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5799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2:48
  颠簸的路况,让车厢内的新兵们摇来晃去,一些从不晕车的新兵此刻有了晕车反应。
  车外,时不时的会有大风呼啸而来。每当此时,司机会停下车,新兵们感觉车子会跟着呼啸着的大风的节奏而摇摆,仿佛车子随时都会被掀翻。
  就这样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新兵营。下车后,一个个原本新崭崭的军衣落了很厚很厚的灰尘。甚至新兵们的脸上、睫毛上、口鼻也沾满了灰尘。此可谓一看不到灰尘的地方也许只有他们明亮的眼睛。
  这地方的雪比较多,营房周围堆得雪墙挺壮观。约有半米高两尺宽,平整划一,如同砖砌的梯形墙,只有部队才会出现这样显得蛋疼的杰作。
  可是眼前的一切令他们大失所望,原本以为现代化宿舍的军营现在成了一间间老式的红砖平房。看样子像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样式与成色。新兵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居然会住这样的落魄房子,心里的失落感难以诠释。
  经过了数天数夜火车上的劳累,经过从火车站到新兵营的这段颠簸劳累,新兵们早已疲惫不堪意志松散。可是对于张德华而言,此时才是整顿军纪,提高作风的最佳时机。
  新兵们手脚冻得麻木,身体不由自主地的打着哆嗦。这时,天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而此刻,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接兵的少校干部张德华,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新兵连长。
  卡车车厢里,新兵们好奇地从篷布里扒着看,声音嘈杂,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兵,很难有任何的纪律意识。
  “快看!哨兵有枪!”
  “妈呀!这儿这么冷,居然用的是旱厕!”
  “你们看!营房好破旧!”
  ......
  新兵们都很失落,因为他们所在的驻地,他们所待的营房,实在是荒凉而又落魄不堪,生活环境又极为艰苦。
  卡车熄火后,后板被迎接他们的士官打开。迎接他们的士官有三十人,这也就是说,这些新兵,要被分成三十个班。然后,他们又分在了新兵营的各个连,各个班。
  张德华从驾驶楼下车后,厉声命令:“下车!”
  新兵们哗啦啦跳下车。赵世杰和几个睡得迷糊的新兵被挤醒了,他们睡眼惺松跟着下了车,下车的新兵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三五成群地议论着这儿的环境,整个操场上的兵像菜市场一样的自由、闲散。
  张德华拿起了花名册:“新兵同志们,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现在开始点名。”
  他的声音被新兵们的声音淹没了。
  此时张德华铁青着脸,一声怒吼:“不许说话!”
  新兵们一下安静了。
  张德华打开了新兵的花名册:“我们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字的同志答到,然后去那边找班长报到,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新兵们的回答参差不齐。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4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张德华厉声吼叫:“明白了吗?”
  新兵们反应过来:“明白了!”声音仍不齐,但是好多了。
  张德华看着花名册开始点名:“一班长!”
  一班长啪地立正:“到!”
  而后张德华继续点名:“许可良、张晓武、李金成。”
  三名士兵答:“道”
  张德华喝令:“你们三人出列!”
  “是!”三人三段音裸。
  于是三人跑到了一班长的身后。
  一班长:“一班......向右转......跑步走......”
  一班分完了,接下来是二班、三班......直至第三十班分班结束,每个班接受了宁夏籍的三个新兵。
  叶少波和赵世杰此时异常的兴奋,因为他们兄弟俩和刚在火车认识的杨子坤被分在了一个班。
  于是张德华又喝令:“各连各班带回!”
  就这样,队伍分成了三路。两路各自由左右两翼带出,中间一路原地不动。
  那两路新兵,各自填充到左右两边正在操场上训练队列的队伍当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4
  没有让他们进去用热水洗脸洗手,而是先让新兵们站军姿,先后有几名新兵被张德华的膝盖撞到而趴在了地上。
  冬季天寒地冻的水泥地,摔倒之后的那股疼痛可想而知。
  张德华喝令着让新兵从现在开始,每个人站立十分钟军姿,并且教授了新兵们站军姿的要领。他并且重申,新兵队伍们是一个整体,必须要有极强的集体团结的意识,如果有一个人做错了事,集体受罚。
  张德华巡视着新兵队列,他严厉的眼神划过新兵们稚嫩的脸。
  新兵们开始有点儿发毛。
  张德华喝令道新兵们站军姿,他首先教授的站军姿的要领。这完全是按照队列条令的要求来进行的,动作讲述的很完整,也很制式。
  新兵们开始努力的按照张德华教授的动作要领去做,但是人的惰性却是与生俱来的。有些滑头一点儿的新兵已经开始偷懒了,军姿的动作不是那么用力的维持。
  这些新兵的小九九注定是逃不过张德华的眼睛的,他绕到新兵们的身后。检验军姿站的是否认真、用力,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朝着看似明显在偷懒的新兵们的后膝踹一脚。
  结果几个偷懒的新兵全部趴在了地上。
  其他的新兵立刻感到发毛、发憷。
  张德华喝令着:“由于你们当中有人偷懒,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多站立五分钟军姿。新兵队伍们是一个整体,必须要有极强的集体团结的意识观念。我再重申一遍,如果有一个人做错了事,集体受罚。”
  这回,五分钟的军姿算是结束了。
  张德华让新兵们原地活动五分钟,这时新兵有了哀怨声。
  叶少波肩膀生痛,一旁的赵世杰为他按摩。
  赵世杰边按边问:“怎么样?好点了没?”
  说话的声音惊动了张德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5
  “是谁在说话?”张德华喝令道,“站出来!”
  所有新兵都被这严厉的和声搞得心里发毛。
  此刻,赵世杰给叶少波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心里神会。
  张德华再度喝令:“到底是谁?站出来!不占是吗?你们全体受罚!”
  “报告!”叶少波与赵世杰喊出了声。
  而后,张德华命令他们两人出列、
  望着两张稚嫩的脸,严肃表情之下,张德华却在心里喜欢这两个兵。说实话,刚才他并没有听清究竟是谁在相互说话,他也做好了重罚所有人的心理准备。
  “你们不知道队列里不能说话吗?”张德华说,“不过你们倒是有些骨气,敢作也敢当。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报告!我叫叶少波。”
  “报告!我叫赵世杰。”
  叶少波:“报告!”
  张德华说“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5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叶少波:“我们确实是不知道,你没教过我们。”
  张德华愣怔住了,他觉得叶少波说的很对。他说:“好!说得对,这的确是我的错。我现在就教你们。你们两个一人做五十个俯卧撑,其余人二十个!”
  所有新兵都哑然了,赵世杰和叶少波更是感到惊讶
  赵世杰:“报告!”
  张德华神情冷漠:“讲!”
  赵世杰:“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先说话,才引得叶少波和我说话。请你不要罚他,也不要罚其他的新兵。”
  叶少波:“报告,你罚我们俩吧!我也有过错。”
  张德华直视着他们:“你们以为你们是在将江湖义气吗?大错特错!这儿不是江湖,这儿也不需要你们逞英雄,搞个人英雄主义。这儿是部队!作为一个部队,必须要有强烈的集体意识感,你们知道吗?要是在战场上,或者执行任务中,你们两个人的行为就可以让任务完成不了,让大伙丧命懂吗?二十个,五十个俯卧撑只是因为第一天,以后可就是几百个起步!”
  张德华的正视着眼前的两个兵,他的这番话不仅是在教育这两人,也是在教育大家。
  就这样,新兵们咬着牙做完了俯卧撑。他们当中,很多人在家都是独生子,体质很差,做的俯卧撑并不标准,在场的班长在为他们做着指导。经过这一番折腾,他们已经身心疲惫意志松散。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令他们想象不到。张德华拿出类似于纸盒的东西说:“这是一副扑克牌,相信你们都玩过。你们站军姿时,下巴领口夹一张,两个膝盖之间夹一张,两个手的指尖和腿各夹一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6
  新兵们骇然了,对于扑克牌有着这样的玩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德华:“据我所知,这种玩法在我们很多部队的新兵连大为流行。据说有些变态的新兵班长会让你们三分之一的脚站在台阶上,时间长了滋味会不好受的,半个小时啊!神经抽搐,肌肉僵硬。我甚至听说过,有些新兵班长,把新兵折磨得肌肉坏死,甚至有极少的新兵死在了新兵营。”
  此刻,新兵们神情诧异,甚至眼神里透露出了恐慌。他们本能的反应是想交头接耳,但是此刻,他们对部队森严的等级、纪律已经有了较强的意识。他们甚至害怕,他们也会成为受虐的新兵。
  张德华:“一群老兵残酷殴打新兵,拳打脚踢,惨不忍睹!殴打时间很长,而且是无缘无故的打,没有止境的打,就像日本兵打中国俘虏一样!把新兵打伤!把新兵打残!这是部队吗?这是中国吗?这是人间吗?你们的父母把你们送到部队,不管是为了你们今后退伍有个好的安置工作,还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在部队有了好的发展,我都会很好的待你们。打骂体罚,这种变态的做法在我们新兵连是绝对的不容许!”
  此话一出,新兵们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刚才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张德华:“当然了,如果你们新兵觉得大快人心,可以鼓掌。”
  于是新兵们热烈的鼓起了掌,严寒的冬季,手都拍红了
  张德华示意停止鼓掌,他又说:“下面我把扑克牌发给你们,让你们认认真真的夹。不多,就两分钟,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掉了牌,集体受罚!”
  于是士官们上前领取了扑克牌,他们给每一个新兵都夹上了。
  每个士兵都很认真,雪花打在脸上、手上很冷,但是他们还是用尽了全力。此刻,他们想到的不仅是自己,他们更多的是想到了集体。没有一个人愿意因为自己的一点儿小小的过错而拖累大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4 20:56
张德华按下了秒表,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
这时,叶少波左手指尖的扑克牌掉在了地上,他感到了懊恼。气愤的他尽然用呀咬着下嘴唇。
张德华看到了叶少波掉扑克牌的动作,也看到了他咬破嘴唇的动作。这两个动作,本身在队列里都不容许。本来这个铁面连长都看到了,可是他似乎又有意让自己没看见。
张德华提前几秒结束了这次的读秒时间,对于他训练新兵而言,他更看重的是新兵的集体团结意识和纪律意识,但是他感觉自己好像在这些新兵的身上看到了曙光。
张德华让各班班长将新兵带回,提早结束了第一天的训练。
他让新兵们回营房在学习室进行入伍以来的第一天学习,今天不再组织训练,学习之后进行晚点名。到达新兵营的第一天,已经是经历了数天数夜的火车劳顿,也许这几天,会有新兵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
而其他的新兵连队,仍然可以看到新兵班长在队列训练中踢打新兵身影,有的新兵班长甚至将耳光打在一些新兵的脸上,带铁的腰带也抽打在新兵的身上。
在张德华看来,这些新兵的确是运气太差。他们来到驻地的路上,遇到了恐怖分子袭击未遂的事情;一下火车,他们又遇上了数年难得一遇的大风、极寒的气温;今后不知道他们又会遇到什么?在今后复杂的反恐局势,他们能否经得住考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7 00:54
3 患难战友情
新兵营,是从社会青年到部队战士的转变。这个过程曲折而又复杂,你进了这个氛围,就像进了一个大染缸,一切的新鲜事物影响着你,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奋发向上。在这里,你渴望激情,渴望战斗,渴望热血沸腾的生活。
一个个英姿勃发的少年,刚刚走出校园的大门,他们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单纯。十六七岁,十七八岁的青春,人生中最美好的年龄,令人喜爱和羡慕。短暂的军旅,他们奋发向上,释放着金子般的光辉岁月。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
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
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听!风在呼啸军号响,
听!革命歌声多嘹亮!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边疆,
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向最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7 00:54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这是我军的解放军军歌,入伍的第一天,连长张德华要求每个人都必须背会,然后就是许多部队规章条令。背不会就要受罚,相信很多和我一同有过当兵经历的同僚们应该有过这样的体验吧!我想之后我讲的喝烟茶,满嘴叼烟吸的经过也不用我再过多解释。有些手段,堪比满清十大酷刑。
  新兵连的战士们,一人手中发了一个笔记本。第一天的任务是抄歌词,《解放军军歌》,《团结就是力量》......这些歌必须要以最快时间背会,因为整个新兵营要应付上级领导的形式主义检查。这下,可让这些新兵们吃尽了苦头。
  叶少波是个比较笨的孩子,解放军军歌的内容怎么背也背不下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之所以选择当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记忆力差,背不会语文和英语单词。
  可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部队要求新兵们“文武兼备”。在部队,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他背过的规章条令和政治课件,远远地超过了上学时他所背过的学习内容。
  新兵们的再次分班,赵世杰和叶少波都感到了遗憾,因为他们的老乡杨子坤没有和他们分在一起。之后的数月里他们却不这样想了,因为他的班长韩黎明是个很不错的人,副班长雷破天人品也很正直。他们两人是新兵营中,唯一不打骂体罚新兵的班长与班副。可惜好人命不长,他们两人一个成为了烈士,而另一人最后成为了罪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7 00:56
  新兵们很快背会了《解放军军歌》,可是笨拙的叶少波一直只能背会前一段。愤怒的新兵班长崔涛居然打了叶少波一个耳光。
  这一下,全连的新兵们哑然了。崔涛的这一耳光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的,很多新兵们立刻心生怯意。早就听说过部队新兵挨打,但是究竟怎么样的挨打,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叶少波在家时是个好斗的人,也是个好面子的人,现在新兵班长众目睽睽之下打他,面子没了。勃然大怒的他立刻还击,结果他没有站上便宜,因为他出手还击的时候,同是和崔涛同年兵的副班长廖化拉起了偏心架。
  叶少波门面挨了好几下,眼睛立刻变得浮肿。
  赵世杰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他无法做到同乡兄弟挨打而自己却置之不理的地步。怒不可赦的他拎着板凳冲上前朝班长、副班长每人的脑门就是一下。这两人被砸懵了,鲜血也溅上了军服。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7 00:57
  叶少波这一刻换过了神,怒火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冲上前朝着崔涛还击,后者倒地了,他依然不饶,用脚狠踹催化的头部。
  这一幕恰巧让路过这里的张德华看到了,他愤怒极了,冲上前只是一个擒拿,叶少波被制服了,而后又是一个膝击,他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赵世杰急忙搀扶因为小腹特疼而颤抖的叶少波。
  张德华扫视了受伤的两个士官班长:“这到底上怎么回事?”
  崔涛的脸已经伤的不成了形:“报告连长,我要求他背军歌,他们俩不听安排,还动手打人。”
  “竟然有这种事?”张德华赶到了诧异,“刚入伍的新兵就敢这么猖狂,近来成了老兵,那还得了?”
  新兵杨子坤此刻站了出来:“连长,是这两个班长血口喷人!”
  “闭上你的嘴!这还没你说话的份!”
  杨子坤哑然了,但是他的心里面很不服气。
  张德华命令另外两个士官将赵世杰和叶少波逮到了一处废弃的菜窖关禁闭24个小时,不得吃喝,并且要他们没人写两万字以上的检查。
  此时,韩黎明慌张了起来。他说:“连长!千万别这样啊!这么冷的天,他们在地窖里呆上一晚上,那可是会要命的!”
  张德华神情依旧冷漠:“出了事,我负责。”
  这一刻,所有的新兵都哑然了。他们终于意识到,进了部队的门,一切在不可能回到过去。部队等级森严,纪律严明。什么是人民军队铁的纪律,这就是铁的纪律?藐视乎你生命的做法。
  边疆的季候及其的寒冷,新兵们仅仅只是在屋外呆了一会儿,双手就会冻得通红,双脚便会发凉发麻。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7
  这些新兵入伍前很多人都不知道在部队里有老兵打新兵的事情,已经通过政审了,他们当中部分人才听听到复原的同乡说起过这样的事儿。他们也有过后悔,但是为时已晚,既然参了军,通过了政审,一切就再由不得你了,你的命也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国家。
  火车上,新兵挨打,老兵掠待新兵,上级掠待下级的话题成了新兵们所有谈资。据说新兵在新兵营受到的迫害与掠待,夸张地讲,不亚于抗战时残暴的日本军国主义。
  而这一波新兵经历的太多,刚到阿克苏火车站,他们遇到了极端#恐@怖#主义的袭击未遂事件。到达终点的火车站,他们遇到了五十年不遇的飓风。这是一个不祥的征兆,而更令他们想象不到的是,驻地这个地方是新疆恐#怖#分子首领诞生的摇篮。
  一群和平年代出身的独生子,他们根本不知道新疆、边疆社会的复杂性和残酷性,他们更不知道,他们所面对的是,数年之后才被新闻媒体公之于众的臭名昭著的边疆@恐@怖@分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8
  
  再说一说,赵世杰和叶少波二人,他们呆在地窖里。这儿有阴又冷,不过这儿有废弃的木质盛菜筐。
  叶少波很想将其点燃取暖,但是这一想法被赵世杰拒绝了。在这里,白天好熬一些,最难熬的是夜里。如果白天将废弃的筐子点完了,那么晚上他们点什么?漫漫长夜,他们将会很遭罪的。
  叶少波觉得赵世杰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放弃了点火取暖的念头。菜筐比较潮湿,有的菜筐上还结有冰碴子。于是他们挑选了一些干燥的竹子做的菜筐,将他们拆了,放在窗口有太阳的地方晾着。
  肚子咕噜噜地叫着,可是现在才是午饭时分,距离晚饭还很遥远。
  这时,菜窖里窜出了几只老鼠。叶少波被吓了一大跳,一不小心手被竹筐刺破了指甲缝。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8
  赵世杰急忙帮叶少波挑刺,当几个刺拔掉的时候,献血溢出,疼的他直跺脚。
  叶少波:“我的妈呀!疼死我了!”
  赵世杰:“当然疼了,十指连心啊!你还记得满清十大酷刑吗?有套刑罚专门是用竹签扎手指缝,和你这个差不多了。”
  “可恶的老鼠骚扰我们,真是恨死人了!”
  “话不能这么说啊!它们比我们先住进来了好久,要说起来也不是它们骚扰了我们,而是我们骚扰了他们。”
  “你倒是挺乐天派,我看我们今晚别想睡安稳了。”
  “搬筐的时候小心点,别伤害了它们的孩子。试想一下,人家把你的孩子弄死了,你是什么心情。”
  “也是啊!这儿可是人家的地盘。侵犯了人家的地盘,再伤害了人家的孩子,人家还不跟我们拼命啊!”
  ......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8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言谈间,两人哈哈笑了起来,在这种恶劣的环境,打不到他们乐观的心情。毕竟在入伍前,他们也是经过了一些的风浪。

  接下来难熬的还是饥饿与寒冷,为了能够让身体有些热量来抵抗严寒,他们只能不停的活动身体。可是因为这样,他们就越消耗能量、热量,饥饿感也就越发的强烈。
  新兵营的第一天倍感煎熬,这两人就这样艰难的熬到了夜晚。
  他们开始点火,火焰控制的很小,因为他们要为整个夜晚做准备。但是即使是这样小的篝火,也足以让他们感到温暖,让他们感到快乐,仿佛人间仙境。
  这时,远处似乎传来了惨叫声。深夜里,这种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赵世杰大惊:“怎么回事?死人了吗?”
  叶少波:“这声音好恐怖啊!”
  过了许久,这样的声音时不时的还会从远处传来。
  午夜时分,声音依旧没有停止。
  这时候,他们听到了脚步声,而且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两人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神情立刻紧张起来。
  赵世杰:“哥们!听,有人来了,这会不会是我们的那两个班长来找我们寻仇来了?”
  “嘘!”叶少波示意不要再说话,,“好像就一个人啊!”
  赵世杰:“不管他们几个人,只要他们赶来,我们就放到他们,你说呢!”
  叶少波思索了一下:“行的,在火车上我就听说过,新兵营有新兵被打残甚至被打死的事情。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把他们干掉了。就是死,就是死也要放到一个,绝不做孬种。”
  于是两个人捡起了腌菜的石头,赵世杰藏在了窗子后面,叶少波藏在门后面。这一刻,他们有了杀人的动机。
  门被踹响了,两人心头一紧,并且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门被踹了好几下,但是都能被踹开。
  “赵兄,叶兄,你们在里面吗?”
  这声音很熟悉,他们立刻反应过来是同乡杨子坤的声音。
  于是他们扔掉了石头,涌到了窗口边,心情异常的激动。
  赵世杰:“杨兄,你怎么来了?”
  杨子坤用手电筒朝他们照耀:“我过来是想把门撬开救你们出去,没想到这门锁的这么死,怎么也打不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9
  “你放心吧!我们冻不死”叶少波笑了,他指了指菜窖里微弱的火光说,“你瞧,这儿有篝火,我们还可以取暖!”
  杨子坤有些着急:“不行,我得想办法把你们救出去。”
  赵世杰:“算了吧!我们准备了一些柴火,真的可以坚持的明天,你要是这么固执,弄不好把你也达进去了。”
  杨子坤侧着脸看到了菜窖里微弱的篝火,他顿时也放心了。他说:“我看这样,我刚才在锅炉房看到了许多柴火,我给你门抱来一些。”
  赵世杰兴奋异常:“太好了!”
  叶少波莫名的想起刚才的惨叫声:“唉!我问一下你,刚才的惨叫是怎么回事?”
  杨子坤叹了口气:“还能咋回事?掠待呗!那声音好恐怖,我们班的宿舍离他们最近了。这声音太渗人了,搞得我们都无法入睡了。”
  赵世杰感到了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子坤:“我刚才偷偷地溜出来,那几个兄弟连的灯还亮着的。我清楚地看到,那些士官班长们让那些新兵们脱光了衣服做体能训练,练不好的,他们在用皮带往新兵的身上抽打,那血淋淋的样子真叫做惨不忍睹。”
  叶少波感到了震惊:“没人管吗?”
  杨子坤:“肯定没人管,看样子新兵挨打是这儿的传统。就像犯人刚进监狱挨打是一样的。可能全国都这样,我听好多新兵都说过,他们入伍之前所遇到的退伍老兵们,无一例外的都在部队挨过打。”
  赵世杰:“那些新兵甘愿让打吗?他们怎么不还手?”
  杨子坤:“我就看见有一个新兵瞪了一眼那个带兵的士官,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那两个士官立刻从别的班里面叫来了七八个士官,一群人对那一个新兵拳脚相加,惨不忍睹啊!那些士官相处了几年,相互都认识,自然也齐心,而那些新兵才刚来,谁也不认识谁,各顾各自怎么可能齐心呢!”
  叶少波立刻关切的问:“我们连怎么样?”
  杨子坤:“我们连好像好得多。连长张德华说话还算讲信用,你们的班长副班长今天让你们扫了面子,正对新兵们出气呢!结果被连长查房看到了,他抢过他们的腰带,对他们狠劲儿的抽打。可惜你们没看到,那场景可真叫做大快人心,连长还把全连的人都集合起来,当场声明要处分那两个士官,如有下次,移交到军事法庭。”
  听到了这些,赵世杰和叶少波心情痛快极了,他们没有想到,张德华这人还真是说到做到的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1:09
  这时,杨子坤递给了他们几个馒头。
  叶少波和赵世杰已经饿了一天了,他们急切的握着馒头就往嘴里喂。此刻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手因为抓握柴火变得很脏了。
  叶少波噎住了,杨子坤急忙递给他一壶水。
  杨子坤又从锅炉房里一趟一趟地抱来许多木柴,他顺着窗户扔进了地窖里。回去的时候,他已经精疲力竭。
  地窖里的火被加的很旺,整个地窖都充满了暖意。地窖外刮起了大风,并且飘落下了鹅毛大雪。
  此刻这两位兄弟的心情百感交集,他们入伍来到部队的一一天,竟然经历了这不寻常的一天。
  赵世杰看着窗外的飘落的大雪:“你说,如果今晚杨子坤没有过来,我们的遭遇会是怎样?”
  叶少波叹了口气:“又饿又冷的夜晚,我们可能抗不过这一晚上,说不定会被冻死。”
  赵世杰:“这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他冒着被重罚的风险来帮助我们,这朋友值得深交。”
  叶少波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这样的朋友值得交,如果以后有人敢欺负他,我们一定要站出来帮忙。”
  赵世杰赞同地点了点头,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杨子坤的武力很强,在部队三五个士官近不了他的身前。即使是特种部队出生的张德华,也无法与他相比。
  这时,窗口再度有人过来。
  两人定睛一看,竟然是杨子坤的班长韩黎明和副班长雷破天。他们也为他们带来了馒头,而后没有来得及过多的交流边离去了。
  赵世杰与叶少波对这两位士官充满了感激之情,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到来之前,他们的新兵杨子坤已经为他们做好了他们想做的事情。
  而这些,身为连长的张德华全部看在眼里。其实张德华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或者说是冷血动物的连长。他知道那两个士官有掠待新兵的恶习,他也知道打架的事情错不在这两个新兵。但是部队必须要有铁的纪律,新兵做错了事,就必须要受罚。这样才能整顿军纪,震慑其他的新兵。有时,光有血性而没有纪律意识的年轻人想成为合格的军人,他们就像是没被驯服的野马,无法运用在战场上。
  叶少波和赵世杰并不知道,张德华在暗地里还是在默默地关心着他们。张德华只是想让他们吃点儿苦头,然后晚上派哨兵给他们送上柴火和馒头,可是他没想到他想做的事情被其他人做了。
  这个营职军官的张德华对杨子坤、赵世杰和叶少波这三个宁夏籍的新兵有了好感。他甚至在想,等自己上任营长时,将他们带到自己的身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0 23:57
  原本以为会是艰难的一夜,可是两人却倍感亲切。这一夜他们过的很安详,甚至是有说有笑。直至第二天的午饭前,他们才得以再次见到阳光。
  哨兵将这个废弃菜窖的门打开了,两人走出去后,发现雪已经下了一尺多厚。在新疆,这样厚的雪并不为其。由于是刚下的雪,再加上太阳在晴空万里之下的照射,菜窖外大雪散发的寒气越发的刺骨。
  下雪不寒化雪寒,这句话用在这里,再也贴切不过了。
  可是令两人想不到的是,整个连队,乃至整个新兵营空无一人。
  而叶少波也感到了诧异,难道整个新兵营因为天气冷而停止了训练吗?
  这时,他们居然诧异的看到了杨子坤,他被一个带有上等兵军衔的士兵带到了一间破房子里,然后他被上等兵将门繁琐关在了那里。
  两人感到诧异,急忙走到上等兵面前。
  赵世杰问:“班长,您好,我问一下,他这是怎么了?”
  上等兵:“今天全营采购物资,这个**见了漂亮维族姑娘吹口哨被连长看见了。所以连长让我把他押回来,让他在这间房子里关禁闭,并且要求他在一天一夜之内写出三万字的检查,写不出来不许吃饭。”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0 23:58
  
  叶少波:“三万字!这也太邪乎了吧!”
  上等兵:“如果他写不出,以连长的性格,肯定会让他饿上三天。用连长的话说,饿久了,思想也就深刻了。”
  上等兵离去了,叶少波却愣住了。
  赵世杰:“他昨天还给我们雪中送炭呢!今天他遇到了这事儿,我们不能不帮他啊!”
  叶少波:“怎么帮啊!我看我们只能效仿他了,给他偷偷地送吃的。”
  赵世杰:“万一被发现了,我们可就害了他,这儿可不比菜窖那么隐蔽。”
  叶少波:“那怎么办?难道不管不顾!”
  赵世杰:“我们可以帮他写检查啊!三个人写怎么也比一个人写快啊!”
  叶少波感到惊讶:“别说三万字!就是三百字,我也编不出来!”
  赵世杰笑了,眉宇间显出了一份自信:“你写不出来无所谓,有我呢!这对于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叶少波恍然大悟:“我差点忘了,你是网络作家出生,这是你的强项!”
  赵世杰:“强项是不假,可是关键的是我们没有时间。”
  这时新兵队伍带回来并且解散了,他们的背包一个个都装得很鼓很鼓。此刻他们向其他新兵询问才得知,他们这是为了应对三个月的新兵营封闭训练而做的准备。新兵们能想到的东西都买了,而这样难得的机会,杨、赵、叶三人竟然都因为蹲禁闭而错过了。
  这时,连长张德华将赵世杰与叶少波叫到了一边。
  张德华:“关了你们一天一夜,你们想通了一点没?”
  叶少波:“想通了!”
  张德华:“想通了什么?”
  叶少波:“我们不该和班长打架。”
  张德华瞪着赵世杰:“你呢!”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0 23:58
  
  赵世杰:“我......想明白了,我们俩纪律意识不够。”
  张德华点了点头:“你们知道就好,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此时,赵世杰和叶少波立刻点起了头,他们也相信,连长说得出也做得出。
  两个新兵将赵、叶二人的背包、被褥带过来并且交给了他们。
  赵、叶感到了诧异,这难道是让他们卷铺盖走人吗?
  张德华说:“你们和你们的班长已经闹成了那样,再待下去心里也会有隔阂,我决定给你们调班,你们去六班怎么样?”
  赵、叶两人相互对视着。
  张德华:“六班班长和副班长都是我带过的兵,人品很好,不过有个叫杨子坤的家伙性格好像有些孤僻古怪,而且反应很慢。我要你们看在同乡的份上,帮一帮他。”
  赵、叶二人立刻感到了高兴,这个任务对他们而言,贴心极了。
  两人也终于可以首次一睹他们所住营房的真容。可是一来到他们所居住的宿舍,他们大失所望。
  这里的建筑像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一间间红砖平房似乎与这个时代显得有些脱节。营房周围的雪墙看上去显得很壮观,半米来高的雪墙像刀切一样的整齐。
  这里的高低床很破旧,像是从废铁收购站捡来的一样。每张床架都是锈迹斑斑,有的床似乎已经有了散架的样子。由于这儿夜晚的气温异常的寒冷,所以部队给每个新兵都配发了破旧并且沾满油渍羊皮军大衣,房间阴冷潮湿,像是几年都没住过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598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