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6078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3
  
  这天见面后,赵世杰的心情出现了少有的紧张感。
  徐静的到来,那股淡淡的香水味道迎面而来,这是令他兴奋而又熟悉的味道。
  可是面对心仪的她,赵世杰居然不知道自应该说些什么。他甚至没有想好约她的理由。
  相比较之下,徐静显得更加的自信、大方。
  徐静:“你想学摄影吗?”
  赵世杰羞涩地笑了,他点了头。
  于是这一次,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驱车数十公里来到了阿拉善左旗。这里有着牧民家庭,随处可以看到牧羊的牧民。
  两人来到了徐静家的马场,赵世杰搬弄着徐静的单反相机。徐静牵出了一个高头大马。而后矫健的翻越马背。
  这可吓坏了赵世杰,他的神经绷得很紧。
  而徐静驾着马远去而又驶来,动作时那么的娴熟,一点儿也不像是初次骑马的样子。
  徐静笑起来很灿烂:“给我拍些照片吧!”
  赵世杰感到很惊讶:“你怎么......”
  “没想到吧!我骑马的技术很好的,这匹马是我十二岁时,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赵世杰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他端起相机一连为徐静拍了数十张。
  而后徐静邀请赵世杰也上马。
  尽管没骑过马,但是赵世杰对马有着好奇感,再加上在女孩子面前,他是不会示弱的。
  就这样,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欢乐的一天。他们手中的单反相机,记录了一个个欢快的瞬间。赵世杰终于有时间一个人尝试着骑着那匹马,徐静在一边为他拍照。
  夕阳西下,金色的沙漠,人与马的情感交流,构成了一幅幅优美的画面。徐静拍摄过很多优美的作品,但是这一天的抓拍无疑是她最喜爱的作品。夕阳美景,精心设计的影像构图,还有逆光、顺光的熟练运用,无不展现出赵世杰阳刚、性感。人像的摄影,可以说徐静在心上人面前运用的淋漓尽致。
  ......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3
  
  晚上回家,夜已经很深了。他们将车停在了那天相聚的湖边。
  漆黑的夜,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徐静靠着赵世杰的身旁,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那天在湖边一幅幅优美的照片展现在赵世杰的面前。
  赵世杰看着哑然,他没想到,画面中的自己竟然是那样的唯美。他并不知道,这些看上去非常有艺术感的相片,各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然后又经过了数天的精心修饰......
  徐静原本想利用这一次机会,和赵世杰一同忘我......该死的电话铃又响起,不过这一回是赵世杰父亲的电话。
  最终,他很无奈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中,父亲要他赶紧回家,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他商量。
  就这样,他们这个夜晚又不能在一起。徐静的心情非常的失落,但是他还是将赵世杰送回了家。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4
  临下车时,赵世杰对徐静说:“谢谢你!”
  徐静愕然了:“谢我什么?”
  赵世杰腼腆的笑了:“从小到大,我觉得今天最开心,能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
  “真的吗?那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你在逃避着我。”
  “我......我......”赵世杰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我不是有意的。”
  徐静又一次的主动轻吻赵世杰,而后抱住了赵世杰。
  这下,这个傻小子哑然了。
  傻小子很傻,但是他再傻,这么明显的肢体语言他不会不明白的。况且今天,他们之间没有饮过一丁点的酒。
  他终于压抑不住这几日的感觉,他热吻眼前的这个女孩,只想和她融为一体,他只想跟着感觉走,其他的一切全部抛到脑后......
  该死的电话铃声再次的响起,赵世杰屏住气促的呼吸接起了父亲打给他的电话。他人家正在催自己赶紧回家,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他商量。
  于是,赵世杰只能和徐静分离,尽管他还有些恋恋不舍。
  赵世杰下车后,徐静按下车窗按钮。
  “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你以来,我每天都会不由自相互的想起你。”
  赵世杰愕然的回头望着许静。
  “和你认识以来,我每天都很高兴。”
  赵世杰刚要说什么,可是对方却将车开走了。
  她是在表白吗?他一定是在表白!不然,她不会这样对我的。想到这些,赵世杰兴奋的跳了起来。
  此时的兴奋,此时的欣喜若狂,完全是因为对方给他释放的爱情信号。他的兴奋,不是因为自己无意间傍到了富婆儿高兴。也许此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爱恋早已穿过了现实差距的束缚,没有贫富贵贱的束缚。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恋时,发自内心最真实的感情。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4
  
  赵世杰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才和这个女孩相处了不到两个月,相见次数不过五次,他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博得一个女孩子的芳心。应该说这个傻小子博得过许多女孩子的芳心,掠夺过许多女孩子的初恋,但是他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而这个“爱情”却来的是这么容易,这么的突然,没有一点儿征兆。
  被一个人喜欢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他被徐静喜欢着,徐静被他喜欢着,这是多么的美好的事情啊!宛如自己就生活在梦境里。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远要比徐静幸福。因为他对徐静的“爱”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徐静对他的爱,整整六年。那种痴情的喜欢一个人而又无法表白的感情,才是最令人备受煎熬。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3 22:14
  赵世杰回家后,父母见他心情很高兴,于是就说出了他们对他今后的人生规划。
  他们想让赵世杰当兵,这令赵世杰感到很突然,对此,他还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赵世杰自然不会同意的,因为当兵是个苦差事,再说如果他真的去当了兵,他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徐静了。徐静怎么办?赵世杰感到很踌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1
接下来,父母轮番的的给赵世杰做起了思想工作。赵世杰并不想去参军,可是这些天里,这个家庭围绕着这个话题爆发了许多次的家庭战争。
赵父:“孩子,我知道当兵很苦,可咱们有什么办法?”
赵母:“你看看你哥哥,到现在也没个工作,他刚毕业踌躇满志,做生意、开店,可是后来呢?赔钱陪得一塌糊涂,好在他是在事业单位做合同工,工资有保证。”
赵父:“是啊!他还在事业单位上班,如果他是给私人老板干活,说不定工资都没有保障。”
赵世杰思索了一会儿,他还是不同意:“我不想去当兵。”
赵父:“你不当兵又能怎样?你看看你一天都接触的是什么人,你就不怕被他们拉下水吗?”
赵母:“当个兵,将来你最起码有个工作啊!”
赵父:“是啊!当兵后可以安置工作,要不然,你怎么能有个稳定的‘铁饭碗’工作呢?”
赵母:“孩子,把你送去当兵,妈的心理也不好受,我也舍不得让你受苦,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啊!”
赵父:“咱家要是有钱,我也舍不得让你去吃那个苦。你好好想想,你不当兵,将来又能有什么出路?与其你发展到坐牢地步,还不如让你去当兵,将来你当兵复原了,有个体面的工作,爸妈再给你买套楼房,将来你结婚,对象也会好找一些啊!”
......
和徐静短暂的分离,赵世杰一开始心情异常的兴奋。可是现在,父母的话语像是一记闷棍打在了他的头上。这一棍让他“痛”并且“清醒”了起来。他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意识到他和徐静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一夜,他哭了,但是哭完躺在床上,他很快又平静下来。赵世杰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是一个喜欢把幻想当成现实的人。因此,他总是习惯于把事情往好处去想。可是现在面对家境比他好太多太多的女孩,天性的自卑感又开始作崇。在他的意识里,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要去呵护她,保护她,可是自己拿什么去爱护自己喜欢的女孩。童话小说只有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而没有流浪汉迎娶白雪公主的事情。况且白雪公主有着动人的容颜。女人漂亮就是资本,而男人呢?与自己差别很大的女人在一起,别人就会说“小白脸”“软饭男”等极付贬义的词汇吗?他也经常会看韩剧,电视剧,也知道身边的事物。通常情况下,都是男的开着车去泡漂亮姑娘。而自己呢?无车无房也无钱,他甚至感觉自己在徐静面前,就像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他感觉享受徐静车接车送的待遇是对自己这样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的一种耻辱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1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凌晨两点多,叶少波睡不着给他打了电话。原因也是父母让他当兵的事让他心烦。
  这时,赵世杰也没有睡觉。
  叶少波:“喂!这会睡了吗?我烦心,想和你聊一聊。”
  赵世杰:“没有?今天我也特别烦。”
  “我爸爸想让我当兵,我不想去,可是他们硬逼我去,说是不让我在社会上学坏。”
  “是吗?这到是挺突然的。”
  “我心烦是因为当兵,你心烦时因为什么?”
  “也是因为当兵,”
  “什么?没想到你父母和我父母想到一块儿了,也是因为怕你学坏,然后到部队混上两年,日后也好安排个工作?”
  “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不想去!你呢?”
  “我也不想去!”
  ......
  挂掉电话后,赵世杰惆怅了起来,也许叶少波说得对,他和徐静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也许真的有一天,自己被玩腻味了,也就被踹到了一边。
  从某种意义上讲,赵世杰选择当兵,不是为了所谓的日后退伍安置,而是因为父母的逼迫。他真正放不下的还要数这段相差甚远的感情,也许两年的时间,他会忘掉自己的初恋,忘掉闯入自己心扉的徐静。
  真正的爱情是可以穿越现实的阻碍,甚至是生死也无法割舍,但是赵世杰却没有机会选择争取,也没有办法跟随自己的感觉走。家庭每天都在爆发战争,其原因就是父母逼总是从军。
  在赵世杰的身边,有好多自认为长相漂亮的女孩子舍了命的去追富二代。可结果呢?人流、伤痛、身体和精神上双重的痛苦;而有钱的人上的美女多了去了,他们所付出的,只不过是手中令拜金女们感到虚无缥缈的票子。不过这也难怪,那个女人不拜金?那个君子不爱财?
  赵世杰觉得自己应该有点骨气,不能依靠女人来享受物质上带给精神上的快感。只是他并不知道,即使是徐静遇到了比自己帅的男孩,也丝毫不会占据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因为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六年后发生的一切,已经注定让他的像神一样的在徐静心目中屹立不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2
  


  所有的应征青年都要去派出所,不知是要接受哪门子审查。
  所长要求应征青年们每人都要做一次尿检,于是每个人发了一个能检测是否吸毒的尿检试纸杯,说是要确保应征青年没有吸毒的恶性行为,说是要为部队负责。
  吸毒的人会选择去当兵吗?赵世杰等人有了这样的疑惑,可是接下来付材料费的时候,他们却都傻了眼。一个售价不到一元的试纸,警察门们收取的费用却是一千元。
  检测还是不检测?不检测,你就不是优秀青年,是参不了军的,更无法报效国家。就这样,一群前途未卜的青年,只好在家长的监督下,每个人都按数交了钱。尽管他们有些不情愿,但是为了争做合格的青年,他们只能这样了。
  数天后,部队的初审表下来了。一穷前途未卜的青年再次的来到了派出所,这一次,所长手中的章子显得尤为重要。很多应征青年都是单独进去的,然后父母再跟着进去,最后应征青年和家长一同出来、离去。赵世杰与叶少波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是什么。没过多久,他们的父母也匆匆赶来了,毕竟他们的社会经验比这俩小子丰富得多。
  兄弟两人心里一直在庆幸,因为他们上次被拘留,到现在还不到三个月。据说正常的情况下,三个月才能销案,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有劣迹,是从不了军的。
  可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所长只是稍作了刁难,待他们父母塞了几千块钱后,所长竟然和他们称兄道弟,笑的合不拢嘴。事情居然变得顺理成章,赵世杰没想到,自己的事情尽然是这么样的顺利。如果按照初审表正常的章程,他和叶少波无论如何也无法经过这一关的。平日里这哥俩就总是再骂警察的“腐败”,这一回他们更是恨透了警察,因为他们根本不想当兵。
  又过了数天,叶父和赵父不知道托了怎么样的关系,他们开始为各自儿子的走兵而忙碌着。这期间先后又是上万多元钱砸了进去,有了这笔钱,才能拥有通往部队的敲门砖。
  这些天,赵世杰能够真切的感受到,父亲为了自己的事情操碎了心,几天的日子似乎让他老了好几岁。先后两万多元花出去了,可是孩子的事情还是没着落。两万!对这个家庭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又是数天后,赵父终于拿着象征着可以顺利入伍的“政审表”回来了。可是他却是一脸的踌躇,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赵世杰这回参军所去的地方是遥远而又环境极其恶劣的边防部队。那是中国最西部的地方,也是中国最后看到日落的地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2
  中国有些边境部队条件恶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了,赵世杰一家似乎也没有了别的选择。要么去,要么不去。可是两万块钱已经花掉了,不去,钱也是不可能能够退回来。
  这样的情况下,全家进行了一次家庭会议。赵父甚至气的猛打自己的耳光,因为他也听说了,儿子去的地方是沙漠,是雪山,同时也是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可是他和妻子并不知道,之后中国臭名昭著的“东#@伊”和“东@#突”暴力@~恐怖@~分子@~组织也在那里,去了哪里,儿子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
  赵父非常的懊悔,自己为什么不再多花一些钱,不然儿子也许会留在宁夏,也许会去条件好些的陕西,怎么也不去不了边疆那个鬼地方。
  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让父母白花两万多块钱,自己成为逃兵;要么,自己硬着头皮报效国家,去边疆吃苦两年。现实的问题是,政审表一发,你政治合格就必须当兵,负责你就是逃避依法服兵役,是犯罪行为,而且你的户口已经被迁走,不当兵你就是黑户.....
  以我个人之间,这种的制度与做法非常的卑鄙与下流。再说等你回来,你不归武装部和部队管了,而是民政部门管着你。入伍时是武装部宣传的安置政策,人家民政部门又没给你任何的承诺。你浴血奋战,关人家鸟*事儿!人家不可能以为你是无名英雄就对你心存敬意,人家关心的是自己腰包里能装你的多少银两。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3
  
  赵世杰是个董事的孩子,他知道两万块钱对这个家庭意味着什么,他也不想让父亲这些天的辛苦白费,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被逼在了这个份上。
  他表明了态度,不愿意让父亲这些天的操劳白费,不愿意让父母这些天花的钱打了水漂,更不想坐牢,成为黑户。
  父母此刻也落泪了,他们意识到,再过几天,孩子将和他们天各一方。那里究竟冷不冷?那里里究竟苦不苦?孩子还没去得了边疆,父母的心却飞到了边疆。
  两天后,接兵的干部也开始对应征青年进行家访。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走并顺利些,不要受这些干部的刁难,他只能再次的花钱打点。
  家访结束后,赵世杰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徐静。想着想着,神情漠然。
  叶少波来找赵世杰,他看得出,这个傻小子有心事。
  叶少波:“要走了,你怎么一点儿也不高兴?”
  赵世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给你说句实话吧!我当兵是被父母比的,其实舍不得徐静。”
  这时,徐静的电话打来了。
  赵世杰看着徐静的电话哑然了。
  叶少波使了个眼色,要他接起电话。
  赵世杰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徐静的抱怨声,因为一连数天,这个“负心汉”没给她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接过她一次的电话。
  可是没有抱怨多久,对方却要求他再见一次面。
  赵世杰脸上一片茫然,叶少波再一边安慰他。
  于是在叶少波的鼓动下,赵世杰决定最后再见一次徐静,以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不然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傍晚,赵世杰在一个桥头见到了徐静。他给徐静送了一把鲜花,徐静感到了诧异。她看得出,他并不高兴,而是一脸的忧愁。
  在最终的逼问下,这个腼腆的男孩终于说出她要去参军的事实。
  此话一出,氛围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徐静很生气,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也不跟他说一声,她的心上人明显不在乎她。她甩开赵世杰,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会儿。她边走边哭,好不容易追到的男生,又一次的远离自己。
  赵世杰没有像爱情片里的男主角那样去追徐静,他很想上前去安慰,可是当他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时,他觉得自己与这个富家漂亮女孩子的相识就是个错误。
  最终他选择了默默的离去,隐忍着心间的痛。
  不巧的是,徐静这天偏偏遇到了叶少波。他也去参了军,而且是和赵世杰一同去往边疆的那一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4 22:13
  
  他们聊了许久,叶少波安慰着她:“有些事儿你得原谅赵世杰,毕竟你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再者,赵世杰并不想当兵,因为去当了兵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完全是被他父母逼迫所致。”
  徐静感到了奇怪:“我们之间是有差距,可是我不在乎!”
  “你当然不在乎,可他呢!”
  “如果他能和我在一起,他难道不觉得快乐吗?”
  “赵世杰不是那种太过追求物质的人,他更不可能会因为物质而去喜欢一个人。再说你们才认识几天?见过几次面?”
  徐静哑然了,她突然意识到,他们之间的相处才只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尽管在这期间,她已经暗恋了心上人六年之久,但是自己走进心上人的心间,才只有一个月之久,所以他不可能和自己一样,共同产生埋藏六年之久的心灵共鸣。
  回到家,徐静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他回想起六年前,那个阳光帅气的男孩第一次闯进自己的心扉;回想起自己受人欺负时,他挺身而出,不畏牺牲险些丧命;还有那次,自己在餐馆里,他再一次的挺身而出......
  一想到等待了六年的感情,没有相识到两个月,没有见过十面,然后就这样的分开,或者是永远分离,天各一方,她真的有些不心甘。
  曾今的校友,在一所初中上学,同一届的学生但却不在同一个班。他喜欢习作,后来成了网络作家,而自己喜欢摄影,后来成了摄影师。憧憬着未来,怀着憧憬的梦,各自不懈的努力。
  他们彼此之间并不了解,赵世杰是徐静喜欢的第一个男孩,也是一生中唯一喜欢的一个男孩,只是现在,她没有机会表达六年之久的心扉。虽然徐静成功的俘获过赵世杰的芳心,可是在他的心里,他们的曾今,成了她心中的隐痛……”
  赵世杰没有去追逐生气流泪的徐静,徐静却电话越来了赵世杰,这一天有一场社区露天电影,她希望能他们能够一同观看。
  露天电影播放的是《玉观音》,那时的谢霆锋很年轻,那时的赵薇也很漂亮......电影在播放中,他们在一起观看,可是他们的心思却一点儿也没有放在电影上。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9 23:06
  



  数天后,赵世杰领到背包和背包绳,应征的青年不会打背包,所以只能由武装部的干部帮着打。帮着打一个背包的要加是二百元,那个干部做的是独家经营的生意。就这样,他一个人“辛苦”的为两百多个应征青年打好了背包,日赚四万的劳动报酬,在国内从事体力劳动者的眼里也属罕见。
  整个应征入伍的过程,说白了就是花钱的过程,被啃、被黑、被宰的过程。一些青年终于可以如愿以偿,成为“光荣”的入伍军人。金钱的社会,做什么事儿都离不开钱。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和平年代,中国的某些艰苦的部队,同样有新的雪山可爬,同样有着新的草地可过,同样有着流血、牺牲和奉献。可是事实上,报效国家并不是靠着一腔热血,而是倒贴的潜规则。
  当兵,从入伍以后,你就是国家公有财产,和地方上再无半点瓜葛。当灾难来临,你是冲在最前面的人,当战争来临的时候,国家、人民和民族需要你挺身而出的时候,这是你的生命价值,当需要你为党和国家献身、送命之际,你别无选择。
  可是就是这样一波可爱的人,还有人对他们身上的油水豪夺榨取,这就是现实的社会,这就是现实中的潜规则。
  在这一波去边疆入伍的新兵们,只有杨子坤是个特列。他是由接兵士官韩黎明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因此他少花了许多钱。
  接兵的干部有少校军官张德华和一级士官韩黎明,他们这一官一兵是一个连队的。
  一年又一年的应征入伍本来应该是很光彩的事情,可车站上的送行人群过于喧闹,便显得乱哄哄。送行的家长要比入伍的新兵的队伍多得多,也有不少的女青年来送别自己的男朋友。车站上的哭丧声狼藉一片,这情景倒像是送别上刑场的情形,一点儿也看不出光荣入伍的意味。
  韩黎明和张德华感慨着,一年比一年的兵难接,一年比一年的兵经受 “生死离别”。搞的这些接兵的干部更像是解放前国民党抓壮丁的人似的。他们总是那么的伤心,然而再怎么难舍难分也会有分开的时候,于是几个接兵干部强行的带走了一张张憨气而又缀泣的脸。
  家长们,女青年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不断的涌入人流之中。将一支新的部队冲散、肢解、如同洪水的爆发,使堤坝决口断裂。他们唠叨、抹泪、叮嘱,让整个车站变得变狼藉。
  韩黎明高喊着:“保持队形,注意点形象。”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他也很清楚,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兵们是没有组织、纪律观念的。他只好妥协,他也很清楚,现在不是他们屈服纪律,而是纪律屈服他们。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30 14:25
路过,赞一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31 21:26
  叶少波的女朋友小尹来送别他,他们原本亲密无间,但是现在,这一段感情要经历两年的分别的波折。
  小尹给叶少波送了一个牛皮纸箱包装的礼物。
  叶少波接过了礼物,他对这玩意感到了好奇,他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啊!”
  小尹将嘴贴近叶少波的耳朵:“这是我给你买的充气娃娃。”
  “充气娃娃!”叶少波立刻吓得将这手中的礼物掉在了地上,他神情略感吃惊,“你......你送我这玩意干嘛?”
  小尹神情变得专注:“你给我听好了,我可听说了,十个当兵的,九个进了部队就会嫖,剩下一个还在摸索。你去当兵了,要是外出部队敢去当嫖客找小姐,然后染上病传给我,小心我让你当中国最后的太监。”
  叶少波瞪大了眼:“天哪!最毒妇人心啊!”
  ......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31 21:28
  火车要开了,叶少波和小尹尽管依依不舍,但他还是屈服于纪律,和小尹分别了。
  待他上了火车后,看着小尹送他的礼物很不爽,于是将这牛皮纸箱包装的“充气娃娃”扔进了列车的垃圾箱里。在他看来,作为一个男人,就是为了自己的下半身而活着。对不起什么,也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下半身;男人,只要要有机会,沾花惹草犒劳一下自己没什么不对的。
  赵世杰这时也进了火车,他的神情惘然而又失落。本来,父母要来火车送他一程,但是他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还期盼着徐静能来火车站送他一程。他甚至在想,如果徐静来了,被父母看见,那该是多么尴尬碍眼的事情?
  可是,徐静始终是没能来送自己。他哭了,但是很快便忍住了泪水。
  叶少波看出赵世杰有心事:“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赵世杰叹起了气:“我在想,为什么徐静今天没来送我呢?”
  “是你自己先无情,还怪人家后无意啊!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跟人家说一声。”
  “我怎么跟她说?我一见到她就会莫名的紧张。”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 17:46
  这时,火车上发生了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火车已经开始启动了,可是一个新兵此时却准备着跳火车。
  他被士官韩黎明拉着了,韩黎明给了他一个耳光,这一刻,他镇定了,他也终于明白,穿上了这身军装,一切再由不得自己。
  这个新兵就是杨子坤,他是宁夏这一批兵当中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只是他的军旅生涯,经历了太多的坎坷。
  过了许久,杨子坤还在哭泣。叶少波与赵世杰出于关心,他们上前去安慰了杨子坤几句。
  此时,他们才知道,杨子坤入伍前一直和他的同班同学相思、相恋着。数年前,他伤害了她,数年后终于再得以有机会相见。可是他们没有机会相见了,因为他穿上了这身军装,他甚至想为了她去当逃兵。
  叶少波和赵世杰真的买看出来,这小子很重感情。就这样,杨子坤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相互打气、鼓劲,争取度过新兵营这紧张、艰苦的三个月。
  都说新兵营很苦很紧张,可是到底苦到什么样?紧张到什么样?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 17:46
  车窗外飘起了雪花,但是这仍然无法遮挡住沙漠化的荒凉。很快天就黑了,这一个夜晚,新兵们感到很累,因为他们全部都是硬座待遇,很难休息好。
  大约凌晨四点多,新兵们在兰州下了火车,他们在这里等着十点多去往阿克苏的绿皮普快火车。颠簸了一天一夜的劳累,可是大伙没法休息好,他们只能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一个靠着一个的肩继续休息。
  候车室有专门的纠察站岗,这是为了防止这些无知的新兵蛋子乱跑,或者是防止他们当中有人当了逃兵。
  十点之后,新兵蛋子们再次踏上了火车。这一路,车窗外现了荒凉,除了戈壁还是戈壁,一望无际的地平线,看不见一处村落,找不到一户人家。
  绿皮火车容易晚点,他们又在车上呆了两天一夜。吃的东西很简单,就是接兵干部给每个新兵发的泡面。每一天,每一顿只能吃这个。
  到了阿克苏,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有两个新兵溜过了纠察的视线去车站附近的网吧上网去了。当接兵干部们点名时,少了两个人的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于是张德华带着人去网吧找,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这两个人。可是就在这时,候车室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 17:47
  
  几个少数民族同志刚刚接近了新兵们的区域,突然间,几个穿着便衣的警察掏出手枪朝他们开枪。
  脑浆溅出了数米远,甚至是溅到了一些新兵的衣服上。刚刚发生的枪战,躺在面前的血腥尸体。这无令新兵们第一次直面死亡的惧怕,死亡就在他们身边,恐怖就在他们的身边。
  最终活着的两名少数民族同志被制服了,地上躺倒了五个人,两名便衣民警在此次执行任务当中受伤,他们伤的很重,内脏、肠子清晰可见。
  受伤的民警被送上了急救车。被活捉的人,他们每人都挨了一顿狂殴烂揍,躺倒在地的人,警察从他们身上搜出了爆炸装置。
  这时,上网的那两个家伙被叫了回来,他们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
  张德华怒喝两个新兵:“你们看到了吧!这是对我们的恐怖袭击!把你们送到部队,这本身就是很复杂的事情。有多少军警在为你们警戒,又有多少个便衣警察在暗中保护你们,可你们竟然还不知趣。你们知道吗?就在你们逃离的那个时候,如果有一、两个恐怖分子瞄上你们,你们就一命呜呼了知道吗?”
  此刻,两个新兵蛋子相互对视着,他们此刻才意识到,刚才他们的做法实在是太危险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2:47
  如果说是一个军人,经历战争和生死,那都需要一个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必须要承担这些心理准备。可是这些青年严格的意义上讲,他们只是穿上了这身军装,还算不上军人。这样的经历,的确是来得太早了,他们还没有接受过训练,还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心理辅导。
  未经训练,未曾有战争的准备,这样的恐怖袭击来得太早也太突然了。
  这天出了意外,也许这些暴徒蓄谋已久,就是针对这些还没来得及训练的新兵。这个意外是张德华所没有想到的,这些新兵的遭遇比历年来的新兵都要残酷。历年的新兵,都不会经历平息暴动,反恐维稳的任务。这些任务一般都由老兵完成,毕竟他们接受过一年多时间的训练,而且参加任务时已经有了很好的心理准备。
  对于没来得及上战场的兵来说,突然遭遇的杀戮、恐怖,这与久经沙场的军人是两个概念。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2:48
  赵世杰很镇定,他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被吓破胆,可是他身边平日里打架可凶了的叶少波就不行了,他和大多数新兵一样,脸上充满了恐惧感。不过这也难怪,打架与杀人,这本身就是两码事儿。
  赵世杰惊奇地发现,杨子坤这个小子居然也同样的镇定。
  面对这样血腥的场景,面对新兵们恐慌的神情,张德华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少,他给那些衣服上,身上溅上“血”或者“脑浆”的新兵们每人补发了件新军装。也许他们看不到身上的那些血迹,这件事情会淡忘的快些。面对这样的事儿,张德华只能为他们做到这些了。
  火车上,新兵们很困,但是一个个却都没了睡意,今天发生的事情令他们终身难忘。有些新兵睡去了,但却又被噩梦惊醒。
  的确,今天的情形实在是太恐怖了。
  又经过了一天一夜硬座坐火车的疲劳,新兵们最终在阿图什下了车。
  一下火车,新兵们立刻感到了寒气逼人。漫天飞沙吹打着新兵的脸,他们此时甚至感觉睁眼睛都有些困难,地下飞石、垃圾在滚动。
  据说,新疆有些山口,飓风来临之际,能将火车掀翻。这是有新闻记载的事情,而绝非是我天方夜谭的杜撰。
  新兵们躲到了避风的地方,相互靠在一起挡风。
  半个小时后,接兵的大厢板来了。于是张德华命令所有新兵全部上车,车内阴气逼人,每一寸铁都会令人感到冰冻刺骨。
  于是新兵们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旅程。大厢板内四处透风,这更使得冬季的寒风更加的凛冽。军卡行驶了一段土路,车轮子掀起的灰尘立刻往车厢内钻。于是靠近后车门的几个新兵系紧了篷布上的绳子,但是即使是这样,仍然无法阻挡灰尘的进入。新兵们不得不用手或者衣物尽可能的遮挡住口鼻。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352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