见福庆酒后乏力,渐渐不支,哗地甩掉了猩红斗蓬,就要接手,却听旁边一人喝道:“慢着!”
  扭头看时,是伍云起。
  伍云起从一开始到现在,还未曾言语一声,只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不明白这个赵广生为何如此狂傲,并且与姐姐这么不相容,但他看出此人在清茶门中绝非寻常角色。
  方才,赵广生冲吴素梅一通怒吼,把他也搁在里头,就使他十分生气,当时就想教训这个家伙一顿,但见邢越出来说公道话,并与赵广生交起手来,这才忍耐住了,冷冷地在一旁观看他们内部这场争斗。
  从赵广生和邢越的拆招,他对这赵广生的功夫心里已有了底,当他顺河岸赶下来时,见姓赵的又与福庆过了手,眼见弟弟不支,便再也捺不住性子,于是拦住姐姐,挺身站出来。
  赵广生撇下福庆,转身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笑道:“不错,果然是吴氏兄弟。怎么着,你也打算上山来混口饭吃吗?”
  伍云起冷冷地道:“你赢得我,我便上山来拜你为师,只怕……今日我得下山走自己的路了。”
  “恐怕你竖着难出山了!”赵广生怒吼一声。
  赵广生手下有好事弟兄,高叫一声:“让他横着出去吧!”随即向赵广生扔过一把剑来。
  赵广生伸手接住,仗剑道:“兄弟,亮家伙进招吧。”
  伍云起微微一笑,忽抬左手牵引他的视线,飞起右脚向赵广生手腕踢来,赵广生剑锋下偏,横削他这凶猛的飞脚。
  云起却收住右脚,反带起左脚又向赵广生右脸颊踢来,赵广生急往后一缩,勉强躲过,伍云起左脚着地的一刹那间,右脚复又飞起向赵广生左肋下踢来。
  这一连串的“摆莲”,快如闪电,直逼得赵广生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赵广生稳住阵脚,一剑刺向伍云起左肩,伍云起右闪,赵广生剑尖儿挽个花儿,忽转向右来,其势也是疾快。
  伍云起压手缩身,躲过这一剑,右脚抢前半步,跟着左脚就飞起来了,一记“劈腿”,正中赵广生手腕,只听“铮”地一声,剑已脱手飞上空中去。
  赵广生稍一愣间,伍云起腾身而起,空中伸手接住落下来的宝剑,却不抓剑柄,只用食、中二指夹住剑尖,伸向赵广生。
  赵广生万万想不到,眼前的这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后生腿法竟练到这般精妙,方才的两招,“摆莲”“劈腿”,都只不过是少林武功中最基本的招数,而这人使起来竟是如此干净利落,威猛无比,足见他功底深厚扎实。
  赵广生默默无言,望着伍云起,并不去接那宝剑。
  伍云起见他不动,手腕一翻,剑已飞起,却正掉了个头,剑枘转后,剑尖在前,一道银光直向赵广生射来。
  赵广生冷笑着站立不动,意思挨了这一剑死而无憾。
  倒把旁边看着的吴素梅吓了一跳,这时她再想抢前拦剑也来不及了,只听“刷”地一声,那宝剑并未刺到赵广生身上,而是准确地插入了赵广生腰间的剑鞘中。
  旁边看的人们,先是一惊,继尔沉默了一下,接着便不约而同地“噢”了一声,既为赵副掌门免遭杀手而庆幸,更为伍云起武功的纯熟而喝采。
  赵广生羞惭满面,扭脸看见吴素梅,吴素梅“哦”了一声,继尔道:“赵大师兄息怒,这是我的弟弟福生,呵……他打河南来。”
  经过方才的几番撕杀格斗,赵广生这时酒早已醒了,他又愣愣地望了一眼伍云起,感到脸上热辣辣的,心中一阵惭愧,跪下身去纳头便拜,慌得伍云起忙上前扶起来。
  “福庆,还不快给赵大师兄赔礼!”吴素梅喝福庆道。
  福庆愣了一下,迷惑地望着姐姐,半晌方渐渐明白其意,不满地瞟赵广生一眼,上前拱手作了个揖,算是给副掌门赔礼。
  赵广生也十分难过地回了一揖,又急忙掉过头去。
  邢越本十分不服气,但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入伙不久,况且今日清茶门人马奔波京师,厮杀拚斗,还不是为了帮助自己营救苏小姐?不管怎么说,这位副掌门还是有恩于已的,便也走上前去,与赵广生互相拱了拱手,算是道歉之意。
  都是性直爽快的人,不用什么过多的语言,也不必婆婆妈妈地互相纠缠不休,分派不是,打了个痛快,就这么几个小礼,大家又都暂时和解了。
  伍云起看赵广生的样子十分难过,也不再与他说什么,只向姐姐使个眼色,叫人过来扶他到火边去坐下歇息,暖和暖和。
  赵广生被人扶着往上游的河滩营地走了,可方才的一阵闹,使大家都十分的不快,太平军的一拨人都觉得赵广生仗着自己原是清茶门的堂主,丝毫不把吴素梅这个掌门搁在眼里,未免太狂傲些,今天让他在这儿栽了跟头,应该狠狠教训他一番才痛快,也好叫他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这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从此再不敢恃武逞强!
  而原来清茶门的众兄弟们,又觉得自从王大姑死后,吴素梅做了掌门,赵大师兄屈居其次,虽然有王大姑的遗嘱在,终使人不甚服气。
  这种不和谐和情绪,吴素梅是深深知道的。
  她十分清有楚,如果不能和赵广生达成谅解,清茶门将面临着分裂,那么无论是赵广生那一边,还是自己这一边,势力都将更形孤单了!
  她率领的这支人马,原是受太平天国遵王赖文光的派遣,来京师西山一带游击,准备接应大队人马进攻北京城的,城里的皇宫和一些王公府第、官署衙门中也设了暗点子,但是近几个月来,黄河以南的各战场上,形势对捻军十分不利,上月,她曾派福庆南下与总队联系,得到了一个惊人的噩耗:遵王赖文光所率的东路捻军在扬州附近遭到淮军李鸿章的重挫,遵王在瓦窑铺地方兵败被俘,已于去年在扬州就义了。
  不过,福庆却与西路捻军沃王张宗禹联络上了,他们已突破清军的黄河防线,抢渡北上,打到保定附近,连连重挫官军阵垒,准备直捣这满清朝廷盘踞的北京城,福庆赶回来便向她传达了沃王的命令,准备接应捻军大队人马!
  “大战在即,不能彻底闹翻了脸!”吴素梅这样想着,望着远处一堆堆篝火旁围坐的清茶门众弟兄,挥了一下手。
  “姐姐,我……告辞了。”伍云起的话音,打断了吴素梅的思考。
  她愣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急道:“福生,方才赵师兄之言不过是酒后胡语,他是个直筒子……”
  “姐姐,不必多说了!”伍云起摆摆手,痛苦地低下头,半晌,方含泪说道:“二老过世后,世间只咱三个亲人了;可是……,我必须下山去。我还有个师兄,在芦沟桥等我……”
  “你不要任性,那条道儿走不得的!”吴素梅急了,上前抓住他的肩头使劲摇着。
  伍云起苦笑笑慢慢推开姐姐的手,望着她道:“象这样干法儿,也成不了大气候,不能拯民于水火,普渡众生于苦海,徒枉厮杀而已。”
  “你……”吴素梅愤怒得发抖:“你这么糊涂!”
  “让我走吧。姐姐。”伍云起扭头望着河水,不忍看她。
  吴素梅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深叹了口气,说道:“也好,你既然非去那腐败的官场上混生活,那就去……去吧。你记着,那不是……”
  停住了,她似乎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回头吩咐:“银雁儿,备马!”
  银雁走过来,看看伍云起,又望望吴素梅,低声问道:“大姐,备几匹?”
  “三匹。你和我一起去送送他。”吴素梅费力地说。
  “大哥哥真的要走吗?”银雁天真地问,她还多少带些孩子气。
  伍云起生平极少与年轻女子说话,见银雁一脸孩儿气,不自然地勉强一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银雁跑回营地,拉了三匹马来,追上吴素梅和伍云起,随在他们身后,顺着河岸慢慢走着。
  前面姐弟两人,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
  到了山路上,伍云起站住,回身拱手道:“姐姐请留步吧,不过几日……咱们姐弟或许就会见面的。”
  吴素梅茫然地望着崎岖的山路,苦笑着点点头,半晌方说道:“你上马吧。”
  伍云起翻身上了马,冲着姐姐抱拳再揖道:“姐姐请回,多多保重!”
  他的声音哽咽了。
  流泪,对于他这个男子汉来说,是生来极少有的。
  吴素梅也默默地一抱拳,没有回话。
  伍云起深深叹了口气,终于咬咬牙,催动了坐骑。
  吴素梅忽然跑过来抓住马缰,大声哭道:“福生,你若是在那混不下去,还回来,啊!”
  伍云起无言以对,只点了点头。
  “我会派人照应你的。”吴素梅抬头望着弟弟,眼中流下泪来,她猛扭过头去,腕子上悬的马鞭扬起,狠狠地抽了战马一鞭子。
  战马受惊,长嘶一声,放开四蹄,顺着山路飞奔起来。
  伍云起不忍回头,他强抑眼泪,直到跑出很远很远的一段路程,方才回视后面。
  他隐约看见,在那银波泛光的响水河边,有两个小黑点,久久地不动。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4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39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1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2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2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7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3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7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4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8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4 22:44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5 23:58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5 17:43
第十二章
  伍云起告辞了姐姐,离开清茶门扎营的响水河,顺着崎岖的山间小道,单人独骑往芦沟桥而来。
  这时,天渐渐放明,一路上时有小队官兵驰巡,盘查行人甚紧,伍云起是赴京赶考的举人,有河南省开封府衙门发给的“勘合”,所以顺利无碍。
  回到倚月楼时,已是日升中天。
  他没有找到师兄董大全,只见到那个同乡洪钧。
  洪钧见伍云起平安回来,非常高兴,问及那轿车的去向,伍云起只推说:“寡不敌众,未能夺回。”
  反问董大全做什么去了。
  洪钧叹口气,将他走后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
  又说:“董仁兄当时被困于巡检司衙门里,十分危险,幸而不知从哪里跑出两个蒙面大侠,才帮助他闯出来。这是那个小厮来旺讲给我的。”
  伍云起皱眉听着,突然想起昨晚在马师爷第二次向苏小姐施放暗器的时候,不知被什么暗器击落了,他当时就已断定是临窗的乡绅和姑娘出手,看来很可能是清茶门的人,不过,进山以后,这两个人并未露面,莫非是他们救出董师兄?
  他来不及仔细琢磨,又急问洪钧:“现在董师兄他们还在城里吗?”
  洪钧道:“不在,他们连夜顺着桑干河追那些细作去了。细作们拿住了国舅爷,还有姓孙的那个巡检……,有个姓赵名志申的,是河南武举人,因帮着拿细作,被打伤了,在这店里歇着,看来伤势不轻。”
  伍云起想了一下,并不认得有个叫赵志申的人,目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便问:“董师兄他们是往上游去了,还是往下游去了?”
  “往上游去了。”
  “那么,就请洪兄照应一下这位赵年兄了,我得赶紧找董师兄他们。”
  洪钧料知必是如此,点头道:“伍兄请去吧,弟在这此静候佳音。”
  伍云起拱手一揖,连饭也顾不上吃,便往后面马厩去牵马。
  恰在这时,忽听院子里一声撕肝裂肺的女人惨叫声,不由愣住了,扭头惊问:“文卿兄,怎么回事?”
  送他出来的洪钧也是一愣,咤异道:“隔院住的是一位老叟,一位小姐,便是昨日在楼上雅间唱《胡茄十八拍》的那两个艺人,你还记得吗?莫不是他们出了什么事?”
  伍云起想了一下,说道:“你静静地别出声儿,我过去看看。若是不唤你,千万别过来,恐有危险。”
  洪钧神情紧张地点了点头,吩咐他的小僮:“四安,你先回屋去。”
  伍云起翻身上了房顶,悄没声地顺着屋顶向邻近的小院摸去,他在那边北房上停下来,趴在瓦上,一手抓住望板,倒悬下去伸头往房内窥探。
  透过一个小窟窿,只见两个大汉背朝窗户,另一个汉子跪在地上,拧着一个女子,低声喝她:“你还指望那叫化子救你吗?实告诉你,他早见了阎王爷了。你再敢喊一声,老子就把你扒个光,从窗户扔出去。”
  那女子不敢再喊。
  但因胳膊被反拧着,疼得一张嫩脸汗珠直淌,只是压抑地低声哭泣。
  伍云起看这情景,顿时一股怒火往脑门上顶。
  又听背后窗户的一个汉子说:“你这**,倒是把那东西交出来不交?若是不交的话,可别怪你冷大爷不客气。嗯?”
  说着,朝旁边的汉子挤挤眼,两人**地笑起来。
  旁边那汉子抱着胳膊,说道:“叶夫人,你背着我们大哥私逃出来,这也罢了,我们也不逼你回西域去,也不杀你,只请你把盗我家大哥的那卷宝书交出来,便一切了结,往后随你去,再与我们毫无关系,你若再不交,我便教狗娃掐死你。”
  话音刚落,只听“嘶”地一声叫,那叫狗娃的家伙已迫不及待地将女子的衣裳从衣领一下撕到大襟,又是一下,小棉袄已撕开了,顿时,女子雪白的臂膀完全露出来,那丰满的胸脯隆隆突起,将一件粉红内衣撑得满满的。
  另一汉子嘿嘿一笑,弯下身子,伸一双毛茸茸的恶掌便向女子胸上抓去。
  岂不料,恰在此时,他忽然“噢”了一声,挺住不动,脑袋直通通扎在女子身上,吓那女子“啊”地惊叫起来。
  那自称“冷大爷”的汉子和狗娃两个也吓了一跳,忙抱住他,问:“朱大哥,你怎么了?”
  忽发现他背上流出血来,一摸,原来一枚断魂钉已钉入了后背,只剩了一小头在外面。
  两人大吃一惊,知是外面打进的暗器。
  才待喝问,只见门帘一挑,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慢慢走了进来,看也不看他俩,问道:“你们竟敢在这店里调戏良家妇女,胆子可真不小啊!”
  声音虽然不高,却透着威严。
  姓冷的和狗娃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却又不甘示弱,乃冷笑道:“那么就请去见官吧!”
  “怎么?”伍云起目光扫到姓冷的脸上:“难道你们不怕?”
  “这位老弟。”姓冷的又是嘿嘿一笑,说道:“你说我们调戏良家妇女,有何凭证?”
  伍云起大怒,飞起一脚,将还抓着那女子胳膊不放的狗娃踢了个跟斗,一指那娇弱的女子:“为这个,难道你们不吃衙门的板子?”
  姓冷的一翻眼,冷笑道:“她干的就是这一行,我们花银子,便可随意摆布她。难道官府还管这屁事不成?”反问:“我这大哥,死于你的手下,倒要官府问问你是干什么的,可以滥杀无辜!走,见官去。”
  说着,上来就抓云起手腕,却不料他自己胳膊一麻,无力地垂了下来。
  伍云起听姓冷的这样一说,再扫一眼那女子,见她长得极其秀美,含羞地掩了衣裳,仍跪在地上不敢起来,遂问道:“你是干这一行的吗?”
  女子哭道:“回老爷话,奴家……卖艺不卖身。”
  伍云起听了,回手一掌,将姓冷的切了个跟头,趴在地上乱叫,再也爬不起来。
  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叫狗娃的,喝道:“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逼迫人家?”
  又想起他们方才说:那叫花子早已见了阎王爷。
  又追问道:“那叫花子是怎么被你害死的?”
  狗娃吓得脸色苍白,哆哩哆索,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伍云起初出道,光知打抱不平,却不大会处理这样的事。
  现在三个歹人,两个给他点了穴,一个抓在手里如小鸡子一样,那女子呢,光是哭泣,也不说活。
  这可真使他不知怎么办了。
  忽然想起洪钧说的“一个老叟,一个姑娘”遂问女子:“还有一个老叟,他是你的什么人?”
  女子说:“是奴家的养父,被他们捆起来押在西间屋了。”
  伍云起怕狗娃跑了,顺手点了狗娃的穴,扔在地上,往西间去看,果见一个老头被捆得结结实实,躺在旮旯里,动弹不得。
  遂解了他的绳子,扶他起来,问道:“老人家,怎么回事啊?要去见官吗?”
  老头虽被捆了,塞住嘴,动不得喊不得,但东间屋里发生的事情他却听得清清楚楚,被云起解了绳索,知是遇见了好人,不由老泪纵横,一个劲儿地要下跪,谢伍云起救命之恩。
  云起慌忙拦住。
  又问老人这三个歹人是不是送官府衙门去。
  老头连连摆手道:“使不得,惹不起他们啊。恩人救了我们,小老儿永世不忘您的大恩大德,只求恩人们将他们放了,不然的话,我父女更难逃毒手了。”
  伍云起深感事情复杂,一时犹豫不定,心想:“倘将这三个恶汉放了,不仅他们还要来找这一老一小的麻烦,就是那乞丐的命案也放过了。”
  但若要问个明白缘由,却是自己就没这个功夫在这儿耽搁。
  听洪钧方才讲的情形,那些西域来的细作们武功甚高,董师兄他们正缺人手,自己怎能放心得下?
  唉,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些事不可不管,可又实实管不过来。
  想到此他不禁暗叹道:“这世上真是越发乱起来了。今后还不知怎样在官场上混下去呢?”
  伍云起看了老叟一眼,说道:“依您老的意思是把他们放了,可是他们要是再来加害于你们呢?我总不能总守护着你们呀。不如交了官府,由官府发落。再者说,还有那……”
  老寻拱手作揖道:“请恩人放心,过了今天中午,他们便不敢再来。就放了他们去吧。小老儿自能带女儿躲避。”
  伍云起见他还是如此,也不好再坚持已见。
  便起身回到东屋,将那姓朱背上的暗器拔出来,给他推拿几下,解了穴道,又将姓冷的和狗娃也放开了。
  一手拎一个,连着三下,都从堂屋门扔到院子里,指他们威吓道:“只要再让大爷见到你们作恶,都打断你们的狗腿。滚得越远越好。”
  三个家伙都不敢吱声,一瘸一拐的溜走了。
  这里,伍云起也不愿再与老叟多费口舌,说声:“老人家保重。”
  走出屋来,一拍墙头,翻回自己这院来。
  才要与洪钧说话,忽见屋顶后面站起一个人来,定睛一看正是老乞丐。
  乞丐站在屋顶上向他深深一揖,眨眼间,身影一晃,竟没了。
  云起一惊,他竟没见过轻功这样好的人,怎能变戏法似的,一转身就踪影全无。
  他不由自语道:“原来那三个说乞丐见了阎王,是吓唬那女子的。可是这乞丐既暗中保护他们父女,怎么会闪了这么大个空子。”
  他一摇头,心里说道:“莫非那三个家伙有个同伙的高手引走了老乞丐?”
  这件事情挺复杂,伍云起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又惦记着董大全他们,也就暂且搁过。
  只匆匆牵了马,出得倚月楼酒楼,顺桑干河向上游走去。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4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0:56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5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0:57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0:57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0:59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0:59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6 编辑]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6 01:00
已经合并到楼上第十二章。

[本帖最后由 li-yu 于 2016-1-6 00:07 编辑]




----------------------------------------------
陆步坪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484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