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断桥西湖
151043个阅读者,5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5-25 16:40

[原创]断桥西湖



吾情如诗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本人在2009年七月发表断桥之西湖 在 荷韵轻香|散文 发表 时间:2009-7-29 00:16,得到了些读者的关注好评并受启发,几年后有时间改成一篇10000多字的游记散文诗意小说,现在此发表,希望能得到些读者的喜欢和指导。
爱情常常在没准备好的时候到来,准备好了的时候却要离开。
梦儿在诗郎没准备好的时候来了,在诗郎准备好了的时候却走了。
或许,失恋也有惯性,再失恋之后才会慢慢停下来。
让我试着用散文和诗的方式写一篇爱情小说,希望能给读者一路真实的风景,一路爱的美丽和残缺之韵。


公元两千零六年三月,横店影视城“江南水乡”,古道春风骏马,小桥流水酒家,春夜景色如画!好一派清末民国初的江南水乡风韵!看了一小场江南歌舞,听过几曲水乡小调,诗郎信步走进“雨巷”,在明亮的大红灯笼映照下,刻在石墙上戴望舒的《雨巷》赫然入目,他情不自禁地诵读起来: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
读着,身后竟有温柔的女声和着诗郎喝了忘情水一样忘情的朗诵声:
......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诗郎一回头,感觉一朵美丽的荷花翩然盛开在眼前,一个亭亭如玉立的女孩闪着一双水波般闪亮的眼睛,向着自己开口,很赞也带着轻装的调侃:“大哥,你把这【雨巷】读得实在是太感人了!没想到能在雨巷遇见可以把【雨巷】读得这么好的帅哥!”诗郎望着美丽如荷的女孩,感觉思想被时间的针,轻轻的打了下卡,停滞了几秒,但一阵春风吹拂着杨柳,在轻舞飞扬起女孩裙袂翩翩的同时也把诗郎停下的思想的针重新带动,带着被赞的微笑和雨巷般悠长的语调回道“怎么雨巷里真遇上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
也许是这首【雨巷】的诗和这个风景区里的雨巷,给了在他们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遇上适当的人的感觉,或许独自出行的人更渴望伴侣,旅行的人更容易彼此熟悉,也或许,仅仅是眼缘吧,总之他们认识了,甚至很快熟络起来,从陌生到认识,只跨了几步的距离。梦儿的笑在雨巷里桃花盛开,快刀快枪回他一马:“那你还不去买把油纸伞,与我一起打着走过这雨巷?”诗郎很绅士地买了一把油纸伞,然后很绅士地撑着,与梦儿肩并着肩走过小小的雨巷。从雨巷出来后,他们一起看皮影戏,过情人桥,一起喝绍兴老酒,看“瀑雨山洪”。看“瀑雨山洪”的时候,即使站在下不到雨的檐下,诗郎也一直很绅士很认真地为梦儿打伞,梦儿笑她,又不会淋着雨,怎么总是一副要遮风挡雨的样子。“瀑雨”倾泻,“山洪”爆发,洪水缓缓退后,场子中央点起了几堆篝火。梦儿牵着诗郎小跑着进入人群,右手拉着诗郎的左手,左手拉着别人的右手,诗郎的右手拉着别人的左手,别人的右手又拉着另一个别人的左手。好几大圈很嗨的人围着几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伴着很嗨的音乐嗨了起来。诗郎和梦儿感觉彼此都在动感地带,在热烈的篝火和热舞的人群中渐渐嗨翻了天。
夜慢慢深了,篝火慢慢熄了,跳舞的人也慢慢累了,散了。
走出“江南水乡”的时候,诗郎和梦儿的手还保持着篝火舞时的状态牵着,似乎跳舞的时候,他们的手被谁悄悄地用双面胶粘着,需要外加一道气力才可以分开。这样粘着了好些时间,终于到了要回各自旅店的时候,梦儿约诗郎第二天游“江南水乡”不远处的“清明上河图”。
在“清明上河图”梦儿租了一袭宋时风格的白色长裙,翩然如蝶,轻盈蝶飞于亭台水榭,桃红柳绿中,不时一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时而一段“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爱吟宋词的梦儿,为”清明上河图“平添了几许宋时的风韵。
下午,翩翩如蝶的梦儿感觉累了,静静地与诗郎坐在一座假山后,要诗郎讲旅途中的故事。诗郎见她认真而好奇的样子,努力挤开回忆的门,从记忆的缝隙里,用着挤出最后几滴牙膏的努力,努力挤出些有过的美好和风景:北京看长城,深入爱琴海,登上阿尔卑斯山,泛舟水上城市威尼斯,触摸古老的印度红堡……
“去过那么多的地方和国度,难怪觉得你一脸的风霜一路的风尘”,她闪亮的眼晴望着诗郎,话语中有羡慕也透着温情的关怀。“看你一头长发有多乱,应该梳一梳,我这有梳子”,她一边说一边从白色的小包里掏出一把月牙形的木头梳子,递到诗郎手里。诗郎看她诚恳和关心的样子,不忍拂她的好意,用梳子在头上梳了几梳,然后要还她。
“这样就算梳好了,丑死了,”梦儿顿了顿,从诗郎手里拿过梳子,“算了,还是本姑娘来梳理梳理你的头吧!”说完,在诗郎背前背后,一板一眼地打理诗郎稻草般乱乱的长发。几分钟后,诗郎的觉得原本稻草一样自然的头发被梦儿梳理得过于整齐,显得很不自然,要站起身离她远点。梦儿拉住诗郎:“你急什么,还没完呢,我还要修理修理你,”见他愣愣的,梦儿从包里拿出一把小剪刀,说:“我要帮你修理修理指甲,指甲这么长,手指都要成九阴白骨爪了!”说完,拉住诗郎的手,让他坐好不要乱动,否则伤了皮肉后果自负。
梦儿蹲在诗郎面前,小心地帮他剪好指甲,并细心磨好指甲边,望着她全神贯注的样子,诗郎感觉心里吹起了一缕春天的暖风。
太阳慢慢地向西,向西,西边的太阳慢慢落山了,他们在一片橙红的晚霞中挥手告别。
未完待续......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