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11 18:55
看小说冒泡




----------------------------------------------
沃兹基硕德:花生辣酱 摇铃开坛 屈子天问 韩非说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17 16:16
林蓓蓓看着礼物笑了

“哦,没什么,刚,刚才照照打电话喊我去玩游戏,我说不想去……,那个,就……。”我还没有说完。

“哦,那你去玩吧,反正你暂时又不上班,而且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了,”林蓓蓓说。

“怎么了?”我问。

“哦,中午单位里要聚餐,我本来想着你一个在家,很想回家陪你的,但是主任说必须去,说我本来来的时间不长,这样不合群很不好,所以我就没办法陪你了。”林蓓蓓有些不开心。

“哦,那没事,你去吧,和同事搞好关系也很重要的。”我说。

“那你怎么办?都没人陪你。”林蓓蓓说。

“呵呵,傻丫头,我没事的,一会我出去吃饭就行了。”我笑着说。

“恩,那你记得一定要吃饭哦,记得要想我哦,”林蓓蓓小声的说 。

“好的,想你啦!”我笑了笑。

……

我挂了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就迫不及待的直奔网吧,我想也许只有在网上和刘媛媛说比较好吧,但我也知道这个时候她肯定是不在的,虚拟的世界,虚拟的心情,总感觉一切又都是真的……

“你两天干嘛去了,也不找我,也不给我打电话,相亲呢?还是结婚呢?”刚一进网吧就听照照在埋怨。

“哪有,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心情也不是很爽。”我说着开了电脑。

“有什么不爽的给我说说 ,我帮你解决。”照照仗义的说。

“说有事吧也没什么事,”我看了照照一眼。

“没事就好,对了,你看看这个。”照照指着他的电脑说。

“我靠,你多少级了,这么霸气?”我看着照照的游戏,从装备上看最少也得180了,“不对啊,你上次玩的那个不是转了吗?怎么?”

“那个号被封了,我又练了一个,哈哈,玩呗,别那么认真,不过这次我 选的是你的这个区,告诉我,谁敢欺负你我秒了他。”照照得意的说。

“没有,哦,对了,还真有一个,等哪天我看见的时候给你说,上次我就被P了,你可得给我报仇哦。”我突然想起刘媛媛之前的那个网上的老公。

“没问题,我一定给你报仇,我现在又快转了,我不套挂了,这个号还花了我不少钱,不能再被封了,再封就亏了。”照照笑着说。

“靠,我以为你老人家不在乎钱呢。”

“我又不是富二代,进来没有啊,进来组队,赶紧升级,晚上吃饭还得回去,”照照急忙说。

“来了来了,马上,那就玩会,早点回家。”我说。

“好……”

下午就这样过去了,玩游戏的时候我不停的M恋雪季节,也没有找到,其实我知道她在上班,没时间来玩的,但还是忍不住。

快到晚饭的时候我和 照照就散了,他家里今天来亲戚,必须回去。我呢,虽然心里为 刘媛媛的事很纠结,但怎么说还是念着林蓓蓓,至少我是很喜欢她的,而且她也愿意做我 女朋友,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走到家门口,我看见房子里亮着灯就悄悄的开了门就了进去,林蓓蓓不在客厅,在她房间。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只看见林蓓蓓拿着一条项链看了看,然后戴在脖子上照着镜子,看似非常的喜爱。这是哪里来的呢?我在想。我看了看床上的小盒子,于是全明白了。这条项链是上次王军辉和他爸来道歉的时候送的。再看林蓓蓓,照着镜子,摸着项链,很开心的样子。

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林蓓蓓说过她爱过一个有妇之夫,既然后来知道他结婚了,为什么不离开他而被父母送到这里来上班?不会是仅仅因为爱吧?我又一次看了看林蓓蓓微笑的脸,她,物质……,我突然这样联系到。

我没有吭声,慢慢的走向客厅坐了下来,看到桌子上有饭菜,我没有仔细看,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进门也不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蓓蓓走了出来。“快看,我做的饭,怎么样?快尝尝我做的饭吧。”说着走到我跟前,骑在了我的腿上,搂着我的脖子。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17 16:16
和林蓓蓓同床

“我不在的时候想我了没啊?”林蓓蓓突然问。

我看了看蓓蓓,“想,怎么不想呢。”

“那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想我呢?进来也不吭一声,悄悄的坐在这里。”林蓓蓓撒娇的说。

“哪有,就是有些累了,来,我们吃饭吧,让我尝尝你做的菜。”我有些不太情愿的推开了林蓓蓓。

“好吧……”林蓓蓓坐了下来。

我夹了一口菜,“嗯,有长进。”

“是吗?要是你觉得可以,我每天给你做饭好不好,”林蓓蓓调皮的凑了过来。

我看了看林蓓蓓,“好啊,那我有得富享了。”

“呵呵……,快吃!”林蓓蓓给我夹菜。

草草率率的吃过了饭,林蓓蓓收拾了一下碗筷进了厨房,我一个人打开了电视,不过,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我看着林蓓蓓忙碌的身影,心里又在为刚才林蓓蓓戴项链的表情疑惑,同时,又在想刘媛媛现在在做什么,乱的一塌糊涂。我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这么物质,还是我根本就不了解现在的女孩子?是都一样呢?还是有些呢?如果是有些,怎么就让我一个人遇到呢?刘媛媛说过,本身就很物质,而林蓓蓓现在似乎也是这样。这,突然让我想起微微,好像也是因为一个男的开了酒吧在一起的。呵呵,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点了一根烟。不过,我确实很想知道刘媛媛到底有没有男朋友,说我是猪头到底意味着什么?

“张镐,你先看会电视,我要洗澡了,一会出来陪你聊天。”林蓓蓓洗好碗筷出来说。

“哦!”我只应了一声。

林蓓蓓走进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件似透明又不像透明的薄纱睡衣,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不该看到的XX(不许出声,自己想),我的这个心跳啊,我的这个乱啊,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不过这不能说我很好色,因为林蓓蓓不停的在我眼前晃,一会过来拿个剪刀,一会过来拿个吹风机。

“小样……”林蓓蓓看了我一眼,羞涩的跑进了洗手间。

“喂,我就这样,可不是小样,你说你穿这样在我眼前走来走去,我不这样就已经很这样了。”我跟着林蓓蓓走了过去,站在洗手间门口。

“那你就别这样呗,看你的电视去。”林蓓蓓喊到。

“好,看我的电视,大小姐。”说着我又坐在沙发上。

我尼玛的,还哪有心思看电视。这回可好,心全被勾到洗手间里了,你说说,这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女的呢又穿这么性感,并且又在洗澡。这一个男人的心,我靠,全身上下都是火热的。这对于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少男来说,这简直要犯罪了都。

不行,我得压着火气,这人可以胡思乱想,但是不能胡来,我得成君子,不能成小人。于是乎,脑子里浮想联翩……,而且突然又想起微微那一出!我的天,赶紧下点雨降降火吧……。

新闻联播开始了……

什么都不想了,看新闻。

不知不觉,睡着了。我可真佩服自己的定力,这个时候尼玛还能睡着?我靠,服了。

林蓓蓓洗完澡蹲在我眼前,静静的看着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蓓蓓居然睡在了我身边,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有人,但又不愿意睁开眼睛,而且,而且,而且一只手尽然放在了林蓓蓓的ru fang上,绵绵的,软软的,不对,我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我,那个,睡着了。”我的脸很红,恩,我能感觉到。

“没关系。”林蓓蓓羞涩的说。

“要不,要不我们睡吧,”突然觉得说的不对,“我的意思是,我们回房间,不不,是回自己的房间……”我去,尴尬死了。虽然我和林蓓蓓承认彼此是男女朋友,但是这第一次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林蓓蓓有些不情愿的回了房间。

“哎!”我叹了口气,你说我是真笨呢,还是真的不知所措呢?我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看着林蓓蓓回了房间,我也是无精打采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瞄了一下电话,闪过了一丝对刘媛媛想念。想给她打个电话,又没有勇气。

躺在床上,我开始了纳闷……

“张,张镐。”林蓓蓓突然推来我房间的门。

“怎么了?”我问。

“我,我怕!”林蓓蓓说。

“哦,那,平时你不是一个人吗。”我继续笨。

“妈妈不在。”林蓓蓓说。

“那,那怎么办?”我摸了摸头。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我,我就睡边上。”林蓓蓓指着床角。

“这,我想想。”你说我这人,还想个屁啊。其实,我真没有乱想。“那,那好吧。”

“恩!”林蓓蓓开心的跑了过来,掀起我的被子就躺下了。不过,是背着我的。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17 16:17
心跳的夜晚

于是乎,我的心跳250……,你们说说,这样一位美女,穿着这么性感的睡衣,又躺在你身边,并且是背贴着你,翘翘的屁股还蹭着你,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对,和你想的一模一样。那么,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作为一个……,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你能搂着我吗?”林蓓蓓小声说。

“我……,那个,好。”我的心在颤抖,脸绝对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还好,这是晚上。我轻轻的将林蓓蓓搂在怀里。不过你们千万别乱想,由于紧张,并且是第一次,还真没什么反应。天知道有什么反应,要做些什么。

这下两个人更近了,死贴着,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林蓓蓓的心跳似乎也很快。

“镐!”林蓓蓓喊我,鬼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愿意这样搂着我一辈子吗?”林蓓蓓说。

“当,当然愿意,你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而且,而且我也这么喜欢你。”我害羞了。

“呵呵!”林蓓蓓笑了笑,动了动身,似乎睡的更踏实了。她是舒服了,可是我就不舒服了,这屁股蹭来蹭去,糟糕,有反应了,但……

“镐!”林蓓蓓又喊我。

“嗯!”我只嗯了一声。

“你,你在想什么?”林蓓蓓问我,这其实是每个女孩子想问的话,因为什么?因为我傻啊。

“我,我在想,我在想……”我不知道怎么说。

“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我,我该做什么”我小声的说。

“你,你没有和女孩子那个过吗?”林蓓蓓直接说。

“我,我没有。”我有点尴尬了。刚说完,只感觉林蓓蓓的手摸着我的背。这下,反应更加强烈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林蓓蓓摸了摸的背,然后摸了摸我的手,然后拉着我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胸前,此时此刻,我知道这是一个亭亭玉立,一个美女的RF。于是,我将自己的头贴在了林蓓蓓的肩上,开始吻着蓓蓓,林蓓蓓透着微妙的呼吸。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我该不该这么做,这么做是不是对的。这一刻,我全抛在了脑后……

林蓓蓓按着我的手,在她的胸前轻柔着,片刻,她将我的手轻轻的挪到了她的腰,又轻轻的放在她的大腿上,臀部上,她……,开始解开了睡衣的纽扣,坐了起来,脱掉,然后,一切暴露在灯光之下……

林蓓蓓脱去睡衣后躺下,正面贴在了我的眼前,即便是这样,林蓓蓓也不忘将我的手拉向她的后背,好么,这一放,直接摸到了一个裸露的美女的臀部。林蓓蓓深情的看着我,轻轻的将嘴堵在了我的嘴上。

我们,接吻了。不过,这并不像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的那么疯狂,我们很温柔……

就在我和林蓓蓓蜜吻的时候,林蓓蓓的手游走在我的裤子上,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微微在的那一刻,又想到了老妈的嘱咐“可不要乱来哦。”

“停,停,”我突然喊了暂停,并拉住了林蓓蓓的手。欧,我的天,这个时候怎么能乱想呢?这个时候能喊停呢?

“怎么了?”林蓓蓓好像已经放的很开了。

“我,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而且,我妈也说过了,不能乱来。”我仍然是小声并害羞的说。

“没关系了,我是愿意的,又不是你强迫的。”林蓓蓓说。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你真的是第一次?”林蓓蓓问

“嗯!”

“你怕?”林蓓蓓在用激将法吗?

“我,我怕什么,我这么大,还没怕过什么。”说完我就后悔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不是怕吗?”林蓓蓓追问。

“要不,要不我们改天吧?”我说。

“如果我就想今天呢?”林蓓蓓看着我说。那种眼神,似乎很想,但是我又不想了,这是为什么呢?按道理说,这是一个男人巴不得的事情,也是很多男人控制不了的事情,但尼玛我就成这样了。说来也奇怪,我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那,那好吧。”我迟疑的回到。

刚说完,林蓓蓓就翻过身将我压在她身下,开始对我的各个部位亲吻,不过这时候的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不在这件事上。由于胡思乱想的结果,所有的反应就像被浇了一盆水。

林蓓蓓从上到下慢慢游动,我的心也是从慢到快……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17 19:53
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写得很有味道,期待精彩继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14:35
连续八个夜晚

当林蓓蓓再次要脱去我的裤子时,我还是抓住了林蓓蓓的手,“蓓蓓,我想,我想……”

“你想什么?你告诉我。”林蓓蓓以为我在想什么。

“我想,我想在我们没有结婚之前,我不能这样对你。因为,因为我知道,做这种事情,女孩子会很吃亏的。”我似乎找了一个理由。

“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林蓓蓓问。

“喜欢,我喜欢你啊。”我回到。

“你不爱我。”林蓓蓓又问。

“爱,我爱你,真的爱,我就是……”还没等我说完,林蓓蓓就生气的翻下身背着我。“我就是……”又一次的没说完,就听见林蓓蓓哽咽的声音。

“蓓蓓,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爱你,你不想乱想好吗?”我解释。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fan贱?”林蓓蓓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别乱说,这怎么会呢,都是我不好。我只是想,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所以我不想这么快的做这事,只有那些不计后果的男人才会那么着急,做完以后不负责任,你说呢。也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得保护你,疼爱你,我想真正的爱一个人,不会这么不负责任吧。”我摇了摇蓓蓓,“你看,万一做了这事,隔几天你要是生个宝宝咋办,这婚都还没结呢。”

扑哧,林蓓蓓突然笑了。“你坏死了,谁给你生宝宝啊,你想的美。”林蓓蓓转过身来推了我一下。

“呵呵,别生气。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再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有些小激动,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就别生气了。”我悄悄的说。

林蓓蓓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嗯,你是个好男人。”说着,将头依偎在我的胸前……

……

有这样一句话,当一个男人面对这样的事时,定力决定一切。我在想,很多犯错的男人可能就输在这两个字上。当然,在我的这件事上,说实话并不在于定力的问题,而是一个男人抉择的问题。对于每一个走向第一步的男人来说,选择了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就一定会认为这个女人是一辈子要在一起的女人。

男人,可以因为相貌爱上一个女人,也可以因为X爱上一个女人,但这种爱,不是代表想永远在一起的爱,而是一时的占有欲。

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的不知所措,可能心里存有很多的顾虑和担心,这一点,也许就是我和别的男人的不同之处。说我有毛病吗?很正常。但说我很正常吗?似乎有些太过淡定。这究竟是说明什么?好男人?坏男人?也只能留给别人来说。不管怎么样,我就这样了。

连续八个夜晚,我和林蓓蓓就这样度过了,每天搂着她睡,每天说点腻味情话,她再也没有要求我做什么,我也没有主动去做什么。我似乎感觉到一点,林蓓蓓在失望中也有不少的感激,因为,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像我这样(也许还有吧),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想那样。对于一个爱你的女孩子来说,她希望的并不是这点关系,而是你的心是否真正的在她身上,能去用心的疼她,爱她。但我忽略了一点,性,也是两个人在一起的融合剂。毕竟现在不是一个包办婚姻的时代……

连续八天,除了白天我和照照去玩玩网游,晚上就和蓓蓓在一起,说说笑笑也很开心。但几乎每一天,几乎每一天的很多时段,我都在想着一个人,那就是刘媛媛,多少次我都很想主动打个电话问候问候,但多少次我又退缩回来。同时我也在想,她和她的那个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她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是真的再见了吗?还是她和她的那个他在一起而把我早就忘记了?

我把刘媛媛的照片压在床底,我深怕林蓓蓓看见,说实话,不管是现实中的林蓓蓓,还是虚拟世界的刘媛媛,我的感情一直处于矛盾之中。那么,这算不算是脚踩两只船呢?算不算是对林蓓蓓的不公平?还是……,还是我仅仅只是对虚拟世界中的刘媛媛是一种好奇心。

偶尔,我也会偷偷在乘林蓓蓓不在看看刘媛媛的照片。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确实应该好好想想该如何面对,可当我真正决定要放弃刘媛媛的时候,出问题了……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 20:50
王军辉和林蓓蓓

这天,我怀着对林蓓蓓的爱,买了鲜花,买了好多菜,准备下一次厨,因为这几天一直是林蓓蓓在做饭,我也应该付出一点。更何况,我已经决定全心全意的去爱林蓓蓓了,希望能和她好好的在一起。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

走进厨房看还缺点什么,好像没盐了,嗯,得去买了,我欢快的下了楼,走出了小区。这时……

我突然看见马路对面……,王军辉在拉林蓓蓓,林蓓蓓推搡着。这个chu生,还敢欺负我女朋友,不想混了。当我正生气要过马路的时候,只看见王军辉的一只手搭在了林蓓蓓的肩上,但是林蓓蓓没有拒绝,看到王军辉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林蓓蓓就上了王军辉的车。

“什么情况?”我突然停下了脚步,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走了。

我没有买盐,直接回到了家里,坐在客厅里抽着烟,突然我想起林蓓蓓戴项链的神态,难道她是一个物质的女孩?她根本就不爱我?我只是她暂时的依靠?种种的猜测,种种的质疑,我似乎不敢相信这就是林蓓蓓,可……

突然电话响了,我赶紧拿起电话,“喂!”

“喂,是我,蓓蓓。”

“你,你在哪里?怎么下班了还不回家?”我急忙问到。

“哦,我迟点回去,单位,那个单位聚餐,我不好推辞,就不回去吃饭了。你记得吃饭,别饿着。”林蓓蓓说。

这是去聚餐吗?我全看见了。“哦,聚餐,那你去吧,吃完早点回家。”

“嗯,我知道了,拜!”林蓓蓓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是为什么呢?林蓓蓓一项不喜欢王军辉,而且又发生过那样的事,怎么会呢?难道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好,等她晚上回来我在问她。

一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天黑了,就是不见林蓓蓓回家,这也是这么久以来,林蓓蓓第一次这么晚没有回家。不会出什么事吧?本不想打电话的我,还是拨通了林蓓蓓的电话,“你怎么还不回家?”

“哦,我到了,我回来了。”林蓓蓓说。

我赶紧走到窗前,拉了一下窗帘,看到王军辉的车驶进了小区。“好的!”我放下了电话,看着车。只见王军辉走了下来,转过去给林蓓蓓开了车门,林蓓蓓走了下来。王军辉递给了林蓓蓓一个东西,林蓓蓓推搡着,但王军辉还是装进了林蓓蓓的挎包。王军辉拍了拍林蓓蓓的胳膊,林蓓蓓好像笑了笑……

我打开了电视,假装镇定。

“我回来了。”林蓓蓓笑着走了进来,“你吃饭没有?”林蓓蓓看了看我走进了她的房间,不一会又走了出来,看了看厨房。“你没有吃饭吗?”

“没有。”我看着电视说。

“你怎么不吃饭呢?”林蓓蓓说,“哇,这么漂亮的花,是你买的吗?”林蓓蓓看到了桌子上的花说到。

“是,是给你买的。”我看了看林蓓蓓。

“好漂亮,”林蓓蓓捧着花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我的腿上亲了我一下,“谢谢你,我好喜欢。”

我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心里有气。

“怎么了,怎么不高兴了?”林蓓蓓似乎看了出来,“是谁惹我家张镐了?”

“没有,没事!”我仍然很镇定。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林蓓蓓说着站了起来,走进了厨房,“我给你做碗面吧,一会就好。”

我仍然没有回答,看了看电话,然后站在厨房边上看着林蓓蓓,林蓓蓓系上围裙,将西红柿,菜放进池子里开始洗,“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你们单位聚餐?”我问。

“是,是啊,单位今天聚餐。”林蓓蓓有点不自在了。

“吃的开心吗?”我强压住怒火,走到林蓓蓓的身后,轻轻的抱着林蓓蓓。

“你,你今天怎么了?”林蓓蓓好像感觉到我在怀疑她。

“呵呵,没事!”我说着,嗅了嗅林蓓蓓身上的香味,开始亲‘吻着林蓓蓓的脖子,林蓓蓓没有拒绝,闭着眼睛迎合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一边亲‘吻着,一边在林蓓蓓的身上乱’摸,林蓓蓓开始喘着气,“别,我,我在给你做饭呢,别!”

“没事,一会再吃。”我一边亲‘吻,一边说。

林蓓蓓突然转过身来,我们两个开始了疯狂的亲‘吻,一边亲‘吻,一边走出厨房,我抱起林蓓蓓,走向了卧室。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 20:51
我和林蓓蓓大吵

我刚进卧室,我就迫不及待的把林蓓蓓按在身下,一边亲‘吻,一边脱林蓓蓓的衣服,说实话,如果说第一次还有那种亲密和感觉,但这次却一点都没有。我所做的一切,似乎是我内心中另一个我在告诉我,这是一种发泄,一种对占有欲和吃醋的发泄。

我们就这样脱光了衣服,看着喘着粗气的林蓓蓓,看着林蓓蓓的眼睛,白嫩的皮肤,坚挺的ru fang,我再一次疯狂的吻向了她,很疯狂,很疯狂,不仅疯狂的吻着,而且还将手伸向了林蓓蓓的XX,突然……

“等等,等等!”林蓓蓓好像感觉到我的不对。

“等什么,不等了。”我并没有停止。

“等等,我问你话。”林蓓蓓开始躲避,“你,你,我感觉你不对。”林蓓蓓终于说出口了。

“有什么不对?”我停止了,看着林蓓蓓。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你突然变了。”林蓓蓓问我。

“我变了吗?没有啊?”我故意说。

“你不是说过……”林蓓蓓刚要说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要吗?今天我给你啊,我想好了,都想好了。”我故作镇定的说。

“不是因为这个吧。”林蓓蓓质疑的问。

“呵呵,你看出来了?”我笑了笑。

片刻……

“你为什么给我撒谎?”我问林蓓蓓。

“撒,撒谎?我没有啊。”林蓓蓓还是不肯承认。

“你们三位今天聚餐?”我再次问。

林蓓蓓不说话了。

“为什么?”我看着林蓓蓓,“你为什么撒谎。”我突然大喊了一声,这一声,我连自己都吓着了。只见林蓓蓓惊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林蓓蓓哭着说。

“为什么?”我又问。

林蓓蓓看着我,也许,也许我的样子太吓人了吧,林蓓蓓捂住了脸,“对不起,你不要打我,我错了。”

“呵!”我笑了一声,“你放心,我不会打女人的。”说着,我翻下身躺在了床上,林蓓蓓还是哭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理睬。

过了一小会。

“为什么?”我又问。

“我,我说了你会信吗?”林蓓蓓说。

“你说吧。”

林蓓蓓捂着被子坐了起来,“是,是王军辉他在追我,这几天一直在追我,但是每次我都拒绝了,每次拒绝的时候他就走了,也没有为难我,所以我就一直没告诉你。我已经告诉他你是我男朋友了,可是他说他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一般的同事,同事也可以是普通朋友。今天他喊我去吃饭,本来我不想去,”林蓓蓓说着,我突然想起林蓓蓓推搡王军辉,“但是他说,他说不是我一个人,我们科里的人都在,他说本来不想喊我去的,但是科里的人要他接我一起去,我想着科里人都在应该没事,于是我就跟他去了。”

“这么说我冤枉你了?”我似信非信,她说的是真话吗?

“张镐,请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话,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我科室里的人。”林蓓蓓急忙说。

“是吗?我看到王军辉好像给了你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是一个小盒子。他说为上次的事他一直不安,总做噩梦,心里很愧疚,说是再一次向我道歉,让我务必收下,不然他会很痛苦,只有这样他才心安。”林蓓蓓解释着,“但是,但是我不想要,可是他硬塞到我包里。”

“那你为什么笑了?”我转过头问。

“我没有。”林蓓蓓擦着眼泪。

“呵呵……”我笑了一声,穿上了衣服。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5 17:09
我给蓓蓓道歉

我坐在床前点了一支烟,“真是一个好故事。”我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不相信我?”林蓓蓓哽咽的问。

“我看人家给你送东西的时候,你笑的很开心啊。”我又一次说。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林蓓蓓着急的解释。

“呵呵!”我笑了一声走出了房间。

“我没有,张镐,我真的没有,要是你不开心,我明天就送回去。张镐,张镐。”林蓓蓓喊着我,“我真的没有,”还是哭了,林蓓蓓哭了。

我站在客厅了看了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越想越生气,突然我摔了杯子,林蓓蓓尖叫了一声,“我真的没有。”林蓓蓓哭着喊到。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

来到楼下,晚上还是有点冷,我双手摸着胳膊,颤抖的坐在楼下的台阶上。

我该不该相信林蓓蓓呢?就算相信,可心里如此的不舒服。呵呵,看看,这就是一个男人的占有欲。相信与不相信,都是在吃醋,我在担心什么呢?是对自己不的自信,还是对林蓓蓓的不放心?但是这一切串联起来,总感觉有一丝怪怪的感觉。还记得林蓓蓓戴项链的那个笑脸,又想起林蓓蓓和王军辉今天的一幕……

刘媛媛在做什么呢?我突然想起刘媛媛。我靠,你都能这样,人家林蓓蓓把你怎么了要这样对待她?你在心里都可以想别的女人,至少她没有吧?你心里对刘媛媛的这种惦记,难道对得起林蓓蓓吗?再说了,林蓓蓓不都全说出来了吗,既然喜欢,既然爱,就要相信对方吧?你没看到林蓓蓓哭的那么伤心吗?你就无动于衷?不行,我得上去。

我快步上了楼,刚打开门就看见林蓓蓓在捡地上破碎的玻璃杯。

“你回来了,我一会收拾完就去给你做饭。”林蓓蓓小声的说。

“我来吧,你别捡了,小心扎着手。”我说着就蹲了下来。

“没事,我来吧。”

“我来吧”

我两个挣着捡碎片,“啊!”我喊了一声,没想到我自己被扎着了。

“我看看,说了我自己来的,我看看这有创可贴,”林蓓蓓说着在茶几下翻出一个创可贴,温柔的给我贴上。

看着林蓓蓓娇小的身躯,再看看林蓓蓓柔情的样子,突然想想她哭的摸样,“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我对林蓓蓓说。

“没关系的,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给你撒谎。”林蓓蓓微笑着看着我。

“我,我有点太冲动了,你别生气。”我还是不放心的说。

“没事的,你生气说明你在乎我,你要是不生气,说明你不在乎我。”林蓓蓓深情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

“呵呵,痛不痛?”林蓓蓓握着我的手说。

“不痛,”我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去做点吃的,一会就好。”林蓓蓓拿起簸箕走向厨房。

“我帮你吧。”我站了起来跟着走进厨房。

“不用了,我刚给你贴上,你别弄湿了,”林蓓蓓说。突然,我心里揪揪的,感觉到那种对林蓓蓓的心疼。我又一次在身后抱着林蓓蓓,在她性感的脖颈上亲了一下,“你真好。”我说。

林蓓蓓回头看了看我露着笑脸说,“说实话,你刚才真的吓着我了。”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微笑着回到。

“没事了,其实你刚才的模样挺man 的,”林蓓蓓扭着头笑着说。

“man man是什么意思?”我的英文很差的哦,所以就问林蓓蓓。

“man啊,man就是很男人的意思,你刚才就很Domineering man,Domineering man就是很霸气的男人。”林蓓蓓的英文好像很不错,“其实,其实,虽然你吓到我了,但是你Domineering man 的样子,我,我很喜欢。”林蓓蓓羞涩的说。

“呵呵,那我就经常给你来点Domineering man?”我开玩笑的说。

“你敢?”林蓓蓓调皮的说。

呵呵……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6 16:12
征求我的意见

这几天,我一没事了就去林蓓蓓单位门口去接她,每次她都会开心的跳上我的身,似乎女孩子都喜欢这样吧,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能每天来接她下班,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不过,我听说这似乎只适合于恋爱中的男女?切,管不了那么多。

有几次,我看见王军辉在门口等着林蓓蓓,但是林蓓蓓每次出来都会指着对面的我,笑着跑过来,然后再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拉着我的手直奔家里。而我看到王军辉总会苦笑着摇头,我似乎有种胜利的感觉。其实,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的感受是一样的,即便你不喜欢别人,但你阻挡不了别人喜欢你。那种心情,谁何尝没有过。

这天依旧,林蓓蓓拉着我的手回到了家,然后把我按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说,“我给你说个事。”

“什么事?这么一本正经?”我调皮的亲了一下林蓓蓓。

“别闹,我说的是正事。”林蓓蓓推了我一下。

“好好,你说。”我抱着林蓓蓓,看着她的模样笑了。

“哎呀,不许笑。”林蓓蓓说。

“好,我不笑,你说。”

“单位最近要组织去旅游,你说我去不去?”林蓓蓓正经的说。

“旅游?单位里吗?”我开始起疑心了。

“干嘛,你又不相信我啦?”林蓓蓓调皮的说,“单位每年都会组织去旅游的,我不骗你,你不信了可以去问我单位里的人啊。”

“信,我怎么能不信你呢?”我笑着说,“那,那去哪里旅游,要几天?”

“他们要去海南,三亚,听科长说要五天时间,”林蓓蓓似开心又不开心的样子。

“哦,三亚,好地方。”我想了想笑着说。

“怎么办嘛,我好想去看海,可是想着要离开你,我又不想去了。”林蓓蓓撅着嘴巴说。

“怎么了?你舍不得我?”我笑着说。

“嗯!”林蓓蓓低着头说。

“你真想去?”我问。

“嗯,单位里组织的,不去也不退钱。”林蓓蓓还是低着头说。

“那就去吧。”我不假思索的说。

“那,那我去了你怎么办?你一个人,也没人给你做饭。”林蓓蓓可爱的说。

“我没事的,我自己也会做饭,你不用担心的。”我笑着说。“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九点出发,”林蓓蓓回到。

“明天,这么快!”我有些迟疑,这种迟疑也许是一种担心,也是一种舍不得。

“嗯!”

“那,那就去吧。”我回到。

“你同意了?”林蓓蓓问。

“当然同意了,希望我的蓓蓓能玩的开心。”我摸了摸林蓓蓓的脸。

“真的,谢谢你我的好老公。”林蓓蓓开心的亲了我一下,同时,这也是林蓓蓓第一次喊我老公,这一喊,心里暖暖的。“那我去做饭了。”说着开心的走进厨房。

看着林蓓蓓开心的模样,我心里也挺开心的,不过,我突然想到了王军辉,既然是单位组织的,王军辉也应该会去。那么,这么一去,会不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呢?我该问一下吗?想想还是算了吧,明知故问。可是?哎,又胡思乱想了。我想如果林蓓蓓对我是真心的,我就不应该担心。如果林蓓蓓真的很物质,那这岂不是一个很好的考验?考验?真的需要考研吗?其实我也知道,很多女孩子是经不起考验的,可,这万一,这万一被王军辉?哎,该是你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你的,不该是你的,迟早也会离开。放宽心,就当时一次真正的考验吧。给自己一个空间,给林蓓蓓一个空间,如果林蓓蓓真的很物质,那你还需要继续下去吗?还值得这样下去吗?对,让她去吧。

第二天,从来早上起不来的我还是起了个早,悄悄的下了楼,给林蓓蓓买了早餐,买了些水果和零食,还有水。回来后,我又帮林蓓蓓收拾了一些衣服,装了一个小皮箱,然后坐在林蓓蓓旁边着看她。

看到她甜甜的睡着,真不想打扰她,但是她说过早上九点出发,看看表八点十分了,二十分钟洗脸化妆,二十分钟吃早餐,十分钟到单位集合,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摸了摸林蓓蓓的脸,亲了一下。

林蓓蓓醒了,“你起来了?”

“嗯!快起来吧,不然赶不上时间了。”我说。

“嗯!”林蓓蓓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哎呀,只能我看你,你不许看我。”

“为什么呀?”我问林蓓蓓。

“因为我还没刷牙洗脸呢。”林蓓蓓用被子捂着脸。

“呵呵,调皮鬼。”我摸了摸蓓蓓的头,“快起来吧,我收拾一下。”说着我走出了房间。

林蓓蓓迷迷糊糊的走进了洗手间。

“啊!”林蓓蓓喊了一声。

“怎么了?”我准备着早餐,听到林蓓蓓喊了一声赶紧走进洗手间。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7 19:45
照照看到了刘媛媛

“怎么了蓓蓓,”我走过去拉着林蓓蓓。

“你太好了。”林蓓蓓说着抱住我的脖子,原来,林蓓蓓看到我挤好了牙膏,倒好了水。

“呵呵,应该的。”我拍了怕林蓓蓓,“快去洗脸,洗完吃早餐。”

“嗯!”林蓓蓓说完就开始洗漱。不一会就走了出来!

“快吃饭!”我看着林蓓蓓站在洗手间门口。

林蓓蓓看着桌上的早餐,看着桌前的皮箱,看着我买的东西,哼哼……,林蓓蓓突然哭了。

“怎么了?”我又问。

林蓓蓓什么都没说,直接扑向我,抱着我哭了。

“傻丫头,听话,快吃饭,不然来不及了。快!”我拍着林蓓蓓。

“让我抱一会。”林蓓蓓哽咽着说。

“再不吃就要迟到了。”我催着蓓蓓,因为时间我是算好的,稍微一耽误很有可能会迟到。

“不!”林蓓蓓娇气的说。

“听话!”我说。

“就一分钟。”

“好吧”

……

走在路上。

“洗漱的东西我给你装了一套,都是新的,牙刷、牙膏、毛巾,还有洗头膏,是袋装的,在皮箱的夹层里,要是酒店里的不好,你就用这个,不用了你先拿着。还有一个小吹风机,是家里的,我都给你装好了。衣服我给你挑了几件你最喜欢,也是最漂亮的几件。饿了的时候有零食,路上先垫一点。记得按时吃饭,要是饭店里的不好吃,记得自己买点,要吃好。我给你装了点零钱,在你粉色裤子里,记得别忘了,去了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对了,那边热,出门打个伞,我都给你装好了,还有……”我转过头,看见林蓓蓓站在我边上一直看着我,不时的擦着眼泪。

“怎么又哭了?你看看,一大早的哭坏了怎么办。”我擦着林蓓蓓的眼泪。

“张镐,我不想去了。”林蓓蓓突然说。

“怎么能不去呢?乖,听话,我呢,也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乖。”说着我拉着蓓蓓走向了她的单位,单位门口停着两辆大巴车,人很多。

“快上车了,要出发了!”司机喊到。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好,林蓓蓓拉着我的手不肯上车,眼睛含着泪水。

“喂,小坏蛋,不许掉眼泪,这又不是不回来了,几天时间,出去开开心心的玩,听话!”我看着林蓓蓓快要哭的样子,安慰到。

“嗯!”林蓓蓓点点头,“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你放心吧,”我抱了一下蓓蓓,“快上车吧。”

林蓓蓓亲了我一下,快步的上了车。

林蓓蓓透过窗户看着我,擦着掉下来的眼泪,我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嗨,你说我们这是,搞的好像要永远离别一样。也许,每一对恋爱的人都会这样吧。

车终于开动了,我们招着手。看着渐渐远去的车,我在想,这几天我该怎么过呢?将是几天超级无聊的生活。

回到家里,由于早上起来的太早,很困,趴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一觉醒来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看到桌上一堆的早餐,于是乎,被我打扫的一干二净。刚收拾完残局,电话响了,“喂!”

“你这几天又死那里去了?也不来找我。”电话那头喊到,这声音,一听就是照照。“是不是和你家蓓蓓亲热呢。也用不了这么多天吧。”

“喂,你可别乱说啊,我今天刚送走。”我急忙说。

“送走?去哪里了?”照照问

“他们单位组织去旅游,今天早上走的。”我说。

“那我打的可真是时候啊,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家刘媛媛在玩游戏,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照照突然说道刘媛媛。是啊,刘媛媛,我这几天都差点忘了。但是照照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小激动。

“不去,我现在和林蓓蓓都这样了,我不想再缠着这件事,再像以前那样,我怎么对得起蓓蓓。”我说。

“哎吆喂,你终于觉悟了,不过我赞同你的想法。”照照接着说,“喂,不对啊,你重色轻友啊,就算你不为刘媛媛,也得来陪陪我吧,几天不见,你不想我啊,再说现在林蓓蓓不在,你呆在家里不怕发霉啊。”

对啊,蓓蓓这不是不在吗,没事的干的日子可是很难过的,“呵呵,好,我去陪你老人家,等着我哈。”

(也许这就是年轻人的一个弊病,当自己没事做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想着学点什么,或者说看点书什么的,说实话,在当今这个时代,一天不学习就会被无数人赶超,想想,这些时间下来,你将会真正的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这,其实是很可怕的。

当然,在没有尝到真正地苦时,当没有经受社会的磨练时,每一个年轻人都不会想到这些,即便想到了,也没有任何的意志让自己去懂得如何强大。发效还没有真正开始……)

“快点,我等你!”照照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嘴上说不怎么在乎,但是心里仍然是很激动,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8 18:40
遇见刘媛媛

一路上怀着一种期待我来到了网吧。

“你的机子我给你开好了,就等你呢。”照照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说。“快点!”

“我看看,我靠,你这装备牛逼啊,现在是最好的吧?”我看着照照的剑士说。

“还没有,属性还没到最高呢,你几天都不来,都出新装备了。不过就你那点级别,想穿还早着呢。”照照神气的说。

“行啊,乘蓓蓓不在,我陪你好好玩几天。”我说着就登上了我的号

“喂,我告诉你啊,你家那个刘媛媛这几天都在玩,本来前几天我就想告诉你的,但是想着你和林蓓蓓的关系,又想到你那颗脆弱的心,想想还是算了。”照照说完大笑起来。

“我靠,你笑个屁啊,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傻啊。”

“喂,你不傻是吧,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可千万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哈,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照照说。

“我能有什么把柄,就算你抓住我的把柄能怎么样?你还能把我吃了是什么的。”

“呵呵,看把你得意的,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大不了我告诉林蓓蓓。”照照嬉皮笑脸的说。

“你敢!”

“不敢不敢,兄弟就是兄弟,只要不触碰法律底线,做什么我都支持!”照照拍了拍我说。“看看看,恋雪季节,”

“哪里,我看看。”说着我就凑了过去。

“看你那着急的德行,”

“哪呢?”我看着密密麻麻的画面,人非常的多。

“这不是吗?”照照指了指游戏里酒吧的门口。

“看到了,等我上去看看,呵呵,我从她边上走过,看她能认出来不。”说着我就走到离她不远的地方饶了两圈,假装没看见就走到了照照旁边。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们我们游戏里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冷月星魂,冷冷的月亮,星星的灵魂。照照的名字叫飞扬跋扈,一天到晚够跋扈的。

我和照照一起走到了人少的地方,“让我看看你的装备。”然后点交易。这时我看到了刘媛媛的身影,她跟着走了过来,站在不远处,她好像看到我了,我很肯定。

“好久不见,你还好吧?”刘媛媛主动问我。

“嗯,我还好,你也还好吧。”我也问。

说实在的,这是多么无聊的对白。

“我也还好,那你玩吧,我就不打扰了。”刘媛媛说,这一句话,让我的心从头到脚凉的很彻底。

“好的。”我也只能这么回了。

我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呢?感觉彼此在较劲,谁也不愿意服软。明明很想和她说话,明明有很多的问题,明明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惦记着,就是不愿意低头。那好,既然我不愿意低头,她也不愿意说话,那就这样擦肩而过吧。

“就这样结束了?”照照问。

“就这样了呗,还能怎么样。”我有气无力的说。

“哎,算了,我们去挂机吧,我带你升级。看能不能打出什么好东西。”照照拍了我一下。

“好吧,我先去买点红,你等我!”说着我就去了桥头,不过,莫名的我居然来到了酒吧转了转,果不其然,刘媛媛一个在这里坐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也许是看到我进来了,站了起来,当我要走时,又坐下了。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9 20:59
林蓓蓓和刘媛媛的电话

“你在做什么?怎么不去玩。”我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问。

“没人带!”刘媛媛打来字说。

“要不和我一起吧,我们打算去地下城,看能不能打出什么好东西。”我想了想打字说。

“不会打扰你吧?”刘媛媛打来字说。

“怎么会,走吧。”我说。

“好吧,你组我。”刘媛媛说。

“嗯!”打着字,然后组上了恋雪季节(刘媛媛),一起来到了去往地下城的门口。

“我就知道你去找她了。”照照转过头来说。

“我刚去买红,看到她一个人在酒吧,就叫上了,她一个人。”我对照照说。

“没事,带上就带上吧,多个人也无所谓。”照照说。

我们来到了地下城,你别说,玩了几个小时,还真打出两个祝福,一个玛雅。不过在这几个小时里,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我只看到刘媛媛(恋雪季节)一直站在边上。也许,我们都不想开第一口吧。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照照突然蹦出这么几个字来。“结婚”,在这个游戏里,当时很流行。很多人在游戏里找到老公老婆都会结婚,而且还有很多陌生的人来捧场祝福。不过,我和刘媛媛都没有说话。

“你们说句话呗,刘媛媛同学!”照照打字问恋雪季节(刘媛媛)。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恋雪季节(刘媛媛)回问。

“我和张镐是很好的兄弟,现实中的哦,所以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照照打字说。

“喂,你敢出卖我?”我也打字。

“呵呵,没关系的。”刘媛媛打字回到。

“说真的,你们两也是,好好的就好好的呗,搞的彼此都心情不好。”照照刚打完字就转过身对我说,“我cao ,说错话了。”

“没事,”我说。

“都是我不好,是我太任性。”刘媛媛打字说。

“没事!”我打字。

“一会就回家吧,不通宵了,前两天通宵都受不了了。”照照打字说。

“好的,我也通宵了几天。今天该休息休息了。”恋雪季节(刘媛媛)回到。

“那好吧,回吧。”我也打字说。不过看到她说通宵了几天,似乎在告诉我,她等我了几天?

就这样,几个小时候下来也没有聊什么就下了,刚回到家门口,就听到电话一直在响,开了门赶紧接电话。

“喂,你去哪里了,打了一个晚上也没人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林蓓蓓的声音。

“哦,我和照照去上网了,你现在在哪里?”我问。

“我到三亚了,收拾了一下就给你打电话,也没人接。你手机也经常不用,这要是我想你了,去哪里找你啊。”林蓓蓓责怪的说,“你不会是背着我干什么坏事去了吧。”

“呵呵,傻丫头,我是这样的人吗,你放心好了。到了就别乱想了,好好玩,我等你回来。”我笑着说。

“嗯,知道了,我相信你了。那我去洗澡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知道了,去吧。”

“嗯,拜拜,记得想我哦!”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拿起电话,“喂!”

“你休息了吗?”原来是刘媛媛打来的。

“嗯,一会吧,刚到家,”我说。

“哦,我,我想给你说件事。”刘媛媛吞吞吐吐的。

“什么情况?你说吧。”我还是改不了这句口头禅,而且话有些生硬。

“我,我把所有收的东西都退还给他了。”刘媛媛说。

“什么?”我忘了之前她说的话。

“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追我的那个男孩,我把他送给我的东西都还给他了,也没有再联系了。”刘媛媛接着说。

“哦,为什么?”我问。

“我想着,既然不想和他在一起,也没必要拿他的东西,再说,拿了他的东西也不好,我朋友也说我了。”刘媛媛说。

“哦,你为什么告诉我呢?”

“因为,因为是我错了,这几天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但是,但是你知道我的性子很倔强,”刘媛媛说到最后很小声。

“那,那你现在怎么不倔强了?”我追问。我去,我真是个贱皮子,还这么问。

“哎呀,你就别问了。”刘媛媛调皮的说。

“哦,那我不问了,那我睡觉去了。”我说。我知道她有话没说完,就算我要挂电话,她都不会让我挂的,不信你看。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21:32
刘媛媛妈妈让她……

“别挂,我还没说完呢。”刘媛媛说。

“你说,”我回到。

“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好,这几天我通宵了几天就是想看能不能看到你。有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来我没有想错。

“你说吧,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你。”我说。

“我,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两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刘媛媛说。

“对,我记得。”我回到。

“我妈妈,我妈妈最近和一个男人好上了,他们打算要结婚了。”

“这是好事啊,你妈妈一个把你拉扯大不容易,也该自己找个归宿了。”我说。

“是,她结婚我不反对,可是,可是那个男的有个儿子,比我大四岁,他看上我了,就给我妈说了,我妈没有反对,还让我试着去相处。但是我知道,他在乎的是我的外表,我一点都不喜欢,而且我也给我妈说了。但是我妈非要把我往他那边推,哪个男的每次见到我就嬉皮笑脸,我现在看到就想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刘媛媛着急的说。

“这……”我突然想到林蓓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都快烦死了,这几天我都没回家,一直住在我姐妹家里。”刘媛媛说,“你能不能帮我想个什么办法。”

“这个,让我想想,想个什么办法让他能知难而退。要不……”我想了想,是不是让她真正的交个男朋友,但是想到这为什么心里揪揪的。“要不,要不你真的找个男朋友,”

“哎呀,你这是什么办法,你以为说找就能找个啊,我可没那么随便。”刘媛媛说。

“那,那怎么办呢?要不,要不你就坚持不接受,对他爱理不理,再对他狠一点,让他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他,或者让他感觉到他根本就驾驭不了你,你不是他的菜,你觉得呢?”我说。

“嗯,这个办法可以考虑考虑。”刘媛媛笑着说。

“哎呀!”刘媛媛突然喊了一声。

“什么情况?”我急着问。

“下雨了。”刘媛媛说。

“下雨了,下雨就让它下呗。”

“我回不去了,”刘媛媛说。

“你在哪里?你不在家吗?”我问。

“我在路边上呢,在电话亭里。”刘媛媛说。

“啊,那怎么办?下的大吗?”我问。

“没事,是雷阵雨,估计一会就不下了,我在这里等会。”刘媛媛说。

“嗯,也好,千万别淋雨,最近感冒挺流行的,可别感冒了。”我关心的说。

“嗯!”

于是乎,我们两都没有说话。

“张镐。”刘媛媛叫我的名字。

“嗯!”我应了一声。

“这几天,你有没有想着给我打电话。”刘媛媛问。

“我,我,想过。”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是在生我的气吗?”刘媛媛说。

“没,没有,”我说。

“哦,没生气就好。”刘媛媛说,“好像不下了”

“不下了?那你离住的远吗?”我问。

“不远,几分钟就到。”

“那你快点回去吧,万一又下了呢。”我急忙说。

“嗯,那我走了,再见!”刘媛媛说。

“嗯,再见!”我说了一声,但没有挂电话,我听到,她也没有挂电话。

“喂!”我下意识的又问。

“喂!”刘媛媛回到。

“挂吧,早点回去。”我说。

“嗯!”刘媛媛

“挂!”我

“嗯!”刘媛媛

“挂吧!”我

“其实,我很想你!”刘媛媛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我呆呆的看着电话,片刻,然后笑了笑。

最后这段很无聊,但却让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彼此都是喜欢对方的,有些恋恋不舍,也有些想念。但是我又想到,我们远隔千里,根本就不可能。再说,我现在心里装的最多的是林蓓蓓,而不是刘媛媛。喜欢和爱,总会是有区别的。装着的和想着的,也是有区别的。

这个电话,我等了很久才挂掉。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22:57
关注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 19:26
照照遭遇对手

不知道睡到了几点,我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了。

“喂!”我有气无力的。

“起来没有,还在睡吗?”原来是刘媛媛打来的电话。

“哦,还,还没起来。”一听到是刘媛媛甜甜的声音,我立马坐了起来。

“哦,那我打扰你了。”刘媛媛客气的说。

“没事,也该起来了。”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1点了。

“下午去网吧?一起。”刘媛媛说。

“好,好啊!”我好像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那我下午两点等你。”刘媛媛说。

“好。”挂了电话,我想了想,怎么回事,突然打的这么积极。哎,反正没事,给照照打个电话看在干吗。

“喂,在干吗呢?下午去不去网吧。”我问照照。

“我刚出来,气死我了。”照照生气的说。

“怎么了?谁惹着你了。”我问。

“我刚上去,就被一个红名的人给杀了,我杀了几次都不是对手,一气之下不玩了。”照照说。

“哈哈,气什么,只不过是个游戏,你不是常给我说吗。”我笑着说。

“你不知道,那小子贼气人,我问他干吗杀我,你猜他怎么说,他说看到我的名字就想杀,你说气不气人,我叫什么名字管他什么事了,尼玛,这幸亏是游戏,要不劳资绝对不放过他。”照照气呼呼的说。

“哈哈,我就说嘛,你那飞扬跋扈的名字,够嚣张的。”我笑着说。“喂,别走,我一会就来,刘媛媛也去,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有多厉害,我们两个给你来报仇,让刘媛媛给你加攻防试试看。

“行啊,我看行,我真愁着想怎么干掉他呢,赶紧的。”照照着急的催着。

“别急,我还没起床呢,饭都没吃。”我说。

“那赶紧的,过来我请你吃拉面,正好还有事给你说。”照照说。

“什么事,着急吗?”我问。

“不着急,一会再说吧。”照照说。

……

“上班?那感情好啊,你都开始拿工资了还不好。”我一会会的功夫就去找了照照,我们坐在一家拉面馆里吃饭,照照要说的事就是他妈妈给找了个工作让他上班。

“好是好,但是你也知道,我关键是坐不住。”照照说。

“没事,习惯就好了,再说我们都要经过第一次不是吗,不可能这样混一辈子吧。”我说。

“也是,那我完了给我妈说声,下周就去。”照照说。

“这么快?”我问。

“那是,你也不看看那是谁妈。”照照神气的说。

“我去,看把你牛的。”

“好了,赶紧的,我们去杀那小子,今天不给他点颜色,还真以为我好欺负。”照照说完就开始猛吃。

“慢点,又不是打仗。”我说。

……

“看,就这小子,”照照说着给我指了指游戏里一个红名穿着垃圾装备的一个剑士。

“你别告诉我他没穿装备你也打不过。”我看了看问。

“是啊,他没穿。”

“我靠,那得多少级啊,你都这么高了还打不过。”我问。

“也不是,应该是差不多,我还能扛得住几下。”照照说。

“刘媛媛来了,”我指了指恋雪季节。

“要语音吗?”刘媛媛打字说。

“好,好啊,”我打字说。

“你们两可以啊,把我不当回事啊。”照照也打字,被刘媛媛看见了。

“呵呵,不好意思,那你也进来吧,一起语音先。”刘媛媛打字说,然后给我QQ上发来地址,我转给了照照,我们都进了一个语音聊天室。

“喂,能听到吗?”刘媛媛开口说话了。

“我尼玛,这声音掏人心窝窝啊。”照照捂着耳麦给我说。

“你以为呢,而且长的超级漂亮,很清纯哦,”我悄悄的对照照说。

“你们在说什么呢?我可能听见哦。”刘媛媛说。

“没有,照照说你的声音把他的心撕碎了。”我终于大笑了。

“去你的,出卖我。”照照踢了我一脚,“没有,你别听他瞎说。不过,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谢谢夸奖,呵呵,那我们去游戏吧。”刘媛媛说。

“好的,对了,一会我们要杀个人,你帮我们加攻防,刚才照照被杀了好几次,他都气炸了。”我给刘媛媛说。

“尼玛,杀了我好多次。”照照说。

“照照是谁?是飞扬跋扈吗?”刘媛媛问。

“是啊,谁让他一天到晚飞扬跋扈,现在不跋扈了吧,哈哈。”我笑着说。

“你赶紧死一边去,”照照气气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去叫那个杀你的人,我们在门口等你。”我说。

“好的,我去叫,你们等我。”

我和刘媛媛来到桥口等着。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 19:28

原帖由 狮子座2016 于 2016-3-1 22:57 发表
关注中


谢谢关注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4 22:00
刘媛媛遇见前“老公”

“你昨晚几点休息的,怎么这么晚起床?”刘媛媛问我。

“哦,昨晚挂完电话就睡了,早上撒懒就没起来。”我说。

“哎吆我去,你们晚上还通电话呢?”照照好奇的说。

“怎么了,不可以吗?”刘媛媛说。

“可以,怎么不可以。”照照说,“来了来了,准备好,”说着,我看到那个红名的人走了过来,游戏的名字叫草木皆有水。

“我靠,这名字,为什么不叫草木皆兵呢?或者叫草船借箭也可以啊。”我笑着说。

“呵呵!”刘媛媛也笑了。

“靠,你们组团来杀啊?”草木皆有水打字说,“不过没事,我一起收拾,来吧。”说完就站了出去。刘媛媛给我和照照加了攻防。

开战了,我和照照分别用了最厉害的技能,我cao,居然没死,只见他的一个霹雳火,一个回旋斩,我的血差点就没了。

“我靠,我扛不住啊,这和他的级别差的太远了。”我说。

“你可以杀一下,躲一下,我给你加血。”刘媛媛说这给我个照照连续加血。撑了几分钟,只见红名的草木皆有水倒下了。

“哈哈,终于给我报仇了,让他给我得瑟”照照开心的说。

“你等着,我马上来。”草木皆有水打字说到。

“我们等着。”照照打字说。

“别开心的太早,他可能去叫人了。”刘媛媛说。

“我估计是,”我也说。

“没事,让他叫去。”照照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不一会就看到草木皆有水来了,而且也带了一个弓箭手,是他们家族的,“他带了一个弓箭手,估计是给他加攻防的。”我说。

“来吧,继续!”草木皆有水打字说,说着就站了出去,那个弓箭手给他加了攻防。正当我们准备出去的时候,只见恋雪季节一挥手,几箭就秒杀了那个弓箭手。

“哈哈,我笑死了!”照照笑着说。

“什么情况。”我纳闷。

“呵呵!”刘媛媛笑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我靠,尼玛的这也行啊,有本事别杀,就我们三个PK,我只要一点攻防就可以干掉你们两个。”草木皆有水打字说。

“行啊,媛媛,你别杀,我们两个杀。”我说。

“好的。”

来啊,我们三个都加了攻防,不过刘媛媛的恋雪季节级别比那个弓箭手要高,我们应该能撑下去。好么,两个弓箭手不停的加攻防,我们三个在门口杀的天昏地暗,很多人站在桥头上看热闹。

不停的加攻防,不停的杀,大概撑了将近五分钟,草木皆有水终于倒下了。这次倒下,他的武器落在了地上,呼啦,桥头的人都跑过来抢,这个武器可是剑士里不说最好,也是很不错的武器了,是很多剑士梦寐以求的武器啊,+9追12的死神。

“把我的武器还给我。”草木皆有水跑了过来问。

“我没拿,”我打字说,“媛媛你抢到了吗?”我问刘媛媛。

“我没抢到,刚才一激动点错了,不知道谁抢走了。”刘媛媛说。

“我抢到了,在我这里。”照照开心的笑着说,“这么好的武器,怎么能还给他呢。”

“还给他吧,打个游戏不容易,再说是你叫过来PK的,而且我们两个人打他一个,本来就不公平。”我说。

“不行,不给,这玩意能买到人民币600多块钱呢,说给就给啊。谁让他那么嚣张呢,杀了我好几次,我们才杀他两次。”照照说。

“给他吧,我们真不能这样,这得打多少天,打多少东西才加上去的,都不容易,再说就是个游戏,别那么认真。”我劝说照照。

“是啊,还是给他吧。”刘媛媛也说。

“谁拿了我的武器,还给我。”草木皆有水一直在喊,但没人回答。

“让我想想再说。”照照说。

“你们等着,我叫个人过来和你们PK,”草木皆有水打字对我们说。

“我们不PK了,我们去练级了,”刘媛媛打字说。

“哈哈,你们怕了吧,我没武器大不了不玩了。但是这事没完,我让我家族的人见你们一次,杀你们一次。”草木皆有水说。

“哎吆,我怕死了,那你去叫啊,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厉害。”照照打字说。

“好,等着!”草木皆有水说着就走了,不一会带来了一个剑士。

“是他?”我突然说了句。

“你认识?”照照问。

“知道,你问刘媛媛。”我说。

“是我以前游戏里的老公,但是我们好久没联系了,他现在也不是我老公。”刘媛媛急忙解释。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8 18:29
草木皆有水真名

“那杀不杀?”照照问。

“杀!上次他杀了张镐,不是,杀了冷月,这次你们也应该为冷月报仇。”刘媛媛很不客气的说。

“能杀的过吗?”我问。

“看这一身行头,估计有难度。”照照说。

“试试吧,杀不过就杀不过,等我们级别高了再杀也不迟,玩呗!”刘媛媛到是想的开。

“好吧,来吧!”我说着就和照照来到桥头,刘媛媛给我们加了攻防。只见那个剑士走了出来,还没等我们开打,嗖嗖三下,我挂了,照照还撑着,刘媛媛不停的给加血。

“我靠,什么情况?”我看着照照的电脑,“赶紧加,快快。哎吆我去,”照照还是挂了。刚说着,刘媛媛的恋雪季节也跑出去杀了,一秒钟,被前“老公”给秒了。不过,这位剑士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红名。

“你怎么跑出去了,”我说。

“没事,呵呵,看他不顺眼。”刘媛媛说。

我和照照对视了一下都笑了。

“哈哈!一对奸夫淫妇。”那个剑士打字说。

“谁奸夫淫妇,你嘴巴干净点。”刘媛媛生气的说。

“媛媛,别理他。”我说。

“爽,这就是秒杀。”草木皆有水打字说。

“就你们啊,我还能说谁,见一个爱一个,花心的女人。”那个剑士打字到。

“我就爱了,管你P事,我爱他,我爱他,我就爱他,气死你。”刘媛媛打字到。

“呵呵,别和他玩了,去酒吧。”我说。

“那你就好好爱,我说过,见一次杀一次。”那个剑士打字到。

“来啊,你再杀我也爱,就是讨厌你,大红名,小心都来追杀你,让你装备掉一地。”刘媛媛打字到。

“媛媛,别闹了,回来吧。”我说。

“别理他!”照照也说。

“方杰,我下了,我家里打电话了,”那个给草木皆有水加攻防的弓箭手说。

“方杰?”我突然说。

“什么方杰,”照照问。

“曹方杰啊,”我说。

“哪里?”照照问。

“我靠,不会是真的吧。”我说。

“曹方杰又是谁?”刘媛媛也问。

“曹方杰是我们以前的好兄弟,自从转学后就联系不上了,但这也太巧了吧,这游戏里多少人,会碰到他?”我说。

“等我问问,”照照说着走了过去。

“你是曹方杰?”飞扬跋扈(照照)打字问。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草木皆有水说。

“我靠,真的是他啊,尼玛,太有意思了,赶紧的。”我高兴的说。

“尼玛,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也打字说。

“你们是谁?”草木皆有水说。

“照照,你看,草木皆有水,曹方杰,草,木,水,哎吆我去,这名字原来是这么来的啊。”我说。

“我是张镐,飞扬跋扈是照照,你个猪啊!”我打字说。

“我去,不会吧?”草木皆有水打字到,“这也太神奇了。你们在哪里呢?”

“这么多年你死哪里去了?”照照打字骂到。

“我们在网吧啊,赶紧加QQ,我给你个语音地址,”我打字说,然后加了QQ,发了地址。

“喂喂!”曹方杰喊到。

“喂个屁啊,你小子这么多年也不联系,死哪里去了。”照照说。

“哈哈,太开心了,见到你们太开心了,我家搬过去的时候把电话本没拿,你们的电话查了很多都没查到。”曹方杰说。“我还以为真的再联系不到你们了。”

“我去,没想到你也玩这个游戏,今天照照还说呢,要是在这里,你死定了。哈哈!”我笑着说。

“哈哈,不会了,要是知道是我,他才舍不得打我呢。”曹方杰也笑了。

“要不你回来试试,”照照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快了,我前几天听我爸说又要调回去了,”曹方杰说。

“太好了,我们兄弟三个又要团聚了。”我开心的说。

“等你等的好心痛啊。”照照笑着说。

“刘媛媛是谁?”曹方杰突然问。

“我,我是张镐的,朋友。”刘媛媛说。

“是吗,这声音可真好听。”曹方杰说。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找的。”照照抢着说。

“谁找的有你什么事。”我急忙说。

“呵呵,你们三个真逗。”刘媛媛笑着说。

“我们三个,我们三个当年都是一个逗比包子铺的。”曹方杰说。

“什么?”刘媛媛被搞蒙了。

“哈哈,别听他瞎说,什么逗比包子铺,你开的?”照照说。

“呵呵,他就这样,你别在意。”我对刘媛媛说。

“那你以后还杀不杀我们了?”刘媛媛说。

“不杀了,不杀了,对了,现在没武器了,玩都不想玩了。”曹方杰说。

“哈哈,让你得瑟,你的死神在我这里。”照照笑着说。

“真的,那赶紧还给我。”曹方杰急了。

“那不行,这样吧,你有什么好装备,给我们分享分享,然后我就给你。”照照讲条件了。

“不是吧,兄弟还讲条件啊,太不够意思了。”曹方杰说。“对了,你别说,我这还真有弓箭手的一个武器,最好的,不知道这个美女能不能拿的上,我发给你。”

“真的,太好了。”刘媛媛开心的说。

“没有别的了吗?”照照问。

“对啊,你也不给我们两个什么东西。”我跟着说。

“真没了,就一套装备,我得自己穿啊。”曹方杰说。

“哎吆,算了算了,还给你了,真是的,”照照说。

“赶紧退了你的家族,我们自己建一个。”我说。

“我建,我建一个。”刘媛媛抢着说。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0 16:06
蓓蓓想我了

“好,你建一个,我们都加进来。”我说。

说完,刘媛媛建了一个家族,这个家族也就我们四个人。

“现在我们四个人,谁都不能被欺负,完了再找两老婆,就算齐了。”照照说。

“我有啊,就那个弓箭手,被这位美女给几箭秒杀了,完了我把她也叫过来。”曹方杰说。

“原来那个是你老婆啊,哈哈。怪不得叫你方杰。”我说。

“怎么?这么说,这位刘媛媛也是你老婆了?”曹方杰说。

“没有,哪有哦,我没老婆。”我急忙说。

“她不是你老婆啊,嘿嘿,看来我有希望了。”照照奸笑着。

“你想的美,呵呵,我不给你机会。”刘媛媛笑着说。

“哈哈,我就知道你心里有张镐,是不是啊,刘媛媛同学。”照照笑着说。

“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啊。”刘媛媛跟着说。

“不会吧?这么甜蜜的声音,张镐看不上吗?”曹方杰说。

“谁说的?我这不是在追吗?呵呵”我笑了。

“那你是怎么追我的,你给我们说说看,我还真想听听呢?”刘媛媛娇气的说。

“哈哈,我现在正在准备,准备好了再追。”我笑了起来。

“那好,我们一起追,看谁能追上。”照照嬉皮笑脸的样子。

“再算我一个,”曹方杰接着说。

“管你屁事!”我和照照异口同声的说。大家都笑了!

这时候的我们聊的很是开心,不过网吧里乌烟瘴气实在难受,给曹方杰留了电话后不一会我们就都下了网。照照要回去和家人商量上班的事,刘媛媛说回去要忙点工作上的事情,曹方杰呢,说晚上还有约。看来,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但是我呢?一个人。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一丝风,挺凉,打了个哆嗦,脑海里突然闪过刘媛媛的模样,但很快就忘却了,毕竟,现在我的心里装的最多的是林蓓蓓。

看着路边的小吃摊,我想着如果林蓓蓓在身边,我一定搂着她吃一次街边摊。看到广场上的一对对情侣,心想着,我也要和林蓓蓓出来逛一逛。再看看电影院门前,心想着,一定要和林蓓蓓看一场电影。所有看到的一切,心里总会想着林蓓蓓的身影,看来,我是真的想她了。

嗯,我得回去给蓓蓓打个电话了。因为她除了给家里打电话,她找不到我。

走到楼下,快步上了楼。还没开门,只听电话响个不停,我一猜,肯定是林蓓蓓打来的。

“喂!”我开了门,快速拿起了电话。

“呜呜……”只听见林蓓蓓的哭声,那头还传来海浪的声音。我想,林蓓蓓应该是在海边给打电话的,应该打了很多次电话。

“对不起,我,我又回来晚了。”我说。

“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次电话?”林蓓蓓哭着说,“我从下午四点多打到现在,一直就没停过。你干嘛去了,不接电话。”

“我下午和照照去网吧了,现在才回来,这不没事做,呆在家里也挺闷的,呵呵。”我说,不过这时候似乎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你了,一个人出来是这么难受的滋味,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和你在一起,在哪里都放心,都开心。你不在了,去再好的地方都开心不起来。”林蓓蓓哭着说。

听到这些话,我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湿润了。我深深地知道,这些话是林蓓蓓心里最想说的实话,是最真实的话。“好蓓蓓,嗯,我知道了,可是你已经去了,就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玩好吗,不然你怎么对得起领导的一片苦心呢,呵呵,”我想逗林蓓蓓开心,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张镐,我已经把王军辉送给我的东西还给他了,只要你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会做,我也不希望因为别人让我们不开心。这次来三亚,王军辉给我买了很多东西,我都没要。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我不想失去你。”林蓓蓓说。

“嗯,我知道了,你在海边冷吗?冷了就早点回去,别冻着。”我有丝担心。

“嗯,我不冷,今天我没跟他们去玩,在海边待了一个下午,一点心情都没有。”

“我知道了蓓蓓,我心里也一直想着你呢,你就安心去玩,我等你回来好吗?”我说。

“可我,可我现在就想回去。”林蓓蓓说。

当说完这句话时,我似乎听到了林蓓蓓身边有人,好像在说什么,但我不是很肯定,当然,面对眼前的情况,我也不能问。这时候对我来说,也不应该有什么疑心。

“那怎么行呢,你才过去两天时间,而且离的这么远,再说你一个人怎么能回来,多不安全。”




----------------------------------------------
《光阴故事|小说》 链接:《那年爱的疯狂》连载…,让我们一起疯狂 [原创] http://bbs.voc.com.cn/topic-6783271-1-1.html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860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