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7523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0 17:39
  漆黑的夜晚,KTV更是显得热闹,这里越显得灯火辉煌。那个富二代一辆豪车驶到了这里,一群人簇拥着他。有钱他就是老大。他不是官也不是什么黑社会的老大,但是他有发号施令的特权。
  KTV的包房里,也是很多青年堕落的地方。这里不只是唱歌,只要有钱,供人享受的特殊服务应有尽有,这里充斥着奢侈糜烂的生活。
  凌晨两点多,富二代搂着两个小妞出来了,他的兄弟们离他也不远。
  突然间,他的面前闪出来两个蒙面黑衣人。
  那富二代看出情况不对劲,急忙叫喊着他的兄弟。
  其中一个黑衣人用铁棍很砸了富二代的头部,献血飞溅到了他身旁两个小妞的脸上。尖叫声此时显得更加的凄惨,也许这是女人的本能反应。
  几个充当保镖的大汉准备来帮忙,他们当中有的人也已经拿出手中甩棍,有甚者居然还有人携带了匕首。
  其中另一个黑衣人掏出了手枪对准着这些人,时间似乎因此而停止了。这个弦绷得太紧,也太快了。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人此刻变得老实了。
  黑衣人朝这些人的脚底开了两抢喝令道:“不甘事的滚!”
  就这样走了,显得自己懦弱,不走吧!这家伙手里面拿着枪。
  “听到了没有?”那人喝令道,而后一枪打在了豪车上,“今天的事与你们无关,我不想伤及无辜,但是你们硬要往我枪口上撞,就别怪我心狠!”
  巨大的枪声已经让这些人吓破了胆,他们全部都一溜烟的跑了。
  另外一个黑衣人狠掐着富二代的脖子:“你不是很牛叉吗?怎么现在不狂了呢?”
  一顿拳脚,打的他趴在了地上。
  持枪的黑衣人阻止了施暴,他说话的口气相对温柔得多。他说:“哥们,我们已经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了,你竟然还找人打我们,一连数天都不让我们喘口气?”
  这一下,富二代知道找他的人是谁了。他立刻哀求了起来:“大哥,饶了我,我以后......再......再也不敢了。医药费......我明天就送去。”
  “做人不要太狂妄,你把我们逼急了,我们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而后持枪的黑衣人朝着富二代头部贴着的地皮一连就是几枪。枪声和子弹,瞬间令富二代魂飞魄散,精神近乎于奔溃。
  那个黑衣人想要给富二代踹两脚,被持枪的黑衣人拦住了。
  持枪的黑衣人将嘴贴在了富二代的耳边:“这事儿能不能了?”
  “能了......能了......”说话间,富二代言语中透露出了几分恐惧来。
  “明天之内,把钱送到医院病人的户头上,不然我要你的脑袋。”
  两个黑衣人离去了,这个家伙也着实被吓得不轻。他的父亲徐总知道了这件事后,他先去了医院将赔偿款交到了叶少波父亲的手中,而后他当面诚恳地道了歉,承认是自己教子无方。他也知道这件事时是他们干的,他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查到的。叶少波的父亲顿时紧张万分,但是徐总却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愿意出面,替叶少波和赵世杰摆平这件事。
  叶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徐总再给他使诈。
  徐总解释道,好在自己的孩子只是受了点轻伤,这也算是给他一点儿教训,这会让他今后做事收敛一些。要不然,今后还会树立起更多的仇家来要他的命。他也知道,这两个孩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完全是被自己孩子逼到了这份上。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所以徐总向叶父承诺,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他会出面摆平这件事。但是徐总要求叶父,两家忘掉这件事,不要再滋生仇恨的种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46
  漆黑的夜晚,KTV更是显得热闹,这里越显得灯火辉煌。那个富二代一辆豪车驶到了这里,一群人簇拥着他。有钱他就是老大。他不是官也不是什么黑社会的老大,但是他有发号施令的特权。
  KTV的包房里,也是很多青年堕落的地方。这里不只是唱歌,只要有钱,供人享受的特殊服务应有尽有,这里充斥着奢侈糜烂的生活。
  凌晨两点多,富二代搂着两个小妞出来了,他的兄弟们离他也不远。
  突然间,他的面前闪出来两个蒙面黑衣人。
  那富二代看出情况不对劲,急忙叫喊着他的兄弟。
  其中一个黑衣人用铁棍很砸了富二代的头部,献血飞溅到了他身旁两个小妞的脸上。尖叫声此时显得更加的凄惨,也许这是女人的本能反应。
  几个充当保镖的大汉准备来帮忙,他们当中有的人也已经拿出手中甩棍,有甚者居然还有人携带了匕首。
  其中另一个黑衣人掏出了手枪对准着这些人,时间似乎因此而停止了。这个弦绷得太紧,也太快了。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人此刻变得老实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47
  黑衣人朝这些人的脚底开了两抢喝令道:“不甘事的滚!”
  就这样走了,显得自己懦弱,不走吧!这家伙手里面拿着枪。
  “听到了没有?”那人喝令道,而后一枪打在了豪车上,“今天的事与你们无关,我不想伤及无辜,但是你们硬要往我枪口上撞,就别怪我心狠!”
  巨大的枪声已经让这些人吓破了胆,他们全部都一溜烟的跑了。
  另外一个黑衣人狠掐着富二代的脖子:“你不是很牛叉吗?怎么现在不狂了呢?”
  一顿拳脚,打的他趴在了地上。
  持枪的黑衣人阻止了施暴,他说话的口气相对温柔得多。他说:“哥们,我们已经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了,你竟然还找人打我们,一连数天都不让我们喘口气?”
  这一下,富二代知道找他的人是谁了。他立刻哀求了起来:“大哥,饶了我,我以后......再......再也不敢了。医药费......我明天就送去。”
  “做人不要太狂妄,你把我们逼急了,我们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而后持枪的黑衣人朝着富二代头部贴着的地皮一连就是几枪。枪声和子弹,瞬间令富二代魂飞魄散,精神近乎于奔溃。
  那个黑衣人想要给富二代踹两脚,被持枪的黑衣人拦住了。
  持枪的黑衣人将嘴贴在了富二代的耳边:“这事儿能不能了?”
  “能了......能了......”说话间,富二代言语中透露出了几分恐惧来。
  “明天之内,把钱送到医院病人的户头上,不然我要你的脑袋。”
  两个黑衣人离去了,这个家伙也着实被吓得不轻。他的父亲徐总知道了这件事后,他先去了医院将赔偿款交到了叶少波父亲的手中,而后他当面诚恳地道了歉,承认是自己教子无方。他也知道这件事时是他们干的,他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查到的。叶少波的父亲顿时紧张万分,但是徐总却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愿意出面,替叶少波和赵世杰摆平这件事。
  叶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徐总再给他使诈。
  徐总解释道,好在自己的孩子只是受了点轻伤,这也算是给他一点儿教训,这会让他今后做事收敛一些。要不然,今后还会树立起更多的仇家来要他的命。他也知道,这两个孩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完全是被自己孩子逼到了这份上。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所以徐总向叶父承诺,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他会出面摆平这件事。但是徐总要求叶父,两家忘掉这件事,不要再滋生仇恨的种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2
  两家人答应和解了,徐总的心里也长出一口气,因为就在前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匿名信,里面尽然装着两颗子弹,深夜,他的孩子就出事了,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而给他送子弹的人,可能还不是赵、叶二人。毕竟徐总年轻时也是在江湖上混过,他知道警察办事效率不会高,如果警方大张旗鼓的捉拿这两人,把他们逼急了,反而会使他们走极端,做出后果不堪设想的事情。
  事情就这样的解决了吗?而且对方赔付的医药费也已经到账。更令赵世杰和叶少波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提出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打算帮助他们不被警察抓获。他们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们做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横竖是个死的结果。
  可是数十天的东躲西藏,两人似乎在道上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警方捉拿他们的消息。难道真的是徐总宽宏大量,替他们摆平了这件事吗?可是万一他耍诈又该怎么办?然而每天这样东躲西藏也不是个事啊!
  于是兄弟两人认真的商量了这件事,先由赵世杰大摇大摆的出去过在正常人的生后。如果他有什么不测被抓了,再由叶少波持枪将徐总一家老小全部干掉。
  赵世杰将手枪递给了叶少波,他说他渴望自由的生活,他过够了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两个人先由他出去涉险,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被警察抓住了,免不了他们刑讯逼供的待遇,所以他告诉叶少波,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打电话询问他在什么地方,或者是相约见面,这就说明自己被抓了。
  叶少波哭了,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拖累了他的好兄弟。
  赵世杰也并没有埋怨,他只是告诉叶少波,他见过也听说过警察为了破案把嫌疑犯往死里打的事情。他也听说过,我们国家到现在还有着不少嫌疑犯因为受不了刑讯逼供而被判死刑的冤案。警察为了升官发财,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如果自己受不了那般非人的酷刑,还请叶少波原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2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叶少波哭泣了,他向赵世杰保证,如果他有什么不测,自己一定要了徐总全家的命为他报仇。叶少波也很清楚,如果徐总真的要给他们耍诈,单凭他们持枪恐吓伤人的罪名是判不了死刑的。但是有些事情往往是事在人为,如果徐总真的想要报复,完全可以给一些贪财的警官送上百八十万,然后他们再借故将一些破不了的案子安插在他们的头上,然后就可能是无休止的刑讯逼供,他们也许扛不住就会招供,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他们。
  徐总年轻时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这兄弟俩是再也清楚不过了。当年他可是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现在的他腰缠万贯,金钱对于他来讲,只不过是纸一般的事。在他的面前,这对兄弟俩就像是两只蚂蚁一样的脆弱,甚至可以被捏死。
  那晚,叶少波送别赵世杰,那场景与其说是送别,不如说是送行,两个人都哭了。赵世杰向叶少波承诺,每天的十二点,他会准时发来一条短信报平安。除此之外,任何时间段的短信与电话,都说明自己出事了。如果自己有事约他,也必须是十二点这个时候。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2
  
  再度的回到正常的生活,他的心里似乎还忐忑不安。
  街边正常的转悠,赵世杰并没有发现异常,巡逻的警察从他迎面走来,他并未躲闪......
  这件事似乎传的沸沸扬扬,赵世杰联络了许多道上的朋友,他们竟然都知道这件事儿。他向他们打问警察对这件事的反应,可是他没有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警方居然没有过问此事。
  朋友圈都问了个遍,他们都回答警察没有找过他们。
  警方破案的程序,赵世杰再也清楚不过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走访嫌疑人的社会关系。赵世杰把自己和叶少波的全部社会关系都寻找了个遍,可是大家的回答竟然是出奇的一致。
  当晚十二点,他给叶少波发来短信。他将自己今天去过的地方,做过哪些事,以及今天所见所闻汇报的很清楚。
  直至第五天,警方依旧不见有什么动静。赵世杰断定,可能警方真的没有调查过他们,不然他呆了这么些天。又打问过这么些人,有人会有人向警察告发自己的,但是警察却没有立案。
  但是赵世杰为了事情的稳妥,他要叶少波再呆两个月,如果自己没事,就可以彻底的说明徐总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可是这一个月的时间,叶少波该怎么生活呢?他整日东躲西藏的,没钱怎么能行呢?他想过问叶少波的父母要钱,但是这显然行不通。他的父母这么多天没见过自己的儿子了,自己这样贸然去要钱,他们逼着自己要人怎么办?向自己的父母要钱,这似乎也行不通,他该怎么张口呢?
  于是,赵世杰想起了前些日认识的徐静。她家的经济条件比较好,现在除了找她帮忙,自己再没有任何的办法了。还没有认识多久的女孩,自己竟然就要问人家借钱。可是自己除了硬着头皮求徐静之外,他再无任何的办法。
  赵世杰拿起手机,他在寻找着自己的通话记录,他希望能够找到徐静的电话号。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发现徐静的电话尽然被编辑成她的名字。他感到了震惊,徐静的电话究竟是怎么被编辑上去的?
  赵世杰没有多想,他拨通了徐静的电话,说明了自己这次打电话的用意。于是后者约好饭点时在上次就餐的饭店见面,后者表示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3
  还是那家饭馆,赵世杰看到了门口停着的那辆白色越野车。
  他踏进了餐馆,拨通了徐静的电话号码,后者让前者进了指定的包间。
  一进门,赵世杰被眼前的一桌饭菜愣怔住了,这次比上次约自己点的饭菜要丰盛的多。这些饭菜他们两人根本吃不了,他在想,他和叶少波在一起请客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够吃就行,从来没有每天这样颇费的习惯。也许,这就是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赵世杰的内心似乎似乎对这样巨大的差距有了些失落感,为什么失落,他也说不清。也许那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徐静已经有了爱意。
  徐静问道:“你最近在干嘛?我一直都联系不到你。”
  赵世杰:“我的手机最近一直关机,不好意思啊!”
  “那你怎么从来不给我打电话,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才想到我。”
  “对不起啊!我......”
  “好啦!不把你开心了。”徐静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姑姑的信封,“这钱你先拿去,如果不够,你再跟我说。”
  赵世杰结果信封,眼睛里充满了感激。他说:“谢谢你,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对于徐静而言,她并不关心还钱的事情。她说:“听说你和你的朋友最近干了一件大事,有这回事吗?”
  赵世杰惊愕了:“没有啊!你是听谁说的?”
  “你知道你们对付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怎么了?”
  “你们差点儿把把那个徐总的儿子的命要了,你们的胆子可真大,你们可知道那个徐总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
  “徐总现在是咱们市有钱的地产大亨,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出了名的黑社会大鳄。到现在为止,手下有前科的亡命徒都非常的多,你们敢动他的儿子,我佩服你们。”
  赵世杰感到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没来得及跟你说这些?”
  徐静感到了可笑:“你觉得我可能不知道吗?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学校周边都传的沸沸扬扬。不过我知道,你这人不爱显摆,要换上爱吹牛的人,这会儿真不知道会在我面前吹嘘到什么地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3
  还是那家饭馆,赵世杰看到了门口停着的那辆白色越野车。
  他踏进了餐馆,拨通了徐静的电话号码,后者让前者进了指定的包间。
  一进门,赵世杰被眼前的一桌饭菜愣怔住了,这次比上次约自己点的饭菜要丰盛的多。这些饭菜他们两人根本吃不了,他在想,他和叶少波在一起请客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够吃就行,从来没有每天这样颇费的习惯。也许,这就是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赵世杰的内心似乎似乎对这样巨大的差距有了些失落感,为什么失落,他也说不清。也许那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徐静已经有了爱意。
  徐静问道:“你最近在干嘛?我一直都联系不到你。”
  赵世杰:“我的手机最近一直关机,不好意思啊!”
  “那你怎么从来不给我打电话,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才想到我。”
  “对不起啊!我......”
  “好啦!不把你开心了。”徐静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姑姑的信封,“这钱你先拿去,如果不够,你再跟我说。”
  赵世杰结果信封,眼睛里充满了感激。他说:“谢谢你,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对于徐静而言,她并不关心还钱的事情。她说:“听说你和你的朋友最近干了一件大事,有这回事吗?”
  赵世杰惊愕了:“没有啊!你是听谁说的?”
  “你知道你们对付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怎么了?”
  “你们差点儿把把那个徐总的儿子的命要了,你们的胆子可真大,你们可知道那个徐总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
  “徐总现在是咱们市有钱的地产大亨,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出了名的黑社会大鳄。到现在为止,手下有前科的亡命徒都非常的多,你们敢动他的儿子,我佩服你们。”
  赵世杰感到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没来得及跟你说这些?”
  徐静感到了可笑:“你觉得我可能不知道吗?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学校周边都传的沸沸扬扬。不过我知道,你这人不爱显摆,要换上爱吹牛的人,这会儿真不知道会在我面前吹嘘到什么地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1 18:53
  赵世杰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的性格的确是像徐静说的那样,他不喜欢张扬,更不喜欢在女孩子面前显摆。
  两人饭后,赵世杰目视徐静的车离去里。他打开信封,里面竟然是一万元的现金,而自己却至张口要五千。
  当晚,赵世杰给叶少波汇了款,他只给自己留了一小部分。他之后的生活必然很很拮据,他决定自己不会再向徐静张口。他觉得,一个男人向女人借钱,这是很丢人的事情,而他的自尊心却总是那么的强。
  赵世杰想起了数年前,两个毒贩逼他做“马仔”的事情。那时的他制服了他们后,而后又与毒贩周旋,成功的从他们的手中获取了毒资。
  但是那时,赵世杰虽然获得了不少的赌资,但是他看到了一些生活奢华糜烂的有钱人的生活。人跟人的差别怎么会这么大呢?想到这些,他曾今大把大把的挥霍手中的钱。可是那些钱哪能经得起他挥金如土,没过多久,他依旧恢复到曾今生活费拮据的校园时代。那一段时间,他差点迷失了自己,差点走上了毒品的不归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大学生活有着强烈的憧憬,也许他现在也成为了影视片中与所谓“正义警察”殊死搏斗的人物。
  数天以来,徐静总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联系他,有时候徐静甚至会向他提起约会。但是赵世杰总是想方设法的拒绝,他要再等一个月,确保自己和叶少波相安无事。他甚至害怕,在他与徐静约会的时候,徐总的人会不会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一旦出现,在女孩面前损失面子是小事,他更害怕自己会给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孩带来灾难。
  一个月的时间终于过去了,赵世杰仍然没有受到过任何的危险。这说明,徐总对这件事忘记了,不会派他的手下来找自己的麻烦,于是他这天凌晨与叶少波通了话,要他不要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3
  
  兄弟两个人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生活回到了往日的平静。叶少波向家里要了钱,于是赵世杰便和叶少波商量着还钱的事情。
  这天两人邀请了徐静,地址依旧是在那个不变的饭馆。
  他们依旧在那个包间里,透过包间的窗口,两人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白色越野车。
  三人简单的聚了聚,还了钱之后,叶少波依旧是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包间只剩下了赵世杰与徐静。
  赵世杰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的谢意,可是徐静却不愿意听这些话。
  徐静借故出去了一会儿,可是当她再度出现在赵世杰的面前后,她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似乎对自己有着某种特殊的感觉。
  赵世杰顷刻间有了淡淡的迷失迷幻的感觉,他似乎感觉徐静顷刻间有种莫名的魅力在吸引着他。究竟是这香水的缘故,还是徐静自身的吸引力,他现在很难判断。
  晚饭结束后,徐静邀请赵世杰与自己散心。后者未经犹豫,便爽快而又兴奋的答应了。
  徐静驾车将赵世杰带到了郊区的一个湖边,夕阳西下,这儿的景色优美,更有着诗情画意的意境。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4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徐静从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高端的单反数码相机和一个装有一些列镜头的包。赵世杰感到惊讶!他没想到他所认识的这个女孩还有这样的爱好。他也没有接触过摄影,他并不知道,这些摄影器材的价格相当于自己父母数年的年收入。
  徐静拿起相机拍照,赵世杰并未打扰她。
  起初赵世杰只是以为徐静在拍摄风景照,可是他没想到,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被偷拍。也许是徐静出手太快了,木讷的赵世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在拍自己。徐静又从车的后座里拿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给赵世杰行赏自己拍摄的作品。
  当赵世杰看到这些作品时,他感到惊呆了。这些相片各个是那么的完美,几乎各个都富有诗情画意。照片的美,甚至是胜过了他曾今见到过的山水画。
  面对这些富有诗意的作品,他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在他的眼里,徐静不仅够义气,够感情,她竟然还是个才女,是一位才貌兼备的女孩。
  只是赵世杰并不知道,摄影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它包含了摄影师的感情和对新鲜事物的再创作;它的付出并不只是金钱,许多摄影爱好者为了拍出好的作品,他们爬山涉水,甚至有的人会面临着生命的危险。徐静在校期间,对摄影曾今有过专门、系统的学习,而且在实践当中也有了一定的经验。电脑当中,每一幅幅优美的作品,它们都是从数百张甚至是从数千张照片所筛选过,然后在经过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修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4
  
  原来富二代的富家女并不都只是沉迷于花天酒地的享乐,并不都只是骄奢淫逸的作风。
  在赵世杰的眼里,徐静的确是富二代当中的另类、异类,她没有沾染上半点儿社会上的那种伤风败俗气节。
  而后徐静给赵世杰展示着自己刚才拍摄的风景,这些照片还没有来得及经过任何的修饰,但是赵世杰任然可以看得出,徐静有一定摄影功底,一幅幅美图,一幅幅构图令人让心悦目。他竟然惊讶的看到照相机显示器当中的自己,他甚至感觉,照片中的自己,帅于现实中的自己。
  至此,赵世杰终于意识到单反和摄影的魅力。他多么希望某朝一日,她能够有同样的技艺,能够有同样的艺术范儿。
  就这样,徐静第一次走进了赵世杰的心境。后者仰慕、欣赏前者,甚至这当中还有崇拜、羡慕之情。
  徐静为此感到非常的高兴。
  于是徐静手把手教赵世杰操作相机,后者拿着这玩意儿,有点紧张,有点儿心潮澎湃。他感受到一个玩摄影女孩细腻的情感,他感受到前些日认识的“暴力女孩”的温柔的一面。
  一个童贞的男孩,虽然曾今的校园生活很招女孩子喜欢,但是这样近距离亲密的接触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欢声与笑语,夕阳下湖边的诗情画意,梦一样的意境,冲击着他的心灵;这也是她曾今像梦一般的情形出现在这里,令她心驰神往。
  赵世杰喜欢车,男孩一般都喜欢车,徐静自然也理解这一点,于是她邀请他学开自己的车。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4
  
  他惊愕了,在他看来,这玩意是很贵重的东西,平白无故玩弄他人的东西似乎不好。
  一个女孩的不厌其烦的邀请,面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一个男孩很难经得住这般诱惑。
  初次驾车肌紧张又兴奋,但却总是起不了步,或者起步没多久又熄火。毫无驾驶经验的他,竟然尝试着高档起步,一边副驾驶的她觉得很好笑。一个毫无操章程的“二把刀”糟蹋这自己的爱车,而这个女孩竟然还觉得很开心。也许教他开车的过程,远胜于自己见到父亲送给他爱车的一刹那。
  二把刀毕竟是二把刀,没过多久,汽车竟然倒进了湖水浅滩处。
  凭检验断定,水已经淹没过排气管。于是徐静拔掉了车钥匙,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避免身边的“二把刀”再次的引擎。如果此时引擎车子,很有可能会严重伤害到车子的发动机。
  赵世杰感到了尴尬,同时也感到了害怕,他知道自己闯下了祸,徐静却在一边不住地安慰他。在她看来,车有损伤不要紧,她不愿意让心上人心里难过。可是这里,手机信号很弱,他们无法与外界联系到,也无法请求“拖车”的帮助。
  赵世杰很懊恼,后悔自己的毛手毛脚,而现在,天似乎快黑了,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5
  
  徐静在旁边安慰着他,要他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将脸靠在了赵世杰的肩膀上,告诉他自己很害怕,拍黑。此刻,这个女孩终于靠在了这个男孩的身旁。数年前的梦中,她曾今多次梦到自己依靠在他的身边,相依相拥......甚至,还出现了令她难以启齿的春梦。
  此刻的她甚至没有怀疑,只要靠在心上人的肩上就会得到她渴望得到的同情和安慰,渴望得到的他的保护。她竟然无意间把自己数载春秋不断隐藏和积蓄于心的那份爱情,当作了他们两人此刻的共鸣。她忽略了这仅仅是一次最接近现实的梦,此刻的共鸣,只不过是
  她忽略了这份“爱”其实仅仅是她自己的一个隐私,她更忽略了这份 “爱”只不过是此刻出现在脑海里的幻觉。
  此刻他们不仅是恋人,同时也是亲人,她觉得赵世杰像是她至亲的小阿哥。她曾听同班四川籍的女孩说过说,有些地方,女孩将恋人,将丈夫称作“哥哥”。
  尽管,她曾义无返顾的爱恋着身边的人,为了这份爱,她甚至可以义无返顾的放弃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尽管,她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一切,可是这些心思......身边的他却无法知道,她无法向他表白,自己就是曾今进入他心扉的女孩。
  终于,一件突发的事务将徐静从梦境般的幻觉拉回了现实。
  远处一个干完农活开着拖拉机的农夫从他们这边路过。赵世杰反应了过来,他急忙下车跳进了水里。他拦住了开四轮的农夫,并且请他帮忙拽车。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5
  农夫答应了,并且从工具箱里拿出了干农活常用的绳索。
  赵世杰与农夫一同将绳索绑好,农夫猛轰油门,车轮、底盘浸泡在水里的车子终于动弹了,而后被硬生生地拽上了湖岸。
  为了表示谢意,赵世杰给了农夫一百元钱做报酬。
  朴实的农夫见状推脱不掉,便接过了钱,处于回敬,他从拖拉机的车箱内拿出几个玉米、红薯送给赵世杰。
  天色已晚,赵世杰与徐静早已是饥肠辘辘。在她看来,老农夫的回敬礼物更像是对他们的雪中送炭。
  农夫的车驶远了,赵世杰找了一堆的干柴、枯草。他在准备着今天的晚餐,野外用火的手法较为娴熟。这个时候,徐静显然帮不上什么忙。
  赵世杰会野外用火,会用柴火烧熟食。农村的孩子从小都会做这些,赵世杰的家庭是农场职工,但是生活的本质和农民没什么分别。他现在烧红薯、地瓜的做法只不过是他之前就会的一种生活方式。
  可是这些,在徐静看来,并不成为他曾今生活水平清苦的象征。反而,她觉得自己的心上人懂得与众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反而,她觉得自己的心上人更具生活魅力。
  没过多久,红薯地瓜烤好了,赵世杰害怕这些熟食将徐静的手烫伤,所以他替徐静剥掉沾有草木灰的那层皮。
  也许是饥饿,也许是另有心意。徐静告诉赵世杰,这一次是她长这么大吃的最开心的一次晚餐,也是最合口味的一次。
  可是赵世杰依旧反应很慢,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女孩子说这句话的心意。他只是实心实意的让让徐静多吃一些。
  徐静生气的将手中的红薯扔在了一边,赵世杰愕然了。他竟然不知道徐静为何生气,憨傻的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脾气难以捉摸。
  徐静心情变得很差,她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了红酒,她一个人喝起了闷酒,喝着喝着郁郁而欢。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5
  赵世杰上前夺酒,但是被徐静拒绝了。
  他只是感到徐静的表现异常,只是他并不知道。徐静暗恋自己已经很久了,感情至深却难以抒发。
  徐静的内心世界其实比较内敛,并不像她外在的那样“乐天派”。漂亮的“女孩子”内心其实很文弱子,但是她并不至于压抑自己的情感能到达极致,她也是敢爱敢恨的女孩。她很想向眼前的男孩子表白自己的内心世界,只是他们才“认识”一月久,真正见面的次数不过三次,她无法表白数年之久的暗恋。
  那次“英雄救美”,险些让心上人送命,可是自己却连一声谢谢也没有当面说给他听。那一次的懦弱,少女般的羞涩,使得心上人在心中的地位无限放大,而她却成为自己眼中的小人。这些事情多么的想和他倾诉,他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她却无从说起。
  赵世杰觉得自己无法劝酒,于是他就和徐静一同喝酒,他觉得只有这样,眼前倔强的女孩子才能够少喝一些。
  可是,不胜酒力得他再一次的败在了这个女孩子的面前。
  徐静紧贴着他,靠得很近。这一刻,赵世杰竟然迷失了自己。也许是徐静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太诱人了,也许是酒精刺激的作用下。他竟然对徐静动手动脚,相依相拥,这种的做法,全然不是自己的一贯作风分。
  徐静要比赵世杰喝了更多的酒,但是她并没有一点儿醉意。这一刻,面对心上人的抚摸、拥抱,她没有一点儿拒绝。任由自己娇媚的身姿成为对方欣赏、玩物的艺术品。
  也许只有这样,他们的灵魂才能够在此刻短暂的凝聚在一起。她感受到对方炽热的身体,感受到对方青春的气息,更感受到彼此之间燃烧的灵魂。
  急促的呼吸,炽热的灵魂,滚烫的身体......
  突然间,徐静的手机响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2 21:25
  
  这一下,两个人立即从迷幻的意识中清醒了过来。
  赵世杰竟然发现自己正在侵犯身边的女孩子,霎时间意识变得模糊。
  徐静简单的穿好上衣接起了电话,这一刻,天似乎塌了下来。
  电话的那头是徐静的父亲,他告诉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要她赶紧去往医院。
  就这样,徐静与赵世杰穿好衣服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赵世杰心情沉闷,她一方面关心徐静的妈妈究竟怎么样了;另一方面,他对自己今天的失控表现而感到懊恼。
  车停靠在了某个菜市场的路边,可以看得出,徐静神情很紧张。
  徐静:“对不起,我不能送你到家,我在这儿停下了,你打个车吧!”
  赵世杰点头同意了,他知道徐静家的确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而自己是个外人不合时宜出现在那样的场合。
  没等赵世杰反应过来,徐静轻吻了他的脸颊一下。
  这一刻,这个傻小子变得惘然,甚至感觉心跳加速,他迅速逃避似得的下了车。
  徐静没有时间在意赵世杰这一超出她预料的表现,而是驾车飞快的去往了医院。
  在医院,她火急火燎的冲到了急救室门前。
  父亲也在这儿,他面色显得憔悴。
  神经紧张的徐静,此刻脑子一片空白,居然忘记问父亲,她的母亲究竟是怎么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缓慢,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揪心。
  大夫终于出来了,母女俩神情变得越发的紧张。
  大夫告诉他们,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必须要住院治疗。
  此刻,徐静才知道,自己的母亲有心脏病,怪不得最近爸爸总是避让着她,很少再与她吵架。而自己总是那么的不懂事,还经常故意的气她。直至此刻,父母的婚姻并非已经名存实亡,他们之间还有爱,还有亲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1
  

  赵世杰回家后已经是深夜,这夜他没有像往日那样安然入眠,他在想今天发生的一切,在想和徐静认识后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貌似似曾相识的陌生女孩,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对自己帮助......
  这些事情,一遍一遍的在赵世杰脑海里游荡。
  今天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摸车,也是自己第一次见识到摄影的魅力。在赵世杰看来,徐静是个有追求的女孩,她有着对美感、对艺术的追求,她不同于自己以往看到的那些富二代——自甘堕落,自欺欺人。
  也许徐静真的太有魅力了,赵世杰没想到今天自己会失控。赵世杰并不知道,徐静在身上喷洒的香水大有文章。这是一瓶从美国进口的香水,将它喷洒在衣物上,会放射吸引异性的信息素,从而增加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而作为一个雄性动物,本身就对异性的气味感到敏感,求偶、交配,甚至异性的体味、尿液,都会成为传递嗅觉神经,而后引起大脑神经的兴奋。只不过人类的嗅觉已经退化,无法像动物那般拥有敏锐的嗅觉。而喷洒在徐静身上、衣物上的香水,它发出的淡淡香味却弥补了男人嗅觉不足的软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2
  
  赵世杰想到了自己与这个陌生女孩的现实差距。他是一个穷小子,而徐静则是个富家女。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尽管两个人之间那淡淡的爱恋还没有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赵世杰却不断的在提醒自己,要和徐静保持距离。癞蛤蟆很多时间是吃不上天鹅肉的,没想到自己竟然对这么没见几面的女孩产生了好感。在他的心里,他只愿意把徐静当做自己的普通朋友,他不愿意和徐静发展成为恋人关系。因为两个家庭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赵世杰不敢奢望拥有像徐静这样家庭的女孩子。
  可是,他越是克制自己不要对徐静想入非非,徐静的身影却像幽灵般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心间甚至是脑海里。
  面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赵世杰并不会有心理障碍,可是面对一个富家的漂亮女孩子,他内心的不自信、自卑感油然而生。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3
  一连数天,赵世杰都不曾主动地联系徐静。可是她的电话时不时的会打来。每当此时,他既兴奋,又失落,既有着诱惑感,又有着冲击着抵制的决心。
  闯入他心田的女孩似乎很执着,又过了数天的时间,他的电话每天都显示出对方的数十个未接电话。
  尽管赵世杰理智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徐静,可是每天,每个夜晚,他都会着了魔的想着这个认识不久的女孩子。
  徐静对赵世杰有着好感,这个连叶少波都能看出来的秘密,但却被赵世杰的自卑、不自信所蒙蔽了双眼。在他来,徐静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的,那一夜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酒精的刺激,一个人本能的原始躁动而已。
  可是这一天,赵世杰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竟然主动的给徐静打了电话。电话一打通,他就遭到了徐静生气的谩骂与抱怨,因为这些天,他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约会的地点,还是那家饭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951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