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5826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6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最终他看到医生从急救室是出来,张德华急忙向他询问情况。
  大夫告诉他,患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如果再晚送来一会了,神仙也就不了他。
  此刻,张德华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人为什么可以缺德到如此的地步?在部队当中,就是说他自己也不可能完全做到不对士兵打骂体罚。可是他的目的和出发点仅仅是让士兵们记住、并且改正错误,或者是整顿军纪而已。可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带兵的要将体罚、掠待士兵当成一种快乐?
  回到部队后,张德华想找到崔涛,他要严厉的处分他。
  来到崔涛这一班,已经是深夜时分,他没有敲门,直接将门一脚踹开。
  这一下惊醒了全班剩余的战士。
  张德华拉开灯,竟然发现新兵们的班长、副班长并不在这里。
  于是张德华问其中的一个新兵:“你们班长、班副去哪儿了?”
  新兵没有吱声,这令张德华更加的着急。
  “说话啊!你们班长、班副去哪儿了?”
  另一新兵从床上站了起来:“打人去了!”
  张德华感到震惊:“你说什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长,李雪晨向你告发了他们让我们同乡喝烟茶的事情,于是他们就报复他,此刻不知在什么地方打他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22:16
  张德华夺门而出,此刻他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两个丧心病狂的士官。
  深夜,他听到了皮鞭抽打的声音。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眼前的一切令他感到发指。两个士官,竟然把李雪晨浑身上下的衣服扒光并且捆起来,用坚硬的皮质腰带抽打的他血痕累累。寒冷的深夜,可怜的李雪晨只能在雪地里满地打滚。而这个李雪晨让张德华对他的记忆非常的深刻,因为他是部队当中年龄最小的九零后孩子,是个还不满十五岁的孩子。
  张德华冲上前夺过了皮鞭:“你们是不是想斗狠?有种冲我来!”
  黑夜中两个士官一听是张德华的声音,立刻吓得哆嗦起来。
  张德华瞬间将这两个士官打倒在地:“如果你们两个人想打架,来和我打。今晚就我们仨干架,如果你们把我打趴下了,我既往不咎!”
  话虽这样说,可是这两个士官哪敢跟连长动手,底气上就已经输了一大截。再说如若真打,张德华曾今是特种部队出生,他们两个菜鸟那是他的对手。
  张德华颤抖的扶起了李雪晨,他用手电筒照耀着李雪晨身上的伤,眼睛更是湿润了。
  此刻崔涛和廖化也知道他们激怒了连长,后果会很严重,他们急忙向张德华求饶,说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张德华怒斥着这两位士官:“这么小的孩子,他才十五岁啊!你们也能下得去手!把你们的衣服和裤子给我脱了!”
  俩士官四目互视,他们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张德华被彻底的激怒了。
  “听到没有?还不快些?”张德华怒吼了起来。
  崔涛和廖化相继脱掉了军衣、棉衣,甚至是部队所发的秋衣。此刻,他们冻得直打哆嗦。
  张德华将他们脱下来的衣服穿在了李雪晨的身上,每次伤口与衣服亲密的接触,他都会痛苦的叫出声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49
  最终他看到医生从急救室是出来,张德华急忙向他询问情况。
  大夫告诉他,患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如果再晚送来一会了,神仙也就不了他。
  此刻,张德华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人为什么可以缺德到如此的地步?在部队当中,就是说他自己也不可能完全做到不对士兵打骂体罚。可是他的目的和出发点仅仅是让士兵们记住、并且改正错误,或者是整顿军纪而已。可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带兵的要将体罚、掠待士兵当成一种快乐?
  回到部队后,张德华想找到崔涛,他要严厉的处分他。
  来到崔涛这一班,已经是深夜时分,他没有敲门,直接将门一脚踹开。
  这一下惊醒了全班剩余的战士。
  张德华拉开灯,竟然发现新兵们的班长、副班长并不在这里。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2
  这天夜里,集合的哨音再度响起。
  全连官兵再次在深夜里站在了他的面前,大家知道这次集合,一定有事儿。可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崔涛和廖化两个士官竟然光着身子站在众人的面前。
  张德华指着崔涛和廖化说:“大家看一看,这两位士官有多么的可恶!他们才在这儿站了十几分钟,就已经冻得不行了。可是他们居然忍心,把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捆在雪地里打,一打就是几个小时!”
  此话一出,队伍里立刻出现了哗然。
  张德华解开了李雪晨的衣服,昏暗的灯光下,那伤口却历历在目,更是刺痛着每一个新兵的心。张德华不忍心再让李雪晨受冷,他很快又将印上血迹的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
  崔涛和廖化被关了禁闭,张德华重申,要在全连人的见证下,对这件事情严惩到底。如果这样的风气在不被遏制,今后很难说会再出什么样的事情。李雪晨被送进了医院,一天之内,竟然有两个新兵被送进了医院。事实上,新兵营打残新兵,打死新兵,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
  张德华的决心感动了所有新兵,同是他也让一些带兵的士官感到了紧张,感到了害怕,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2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新兵连打骂、体罚、掠待新兵的事情屡见不鲜呢?部队已经三令五申不许打骂体罚新兵,而自己也为此下过几道命令,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还时常发生呢?
  张德华在想,也许这也新兵营的传统和部队历来的风气有关。这样的事情一时间解决起来的确很难,但是即便是再难,自己也绝不能仍由这样的事情发展下去。
  对于崔涛和廖化的处理,他并不想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法。他决定将这两个家伙送到军级的司法部门,如果不这样做,新兵营的军纪难以整顿。一大早,张德华就命通信员将连部决定贴在了公示栏让全连官兵互相传看。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做出这样的决定,指导员毛文旗就找上门来了。
  一进门,毛文旗开门见山地说:“连长,崔涛和廖化的事情,你不能这么做!”
  张德华问:“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崔涛是军分区徐科长的外甥,而那个廖化,他母亲可是跟咱军分区王副政委有一腿十几年了啊!咱们军分区谁不知道啊!他们昨晚就给我打电话,要我们给他们面子。”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2
  “那又怎么样?”
  “新兵营我们只不过是待三个月,能得过且过就算了吧!”
  “这绝对不可能,这个歪风邪气如果不加以制止,我们这兵就没办法带了。你别忘了,这些新兵当中有些人下连后会到我们的连队。”
  “可是连长,你想一想啊!你为了那些新兵得罪这些领导,不值得啊!”
  张德华思索了一会儿:“指导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我们军分区干部与干部之间的氛围是什么样的?”
  毛文旗不加思索:“那还用问吗?自然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那好,我举个简单的列子。如果我们本着公正的心,不仅是为了这些新兵,同时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为了我们自己,你的意思?”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3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举个简单的列子,在我们连带兵的士官们,一半人是关系户,靠着亲戚走后门,而另一半呢!是靠花钱转的士官,真正训练好德行好的士官有几人?优秀的义务兵有几个留在了部队?靠走后门的关系户,哪个不觉得自己有背景,有人照着他!如果我们对那两个士官妥协让步,今后就很难再震住其他的士官。你可能不知道,就在昨天,那两个士官虐待新兵,让一个新兵喝烟茶,如果不是我送到医院及时,那新兵可能会危及到生命。这还不算狠,就在我回来找他们谈话的时候,你猜怎么着?他们把李雪晨的衣服扒光并且捆起来,用皮带抽他,抽的他光着身子在雪地里满地打滚,而且这样的虐行实施长达一小时!那个新兵已经被送到了医院,现在正发着烧,十五岁的孩子啊!他们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你说什吗?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这两件事儿,如果不是我发现的及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你还记得吗?三年前有两个新兵被体罚致死吗?新兵营的营长、连长,甚至是班排长,这些责任人不都上了军事法庭吗?身为主官,他们对打骂体罚的事情见怪不怪,也麻木了,可是真正出了事儿,谁能承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3
  “这事我也知道,可是徐科长和王副政委那边,我们怎么交代?”
  “那如果我们看了他的面子而默认这种事儿的发生,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我能担得起吗?你我身为主官难辞其咎,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你想一想,徐科长和王副政委会不闻不问,还是会全力帮我们摆平事情。”
  毛文旗一时间恍然大悟,他终于认识到,如果现在给了那两个领导面子,新兵们体罚受虐的事情就不可能被制止。如果真出了事儿,他们直的会为了自己开脱吗?恐怕不落井下石都算不错了。
  为什么崔涛与廖化会如此胆大妄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们有后台,他们可以狗仗人势。
  崔涛、廖化因为虐待新兵被张德华上报到了军级司法部门,不久后,军事法庭将会处理此事。张德华整顿了军纪,但是也为此得罪了人。
  事实上,他的做法是对的。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3
  一周后,兄弟新兵连发生了一件重大事故。一个带兵的班长被一个新兵趁着不注意给打死了,手段极其的残忍。
  那新兵口袋里藏了一块石头,新兵乘着班长不注意,拿起石头拼了命的往班长的后脑勺砸去。砸一下不够,他竟然一口气砸了几十下,直至他的班长瘫倒在地抽搐,他都不肯停止。事儿已经出了,反正横竖是个死,那新兵又用那块石头把自己的副班长给打死了。他的气儿是消了,可是这一下却激起了全班新兵们的愤怒,十个新兵朝着他们的班长、副班长的头部挥舞拳脚。之后又有更多的人参与了这样的暴力,人数达到一个排,两个士官死的样子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副班长死相还好些,正班长的后脑勺的头骨盖先是绽放了花朵,脑浆、血浆喷溅而出。一个班,一个排,乃至一个连新兵的蜂拥而上。他的头骨彻底的被踩碎、踩扁,烂泥一样的粘连在一起,乃至到最后眼珠、耳朵、鼻子都无法找得到。这样的惨样,用老百姓的话来说,绝对是连他亲妈都不认识他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3
  这下,这个新兵连发生了凶杀案,而且还是两条人命的凶杀案,更重要的是,参于这场凶杀案的人多达百人。
  很快,这件事震惊了军分区、军部、乃至整个军区。
  事件发生了大约二十分钟,出事的那个连队很快就被控制住了。上级部分派出了一个营的兵力,他们荷枪实弹将那个新兵连团团围住。人员全部被控制,任何人不得走动,包括那个新兵连的连长和指导员。
  两小时后,军部的司法部门就派人来到了新兵营调查这件事。
  司法部门的干部挨个审问那些参与打架斗殴的新兵们,他们的回答无一列外的是因为自己受到了新兵班长数周的暴力虐待。他们一个个将衣服脱掉,浑身上下新、老的皮带血痕历历在目,基本上已经是体无完肤。有的新兵身上的伤口已经发脓、溃烂,更有甚者,有的新兵身上被班长用烟头烫了几十个伤疤。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8 22:54
  新兵营的新兵,入伍前大多数有吸烟的习惯。入伍时,他们有的人会带上几条子好烟。结果分班以后,班长、副班长会以吸烟有害健康影响训练为由,全部没收,然后就落入了私人的口袋。这还不够,新兵班也有新兵班的潜规则。每个月头,新兵必须要给班长、班副进贡。班长会给你十块钱让你给他买烟,识趣的、有钱的,你就买上一条或几条中华,你会少受点皮肉之苦;没钱的、不识趣的,你买上一两盒中华,那你回来后,你的待遇可就惨了。身上挨烟头烫的,基本上都是家庭条件差的穷孩子。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1
  
  军人是为了战争而存在:军人要有很强的战斗意志,要有超乎常人的体力,要有超乎常人的忍耐力......这些重重的因素,都会成为班长掠待新兵理由。打折为了未来战争的幌子,班长或者领导干部可以为所欲为。
  见得最多的是:一个班长让新兵们拔掉裤子吊单杠,自己拿着一根木棍,或者是用部队的制式腰带抽打新兵屁股。腰带的上面镶嵌着铁质的“八一”,用这“八一”打人,别提施暴者的滋味有多么的畅快。每当看到那一个个屁股血淋淋的样子,班长的内心会无比的快乐。而且在这施暴的过程中,新兵们必须紧拉着单杠不能松手,直至拉到两臂发抖胳膊抽筋。班长们说,这是为了锻炼新兵臂力,施暴打屁股,班长们又说这是为了培养新兵们的战斗意志。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2
  面对这样的酷刑,新兵们不仅身体上遭遇了极大的痛苦,内心、精神上同样遭受了极大地伤害。在这里,你没有尊严,在这里,你更没有人格。
  部队不容许新兵使用手机,特别是新兵营,不仅不让新兵使用手机,相机、DV也是违禁物,说是部队要保密,不能随便记录一些内容。可是新兵营又有什么秘密可保呢?究其原因,你懂得!打骂、体罚的视频一旦传出去,会给相关的责任人带来巨大的麻烦。
  因此,新兵即使是在新兵营挨打受虐,也无法找到直接、有力的证据。新兵们的人生权益很难受到保障,即使是有新兵向相关部门上访、投诉,没有人会理睬、搭理他们。投诉、上访不成,反而会遭到班长、领导更严厉的体罚、虐待。做俯卧撑下面点个蜡烛,烟头烫身体,举个叠不好被子大冬天跪在雪上大喊我错了......总之变态的折磨人的办法都想到了。
  可是有一点我要说明的是,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超过了这个极限就会爆发。即使是动物也一样,兔子急了也会蹬鹰。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2
  
  在我的记忆里,张德华所带的连队风气最好,干部、班长、士官和老兵打新兵的事件很少。因此,我与叶少波等战友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掠待。而事实上,新兵挨打在我军已是历史悠久,很多干部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亲眼看见过,一个班长欺负一个新兵,新兵只是瞪了一眼,结果被一群士官殴打,两颗门牙被枪托倒掉。有的老兵打新兵,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危及生命。等这一届新兵成为了老兵、班长,他们也会对晚一届的新兵有着发泄兽性的变态心理。
  新兵挨打胆敢不服,一群老兵打一个,受伤,断骨、断筋危及生命,并不是骇人听闻的事儿。所以说在部队里,同年兵是最为亲切的群体,他们的共同语言最多,相互间的团结意识极强。新兵蛋子最听话了,但是这些人一旦到了第二年就成了老油条,看得多了,见的也多了,慢慢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些人成为了老兵,对待新兵自然想起了自己当新兵时受得窝囊气。想想自己曾经的过往,他们便拿新兵出气。“新兵下连老兵过年,老兵回家新兵过年”这句话太切贴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2
  有时候老兵打新兵不是干部不管,确切的说是他们不敢管。当下对新兵的安置政策哪个士兵不知道?退伍了不给安置工作,所以即使是他们受到了处分又能怎样?一个处分背着,两个处分挑着,三个处分扛着。和平年代,军纪事实上无法约束这些人。而这些人也很清楚,法不责众,事情闹大了,当官的永远比当兵的损失大。当兵的有什么呢?一个月一百元津贴而已,金钱至上的社会,就拿着一百元的报酬,要他们送死,让他们去奉献。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了?同年义务兵,这个群体占到了基层连队的百分之四十,只要他们拧成一个绳,足以颠覆整个连队。每年快复原之际,这些人是天不怕地不怕,聚众打砸闹事,流血事件在部队时有发生。而部队的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只能一个劲儿的退让。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3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面对这样的案子,司法部门的军官感到了为难。这里是边陲城市,国外潜入境内的军事和政治间谍非常的多,而边境地区,很多的事情变得异常敏感。这件案子却又非常的棘手,如果定性的不好,将会引来很大的政治风波。一旦这样的后果出现,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有几个新兵,暗地里将自己偷偷拍摄干部、士官虐待新兵的照片、视频资料递给了司法部门的官员。按照常理来讲,这些司法部门的官员应该为了这些受害者维护正义。按照西方国家的话来讲,新兵的这些遭遇应当属于人道主义危机。
  可是上级的领导害怕这样的事情泄露,司法部门的军官们便将这些铁证全部销毁。这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啊!人民的军队啊!怎么能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按照整个新兵连因为受虐而集体哗变,集体骚动的事件,即使是在部队,这个事故也很难保密。这样的事件一旦泄露,很有可能会被一些政治间谍利用境内、境外的互联网大肆传播。到时候,国人会怎么看我们的军队?境外又会怎么看我们的军队?如果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被不怀好意的群体利用,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今后哪个青年还愿意从军?哪个父母还送自己的孩子参军?没有人愿意参军,这个国家不就乱了套?现在了当务之急是抓紧破案和审判,免得夜长梦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3
  数天后,这个案子结了,这样的办案效率实在是惊人。新兵们集体踩踏两个士官的暴动事件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了。新兵们的一切刑事责任由那个第一个用石头砸人的新兵来承担,两条人命案,对于他的判决自然是死刑立即执行,而且是不能声张的秘密判决。
  这样以来,部队以他一条人命平息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政治风波,很多人因此没有被牵扯进去。由于涉及到命案,相关责任人一律受到了严厉的惩罚,连长、指导员、排长以及新兵营营级等一些人全部受到了牵扯。他们被送上了军事法庭,由于玩忽职守,有的被降职降衔,他们有的被撤职,按照义务兵复原对待。
  在部队之中,很难有公理。因为部队是一个涉及到“国家机密”的群体,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往往受害者家属连最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一般的情况下,士兵因为某种原因死于非命,而部队的解释很简单,就是死者自己不小心意外死亡。为了掩盖证据,当死者家属来到了部队,他们见到的只是一堆骨灰。这种死法的士兵,连烈士都评不上,也就得不到那微薄的抚恤金。即使是这些家长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想要讨回公道也难如登天。一个老百姓状告国家部队,结果会怎样,你懂得!
  军队的法律在很多时候实际上是长官说的算,军队部门无法得到监管。这对于部队来讲,即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既可以当婊子又可以立牌坊,能有公理吗?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8:03
  按照常理,身为军分区司令员的陈怀也逃脱不了受处罚的干系。可是这个人毕竟在官场摸爬滚打很多年,上面人脉很广,花了一些钱,这个事件对于他的影响也就不了了之。但是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将官爵难保。
  这个事件发生后,上级领导立刻对于新兵营打骂、体罚新兵的事情重视了起来。而那些习惯了施暴的班长们也因为前车之鉴而收敛了不少,他们再也不敢像以前肆无忌惮,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有些历来的陋习,为什么部队要等到死了人出了事故才会重视起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6
  4 女兵的到来

  这一波新兵,如果没记错,最笨的应该就数杨子坤,因为他,总是会害苦了全班甚至全排的新兵。为此,很多人都很过他,随着时间的过往,人们也不再恨他,发身在他身上的插曲也会成为大家最珍贵的记忆。
  躲在墙角罚站,或者昂首挺胸的接受班、排长,甚至是连长的训斥,这几乎是杨子坤在新兵连留给我们大家最多的记忆。
  进入新兵营已经一个月有余了,每天除了体能、队列训练外就是整内务,晚上熄灯后,班长们还要为新兵的体能训练加餐,几乎是每天晚上都有大运动的训练量。我的记忆里,杨子坤的体能训练量也是全班最大的,因为他犯的错误总是最多的。
  今天有政治课,只要一有政治课,新兵们的心情总会倍感兴奋。不是说新兵们政治思想觉悟有多高,而究其原因是上政治课要占用训练时间。坐在会议室里听课,自然要比室外挨冻、训练要强出百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6
  副班长雷破天正在主持这个连的新兵的会议,他是战斗英雄,在边境反恐维稳的战斗中立下过战功。因此,他成为了新兵们心目中的“偶像”。说是“偶像”只不过是新兵们对他的一种好奇、新鲜感。因为在和平年代里,战斗英雄早已不受敬仰,即使是在为了战争而生存的部队,也是一样的。部队的的干部会教育士兵,以“英雄”做自己的好榜样,事实上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做英雄,也早已变得羡慕、或崇拜腰缠万贯的大款。
  雷破天正在向新兵们讲述新兵训练大纲里的内容,连长张德华进了学习室,引来新兵们的目光。连长到了,自然要发言,不过可以看得出,他今天心情很不错。
  张德华:“嗯,你们这些天的操练,总算是有个兵样了,这两天练队列整内务都烦了吧?”
  新兵们:“没烦!”
  张德华乐了:“你们就扯淡吧!我都烦了,不过新兵营练好了,对你们以后都有影响。你们在新兵营可要好好的表现,我们这一波新兵,优秀的就会留下来当侦察兵,或者是反恐突击队,表现不好的嘛!你们就只能上边防连了。去了边防连,说不好听的,一年见不到一个人,见不到一棵树,甚至连喝上一口甜水都是奢望。在哪儿,你们会体验到什么是沙漠,什么是孤独,什么是艰苦!那儿的生存环境的艰苦,你们远远想不到。冬天那儿的气温,可比咱们这儿冷得多!山上的边防连可不比山下啊!哪儿连电都没有,交通极为不便,等你们的父母给你们写信寄到你们的手里,可能需要半年时间。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们,在山上用不上电,你们可能很难想象那样的原始人生活吧!几个月不洗澡,你们当中还没有谁体验过吧!”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761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