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9374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6-12 17:56

卢理湘:《周易参同契·修丹证验章》浅释



道学参玄 发表在 『学术交流』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2-1.html


《周易参同契·修丹证验章》浅释

卢理湘

引言:世上之人“满眼且见生死俱,死生生死相循旋”,故“我生不信有神仙,亦不知有大罗天”。然白玉蟾祖师在“开禧元年中秋夜”,陈泥丸祖师传授性命双修之诀法后,密修成真, “忽然嚼得虚空破,始知钟吕皆参玄”。在《必竟恁地歌》中感慨的写道:“恐人缘浅福分薄,自无寿命归黄泉。”

笔者幼而好道,大学毕业后历尽艰辛,遍游胜境,寻拜明师,参悟正法。后皈依全真龙门,知性命双修为天地之至宝。然天性愚钝,水平疏浅,今读清康熙年间仇兆鳌《参同契集注》,择其经文五节,名为《修丹证验章》,以龙门正宗一家之言加以浅释,以抛砖引玉,就教于方家。
“五行相克①,更为父母。母含滋液,父主禀与。凝精流形②,金石不朽。审专不泄③,得成正道。”
①在丹道中五行之相克为金克木,水克火。
②修士盗机逆用,而成还丹。然元精(甘露)凝结之后,仍须防止元精泄漏,以底于成功。
③“审专”者,至诚专密,精炁神全守中宫。
“不泄”者,守我命宝,蛰藏中宫。如此而修,能成性命双修之正道,能成金液大还丹,此丹如金石之不朽。
意译:人道,男女交媾,男施精,女受之而怀孕,男为父,女为母,男施女受。
丹道,与人道一理。一阳来复之时采药,为举水灭火,金来伐木,在五行中为水克火,金克木,金水主施为父,木火为主受为母。一阳初动之时,运离宫之火,以销元精,在五行中为火克金,火为父,金为母,与一阳来复之时火为母,金为父恰好相反,故“(五行变)更为父母”。
甘露与后天真阴之炁相合,凝为舍利子,即金丹,金丹如金石之不朽。
修士谨慎行之,审水源之清浊,以专密之心以待爻动,二候至,采至清至真的药物。夜晚睡觉前握固,用闭精炁诀防止元精泄漏,二候至又采之,化为甘露,温养又待阳生,如此修行,能成正道。

陈泥丸祖师《罗浮翠虚吟》曰∶“若欲延年救老残,断除淫欲行旁门;果欲留形永住世,除非运火炼神丹。” 此道非男女双修之邪道,丹士应独自清修,修炼自身之真阴真阳。

“立竿见影,呼谷传响,岂不灵哉?天地至象,昔以野葛①一寸,巴豆②一两,入喉辄僵,不能俯仰。当此之时,虽周文③揲蓍,孔子占象,扁鹊操针,巫咸④扣鼓,安能令苏,复起驰走?”
①野葛,葛根含淀粉,可食用,亦可入药。
②巴豆,种子入药,有大毒,宜慎用,农业上亦用为杀虫药。
③周文,指周文王,善占卜。
④巫咸,《列子》记载:“郑有神巫,自齐来,曰季咸,知人生死存亡,祸福寿夭。”
意译:修此真道,见效迅速,如立竿之见影,又如在山谷中呼喊,会马上听到回声。此道以天地自然之象设喻,岂有不灵验之理?
如人服毒药,若抢救不及时,则死亡,虽有高明的医生也不能使死人复活。
真人以“立竿见影,呼谷传响”两种自然现象来比喻修此性命双修之道见效迅速。
《悟真》云:“赫赫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语实堪听,若言九载三年者,总是推延拟日程。”
张真人言活子时至,采得元精,化为甘露,见效迅速,为比喻,非实指一日成就。
陈泥丸祖师云:“我昔功夫行一年,六脉已息炁归根,有一婴儿在丹田,与我形貌亦如然,翻思尘世学道者,三年九载空迁延。”
修士如得诀,入洞修炼,七天即可修得身如火热。吾师云:“人生五十精炁衰败,修真诀,恢复童年。修炼有素者需时不等,可恢复为少年之体态,皮肤有弹性,精神爽快,坐时身如火热,如蒸笼。”
然于此长生之道,人们不信,指为笑谈,我于九六年登临华山,心酸世上几多人,不炼此金液大还丹,作《西华吟》:“全真代有雄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尽扫伪邪如卷席,人间正道是沧桑。道心垂史照千秋,丹情付汝佳话传,寻师指破水中铅,水中铅在西华山。”
观人服毒药,虽圣贤也不能使之复苏,而于此长生甘露,至死不信,正如《悟真》所云:“井蛙应谓无龙窟,燕雀安知有凤巢?”
“修之不辍休,庶气云雨行①。淫淫若春泽,液液象解冰②。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往来洞无极,拂拂被谷中③。”
①古时有嫡庶之分,人们以嫡为正统,以庶为旁出,如正妻所生之子为嫡子,以妾所生之子为庶子。后世丹家有主宾之说,以明嫡庶之分。
《悟真》云:“饶他为主我为宾。”主为他家,为先天阳精,宾为我家,为后天真阴之炁,在真人眼中,嫡炁即指先天阳精,为主,庶炁指后天真阴之炁,为宾。
“庶炁云雨行”,指后天炁在人体脉道中自然循环,无一处不通,此为采药之首务。修士要采药,必须使后天炁在督任二脉之中循环无碍,打通后三关,才好采元精,化为甘露。
辍(chuò):停止。庶(shù),本义为百姓,庶炁指后天真阴之炁。
②淫淫(yín),水流动的样子。《楚辞·哀时命》云:“夕淫淫而淋雨。”春泽,指春雨,喻甘露。春泽之春字,点出活子时采药之功。大自然之春,百花齐放,人身之春,为活子时至。春雨淅淅沥沥,比喻甘露从玄膺穴一滴滴降下气管。《金丹四百字》云:“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著,及寻其根源,一粒如黍大。”即言甘露下降之景象。
液液(yè),水流动。解冰,指河流封冻,后温度升高,冰块熔化,随河水往下流。河之冰解冻,为一块一块,比喻甘露成团下降。
甘露入中宫,成团成滴,滋润全身五脏六腑,渐至毛发皮肤,故能重返童年之精神,齿落重生。
③洞,为洞虚,指混沌、太极、先天。无极,指先天之源。甘露从无极混沌中来,今我得甘露,复归于无极以还虚。甘露凝结,化为元神,为圣胎。
拂拂(fú),微风吹动的样子,如凉风拂拂。被(bèi),遮盖。谷中,为元神之谷,指中宫或泥丸,丹家养谷神为养元神。
中宫为结丹之地,养胎之所。丹胎又称为谷神,因中宫空虚如谷,元神居于此,故称为谷神。丹、圣胎、谷神、元神都是一个意思,即是甘露于虚无混沌中凝结之物。
《入药镜》云:“先天炁,后天炁,得之者,常似醉。”丹经云:“三十六宫皆是春。”
此时修士更宜谨慎,如持盈器,意思为如端一满盆水行走,深怕水荡出,如履薄冰,若稍一不慎,炼己稍一不纯,则胎泄,丈夫为之扼腕长叹。
性命二光一合,如花之结果,二光缠绕之中,现出我身——阳神。光色如云气环结中宫,象微风吹动树枝轻微摇摆。
意译:修士打坐修行,得后天炁,后天炁为庶气,在人体脉道中循环无碍,打通后三关,再得真师诀法,二候至采药,阳精被后天炁催逼,逆上督脉,至泥丸,化为甘露从玄膺穴下降,比蜜糖还甜。
如此多次采药,甘露越聚越多,五脏如泡在水中,全身各处无不是甘露,从头流到足,此时体内金光灿然,甘露一凝,即是舍利。全身充满青春活力,三十六宫都是春。
甘露下降,成团成滴,从玄膺穴降下气管,象黄河冰熔化,一块一块往下流,又象春雨一滴一滴落于地上。
甘露至于中宫,入于混沌,甘露化为先天炁,先天炁在绛宫和真炁穴之间“浮游”,如春风吹过山谷。
吕祖云:“地雷震动山头雨。”“地雷震动”,象卦为复,于时为二候,下手采药。“山头雨”喻甘露从泥丸(“山头”)降下,如下雨一样。
修士打坐修行,引动后天炁机发动,使后天炁在督任二脉循环无碍后,再得明师真诀,以采元精,元精至于泥丸,化为甘露,甘露成团成滴,如下雨般下至玄膺,入气管,至于中宫,五脏如泡在水中,甘露多时,从头流至足,全身无处不是甘露,修功至此,岂不美哉!快哉!白玉蟾祖师有《快活歌》行于世,言得甘露之妙趣,修士修至此,则自知我命在我不在天!方知吾言之不虚,吾亲得甘露。
“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①。芸锄宿污秽,细微得调畅②。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③”。

反通返,指坎中之阳重返于乾,为采元精至于绛宫。
《道德经》云:“反者道之动。”
“道之动”指一阳来复。外阳举为道之动机,乘时采药,称为返,故“反”为得药之功。修道之证验,从此而生。
又云:“弱者道之用。”
又云:“专气致柔,知雄守雌。”
自然无为为“道”,有为返还为“德”,此为“道德”之真意。“弱”为“德之柄”,为临炉心诀。
活子时动,调外药,此时元精未撞出,用“专气致柔”、“弱”以待之。我之心不动,不用意促之使之壮盛,又不忘元精随时会撞出,丹家称此时为“勿忘勿助”。
我虚其心以待之,待元精自动溢出,下手采药,此为明师真诀。“弱”者,不与之争强,若争强,则为强战,非时妄作。炼己之功是否纯熟,于此时最见功力。如此,我示卑弱以待阳生,阳生元精出,我又迅即下手。
炁体子云:“静如处子,以待阳生;动如脱兔,迅即下手。”这就正如两军对阵,我外示卑弱以骄敌,内时刻警惕,待敌出现破绽,我即出其不意攻之,以擒敌酋,故后世丹家用“出奇用兵”比喻采药之功。吕祖《黄鹤赋》云:“斯其道术肇端,似行邪而实正,就中火候始末,如出奇而用兵”。
“专”,为心专,不分神。“雄”为元精,“雌”为心中后天之阴炁,“知雄守雌”如张三丰祖师所说“闭目观心守本命”
。“本命”为元精,修士“闭目”,内视绛宫,“守”住元精,心神时刻不离中宫,不忘爻动之机,才能采得元阳(元精),故真人云:“弱者德之柄” 。元精不动,我示卑弱,操柄在我。修士炼己纯熟,性格沉静,待其机动而采之,化为甘露。
②芸,通耘(yún),除草之意。如此多次采药,甘露归于中宫,化为先天阳炁,将身体内之阴炁全部剥尽,如将田地里的杂草全部除尽,阴炁尽,则身体细微之处得到调理,而英华畅于外。至此真炁充裕,百脉归源,而入于大定。
③丹经云:“精满不思淫,炁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如此修炼,则自然精足炁满,神自清明。吾师云:“每天睡多则半小时,少则几分钟,实睡时间少,纯阳无阴无瞌睡。”
修士入定,如醉如痴,似昏似浊,久之出定,神清气爽,如灯昏而复明,如白真人云:“这回大死方今活。”
“昏浊”,指修士入定之功,无思无虑,口鼻呼吸微弱,如命之将绝,又如灯光摇摇欲熄。神不入定,则丹不结,胎不圆。
《道德经》云:“孰能浊以静之徐清,众人昭昭,我独若昏。”“众人昭昭”,为众人清醒,“我独若昏”,指修士入定,若昏沉入睡。久之,“浊而徐清”为出定。
丹道有定七日、七七四十九日之功,为结丹之功。非世俗之打七七。打七七者,无真种子,专修孤阴(只修后天炁,因后天炁为真阴),为顽空,久之气脉不活,以致生疾。我今入定结丹,神满不思睡,是因为甘露凝而丹成。两者有天壤之别,一为顽空,另一为真空,真空不空,因得甘露,顽空为空,为“水火煮空铛”,难以结丹。
意译:甘露下降入绛宫,为坎中之阳返回乾宫,称为九还。采药时,我以卑弱之心待之,不以心意促之,更不以淫心催之,此为采药之本,也为炼己纯熟之德柄。修士炼己纯熟才能采药,否则被白虎所吞噬,伤身害道。
如此以先天阳炁去除后天身中之阴炁,为进阳退阴,如田地里锄草。这样将身体中的污秽除去,化为纯阳之体,全身细微之处得甘露滋润,均得到调理和畅通。
如此修炼,则修士自然入定。入定之中,为昏为浊,为无意识状态。久之出定,则神明气清,有脱胎换骨之意。
“金砂①入五内,雾散若风雨。薰蒸达四肢,颜色悦泽好,发白皆变黑,齿落生旧所,老翁复丁壮,老妪②成姹女③,改形免世厄④,号之曰真人。”
①后天炁为砂,先天阳精为金,后天炁押解先天阳精上泥丸,化为甘露。
②老妪,指老妇人。
③姹女,为少女。
④改形,指重返少年之精神。厄指困厄,遭遇困境,世厄,指世上有生、老、病、死之苦。
意译:甘露从玄膺穴下降入气管,归于中宫,滋润五脏六腑,脏腑如泡在水中。温养久之,丹炁薰蒸四肢,重返童颜,发白变黑,齿落重生,老翁变丁壮,老妇成少女,重返少年之体态精神,无生、老、病、死之苦,称为神仙,号之为真人。
(载于《道源》2009年第四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5 10:39
《周易参同契》《悟真篇》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其真实情形了,还吹什么吹?道家抱残守缺的精神你们倒领会得比较深刻。不知寻源溯脉,把那些残废丹经,三年九载都修不成的丹道当成正统真传,哈哈,不是抱残守缺是什么。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968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