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10764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4-30 12:53

[求助]冤告天下(三)



小市民壹个 发表在 常德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0-1.html


冤告天下(三)
我是湖南省津市市原制革厂工人,15岁参加工作,是新中国童工。我的职工社保是怎样被津市工业信息化局一步步给“黑”掉的呢?
经过如下:
1997年,原制革厂停产,当时我妻子患甲亢,儿子幼小读书,迫于生计出外打工。2000年和2004年,原制革厂进行全体人员社保,当时的工业发展局既没通知我,也没通知我妻子,连我家也没去,就违法国家劳动法地取消了我的社保。
2009年6月11日,我找到工业信息化局局长揭耀,申述了我没有被告知就被取消了社保的情况。揭耀叫来扶着改制办工作的江副局长,江副局长当时证实:当时有7个人未通知到,我是其中1个。揭耀便叫我将情况详细写一份报告交给他。当天下午3点,我在揭耀的办公室将写好的报告交给了揭耀本人。可是等过了几个月我去找揭耀时,揭耀反问我:“你给我写过报告?我这里怎么没有呢?”我长到快60岁,第一次看见一个共产党的局长露出这种类似流氓的嘴脸。从这个时候起,这帮地方官僚(我不知“地方官僚”这种名词用在他们身上合不合适,如果大家觉得不妥,我不叫就是),就开始一步步打压我的“职工社保”,究其原因,其时也很简单:前任领导将这笔钱用掉了,要他们想办法填补,不愿意。你当事人就是上访到中央去,事业不是我这一任局长做的,处分不到我。
出于无奈,2011年6月23日,我到津市信访局反映我的“职工社保”被无理剥夺的情况。市信访局当天转工信局。下午,我找到工业和信息化局二楼汪建国副局长办公室,申述了当时办理参保没通知我,我要求进行合法的职工社保。
汪建国副局长答:“你说的都是对的啊,不过我现在想给你买,也没钱买了。”
这是汪建国副局长的原话。我请天下的人来评一评:究竟是人民养活他们,还是他们养活人民?原制革厂是集体企业,变卖资产和土地升值后的钱,都是原制革厂全体工人的血汗钱,在这位局长大人口中却成了“我……没钱没了。”工人的血汗钱去了何处?巧立名目将工人的钱挪作他用(国家规定企业破产清算的钱必须首先解决工人的生活问题,有多余的可以还债),而且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这与旧中国的刘文彩相比要高明多了,刘文彩是大地主,是剥削,而他们挪用了工人的血汗钱不算剥削,也不算非法侵占他人财产,就连党纪也管不到:集体开会决定的事,处罚谁呢?不了了之也。
这位忘局长的答复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当时改制没通知你和你家人,但这事过去了,不好办了,你自己花钱去买吧。
我抱着一丝希望,于2014年10月16日,在国家信访局的网上投诉了津市市工信局无理剥夺我的职工社保,要求按国家法律对我进行与同厂工人同样的职工社保。
12月10日,汪建国副局长将一份“答复书“交给我,让我签收。这一次有了一个新的理由:根据现行社保政策,湘人社厅(2011)12号文件精神,集体人员参保规定,您可按上述政策办理参保手续,可以续按工龄。
2014年12月12日上午9点40分,我给汪建国副局长打电话,表示我不同意工信局的意见,刚说了两句话,汪即挂断了电话,再打,汪说忙,过会儿说。
至此,长达6年求爹爹拜奶奶都化作一团水,渗进大地,痕迹都没有。津市工信局的揭耀、汪建国通过一步步的算计,终于将我的职工社保推在了“由于湘人社厅的12号文件,我自己花六万四千元去买大集体”的调子上了。
请全天下的人来评一评:
2000年和2004年改制,主管局制革厂既没有通知我,也未通知我家就单方面取消了我的职工社保。
2009年6月开始求你们办理社保,一推再推,到了2014年,变成了不是我们工信局不给你买,是省人社厅有12号文件,买不成了。
2015年4月2日,我给津市市委、市政府、市人大、是政协各寄了一份公开信,申述我的情况,并说明4月19日我60周岁,已经无路可退,希望父母官大人给我一条生路,不要把我往绝路上逼。不要官逼民反。
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自“冤告天下(一)”开始,我即向全天下喊冤,请看“冤告天下(四)”。
湖南省津市市原制革厂工人 李三兴
2015年4月30日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51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