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6-1-27 14:30

医票号贩:医患矛盾用骂街打架能解决吗?[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医票号贩:医患矛盾用骂街打架能解决吗?

  撰文丨墨黑纸白

  我记得我刚毕业在一家医学院被任教的时候,一个医生老师对我说:“中国现在的医疗问题,根本不能以病患矛盾来看待,首先在中国作为一个医生,如果你不收红包,那么至少证明你不是一个“好医生”。其次在中国作为一个病人,愿意下血本治病,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者甚众,也难免有些医生不得不管病情是否可以医治,只管做各种检查或者手术,最终病患没医好,医闹也就会大面积存在。那么所有的医患问题,仅仅能用医患矛盾来解决可能有结果吗?这样的社会看法明显太幼稚。整个社会都有病,你推到谁身上,谁都会觉得委屈。”而今,我再想想这位医生老师对我说的事,依旧如雷贯耳。近日,东北女孩再次将医患矛盾推到风口浪尖,难得社会一致关注该事件,不妨一起深度探讨一下吧,也许我们会有新的发现。

  新闻事件

  事件一、“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事件持续发酵,院方回应称,这件事发生在上周二,当时该女子指责过后,院方为她安排了医生诊治。但最新消息是,女子怒斥票贩子后遭号贩威胁,不敢带妈妈复查。作者认为,有关部门总是信誓旦旦地向公众表示对号贩子“零容忍”,问题是年复一年运动式打击号贩子这“零容忍”的背后,更多的时候是病患饱受黄牛干扰的看病难之民生困惑,还得采取有力举措,消灭号贩子的市场。

  事件二、马云城市未来医院的野心正一步一步实现,截止目前,全国近400家大中型医院纷纷加入马云的“未来医院”,覆盖全国90%省份!我们通过支付宝,就能享受挂号、缴费、查报告,B超取号、手机问医生等全流程服务!目前已服务超5000万人次,没有排队、看病方便,让就诊时间缩短了一半!

  事件评论

  首先先谈一下“书生之见”,我依旧坚定的认为,全民医疗免费应当在中国不能免于和世界接轨。有医生读者也跟我交流过,认为在中国搞全民医疗可行性不大,毕竟医疗资源是稀缺资源,而且中国人口太多,地市经济远不能负荷这些压力。我不认为这位医生是在说谎话,毕竟人家是在这个领域里奔波了这么多年。但我依旧认为我们即便没有全民医疗的水平,但依然不能简单的将医疗市场化就结束了。

  那么就医难既然不仅仅是医患矛盾的问题,那么问题的根源在哪里?我们先来看看医生的地位,在中国对医生的态度,有资料显示:“有50%-60%的人的印象是:“冷漠,暴躁,不友好,拿回扣,收红包,医院乱收费欺诈患者。”在欧美国家,医生的地位都是相当高的,当然收入也是中国医生的很多倍,一个医生读者也对我说过:“她的一个朋友在中国毕业后,去美国做医生,一年上百万美元的收入,他的爱人去探亲,三次之后,美国就不让她再来了,告诉她如果再想来看丈夫,就要移民美国,这位医生的夫人说,我是个语文老师,我去你们美国做什么?美国人说,你来做什么不重要,你丈夫的价值已经完全可以让你在美国过任何生活,假如你经常来探亲,哪天他跟你回去了算谁的?”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国家对医生的态度,根据相关资料显示:

  加拿大,一些专科医生的年薪轻而易举地超过50万加元,而收入最高的群体,也就是大约10%的专科医生,年收入达到将近一百万加元(约合594万人民币)。

  台湾地区:台湾医生收入不光来源于看病,还来源于教学、行政业绩。一个普通的内科医生的月收入平均为10万人民币。事实上,由服务量多少决定的业绩收入,只占医生收入的三分之一。大陆医生奖金和工资收入占总医疗支出的5%,而在台湾则达到20%。

  日本:中年医生平均年收入可达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多万元),比国民平均收入高一倍多。医生在日本很受尊敬,要用“先生”来称呼。

  中国香港:中国香港医生初入行时的平均月收入就超过5万港币,且会逐渐按年资增加。拥有10年工龄的医生的月收入约10万港币(约合7万9千人民币)。

  印度:大型医院集团中医生的月薪为8万~15万卢比不等(合人民币1万~2万元);但也有很多医生放弃优厚的物质条件,在为穷人服务的医院供职,他们的月薪仅为2.5万~3.5万卢比(合人民币3000~4000元)

  我们不少国人认为中国的医生工资那么高,却还要黑红包钱,专家挂号费,简直不能容忍,但在实际情况中,中国也只有顶层与权力接轨的医生才有你想象中的高工资,普通医生并没有这个待遇,可能他身边的人还要嘲讽他,看你混得多差?在中国医生作为稀缺资源之一,放在中国各行各业中,根本算不了什么,中国社会各行业的社会地位不取决于你究竟是做什么的,而取决于你拥有的资源和权力,什么是你拥有的资源和权力?内涵点说就是你依附于体制的深浅。在中国甭管是教授还是医生,只要你不被体制认可,你也只是一个打工仔,相信每个人都有深刻的体会,职业歧视不是来自人与人之间的,而是来自特权与人民之间的。正如人民这个词的定义,度娘娇嗔曰:“区别于少部分特权阶层的普通劳动者。”而人民在这种状态下,也难以去尊重本该有社会尊重的职业,大家都是从抢钱中过来的不是?

  那么医生与病患的矛盾实际上是权力与普通公民矛盾的转嫁之一,各行各业都附带有权力与消费者的转嫁关系。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看病难了,你要知道让体制认可的医生不仅仅要技术高超,会考证,有水平,同时还要会权力者们玩的那一套,你玩不转不要紧,你身边的人会推着你去玩这一套。我记得河南有一位医生,退休了免费给病人看病,一直看到百岁高龄去世,那么有几个人念她的好吗?没有,人们习惯了把医生当做“白蛇”看待了。

  中国医生之间就没有等级制度了?依然有,大医院的医生地位显著于小医院的医生,而大医院做医生的门槛又明显高于基层医院的医生,能够做到500元挂号上涨到6000元左右的医生已经是稀缺物种行列了,在医疗市场化的时代,你如何让他们免除世俗?换句不好听的话,有钱的尚且可以不顾一切治疗,那么大多数农村人呢?我看到的病人在家自生自灭的事多了去了,我二老姑就是在家等死的,你这上哪说理去?与其家破人亡,不如一个人走了干净,这才是中国底层人的心酸。

  那么病患的地位呢?我们看任何一起医患纠纷,医生和医院向来是被鄙夷的,不用解释,你就是草菅人命,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病患天生拥有社会赋予的“弱者保护理论”,但这个理论并没有付诸在实际问题之上,大多付诸在问题发生之后的争论之上,争论得多,解决得少。当争论发生的时候,干扰医院秩序,不让别人就医,威胁医生生命安全,要求医院赔偿,或者说看不上病等等都是有沉甸甸的道理为以上行为铺路。莆田系是怎么玩起来的?不就是不顾一切,只为赚钱了吗?你甭管人家有没有垄断百度的贴吧,他们就是在用现行的社会规则在玩医疗市场化,至于名声是个神马玩意?在中国哪个行业在乎名声?地沟油、三聚氰胺耐肥,连皮鞋果冻不都有了?你普通公民的看法重要吗?

  为什么我有这种看法,我个人已经打算好的一件事,就我目前抽烟厉害,不擅锻炼,将来一旦病发,我不会将金钱花费太多在治疗上,就地随缘了,包括我对养老金拒交等等这些虚头巴脑东西的看法,始终一致的。我经常问自己,我有资格占国家的便宜吗?我生来就要负担这个社会赠与我的“因病、因婚、因教育”而穷的三座大山,那么在大多数人都没有一个要求社会公平化的意识环境中,每个人所交的税收都没能负担起这些,你还能逃脱这些吗?所以我选择就地随缘,但我与大多数普通公民不同的是,我在认命的同时,我时刻都在问:“这是为什么?”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让我们普通人之间的关系如此默然?又是为何让底层人之间的关系如此剑拔弩张?包括医患关系为何都到了动手,甚至闹出人命的地步?我记得曾经有个读者头疼,看病要3000元,而且这还不是全部,她选择了忍受。我很理解她,她可能一月的工资也只有2000多,而且随时会面临失业的压力,农村家庭能带给她多少?她已经成年了,她需要养活自己,同时也要给自己的家庭反哺。

  就医患关系而言,我们要问一句为什么,应该怎么问?答案在这里,有数据显示:基本正常国家的医疗投入在GDP15%~25%左右,行政成本4%左右;我们,顾很多名头而思义,是倒过来。

  问题出在哪里?普通公民不愿意去想,有事了就找跟自己差不多地位的人打架、骂架,明显不解决根本问题。就这次这位东北女孩的反抗,因为其反抗,所以媒体聚焦,因为媒体聚焦,所以她不用支付高昂的挂号费,直接安排专家看病,你不觉得这是一种病态社会吗?当然不是这位女孩病态,而是这位女孩反抗后的一系列后续事件,我们的社会不该是一个“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知道这些道理的人不多是一回事,知道了这些道理选择沉默又是一回事,知道这些道理跑去为权贵们站台的人又是一回事,知道这些道理说出来反而还会被骂还是一回事。那么你告诉我,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不要问我,我先问问你,你有答案吗?如果没有,请寻找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真正价值,你我才能找寻到这个社会回归正常化的方法。

  马云又要颠覆医院了,能不能成功,其理论正确不正确,我们先不谈,至少马云这些大资本者知道,你想要抢占任何一种市场,争取民心舆论是一部分,同时你要为这个市场里的所有人提供便利和利益,否则你必然是失败的,那么这些便利和利益从哪里来?我想根本还是从狼嘴里夹肉,如果能成功,也许会缓解一下医患矛盾,虽然不根本解决问题,但至少是有所进步。如果仅仅是玩一些花拳绣腿,怕将来马云也会被骂个狗血喷头,总之我们都希望有所改变,无论是上层有没有能力推动,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为改变而做出努力,有钱出钱,没钱的出思考,不能思考的就不要乱搞一通,保持学习状态,让问题回到其本来面目,你什么时候听到过特权阶层里的人看病难了吗?

  2016—1—27落笔于墨辩閣

[本帖最后由 管理员13 于 2016-1-28 11:18 编辑]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首页选录,特奖励花生2,玫瑰2。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14:04
饱人不知饿人饥(某皇帝告诉饥民:何不食肉靡),院方不知病人急,老高同志(老干、高干)亦不知病患急也!嘻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15:37
甭指望马云能解决医患矛盾,那只是支付宝和莆田系狼狈为奸罢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21:07
医患纠纷也有很多就是医生不能准确地向病人家属表明治疗的有效性,让他们费尽了心力、人力和财力,结果呢?其实这并可能就没有救治的必要!如果有救治的必要,让他们花些钱还是值得的。只是因为医生抓住了病患家属不怕为救人花钱,所以医生才想方设法的过度救治,结果可想而知了。你让病患家属如何受得了呢?钱花了,人还是没救。直接告知,病情救治的可能情况,让病患家属自己决定救治的方案。不要过度夸大治疗的效果,因此也会让患者家属悲痛和愤恨集中爆发,致使医患纠纷频频发生。做一个道德的医生吧!,做一个通情达理的病患家属!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8982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