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两罐炼乳[原创]
55968个阅读者,5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3 18:21
第二十三节 搜查(中)

晚上,韩妏仪同丈夫商讨一个新话题:保卫处是怎样知道的?

韩妏仪问:“你觉得,会是魏大嫂吗?我不是跟你说过嘛,那天……她在门口偷听来着……”

“从老魏看,不会!他老婆虽然爱传闲话,但老魏御妻有术,而且当家,老婆完全听他的。不过也难说,从咱们回国到现在,政治运动太多了,比如一九五五年一月的批判胡风、同年七月就肃反、五七年的反右,太令人恐怖了、五九年的批判彭德怀、去年咱们这里又单独的搞起了‘新三反’。搞得人人揭发、人人检举、人人自危。人和人之间,谁都不敢信任谁了。

“你说了,等于没说,我问的是,是谁揭发的?你却发了一通牢骚。”

“我正要说呢,你给打断了……会不会有这种可能,魏大嫂爱占小便宜,她偷听到了只言片语的,就询问、威胁鸽子,想分一杯羹,鸽子害怕了,主动去揭发的?”

“我也想过,要是这样,保卫处的早就找上门了,何必等八、九天的。”

老秦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听司机说,她家老太太说的,鸽子有一天夜里没回家,……”

韩妏仪马上警觉了:“怎么回事,你经常不在家,反而总比我这个经常在家的,知道的事情还多?”

“你那天做手术,回来得太晚了。而我那天夜里因冷凝分离炉出事故,被接走。司机送我回来后,他单独开车回去时,看见老太太在路上问人,有没有看见她女儿,第二天司机出车送我,随口问了我。”

“那是几点了?”

“送我回来时,是后半夜两点了吧。”

“知道了,问题出在鸽子身上。”韩妏仪肯定地说。

“你还是早做准备?”

“准备什么?”

“说不好,我预感到会有所不测。最好你先与广州的二表姐联系一下。”

韩妏仪这一夜,没睡好。

冯处长拿到了那封香港来信,又派人到邮局调取了那天的邮寄包裹单据,确定了是两罐炼乳。接下来,他要再确定是几块手表?米鸽鸽再次被“请”到了保卫处。上次消遣了米鸽鸽的小谭同志不见了,这次是冯处长亲自审讯。

冯处长小声细语、慢悠悠地问:“这两天睡得好吗?”

“不好,愁的我不行。”

“我的脖子也落枕了,你能帮我捏一捏吗?”

米鸽鸽愣了一下,轻声说:“行”,她慢慢走到冯处长身边,冯处长却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弄着她的乳房。突然,他把指甲死死地嵌在乳房里,狠狠的拧了半圈,米鸽鸽疼得大声叫喊,就这样,她什么都说了,并且说得都是实话。

米鸽鸽是回不去家了,她的罪名是:协助走私、欺骗政府、贪占赃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3 18:23
第二十三节 搜查(下)

保卫处对米鸽鸽家,进行一次突击搜查,搜出了十来斤番薯干、大米一坛子、咸鱼干、酒糟干粉等,就是没有手表。冯处长一面在汽车修理厂,发动群众揭发老唐的多吃多占罪行,一面审讯他,交代手表藏在哪里。可是,老唐确实不知道,他要知道,早就交代了。

经验丰富的冯处长,亲自来到唐家看望米鸽鸽的母亲:“大妈,我来看你了,给你带点东西,这是五个鸡蛋、一包古巴红糖。”老太太冷眼看了一下,没说话。冯处长和风细雨的委婉劝说老太太:“大妈,您闺女和女婿犯了国家的法了,只要您交出那四块手表,就可以放了您的闺女和女婿。”

老太太深明大义,她清楚地知道,交了手表,也换不回来女儿,但是可以让女儿少受一点罪。于是从过道自家门前的垃圾桶底下的反面,用力抠下一个脏兮兮的盒子,交给了他。

老唐挨不过严刑拷打,什么都交代了,还包括在老秦家喝酒时,所听到的老秦反对毛主席、反党、反大跃进、反社会主义的言行,和那些顺口溜。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是第一个被判刑的。他的罪名是:贪污、多吃多占、私分救济灾民的代食品、对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不制止、不揭发,丧失了作为共产党员的资格。

被冯处长玩弄了几次的米鸽鸽,是第二个被判刑的,至于罪名吗,那不重要,一大堆帽子,随便你想吧……老唐前妻的两个孩子,被在东北的弟弟,带回了东北老家。米鸽鸽年迈的母亲、女儿妞妞,以及未满周岁的婴儿,被米牢靠带回了他工作的本溪矿务局居住地。好好的一家人,就因为一时的贪欲,被糟蹋的七零八落。

接下来,踌躇满志的冯处长,要拿老秦两口子开刀了。

老唐和米鸽鸽被抓,以及被抄家,不但在总公司传开,也使“两栋楼”传嚷的沸沸扬扬。几天来,老秦和韩妏仪各自做着各自的“善后处理”,并互相提醒着对方。老秦对妻子说:“你要把你收到的那些海外来信,处理一下,该烧的烧掉,不该烧的一定不要烧,留给孩子们,是对我们的纪念……”

“还说我吶,你那记录各地顺口溜的小本子,还不赶快烧了?”

“是呀,我这两天不是在找吗,可没找到,不知放在哪里了。”

“你呀,还是那个老毛病,丢三落四的。一定要找到!”妻子对他下了命令。

“我明天一早,先回总工办的办公室,再找找。”

在冯占峰看来:整倒韩妏仪的罪名是:里通外国,参与走私多年、且数量巨大、破坏国家经济秩序。这是铁定的,不容置疑。

而整倒秦歆仁,则要有充分的证据,因为部里、省里有领导“惜才”,阻力大,仅有两个人的口头揭发,还不足以“服众”和“定案”。秦歆仁在酒后对唐劲勇所说的那些顺口溜,不可能仅仅是即兴偶言,一定会有文字上的留存。自视经验丰富的冯占峰,相信自己有能力,找到文字上的铁证。

带走韩妏仪和抄家,是同一天。而那一天早上,老秦回到总工办,准备找他的那个小本子,却被押解式的紧急奉派,赴北京出差五天。

韩妏仪是在医院被带走的,押解她的车又开到她家的楼下。保卫人员当着她的面,从她家里搜出大量的奢侈品和现金、外币、存折。他们把外文版的医学书籍也扣押了,因为上面有男女裸体的全身彩照,作为她一家人生活糜烂,沉迷色情腐朽趣味的罪证。冯处长检阅着他的战利品,那一车从秦家拉来的罪证,他难得的笑了。他翻捡了几下,首先看上了还没开封的澳大利亚出产的纯羊毛的金边花毯,让手下送到他的办公室。

韩妏仪被羁押后,冯占峰再次来到秦歆仁家里,搜查“文字铁证”,仍然没有收获。甚至是几处临时工棚的办公点,均无功而返。他还了解到:一九五六年春,秦歆仁在广州的“广东省委工业部”里,有一间他的办公公室,一直没退。于是冯占峰奔赴广州,结果还是失望而返。他还是想到了总公司的总工办,因为保密的需要,秦歆仁的那间办公室已经被封存了。冯占峰经过申请,得以再次进入。经过四个人近一天的努力,终于找到铁证,那个——小本子,里面有他在各地出差时,记下所听到的各种顺口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3 18:55
第二十三节 搜查(下)

保卫处对米鸽鸽家,进行一次突击搜查,搜出了十来斤番薯干、大米一坛子、咸鱼干、酒糟干粉等,就是没有手表。冯处长一面在汽车修理厂,发动群众揭发老唐的多吃多占罪行,一面审讯他,交代手表藏在哪里。可是,老唐确实不知道,他要知道,早就交代了。

经验丰富的冯处长,亲自来到唐家看望米鸽鸽的母亲:“大妈,我来看你了,给你带点东西,这是五个鸡蛋、一包古巴红糖。”老太太冷眼看了一下,没说话。冯处长和风细雨的委婉劝说老太太:“大妈,您闺女和女婿犯了国家的法了,只要您交出那四块手表,就可以放了您的闺女和女婿。”

老太太深明大义,她清楚地知道,交了手表,也换不回来女儿,但是可以让女儿少受一点罪。于是从过道自家门前的垃圾桶底下的反面,用力抠下一个脏兮兮的盒子,交给了他。

老唐挨不过严刑拷打,什么都交代了,还包括在老秦家喝酒时,所听到的老秦反对毛主席、反党、反大跃进、反社会主义的言行,和那些顺口溜。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是第一个被判刑的。他的罪名是:贪污、多吃多占、私分救济灾民的代食品、对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不制止、不揭发,丧失了作为共产党员的资格。

被冯处长玩弄了几次的米鸽鸽,是第二个被判刑的,至于罪名吗,那不重要,一大堆帽子,随便你想吧……老唐前妻的两个孩子,被在东北的弟弟,带回了东北老家。米鸽鸽年迈的母亲、女儿妞妞,以及未满周岁的婴儿,被米牢靠带回了他工作的本溪矿务局居住地。好好的一家人,就因为一时的贪欲,被糟蹋的七零八落。

接下来,踌躇满志的冯处长,要拿老秦两口子开刀了。

老唐和米鸽鸽被抓,以及被抄家,不但在总公司传开,也使“两栋楼”传嚷的沸沸扬扬。几天来,老秦和韩妏仪各自做着各自的“善后处理”,并互相提醒着对方。老秦对妻子说:“你要把你收到的那些海外来信,处理一下,该烧的烧掉,不该烧的一定不要烧,留给孩子们,是对我们的纪念……”

“还说我吶,你那记录各地顺口溜的小本子,还不赶快烧了?”

“是呀,我这两天不是在找吗,可没找到,不知放在哪里了。”

“你呀,还是那个老毛病,丢三落四的。一定要找到!”妻子对他下了命令。

“我明天一早,先回总工办的办公室,再找找。”

在冯占峰看来:整倒韩妏仪的罪名是:里通外国,参与走私多年、且数量巨大、破坏国家经济秩序。这是铁定的,不容置疑。

而整倒秦歆仁,则要有充分的证据,因为部里、省里有领导“惜才”,阻力大,仅有两个人的口头揭发,还不足以“服众”和“定案”。秦歆仁在酒后对唐劲勇所说的那些顺口溜,不可能仅仅是即兴偶言,一定会有文字上的留存。自视经验丰富的冯占峰,相信自己有能力,找到文字上的铁证。

带走韩妏仪和抄家,是同一天。而那一天早上,老秦回到总工办,准备找他的那个小本子,却被押解式的紧急奉派,赴北京出差五天。

韩妏仪是在医院被带走的,押解她的车又开到她家的楼下。保卫人员当着她的面,从她家里搜出大量的奢侈品和现金、外币、存折。他们把外文版的医学书籍也扣押了,因为上面有男女裸体的全身彩照,作为她一家人生活糜烂,沉迷色情腐朽趣味的罪证。冯处长检阅着他的战利品,那一车从秦家拉来的罪证,他难得的笑了。他翻捡了几下,首先看上了还没开封的澳大利亚出产的纯羊毛的金边花毯,让手下送到他的办公室。

韩妏仪被羁押后,冯占峰再次来到秦歆仁家里,搜查“文字铁证”,仍然没有收获。甚至是几处临时工棚的办公点,均无功而返。他还了解到:一九五六年春,秦歆仁在广州的“广东省委工业部”里,有一间他的办公公室,一直没退。于是冯占峰奔赴广州,结果还是失望而返。他还是想到了总公司的总工办,因为保密的需要,秦歆仁的那间办公室已经被封存了。冯占峰经过申请,得以再次进入。经过四个人近一天的努力,终于找到铁证,那个——小本子,里面有他在各地出差时,记下所听到的各种顺口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3 19:01
第二十四节 善后(上)

冯处长审讯完韩妏仪,认为她对他现在的价值,就是要好好的享受他所欣奇的、她那“混血儿”的身体。这一点,韩妏仪也看出来了,她镇定地对他说:“你对我怎样都行,但是,我也有个要求……”

他轻松而自负地阴笑着说:“请说……”

“我要你把我的女儿,送到广州我表姐家,孩子是无辜的。”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点点头:“嗯……好说。”他阴笑着走向她。

她立刻站起来,后退两步,严厉地说:“我要你先做到,否则……”

在冯处长和四名押解人员的监护下,韩妏仪在广州与表姐相见,抱头疼哭:“二姐呀……我没听你的劝告,我好心助人,却成了罪人。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犯罪……”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陈葛夌拍着她的后背:“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

“我这辈子完了,我的家庭也完了……我不知帮助过多少人;也不知救活过多少人,可是,现在,谁来帮帮我?谁来救救我呀?”

陈葛夌也陪着她哭,连在场的两位押解员也情不自禁的默默掉泪,因为这两人都得到韩妏仪的帮助和治疗。只有冯处长像蜡像一般,面无表情,目视窗外。眸眸说:“妈妈不哭,妈妈是个坚强的人,我长大也要做一个坚强的人。”

韩妏仪把女儿搂在身边,三个女人抱成一团,一起放声的哭了起来。

“二姐,眸眸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把它送到吉隆坡,我父亲那儿。”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的。”表姐给她擦着眼泪。

“二姐,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在我家里,有我和老秦共计一万多册图书,七千多件资料,主要是他的专业书籍,和我的医学书籍,还有那些老秦从美国冒险带到吉隆坡,再带回国的石油方面的资料、图表和手稿,都很珍贵。如果老秦也被带走了,那些就都交给你了……”

“不!不!我不能接受,那是眸眸的,如有可能,我也只是暂时保管,一旦眸眸成年,就全部交给她。”她又面对眸眸:“眸眸,你听见了吗?”

眸眸点点头。

冯处长带着老秦的罪证——那个小本子,和他整理的材料,分别向总公司、市委、省委相关领导汇报。总公司的刘书记看过后,一言不发,面色沉郁,只批示:上报。同时,他又向省里写了一份报告,为老秦评功摆好,希望能减轻对他的处罚,继续发挥他的专业所长。

原文摘录如下:

一,在一九五七年五月之前,由常英采掘到的油页岩,要运送到抚顺石油总厂进行工业化试验检测。经过秦歆仁主持研制的设备,可以在常英本地进行这项化验检测。

二,在一九五八年六月之前,加工试验出的油页岩原油一百五吨,要运送到苏联进行提纯加工流程研究和测试。秦歆仁在原苏联专家研制的设备基础上,改进后完全可以在常英本地完成这一工作,一次就给国家节省了四百万的费用。

三,在秦歆仁主持下,在荷黎村荒坡上建成油页岩干馏试验厂。

四,在秦歆仁主持下,创造了具有全国先进水平的页油余气回收系统采用管道化,受到石油工业部通报表彰。

五,苏联专家撤离时,带走了全部资料和图纸。秦歆仁利用从美国带回来的资料,对苏联专家试制的第一套可年产一百万吨的“常减压蒸馏装置”进行改进,改进后的第二套设备年产达一七九万吨。

与此同时,冯占峰所写的《有关韩妏仪走私手表、秦歆仁搜集反党,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罪证》的材料,也在逐级上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3 21:55
荒唐岁月,善良的人始终泯灭不了人性,但对于接踵而来的种种厄运,却是惹不起也躲不起,更遑论与之抗争改变命运了。两罐炼乳、四块手表浓缩了一个时代的悲剧,发人深省,令人唏嘘浩叹!旧闻新忆的这篇小说越写越有料,后劲儿很足,值得细细欣赏。
开头部分稍显拖沓,可更精炼一些。
整的来说,很不错。

[本帖最后由 周公裔 于 2015-11-23 22:3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5 09:10
第二十四节 善后(下)

市委黄副书记主抓政教工作,因此特别关注冯处长根据老秦小本子整理出的材料,其中有关“顺口溜”,写的是:

“夺高产,放卫星,饿死的社员填满坑。

毛主席,大胖脸,饿死社员他不管;毛主席,肚子大,饿死社员他不怕。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一个红太阳,中国人民饿断肠。

大跃进,吃食堂,山芋干,当细粮,鸡腚眼子是银行。

今反右,明反右,反的社员吃人肉。

毛主席万岁,买棺材排队。

社会主义好,就是吃不饱。

一个锅台一个炕,中间挂个主席像。没有毛主席,咱能吃上黍子皮?没有共产党,咱能吃上棒子穰?

北京大官吃一斤,农村社员吃一两,饿的两眼泪汪汪,想起当年委员长。

亩产十万斤,饿的俺头晕。

……”

黄副书记看不下去了,一拍桌子:“反革命!典型的、漏网的反革命!”

省委批示:“这是一个伪装成爱国华侨的敌特分子,打着支援祖国建设的旗号,钻进我们的革命队伍,利用暂时的经济困难,搜集坏分子的不满情绪,编造民情舆论,应予以最严厉的惩处!”

老秦五天后出差回来,不见妻子和女儿,预感不妙。西边老唐家一把冷冰冰大锁横陈。他到医院去打听,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不见往日的热情和问候,像躲瘟疫似得远远的看着他,议论着什么。沈院长倒是如同往常,平静的告诉他:韩副院长被总公司保卫处带走了。老秦问他知道不知道眸眸的去处,沈院长摇摇头。分别时,沈院长突然过来拥抱着老秦。

第二天,老秦去总公司的总工办上班,被告知:可以休假十五天,但不能外出。其实,这段时间,正是省里、部里有欣赏他的领导,为挽救他而与那一派的博弈中。

老秦已经预感到自己和妻子都将祸且不测,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而他现在所想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把妻子的冤情写在纸上,纸的边条半公分处,贴在她的那些中外医学书籍中间,留给后人。

敬祈各位读者:

当你翻看这本书时,是否也想知道此书原始的拥有或收藏者的身世?

此书的原始拥有者:韩妏仪,女。一九二五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侨居世家,殷实三代,祖籍中国广东省开平县莘象村。一九四二年赴美入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五年后以牙科硕士学位毕业,返回吉隆坡。半年后再回美国进修临床医学,一九四八年冬与中国留美学生秦歆仁结婚,育有两子一女。一九五0年在纽约北长老会仁爱医院任医师。一九五四年冬随丈夫回大陆中国定居。一九五五年在石油部所属企业任医生、一九五八年在总公司新设立医院任副院长。

韩妏仪自幼聪颖,贤惠及人,敬业爱群,惠顾同事、邻里,甚至是不相关的路人。回国七年来,她济助困难者的现金达八千余元,赠送的物品种类、数量、折款均难以数计和统计。根据她写的笔记《执业诊疗小记》,仅在举世罕见的三年大饥荒中,她就救活四六九一人,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是因饥饿而频临死亡者。其中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三日的记载,那天她救活了十七人,因累困至极而走不动路、吃不下饭,在医院的病床上,像病人似的躺了一天。

一九六一年九月十二日,韩妏仪收到由香港转寄的两罐澳大利亚产炼乳,因怜悯邻居米鸽鸽产后奶水不足,予以相赠。九月十七日收到香港转寄来信,信中明示:“此次所寄炼乳,每灌各有两只瑞士所产名表,望查收!”韩妏仪大吃一惊,她深知这是违反国家法律的走私,是严重犯罪行为。九月十九日,韩妏仪到米鸽鸽家询问,遭到米鸽鸽的严词否认。九月二十四日,韩妏仪在医院接受总公司保卫处工作人员的询问,承认赠送两罐炼乳与米鸽鸽,承认收到香港来信,内容涉及罐内各有两块手表。因没打开过罐子,不知是否真有手表。九月二十五日,韩妏仪将那封来信交给保卫处,接受调查。

九月二十八日,韩妏仪因涉嫌参与国际走私、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秩序罪,被保卫处带走,至今未归,生死不明,对其家属也未作任何交待。十月三日,韩妏仪十岁的女儿秦禾戈(乳名:眸眸),不知因何罪被带走,去向不知,生死未卜。

敬祈各位读者:如果你读到此文,请对韩妏仪母女,予以关注。

韩妏仪之夫
秦歆仁
绝笔于一九六一年十月六日深夜二时十七分的家中

在八天多的时间里,他一共抄写了三百余份,贴夹在三百余册医学书籍中。

老秦是在十月七日中午被带走的。五天后,他以反革命罪、台湾国民党间谍罪,被执行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25 09:23
第二十五节 诡异的结局

总公司接省委指示,派保卫处冯处长赴广州,汇报有关对秦歆仁的处理。可是一整天了,却找不到他。刘书记觉得事态严重了,直接打电话给保卫处刑侦科科长谭延铭。谭延铭说他也在找冯处长,刘书记让他仔细想想,冯处长有可能的去处。谭延铭说,他可能知道冯处长在哪里:“……因为有时要接待上级保卫、公安等部门领导,保卫处修建了两间内部接待室,装修的不错,不亚于广州鹿鸣宾馆。但自从经济困难以来,整个总公司处于调整状态,接待的领导极少。有时冯处长累了、工作晚了,也在那里休息。是不是他会在那里……”

“好!你马上去查看一下,有情况打到总公办找我。”

仅仅半个多小时,刘书记就接到一个令他震惊的电话:刑侦科长谭延铭严重中毒,生命垂危,已被送到医院抢救!刘书记的车子刚刚开出,又让司机返回,重新回到办公室,立即打电话给医院,让医院向广州求助,派专家前来会诊,一定要救活小谭。之后,他再打电话给常英市公安局,请求派员增兵、协助破案。之后,他在办公室里来回度步,沉思着。

常英市公安局副局长文从斌带员赶到后,与总公司保卫处组成联合侦破小组,于四天后破案,文从斌与四名参与破案人员,一同向刘书记汇报案情:

“一,在保卫处那带套间、浴室的接待室里,有韩妏仪衣着整洁,面部安详,坐在椅子上去世。在该套房的洗浴室里的西墙角,有保卫处长冯占峰,仅穿浴衣,斜身蹲靠在墙角死去。茶桌上有红酒、虾饺、蛋糕、苹果、荔枝、鸳鸯肠、鱼皮、牛三星、鸡汤。这些食物,有的有筷子、勺子动过的痕迹,有的则完全没有吃过的迹象。

二,关于保卫处刑侦科长谭延铭,一人从那套接待室关门后走出,在行止二楼楼梯口处,倒地昏迷不醒。被同层保卫处干事尹助一发现,送至医院,至今昏迷不醒。

三,在谭延铭的上衣左下口袋里有一瓶美国产“高浓度鱼肝油”,瓶标说明为,该瓶为五十粒装,尚有二十三粒鱼肝油。经化验,鱼肝油被人为注入h—sa试剂,这种试剂应用于化工提纯,属于高毒性。国内没有生产,进口量不多,进口时间最早在三年前左右。

四,经验尸:韩妏仪胃中没有死前吃进的食物,但有鱼肝油丸,和h—sa试剂。冯占峰胃中有多种食物和酒精成分,但没有鱼肝油和h—sa试剂,另有一种尚不知明的化学材料,毒性强度目前未能准确检测出。

五,韩妏仪胃里的鱼肝油和h—sa试剂,与谭延铭胃里的鱼肝油和h—sa试剂,完全相同。初步认定,谭延铭进入房间后,发现鱼肝油,吃进两粒后,将鱼肝油瓶子,装进自己上衣口袋里。然后走出套房。

刘书记听完汇报,认为有两点是值得怀疑的:第一,冯占峰和谭延铭都是从警多年、刑侦经验非常丰富,怎么会随便吃案发现场,尚未确定的食物?第二,冯处长胃里的不明化工原料是什么?谁带进套房内的、又怎样进入他的胃里?没有交代清楚,怎能说是破案了?

文从斌说:“关于第一疑点,请参与破案的彭城均解释吧”。

彭城均说:“我多次跟随谭科长带队搜查。了解到他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在搜查现场如果看见好东西,随手就拿,喜欢了就装起来。看见好吃的拿来就吃。有时冯处长会说他几句,而有时冯处长自己也是这样。比如在搜查柳荫宾馆时,谭科长吃现场的苏式蛋糕;在搜查唐劲勇家,谭科长看见柜子上有鱼肝油,拿起来仔细看看,晃动几下,再拧开瓶盖,放进自己嘴里几粒,一转身看见我在看他,就又扭开瓶盖,给了我两粒,然后将瓶子装进自己的衣兜里。在搜查韩妏仪家也是这样,他让我将韩妏仪带到客厅里监视她,自己跟随冯处长四处搜查。返回时他坐在警车里,总觉得不舒服,几次扭动腰和屁股,最后欠起一边的屁股,从裤兜里取出一个瓶子,拿出几粒给了我,他自己又吃了几粒,才把鱼肝油瓶放到公文包里。也许他这样做习惯了,在发案现场看见鱼肝油瓶子,也就习惯成自然先吃几粒。谭科长的这一习惯,警校毕业的何晓明也可以作证,他甚至原谅谭科长,认为现在是特殊时期,这毕竟又是营养丰富、十分难得的进口高级保健品。”

刘书记问:“是否可以认定,韩妏仪是因巧妙拒辱而自杀?”

文从斌回答:“完全可以确定。”

刘书记说:“从冯处长上报的材料看,他提议判处韩妏仪十年,而省公安、司法两部门领导认为,韩妏仪参与走私证据不充分,只建议判处两至五年。总公司则从事实出发,希望重新审查韩妏仪的走私犯罪证据,争取作无罪释放。可惜她刚毅自珍,殉节千秋了。”刘书记站起来,仰头高呼:“哀乎、惜矣、悲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30 10:14
尾声

虽然是经省、地、市三级公安部门,均作出相同的结案,但冯占峰的死因始终是个未解之谜,三级部门的一致观点是:冯占峰绝不是自杀。

一直昏迷不醒的谭延铭,在结案后被送到广州治疗。经专家多次会诊,确认他的中毒十分奇怪,毒素竟然渗入到中枢神经,他的昏迷会延续下去。

总公司保卫处根据米鸽鸽的揭发:曾送给魏副处长妻子半罐炼乳、一块手表。而魏妻只退回那块手表,犯有受贿罪。同时,魏全安作为保卫干部,本应负起保卫职责,却放松警惕,向被调查人员通风报信,丧失阶级立场。对魏全安进行调查,对其家进行搜查,获得一只炼乳空罐。老魏被开除公职,遣返原籍,参加农业生产,被监视劳动改造。

此前,老魏曾预感到或将不测,与妻子有一番对话。妻子问:老冯为什么非要整秦总工程师?老魏说:他整老秦,是一石三鸟,第一可以升官、第二,老秦家的那些海外寄来的钱款、首饰、东西,吃穿用都由他控制着,那还不由他随便挑随便捡,第三,凡他过手的案子,一旦涉及到女人,只要是他看上的,那个能逃得了他的玩弄?

他哀叹道:“下一步,他就该整我了……”

不幸的是,他,果然一语成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30 10:23
这篇小说,源于真实的凄惨而悲壮的历史事件。多年来让作者一直耿耿于怀,无数次想写,又多次提笔而不能。四十多年后才下决心来写。再不写,带到坟墓里,那是罪过。

小说中,百分之八十是虚构的。真实的是:那位工程师姓俞,的确是祖籍南京人,归国华侨,也是作者的邻居,他的孩子与作者是儿时的玩伴。真实的还有:只有一罐炼乳,一块手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14:00
此贴不应沉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3 16:58
继续提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9 21:48
继续提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3 20:24
作者借两个家庭在三年暂时困难时期的悲欢离合,反映了特定时代的社会现实,让普通人裹挟在政治风波里不能自已。故事抓人,有一定的思想震撼力。顶一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3 23:16
唉,想说小说好看,却看到作者最下面说。。。。 这有真实成份。 沉重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19 05:35
感谢朋友们的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6 16:46
本文 第十七节 “全民共同的病态” 之后的第十八节“犬义神兽”的(上),忘了,只有(下),现在补上。


两罐炼乳



第十八节 义犬神兽(上)

老秦在打雷岭监建“减压蒸馏回至装置”,已经五天没回家了,韩妏仪担心他吃不好,找个借口来看他。老秦的临时指挥部、工作室兼书房和宿舍,是在一个很大的席棚子里面,又隔出的一间小席棚子。韩妏仪一来,就关上席篾门,老秦迫不及待的亲吻起妻子来,妻子笑着说:“等一会儿。”她给他拿出“好吃的”,让他赶快吃。老秦原本想,好几天都没有细嚼慢咽的享受妻子的厨艺了,如今……嗨,还是要狼吞虎咽的填肚子……

和老秦一块儿工作的陈工程师,见到韩妏仪关门,对其他人说:“走吧,走吧。听说去海边的车回来了,看看有没有拉回海味?”

陈工是想给老秦两口子,留点私密空间。小伙子们随着陈工,一窝蜂似的冲出大席棚。

陈工大学毕业,三十二、三岁,是当地人,从玉门油矿调回来才三年。总公司派他做老秦的助手,一来在语言上,生活习惯上,以及处理与当地交往等事项上,都会有帮助。下午下班后,陈工背着一兜子野菜回到大席棚,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回家。他特意去看老秦,看见他还在低头忙着,脚上一只趿拉着鞋、一只连袜子都没有穿,又看到他身后床上,原先凌乱的枕头、床单、短裤,被叠的很整齐,会意的笑了。对他说:“中午吃了啥好的?连晚上也不饿了?”

老秦头也不抬:“嗯、嗯,好!弄完这一点,就吃。”

“我帮你打回来吧?”

“怪不好意思的,哪能老麻烦你?”

陈工带回两个饭盒,递过去一个,对老秦说:“看看,果然有鱼吃了。”

老秦爱吃鱼,有鱼就想喝点酒。忙了一天了,昏头昏脑的,他站起来伸伸懒腰,晚上想放松放松,于是就神秘兮兮的从妻子带来的布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冲着陈工一晃:“来两口?”

陈工笑了:“我出去看看。”回来后他对老秦说:“他们都去看电影了。”他在老秦对面坐下,惊喜的问:“还有肉?嫂子对你真好。”陈工把自己饭盒里的鱼,夹到老秦的饭盒里:“换换,你吃鱼,我吃肉。”他馋肉很久了,暗自庆幸今天有口福了。

“好!”老秦一高兴,又从那个布袋里拿出一个扁盒的罐头来:“一起吃、一起吃!”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很自然的,就聊到了“饿”和“吃”的上来。陈工问:“这罐头什么肉?美味难得。”

老秦换了副眼镜,拿起来看看,说:“荷兰牛肉罐头。”

“是买的?还是嫂子国外亲戚寄得?”

“我常不在家,一般这些事都不知道。”他又拿起罐头看看:“估计是国外寄来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东拉西扯。借着酒兴,陈工给老秦讲了一个他家乡的、真实的、有关狗的故事:

俗话说:狗通人性。我邻居家孟老黑养了一条母狗,不但长得威武雄健,浑身毛色油亮,而且善解人意,非常听话,取名叫蛋黄。你听听这狗名,都是一道诱人的下酒菜。话说这蛋黄重约二十来斤,全身雪白,但眼眶、耳朵和四只爪子、尾巴却是紫黑色的,跑起来飞快。

有一次它生下了一窝小狗有七只,孟老黑的妻子不想养这么多的小狗,喂了十来天,就送出去五只。蛋黄打野食回来一看,就叽啾叽啾的叫着,四处转悠,又冲着孟老黑“汪汪”的叫,看没人理它,就卧下给两只小狗喂奶。喂完奶就跑出去了,它很快就找到一户人家,在院子门口汪汪的叫,主人一看就认出是蛋黄,便开了院门让它进来,又把小狗抱出来,让它喂奶。就这样,一上午它把五只小狗都喂了奶。此后,每天上午、下午各喂一次奶,从不落下,一直喂了二十多天。村民无不惊叹蛋黄的慈爱心肠。

蛋黄和孟老黑的小儿子乖乖“关系”最好,也最听他的话。只要他放学一回来,蛋黄就与他形影不离。乖乖与小伙伴们在村边的小溪旁玩耍,它就在一旁卧着,看管着他的书包,要是谁欺负了小主人,蛋黄就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狂吠、再不听警告就撕咬他的裤腿。你说,谁还敢惹它?乖乖上学要趟过这条河,有一次不慎滑倒,被水流冲向下游。蛋黄跳入水中,奋勇救出了乖乖,再次跳入河里,叼回湿漉漉的书包。村民称赞蛋黄是奋勇救主的“义犬”。乖乖有了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却留给蛋黄。有一次乖乖跟随妈妈到几里外赶集,因人多嘈杂,乖乖与妈妈被挤散了,乖乖妈一点都不着急,见到一个同村小伙子,就对他说了这件事。小伙子骑单车回到乖乖家,对守卫院子的蛋黄一说,蛋黄就飞快的跑了。乖乖妈还没回来,蛋黄和乖乖蹦蹦哒哒的就先到家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4 15:16
第十八节 义犬神兽(下)



蛋黄有这么多的优点,人们不奇怪,如果说他还会打猎,也许有人不相信了,但这却是事实。小曈江的下游,河面宽阔,中间地势高,旺水期河水淹没,而平时就会露出水面,形似河中岛。岛上经常有搁浅的鱼虾,吸引一些飞鸟前来捕食。蛋黄会隐藏在石头后面,偷偷的窥探,看准时机,突然出击,就会捉到飞鸟。它捕获过的猎物有:鱼虾、蜥蜴、甲鱼、夜鹭、野鸡、鸬鹚、紫水鸟、水鸭子等。有一次蛋黄又去那里打猎,不幸被上游冲下来的水草缠住两个前腿,正在危急时刻,一位渔民驾着竹筏划过时看见了,救它上竹筏,然后送上岸。几天后,蛋黄竟然带着它的两个孩子,叼着一只鱼鹰,来到救它的那位渔民家的院门前,渔民一眼就认出来了,开了院门让它进来,蛋黄放下被它咬伤的鱼鹰,在院子里东闻闻、西嗅嗅,转悠了几圈,在一棵大树下跷起一只腿,撒了一泡尿,又冲着主人叫了几声,带着它的孩子走了。村民得知后,敬佩地称赞它是知恩图报的“义犬神兽”。

随着全国性的大饥荒袭来,狗的命运多舛,不是饿死,就是被人吃掉。有的是被主人吃掉,有的是被他人打死吃掉。孟老黑已经不给蛋黄喂食了,也无食可喂,蛋黄依然很健壮,照样能拉出狗屎来。有几个村民早就盯上蛋黄了,可是它警惕性很高,不但他人难以靠近,用其他方法捕捉的诡计,总是被它识破。其中,宁肯挨饿,它不吃别人投喂的食物。村里有个人见人烦的二流子,将结了套的绳环放在路上,只要蛋黄走进绳圈里,他一提绳子,就可以吊死蛋黄。谁知,蛋黄被套住后,一动不动的,二流子一靠近,蛋黄立刻奋起一跃三、四米,咬了二流子手臂一口,鲜血直流,二流子疼的嗷嗷大叫,蛋黄乘机用嘴把长长的绳子折了几折,叼起来跑回家,乖乖帮它解开绳索。

被咬的二流子不甘心,就忽悠乖乖他妈:“大嫂,好多人都打你家蛋黄的主意呢,你不吃了它,早晚会被别人吃掉的……这蛋黄,肥的有二十来斤呢,能吃个十天半月的。”

乖乖妈想想,也是:不吃吧,饿得慌,吃了吧,舍不得,唉!

“即便是人不吃,它早晚还不是饿死?还不如趁早……”

此时的乖乖已经十四、五岁,长成大小伙子了。他对二流子说:“谁要敢吃了蛋黄,我就吃了谁,你看我敢不敢!”说罢,怒目直视二流子。

二流子悻悻而去。

一天,乖乖看见蛋黄在它的窝里,低头吃着什么,过去一看,就大声喊:“妈妈,快来看呐,蛋黄吃的是什么?”

乖乖妈过来一看,蛋黄正在啃得是一个生的兔头,旁边还有一个。他妈一伸手,蛋黄就把兔头叼了过来,还围在娘俩身边,尾巴摇得格外欢畅。娘俩把两个兔头洗洗,放到锅里,加上菜叶,树皮、麸子、甘薯粉,熬了一锅汤,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一顿“稀餐”。他们一边吃、一边互相问:“哪里有兔子,谁家养的,没听说呀?真是怪事。”

正在疑惑中,蛋黄在门口叫了,乖乖出去一看:“妈妈,又有一个兔头……”

就这样,在三、四天里,蛋黄叼来了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兔头。一家人不敢声张,也不敢在白天煮汤。孟老黑吃完兔头,把骨头砸碎喂了蛋黄,搂着蛋黄那个亲呀,抚摸着一遍又一遍。蛋黄一动不动,舔舔主人的脸,享受着人犬之间的奇异温情,恩报轮回。

可是,过了几天,蛋黄什么也没叼回来,它自己也瘦了,连屎也不拉了,卧在窝里不出去。二流子又来忽悠乖乖妈:“大嫂,你看这蛋黄,瘦了吧,也就十几斤了。再等等,就瘦得没影了……”

“说实在的,养了这么多年,下不了手哇。再说了,乖乖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乖乖妈还是犹豫不决。

“这好说,你下不了手,我来……乖乖干什么去了?”

“好象是去林茨沟抓田鸡,和他的同学们一块儿走的。”

二流子心里有底了,他一手拿着绳子,一手用树枝远远地挑开狗窝的门,把圆形绳环扔到蛋黄头上。蛋黄不知是累的、还是饿的,或者是病了,有气无力的看着二流子。二流子一面拽绳子,一面倒着后退,倒着退着,他的一只脚被另一只脚踩着得绳子绊倒,后脑勺重重的磕在灶房的石头门槛上,一动不动,血在流着。蛋黄却“汪!汪”叫起来,直往前窜。乖乖妈解开绳子,蛋黄立刻跑得无影无终。乖乖妈害怕了,关上院子大门,看着尸体,不知如何是好。当孟老黑回来后,问明情况,把二流子的尸体拖到灶房里,关上灶房门,剁了几大块,放进大铁锅里了……

且说这蛋黄一跑就是十几天,让家人怪揪心的,让乖乖伤心不已,和伙伴们一起出去找了好几次。忽然有一天,乖乖妈听见蛋黄在院门口叫,出去一看,蛋黄叼回来一条四、五斤的大狗鱼,还活着呢,那个心花怒放呀:蛋黄又胖了,毛色也恢复了原样,她就想抚摸它一下。谁知,蛋黄后退了几步,冲着她叫了两声,就跑了。

此后,蛋黄不断的往家里叼来东西,野鸡、活鱼、死老鼠、鸭子、死蛇、死熊猴、鱼鹰什么的。但是,除了乖乖之外,它不让任何人靠近它、抚摸它。白天,它出去“打猎”,晚上,它就睡在院子大门外的西墙根下,看家护院,一有响动,立刻惊醒,威武的站立着,警惕的眼睛四处张望,随时做着奔跑的姿势。村民看了觉得奇怪:怎么不在窝里睡了?只有孟老黑一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过了大约两三个月,蛋黄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70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