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26024个阅读者,8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6
  新兵们哑然了,现场氛围立刻变得哗然,这实际上违反了森严的会议纪律。连长所说的边防连,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
  张德华挥手示意安静些,新兵们立刻意识到他们已经违纪了,哗然声戛然而止。
  张德华又说:“不过相比较之下,山下的侦察连和反恐突击队会好一些。如果你们进了这两种部队,我保证你们能每天洗上一次澡,冬天不会发愁洗漱用不上热水,更不会为了打个热水而打架。还有,你们所居住的环境绝对是现代化的营房,像这种破烂的营房将会成为你们的历史。你们当兵一场,不想不学点儿真本事吧!到了这些部队,说不好听的,将来你们复原了和几个小混混打架,绝对是像对付菜鸟一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7
  
  这时有一个新兵举手发言:“连长,那我想问,我们怎么样才能进入这样的部队?”
  张德华:“问得好!那就要你们从此刻开始就自强不息,你们来到了部队,这适者生存的道理总该会懂吧!三个月后,这些部队将会从你们当中挑选一些好苗子补充进去,这再好的部队也要吸收吸收新鲜血液的嘛!到时候,你们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机会在于你们自己的把握,我保证对于你们每一个人都公平对待。”
  新兵们立刻鼓起了掌,在他们看来,今后只有不断刻苦的训练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张德华再次挥手示意停止:“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都很好斗!雷副班长,你当兵以来,一共击毙、狙杀了几个恐怖分子?”
  雷破天并不爱炫耀:“报告连长,六个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7
  一片惊诧赞叹声再次破坏了纪律,但这是张德华连长想要的效果,他对着新兵们打了个哈哈:“就这是战斗力!你们当中还没有杀过人的吧!我告诉你们,雷班长再过几个月将会被保送到军校,他可是咱们部队的战斗英雄啊!两个一等功的荣立者。”
  新兵们更是惊讶的目光投向了雷破天,这样的目光却令他感到尴尬。
  张德华继续着他的动员士气:“我给大家讲讲我们侦察连和反恐突击队的训练科目吧?擒拿、格斗是你们的基本功,各种型号的枪械射击,手枪、步枪、微冲你们都要熟练应用,必要时还要会应用狙击步枪。想想你们看过的电影,使用狙击步枪狙杀敌人有多酷啊!再有,你们还要熟练反坦克导弹,肩扛式导弹,防空导弹......两年内,你们还会掌握想到出色的驾驶技能,带个妞子开车玩飘逸,这是你们泡妞的强项。”
  真说着,张德华突然发现杨子坤的嘴里在嘀咕着什么。
  “杨子坤,你嘀咕什么呢?”张德华喊道。
  “报告连长,我在背连长说的!”杨子坤慌乱中站起来回答。
  张德华倒有些愣:“我说那么快……你背给我听听。”
  杨子坤张嘴就来,基本上是把张德华所说过的话全都记了下来。
  张德华乐了:“可以啊,杨子坤。”
  杨子坤憨憨地笑道:“这些词,听起来好起劲啊!”
  “杨子坤,你背它干什么?”张德华说着第一次冲杨子坤笑了。难得你说话时有人一字不差地记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08
  韩黎明和雷破天也笑了,难得这次他们的杨子坤让连长高兴一回。
  杨子坤的笑容显得单纯、憨傻:“报告连长,我背下来是想写信给女朋友时好有显摆的东西!”
  张德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韩黎明、雷破天也在为杨子坤的语出惊人感到尴尬。
  张德华又笑了,不过这回是苦笑:“这样吧!你们全连熄灯后的体能训练结束了,把保密守则抄十遍!——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问的不要问!”
  抄《保密手册》自然是抄的大家少不了哀怨声,你杨子坤泡妞不成干嘛害大家啊!即使是你有这个想法,也别说出来啊!折腾了一下午的体能训练已经够累的,晚上还要再为体能上的提升而加餐。此时已经是人困马乏意志薄弱之际,可是他们还有苦苦的支撑自己,害怕自己一睡不起,惹怒了连长谁都没好日子过啊!
  发生在杨子坤身上的事情不止这些,很多时候,叶少波和赵世杰还为他担待了一些。可是担待多了,慢慢的大家都不信任了。有时明明是叶、赵二人犯了错主动承认错误,可是大家还是程序式的认为这些事是杨子坤干的。他们在为他背黑锅,往往他们俩的好心,换来的却不一定是好结果。


  杨子坤表现实在是太差了,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他一定会上条件艰苦的边防连。在所有当兵的看来,如果一个人两年的军旅生涯荒废在了那里,这个兵也就白当了。在山上守边防,还不如在山下喂猪做炊事员。喂猪起码生存环境还好一些,而在山上,茫茫戈壁沙漠,孤独、寂寞和艰苦的生存环境能够摧残你的所有意志。
  新兵们最大的苦恼就是吸烟难,更不巧的是有两个新兵吸烟被连长张德华发现了。为了提高新兵们的体能,张德华决定再一次的点验个人物资。抽烟影响体能,影响武装五公里,而作为一个步兵而言,你的肺活量和双腿是你的立足的主要利器。
  新兵个人物资包里的香烟很多,张德华一律收缴,并且当众给烧掉了。
  口粮没了,新兵们唏嘘不已。
  张德华此刻向新兵们承诺,过了新兵营,今后不管是在边防连,还是在山下战斗连队,抽烟数量自由。但是现在,新兵们首要的任务是把体能和军事素能提升上去。作为新兵连连长的他,宁可让新兵骂他三个月,也不愿意让新兵下连后因为基础不牢而骂他两年。严是爱,松是害,这是带兵者的基本道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1
  
  恐怖的事件发生在了新兵营,负责站哨的两个哨兵被人削去了的脑袋挂在了树上,血染了一大片水泥地。每个哨兵的尸首上都放着蓝@月@亮的旗帜。他们手持的枪也被夺走了,两支枪的丢失直接会威胁到社会和新兵们的生命危险。
  试想一下昨夜的事情该有多么的可怕,没有了哨兵,如果有人深夜闯进熟睡的新兵营,那该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人熟睡后被抹脖子是很简单的事情,不知不觉中你就会一命呜呼。
  警方在此拍照,这是非常恶劣的恐@怖刑事案件,上级的要求是限期破案。
  新兵们立刻感到了驻地恐@怖阴影的存在,回想那天火车站发生的那一幕,亲眼所见哨兵惨死的样子。恐怖就在身边,像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爆炸,而且不可预料,这也是他们第二次直面恐@怖@分子对他们生命的威胁。
  自此之后,不论是新兵还是干部骨干,他们的心里都有了阴影。特别是负责站哨的副班长们,他们更是有着惶惶不可终日感觉。两支步枪的遗失,这就意味着恐怖分子随时会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朝你开枪。
  记得那一段时间,全城的公安、武警防爆警日夜出动,分批次的巡逻在各个街头小巷。医院、加油站和化工厂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二十四小时都有警务值守。
  唯一让新兵们感到一点儿轻松的事情就是数天后,这个新兵营将会有女兵的到来。新任职的新兵营营长还专门派人给女兵们收拾出了几间房子。据说以往来这儿的女兵并不多,主要任务仅仅是担任军分区的话务员和通信站的通信女兵,哈有一部分是卫生员。而今年,这里将要成立了一支女子反恐作战分队以面对日趋复杂的境内、外女性恐@怖@分子的兴起和作乱。
  女兵的到来,无疑让这个处在没有女人的世界的男兵们充满了期盼。
  雷破天和韩黎明的一些同年兵甚至准备了几个望远镜,透过他们宿舍到女兵营房的宿舍距离不近,有了望远镜,一切的偷窥变得简单了起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1
  
  列车上,女兵的包厢内,很多新兵都在抹泪。干部跟老兵都习惯了,这年头男兵都抹泪,更别说这些女孩子了。
  徐静看着车窗外发呆。
  初中同学小尹在徐静身边哭泣:“我走了,我爸和我爷爷肯定睡不着……他不知道多伤心啊!他们都当过兵,爷爷参加过抗日、解放和抗美援朝战争,爸爸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生我那一年他还在老山前线打仗。他们都不让我当兵,说当兵的可怜的很,更重要的是,我哥哥当兵时就死在了九八抗洪的洪水中,至今尸骨都未曾找到。”
  徐静苦笑:“你傻啊!我们又不是现在就上前线!干嘛那么紧张?再有现在是和平年代,新疆有那么多洪水吗?再说就是有洪水也是男兵们的事情,你那小嫩肩膀能扛得动一麻袋沙子吗?”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2
  小尹依旧抹着眼泪:“我觉得我真的不孝,这么大了,老让爸爸为了我操心……”
  罗芸递给了她们苹果,这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是她们在火车上认识的。她还在傻笑,这个小妹妹真有意思,刚才还哭得伤心,转眼间又笑容灿烂。
  罗芸:“小尹姐姐,徐静姐姐,你们别哭了。”
  小尹:“小妹妹,你家是哪里的?”
  罗芸:“我家在西夏区,你们呢!”
  徐静笑了:“我们距离不远,和你是一个区的。”
  罗芸:“你们说,当兵好玩吗?”
  小尹和徐静愣住了:“你当兵就是为了来玩吗?”
  罗芸瞪大了眼睛,笑容显得萌:“不是啊!我不好好上学又爱打架,我爸爸妈妈就让我来当兵了。”
  小尹笑了,她的初中同学徐静就是一个好斗的女孩,没想到罗芸也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罗芸:“徐静姐姐,你们为什么当兵呢!”
  徐静神情恍惚,看了周围一片陌生的绿军装,她笑了笑说:“我是为了一个男孩才来当兵的,你小尹姐姐也是一样的。”
  罗芸惊讶地问:“你们都是为了男孩!”
  徐静苦笑:“算啦!你年龄小,给你说你也不明白。”
  ......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3
  列车继续行驶。此时已是深夜,姑娘们昏昏欲睡,徐静和小尹毫无睡意,他看着外面,心里却在胡思乱想。她们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非常的幼稚,即使是去了边疆,她们就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吗?边疆那么大,也许两年多的时间,她们依然和和自己喜欢的人天各一方,甚至连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开始后悔自己愚蠢的冲动,并且有了放弃的念头。但是此刻,既然你已经穿上了绿色的军装,一切也为时已晚,一切再由不得你。


  数天后,女兵们终于到来了。她们当中很多人将会成为驻疆部队第一批女子反恐分队的成员。
  女兵的到来也让新兵营充满了生机感和欢快感。女兵到来之前,新任新兵营营长取消了今早的队列训练,命令所有新兵站在营房路两边列队欢迎。
  对于新兵而言,这个命令也许最近人意,接受多一些这样的任务,他们也会不厌其烦。
  寒冷之中,新兵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一个人因此而出现抱怨声。
  载有女兵的车队终于到了,气氛非常的热烈,一进新兵营的大门,鞭炮声响起,欢迎她们的是锣鼓声和新兵们的掌声。他们非常的热情,每个人都是以笑脸相迎,冬季的严寒将他们的手冻得通红。有些士兵,他们相互间牵着“欢迎女新兵”的大字红条幅,手冻得发抖。
  起初,女兵们被这热烈的氛围所感染,那感觉似乎就像是到了新家一样,欢迎仪式的热烈让她们倍感亲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3
  但是她们真正跳下汽车后,眼前的一切令他们大失所望,原本以为现代化宿舍的军营,现在成了一间间老式的红砖平房。女兵们根本想不到这里的生活条件有多么的艰苦。女兵似乎比男兵更怕冷,蜷缩着身子不停地跺脚。据说这一波女兵当中有一部分来自宁夏,这个消息更是让杨子坤、叶少波和赵世杰感到兴奋。在这里还能遇到异性老乡,的确是件畅快的事情。
  原来现在居然还有居住平房的军营,所使用的厕所居然还是室外的旱厕。许多女兵开始议论,新疆的天气这么冷,上回厕所不知该有多受罪啊!一些人由此而后悔来到这个地方,回想着他们来新疆的一路上,四天三夜的火车路途。从银川至阿图什,一路上的那个荒凉,千里的沙漠难见人烟。如今这儿的条件又是这么艰苦,女孩子们兵当来到这儿的第一个小时就倍感失落。
  很多女孩子流泪了,集合后很快就被点名分班,由各自的女兵班长将她们带进了宿舍。
  男兵门被带回了,各自回到了操场开始了队列训练。
  不过新兵营对女兵还算照顾,每个房间的热水器,电暖气应有尽有。新兵营营长知道这些女孩子体质不比男兵,还批字给她们买了电褥子。
  女兵毕竟是女兵,爱流泪,爱耍小脾气。
  女兵们的班排长和领导干部也全部都是女兵,当女新兵们娇嫩的脸颊落泪时,她们的班长照样对她们打骂、体罚。
  这一幕被新兵营营长看到了,他严厉的教训了那个施暴的女兵班长。对打骂、体罚新兵的事情,现任营长很重视,因为他的前任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被撤职转业。
  打骂体罚是没了,可是对于女孩子而言,她们接受的训练依然很苦。女兵比男兵更爱哭鼻子,同时也更加的稚嫩、娇气。毕竟这些女孩子都是十六七,十七八岁的花季雨季少年。
  女兵不比男兵,不是所有女孩子想当兵就能当的了兵的。从一个女孩子成为女兵,这当中潜规则的门槛费大约是十好几万。零几年的时候,这对于很多人家都是天价。所以说女兵们的家庭条件普遍要比男兵们好得多。她们平时在家更加娇生惯养,突然间面临部队这样严酷的纪律和训练,一时间更加难以适应。

  这天又下起了鹅毛大雪,新兵连在营区扫雪结束带回时,迎面的女兵队伍朝他们走来了。
  男兵们的目光立刻被女兵们吸引住了,此时叶少波竟然从女兵队伍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这个女兵酷似赵世杰的准女友徐静。
  一时间的诧异,令叶少波停止了脚步,结果走在他身后的杨子坤撞到了他。整齐的队伍出现了一阵骚动。叶少波和杨子坤这下出了洋相,女兵队伍朝着他们发笑。
  这一下惹怒了带队的张德华,他重新集合了队伍,刀切一样的队列整齐的出现在他面前。
  张德华很气愤,他带的队伍居然就样散了,被一群女兵用眼神给打垮了,这似乎有些可笑。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2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张德华问道:“怎么回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叶少波战战兢兢地说:“报告连长,看女兵呢!”
  张德华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好不好看啊!还想不想看!”
  “想看!”傻乎乎且又反应慢的杨子坤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此刻已经为时已晚。
  张德华指着这两个货色:“好!你们想看是吗?想看的同志留下!我让你们看个够!其余的同志带回宿舍。”
  这时,赵世杰犹豫了一会儿,结果站在了杨子坤和叶少波的身边。
  班长韩黎明走过来问道:“嗨!逞什么能呢!你也想赖在这儿看女兵?”
  赵世杰以标准的站姿表示对班长的尊敬:“报告班长,条令没有不让看女兵这一条,更没有看了女兵要受罚这一条!”
  韩黎明气急了:“甭给我扯这个,你不就想三个老乡合伙扛事儿吗?我告诉你们,连长最讨厌老乡观念了。赶快给我走,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
  赵世杰依旧站在这儿纹丝不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2
  “好!你们几个就给我拧成一股绳是吧!”韩黎明干瞪眼没有办法,“好!我就成全你。赵世杰,你替我监督他们两个!”
  赵世杰:“是!”
  韩黎明走后,他身旁的叶少波扛了他一肘:“仗义!够哥们!”
  半个小时后,风雪来袭。一个小时后,鹅毛大雪摸过了脚。两小时后,部队开饭了,午饭的味道十分的诱人,老远就能飘来香扑扑的味道。
  三个人冻得打起了哆嗦,耳朵,脸和手冻得通红。
  叶少波显然有些扛不住了:“杨兄,我扛不住了,我在你身上靠一会儿行吗?”
  杨子坤环视了一下远处,确定连里面哨兵看不到他们:“靠吧!眼睛放活点,别让人逮着咱们。”
  赵世杰也有些扛不住了:“我的天哪!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冻得不行了!”
  杨子坤:“这下我们怎么办呢?连长不会让我们一站一天,一饿一天吧!”
  这时,赵世杰和叶少波顿时感到震惊。凭经验断定,他们的连长极有可能这么做。在纪律面前,他可是从来都不含糊。
  平日里,他们三个人有一两个人受罚,剩余的人还可以想办法帮帮忙。而今三个人全部站在这里,他们注定无依无靠。
  下午的训练又开始了,直至下午训练的结束,三个人又累又饿,意志力近乎于奔溃。
  晚饭时,香扑扑的味道极其诱人,三个人已经是饥寒交迫,体力、意志力几乎都达到了极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3
  连长张德华派哨兵跑步到他们三人面前。
  哨兵告诉他们熄灯号响了之后回宿舍休息。这一消息无疑再一次的让三人感到震惊,因为熄灯号离现在,仍然有四个小时的漫长时间。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饿了一天了,也站了一天了,不论是意志上还是体能上,他们已经是达到了极限。
  夜色终于降临了,三人所处的位置比较黑暗,他们确定远处哨兵和连长看不到他们后坐在了雪地上休息。此时的雪已经没过了他们的高腰大头靴
  叶少波对赵世杰说:“哥们,你猜我今天见着谁了?”
  赵世杰:“见到谁啦!”
  叶少波:“我好像见到徐静了!那个女兵很像徐静!”
  赵世杰感到惊讶:“不可能吧!你会不会看错?”
  叶少波:“我也感到纳闷呢!但是我看到的那个女兵的确是像徐静,你记得吗?有人说过,这一波应征入伍的女兵,有来自我们宁夏籍的。”
  杨子坤看见了几个黑影子,他急忙拍打赵、叶二人的胳膊,三人立刻站了起来。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朝他们走来的,竟然是三个女兵,而且是宁夏银川籍的老乡。
  叶少波感到惊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波女兵当中居然有徐静和小尹。还有一个女兵叫“罗芸”,是小尹和徐静在火车上认识的,她的年龄很小,只有十五岁。在火车上,她总是哭,年龄大些的徐静和小尹在火车上没少照顾她,因此她们之间亲近了不少。更具有戏剧性的是,她们三个姐妹竟然分在了一个班里。
  远在边境的艰苦地区,来到这里当兵,却不成想在这儿遇到了自己的异性老乡,而且其中还有两对恋人,他们的内心百感交集。
  女兵们给男兵们带来了水和馒头,饿了一天的这几个家伙开始了狼吞虎咽的进食。他们知道,食堂的门已经被紧锁着,如果没有女兵们的雪中送炭,他们将继续挨饿一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3
  
  其实徐静、小尹和罗芸,他们早就想给这三个老乡送水和食物。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从她们来到部队的第一天,部队的条令条例就明文规定,义务兵不得在部队找对象。新兵连干部、班长对女兵们的要求也很严,不得让她们和周围的男兵连的同志有任何的来往。
  白天的时候,徐静、小尹看着自己的恋人一整天的饥寒交迫,她们真的于心不忍,但是他们没有一点儿办法。新兵营护伙食差、吃不饱,这是很多当兵的都有过的经历。徐静偷偷地给炊事班班长塞了几百块钱,这才博得了班长的“同情”,给了她们一些馒头。三个女兵将馒头藏了起来,连她们自己也舍不得吃,直至夜晚,她们才敢偷偷的出来给男兵们送吃。
  徐静一直默默地注视着赵世杰,原本自己有千言万语对他说,可是现在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一直不住的流泪。
  赵世杰想安慰徐静,可是他生性木讷,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小尹把叶少波拉到了一个稍微僻静一点儿的地方,没等叶少波说话,小尹就抱紧了他,深情吻着他。
  这一刻,叶少波体验到小尹流在脸颊的泪水。
  他心酸极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竟然为了自己,不远万里的来到边境艰苦的地区成为了一名战士。她当兵的动机太简单了,也太傻了,那就是希望能和自己在一起。
  叶少波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很清楚小尹的家境,成为女兵不是她的父母经济能力上所能做到的。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3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小尹告诉他,那天他踏上了参军的火车后,自己在桥头上哭泣。她的初中同学徐静看到后就安慰她,并且徐静告诉她,今年有一波去往边疆边疆部队的女兵。她想去边境部队去找她的初恋男友,如果自己也想去,路上可以有个伴儿。
  小尹犹豫了,因为她清楚,凭自己的家庭条件,当不起兵。徐静将这件事包揽了下来,因为她已经说服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同意了她参军边防的事情,小尹也自然不在话下。多一个名额,只不过是多十几万块钱而已,对于她家而言,宛如九牛一毛。
  叶少波非常的感动,他没有想到赵世杰能够拥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为了他竟然放弃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来到边疆艰苦地区受苦。同时他也在为小尹对自己的这份感情而感动,有一个女孩为了和自己在一起,不远万里的来到边疆找他。
  最终,小尹、罗芸和徐静还是不舍地离去了。晚点名的哨声马上就要响起,她们必须在此之前回到宿舍。
  赵世杰兴奋不已,他没有想到,徐静竟然喜欢当兵,他更没有想到能够在这儿与她不期而遇。正是他的不解风情,令徐静或多或少有些伤感。
  叶少波和杨子坤感到了震惊,他们万般没有想到,赵世杰居然不解风情到了如此境界。这怎么能是不期而遇呢!这分明是爱的力量。
  这样明显的事情,连一向憨傻的杨子坤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赵世杰却蒙在鼓里,仅仅因为徐静没有对她说她来这里是为了找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14
  
  熄灯号响起,三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了。
  睡梦中,叶少波流泪了,他的恋人不远万里的来找他,可是他能带给她什么呢?他的家境并不富裕,他并不愿意当兵。当兵是他父母逼他来的,目的很狭义,就是为了能让他当兵后回到家,民政局能够给他们的孩子安排个好工作。可是他的父母想法很天真,没有一定的人事社会关系,没有一定金钱做铺垫,城镇义务兵的优待安置政策只不过是一纸空文。
  杨子坤没有什么精神负担,自然没有忧虑的酣然入睡。
  赵世杰没有什么良心,一个家庭阔绰的女孩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可是他居然觉察不到。
  罗芸早早睡去了,她当兵的原因是不停父母的话,逆反心里太强,逃学、旷课并且喜欢打架。于是她的父母将她送到了边境部队,她的亲舅舅正好是这个部队的军分区政委,日后必然会在前涂上有所照顾。
  小尹和徐静心事很重,她们睡不着。正巧他们俩睡在上铺,于是头对头的说起了悄悄话,说起了她们的烦心事儿。
  她们是为了追寻爱情才来到了部队,可是他们没有想到部队的训练和生活这么苦。当然她们也没有因此而后悔过,只是她们没有想到,即使是来到了边境部队,她们也极少有机会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部队不容许义务兵找对象,而且更为棘手的是,新兵营结束后,每个人的前途都是个未知数,很有可能近在眼前却永远不得相见。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男兵们被分配在了偏远边防连队,两年之内无法见面,书信交流所等待的回信却是数月到一年之久。
  总之,来到部队后,一切的一切将由不得你。来到了这里,你就是国有财产,党和国家需要你献身之时,你别无选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0 14:01
  
  新兵们总会或多或少的埋怨队列训练的辛苦,但是当你经受了后面的战术训练后,你会发现,队列训练是天堂。
  之后的战术训练,新兵们都会或多或少的受伤。衣服会被磨得很破,手会被冻伤,同时手部皮肤会在寒风雪地中裂出一条一条的裂缝,血会凝固在皮肤与缝子之间疼痛难当。
  边疆训练场不像营区草场,哪儿面积太大,终年不会有人扫雪。新兵的战术训练就在积雪厚达一尺的训练场进行。
  训练场实际上是部队开拓出的一片戈壁滩,地面上有大小不一的石头。由于大雪的覆盖,你永远不可能知道哪里是陷阱,那里有大石头。
  当听到“卧倒”的口令后,你必须毫不犹豫的做出反应。这个时候,如果你运气不好,你的身体很有可能会和石头来一次亲密的接触。那种刺痛会瞬间让你身体冒汗,抵御来自冬季里的严寒。
  低姿匍匐,恻姿匍匐和高姿匍匐,你的脸会紧贴着雪粒,雪粒会顺着你的衣领进入你的衣服里来和身体做一次亲密的接触。
  在战术训练的过程中,实际上是新兵用肉体和冰天雪地做搏斗。新兵们各个是捉襟见肘衣衫不整,膝盖、肘部和胯部常常会淤青或者受伤流脓。在极寒的天气下和雪做亲密的接触,人的体温极易流失,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男兵还是女兵都一样。
  至今我都不明白,那些女兵究竟是怎么扛过那数个月非人的训练。她们一个个的身体是那么的稚嫩、柔弱。有些训练,男兵的体质也够喝一壶。
  每当赵世杰、叶少波和杨子坤看到同乡女兵在雪地里受着那样的苦,他们心中难受极了。他们很替她们分担一些苦楚,但是他们此刻却无能为力。有时候,他们相隔只不过是几十米,但却不能打招呼,不能走在一起说话。
  终于一天,新兵们有机会摸到枪了,那种滋味别提有多么的兴奋了。枪是军人第二生命,它对于军人总是有一种无尽的感情。枪是这些男兵们从小就向往的玩具,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自己能够拥有一把真正的枪,这样幼稚的梦想直至十几年后的今天得以实现。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0 14:01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部队带到训练场时,寒风刺骨,漫天飘雪,呼吸的气息瞬间凝结成了霜,口罩、眼睫毛,甚至是军帽贴着脸的部位,厚厚的冰霜凝固在脸颊周围。
  对于第一次抹抢的新兵们来说,兴奋大于寒意。可是接下来数十天的瞄枪、战术等一系列和枪有关的训练使得他们恨不得把枪给砸了,因为关于那玩意的训练实在是太苦。
  新兵们接触抢的时候,第一个训练就是卧姿瞄枪,要求新兵们扒在雪地上瞄枪,而且要全身紧绷,达到枪人合一的地步。检测是否偷懒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趁人不注意时,朝着新兵手握的枪猛个踢一脚。如果抢是稳稳的,那就说明是在认真的训练;反之,如果枪被踢偏、踢飞,不用解释也知道,那是偷懒的结果。
  那一段时间,天气严寒还飘着雪,人趴在雪地里手握寒枪。可想而知,那冻得滋味该有多么的难受。杨子坤再次的受到了韩黎明的关注,别的新兵总是能偷懒就偷懒,而他总是那么的认真,在我的记忆中,杨子坤手中枪没有一次被踢飞过。可是,这份认真、执着却始终没有被张大华所看到过。

  男兵们练习卧姿瞄准,都用手在雪地的当中垉个洞。据说男人的生殖器如果长期的紧贴冰冷的雪地会变得阳痿,所以男兵们格外的爱护自己的宝贝,生怕它受委屈,以后不管用了。
  男兵旁边就是女兵部队,她们见到男兵们在身体的中间挖了个小洞,于是她们也效仿了起来。
  这个举动闹出了笑话,她们并不明白男兵为什么在身体中间部位下挖雪洞的原因是什么,而从生理结构上来讲,女兵不会产生阳痿,所以她们并不用做出这种多余的动作。
  即使是这样森严的纪律环境中,宁夏籍的新兵们却还在私底下书信来往,她们之间见面的机会及其有限,彼此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但是相互间却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往。私底下的书信,成为了他们唯一的交流方式和精神寄托。女兵与男兵之间的书信并不是只有恋人之间的交流,也同样有同志、朋友之间的关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0 14:02
  
  男兵们告诉女兵们不要在练习瞄准时挖雪坑了,因为对于女兵而讲这个做法没有必要,但是他们却羞于说出原因。
  这六个刚结识不久的老乡当中,杨子坤是性格最孤僻古怪不爱说话的一个。但是他所收到的书信确是最多的,因为大伙儿一致认为他内心脆弱,最需要关心。杨子坤生性刚烈宁折不弯,最要命的是这家伙武功底子厚实,一旦动武动怒,对方的身体根本招架不住。而一个新兵真的因为忍不住一时的气而做出了极端的事情,后果将非常的严重,不仅为保家卫国牺牲着自己的青春,却还要遭遇牢狱之灾,更没有人会为了你讨公道。
  每当收到这些信后,杨子坤总是很感激这几个女兵。他也想通了,自己遇事还得忍,不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父母,为了爱护自己的战友们,自己也决不能做出傻事来。自从那次兄弟连队带兵士官被打死后,士官们的行为也的确收敛了不少,但是并没有绝迹。虽然自己的班长韩黎明和班副雷破天为人憨厚,但是兄弟班,兄弟排的士官的行为还是有些欺人太甚。
  在一次摔跤比赛中,杨子坤被别班的班长给阴了,他挨了好几拳。这一幕,连对面坐着的赵世杰和叶少波都看不惯了。他们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再忍下去。
  杨子坤这回下手了,那士官被打的狼狈不堪。接下来,七八个带兵的班长、班副超杨子坤走来。他们觉得这个新兵太猖狂,需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赵世杰和叶少波怕杨子坤吃亏,他们也站了起来,但是杨子坤却示意,不要他们插手。
  七个士官瞬间三个被打得人仰马翻,剩下的四个不敢动了,结果他们被一一击破。杨子坤的力量太强大了,一手抓一个士官,像是扔小鸡似得,竟然被扔出了几米远。很显然他手下留情了,不然那几个士官会断筋断骨。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对杨子坤动手动脚,他们都知道这家伙不好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0 14:02
  一周后训练跪姿瞄准,对此的检查方式是每个枪都配备了瞄准检查镜。对于新兵来说,条件稍好的是不用再承受那爬冰卧雪的刺骨严寒;但接下来的举枪训练比起卧姿来一点儿也不舒坦。为了能更好的训练新兵们稳定持枪,每个枪管末端都挂着转头,开始是两块,数天后为四块。从力学上来讲,枪头挂重物是费力杠杆作用力,但这正是新训所需要的负荷。跪姿与卧姿瞄枪最大的区别就是卧姿可以在人的意志松懈是能够偷个懒,而跪姿则不同,当枪口挂转头时,如果不用力,枪根本是不可能举起来的。训练结束后,每个新兵吃饭时手都在发抖,连饭也无法喂进自己的嘴里。




  女兵的训练也差不多,她们也有枪头挂砖头的内容,只是负荷稍微小些。训练的内容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女兵而放松要求,此时她们也学会了坚强。因为受苦而流泪的女兵越来越少,她们也知道眼泪解决不了问题。
  再后来的一周是持枪战术训练,包括卧倒,匍匐等基本的战术动作。每个新兵在这个训练课目中或多或少都会有手、膝、肘的冻伤;还有人会受伤流血,轻微者只是磨破一点皮,严重者肘部、膝部浮肿、溃烂,所穿的内衣裤粘在了肉上,棉袄上都可能映上殷红的血色。
  晚上虽然再苦再累,但是部队的要求不管再苦再累,晚上必须洗漱,这对于苦练一天的新兵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好在,班副雷破天比较通人情,最近一段时间里,晚上再没有进行魔鬼式的体能训练。最要命的是晚上的睡觉,下铺的兵还稍好一些,上铺的兵上床睡觉都是一种意志的考验。经受了一天的训练,磨破皮的膝肘血迹已经干枯,牢固的粘在衣服上,他们要做的必须是肉体与衣服的分离,然后再在伤口上涂抹一些药物,以免伤口的发炎。
  这种训练的环境下,班长与新兵之间的关系很难融洽,经常会发生无端的争吵,但屈于纪律的面前,新兵们只能让步。而杨子坤却一直是个特例,因为他再苦再累从未说过一句怨言,更没有因为劳累影响而和班长、班副产生过摩擦。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0 14:02
  
  天色甚蒙,哨声突然炸响,士兵们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穿衣打背包,扑通扑通地跳下了床整理自己携带的装具后开始领枪,整个过程紧张有序。与此同时,营房外的军卡早已引擎热车,一个全副武装的队伍集合在了张大华面前。他们非常的神速,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带好了水壶、挎包、防毒面具等战斗装具。虽说规定的时间很短,但是他们经过了一些天的训练,已经做到紧张而又有条不紊。
  列队开始了清晰地报告声,铺了半个操场的军卡启动了大灯,转眼间微薄的雪地里多了一路的灯光和车轮的印迹。这是几分钟就结束的事情,但就是为了达到这个几分钟,全连已经把花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
  冬季的雪天里,拥挤在军卡里的士兵们都在假寝着,休息的时间显得尤为宝贵,没有人愿意浪费在这车上宝贵的二十分钟路途的时间。一些人相互间散着烟,抽烟的数量、次数很珍贵,抽烟的时间更珍贵,这也是有他们享受人生的一种方式。刺骨的寒风疾驰的往车厢里灌,打得新兵们的脸颊生痛。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士兵本能的挤在一起取暖。虽然没有人感悟过集体的力量,但此时他们却享受着集体、团结所带来的温暖。
  透过车厢的缝隙,杨子坤瞭望着夜色雪天的红云,一种思家的念头席卷心头,但随后的几秒钟便被克制住了。紧张的新兵营训练,容不得他有别的思绪。
  一支烟递在了杨子坤面前,他回头一看,是谢雨萧。杨子坤友好的接过了烟,然后谢雨萧给他点烟,车厢内风很大,火灭了数次终于点着了。
  一支烟交流着战友之间的感情,他们虽然每天都吃住在一起,但是几乎很少有交流的言语和机会。烟的数量有限,许多人已经“断粮”,要想等到下次购物,只能是新兵营结束的那天。这就是战友,同吃同住同甘苦,不需要过多的理由。每个当过兵的人几乎都有深刻体会的,战友,顾名思义,就是在战争中会成为生死之交的人,战斗中的朋友。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749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