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33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1 09:03

史可法今年享“低保”



绿扬野老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据扬州媒体报道:从2016年元旦起,史可法纪念馆和朱自清故居正式对外免费开放,实行免费不免票政策。这无疑是一项大好举措,值得点赞。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惠民”措施,以史公祠为例,本来就是扬州人民为纪念史可法修建的,三百多年来,多少仁人志士、青年学子、普通大众来此瞻仰、缅怀,从来不用付钱,而购票入内则是八十年代初以后的事情。现在实行免费开放,将其还给人民,本来就是理所应当,实在是来得太迟了。本属于人民的财物和精神家园归还主人,还要说“惠民”,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所谓“把文化惠民政策落到实处”,似乎施恩于民,却是高高在上、数典忘祖官员们的陈词滥调。瞎钱用得千千万,对根本不属于市级文保单位的所谓“扬州平民中学旧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如今大门常闭。数十年来,却对正儿八经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史可法纪念馆”如此吝啬抠门,让满怀崇敬之情而来的人们掏钱买票,不仅是对游客的冷淡,也是对英雄的亵渎。正如上世纪二十年代,地方政府舍不得花费些许银两修理,致使瘦西湖上莲花桥的五个亭子轰然坍塌,这样的事情扬州发生得还少吗?
  本人还是习惯称“史公祠”,因为现在各种纪念馆实在太多太烂,阿猫阿狗都有纪念馆,十有八九门可罗雀,不过是地方的自淫罢了,且用名人题词来提高知名度,如果像历代史公祠留下的墨迹一样满怀虔诚的敬意和给后人留下诸多思考,自然多多益善,但若干题词空洞无物,依样画瓢,不过借以显摆自己的地位和身份。一些不自量力的伟人名人也有求必应,信手涂鸦,一时间普天之下到处有其墨迹,就差连厕所都要题词了,正像某小品里擦皮鞋的,三天不擦手就痒了。
  我从小对史公祠是充满敬意的,这不仅因为他和诸多他的下属官吏有恩于扬州,而且也因为他的人品,如果历代官员都来此真正接受熏陶,何至于贪生怕死、卖国求荣、贪污腐败、鱼肉百姓?现在有人苛求史可法,实在是不理解他当年的处境,站着说话不腰疼,试想如若现在大敌当前,有多少官员能像史可法和他的同僚们一样宁死不屈?太平盛世,按理地方知府不愁吃不愁穿,竟有季建业之流为些许银两,贪赃枉法,溜须拍马,将自己送进班房。季建业们如果当初到史公祠认真学习,看看三百多年前危难之际的官员如何作为,还会有今日下场吗?除季建业外,还有王建业、李建业、谢建业们呢?所以,扬州多年来让史公祠收门票,实在是地方政府财迷心窍,得不偿失。说实话,自从史公祠收费,我就从未进去过,每逢路过那里,就像看到垂垂老矣的史公拿着化缘钵,可怜兮兮地在向游客乞讨,令人不忍目睹。不过,史公祠的工作人员这么多年来勉为其难,也很不容易,在此向他们表示迟到的敬意,也希望他们今后能心无旁骛,进一步充实内容,使之更富内涵,全方位展现史可法的精神人格和史公祠的历史变迁,使之真正成为人们接受教育和熏陶的圣地。
  现在的史公祠已今非昔比了,史公的衣冠冢文革中被彻底刨开,冢内仅有的冠带等物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概至今还凄惨地躺在简陋的陈列盒里。这段历史是不该被遗忘的,否则终有一天还会重来。当年在“破旧立新”的旗帜下被教唆参与掘墓的“红卫兵”小将如今早已进入老年,就没有人感到自责和反省吗?你们的子孙将来会效仿你们吗?
  真正享受九年义务制教育的中学学子们大概都读过全祖望的《梅花岭记》,当年的梅花岭究竟在哪里呢?其实它根本不在史公祠内,而是在史公祠北面外墙数十米开外的长征路北侧,中间隔着“扬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 我曾踏着长满青苔的台阶,拾级而上,土丘上建有亭子,树木成荫,寂寞冷清,阴气弥漫,我独坐亭内,仿佛听见岭下众多亡灵的呜咽。虽是深秋,没有梅花,还是不由自主想起陆游著名的词: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下到岭下,土堆下面不高的护墙上刻着如下字迹:
  “梅岭绿地为明清扬州城北古梅花岭遗迹所在地。土地现隶属于扬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2012年经与扬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商洽,扬州市园林管理局对该绿地进行整体提升,历时3个月,使梅花岭面貌一新。2012年12月正式对市民免费开放。”
  看到这段话真是让人感激涕零,一来为史公祠领导的煞费苦心,二来为干休所领导的慷慨大度,三来为园林局工人的辛苦劳作,但估计园林局也不是免费整治的。扬州那么多企业家能一掷千金为某人祖父、叔父及其本人赞助修建纪念碑亭、事迹馆舍、故居旧巷,就没人为这梅花岭提供一块砖、一根木料吗?至今这梅花岭“免费开放”三年来,除附近居民偶尔夏天来此纳凉,有多少游客知道此处正是真正的梅花岭,而绕到史公祠后面来凭吊呢?
  人民子弟兵爱人民,扬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的领导将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地块无偿出借,体现了他们对扬州市民的热爱。当年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军人大都进入耄耋之年,你们还住在那里吗?你们的子孙应该也都自食其力了吧?扬州附近占尽天时地利的干休所何止数处,你们如果还健在,理应住到条件更好的现代高楼或幽静别墅。如果有人觉得这六、七十年来,扬州人民以这块划归扬州军分区的土地和楼房对你们报答得还不够的话,扬州市民包括游客、外宾,乃至乞丐完全可以集资,你一元,我十元,选一新的地址建造更好的干休所,供革命老战士的后代们居住。以便让梅花岭与史公祠连成一片,真正实现“整体提升”,让游客能在这处干休所地基上建立的厅室里领略历代关于梅花岭的诗词佳作,感受历史的余韵。史可法是官员,也是外地人,至少也是作为军人不屈而死的,他的许多同僚和部下也是官员、是军人,大都也是外地人。军人之间理应有更多共同语言和豪爽之气,现在的军人们也能理解战死沙场、永远不能回到故乡的先辈军人吧。你们就将他们当做你们的领导和战友,能不能再奉献一次,也算为后人留下一点宝贵的精神财富。
  说到史公祠,不能不想起双忠祠,当年史可法因仰慕南宋末年抵御外敌、保卫扬州而英勇捐躯的李庭芝,而遗嘱葬在梅花岭下的李庭芝和姜才墓旁。咸丰年间因兵燹,双忠祠被迫迁至城东黄家园的双忠祠巷,故址就是现在浓妆艳抹、娇柔做作、拥有国家级“民居”的东圈门东首。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扬州政府以“城市建设需要”,占地建造商业大厦,将“双忠祠”彻底拆除,双忠祠巷也不复存在。时任扬州政府领导之一的施国兴及其上级和下属为扬州发展做出不少贡献,为包括季建业在内的后来者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你们为扬州老城区的保护采取过什么有力措施,为“双忠祠”的存废做出过什么重要决定,如今退休在家,安度晚年,夜深人静,扪心自问,有没有什么感概?不想告诉人们点什么吗?将来见到李庭芝和姜才们也好邀功请赏。
  及至后来,扬州政府甚至能在李庭芝和姜才等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茱萸湾附近无偿划拨二百多亩土地供某名人家属建造高档“国际老年会所”,二十多年来却无方寸之地安置“双忠祠”,两位将军和众多军士为保卫扬州战死,现在竟连明代话本小说里的妓女都不如,是不是因为杜十娘来自京都?
  现在动辄与爱国主义挂钩,史公祠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很有点滑稽的,难道当年朝鲜首脑金日成来此参观也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须知,朝鲜人对外族入侵一直是耿耿于怀、记忆犹新的,至今中国不少中老年人还唱或随之而舞的朝鲜歌曲《春之歌》:“青山坡下,平原宽广……遥想当年,乙支将军,率大军赴战场。”这歌中提到的乙支将军,就是乙支文德,他是七世纪早期杰出的高句丽将领,也是朝鲜半岛最出色的军事家之一,他曾率军抵御隋帝国的百万大军。难道说这些大爷大妈们都不爱国吗?李庭芝是抵御元军,史可法是抗击清军,他们都是保卫扬州的英雄,虽然失败,但那是气数所然,并非他们个人的责任。民族的和解,是建立在民族之间的相互尊重以及民族和人权的平等,而不是靠抹杀历史。有些人满嘴爱国主义和仁义道德,却干着卖国求荣和欺良霸善的勾当,终将留下骂名,成为千古罪人。
  至于同时也正式对外免费开放的“朱自清故居”,就不敢苟同了。国家级和省级文保单位里也有若干滥竽充数的,市级文保单位和所谓历史建筑名单就更不用说了,连若干早已不存或残破不堪的所谓清末和民国时期的民居、浴室、茶社、菜馆、酱坊、小人堂、育种室,甚至五十年代初建的工人新村等都忝列所谓历史建筑名单,而东圈门18号“尹氏老宅”曾保留得最为完整的清代建筑却遭受荼毒,居民被扫地出门,财物被洗劫一空,愣生生将其打造成现代军营。而曾作为机关宿舍早就破坏殆尽的隔壁16号则添枝加叶,添油加酱,翻建成现代某名人“故居”!
  位于安乐巷27号的所谓“朱自清故居”,充其量也不过是是朱自清父亲的故居,因为他和姨太太及几个孙儿一直租住在那里,直至他逝世,而朱自清仅在1932年出访回国后与新妻回去小住过几天。他在那里与前妻武仲谦完婚生子、他最熟悉、印象最深、也是他一生最为怀念的琼花观东头大院,后来成为一家制鞋厂,早被人忘却。但是朱自清先生一家三代的确是值得人们敬重的,在日军侵华期间,生活最艰难的时候,他们都坚守民族气节,绝不卖身求荣、卑躬屈漆、为虎作伥。扬州沦陷时朱自清的父亲举债度日,因家庭贫困,朱自清与武仲谦的二子中学没毕业就外出谋生,小女小学毕业就辍学,早早嫁人,他们没有条件在豪华的校园里弹琴唱歌。他们一家在扬州与当地缙绅素无往来,也从没有过什么“三代世交”,朱自清的日记就是最好的明证,他无需借助他人抬高自己的身价,他的精神和作品不朽,但这并不表示弄虚作假到处修建他的所谓故居和“纪念馆”,如果朱先生地下有灵,知道他现在成为民国“第一房叔”,如果他有幸回到扬州参观他的所谓故居,一定会嗤之以鼻,愤然离去。
  史可法今年起终于可以享受“低保”了。俗话说,好事做到底,扬州政府和有关主管部门何不让他也获得高龄的特别待遇呢,能不能将隶属于干休所的梅花岭真正还给他,让他能安享晚年呢?80岁以上老人可以享受尊老金,史老今年已415岁,不谈贡献,就凭年龄和资历,也该特殊照顾一下吧。年高德劭,自然来看他的人多,总不至于同时来几百、几千人,有必要设定接纳上限吗?将这上限作为内部的应急处理不好吗?来者都是仰慕、崇敬他的人,有必要在入口处凭身份证领取免费参观票吗?外国游客或海外华侨没有身份证呢?如果为了统计人数,一个计数器就解决问题,何必浪费资源?有这印制参观票的资金印制点简单精致的说明,也是给游客的纪念,岂不一举两得?国外许多免费的纪念馆和名人故居等,从未让游人出示护照,至多在特别重要建筑的门口设有安全检查,而且许多纪念馆都提供免费的手册和导游图,更有专供学生的详细资料,以增加他们对国家、对历史的了解。
  扬州现在家大业大,能不能也给失踪失联多年的李庭芝和姜才们安排“经适房”或“廉租房”呢?能不能也让他们享受“低保”,不要再四处流浪,无家可归呢?能不能让驻扎在东圈门16-20号内的武警战士们有空也为他们的军人老爷爷们做点实事呢?
  扬州接受三严三实教育的领导干部不妨先带头到史公祠和双忠祠的遗址参观凭吊,学习他们为人、为官、为将的品德,在强权、财富、美色面前保留一点血性和人格,知道怎样善待百姓,做一个真正的清官、正官和好官。
  一座没有精神和灵魂的城市,无论其历史如何悠久,一时如何繁盛,都掩不住血性的流失和内里的空虚,充其量是一个家庭殷实、子孙不孝、记忆丧失、老年痴呆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
  城且如此,何况人乎?

  史公祠北墙后干休所外的梅岭花岭,因地方狭小,无法拍出全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46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