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5813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00:00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为什么废弃几年的军营会让新兵们居住?为什么新兵们所睡的床都是可以当做废品来处理的床?为什么新兵们所盖的羊皮军大衣全是破旧的呢?
  其实,不仅是地方上有官员、老百姓的两极分化,部队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现象。可州军分区司令员陈怀“本着”为新兵们能够有好的居住环境而将原来条件设施已经完善的营房拆除了。为此陈怀利用职务便利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他的小舅子没有什么建设资质,但在金钱的作用下,一切变得那么顺利。
  但是在新兵入伍的时候,军区进行了师级以上的干部培训工作。师级干部的培训工作怎么也比新兵培训重要啊!陈怀深知这个道理,于是习惯了溜须拍马的他向上级领导毛遂自荐,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官场上人脉很重要,陈怀也意识到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结实很多人。可是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就是只能用新兵的营房安置这些师级干部的特殊待遇。这些师级干部多伴有干女儿和干妹妹,所以他们每人必须要留有单间或者多间的待遇。就这样,原本可以容纳四五百新兵的新式营房被三十人的师级以上的军官挤占。新兵们只能睡在已经废弃多年的破旧营房,有些甚至已经成为了危房,房顶见光、漏风,反正义务兵的命不值钱,无法和那些师级干部的舒适相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00:00
  新兵们的遭遇还不止如此,上级给军分区新兵待遇的拨款几乎全部被身为司令员的陈怀扣下。新的床架子变成破床烂铁,新的军大衣也被破旧的大衣所替代,这些钱基本上全部进了陈怀的个人腰包。如果说这还算是幸运,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才是这些新兵最大的不幸。
  按照国家规定,新兵的伙食费是有一定的标准。可是伙食方面,存在着很大的监管难题,陈怀竟然在这些新兵们的身上下起了文章。饭菜做得很差,新兵们很少能够吃到肉食。更令这些新兵们想不到的是,给他们供暖的工作被陈怀承包给了他的远房亲戚陈炳德。这个陈炳德是个视钱如命的人,为了能省钱,他尽量的少烧煤,甚至在煤里掺加别的东西烧。
  新兵的三个月是边疆最冷的季节,陈怀的腐败和陈炳德的奸诈害苦了好多新兵。这些新兵当中,有很多人因为这三个月恶劣的环境,身体烙下了终身的疾病。
  与此同时,那些挤占了他们营房的师级以上的干部们。他们生活在一片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中,他们的生活骄奢淫逸,大肆挥霍着不属于他们的国有财产。情妇可以公然的进入部队,小三甚至也可以公然的和干爹军官搂搂抱抱。面对如此情形,负责监督军人风纪风貌的执勤纠察见状后吓得躲着走。这些纠察只敢针对士兵进行管理,面对高官,他们的职责、能力显得非常的卑微。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00:01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来到这样的一个环境,新兵们怎么也不敢把这个部队与现代化军营相结合。营房里虽然有着老式的铸铁暖气,但是屋里面依旧是很冷。有的新兵想喝水,可是暖壶里的水似乎没有一点儿温度。严寒的冬天里,有的新兵想用热水洗脸,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这种愿望在这个地方是个奢望。他们洗脸的水冰凉刺骨,部队有明文规定,新兵营的战士每周只能洗一次澡。由于锅炉老旧,老式铸铁暖气散热、循环能力差,新兵连还特意规定,晚上洗漱时,每个班派一名新兵战士打热水。热水的量只能是一桶,一桶热水分给一个班十多个人也就已经很少了。严寒的冬季里,热水很快就会变得冰凉。有时,新兵们还不得不忍受用冰凉刺骨的水来洗脚刷牙。为了接热水,新兵与新兵之间经常大动干戈大打出手,有时甚至会引发一个班与一个班群架、械斗。
  这里的平房原来被当作废旧多年仓库,由于部队要训练新兵,将这里的物资全部搬走了,但是这里比新兵们更早入住的老鼠们却还没有来得及搬家。
  城里的孩子大多没见过老鼠,而这里的老鼠却大得惊人,他们的脑海里甚至还浮现出老鼠吃人的画面。全连新兵第一天的任务就是灭鼠大战,如果不把老鼠灭掉,他们的身体健康将会面临很大的威胁。
  那时的新兵营,我还清楚地记得,经过一天紧张而又辛苦的训练,新兵们已经是体力透支。可是睡到半夜,老鼠会跑到人脸上,或者是钻被窝。于是那个新兵会大喊,其他人立刻醒来自发的参加灭鼠大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6
  
  原本以为会是艰难的一夜,可是两人却倍感亲切。这一夜他们过的很安详,甚至是有说有笑。直至第二天的午饭前,他们才得以再次见到阳光。
  哨兵将这个废弃菜窖的门打开了,两人走出去后,发现雪已经下了一尺多厚。在新疆,这样厚的雪并不为其。由于是刚下的雪,再加上太阳在晴空万里之下的照射,菜窖外大雪散发的寒气越发的刺骨。
  下雪不寒化雪寒,这句话用在这里,再也贴切不过了。
  可是令两人想不到的是,整个连队,乃至整个新兵营空无一人。
  而叶少波也感到了诧异,难道整个新兵营因为天气冷而停止了训练吗?
  这时,他们居然诧异的看到了杨子坤,他被一个带有上等兵军衔的士兵带到了一间破房子里,然后他被上等兵将门繁琐关在了那里。
  两人感到诧异,急忙走到上等兵面前。
  赵世杰问:“班长,您好,我问一下,他这是怎么了?”
  上等兵:“今天全营采购物资,这个**见了漂亮维族姑娘吹口哨被连长看见了。所以连长让我把他押回来,让他在这间房子里关禁闭,并且要求他在一天一夜之内写出三万字的检查,写不出来不许吃饭。”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6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叶少波:“三万字!这也太邪乎了吧!”
  上等兵:“如果他写不出,以连长的性格,肯定会让他饿上三天。用连长的话说,饿久了,思想也就深刻了。”
  上等兵离去了,叶少波却愣住了。
  赵世杰:“他昨天还给我们雪中送炭呢!今天他遇到了这事儿,我们不能不帮他啊!”
  叶少波:“怎么帮啊!我看我们只能效仿他了,给他偷偷地送吃的。”
  赵世杰:“万一被发现了,我们
  可就害了他,这儿可不比菜窖那么隐蔽。”
  叶少波:“那怎么办?难道不管不顾!”
  赵世杰:“我们可以帮他写检查啊!三个人写怎么也比一个人写快啊!”
  叶少波感到惊讶:“别说三万字!就是三百字,我也编不出来!”
  赵世杰笑了,眉宇间显出了一份自信:“你写不出来无所谓,有我呢!这对于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叶少波恍然大悟:“我差点忘了,你是网络作家出生,这是你的强项!”
  赵世杰:“强项是不假,可是关键的是我们没有时间。”
  这时新兵队伍带回来并且解散了,他们的背包一个个都装得很鼓很鼓。此刻他们向其他新兵询问才得知,他们这是为了应对三个月的新兵营封闭训练而做的准备。新兵们能想到的东西都买了,而这样难得的机会,杨、赵、叶三人竟然都因为蹲禁闭而错过了。
  这时,连长张德华将赵世杰与叶少波叫到了一边。
  张德华:“关了你们一天一夜,你们想通了一点没?”
  叶少波:“想通了!”
  张德华:“想通了什么?”
  叶少波:“我们不该和班长打架。”
  张德华瞪着赵世杰:“你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7
  赵世杰:“我......想明白了,我们俩纪律意识不够。”
  张德华点了点头:“你们知道就好,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此时,赵世杰和叶少波立刻点起了头,他们也相信,连长说得出也做得出。
  两个新兵将赵、叶二人的背包、被褥带过来并且交给了他们。
  赵、叶感到了诧异,这难道是让他们卷铺盖走人吗?
  张德华说:“你们和你们的班长已经闹成了那样,再待下去心里也会有隔阂,我决定给你们调班,你们去六班怎么样?”
  赵、叶两人相互对视着。
  张德华:“六班班长和副班长都是我带过的兵,人品很好,不过有个叫杨子坤的家伙性格好像有些孤僻古怪,而且反应很慢。我要你们看在同乡的份上,帮一帮他。”
  赵、叶二人立刻感到了高兴,这个任务对他们而言,贴心极了。
  两人也终于可以首次一睹他们所住营房的真容。可是一来到他们所居住的宿舍,他们大失所望。
  这里的建筑像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一间间红砖平房似乎与这个时代显得有些脱节。营房周围的雪墙看上去显得很壮观,半米来高的雪墙像刀切一样的整齐。
  这里的高低床很破旧,像是从废铁收购站捡来的一样。每张床架都是锈迹斑斑,有的床似乎已经有了散架的样子。由于这儿夜晚的气温异常的寒冷,所以部队给每个新兵都配发了破旧并且沾满油渍羊皮军大衣,房间阴冷潮湿,像是几年都没住过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7
  为什么废弃几年的军营会让新兵们居住?为什么新兵们所睡的床都是可以当做废品来处理的床?为什么新兵们所盖的羊皮军大衣全是破旧的呢?
  其实,不仅是地方上有官员、老百姓的两极分化,部队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现象。可州军分区司令员陈怀“本着”为新兵们能够有好的居住环境而将原来条件设施已经完善的营房拆除了。为此陈怀利用职务便利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他的小舅子没有什么建设资质,但在金钱的作用下,一切变得那么顺利。
  但是在新兵入伍的时候,军区进行了师级以上的干部培训工作。师级干部的培训工作怎么也比新兵培训重要啊!陈怀深知这个道理,于是习惯了溜须拍马的他向上级领导毛遂自荐,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官场上人脉很重要,陈怀也意识到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结实很多人。可是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就是只能用新兵的营房安置这些师级干部的特殊待遇。这些师级干部多伴有干女儿和干妹妹,所以他们每人必须要留有单间或者多间的待遇。就这样,原本可以容纳四五百新兵的新式营房被三十人的师级以上的军官挤占。新兵们只能睡在已经废弃多年的破旧营房,有些甚至已经成为了危房,房顶见光、漏风,反正义务兵的命不值钱,无法和那些师级干部的舒适相比。。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7
  新兵们的遭遇还不止如此,上级给军分区新兵待遇的拨款几乎全部被身为司令员的陈怀扣下。新的床架子变成破床烂铁,新的军大衣也被破旧的大衣所替代,这些钱基本上全部进了陈怀的个人腰包。如果说这还算是幸运,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才是这些新兵最大的不幸。
  按照国家规定,新兵的伙食费是有一定的标准。可是伙食方面,存在着很大的监管难题,陈怀竟然在这些新兵们的身上下起了文章。饭菜做得很差,新兵们很少能够吃到肉食。更令这些新兵们想不到的是,给他们供暖的工作被陈怀承包给了他的远房亲戚陈炳德。这个陈炳德是个视钱如命的人,为了能省钱,他尽量的少烧煤,甚至在煤里掺加别的东西烧。
  新兵的三个月是边疆最冷的季节,陈怀的腐败和陈炳德的奸诈害苦了好多新兵。这些新兵当中,有很多人因为这三个月恶劣的环境,身体烙下了终身的疾病。
  与此同时,那些挤占了他们营房的师级以上的干部们。他们生活在一片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中,他们的生活骄奢淫逸,大肆挥霍着不属于他们的国有财产。情妇可以公然的进入部队,小三甚至也可以公然的和干爹军官搂搂抱抱。面对如此情形,负责监督军人风纪风貌的执勤纠察见状后吓得躲着走。这些纠察只敢针对士兵进行管理,面对高官,他们的职责、能力显得非常的卑微。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7
  来到这样的一个环境,新兵们怎么也不敢把这个部队与现代化军营相结合。营房里虽然有着老式的铸铁暖气,但是屋里面依旧是很冷。有的新兵想喝水,可是暖壶里的水似乎没有一点儿温度。严寒的冬天里,有的新兵想用热水洗脸,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这种愿望在这个地方是个奢望。他们洗脸的水冰凉刺骨,部队有明文规定,新兵营的战士每周只能洗一次澡。由于锅炉老旧,老式铸铁暖气散热、循环能力差,新兵连还特意规定,晚上洗漱时,每个班派一名新兵战士打热水。热水的量只能是一桶,一桶热水分给一个班十多个人也就已经很少了。严寒的冬季里,热水很快就会变得冰凉。有时,新兵们还不得不忍受用冰凉刺骨的水来洗脚刷牙。为了接热水,新兵与新兵之间经常大动干戈大打出手,有时甚至会引发一个班与一个班群架、械斗。
  这里的平房原来被当作废旧多年仓库,由于部队要训练新兵,将这里的物资全部搬走了,但是这里比新兵们更早入住的老鼠们却还没有来得及搬家。
  城里的孩子大多没见过老鼠,而这里的老鼠却大得惊人,他们的脑海里甚至还浮现出老鼠吃人的画面。全连新兵第一天的任务就是灭鼠大战,如果不把老鼠灭掉,他们的身体健康将会面临很大的威胁。
  那时的新兵营,我还清楚地记得,经过一天紧张而又辛苦的训练,新兵们已经是体力透支。可是睡到半夜,老鼠会跑到人脸上,或者是钻被窝。于是那个新兵会大喊,其他人立刻醒来自发的参加灭鼠大战。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2:58
  再说杨子坤,他写检查很吃力,更重要的是,他的心情糟透了。当兵的第一天,他就做了了逃兵,而这些让新兵连连长看的一清二楚。部队最忌讳最看不起的人就是“逃兵”,而自己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事到如今也无话可说。
  六年前,杨子坤相遇了他的初恋杨静蕾,那段恋情维系了两年,两年的爱恋,让他们如痴如醉。年仅十四岁的杨静蕾意外的有了身孕,这种责任是同是十四岁年龄的杨子坤所无法承担的。杨静蕾选择了用结束生命的方式来逃避现实的残酷,那一天同样是雪天,杨静蕾选择了一辆红色的轿车......
  杨静蕾并没有因为那次事故而死去,可怜的杨子坤将杨静蕾送到了医院,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连连意外伤害的医药费都无法承担得起。
  曾今的山盟海誓,在现实面前如此的卑微。没有一定的经济能力,那傻傻的的初恋情感变得那么的脆弱。
  杨子坤不得已的情况下通知了杨静蕾的父亲,杨静蕾的父亲赶来后,向医院支付了医药费,并且送上了数额不菲的红包。这时,生命垂威的杨静蕾才得以获得救治的机会。那天,杨静蕾获救了,鬼门关里有了她的亲身经历。即便是这样,杨静蕾也没有向父亲供出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
  在这件事上,杨子坤成了逃兵。他也没有脸面请求杨静蕾对她的原谅,之后不久便戳学,而杨静蕾的事情也成为了他心中的隐痛。
  这一年,杨子坤十八岁了,他向往激情,于是他选择了部队。而杨静蕾恰巧在此时知道了杨子坤参军的事情。她想和杨子坤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踏上从军火车的这一天清早,杨子坤已经找到了当地的武装部,他不想当兵了。可是武装部长的话令他失望,他必须参军,否则他将要以逃兵罪而坐牢。可是,当他上了火车后,杨静蕾出现了,他发了疯似得往火车下跳,结果被同与张德华接兵的韩黎明制止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杨子坤觉得他自己的确像个逃兵,不论是在部队,还是在感情上。
  此刻,杨子坤没有心思写检查。他满脑子的全是杨静蕾的身影,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这一别,竟是六年,可是她还是念念不忘着他。而自己,居然为了当什么破兵,再一次的抛弃她,再一次的让她伤心。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3:11
  凌晨时分,杨子坤饥渴难耐,这一天除了早晨,他再也没有进食过。为了排挤饥饿感,他将腰带勒的很紧。
  这时,窗户响了。
  杨子坤立刻打开了窗子,另他想不到的是,赵世杰递给了他三万字的检查。
  杨子坤感到了吃惊:“赵兄,你这是?”
  赵世杰:“帮你写的检查,指望你写,我看三天三夜也写不出。”
  杨子坤更是感到诧异:“三万字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世杰:“对于别人而言,这确实很难,但是对于我,这太简单了。”
  这时远处放哨的叶少波悄声地说:“赶快走!哨兵来啦!”
  于是赵世杰从怀里拿出几个馒头和水杯塞到了杨子坤的手中,他与叶少波悄然的离去了。
  杨子坤很欣慰,明天早晨将这份检查交给张德华,他就不用再挨饿了。而此时充饥的馒头,就算是现在有人给他一座金山他也不会换的。他打心里感谢赵世杰和叶少波,他们帮助他度过了难关。
  其实,现在杨子坤所受的苦远远大于前一天叶少波和赵世杰在菜窖里所受的苦。菜窖里虽然有阴又冷,但是他们还可以依靠生火来取暖。而杨子坤现在,没有军被,没有军大衣,而暖气片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丝热气儿。他被冻得浑身打哆嗦。
  此时,叶少波偷偷地敲响了窗子。
  杨子坤打开窗子,一阵寒风向他袭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1 23:11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叶少波递给杨子坤一个破旧的羊皮军大衣,而后匆忙的和放哨的杨子坤离去了。他们俩胆战心惊,深怕哨兵,或者是铁面的连长发现他们。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平日里铁面的连长这个时候正在暗地里观察着他们。
  这个大衣另杨子坤兴奋极了,有了它,自己可以不用挨冻了。可是他却发现这个军大衣好几个地方有破洞,无意间有几个红色毛茸茸的小动物掉到了地上。
  杨子坤感到很诧异,这是什么呢?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最近营房里闹老鼠,这几个毛茸茸可爱的小动物一定是老鼠幼崽。他们像是刚出生,身上的毛很细也很少,眼睛也没有睁开。
  多么可爱的小动物啊!杨子坤知道这些是有害生物,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动物死去,他又有些不忍心。于是他将老鼠的幼崽们抱在了怀里,让它们与他一同享受这个大衣给他们带来的温暖。
  想一想,张世杰和叶少波不知道是在什么破落的地方给他找到这军大衣,也的确是不容易啊!这也真难为他们了。可是他此刻决定,等明天一早,他要让叶、赵两人帮他找到那个存放大衣的地方。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这老鼠一家子团聚在一起。

  赵世杰与叶少波回宿舍休息了,这是他们第一天居住这儿的营房。据说新兵战士们在前一天晚上还在进行人鼠大战。这里的寒冬腊月,温度及其的冷。废弃了多年的营房,白天还好,晚上睡觉那个冷啊!盖着来时武装部发的被子,被子上破旧大衣的臭味熏鼻,自己的棉衣棉裤被当做成了枕头。必要的时候,他们会把脑袋裹在棉衣里,即能抵挡大衣刺鼻的味道,又能抵御室内的寒气。室内的温度也许仅仅超过了零度,靠近北边的墙面上还镶有一层厚厚的冰霜。在这种地方睡冷木板床,全凭自己的火力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3 22:18
  
  新兵集训的第三天步入了正规,就是两项内容,一个是练队列,一个是整内务。队列的基础是站军姿,内务的基础是叠被子。军姿能让你站到腿抽筋,浑身发抖,甚至是寒风刺骨之下,你能因为浑身用力,站到大汗淋漓挥汗如雨。至于叠被子,班长会让你在地上压被子,谁会愿意把自己贴身盖着的被子放在带有秽迹的地上整理呢!但是在部队,你没有办法,班长的话你必须服从。如果这还不够过瘾,之后的几天里,班长为了让你的被子看上去更整齐些,会在你的被面上泼些凉水。晚上睡觉时,那样的滋味也许正常人一生都不会有机会体验到。
  这些八零后的新兵,在家多半是独生子,像是温室里的花朵,被父母、和四老宠惯了,很多人连衣服都不会洗。在这里,他们首先必须要先学会生活上的自理,然后面对部队辛苦、紧张、压抑的训练和生活。
  对于这些孩子,部队的生活与训练实在是太紧也太严了。每天的队列训练,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动作,齐步、跑步、向左向右向后转、立定稍息加敬礼。
  冰天雪地之下,新兵们一站就是两、三个钟头,一直站到你两腿发麻、颤抖,一直站到你意志奔溃。但是即便是如此,我们还是愿意练习队列。新兵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进宿舍练习整内务。在屋外,虽然寒风刺骨,但是新兵们至少还可以享受冬季的阳光。而在屋内整内务,那才叫做遭罪,数年不曾住人的营房,绝不可能会因为黑心供暖老板几天的节省燃燃料供暖而驱走阴气。屋里比屋外暖不到哪儿去,那标准化的军事内务对我们来讲,似乎总是可望而不可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3 22:18
  那被子似乎总是叠不好,打开,整理,再叠上。不行,再打开,再整理,再叠上。翻来覆去的折腾,时间可以达到两三个小时,时间长时甚至是一下午,或者是一上午。最后,新兵们的被子在地上摸爬滚打了许久,上面沾满了秽迹,令每一个新兵为之发愁、心痛。即便是这样,还很少能够有班长眼中的合格被子。为此,班长韩黎明总是对我们大发雷霆。一开始还有新兵对他不理解,或者是暗地里恨他。可是一周后我们才得知,别的新兵班,班长副班长为了能让被子更加标准化,尽然在被子上泼水塑形。与他们相比,我们实在是幸运,甚至是幸福。班长、班副关爱我们的身体,这在新兵营的确很难的。
  训练间隙,学习或者内务间隙。每当上旱厕,你总会看到一些新兵躲在那里吸烟。时不时又有几个新进来的新兵,他们心情紧张,情绪却非常的着急,因为班长、排长规定,训练间隙只有十分钟,厕所离操场很远,爱抽烟的新兵基本上是以百米的速度跑来的。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内急、拉肚子,实际上一个个都是烟瘾犯了。寒冷的冬季,抽口烟容易吗?训练那么紧张,甚至一天连抽烟的机会都极其难得,而且机会不敬人意。火机好多次都打不着,脾气大的人会把火机摔爆了,有的时候一根烟抽不了几口便要扔掉。厕所里香烟香飘飘,抽烟的时间很紧缺,必要时几个人享受一根烟带来的快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新兵营是不容许新兵抽烟的,原因是吸烟会影响到新兵的肺活量,从而会影响到新兵体能,影响到新兵班的训练成绩。抽烟会被视为与新兵营的纪律相抗衡的洪水猛兽,而据我所知,部队条领、条例中似乎没有不容许吸烟的规定和一系列的惩罚手段。
  新兵营抽烟总是鬼鬼祟祟,在厕所里,在深夜寒冷的屋外,从事着和吸毒一样的有风险。抽烟的新兵被抓住了,班长会让你一次抽个够,命令你同时吸五根烟,然后头顶着脸盆或者大沿帽,冒着的烟熏的你眼睛直流泪,烟雾中尼古丁等危害物对眼睛的伤害,很多人并不知道。当然你还有可能会品尝到烟丝茶的滋味儿,保管让你终生难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3 22:18
  班长、班副的“豆腐块”军被和绝对板正的床面,永远是我们可望不可及的幻想。可是我们的被子总是在全连拖后腿,每次新兵班的内务评比,我们班总是倒数第一。因此,连长张德华经常会批评他们。他们是张德华的兵,而张德华也总是希望他的兵比别人都优秀。每当班长、班副挨骂时,我们的心里极其的难受。副班长雷破天总是安慰着我们大家,他告诉我们,他也是新兵过来的,他不想让我们跟他一样,烙下一身的病。而因为这个原因烙下这样的病是不值得的。
  几天后,连长张德华晚上睡觉实在是被冻的受不了了。他查铺时发现,新兵宿舍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于是他找到了专管烧锅炉的陈炳德理论,陈炳德仗着自己是军分区司令陈怀的狗腿子,底气也足了不少。
  张德华才不管什么司令不司令,他这人向来刚正不阿,从不溜须拍马,更不会看领导的脸色。他一气之下打了陈炳德一顿,并且把本连所有的新兵和带兵的士官叫来与陈炳德理论。陈炳德自知理亏,于是他答应,自己今后会把锅炉尽可能的烧热、烧温暖。
  张德华的举动另全连的人拍手称快,他做出这样的事,的确是给新兵们带来了福音。
  张德华打人,这的确是不对,但是你不了解部队。因为在部队,很多人都是势利眼,有时人太软弱,或者是抱着有话好好说的态度,事情难以解决。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武力,武力能让事情解决起来方便很多。军人是因为战争而生存,而战争只有胜者。这无心当中,形成了军人逞强好胜的性格。举个简单的列子,一个战士和其他连队的战士打架,如果你赢了,连长很高兴,排长、班长也很高兴,尽管打架是不对的,但是没人会批评你,甚至有人还会表扬你。反之,你如果挨了打打输了,没有人会为你出气,连长会处罚你,排长、班长也会看不起你,你甚至要写检查关禁闭。当然,军队刻意培养好斗也许还与历史有关,数十年前的解放军部队就是这样,但是过去的部队留下的战斗氛围却至今仍有痕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5
  事实上,部队中最底层的义务兵之间动手打架的现象颇为普遍,轻则鼻青脸肿,重则伤筋断骨,有人甚至会坐牢。其实自己的想一想,这些义务兵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无非就是为了打饭、打水、打扫卫生之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为什么他们爱打架,原因很简单,在上级和纪律的迫害下,这些人心情极为压抑,太过压抑就需要发泄,否则人就会发疯。另一方面,有些部队的管理就像是监狱,即使是遇到再小的冲突,你也要动武与人家相争,在那些基层连队里,想要确立自己的地位,拳头往往比忠厚老实要管用得多。
  武力有时候的确能够解决问题,当天晚上,整个新兵连宿舍室内的温度暖和了不少。与此同时,其他新兵连队甚至是营部,室内温度依然很底。这些临时接受训练新兵的干部们,他们都知道陈炳德是军分区司令陈怀的狗腿子。因此,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向这个老板提出异义。结果他们和他们的新兵就挨了三个月的冻。
  部队有句老话,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吃屎。张德华是狼,很多新兵都很欣慰能够跟着他吃肉。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5
  
  又是一天夜里的查铺查哨,张德华挨个进了新兵们的宿舍。新兵们白天训练很累很累,晚上睡前,几乎每个新兵班还要进行很强的体能训练。可是现在,他们虽然睡得很死,却一个个蹬开被子,裹着大衣蜷缩着睡去了。
  张德华感到奇怪,尽管这两天供暖好了些,可是室内到了深夜温度依然很低,没有棉被的保护,身体会很难受。可是张德华触摸到这些被子时,竟然意外地发现,一个宿舍的新兵被子无一例外的冰凉潮湿。
  张德华走向第二个新兵宿舍,结果是相同的。新兵的被子全是湿的,而班长、班副的被子无一例外的干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5
  当晚,张德华吹响了紧急集合哨。没有经过这方面训练的新兵很晚才集合起来,但是张德华并没有因此而责骂他们,今夜的集合并不是为了紧急集合训练,而是为了整顿军纪。
  张德华让新兵们把被子铺开,除了韩黎明和雷破天的带的新兵被子是干的,其他新兵们的被子无一例外是湿的。屋外寒风刺骨,被子很快就被冻硬了。可想而知,这样的被子盖在新兵们的身上,他们的健康可能会有保障吗?张德华终于明白,为什么韩黎明与雷破天所带的新兵,被子总是叠的很差劲,而且他班长竟然会让新兵们的被子叠的出奇的整齐。
  张德华怪自己平日里粗心大意,每天早晨走马观花的检查内务,只看被子的标准和床铺的平整,却从未触摸过新兵们的被子。为此,他向新兵们道歉。
  张德华命令新兵们提了几桶水。他将冷水泼在了带兵班长、班副的被子上,让他们也尝试一下冬日里冷水泼被的滋味。所有新兵今夜不得入睡,以班为组织,各自架起篝火烤干各自的被子。
  赵、叶、杨和这一班的新兵们很幸运,他们整个班可以直接回去睡觉。其他班的新兵们虽然要彻夜不眠,但是他们居然也很幸福。没有班长的管控,烟可以放心大胆的抽,好久都没有向今天这样享受过烟草所带来的释放。过了今夜,他们不会再像以往那样面对自己冰凉刺骨的棉被。
  这一夜,那些带兵的班长、班副可就没那么好受了。他们看着自己已经被泼了水的被子发愁、发呆,报复心萌生......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6
  之后的一周里又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新兵班长崔涛无意间上厕所时发现了自己的几个新兵躲在厕所里抽烟,于是他当即一人一个耳光。
  这还不够过瘾,为了能够进一步的追求施暴的快感,他要用新兵营的老传统来对这些新兵进行惩罚。第一步,就是让这几个抽烟的人,每人同时吸五六根烟;这还不够,副班长还在新兵的头上顶着大檐帽,烟熏的他们眼睛直流泪,烟草中含有大量焦油、尼古丁等有害物质,他们很快就眼睛红肿、干涩。同时吸食五六根烟,这的确是对肺活量和意志的考验。
  新兵们已经被折腾的很惨了,可是崔涛变态的快感被推上了极致。他将几根烟的烟丝倒在了水杯里掺了一些开水,并且承诺如果谁喝下这烟丝茶,谁今晚的惩罚也就结束了。
  新兵们没有喝过烟茶,没当兵前,也不可能有那个人会尝试这玩意儿的味道。他们根本不可能会知道,喝烟丝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一个新兵已经受不了折磨而端起茶畅饮,崔涛指着他哈哈大笑。
  这时,集合哨突然响起。崔涛结束了对新兵们的体罚,并且威胁他们,如如果将这事说出去,将对他们严惩不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6
  这次的集合,连长张德华的目的是为了对新兵们的私人物品进行集中点验、检查。他想以突击抽查的方式进行检查,从而确保自己部队没有任何的违纪物品和危险品。
  点验的过程中,张德华明显地发现,崔涛带的兵,似乎一个个脸色难看,神情恍惚。他走过去才发现,这几个新兵眼睛红肿,并且已经有人有了呕吐的现象。
  张德华怒视着崔涛:“他们都吃了什么?”
  崔涛被新兵们的状况吓坏了,一时间也不敢说话。
  这时,先前那个喝烟丝茶的新兵这时昏了过去。
  张德华此刻心情变得急躁起来:“快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啊!”
  同班四川籍新兵李雪晨此时张了口:“连长,他们吸烟被班长发现了,班长让他们同时吸五六根烟,还让他喝了烟丝茶。”
  崔涛怒视着李雪晨,但是现在他不敢发威。
  张德华被震惊了,他清楚地知道喝烟茶会给人带来怎样的危害。他前几年听说过,某个新兵营的战士因为吸烟被班长发现了,那班长就让那新兵喝下了整整一包烟的烟丝茶。最后那新兵不治身亡,经法医鉴定,他所喝下的那一杯烟茶的毒性,足够毒死一只大象......
  而现在,摆在张德华面前的是他无法得知这个新兵究竟喝下了烟丝茶,量究竟有多大。张德华立刻叫车,并且将这几个受虐的新兵送到了医院。
  其他的新兵还好,只是在医院做了简单的处理就没事了。而那个喝下烟丝茶的新兵处理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他被送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外,张德华焦急的等待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9325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