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0:26
我疑惑着望向阿山撇出去的那张照片,照片中在我和李老汉的中间竟然多出一个男人,这男人我没见过,很陌生,而且照片中我还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可我刚才看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男人,更没有挽着他的胳膊啊!
“不对!这李老汉有问题!”
噔!噔!阿山话音刚落,窗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钟声。
这钟声听上去很熟悉,我小的时候这里还没规划改造,只是个小村子,村里有一座大钟,村里有红白喜事的时候,都会敲响这座大钟。
老人们说这叫天鉴地证,为的是让新婚的夫妇能得到天地的祝福,逝去的人们能得以安息,算是村里的一种习俗。
如今这年代少有人会延续这种习俗,而且现在这里住的大多都是外来户,知道这习俗的人不多,也不知这钟声是从哪传出来的。
我走到大厅窗户上向外望,什么也没有看到,今天的雾格非常大,能见度太低。
“阿山,你听到那钟声没有?像不像我们村里以前那座大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0:41
我想向阿山求证一下,一转头却发现阿山不见了,奇怪了,阿山人呢,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噔!噔!又是一阵敲钟的声音,声音在雾气中回荡,让人听不清这钟声是从哪传来的。
叮铃一声,手机里的iCloud传来一声提示音,低头一看,我顿时紧张起来,那男人竟然又上传照片了!
果然这小盒打开之后对那个男人就不起作用了,这一会的时间他已经给我发了两张照片了。
我硬着头皮把照片下载了下来,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一次他在照片里的样子已经完全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1:02
之前还是正常人模样,只看照片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而这张照片里的他一脸苍白,眼角流出两行鲜红色的血泪,看上去十分恐怖,他……他果然已经死了!
我心跳急剧上升,把手机倒扣过来摁在窗台上,大口大口穿着粗气,为什么他之前的照片还是正常人的模样,现在却露出这般死相,难不成他是准备来要我命了么?
“等会!”
脑中一道电光闪过,刚才那照片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1:12
我没有胆量再看一眼,只好努力回忆,可一闭眼,脑子里都是那张惨白恐怖的脸,挥之不去。
我一抬头,看到窗外的大雾,一下想了起来,那张照片里的背景就在我家楼下,可照片里晴空万里,不要说雾了,就连一片云彩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噔!噔!
又是两声敲钟的声音,虽然听不清这声音从哪里传来,但可以感觉的到,这声音距离我越来越近。
噔!噔!
茫茫大雾中,我似乎看到了有人的身影,看上去像个男人,穿着一身红衣服,好像是有什么喜事。
那男人慢慢走出浓雾中,我才发现他手上好像抬着什么东西,再往后一瞧,那男人竟然抬着一个轿子,轿子后面还有一个男人跟着一起抬着,这个年代怎么还会有人这样结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1:20
“不对!”
我突然想到我家是十六楼,大雾笼罩着周围,连五层楼的距离都看不清,却能看到那两个男人抬着轿子,难不成那两个男人浮在半空中抬轿子?
我全身向被电击了一样,猛地蹲下身子,趴在窗台下面,身体不停的打颤,这次真的是见鬼了!
我躲了一会,听到窗外没有钟声了,寻思这脏东西肯定走了,就缓缓站了起来。
“这……”
我一站起来,一座火红火红的轿子就浮在我家窗前,这轿子正是我刚才看到的轿子,它是怎么上来的?我家可是十六楼!
再转头一看,那两个抬轿子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两个纸仆人,但看上去和真人一样,煞白的脸上抹着夸张的腮红,面无表情的盯望着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1:27
这……这是鬼抬轿!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向后退,大白天的怎么会遇到鬼抬轿!
那鬼轿子的轿帘幽幽的飘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那里面坐着一个男人,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像一具尸体一样,更恐怖的是,这男人我见过,就是我和李老汉合照中多出来的那个男人!
他手里捧着一座灵牌,我仔细一看,那灵牌上竟然写着我的名字,他……他想干什么?
我感觉呼吸一阵困难,咽喉像被人扼住一样,想叫却叫不出声。
他慢悠悠的抬起头望向我,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他是在笑?他是在笑么?
轿帘缓缓放下,那两个男人抬着轿子慢慢从我眼前消失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1:34
随着轿子的消失,周围的雾也一点一点散开,寂静的街道恢复了之前的吵闹,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苦恼的坐在地上,为什么李老汉的照片上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男人,这男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坐着轿子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手里还捧着我的灵牌,难不成这李老汉不是想救我,而是想害我?
这一连串的刺激让我精神有些崩溃,噗通一声,整个人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
“小悠你醒了?”
我转头望去,阿山正趴在我的床头,见我醒了急忙上前查看我的情况。
“我……我怎么了?”
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好像穿越了几个世纪一样,我甚至记不起我是怎么躺在床上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2:51
“之前也不知你怎么了,突然昏过去了,我就把你抱到了床上,可能是最近受到的刺激太多了吧,怎么样?现在感觉好点了么?”
我一下想了起来,想起鬼抬轿的事情,抓着阿山的胳膊问道“轿子呢?那个轿子呢?”
阿山一头雾水“轿子?什么轿子?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做梦?难道刚才那是做梦?
我急忙从下床,跑到客厅里,拿起盒子里的那张照片,和之前一样,照片上多了一个男人,而我则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
不是梦!那一切都不是梦!
我想起来之前阿山不见了,便问他刚才去哪了。
可是他却说他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看到照片之后,我就像丢了魂一样一直看窗外,然后就突然倒下了。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有我看到了那鬼轿子?
就算阿山没看到那鬼轿子,但这张照片阿山总看的到。
阿山说他也有些疑惑,不知道这照片到底怎么回事,但这样看来,那李老汉肯定有问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3:09
本来想立刻去找那李老汉算账,但我这一天受到了太多的惊吓,阿山说让我在家休息一天,他的店让朋友帮忙看着,他今天专门在这陪我,听得我一阵感动。
第二天,阿山带着我来到李老汉家,老实说我有些火大,没想到这老李头不但没帮到我,还要害我,我没招他没惹他凭什么害我!
到了李老汉家里,阿山敲了敲门,喊了几嗓子,但里面没人应声,也没人开门。
“你们找谁啊?”
老李家门没敲开,却是把他家对门的门给敲开了,一个老大娘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大娘,请问这家的李大爷去哪里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3:17
那大娘摇了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昨晚见他忧心忡忡的出去了,叫了他一声也没搭理我,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再就没有见过他了。”说完那大娘便回屋了。
“王八蛋!”
阿山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这李老汉肯定是怕我找上门来,自己先逃走了,没想到我竟然着了一个老头的道!
阿山打了好几次李老汉的电话都打不通,心里气不过,实在忍不住了,照着李老汉家的大门狠狠踹了一脚。
砰的一声!这里房子很旧,门也老化的厉害,门锁很不结实,阿山这一脚竟然直接把门给踹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3:22
“走走走,赶紧走,你这是要被警察抓的!”我拉着阿山就往外跑,非法入侵少说也要进去蹲几天。
阿山一下定住了身形,向屋里头瞧了瞧,冲我摆了个嘘声的手势。
“这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声音……”
我向李老汉家的屋子望了一眼,李老汉家地角偏北,采光不是很好,即使是大白天,屋子里仍是昏暗一片,看起来阴森森的。
“哪有什么声音啊,我们快走吧……”
李老汉这人心术不正,家里又是阴森森的,气氛很是诡异,我有些害怕,想拉着阿山离开。
可阿山始终说他听到屋子里有什么声音,左瞧右望见周围没什么人,竟是擅自走进了李老汉的家里。
我想拦住阿山却为时已晚,没办法我只好蹑手蹑脚的跟着走了进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3:42
和上次一样,李老汉的家里很简陋,几件破旧的家具,连个电视机都没有,茶几上摆着几张宣纸,上面有李老汉写的毛笔字。
阿山原地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一扇紧紧关着的木门上。
“那个是……”
这木门的后面是一间客室,上次李老汉给我拍完照片之后就是进的这个屋子,然后从里面拿出的那个小红盒。
阿山径直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把脸贴在门上,好像在听什么声音。
“怎么了阿山?”
阿山冲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这里面好像有什么声音。”
咔嚓一声,阿山扭开了门把手,这门竟然没有上锁,很轻松的就打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3:57
站在门口向屋内看,这屋子里没有开灯,里面却是红彤彤的,也不知从哪照出的红光,很是晃眼。
“喵。”
就在这时,屋子里竟然传出一声猫叫声,李老汉还在家养了猫?为什么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看见?
我很喜欢小猫小狗,看到萌宠就喜欢的走不动道,一听见有猫咪的声音,我快步走进了屋子。
一走进屋子,只见屋子的最里面放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座灵牌,两只纯黑色的猫笔直的立在灵牌的两侧,僵着身体一动不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4:09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猫咪,它们不是趴着,而是站着,像人一样的站姿,看上去一点都不吃力。
我上前想把它们抱起来,可那猫像有千斤重一样,我用力提了两下,它的身体却纹丝不动,而且我一碰到它,它就发出一声沉闷的喵叫声,嗓子哑了一样,声音非常古怪。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诧异,这两只猫怎么会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而且它们看上去非常瘦,却根本抱不起来,就连叫声也和正常的猫不太一样。
“小悠,你看墙上的这些照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4:26
我抬头望去,屋子的墙壁上全是照片,大部分都是黑白照片,只有几张最早那种很模糊的彩色照片,照片照的都是同一个人,就是今天在鬼轿子里面的那个男人!
再转头一看,两只黑猫守的那座灵牌上面写着‘爱子李浩神灵’!
我恍然大悟,这么说今天鬼轿子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是李老汉的儿子李浩,而且他的儿子已经死了!
“小悠,你记得小时候村里的王奶奶经常给我们讲猫守灵的故事么?”
经阿山这么一提醒,我突然想了起来,小时候村里有个王奶奶,她经常给我们讲猫守灵的故事,她说狗通人性,猫通灵性,尤其是纯黑色的猫,它的通灵能力最强,如果在山上哪个坟头前看到有只黑猫趴在那一动不动,那八成是这坟里的主人魂魄没有投胎转世,或是有什么心事未完成不愿离开,就让那猫趴在坟前给他守灵,等到那魂魄完成了心事,放了那黑猫,黑猫就会自己离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4:46
想到这里,我猛地转头望向那两只黑猫,这两只猫重如千斤,我想抱都抱不走,这么说是李老汉的儿子有什么心愿未了,让那两只黑猫给它守灵?
我突然回想起今天在鬼轿子里看到的李浩,他坐在鬼轿子里,手里捧着一座灵牌,灵牌上写的竟是我的名字,难不成他未了的心愿和我有关系?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一下没站稳,向后退了一步,一不留神,撞到了什么东西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4:49
回头一看,我身后有张桌子,桌子上竟摆了一个骨灰盒,骨灰盒正中间是李浩的黑白照片,旁边摆有一张纸,上面撒了很多灰色粉末,还有几根烟卷摆在桌子上,这!这李老汉竟然用自己儿子的骨灰卷烟卷!
嗵嗵,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声响。
“谁!”
阿山大喊了一声,急忙跑出去。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刚才看到门口有个人,看那身影应该是李老汉。
阿山说完就快步追了上去,没办法我也只好跟着追过去。
一出李老汉家门,一个身影很快下了楼,从背影我很快认出,那人肯定是李老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4:54
“快追!”
我和阿山很快下楼,可这李老汉却不见了踪影,一眨眼的工夫已经跑出了很远,他的腿脚还真利索!
我和阿山一个劲的追,却怎么也追不上,我很是纳闷,这李老汉以前是干嘛的,六十多岁了还这么能跑。
到了一个胡同拐角,这李老汉一转身钻了进去。
这胡同我认得,小时候经常在这玩,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路可走。
“小悠,我去路那头堵他,你就在他后面追他。”
我点了点头,阿山向胡同尽头跑去,我则钻进了胡同,在后面继续追。
拐了两个弯,一打眼看见李老汉就站在我面前不远处,也不知是累了还是怎么,他竟然不跑了。
“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扯着嗓子对他喊道。
他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吭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5:11
“说话啊!怎么!做贼心虚了?”
我一步一步走向李老汉,而他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表情有些僵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这李老汉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别过去!”
一个力量把我猛地拉了回去,我一愣,刚想转头看看是谁拉了我一把,轰的一声,一个足有一顿重的广告牌子从空中砸了下来,直接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我瞪大眼睛,这牌子距我只有不足一步的距离,刚才要不是有人拉住我,我现在已经是一堆肉泥了!
从死亡边缘爬了回来,我很是后怕,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没事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5:23
我偏过头一看,拉住我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五官端正,很帅气,而且有种说不出的阴柔魅力。
他装束很奇怪,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帽衫,带着衣服上的帽子,把自己整个脸都藏在帽子里,好像不愿让人看到他的样貌一样,他长得也不难看,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打扮。
“谢……谢谢你……”
他伸出手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的手很软,但是有种说不出的冰冷。
“你追他干什么?”
我神情有些恍惚,虽然不认识这男人,但他好歹救了我一命,我就简单的应了句“没什么,我和刚才那人有点私事。”
“人?”他微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随后对我叮嘱道“以后看见他躲着他一点。”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16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