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爱如潮水[原创]
30212个阅读者,2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6 21:17

原帖由 航拍人生 于 2016-1-6 08:27 发表
故事太吸引人了,描写细腻,情感渲染得好抓人。期待快快更新。



谢谢航拍朋友临帖点评点赞。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6 21:20
  第十节

  慧,你不能走,不能走,不能走这一步啊!我怎么能没有了你?呜呜……你又怎么真正割舍得下我?晚了,晚了,一切都晚了。你真走上这条不归路了。走得我肝肠寸断,心如刀绞啊!你太傻了,太傻了,呜呜……为了一个你并不爱的废人、垂死之人,你何苦把自己一条命搭上?呜呜……这么多事,这么多难事、苦事,棘手事,你干嘛一直紧紧地瞒着我,一个人苦苦的背着呀?你应该早跟我和盘托出,我大可以跟你来省城,当他的护工,帮你分担,陪你解忧,有我在,你是绝不会走出这一步的。呜呜……都怪我,事情到了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都怪我!当年老爸那把菜刀,真有这么大的挟制力量吗?非也,非也。知子莫若父,知父也莫若子,我潜意识里知道即便当时我侧身冲出去,那把刀也不会当真吃进老爸自己的脖颈,但我还是被那气势唬住了,不敢直视,不敢面对,不敢逾越呀、如果那时候勇敢跨过去了这道坎,我们的结局就不会是无言的,就只会是童话般的幸福美满。如今,唉,如今,只留下无穷无尽的遗恨……呜呜……
  邢天趴在电脑上,一口口吃着品咂着啜泣着那优盘里的每一个字,最后控制不住,一头扎在台板上,泣不成声地喃喃自语道。尽管邢天房门紧闭,另一个房间的老妈还是听出了些动静,过来敲他的门:“怎么了?天儿。还没睡?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老听见你哭鼻子呀?”
  “妈,您太操心了。我睡了,刚刚做了一个恶梦,只是说了几句梦话吧,哪里哭了?您听错了吧?您快回房睡觉去,当心着凉了。”
  老妈嘟嘟囔囔地回房了,邢天把自己横着放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泪水无声地涌出,如潮水般一浪浪漫过他的脸颊,渗入他的心胸。爱如潮水,用泪水浸润着的爱是更汹涌的潮水呀。
  潮水让他无法抵挡,他弹了起来,尽可能轻地收拾行装,蹑手蹑脚开开卧室门,穿过门厅,走到房门边,极慢极慢地拉开门,走出去,而后极慢极慢地关上。他要去哪里?去干什么?连他自己也茫然,他行走在夜色中,夜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吹洒着他的泪珠。
  招招手,一辆的士停在身边。
  “去哪里?火车站吗? ”
  “ 是。”
  深夜的火车站,远没有白日的喧嚣,一片处子般的安谧,在周遭次第铺开,在邢天耳畔和心坎上反倒更添了一种悲怆的意绪。定了定神,迎着霓虹和车次信息指示牌莫名其妙朝他频频眨动着的无数眼睛,他走到了售票窗口。
  “去哪里?什么时间的?”
  “去……”
  那一瞬,也不知怎么一下子让他骤然清醒了:这时候去找她有什么用?至少暂时她生命不会走到尽头,作为怀孕生育哺乳的死囚,林慧是不会在这期间被宣判的,要死也是在最短期限的哺乳期满之后的事吧。那两个女人绝对不是单纯的家政服务员,也不是什么特务、间谍之类,无疑是便衣警察。警察给了我们一次见面的机会,不会这么快又给第二次的。没法子,只能过些日子再去。能不能和林慧再见上一面,此时还很难说,但以大舅以生母授权的监护人这双重身份抚养可爱的小宝,则是毫无疑义的喽。抱到孩子之前的这些日子,自己所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尽一切努力,通过法律渠道,挽救林慧的生命。
  翌日一大早,林敏就叩开了土谷祠的门,叩开了优盘的秘密。泪雨滂沱了一会儿,便陷入了沉思。一听她姐姐的知心爱人像个傻瓜一样反反复复念叨怎么救人,不禁指着他鼻子数落起来:“拜托你拿出点有担当的男人范来好不好?亏你还是知识分子呢?哦还有,我那糊涂姐姐,你们俩,整个一对法盲,还是一对昏头昏脑连上网搜索的概念都没有的糊涂蛋呀!”
  “那好,快搜吧。你来……”
  “我根本不用搜,对于我这个普法考试的佼佼者来说,掌握这点法律常识不是小菜一碟吗?实说了吧,关于安乐死的种种条条框框早就刻在我记忆库里了。不错,安乐死没有经过我国伦理学和法律认可,擅自结束病人的生命视同故意杀人,要处以极刑,这一点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但如果经过同意,得到病人授权了的呢?我不敢说能够免除刑事处罚,但至少量刑时会畸轻一点吧?由于姐姐的自首,早就进入了法律程序,又由于姐姐的生育和哺乳,还没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司法程序。但有一点,本姑娘是记得清的,女性死囚如果在押期间,被确诊为怀孕,必须尊重其生育权,哺乳权,哺乳完成后,也不得处以极刑。至于是无期还是有期徒刑,要视具体案情而定。基于姐姐有自首情节,我想无期的可能性是不大的。所以,邢大哥你也不要成日间泪飞顿作倾盆雨,更不要神神叨叨念那些没用的了。要振作,要勇敢面对,要寻找姐夫同意安乐死的有关文字或录音等证据。”
  “证据?对呀,我倒想起来了,应该有过,你姐在信中不是说她也试图找过,但并没找到吗?那就是一个日记本 ,一个你姐夫在上面写着什么的细节。我估计在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中,你姐夫竭尽全力要写的话无非就是这个,就是要让他妻子为他执行安乐死。我们再去找吧,应该就在他房间里。”
  “找,是一定要去找的。可姐姐家房子当时一定经警方搜查了的,肯定没找到有利于她的证据,倒是那水杯和药瓶上确凿无疑的指纹,把报案自首人和犯罪嫌疑人牢牢锁定于我姐一身,当然犯罪性质就只能是故意杀人罪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目前又处于警方监控中,你以为还能让你登堂入室搜索什么证据吗?即使去了,你以为警察都搜索不到的,你倒能寻觅得出来吗?不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咱无论怎样还是要尽人事。你不行,你是男人,目标太大,哪怕以她哥哥的身份,便衣警察也不会让你进。还是我去吧,我是女人,还是她的妹妹,女人终归不会难为女人的。”
  “那好吧,但愿你能找到。上苍保佑。”
  “但愿。不过,可能性微乎其微。你得做好精神准备,十五年、二十年甚至更长,到白发苍苍的风烛残年才能见到我姐哦。呃,你这人怎么这么孬,这么不经逗呀?这就泪如潮水了?以后够让你浪奔浪流的哦。哎呀,瞧我自己,也……也收束不住了。”
  林敏走了,老妈进来了,劈头责问儿子这么大的事干嘛要瞒着她,还说:“你就别遮遮掩掩的了,刚刚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也大致听清了一些。”
  邢天搭讪着说:“跟您说了有什么用?我自己都忧伤得不得了,不知怎么才能让林慧少坐几年牢,干嘛要让你老人家再跟着添泪添愁?”
  “别以为你老妈就真是老废物了,慧儿是染上人命官司了吧?难怪那天在医院、在她家里,那味道那么古怪,古怪得有些诡异!不要干着急,老妈还有一个学生是省城资深律师,我有他名片,我去找他,他怎么着也会尽力打好这场官司的。不过慧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说话声音那么小,我还没听太清。”
  “您先把那律师名片找出来给我吧,我去找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8 20:17
  第十一节

  拿到名片,邢天在电脑上打开那封信,然后,手把手教妈怎么翻页,让妈直接在上面看。自己则夺门而去,用自己长期晨跑练出来的可以追上自行车的速度向前迅跑,不久便追上了步行的林敏,拉她到树荫僻静处,如此这般说了好一会儿。
  律师的判断、推理以及应立即着手的事务安排基本上与林敏的差不离儿,关键是要找证据,除了寻找日记本,还有死者几年来的病历、化验单、病情诊断报告、所有的用药记录、转院凭据、做血液透析的清单等等,家里能找到多少是多少,有遗失的再去相关医院找。于是乎兵分两路,一路由林敏领着律师赴省城林慧家,向便衣女警出示律师证,然后去看守所等部门办理有关被告代理人的一应手续,正式介入此案,在律师与女警的交涉下,林敏取得在案发处及整个室内搜寻有关证据的资格,再由律师陪同去省城医院查找各类原始依据。另一路则是邢天去北京那家最具权威的肾病医院,查找相关依据。
  努力了,收获却差强人意。医院的那些依据基本找全了,能说明患者的肾病到了肾衰竭尿毒症完全依靠血液透析来勉强维持的程度,也间接证明其每况愈下的病情,让患者有痛不欲生的感觉。然而,最关键的能证明患者授权其妻子用安乐死的形式结束他生命的日记本怎么也找不到。室内翻了一个遍,也毫无踪迹。林慧不止一次地对妹妹说,你就别瞎折腾了,这一切都是上苍的安排,冥冥中把那关键证据给收走了,谁也找不到了。
  妹妹不不不地连连摇头,强咽泪水,爬到床下、桌子下、柜子底下……所有旮旮旯旯都找遍了,依旧一无所获。
  姐姐用一根晾衣杆把妹妹从床下扫了出来,拉她到床边,把她摁下,而自己的脸上早已是云淡风轻,仿佛寻找证据与她完全无关,是妹妹在闹着玩似的。林敏无助地望着姐姐,姐姐开口了:
  “都别瞎忙了,你可得跟邢天跟邢母好好说哦。听律师这么一说,我不是不用下地狱了么?管他无期还是有期,管他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都当做在奈何桥那边过好了。不过,要我自己选择,我还是宁可选择死刑,一管药物注射下去快速无痛地死去,多么简单明了,一了百了!说实在的,留着一条烂命在监狱里在劳改农场里苦熬,实在是比死去更糟糕更难受的一件事。”
  “姐,求求你,别这样消沉这样糟践自己的生命哟。就算找不到日记本,医院的那些凭据也足以说明你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形下,本着减轻病人痛苦的良好出发点,为他施行安乐死的。量刑的时候会有一定的参考作用的。再说,即便判了许多年,你只要表现好一点,正常一点,就会有一次次的减刑机会,说不定十来年就可以出来呢。”
  “别梦想了好不?我的小妹。好了,你也不必把我那死呀活呀的话放在心上,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应该不会没死找死吧。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什么也别做了,好好抱抱你的外甥女吧。多跟她在一起,学学怎样带孩子,还有咱小宝有些啥习惯你都给我摸清楚,到时你还得负责当老师的呢。”
  “谁是学生?哦,懂了,是邢天这哭丧着脸的家伙吧。好,有了小宝,我一定让他没一分钟哭丧着脸的功夫。姐你放心,我这现学现卖的功夫你是早就领教过的哦。不过,是一直叫他大舅呢,还是适当的时候改口叫爸爸呢?”
  “这个不要问我,顺其自然吧。”
  邢天在北京取材料倒没费多少周折,交给律师后,好几次要进林慧家,都被女警挡住了。说是犯罪嫌疑人家属来了一个,已经是给你们开了大口子了,再也不能容纳第二人探监了(邢天一楞:原来民宅也可以被当做临时监狱的哦),再说你不过是她娘家大哥,不能算直系亲属,凭什么探了一次又一次?邢天说林慧从来就对我这当哥哥的放心,她一定要我做孩子的监护人。监护人还不能探访探访吗?对方仍旧斩钉截铁:不能。要交接,可以,但要等到林慧哺乳期满,从这里走向看守所等候宣判的那一天。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百余天过去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邢天和老妈都来了。趁着老妈和抱着孩子的林敏缠住俩女警问询个没完没了的功夫,邢天和林慧静静地对视着,好一会儿才低声交谈了几句。
  邢天说:“别做傻事,慧。不管等多久,我都等着你出来,我们的小宝更不能长时期没有妈妈。”
  林慧说:“我知道,但也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能跟你保证。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跟你说了的,活着更难,我把最难的事留给了。万一我去那边了,我是说万一,我会闯入你梦中跟你相会的,记住了这边那边的通行有口令的。当我问一声‘口令’?你就说‘潮水。回令?’我会答应‘爱你’。那么梦中就会想起爱如潮水的天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看那时候具体的梦境导演怎么安排了。”说完林慧还掩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潮水,爱你。爱你,潮水。”邢天笑了,笑出几分神经质了,反反复复念叨着,念着念着,笑纹僵住了,脸色变得惨白起来,一边打着拱手,一边嘟嘟囔囔小声嘀咕道:“都什么时候了,小姑奶奶,你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玩这种不着调的浪漫啊。什么去那边?你干嘛这么轴呀,平时轴一点我都让着你,这一回我可不让了。你答应我,答应我,好好活着,不好,也得活着。”
  “我不是说了‘万一’吗?好了,别说了,她们过来了。
  在女警的监视之下,邢天从林敏手中接过了小宝。小宝感觉很新奇地朝他咧开嘴笑,可没多久就在他怀里挣扎。挣扎无效,嘴巴一瘪,哇啦哇啦哭了起来。林慧接过来哄着呵着拍着,一会儿又破涕为笑了,只听他跟孩子娇声娇气地说:“小宝,小宝跟舅舅走,舅舅比妈妈更爱你,更疼你,你要长得乖乖的,妈妈很远很远都能看见你哦。”说完把小宝朝邢天手上一递,就转过脸去,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从眼角潸潸流下。
  分别的最后一瞬间到了。邢天抱着小宝,小宝没有哭,没有笑,呆呆地望着妈妈跟着两个阿姨走了好长一段路,然后跨上了一台小车。林慧没有回头,一直走,不紧不慢昂首挺胸地走,直到等车的一刹那,回头望着邢天、小宝、林敏和邢母,不禁泪光盈盈,视线模糊了,赶紧转身钻进车内……
  一声又一声响亮的婴啼骤然响起,激越、昂扬,追赶着滚滚而去的小车,似乎划破了车窗,划破了长空……
  邢天没有马上回家,他还要在林慧家门口转上一转,似乎不这样就不能带走林慧的气息。当他抱着小宝迈着沉重的脚步缓慢踯躅的时候,一道微光闪过眼眸:老鼠,一只硕大的老鼠在墙边闪电般窜过,须臾不见了踪影。随之有蓝色塑料的一角,出现在墙角一个洞口,显然这就是刚刚这只硕鼠的巢穴。他连忙叫来林敏,让他接过小宝。他迅速蹲下去,手伸进洞里掏着什么。
  “什么呀? ”老妈和林敏异口同声问道。
  邢天没回答,掏出来了一个塑料食品袋。泄气地随手一扔,正要站起来,却仍不甘心,继续掏,把手伸进去,深一点,再深一点,却伸不进去了,洞不是直通的,里面被封死了。毫无疑问,里边的洞口是那天把林慧和小宝从医院送回家的时候,自己寻找鼠洞时用水泥砂浆封死的。可洞里貌似什么也没有,还不是只能再一次空手而出?不成想就在这时候一个有点弹性有点厚度的物体碰到了手指, 本能地夹起来往外一拽,摊到了洞外。
  “哇,日记本。老鼠当做食物偷到洞里来的日记本。”三人爆发出一连串狂喜的惊呼。
  这不正是林慧信里面说的那个袖珍日记本吗?翻开最后一页,只见歪歪斜斜的字迹一时难以辨认,但细细辨别,还是认出了所写的内容完全是一种祈求,祈求林慧给自己早一天吃大量安眠药,让自己不再受折磨,到阴间去。
  “快,快上的士。邢大哥,拿着日记本,快去看守所,我姐那刚烈性子你是晓得的,不定什么时候就……唉,快,快呀。”也不知林敏怎么变戏法一般这么快就招来了一辆出租车。
  邢天一个箭步跨上了的士,紧紧攥着日记本,犹如抱着一个有重量有温度的灵魂,口中不断向司机吆喝道:“快,快……左转……直行……右转……”


  (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2 15:20
令人热血奔涌、荡气回肠的中篇小说,让我一口气读完。掩卷沉思,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都在我心中久久的回荡。欣赏好作品。问好周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3 09:20

原帖由 九大湖人 于 2016-1-12 15:20 发表
令人热血奔涌、荡气回肠的中篇小说,让我一口气读完。掩卷沉思,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都在我心中久久的回荡。欣赏好作品。问好周公!


很荣幸,拙作能让湖人朋友涌动激情。这样说来,我是不是可以自诩为本小说算是达到以情动人的境界了呢?嗯,臭美一下,见笑了。谢谢湖人,问好湖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9 13:56
好久没来。今天来到华声就一口气读完了周公这个中篇力作,真是被吸引了,各种情,各种描述,真是太吊人胃口了。难得见到的佳作。我顶!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1 21:52

原帖由 乡野之风 于 2016-1-19 13:56 发表
好久没来。今天来到华声就一口气读完了周公这个中篇力作,真是被吸引了,各种情,各种描述,真是太吊人胃口了。难得见到的佳作。我顶!


谢谢翔野惠顾。一口气读完拙作,真让我感到荣幸啊。问好,祝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3 20:29
非比寻常的爱情小说,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善良的心与炽热的情如此对立而又统一在女一号这一人物形象中,在读者心中产生强大的震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13 21:43

原帖由 三生有石 于 2016-2-3 20:29 发表
非比寻常的爱情小说,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善良的心与炽热的情如此对立而又统一在女一号这一人物形象中,在读者心中产生强大的震撼。


谢谢三生朋友用心阅读我的小说,并作出如此精到的点评。问好,祝福猴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08:22

原帖由 周公裔 于 2016-2-13 21:43 发表

原帖由 三生有石 于 2016-2-3 20:29 发表
非比寻常的爱情小说,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善良的心与炽热的情如此对立而又统一在女一号这一人物形象中,在读者心中产生强大的震撼。


谢谢三生朋友用心阅读我的小说,并作出如此精到的点评。问好,祝福猴年!


好小说是值得再三玩味的。周公又有新作发上了,好啊,我再去欣赏。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571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