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573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6-29 13:17

卢理湘:《周易参同契·养己守母章》新注



道学参玄 发表在 『学术交流』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2-1.html


《周易参同契·养己守母章》新注

卢理湘

“上德无为,不以察求①。下德为之,其用不休②”。

①上德,指全真之士,童真之体,不用察觉活子时之炁动,而求水府之玄珠。因其乾体未破,故不用筑基,直接将自己的真阳之炁归于中宫,安养圣胎,再得出胎法诀,将道胎引出,亲为佛子,丹家称为顿法。

②下德之士乾体已破,元精耗也,必须以精补精,补至童真之体。“其用不休”指采药之功,不止一次,要采补多次,才修得精炁足满,丹家称为渐法。

意译:全真之士因童体未破,不用筑基之功,主要指少年儿童。中老年之人因为精炁亏损,必先用筑基之功以精补精,重返童年之状,要多次采药,所以“其用(精补亏空,即采药之功)不休(停止)”。

《道德经》曰:“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为之而有以为”。

《悟真》云:“但见无为为要妙,不知有作是根基。”

丹道以“有作”喻采药之功,直至精炁足满,行无为温养之功。“道要无中养就儿”,众人见大修行人整日无所事事,不知其有事之功。有事之功,采药下手也。

陈泥丸祖师云:“工夫如此譬似闲,药不远兮采不难。”吾自得诀,不再于人前打坐,只是密修活子时之功,故众人不知吾为何不生病,精神壮旺。吾师亦不坐,整天忙里忙外,老修行人不知吾师何以一生不生病,行走如飞,鹤发童颜。盖会采药则身轻,一生无病。

未得诀,打坐为顽空枯坐,得诀打坐为真空。真空不空,因空中(无为)有不空(有作之功),顽空,为空,空空如也。不知采药之功,未闻有所成也。

“内以养已,安静虚无①。原本隐明,内照②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③。三光陆沉,温养子珠④。视之不见,近则易求⑤”。

①“养已”专主于静,安静虚无。人有七情六欲,如修不到无心田地,使心内空空荡荡,则难采动机之药。

②“内照”为内观,打坐时塞兑垂帘,内观四海。兑为口,塞兑为闭口。垂帘者,眼不可太开,太开则神光外驰,亦不可太闭,太闭坐久则神昏,开一缝,见自己鼻尖即可。四海者为东海泥丸、南海绛宫、黄海中宫、北海真炁穴。出家人讲四海为家,指心神专注于四海,不离须臾,非指到处飘荡,四处为家。

③株之本义为露在外面的根。灵株为外阳,引伸为元精。《黄庭经》曰:“玉池清水灌灵根。”“玉池清水”为甘露,“灌灵根”指以精补精,取栽树之后,要用清水灌其根部,以便根毛吸收水分。

④天有三光,日月星,人有三光,二目一心。陆沉,本义为陆地沉没,比喻国土沦丧,也比喻隐居。“三光陆沉”指二目垂帘,心不外走,专注于中宫,温养元神。子珠为元神。此神由先天炁化成,炁生神,元神为先天炁之子。

⑤真一之炁“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但就在身中内肾,故“近而易求”,“药不远兮采不难”。

意译:修行人安静虚无,绝妄念,称为养已。养已为养性,主于静。真性之光因人们妄念纷纷,心思外求,所以隐藏。遇明师指示真诀,闭口垂帘,双目内视中宫,则自会见真性之光隐而复明,为白色之光。

内视中宫,须臾不离,以筑固元精,如是专一不分,则不会失去爻动之时,此为温养之功,静则无为,活子时动则采药。元精“视之不见”,但居于内肾(睾丸)之中,为“近而易求”。

广成子云:“无劳尔形,无摇尔精。”

老君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三丰祖师云:“想见黍米之珠,权作黄庭之主。”

修士平日修道,不要太过劳累,劳累则于睡梦中易失元精,不可追逐声色犬马,以摇动元精,元精失,一场空劳。故炼丹必先炼已,炼已为采药之本。

吕祖云:“应物要不迷。”

吾师云:“事来则应过,事去心不留。”

于红尘中修道,事务较多,有事时专心于事,将事业作好,事过则心中不留事。要做到不迷于事,则心安而虚,道自来居。

修士由下手法,修得精足炁满,自会见先天真一之光,为性光,如月光,在眼前呈现。丹经云:“心中元神能放光,肾中元精能化炁。”此月光在印堂长照长明,为先天真一之精所化。修士每日事务繁忙,此光不显,今回光返照,此光显现。

邱祖云:“云散虚空体自真,自然现出家家月。”

修士无心于事,无事于心,回光返照,自然会见此先天性光,色为白色。“云散虚空”指修行人扫除妄念。

“旁有坦阙①,状似蓬壶②。环匝③关闭,四通踟蹰④。守御固密,阏绝奸邪⑤。曲阁相连,以戒不虞⑥。“

①阙,古代宫殿、祠庙和陵墓前的高大建筑物,通常左右各一,建成高台,台上起楼观。因二阙之间有空缺,故名阙或双阙。坦阙为尾闾关,督脉后三关之一,此关正对会阴穴。“闾”字有两口相叠,为吕,如高台,又如高楼,又有门,故称为阙。尾闾在中宫之旁。

②吕祖云:“壶中配坎离。”蓬壶指玄牝之门,即中宫黄庭,下通会阴穴。

③匝,为周匝之意。

④踟蹰,为徘徊。心中犹疑之意。中宫黄庭下通生死窍——会阴。元精于此地有四路可通:一、阳关,阳精可顺此阳关(尿道)而泄;二、谷道,即肛门,为一虚窍;三、冲脉,元精可上行至中宫,一阳初动时,用无孔双吹功法,可将元精归于中宫;四、督脉,与尾闾相通,元精可由此上行至泥丸。故真人以“四通踟蹰”说明元精有四路可通,可顺可逆。

⑤阏(è),其意为堵塞。“阏绝奸邪”指炼已纯熟,无思无虑。奸邪之意为淫思情欲。丹经云:“精生于身,情动必溃。”淫欲心一起,不失元精才怪。

⑥因元精有四路可通,这四路如相连的弯曲的楼阁,故修士要提防,以防备意料不到的事发生(指失去元精),丹家称为防危虑险。真人于此指出防危封固之意,将元精采来,化为甘露,归于中宫,又虑其走失,故“护守提防莫放闲”。

意译:元精出动,从内肾行至会阴,有三路可通,此三路如弯曲相连之楼阁,所以下手采药时要防危虑险。一、元精从阳关而泄,化为精液,为顺行;二、一候至,外阳举,用无孔双吹之法,可使元精从冲脉上行入中宫;三、元精从尾闾上升督脉至泥丸,为逆行,可化为甘露,从玄膺穴降下。故会阴又称为三岔口,加上谷道(肛门)虚窍,为四路,故“四通蜘蹰”。

如果修士后三关不通,二候至,以中指点住会阴穴,元精会逆射入膀胱,不可能从督脉上升。若后三关通,修士调外药,调至药产神知,元精自动撞出,以中指点会阴,称为闭任开督。

修士于调药时,应如临大敌,加紧守御,双目严密注视中宫,并不起淫思,如此则不失爻动之机,能采药上行。

尾闾为古代传说中海水所归之处,丹家借用之,为督脉三关之一,为元精上行之处。元精为先天真一之水,所归之处,为尾闾。

中宫要“环匝关闭,守御固密”,惧元精漏也。吾师太王元吉祖师云:“关来门,塞去路,夫妇抱,睡一处。”元精所化之先天炁由绛宫而至中宫,静定久之。后先天之炁发动,上行,至于绛宫。先天炁不可过心,否则得道魔,即精神病,因心窍包络油被冲开,故先天炁不能上行通心,称为“关来门”。“塞去路”,是指元精顺行之路,要塞住,勿使元精有漏。“夫妇抱”,非指世间男女相抱,以此比喻先天真阳之炁(夫)与后天真阴之炁(妇)相合,如夫妻相亲相恋。“睡一处”指二炁于中宫纽结不散,结就金丹。

“知白守黑,神明自来①。白者金精,黑者水基②。”

①后天五行金能生水,先天五行水反能生金,此水为五行之初炁,为天地万物之母。金之色白,水之色黑,水中有金,为黑中有白。《悟真》云:“黑中有白为丹母。”“丹母”为真铅,为水中金,为先天真阳之精,居于内肾之中,为大丹之祖。石杏林祖师云:“金精与阳炁,此为大丹基。”

此阳精隐于混沌之中,于二候至,阳精运至“稻花头”(称为“神明自来”,为天然之真火候),此时下手,将阳精逆回,化为甘露。

②白为金,黑为水,水中有金,黑中有白,如坎中有阳。坎卦为
,其中一阳,为先天白金。汝平时遗精时,精满自溢,此精在会阴窍内为金,为真铅,出窍变为水,化为后天有形之精液而泄。坎为水,丹家水中金即坎卦之阳爻,即先天阳精。

意译:白为金,黑为水,黑中有白如坎中有阳,丹家称为水中有金、真铅,即先天阳精。丹家以阳精为“神明”。修行人于二侯至,调外药,阳精自动撞出,为“神明自来”,为“天然真火候”。此阳精能化为甘露,归于中宫,为大丹之母。

修士调外药调到药产神知,于精炁自动撞出而下手采之,此法独妙,明师知之。修士勤苦修炼,可致长寿长生。此为吾道教教外别传之妙法,丹家所谓“一诀千金不肯换”、“万两黄金不卖道”,就是此诀。

“水者道枢,其数名一①。阴阳之始,玄含黄芽②。五金之主,北方河车,故铅外黑,内怀金华③。被褐怀玉,外为狂夫④。”

①天一生水,先天真一之水,为“道枢”,得此先天之水,丹家称为“得一”。此水隐于混沌之中,称为先天元精。

凡丹书青旨中,有先天、元、真阳之类的称呼,都是指此阳精。以其为一生造化之始,故称为“先天”。父母因爱情而结婚生子,此为后天之造化;元精逆回,能化为阳神,为先天之造化。以其阴阳未分,故名为“一炁”。丹书曰:“道生一”。混沌产一炁,一炁分阴阳,然其入于混沌,阴阳未分,故名曰:“太极”。

②采此阳精,归于中宫,则自会发出点点金光,如金豆子,丹书称为“黄芽”,实则为命光,“黄芽”随阳精充足程度,越聚越多,渐修至体内金光灿然。《悟真》云:“近来透体金光现,不与凡人话此规。”《金丹四百字》云:“耕锄不费力,大地皆黄金。”

③五金为金、银、铜、铅、锡。“五金之主”为铅,铅外面颜色为黑,剖开,里面颜色为银白色,故丹家认为真铅为水中金。水颜色黑,金颜色白,丹家“知白守黑”,以水中金为铅为药物。采此真铅,能发出金黄色的蟾光,故“玄含黄芽,内怀金华”。

北方,为真炁穴,脐下一寸三分,前七后三之处,为铅之所居坎位。

河车,指以后天炁驭先天阳精,逆督脉上行,丹家称为火逼金行,聚火载金。河为水,无水行走督任称为拉空车。若无此水(为先天真一之水,为元精),丹家称为“犹将水火煮空铛”,一场空劳,日久必染腰酸背痛之疾。

④修士得大道真传,应和光同尘,韬光隐晦修道。“被褐”为穿粗布衣服。“怀玉”为怀揣宝玉,修行人金丹成熟,如屋中珍宝。丹经云:“金丹成熟后,总是屋中珍。”“外为狂夫”指假痴不颠,装疯卖傻,得以隐修真道。

这种隐世修炼的作法,发展到极致,则是乞讨为生,居破庙,装疯,如张三丰祖师自号“邋遢道人”,邱祖爷吃马粪、吾师乞讨等等。

意译:甘露能化为先天真一之炁,为大道之中枢,称为“得一”。先天真一之炁,为天地万物之母炁,为阴阳之祖。真铅为“五金之主”,铅(金属)外面为黑色,里面为银白色,故丹家以真铅为水中金、先天真阳之精,居于北方真炁穴。二候至,以河车运转升上泥丸,化为甘露,归于中宫,能化为点点金光,如黄豆之芽。

修行人得诀后,当韬光隐晦,密修真道。

“金为水母,母隐子胎①。水为金子,子藏母胞②。真人③至妙,若有若无。仿佛大渊,乍沉乍浮④。进退分布,各守境隅⑤。”

①丹家取水中金一味药,水中金从后天五行论,金能生水,金为水母,水为金子,水中金为“母(金)隐子(水)胎”。

②若从先天五行而论,先天五行为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水为先天真一之水,水反能生金,水为母,金为子,水中金为“子(金)藏母(水)胞”。魏真人从先天、后天五行而论水中金为至妙之物,为先天元精,能化为阳炁,化为阳神。

③真人为先天炁。

④丹家炼丹,取先天水中金,即真铅、坎中真阳,化为甘露,归于中宫,甘露化为先天炁,先天炁化为元神。先天炁在中宫中,仿佛龙归大海,鱼游大江。

沉浮指先天炁之沉浮,如鱼吞水,非口非鼻,“若有若无”,丹家称为胎息,是玄牝自呼自吸。不是指水性沉,润下,火性浮,炎上之沉浮,水沉火浮指两家而言,为坎离二物。

⑤隅为角落,境隅为先天炁活动范围。先天炁上升,上不过心(南海),先天炁下降,下不过肾(北海),在绛宫与真炁穴内沉沉浮浮,“若有若无”,所谓“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规中”为中宫黄庭,最后先天炁入于中宫,归于大定,可定七日,此为重入混沌,再立胞胎。

先天炁进不过心,退不过肾,绛宫、中宫、真炁穴为先天炁活动范围。

意译:后天五行中金能生水,水为子,金为母,先天五行中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水反能生金,水为母,金为子。

丹家取水中金一味药,为先天阳精、真铅。真铅为先天之物,从先天五行论,水中有金,为“子藏母胞”,金藏于水中。若从后天五行而论,水中有金,金为母,水为子,为“金为水母,母隐子胎”。

真铅能化为甘露,甘露化为先天真一之炁,此炁能化为阳神,阳神称为“真人”、“人物”。

“乍”意为忽然,“乍沉乍浮”指忽沉忽浮,忽上忽下,为先天炁在绛宫、中宫、真炁穴三海之中上下沉浮,上进至绛宫南海,下退至真炁穴北海,进退有据,不得逾越活动范围。

丹家称先天炁上下运动为胎息,胎息不是后天呼吸,为真人之呼吸。先天炁在南海、黄海、北海上下运动,如鱼儿在水中游玩,鱼要呼吸,故丹家有如鱼吞水之妙喻。

丹家称胎息为玄牝自呼自吸,非口非鼻,实则为先天炁之运动,丹家以拟人化的方式写出。

真人此节言温养之功,温养者,养先天炁所化之胎也。

龙门正宗有长寿功第八步——鱼沉海底寿命长,可诱使先天炁发动,上不过南海心位,下不过北海肾位,最后归于大定,学士若未得诀,将先天炁乱提乱冲,四处游走,则导致气脉混乱,精神错乱,学士慎之!

“采之类白,造之则朱①。炼为表卫,白里真居②。方圆径寸③,混而相拘④。先天地生,巍巍尊高⑤。”

①外丹家烹汞成砂,汞为Hg(水银),为白色液态金属,砂为朱砂,为硫化汞(Hgs)。化学方程式为Hg+s=Hgs。水银为白色,朱砂为红色。

内丹家借用外丹。“采”为采药,“类白”为水中金,即先天阳精,“造”之本义为到……去,“造之”指采其水中金,到中宫去,“朱”为红色之命光。“采之类白,造之则朱”意为将元精采至中宫,化为先天炁,发出红黄色的命光。

②炼为用火炼,火为后天炁,后天炁为阴为离宫之火。后天炁为表,卫护先天真阳之炁,先天炁为里,居于中宫。“炼为表卫,白里真居”为后天炁包裹先天炁,居于中宫。

③中宫“方圆径寸”,为人身天地之正中。

④混为混合,拘为拘留、束缚,“混而相拘”指相互混融,指甘露至中宫,则后天自已身体中之真阴之炁(后天炁),自会与甘露相亲相恋,二物相合,凝为大丹。

⑤此先天真阳之炁为先天真一水所化,为杳冥中之物,即太极未分之时所产,故“先天地生”,此炁可以超阴阳而脱生死,故“巍巍尊高”。

意译:丹士采先天阳精(水中金、先天白金),化为甘露,归于中宫,久之则发出红黄色之命光。此中境象,如用火炼金,金为火化,熔化为金水,能流动,冷却后凝固成型,又发出原来的金黄色之光,其中“金不失其重,还原如本初”。甘露归中宫则后天真阴之炁自会与之相亲相恋,后天炁居于外,卫护甘露。甘露居于内,为我之真主人,二者相互混合,相互束缚,居于中宫方寸之地。因为先天甘露从混沌中来,为先天真一之炁,能了生脱死,所以尊贵无比。

此节魏真人言先天炁与后天炁,即真铅与真汞相亲相制,归于真土。《悟真》云:“真土擒真铅,真铅制真汞,铅汞归真土,身心寂不动。”前一“真土”为真意,后一“真土”为中宫。

外丹家认为朱砂(Hgs)中含汞,为红色之中包含白色。内丹家借用之,以真汞为后天真阴之炁,为火,火色红,以真铅为先天真阳之精,为水中金,金色白,以后天真阴之炁包围住先天真阳之精,为红中有白,故汞为表,铅为里,如朱砂之红中含白。

丹经云:“红红白白水中莲,出污泥中色转鲜,莲直藕空蓬又实,修行妙理恰如然。”

这水中莲花,红白相间,从污泥中出来,“莲出污泥而不染,色泽鲜艳”,喻炼已纯熟。藕中空,喻人体脉道(冲、任督,元精运行之路),蓬为果实,喻为金丹成熟,“结果收成滋味全”。炁体子云:“阴阳交换处,火内开白莲”。“阴阳交换之处”为中宫,莲花要开在水中,而我说火内能开白莲,因火中有水,火为后天真阴之炁,水为先天真阳之精所化之甘露神水,故能开白莲花,如此节“炼为表卫,白里真居。”

丹家又以莲花之雌雄二蕊喻真阴、真阳之炁,二蕊一合即作胎结果,如二炁一合即成丹。红为火色,白为金色,从污泥中出,如“说着丑,行着妙,莫厌秽,莫计较”,聚火载金,以火炼金,修行之妙理,全在其中。

“可以无思①,难以愁劳。神炁满室,莫之能留②。守之者昌,失之者亡③。动静休息,常与人俱④。”

①温养道胎,要无中养就儿,故“无思”。修士不劳心思,亦不可身体太过劳累,走失元阳,只要无心于事,自然养胎即可。

②修士如炼已不纯,见色起意,则必失去元精,没有办法留住,即“莫之能留”,真人于此重示炼已之功,意要炼已纯熟,否则金丹大道不可能成就。

③守者,守此先天真阳之精,能守住,则“神炁满室”,体内金光灿然。失者,失去此先天阳精。若修士不慎,失去阳精,丹家称为胎泄,又得重新安炉立鼎。

④“动静休息”指行住坐卧,“常与人俱”指不离中宫。“人”为先天阳精,阳精能化为先天炁,先天炁能化为阳神。阳神为“人”、“真人”、“人物”等等。丹经中“十二时中惟守一”就是这个意思。“十二时”,一天有十二时辰,二十四小时,无昼无夜温养丹胎。

意译:养胎之时,志意无为,无思无想,不可内心发愁,更不可劳累身体,因为惧元精泄漏。如此修行,自然神光满室,体内金光灿然。如果炼已不纯,淫欲心一起,则元精走泄,没办法留住。守此真阳,则吉;若失去元精,则凶。故修士“十二时中惟守一”,如鸡抱卵,心神不可须臾离中宫,以温养丹胎。

魏真人此节言养丹功夫,如鸡抱卵,心神专注于中宫,守其先天阳精,勿使阳精泄漏。

修士修至此,当栖身岩泉之中,“精炁神全守中黄”。双目紧盯中宫,不可须臾离,如离,则阳精走泄。

万不可又想起世间一些事未了,又出洞办事,否则事务缠身,劳累过度,必失去阳精。

修士可立志超脱生死,将世间诸事皆了,入洞修真。此道为性命双修大道,成佛作祖之法,不可轻看。张紫阳真人有“此药至神至灵,忧君分薄难消”之言,莫作无福消受大道之凡夫。待阳神成就,才为人间之真大丈夫。

老君曰:“载魂抱一,能无离乎?”

魂为日之魂,为离中真阴之炁,一为先天真阳之精所化之甘露,两者相合,为“抱”。修士温养,心神专注中宫,不能离也。

“勤而行之①,夙夜不休,伏食②三载③,轻举远游。跨火不焦,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无忧④。道成德就,潜伏待时⑤。太乙乃召,移居中州⑥。功满上升,膺箓受图⑦。”

①炼丹功夫要勤,日夜不休息,心神专注于采药,得药归于中宫,不考虑其他事,一门心思修行。

真人“勤而行之”,不是指勤而采药,这采药有定期,元精必待其足满,才自溢,如水喷泡一样,自然而至,就于此时下手采之。若采药“勤而行之”,为有念采。人心思淫,外阳一举,下手采药,不为长寿之法,而速催之死,必短命而亡,与男女双修行邪道者没什么两样。因为有念采之,其气非元炁,为呼吸之气;其精非元精,乃有念后天淫精。陈泥丸祖师以“气自腾腾水滴滴”形象地刻画了男女双修,有念采药。后天炁在督任二脉循环,而精液顺阳关而泄。此铅为凡铅,不可用;此丹为幻丹,非长生之大还丹;此水源为浊,非水源清清如玉镜;此神为情欲之识神,非先天之元神,故采药不可“勤而行之”,必待天机而后动。温养之功必须“勤而行之”,不可须臾离中宫。

②伏通服,服此先天甘露。食,为食黍米之珠。伏食,为采药饮刀圭,即服此先天甘露。陈泥丸祖师云:“吞吞服服入五内,脏腑畅甚身康安。”

③陈泥丸祖师云:“百日功夫修便见,老成须是过三年。”“百日功夫”指百日筑基之功,即采药服食之功。修士将阳精炼完,下身马阴藏相,精炁化为阳神,阳神出现。百日为虚指,不是指真的一百天。“三年老成”,指炼阳神出入,须待三年,为乳哺之功,调神出入。因圣胎尚嫩,修行人如慈母护小儿,大雾、大雨、雷电之中万不可出门,必待天朗气清,可以出门遊玩,先不可远遊,居于自己身体之旁,如是慢慢炼的坚固老成,可出远门。

《入药镜》曰:“初结胎,看本命,终脱胎,看四正。”“初结胎”指圣胎初见,“看本命”指双目专视中宫,中宫为玄牝之门,“本命”之所在,勿失爻动之时。二候一至,即下手采药。“终脱胎”,指哺乳三年,养的坚固老成,法力广大。“四正”指天地风云四正,必待天朗气清,可“轻举远遊”,由百会而出,遊遍大千世界,回来居于泥丸宫,入于混沌。

④阳神为先天真一之炁所化,聚则成形,散则为炁。丹经云:“聚则成形散则炁,天上人间总一般。”故阳神入水不湿,入火不被火烤焦,“能存”为聚而显形,“能亡”为散则为炁,故寿同天地,“长乐无忧”。

⑤修士炼至此,天仙得矣,“道成德就”。昔年走遍天下访道,辛苦备尝,修道中百折不挠,刻苦辛勤,今道功成就,自当开坛演说大道,将真诀传与烈士贤才。阳神潜于泥丸宫,冲举待时。

⑥太乙,为道门之神,有玉天太一君、太一玉君,居于玉清仙境。“太乙乃召”指修成天仙,众仙来贺道成。中州,为泥丸宫。丹胎初结在中宫,养胎亦在中宫,胎炁足满,“秘移炉,把鼎换”,将道胎迁至泥丸宫——元神之室,为“移居中州”。

⑦阳神足满,坚固老成,白日飞升,称为道成,受封图箓,位号真人。

意译:如此勤奋修炼,日夜不休息。从饮刀圭、食甘露,将精炼完至温养,将胎养成,又哺乳三年,能成就天仙。

阳神聚则显形,散则为炁,为先天炁所化,不在后天五行之中,故能神遊各地,入水不湿,入火不焦,长乐无忧,道成德就。

将阳神迁移于上丹田泥丸宫,待时飞升,称为真人,号为大雄。

总论:此章以“安静虚无”炼已,离宫修定;以“知白守黑”,求玄于水府,金液还丹;以温养之“无思无劳”,养至丹熟;以“轻举远遊”炼得阳神坚固。旨哉斯言,为性命双修者所宗!

(原载自《广东道教》2005年第3期)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80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