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5-11-15 19:26

【长篇架空】深爱的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要我的命:欠你一世长安



南风小爷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都说自古皇家无真情,穆子卿,以前我不信。”
  “以后你也不必信。”
  “呵,现在我信了”我夺过他手里的匕首,一把刺进自己的心口,“这一身血我还给你,此生恩断情绝。”


  刚开的新书,喜欢支持!,男主不渣女主不小白,宅斗宫斗国斗各种斗~开帖绝不弃贴,每天不定时更新,希望有在看的宝贝们多多提出建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7
  先来一发简介~
  那日飞机失事,我从混沌中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恶毒的嫡母,狠辣的嫡姐,伪善的一家人,虎视眈眈的皇子们……身处并不复杂的宰相府却步步惊心,性命攸关的每个时刻,他都从天而降,拯救我于水火之中。
  沉寂如水,却偏偏杀伐果断,前世我曾经学过一句话,叫做世间最美的情郎,他于我而言,便是如此了。
  这样的男子,很容易让人爱上。
  我以为所有的温情是为我,为着这丝温情,我助他弑父杀兄,步步为营,终于夺得天下,他登基的那天,大赦天下,举国欢庆,然后他将匕首刺进我的心口 。
  “未儿,不会很疼,乖,很快就过去了。”
  “未儿,对不起,我不能负她。”
  我仰天长笑,与你三年,竟不知你心中那样长久的盛开着一朵白莲花,所谓深情,不过一场谎言,而所谓穿越,不过是你织就的一场梦。
  穆子卿,我头破血流为爱停留,你为救情人取我性命,苍天有眼留我一条命,我蒋画未指天为誓,穷尽毕生年华,换你悔不当初。
  只是,入宫再见你,为何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样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8
第一章 穿越
冷,刺骨的冰冷,从毛孔里渗进去,穿透每一个细胞,像是凌迟。
  我在黑夜里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难道,这便是死亡的感觉吗?
  如此的痛苦,如此的身不由己,却又无可奈何!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
  耳边传来的凄厉的声响,尽数入耳,混沌的灵魂却不能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皱了皱眉,是谁在哭喊?为何哭喊?
  “小姐别怕,绿儿将你背到城中找个郎中,小姐一定会醒过来的!”
  身体被拉扯,刺骨的感觉还在,身上却一轻,似乎有什么重重的落下,又飞起。
  终于有了知觉。
  我努力睁开眼睛,入眼处是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稚嫩的恨,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扎着双包髻,穿着一身青绿色的衣裙,料子看上去并不好的样子,正抱着我的胳膊把我往肩上扛,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这是……
  我依稀记得自己从英国飞回国内相亲,最后的记忆是飞机剧烈的摇晃,然后一阵白光闪过,我便坠入了刺骨的冰冷之中。
  看这样子,我是穿越了么?
  “小姐,小姐你醒了!”小女孩看到我睁开眼,拉住我胳膊的手蓦地松懈下来,情绪有些激动,哭起了鼻子,“吓死绿儿了,绿儿以为小姐再也醒不过来了!小姐要是丢下绿儿,绿儿也不想活了!”
  我吓了一跳,自以为听出重点,连忙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劝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寻死啊。”
  绿儿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破涕为笑:“只要小姐活着,绿儿就好好活着,照顾小姐。”
  这孩子的脑子怎么长成了这样?唉,封建害死人哪。
  我顿了顿,终究是没有再说出劝解的话,来日方长,这种思想一时半会也不能给她破除。
  那,现在的情况是……
  我是小姐,不知道为啥掉河里差点死翘翘,但是被救上来了,身边一个忠心耿耿的小丫头。
  唔,情况不算太坏,至少,不是被剥削阶层不是?
  可是现在,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我怎么装模作样,才能不被人看出来我是仿冒的?
  装病?装失忆?
  “绿儿,”我装出一副很熟稔的样子拉住小丫头的手,和颜悦色,“我怎么会在这啊?”
  小孩子神马的,应该好骗吧……
  “绿儿也不知道,呜呜……”小丫头说着又哭起来,“绿儿找到小姐的时候,小姐就在护城河边躺着,呜呜,应该是刚被人救起来的……呜呜,小姐,你跳河干什么……”
  我:“……”
  我哪知道你家小姐闲的没事跑河里干什么!
  “我不记得了,醒来就在这里了,”我抬手扶额,努力装出一副虚弱的不行的样子,“头有点疼。”
  这倒不是瞎话,头是真的疼,刚醒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觉得针扎似的疼。
  “小姐不会是着凉了吧!我们赶快回府吧,回去请个……在屋里歇歇,”绿儿说得太快,虽然及时的改了话,可我还是听出来了。
  请个……请个什么?肯定是医生啊。
  为什么又换成了回屋歇歇?我的身份可是个小姐呢。
  莫非,我打了个寒蝉,不会这么惨,穿个越穿成了最狗血的被各种欺凌压迫的私生女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8
第二章 进城
  预感居然该死的准。
  我跟着绿儿往城里走,寒冬腊月的,小风吹的呼呼的,我浑身湿透,头发湿哒哒的垂在胸前,来往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量过来,这感觉,可真不是一般的酸爽。
  “小姐,您还是穿上绿儿的衣服吧,”小丫头拉了拉我的袖子,第N次劝说,“绿儿不冷。”
  我傲娇的摆摆手,一派英雄模样:“没关系,你主子我也不冷。”
  绿儿咬咬嘴唇,缩回手去。
  开玩笑,怎么说我也是个二十八岁的大人,搁现代的这个年纪小屁孩都喊我阿姨了,一个阿姨好意思让孩子冻着,自己穿人家的衣服?
  很快就到了城门处,守卫看着我们俩楞了一下,估计是觉得我们太凄惨,怜悯的目光让绿儿羞得脸蛋通红,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从护城河到城门口这一段我已经被注视的脸皮相当厚实,毫不畏惧的挺起胸膛看回去。
  丫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见过湿身诱惑啊!
  守卫果然被我瞪得收回了目光:“进!”
  我昂首挺胸,跟在绿儿后面进了城。
  “小姐,”绿儿回头看我,眼神可怜巴巴的,让我想起了回国前一天养的那条小泰迪,也是这样可怜巴巴的咬着我的裤腿不让我走,“你应该在前面走,绿儿不敢逾越……”
  心里柔软了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头顶上那俩包子,唔,手感跟我家小泰迪可差远了。
  “我现在浑身湿透,走在前面惹人注目,不大好。”
  我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其实只是不认得回家的路。
  小丫头显然忘了这一路我是怎样招摇怎样惹人注目来的,毫无压力的点点头,接受了我的说辞。
  可是这城,越往里走,气氛越不对劲起来。
  “那是谁家的姑娘?怎么那个样子?”有路人甲开始指指点点。
  “你看她穿的,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吧,可能是个小姐!”路人乙拍着路人甲的肩膀应和道。
  “你们不知道吧,那是宰相家的四小姐,我去送过菜,见过一面呢!长得国色天香,只可惜亲娘死了,听说不怎么得宠呢!”路人丙走过去,分享一手八卦消息。
  立马就有人唏嘘起来:“这个样子,不会是……哎呦,这可怎么嫁的出去啊还?”
  我津津有味的听着,直想拿捧爆米花搬个小凳子坐下来听,听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因为前面的绿儿头快低到地上去了。
  还红着脸回过头来劝慰我:“小姐不要听他们这些人胡扯,小姐肯定能……能嫁个好人家。”
  到底是小孩子,说个婚事羞成这个样子。
  然后我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感情,人家说的国色天香的姑娘,是区区在下我也。
  我努力回想刚刚路人丙分享的大八卦,丫的,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宰相家的小姐,唔,四小姐。亲娘死了爹爹不爱。
  我估摸着,按照狗血的情节来的话,我应该会有嫡母嫡姐之类的大Boss祸害祸害吧。
  很快,我就恨死了我这张乌鸦嘴。
  绿儿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我正在难得的思考,一个不察,差点撞上她。
  “小姐,大,大小姐。”绿儿回头冲我磕磕巴巴的道,看样子平日里这具身体的主人被欺负的不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8
第三章 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府
我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走到了一个气势恢宏的大门外,门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三个大字“宰相府”,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张牙舞爪的冲着我。
  石狮子旁边,站着一个,唔,我看来国色天香的不行的美女,目光柔情似水地看着我,她身后站了一排花枝招展的小丫头,全是跟我的绿儿差不多大的年纪。
  这排场,我看了看自己的模样,可怜兮兮的颇不讨喜,身边只有一个同样可怜兮兮的绿儿,唔,身后倒也站了一排人,不过是看热闹的百姓,洋洋洒洒围了好几层。
  勉强,算是个平手吧,总不至于太丢人。
  咂咂,绿儿这小丫头吓成那样,还逞强站到我身前,小身板在风中抖啊抖的,就是不退后。
  我感动了一下。
  “妹妹这是去哪儿,怎么这个模样回来?”美女突然开口问,声音珠圆玉润,那个顾盼生姿,端的是关心。
  我脑子飞快的转了转。这是大小姐,我是四小姐。
  那,就是嫡姐咯?
  我怀了小心,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做出一派前世被爷爷逼着练了好多年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妹妹今天出城踏青……嗯,出城散心,不小心在河边滑了一跤,幸亏绿儿拼死才将我拉上来。”
  一旁的绿儿突然扑通一声跪下了。
  “大小姐恕罪,绿儿一时不觉害四小姐落了水,绿儿该死!”
  “嗯,你是该死,”美人温温吞吞的道,眼里却闪过一丝狠厉,很快就消失不见,“如此失职,我看,你也不必在四小姐身边侍候了!”
  那一丝狠厉,好死不死的被我看着了,吓得我打了个寒战。
  “绿儿再也不敢了,求大小姐饶绿儿一次吧!”小丫头在地上砰砰的磕头,好像淌出来的那些血都不是她的。
  “不怨绿儿,”我看着地上的小丫头终是不忍,即便知道现在跟这个美人对上多半会惹祸,还是开口了,“是……是妹妹不懂事,非要去水边玩,希望姐姐不要迁怒绿儿。”
  “小姐……”小丫头抬起头来感动地看着我。
  我也感动的看回去,心里想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丫的,我叫什么名字?
  美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估计是前主人平时没这么勇敢过,我这一开口,她居然笑了。
  “既然妹妹这么说,那姐姐也不能太不讲理,这次就饶过绿儿,”美人转过身,声音清脆,像一颗颗的珠子碰到一起,“不过父亲有言,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府,姐姐也很难过,但父亲的话不能不听,还是请妹妹整好仪表再进府吧。”
  日了个仙人板板的,不让我进去!我这副尊荣无亲无故身无分文的,你让我去哪整理仪表!
  身后看热闹的人议论的声音逐渐大起来。
  “看这大小姐,才真当的上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哪……”
  “宰相家的规矩不少啊,这四小姐可怜喽!”
  “不知道以后这样的女孩还有没有人要,反正倒贴给我我也是不要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回头精准的找到了那个说我嫁不出去还嫌弃我的那个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丫的,姐姐记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9
第四章 初见
不就是个宰相府,本姑娘还不乐意进去了,高门大院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腌臜事呢!我就不信,凭我从小到大被爷爷训练出来的这一身本事,身无分文还能把我饿死?
  低头正要拉起绿儿扭头就走,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
  身姿挺拔飘然独立,声音低沉道:“宰相家门口,这是怎么了?”
  我转头望去,丫真不辜负这一把好身材和这一副好嗓子,居然长了一张刀削般俊朗的脸蛋!
  呵呵,帅哥好,我就喜欢帅哥。
  我那美人大姐似乎也有些惊讶,微微张着樱桃小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宰相府的大门突然缓缓打开,然后走出来一个美艳的妇人,看起来并不年轻,但因为保养得宜,看着仍旧算是赏心悦目,身后跟着一个婆子两个丫鬟,还有一个中年男人,看打扮,应该是管家。
  “这是怎么回事?”妇人看了一眼我那美人大姐,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像是刚看见我,“画未,你怎么这副样子?快别在这站着了,当心着凉,先进去吧!”
  然后朝着帅哥的方向妇了伏身:“让三皇子见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9
  得到特赦,我赶紧拉起地上的绿儿往府里走,低头的那一瞬,看见男人的宫靴,黑底白绣,绚烂的花样,仿佛绝望中能开出荒漠。
  进府的刹那,只听到那个三皇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声音依旧低沉,却透着一股清澈:“无妨。”
  进了府,绿儿拉着我七绕八绕,来到一处荒凉的小院子里,推开吱吱呀呀的院门,绿儿冲我指了指院里唯一的一间房:“小姐先去屋里休息一会,绿儿这就烧水给小姐沐浴。”
  我随口一问:“你在哪烧水?”
  绿儿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仿佛我问的问题很**,想来前主是个聪慧的女子:“那边的柴房呀。”
  我点点头,故作高深莫测的表情,不敢再问什么,生怕再露陷,抬腿缓缓的走向那间看起来像是危房的房间。
  “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9
  我被吓了一跳,这门,怎么感觉年久失修马上要报废了似的……
  推开门,不敢再关上,生怕它掉下来,把我好不容易穿来的命给砸没了,那我岂不是亏死了。
  我小心翼翼的打量这间房,连大口喘气都不敢,生怕一口仙气吹出去,房子就塌了。
  唔,这也着实太破了些。
  满屋子打眼望去,一派灰溜溜的模样,总共就那么几件家具,灰溜溜的床,灰溜溜的桌子,灰溜溜的椅子,灰溜溜的床上挂着灰溜溜的床幔,灰溜溜的桌子上放着灰溜溜的茶壶和俩杯子。
  东面墙上倒还有个窗子,也挂着灰溜溜的窗帘,窗台边上放了一个缺了角的黑瓷瓶子,里面插了一把花。唔,整个房子里最亮的颜色恐怕就是那把已经枯萎的花了。
  我走过去,拿起那把花仔细的端详了下,是我前世颇为喜爱的桔梗花,其实我以前也不是这么没出息的喜欢这么接地气的花的,可有一次被爷爷扔到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训练,整整一年只有桔梗花陪着我,慢慢的就看顺眼了。
  看来这个身体的前主跟我还有些共通之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29
  第五章 老爷让小姐过去
  我抓起那把枯成干草的桔梗花,看了看干净的地面,强自压抑住我强迫症的本性。
  不能乱扔垃圾,不能乱扔垃圾,不能乱扔垃圾,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将那把草又放回了瓷瓶子里面。
  唉,这日子过的。
  我又走过去摸了摸床铺,咦,还挺舒服,虽然一样灰溜溜的,可软和的紧。
  嘴角忍不住绽开一抹微笑,又大又舒服的软床神马的我最喜欢了。
  小绿丫头蹦蹦跳跳的跑进来找我:“小姐,水烧开了,可以沐浴了。”
  顿了顿,可能是看我摸床的动作太过留恋,又说:“小姐,这床都按您的要求弄成这么软的了,绿儿不会给您随便撤了的,您不要这副样子……”
  按照要求弄这么软,唔,我对前主的喜爱又多了一分,不知道那可怜的孩子被我挤到哪里去了。
  “开口闭口您啊您的,”我端起架子,装模作样的训斥,“说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0
  小丫头颇为懂事的抿嘴一笑:“小姐,您都说了这么多次了,还不死心哪?绿儿说您,是不想给人抓到把柄,毕竟您在这院里,可是如履薄冰的,不得不防啊!”
  “如履薄冰,”我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叹口气,“连你也看出来了。”
  小丫头立马激动起来,神色激昂的,竹筒倒豆子似的都说给我听:“绿儿跟了小姐这么多年,自然看的清楚,小姐出生就没了娘,老爷这些年来不管不问,可得意了……那几个,要不是小姐这些年装成怯懦样子,还不知道会被怎样欺凌呢,就是这样,大夫人也没放了心,日日小姐去请安那话里有话有话的模样,绿儿当然看出来了!”
  我点点头,直恨下巴上没有一撮胡子让我装一装大仙。
  “你倒是灵透,是个好孩子,倒是我不懂事了。”
  “小姐快别这么说,”绿儿立马感动的眼泪汪汪,“奴婢……绿儿知道小姐是心疼绿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0
  我拉起她的手正要再说些什么,好糊弄出一点情况,就听着外面好像有声响。
  “小姐……”小丫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嘘,”我做了个动作,松开她的手,音调恢复平常,“绿儿,把水拿进来伺候我沐浴吧。”
  小丫头果真灵透的紧,立马装模作样的应道:“哎,小姐。”
  然后转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外像是吓了一跳,随即冲着院门口道:“呀,是肖薇姐姐来了,可是夫人有什么吩咐?”
  门外传来一声淡淡的回答:“嗯,四小姐可在?”
  “在屋里呢,”绿儿应道,“小姐落水回来,还没来得及沐浴呢!姐姐请进。”
  我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有些慌张,拿不准该拿一副什么样的姿态应对来人。
  “四小姐好。”小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却一派老成的样子看着我,进来连礼都没有行,直勾勾的看着我打了个招呼。
  “嗯,”我坐在椅子上点点头,故作姿态,拽的二五八万,“可是母亲有什么安排?”
  刚听小绿丫头问她是不是夫人有什么吩咐,我估摸着是我那大Boss嫡母身边的丫头。
  果不其然,小姑娘怔了一下,估计前主没这样跟她说过话一时接受不了,缓了好一会才道:“老爷回来了,让小姐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0
  第六章 亲爹和后娘
  我点点头站起来,抬腿就要跟着小姑娘走。
  “小姐……”绿儿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抛给她一个自认为安静祥和无比安慰人的眼神,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你且将水先热着,一会我回来再沐浴。”
  小丫头听话的点了点头。
  小姑娘,唔,肖薇在我前头走着,七拐八拐的穿了好几个长廊,这一路我一直在想,于礼不应该是我走前边吗?虽说我并不认得路,她走前面倒省了我不少事,可我堂堂一个小姐……
  唔,罢了,我过得确实不如人家,看人家穿的衣服就知道了。
  绫萝绸缎什么的,和……稍微差一点的绫萝绸缎什么的。
  我仰天,恨不能长啸向老天爷控诉:丫把我那么费事的从飞机里拉出来送到这里,干嘛不顺便送我个地主来当当!
  看天看的太深情,以至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到了一个大厅里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0
  刚刚在大门口遇到的美妇正坐在椅子上,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俊朗的中年男人,唔,大叔控的我有点吼不住。
  肖薇走到美妇后面站住,情况渐渐明朗了。
  这个美妇估摸着就是我的后娘,帅帅的大叔是我亲爹了。
  “孽畜!”俊朗的一塌糊涂的大叔脸即使生起气来也是俊朗的一塌糊涂,“父母在上不知行礼,你看你那是什么样子!”
  “老爷别动怒,”后娘一脸担心的看着亲爹,还抽空看了我一眼,又转头对我亲爹说道,“画未也是来的太急了,肯定不是故意的。”
  然后回过头语重心长的教育我:“画未,不是我说你,我们家不比寻常人家,再怎么样,见了父母也该行礼的,而且,你也回来这么一大会了,难不成连换个衣服整理仪容都来不及吗?这个样子来见你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
  我看着我亲爹俊朗的面庞随着后娘一句句的话渐渐的变得铁青无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1
  这个后娘,真不是盖的,字字诛心。
  “母亲,您教训的是,”我屈膝行了个礼,又装出一脸悔改的样子冲着我亲爹,“父亲,画未失礼,受惊之下不妥之处冲撞了父亲,还望父亲见谅。”
  这个时候,越是解释越是错,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认了。而且我自认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既拿出了态度又随口解释了原因,相比之下,我比较担心的是行的那个礼,不知道前世被爷爷耳提面命的古典礼仪靠不靠谱,要是穿帮了我可就麻烦了。
  “哼,”亲爹冷着一张俊朗的脸,冲我冷哼一声,然后转过头看着我后娘叹口气,“你啊,就是太惯着她了。”
  我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1
  然后我亲爹转过头冲着我,俊朗的脸又冷了起来:“孽畜,今天我蒋竣忠的脸算是被你丢尽了!当着三皇子的面失仪成那个样子!你说你可知错?”
  我咬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日了个仙人板板的,还真特么疼。
  “父亲,”我面容沉静,做出大彻大悟的样子来,“画未知错,仪容未整在外落我宰相府名声是一错,皇子面前失仪丢父亲面子是二错,画未甘领父亲责罚!”
  直到看着我亲爹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才松了口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1
  第七章 受罚
  “几日不见,你倒是懂事了不少。”
  我低头:“是父亲教育的好。”
  这下应该能混过去了吧,膝盖处传来的钝痛一阵一阵的,虽然这些礼仪我都学过,可我真真做不来啊。
  “老爷,”后娘脸上闪过一丝异样,还没等我看清就恢复了正常,然后冲着我那亲爹温婉的说,“也怪妾身,这几日疏散了管教,叫她今日这般来见您,我也有错啊。”
  我欲哭无泪,后娘,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我爹都忘了这一茬!我都快混过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1
  果然,亲爹一听到她说起这件事,脸色又变的铁青:“孽畜,目无尊长,罚你去祠堂跪一晚,好好反省反省!”
  呜呼哀哉,我刚刚说请爹责罚只是客气一下下的,我姿态低到这个程度,按照正常的剧本不应该被赦免了吗?
  只可惜,我有一个不在正常剧本内的后娘。
  “管家!”
  我爹冲门外喊了一声,立马有人走过来应声:“老爷。”
  “带四小姐去祠堂,派人好好盯住她,不准偷懒!”
  “是,”管家立马走了进来,在我面前停住,“四小姐请。”
  请请请,请你个心肝脾肺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2
  我家小绿丫头还温着水等我回去沐浴呢!老子现在浑身湿乎乎的惊扰了祖先你赔呀?
  可是到底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老老实实的跟在管家后面走了出去。
  隔老远还能听见我那后娘在那一个劲的给我亲爹顺气:“老爷,您别生气,回头气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啊……”
  我稍稍抬了下头打量前面的管家,身形宽阔脚步挺实,穿了一身黑色的对襟衣袍,我不禁暗自点了点头,又是个帅大叔啊。
  帅大叔步子迈得很大,他走一步我要走好几步才能追上,我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小腿,惊讶了一下。
  宰相府真是藏龙卧虎啊,帅大叔多也就算了,连个管家都身怀武功,以我半吊子的功夫来看,他怀的功夫还不浅。
  唔,哀伤的看了看天,总感觉,这个人世,不好玩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2
  “小姐,祠堂到了。”管家对我倒是颇为恭敬,自从来了这里遇见的几个人除了小绿丫头没有对我这么恭敬的,我很没出息的差点还他个礼。
  “多谢管家,您辛苦了。”不知道他姓什么,只得干巴巴的学我亲爹喊了个管家。
  我相当懂礼貌的道了谢,向前走了几步,推开祠堂的大门。
  祠堂倒是建的很气派,起码比我的小破屋气派多了,房顶很高,更显空旷,诺大的屋子里只有我面对的这面墙摆满了牌位,显得空落落的。
  似乎是一阵阴风刮过,我的后颈寒毛直竖。
  牌位前摆了一个圆垫子,应该是跪着用的吧。
  我回头冲管家一笑,端得是个端庄得体:“画未这便领罚。”
  言下之意是,你可以滚蛋了。
  管家笑的比我还得体端庄:“四小姐,小人奉老爷之意在这守着您。”
  我嘴角的弧度抽了抽,努力保持住端庄的姿态,冲他点一点头,缓缓跪到圆垫子上边。
  “小姐,老爷有令,不得跪在蒲团上,请小姐移驾。”
  管家的声音温温和和,我嘴角的弧度终于支持不住,啪的一下落了下来。
  “是画未不懂事,让您见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2
  第八章 倒是个好女子
  我不舍的离开软乎乎的圆垫子,额,蒲团,转身冲管家福了福身,狠狠心一咬牙,扑通跪到了坚硬冰冷的地板上。
  日了个仙人板板的,我的膝盖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没有多少意识,管家仍旧恭恭敬敬的站在后面。
  可能是白天着了凉,本来就一抽一抽着疼的额头现在更是疼得厉害,膝盖也从一开始的钝痛变得渐渐尖锐起来,并且沿着大腿向上蔓延,膝盖以下更是连知觉也没有了。
  我冷笑了一下,我那后娘,果真是当我傻吗?
  在这样的地方,不给蒲团硬生生跪上一夜,我便是不死,也去半条命了。更何况,我白天还着了凉。
  再怎样的父亲,也不至于罔顾自己女儿的生命,更何况我跟他对话的过程中,分明没有感觉到他厌恶我厌恶的想要我死的意思。不让我跪蒲团的命令,恐怕不是我那亲爹下的吧。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3506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