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5:39
我有些不解,这是为什么?这李老汉设法害我,我没找他算账就不错了,为什么还要躲着他?
再说这男人又是什么人,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和李老汉认识一样,难道他们是亲戚?
还没等我问,他就指着我的上衣口袋问道“你口袋里装的什么?”
“口袋?我口袋里没东西啊。”我边说着边伸手摸我的上衣口袋,一摸,好像口袋里还真有什么东西。
我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之前装在小盒子里的那枚金戒指,只是之前是一对,而现在口袋里只有一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5:47
奇怪了,这戒指什么时候落我口袋里的?我都没有注意。
“给我看一下。”
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戒指,捏在手里来回仔细的瞧,只不过是一枚普通的金戒指罢了,有什么好看的?
“这戒指……怎么了么?”
“你这戒指是哪来的?”
我眨了眨眼,指了指身后,告诉他就是刚才那个老头给我的。
“难怪了……这戒指是不是有一对?”
我一怔,我没告诉过他,他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知道?”
“和这对金戒指放在一起的还有什么?”
我怔怔的望着他,他竟然知道和金戒指在一起的还有别的东西,看来是个懂行的人!
我急忙把小盒子还有鬼轿子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微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你想活命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6:00
这不是废话么,我才二十几岁的年龄,当然不想死了。
我一个劲的点头,希望他可以帮帮我,他望了我一眼,随后从衣服里抽出一根红绳,将戒指里三层外三层裹个严实,完全看不见戒指里的金质。
他把戒指还给我,我捏着被他缠起来的戒指,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几天尽量不要回家,晚上最好能去别人家借宿,白天也尽量不要一个人待着,这个戒指随时带在身上,那鬼轿子里的阴鬼应该找不到你,如果出现意外,这戒指也能保你一命。”
他说着,随手递了张纸条给我“如果三天之后你还有命,就到这个地方来找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6:11
我接过那纸条,纸条上记录的地址是在城北的北郊,那里没有规划改造,都是些山村瓦屋,位置偏僻的狠。
“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我的事,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如果你还想让我帮你的话。”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把他的事告诉我身边的人,而且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如果三天之后我还有命,难道这三天会发生什么事么?
“小悠!小悠!”胡同那头传来阿山焦急的呼喊声,我应了一声,再回头时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6:28
奇怪,这才一转头的功夫,那个男人怎么就没影了,我低头又看了一眼纸条,上面写有一个叫丁坤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名字,不过听他说的话,似乎这人有些本事。
“小悠你没事吧?”
阿山从广告牌底下的一个小洞口爬了过来,他本来在胡同口的那头堵着,看到大楼上面砸下一个广告牌,怕我出事就急忙赶了过来,见我没事才松了口气。
阿山问我抓到李老汉没有,我一惊,那牌子砸下来把这胡同堵得严严实实,砸下来之前李老汉在牌子那边,抓也应该是阿山抓住他才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6:38
而且这胡同只有一条路可走,除非这李老汉能飞檐走壁,否则阿山从巷子那头过来,不可能没有看到李老汉,那李老汉跑哪里去了……
我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没有注意到周围,一转身才发现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围满了人,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唏嘘的表情,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在那里指指点点。
我一阵疑惑“发生什么事了……”
“让开让开!都让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6:49
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四下观望,看到我站在那大牌子不远处,急忙热心的上前查看我的情况。
“美女你没事吧?”
我愣了愣“我没事,请问你是?”
“哎呦……”他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大口气,一个劲在那谢天谢地。
“我叫管仲卿,是这大楼的负责人,刚才也不知怎么了,楼顶上的巨型广告牌竟然掉了下来,刚才我在楼上看见广告牌差点砸到你,吓得我魂都飞了,既然你没事那就太好了,说也奇怪,这广告牌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掉下来呢……”
难怪他刚才那么紧张我,我还以为他有多好心,原来是怕广告牌砸死我担责任。
没过多久,警车和救援车就赶来了,不过后面还跟着一辆救护车,我有些纳闷,也没有人员伤亡,救护车来干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7:07
两名法医和医生挤进人群,望了望周围问道“死者在哪?”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报的警,我好端端的站在这竟然说我死了!
吧嗒一声,一滴水不知从哪落了下来,滴在我的脸上,我伸手一摸,手上却一片殷虹。
这……这是血!
我抬头向上望去,才发现广告牌上不知什么时候被鲜血染红了一片,鲜血顺着边缘低落了下来,这血是哪来的?
我询问管大叔发生什么事了,他告诉我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从楼上向下看,广告牌里似乎有个人,好像已经死了。
我眉头一皱,感觉有些奇怪,广告牌里怎么会有个人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7:17
“你们两个,爬上去看看。”一名警官指挥着两名手下爬上广告牌,查看死者情况,那两人汇报广告牌里的人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初步确定死亡。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把死者的尸体从广告牌的夹缝中搬了出来。
“李老汉!”我和阿山几乎同时惊声,死在广告牌里的人竟然是李老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7:33
这怎么可能,刚才我们两个人还追着他跑,这会他怎么会死在广告牌里,就算他是被广告牌砸死的,也应该在广告牌下面才对啊!
警察把李老汉的尸体抬下来,法医上前进行鉴定,一番观察,法医给出死亡时间判定大约是早上八点左右。
我在一旁听着,整个人像过电一样,早上八点左右,那不正是鬼轿子出现的时间么!为什么鬼轿子和李老汉的死亡时间这么一致?
而且这李老汉不是要害我么,怎么就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呢,还死的这么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悠……这李老汉已经死了,那我们之前看到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 17:50
这么说我和阿山之前看见的李老汉并不是人,而是鬼!
难怪那李老汉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而且丁坤还让我遇到他的时候离他远一点,原来他早就发现李老汉已经死了!
“来让一下让一下!”两名医生抬着李老汉的尸体走了出来。
李老汉尸体从我面前经过,啪的一声,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抓住我的胳膊,我顺势望去,那李老汉的尸体竟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臂!
“他他……他诈尸了!”我想逃但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他不是死了么!为什么会突然抓住我的胳膊,难不成真有诈尸这一说!
一个法医走过来将他的手从我的胳膊上拿了下来,然后盖住李老汉的眼睛,对我安抚道“死者的末梢神经反应,很正常,别大惊小怪的。”
末梢神经反应?我清楚记得那尸体瞪着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惊恐,而且好像有话要跟我说一样,这真的正常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0:11
我正愣神,一个警察缓缓走了过来,因为事发当时我就在现场,他要带我回去做做笔录。
可就在这时,那大厦负责人管仲卿竟是站了出来,说我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惊吓,如果需要做笔录的话等我的状况缓和一些再说。
这人似乎挺有本事,他这一说,警察也没有让我太为难,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笔录,留了一个我的联系方式,说如果有需要会打电话联系我。
警车和救护车很快把尸体运走了,周围的人群也渐渐散开了,只有我站在原地发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到惊吓了。”
管仲卿见周围人都走过来,过来对我安抚道。
我有些恍惚,摆了摆手,告诉他我没事。
我和阿山刚准备离开,那管大叔突然拦住我们,执意要邀请我们上去坐坐,说有些话要跟我说清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0:33
看他神秘兮兮的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有阿山在身边,他应该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于是就跟着他上楼了。
来到他办公室,他给我们倒了两杯咖啡,也不避讳,开门见山的对我说,今天的事情希望我能保密,如果警察问起来就说刚巧路过,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
难怪他会出面帮我,还特意邀请我们上来,原来是怕我说的太多给他添麻烦,那他真是多此一举了,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管仲卿想留我们一起吃个中午饭,但我觉得既然话都说完了,也没这个必要了,就和阿山离开了。
“悠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0:53
我一出办公室,听到有人叫我,一转头才发现是我的高中同学孙瑶,上次高中同学婚宴的时候我们见过一次面,原来她在这里工作。
“你们认识?”管仲卿询问道。
“管总,这是我高中同学林悠悠。”孙瑶一脸谄媚的笑,对那管仲卿有几分讨好的意思,看来这管大叔在这里的地位不低。
管仲卿点了点头,走到孙瑶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孙瑶点了点头“放心吧管总。”
管仲卿离开后,孙瑶过来拉住我的手,显得很亲密,我们关系虽然没有很差,但也没有好到这么亲密的程度。
孙瑶转头望向我身旁的阿山,坏笑道“这是你男朋友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0:58
我无奈的应了一句“孙瑶你不认得他了么?他是秦山宇。”
我们三个人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但是阿山他没有念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工作了。
孙瑶显得很是震惊,也许是没想到阿山会有这么大变化,高中的时候他上课睡觉,学习倒数,是班里的问题儿童,可现在颜值暴涨,还开了自己的手机店,日子过的也算滋润,说他是屌丝逆袭也不为过。
孙瑶瞄了我一眼,知道阿山还单身,忙把我拉到一旁,问我俩是什么关系。
我坦白说只是朋友关系,她听了很是兴奋,让我帮她牵线,说她单身好多年了,该找个人谈婚论嫁了。
我平生最不会做这种牵线搭桥的事,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做这些,可是不帮她又显得我好像心里有鬼一样。
没办法我只好问她怎么帮,她告诉我只要留住阿山,中午我们三人一起吃个饭就行,我一听这好像不算什么难事,就答应了。
孙瑶跟我聊完就去继续工作了,我则告诉阿山中午一起吃饭的事情,他听了冲我笑了笑,笑的很诡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22
看他笑的这么诡异,难不成是知道孙瑶看上他了?这小子情商有这么高么?
我试探性的对他问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中午要一起吃饭?”
阿山笑道“不管孙瑶跟你说什么都只是借口罢了,真正想留我们吃饭的是管仲卿。”
我不解的眨了眨眼,问他什么意思。
他说刚才管仲卿趴在孙瑶耳边说了什么,应该是让孙瑶把我们带到一家饭店,等我们都坐下,管仲卿就会出现,到时候孙瑶在一旁敲边鼓,就算我们想走也不好意思走。
我一阵不解,这管大叔就这么想请我们吃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42
阿山敲了一下我的脑瓜,说我真是笨,不把我喂饱了怎么堵住我的嘴,管仲卿这是以防万一。
原来是这样,这管大叔做事还真是心机,我都没想到这一点。
“可是孙瑶说她看上你了,想让我帮你俩牵线。”
“咳咳……”阿山听了,一口唾沫没咽下去,差点把自己呛死,尴尬道“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叮铃!就在这时,手机的iCloud再次传来提示音,是那个男人上传的照片。
我把照片下载下来刚看了一眼,阿山一把从我手里接过手机,盯着看了两眼,紧皱着眉头。
糟了,虽然我只看了一眼,但印象中照片里的我应该正在和丁坤谈话,丁坤让我不要把他的事情告诉任何人,阿山要是看到照片里的丁坤,我该怎么向阿山解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53
不过阿山并没有说什么,把手机递到我面前“没什么特别的,相比之前算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了。”
我一阵纳闷,阿山竟然没有询问我,难道是我记错了?
我接过手机一看,发现我没有记错,那张照片的背景正是之前的那个胡同,那个时候我本该在和丁坤谈话,这张照片也应该照到丁坤才对,可照片里我的面前空荡一片,什么都没有,而我像一个傻子一样,在对着空气说话……
奇怪了,丁坤呢?为什么照片只照出了我,却没有照到丁坤,难不成……丁坤也是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1:59
不对,不可能,如果丁坤真想害我,他还救我干嘛,若不是他拉住我,我早就被那广告牌砸死了。
而且我抓过丁坤的手,虽然有些冰冷,但我是确实抓到了,如果他是鬼,我怎么可能抓的到他的手?
可这个男人发这张照片给我又是为什么呢?他是想告诉我什么?
“想什么呢?”
阿山打断我的思绪,我有些恍惚的摇了摇头,我很想把丁坤的事情告诉他,可是丁坤又叮嘱过我,让我不能把他的事情告诉别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不要告诉阿山比较好。
“我没事,可能之前受到惊吓,看到照片还是……还是会不舒服。”
我尽量低着头,怕阿山看出我在说谎。
“那好吧,一会你在这休息一下,我要去顶层平台上看一看。”
我有些诧异,不明白他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3:23
阿山低声对我说“当然是去顶层天台看看那个广告牌了,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想杀你么?”
我有些震惊,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有人要杀我?难道那个广告牌掉下来不是巧合?
阿山觉得我的智商已经没救了,他说怎么可能会是巧合,我被李老汉引了过来,又差点被广告牌砸到,而那广告牌里又恰好放着死去的李老汉的尸体,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吧。
听了阿山的话,我有些害怕,想起之前丁坤对我说的话,他说如果我能活过三天的话就去找他,看来这不是危言耸听,真的有人想杀我!
可是去天台有什么用,想杀我的人又不会一直在那里站着等我们去。
阿山没有应我,起身向屋外走去,我哪有心思在这坐着,就跟着追了出去去。
阿山拉着我坐着电梯来到顶楼,随后又从安全通道向上走了三层,直接来到这座办公大厦的天台顶层。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913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