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那抹忧伤
9015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1-3 19:00

[原创]那抹忧伤



季林天空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走进文字,是否就沾染了忧伤?我眼中无泪,落笔却湿透一句一行。把你写进文字里的清欢,用沧桑蘸墨…

  你住在了我的文字里,我的泪却在回忆的通道里,撕扯和缠绵了一季的花开,又一季的花落;从晨钟暮鼓的追寻,又到沧海桑田的沉默;从时钟的过隙里又到浩瀚的银河;从唐风宋雨的温婉,又绕道到我的一亩心田,浮浮沉沉一段流年,没有你的流年,怎个安好?怎个晴天?那抹忧伤,那么的忧伤。默然回首,已过去了好多年。

  【一】梨花雪,问缘劫

  人间最美四月天,那一年,那一天。悔,今生不该。缘,缘来深爱。

  一直偏爱白色,白色的衫,白色的房间。白色的花瓣,白色桌案,还有那白色的云,白色的梨花情。更喜那草木春秋,山河本色。故而年年忙里偷闲,寻来闲情片片,寻来馨香瓣瓣,寻来诗情叠叠,寻来含情脉脉。时光为我铭记,影像为我典藏,那一程程,涂抹了我生命里某个角落的颜色,于光阴的流逝里恒古,永不褪色。

  道听途说,某某山上的梨花开了。我的心又被揪出了潜隐的毒,我的情又被撕扯着起落,我的脚步似乎已经在路上,按耐不住的思绪,是灵魂的相投,你不曾邀约,而我已有心的等候,等那一树梨花情,一山梨花雪,一程倾心的相逢。

  那日,阳光很好,气温相宜。开车带着妻子,带着我膨胀的情绪,一路上还有我掩耐不住的期许,又捆绑在口哨上的节奏,同车子的急速里律动。

  这儿离青城市区也就二三里地,一座无名的山,山体不是很高,满山的都是梨树,具体多少年我也无从知晓,听同事那么一说,我便寻香而来,慕名而往。

  徒步上山。 清风过肩,便熏香了时间,风里裹着青青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甜,我知道,那是你迎我而来,引我而往,那一段宿命里的缘,便于四月里召见。心中的窃喜,还有无声的迫切,在脚步的急匆里彰显的那么高调与赤裸。我来了,灵魂的颜色,我和白色有约。

  拦径斜一枝,瞠目相看,忽又千树万树。天下的花中,要说白,当数梨花。春风荡漾,梨树妍妍开,千朵万朵,压来枝枝低。白清如雪,玉骨冰肌,素洁而淡雅,靓艳含香,风姿绰约,真有“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气势。这一刻我醉在时光里,醉在自然的真实赠予里。

  “雪作肌肤玉作容,不将妖艳嫁东风。”低低的吟诵,于满山的梨花雪里悠远而来。寻声而前,拂过旁逸斜枝,绕过三两树,素白里裹素白,一位女子盈盈而立,似是解花语,又似与旧相识的闲语。太过平和的表情,符合着几分冷艳。“妈,我们去那边看看吧。”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大叫了一声。我猛然的回过神,她们在梨花雪里没了踪迹。

  眼底含香,脚步流连,时光的缝隙里,能否留我千年?你在我深情的目光里,把生命释放到绚烂,我在你白色的风情里忘却尘凡。只是时光,从不为谁等候,也不为谁先行。妻子示意我该下山,我极目远远近近,想打包这欲罢难休,却不得不休。

  走到半山腰的停车场,已近暮色。开车返程,心里的梨花还在盛开,一个闪念里,还溜出了那么一个女子,如若诗词般的婉约,让梨花带雨,吟来绰绰约约。

  手机来电的声音,我随即拿过手机接听。九十度的拐弯里,飘来的裙衫,仙女落尘的悠然瞬间,一脚刹车,车子却猛然灵动,我随着车子的惯性被晃动着顶上了侧边的山体。稍作镇静,听见有个孩子叫着“妈妈,起来,妈妈......”随车窗看去,竟然是那个女子和孩子。“下车,撞人了。”妻子大叫着。我一个倒档,打过方向盘,开到中间径自离去。

  天色黑了下来,山路不熟,想减慢,心里又慌张,前面一个远光灯过来,我只感觉像是过山车的摇晃。我又看见了梨花,一树一树的那么妖艳,白里似乎还裹着粉。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子,向我微笑着走来......

  【二】一念错,问福祸

  我在一阵窃窃私语里醒来。看见了好多亲人,我次第的看着他们的脸,“我妻子呢?”没有人回答我,只看见儿子在哭。我欲想坐起,却发现胳膊的石膏厚厚的绷带。

  “爸爸,你睡醒了?再也不要睡了,好不好?妈妈不要我了,你不要再不要我。”儿子哭着说。

  我看见他那不安的脸,流泪的脸,我闭上了眼,真的不想再醒来,我为什么要醒来。

  呼吸还未停止,生活便也继续。硬伤总会随着日子痊愈,心债却会随着光阴加重。天堂里的你怨恨吗?陌生的你还好吗?所有的所有,都在梦魔里把我压得无法呼吸。

  多少的夜里,我望着星空不语,念你。多少的夜里,梨花雪里隐映的女子,那无助的眼神穿越时空的冷冽,欠你。

  我把一袭坍塌的光阴,潦倒在烟雾弥漫的时空里,除了伤心,还有多少意义?我却终不能走出事故的境地里,我和孤寂沉默较量着晨昏交替。

  【三】不期然,又逢缘

  那天进了视频房间,想让那些五音不全的调调,搅动一下太过死寂的心空。良莠不齐,走音了十八弯,还乐此不疲。醉生梦死?难不成就是一场自我的宿醉?

  上来一个人,又换了一个人的场次。我极度得忍受耳朵的蹂躏,却还想湮灭自己的心情,完全的换一种氛围里重生。

  你微笑
  或是冷漠
  终于能够不再执着
  到最后
  都错过
  无法点亮这幕灯火
  我向风中寄宿着梦
  那是花开的笑容
  乘着风
  在夜空
  花下最初的感动
  啊啊啊啊
  也许回忆太伤痛
  啊啊啊啊
  花也只能落在风中

  忽而声调不再那么得竭斯底里,慢了下来。我抬起头来,注视着屏幕,一个女子的声音。我点了一下她的名字,一串信息发了过去,她回复了一个微笑。我邀请她合唱一首,她答应了。

  转角的路口,谁也不得而知的际遇。就如我们不知道下一站,谁会走来,谁会离开,而这一程又将是多久。趟过时间的河,穿过光阴的丛林,我们只有真心以对,那些和灵魂碰触的声音,总会以回音壁的方式,把点点滴滴再平铺在缘分的路上,你我的心上,一程的底色,是心灵的相投,天长地久是时间过滤后的不离不弃,一遇倾城,你若在,我便一直爱 。

  【四】次第有声

  烟圈绕梁的心事,在你的声音里变浅。与一点墨迹里,悄然落下一剂时光。我将心事种进贫瘠的土壤,你用平仄回折我三千情丝只做浅笑无伤。

  一见钟情,只是八秒的对视里,颠覆了所有的寻觅。而日久生情,是时光淘洗后的结晶,过滤了迹象的蒙蔽,升华了际遇的贴切,我更倾情于慢温。我在回折里读你的声色,你在忧伤的笔墨里听我的故事。

  不知哪一日,是再也寻不来的信息,习惯了的淡墨相依,化为空山寂寂,你,去了哪里?

  有些情,隐于其中不觉天日,一但疏离,方觉相思味。我又恢复了三点一线的日程,于她的消失,难解的惑,我却找不到一个出口可以点破。日子就这样的继续,今天又在重复着一个相同的昨天。每天我骑着自行车上班,同事们都打趣“永久”来了,我也习惯了我的“永久。”这辈子我不再开车,我跨不过一道坎,岁月淡去的是伤痛,却无法泯灭一种良知和心债。

  灰色的头像,多日以后再次的闪动。她说去了一个地方,睡了几天终于醒来,突然得害怕,那么想那么想看我一眼。世上有很多东西是可以等的,却也有很多东西不可以等,一如生命,一如......她没有说完,便沉默了。

  突然,我也有了瞬间的冲动,真的也想看她一眼,可是我却在她的沉默里继而沉默了。空气变得让人窒息,氛围让人想逃避,又那么的不由自主。

  我在问自己,我是谁?我坚定的告诉自己,我是罪犯,是罪犯,不可饶恕。

  【五】风声缱绻

  有山靠山,有水靠水,我依了一种懒惰,她每天发来天气预报,我也就在她的信息里安置自己的行程,是否要删减衣服,是否要携带雨具,一切就那么的按班就部,似乎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应该。

  她说身体一直不好。要是哪天收不到她的信息,我便心无居所,坐立不安。青一色的房间,她已厌倦极致,又不得已的进进出出。那天临近下班时间,天又下起了大雨。早晨没有收到她的信息,我也就忘记了雨具。一直骑自行车,这样的雨,唉!忽而想起你的情意,温暖如春。

  到底是时间慢性的毒?还是始终不被承认的情怀。有你在不觉天日,没有你的日子咋就漫无边际的无着?除了等待只有等待,此时才知和你的联系原来只是那键盘的敲击里陨落的虚拟天地。

  你说,你睡觉习惯覆盖一本宋词,却因了我的笔墨的走风,练笔着诗情画意,久了才发觉诗词对你已陌生,无从推敲。原来,因了喜欢而喜欢,已经不觉然。

  不知过了几天,灰色的头像再次的闪亮,是午后的时光 。

  “下午,你带雨具吧,应该会下雨。”她发来信息。

  “为什么?天气好好的呢!”我质疑的问她。

  “我的右腿,又开始酸痛,很灵的,会下雨。”她很是断定的说。

  “?????????......”我发了一串的问号过去。

  “去年四月的一场车祸,我的腿蹩了,后来每次快下雨的时候,便会酸痛。坏天气的时候,坐着躺着,腿都不舒服。”她叹了一口气。

  “四月”那个敏感的字眼,在我生命里像是个魔咒 。一时的慌乱犯下的错,惨重的代价,还有与日俱增的心债,在无数的黑夜里蚀骨,拷打着身心,我不能释怀,也做不到淡忘。再也不肯开的车,再也不肯看的梨花。

  “四月?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我一半关心一半复杂着自己的心情。

  “去年四月,去城外山上看梨花,下山时候,拐弯的地方被一辆车给撞了,可恨的是那个司机看了我们一眼,逃逸了。”她很轻松的说。

  我刹那慌张起来,只是听说过巧合,难道真的会......?“我不敢去想。”你,为什么不报警?“

  “ 可能老天爷看不惯他吧,他撞了我们后逃逸,开了不到二里地的地方跟别的车相撞,车翻进山坳里,造成了一死两伤的【青城4.12特大交通事故】,我是后来听女儿说的,那个人还是实习驾车,很显眼的标志贴在车尾。”她娓娓道来,没有一丝情绪。

  “为什么你不报警?你不也是受害人吗?”我刻意的又问了一次。

  “他已经得到教训了,事已至此,再多一条罪状也于事无补,相信他能够反悔。”似乎她从来不曾怨恨过。

  “让我看你一眼,让我看你一眼。”我迫切的说。

  视频被她打开了。眉目清丽,皮肤似乎少了些血色,白色的衫,浅浅一笑,算是一种礼貌的问候。一笑倾城,大抵也就如此吧。那颗美人痣,在梨花的掩映又疏离里,也被我巧然窥见。我刻意的关闭着我的视频,怕的是这一眼,偏偏看见的就是这一眼,为什么要是你?像是导演刻意的安排,我无从言所,中断了视频。无尽的沉默。

  【六】不能深爱

  ——如果可以,我愿在你的城市一角安居,在你的天空下,感知你的呼吸。
  —— 如果可以,且娶我为妻,还有多少秘密?可以抵得过身心相依。

  这两句话是她女儿在母亲住院昏迷的时候,看见了我给她母亲的留言,告诉我的。这句子是她写在宋词附页上面的,休息时候,习惯的用书遮脸。

  时光就这样的流逝,一年多了。那天,天气尚好,是她女儿发来的信息,说医院已确诊,母亲忽而苍老,频繁昏迷,没有求生欲。

  就这样走在大街上,貌似谁都和我无关,空落落的。看见前面一表行,没有理由,就那么的走了进去。看着时针分针的转动,我在问自己,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可以相守?可以朝朝暮暮。

  “老板,给我打包这款手表,给我一张便签。”我接过便签写下了:如果可以,我愿意借给你我一半的生命时间,所以,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的,陪我浪费我们的时间。“麻烦您邮寄到这个地址,付款后我继而走出表行。

  一个月后她女儿告诉我,手术成功了,只是并发症会引起很多。手术的时候,医生让她摘去手表,她死活不肯。我想那手表也许就是她生命的稻草吧,而手术只是顺其自然的程序。

  话间她女儿质问我:”为什么你们都单身,相爱而又不肯在一起呢?

  我无语以答。她又何曾想到我就是那个肇事者呢。造化弄人!

  【七】且以深爱

  之后是她疗养的日子,那些敏感的情感话题字眼,她却刻意回避了。她依然等我三点一线,陪我晚上写诗,写那些故事,写那些际遇的海,写那聚散游离。日子一晃,季节流转。我们踏青的脚步还没有启程,那些小草已然笑盈盈。我们还没有把青春的颜色彰显到极致,秋便已默然先行。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把誓言承兑,风花雪月便已在故事里轻轻的吟哦。

  她发来信息。说让我把文字整理下出版成书,是我的理想也是她的愿望。本来说好一起出书的,她说已无力支付这一程,让我提前出书。

  对于文字,我只能说,我是路过文字。那些文字是我不小心流下的泪,又在风中被吹开的花朵,还有际遇里的绳结,那些不可言说又娓娓流长的婉约。文字里的故事,故事里的文字,都是岁月这边的我,时光那头的你,用倾城的呼吸烙印下的铭刻,我们的故事且与我们来说,无关清风明月,也无关朝花夕拾的所有的对还是错。我们只微笑给彼此,爱过,就算没有开口言说,爱情知道,它来过。

  出书,对于我来说还不够成熟。那些都是岁月经历的生涩,却也一撇一捺的纳入了光阴的扉页,还有那些零星散落的小美好,小风雨,也都被一程际遇的暖,装点了光阴的容颜。

  她说,等我出书后,就止笔不再写文字。夏已然而去,秋在路上招手,她说听见了另一种声音的召唤,怕这一切都来不及告别。

  我在想,假如她永远的离去,我的书给谁看?我们的故事给谁听?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的写手,片面里张扬着自我的风格,有限的视野里是最真的我,落下一纸流年的絮语,仅供我一个人的参阅。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作者,万千笔墨里,我只写意了你若浅若浓的颜色,只为你一个读者。

  接下来的日子,我急速的整理文字,然后向出版社提交申请,审核出书。很是庆幸,很短的时间,文章就被审核通过,可以签约出版。

  也许一切的缘分,都是宿命里不能更改的定数。

  那天晚上,她女儿发来信息,说母亲病重,问我要不要见最后一次。

  我沉默稍许:“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见?”

  “那你应该是什么样的身份?”犀利的字眼反问着我。

  “我是罪人!”我始终不敢开口告诉她母亲,我怕她无法接受,而我们又回不到不曾相遇。

  “你不就是那个撞我妈的肇事者吗?我妈跟我说过,就算你是个杀人犯她也不在乎,可你呢?一句话都给不了,还算不算男人?”她女儿有些恼怒的言辞,却又一针见血,像一阵皮鞭摔打在我的身上。“你的文字出卖了你,不该把心事写在日志里,还忘记了遮掩,妈妈看了你先前所有的文字。”

  【八】那抹忧伤

  我决定去看她,怕人生留下太多的遗憾。

  走进青一色的房间,那个单拐那么刺眼的在床的一边,也许都是我的罪过,让她依附了拐杖的日子。苍白的脸没有一点的血色,三年的时间,世事境迁,容颜偷换。

  “快醒醒,我是海风,来看你了,就是那个面朝大海,今天才肯回头的海风。醒醒啊,我是海风......”我声音不敢太大,还又唯恐她听不见。
  她的眼睛过了好一会才微微的睁开。

  我掏出了准备好了的情侣钻戒,抽出她的手,套在她的手指上,另一个带在自己的手指上。她表情轻微的缓和了一下,也许是微笑吧,憔悴的面容,我已分不清的太多。我拿出手机,打开相册跟她看,“你看,这是我的散文集的样书,已经在印刷中。”我竭力得让她看清楚。她的眼角流下了清泪两行,眼睛便闭了下去。

  医生不容我们多情的缠绵,推开我们,示意着马上手术抢救。

  时间,再也没有给我们机会。手术室的灯灭了,这是最后的告别。

  我争得了她父亲和女儿的同意,把她带去了我的城。我生活在沿海水岸,她说想看海,一直没有机会,想看那个蓝色的天空下,背朝大海不肯回头的背影,需要怎么的声音,才可以换一次的回眸。

  之后的每天早晨,我会来陪她来看海,每天读一篇我们的故事给她听,《那抹忧伤》和我一起在岩石上,还有住在我书里的她,我心里的她。她走后,我便在网络绝笔了。也许还会有那么一些人吧,会念起我的文字,我文字的忧伤,只是随着光阴的流逝,我应该也被传成了故事。只是故事里的故事,再也不见了我的文字。

  传说两个相爱的人,如果一方离开了,他(她)的记忆肯定会在某个地方停留,在等待着爱他(她)的人来相认相爱。我默默地一直找寻了好多年,却始终没有遇见她的记忆。于是我用我的眼睛替她看尽风雨走向,山河静好。于是我用我的脚步替她走完下半生,怀揣一种宽容慈悲的善念,去帮助一些人。

  别给生活留下太多的遗憾,很多时候,时间不等我们,对错也在一念间。岁月的洗礼,是一份考卷,做人要有责任,做事要有担当。电话声响起,她女儿的电话,“爸,你和我妈还好吗?”她这些年来一直间断的打来电话。我举起了手机,面朝大海。海浪声声,几只海鸥划过,海风吹起了《那抹忧伤》,一页一页的翻起,《那抹忧伤》,那么得忧伤。

  文字/季林天空 QQ:133566814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6-1-3 20:50 编辑]

本帖助威记录

羽扬 +1
比这精彩的帖子还有木有
2016-01-06 23:15:47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19:02
别给生活留下太多的遗憾,很多时候,时间不等我们,对错也在一念间。岁月的洗礼,是一份考卷,做人要有责任,做事要有担当。电话声响起,她女儿的电话,“爸,你和我妈还好吗?”她这些年来一直间断的打来电话。我举起了手机,面朝大海。海浪声声,几只海鸥划过,海风吹起了《那抹忧伤》,一页一页的翻起,《那抹忧伤》,那么得忧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0:19
文字里的故事,故事里的文字,都是岁月这边的我,时光那头的你,用倾城的呼吸烙印下的铭刻,我们的故事且与我们来说,无关清风明月,也无关朝花夕拾的所有的对还是错。我们只微笑给彼此,爱过,就算没有开口言说,爱情知道,它来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0:21
书讯:个人文集《那抹忧伤》签名售书中,欢迎收藏。40包邮,付款方式多种快捷方便,可以联系我窗口。QQ:1335668147 微信号:jltk98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3 21:49
诗意小说,凄美动人。季林作家真是大手笔,文字精炼至极,篇章结构更是精粹耐读呀!欣赏,学习!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02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