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2
  这管家,真是白白浪费了一副温文尔雅的大叔皮囊,我颇为遗憾得想。
  正当我思考装死晕过去这个法子的可行性的时候。
  突然,身后传来一身响,我回头看,刚刚站的虎虎生威的管家不知为何倒在了地上。
  我一惊,我可不会单纯的以为他是累倒了。
  “谁?”我壮着胆子四下观望,同时盘算着以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是喊人还是跑路安全一些。
  想我也不是武学上毫无建树的人,当年近身格斗和远程攻击都学过一些,还接触过古代武术,只是学的不精,但对付几个一般人是没问题的。可是刚才,我居然没有听到一丝声响,管家就倒了。
  那么,来的人要么武功深不可测,要么……鬼。
  我后颈上的寒毛又立了起来。以前我是不信这个的,可自己就是个鬼魂穿过来的,哪能由得我不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3
  唔,我仔细的盘算了一下,如果是前一种,我估计斗争和跑路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是后一种的话……同样也没有。
  我哀伤了一下,老天爷,你不至于刚把我弄过来,就发现发错了货要把我弄回去吧?
  “膝盖伤的很重?”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低沉如水,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一惊,顾不得感叹自己的功夫怎的低到了这个程度,连忙一记左勾拳,企图脱离他。
  “还会功夫?有意思。”男人的身体微微后倾,躲开了我的攻击,随即左手手一扣,反剪住我的双手。
  “你是谁?”我挣了挣,男人箍的如同铜墙铁壁,“要干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3
  膝盖上的疼痛越来越烈,我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随即男人松开了我的双手,轻轻松松的将我打横抱起,对着一旁的黑暗吩咐:“看好这个人。”
  然后轻轻一跃,出了祠堂。
  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的人,是地上的管家,不是我。
  月夜下,男人的面庞如刀削,分明是今天在家门口碰到的三皇子。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震惊,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绑架夺权之类的政治上的事。
  “你要带我去哪?”我努力恢复脸上的肌肉,不让自己太紧张。
  三皇子低头看了我一眼,面露赞许:“临危不惧,有勇有谋,倒是个好女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3
  第九章 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好女子你妹好女子,我要是刚才喊了,丫估计会把我杀人灭口吧。
  看他也没有要理我的意思,我索性闭了嘴,专心致志的窝在他怀里,欣赏这个城里非同寻常的角度的夜景。
  他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就带着我来到了一处院子里面。
  “烧热水。”三皇子冷着一张脸对院子里围上来的侍女道,声音倒是依旧低沉的悦耳。
  然后推开一扇门走进去,将我放到床铺上,伸手就掀我裙子。
  “哎哎哎,这,这可使不得,”我努力忽略自己色女的本性,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可是在古代,婚前失贞可是要浸猪笼的,我还想嫁个小帅哥呢。
  三皇子的脸色变幻了一下,带了丝笑意:“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说罢,不理会我的阻挠,掀开我的裙子,径自的把我的亵裤推上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3
  奥买噶,亲爱的佛祖,这可不是我随便啊,是敌人太强大,上帝,我也不想的……嗷!
  “疼!”我泪眼汪汪地看着他,扁扁嘴很委屈,“你干什么?”
  “帮你把淤血揉开,要不然会疼很久。”三皇子难得的跟我解释了一句,说罢,轻轻地在我的膝盖上揉摁起来。
  有一丝热气从他的指腹上蔓延到我的膝盖,很温暖,刺骨的疼渐渐地不那么难忍了。
  有人敲了敲门:“殿下,水烧好了。”
  三皇子将我的裤脚放下来,伸手抚好我的裙子,沉声道:“拿进来。”
  随即就有人推开房门,端了大大的浴桶进来,又有三三两两的人提了热水倒进去,还有人提了一桶不知道是什么的混合起来的东西倒进去,轻轻地和了一下,然后对着我面前的男人福了福身,退下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4
  三皇子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青衫白裳煞是清纯,摆到我面前,对我说道:“这是药浴,你多泡一会,泡完换上这身衣服,就在这里休息吧。”
  然后,转身离去。
  我甩甩头,强迫自己不去想宰相府里的那些事,他们发现我不见了会不会怀疑,反正,与我的干系也不大,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下了床铺,赤足踏在地上,走向浴桶,褪下衣衫,迈了进去。
  里面的水有些发黑,看不清桶底,但味道却很好闻,有些淡淡的幽香,我深吸一口气,将身子沉进去。
  水有点烫,对于现在的我却是正好。
  很温暖,很舒服。
  忍了一整天的泪水突然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4
  这一天的勾心斗角,如履薄冰,紧紧地崩了一天不敢有一点松懈的神经,这一刻,蓦地放松下来,为着这不明来意的温暖。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仍旧跪在祠堂里,甚至连动作也没变,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套,但已经变得干燥。
  要不是膝盖上残存的温暖,我都会当昨晚只是一场梦。
  那个三皇子,把我掳去一晚,难道只是单纯的让我泡个澡舒服睡一觉,外加给我揉揉腿?我不信。
  可他又什么都没干。
  身后传来的声响让我从沉思中醒过来。
  “小的真是老了,”管家在我身后道,声音是刚醒来的沙哑,“居然睡了过去,真是罪过罪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4
  第十章 我有亲爹和后娘
  我头也不回,装模作样的跪的笔直:“管家说笑了,画未不知深浅惹父亲生气,自然是该好好忏悔的,父亲要我跪一夜,要的不过是个态度,画未愿意将态度拿出来让父亲宽心。而管家,无错无过却要在这里陪画未一夜,真正是折煞画未了。”
  唔,我承认我这番话没安好心,也不知道挑拨离间能不能成功,要是在他心中埋下个种子,以后迟早会发芽的。
  这个宰相府,我算是看出来了,表面风平浪静,可我昨天见识过嫡姐和嫡母的风姿,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对于我这么一个从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呆了将近三十年的小孩来说,可真真是不容易哇。
  整个府里的人,皆是隔了肚皮看不清楚,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倒是看起来挺值得信任的,但我却不能靠着她在府里活下去。
  现在唯一能拉拢的,恐怕只有我那个亲爹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4
  “小姐,”
  管家在我身后叫了一声,我才反应过来,“怎么了?”
  管家的嘴角抽了抽,又道:“您可以回去了。”
  我心中雀跃的要死,可是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端庄的对着管家点点头,这才走出祠堂。
  “小姐!”门外站着的小丫头连忙站到我面前,抓着我的手翻来覆去的打量,“您没事吧?”
  跪个祠堂也不会把伤弄到手上啊孩子,我忍不住吐槽,可看小丫头眉眼里全是担忧,硬生生的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没事,”我冲他笑了笑,感觉到身后有目光停驻,又端庄的加了句,“父亲让我在这忏悔思过是为了我好,能有什么事?”
  身后的视线在我身上顿了顿,随后消失。是管家走了。
  小丫头灵透的点点头,不再说话,跟在我后边往回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5
  我记忆力还不错,昨天被人领着走了一周,大体还能认得路。
  因着马上就能回自己的小屋里休息,我的心情带了些雀跃,果然是金窝银窝不如我自己的草窝,那个房间虽然整个都灰溜溜的,可毕竟比在这华府锦园里安全。
  只是在一处长廊里,却与我那国色天香的美人嫡姐不期而遇,撞个正着,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
  我只得压下心中奔腾而过的草泥马,拿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来,柔柔的冲着她笑。
  “是姐姐啊,真是好巧。”我装的很荣幸的样子。
  蒋画玉笑的也很大家闺秀,抿起的粉色樱唇倾国倾城,道行不知比我强了多少倍。
  “妹妹这是要回屋?”
  我点点头,一本正经:“自是要回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5
  蒋画玉笑的神采飞扬:“昨日的事,我也听母亲多多少少提了一提,妹妹这一夜,确实是辛苦了。”
  我摸不准她到底是不是要酣畅淋漓羞辱我一番,于是继续温温婉婉的抿着我的嘴唇笑。
  “不过妹妹也确实是太不懂礼了,居然穿成那样去见父亲,”蒋画玉素手掩口,一派大家闺秀嬉笑嫣然的模样,“想来是不曾有人在身边的缘故吧。”
  这句话,她说的委婉,我却听得分明。
  “姐姐这话说的不妥,”我抬起头来直视她,不再退让丝毫,“画未虽自幼丧母,可上有父亲,旁有嫡母,父亲和嫡母日日教诲,画未不敢怠慢,每日反思回味,望能学到父母亲之一毫,何来没有人在身边之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5
  第十一章 小姐我近来察觉不妥
  蒋画玉的表情僵了僵,似是没有被这样反驳过,一时有些呆愣。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又温婉的冲我笑:“妹妹倒是爱说笑,若是果真时时刻刻谨记父母教诲,又怎能做出今日之事?”
  话说到这个程度,再继续说下去就有些伤感情了,我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能让。虽说我没想在这府里作威作福叱咤风云,可也万万不能让人欺负了去。
  “呵呵,姐姐才是爱说笑,”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企图在气势上压死她,“妹妹回来的时辰,父亲不知,莫非姐姐也不知?尚不到一刻而已,父亲催的又急,妹妹如何能沐浴?不沐浴如何能换衣?”
  蒋画玉的脸色不大好看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5
  “这样说来,是姐姐不对了,”蒋画玉看了我一眼,随即转开目光,“妹妹这一夜也累了,还是快回去休息吧,千万别伤了身体。”
  我听她语气不复之前的热络,态度也有些不情不愿起来,心中暗爽了一把。
  到底是乳臭未干的小嫩芽,这么几下就拿不住了,想当年我也是在大家族里混出来的,挑话说事的本事能比你差?
  我冲她欠了欠身,重新回到我低眉顺目的模样:“那画未先回去了,姐姐慢走。”
  蒋画玉这次没有端得住架子,没有回我的话,径自向前走去。
  直到那婀娜多姿的身影走远,身边的小丫头才拉了拉我的袖子,一边跟着我往前走一边低声道:“小姐以前不是说要韬光养晦方能等到最后胜利么?今日又是为何这般……这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6
  小丫头绞尽脑汁想不出合适的词来,我估摸着是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不过,那个前主倒是聪明,韬光养晦,不与争锋,倒是个不错的法子,避开腌臜,独守一方。
  不过,我可不是那般的性子,长久的躲避或许能得到一时清净,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敌人就在那里,不管你躲不躲。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并不想如前主一般,老老实实的待在他们注视不到的地方苟延残喘,我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活着,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小姐我近来察觉不妥,人还是要力争上游一点为好,你觉得呢?”
  我仔细观察小丫头的神情,看她是不是可以为我所用。
  小丫头的表情一开始迷茫的很,很快就想通了,绽放出一点神采,颇为激动的说道:“小姐,要开始反抗了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6
  随即又皱了皱小鼻子,拉住我的手,很担忧:“可是万一反抗不过……”
  我笑。反抗不过,也不过就是再把这条命还给老天爷,我输得起,可要我在这大院里像无数个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一样,我真的做不来。
  更何况唔,我也没想反抗太过,找机会攒点钱然后离开这个吃人的宰相府,我想要的,不过是在这古老的社会里安稳的活下去。
  我安抚的拍了拍小丫头的手,并不打算告诉她这个答案,只是噙着一抹笑安慰:
  “不用担心这个,我不会让你我置身那种境地的。”
  小丫头点头的姿势极尽信赖,看得我一阵心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39
唔,一口气发了这么多,有人喜欢看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5 19:48
进来支持一下,是楼主的原创吗?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