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过年
28896个阅读者,1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5 09:44

[原创]过年



龚南雨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要过年了,在外打工的,有钱无钱,回家团员。
  张二郎与所有打工者一样,归心似箭。他踏上北上的列车,列车一声长啸,“轰隆轰隆”由慢而快地顺着铁轨向前飞驰。
  二郎坐靠窗台,眼望窗外,窗外的小镇、村庄、树林迅速向后退去。他看了一会儿,便仰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心想今晚就能回到家中,就能与家人团员。
  “花,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吗?”二郎问。
  “记住了。”紧挨着二郎坐着的年轻女子回答说。这女子复姓端木,单字花。端木花不算漂亮,但经过一番打扮,加上涂脂抹粉之后,也还有几分看相。
  外出打工的人,大凡都是被穷逼的。二郎也不例外,不过二郎外出打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穷死了他也不会往外跑。他有句口头禅“兔子往外跑,还是老家好!”
  那是在前年桃花盛开的时候,他与村上柳枝恋爱了三年,正到了谈婚论家的当口,谁知柳枝的爹,突然翻脸认富不认穷,硬将他们撤散,逼着柳枝嫁给了村上的马一毛。马一毛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在外混了两年回来,盖了上下两间破楼房吗?二郎忿忿不平。但二郎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就在柳枝嫁给马一毛的那天,他受不得“劈劈啪啪”的鞭炮声,听不得“嘀嘀哒哒”的唢呐声。那对别人来说是欢天喜地的事,对二郎来讲就像是遇到了海啸,他要逃生!于是二郎,毅然决然地告别家人外出打工。临走时丢下一句话:我不混出个人样决不回家!

  张大郎和爹张天顺,娘周正梅正围着火塘。火塘设在正屋拖出去的一矮间,火塘里正烧着干柴蔸,上面悬着的鸡、鱼、火腿已经被烟火熏得如同出土的古董。天顺眯缝着眼睛,用火钳敲打着厚实的腊肉皮,顿时觉得垂涎三尺。这腊肉不论是煮是烧是闷是蒸,吃到嘴里,打两个耳刮子也舍不得吐。
  大郎和娘坐在一旁只是看。这是要在平时他们早就上炕睡觉了,今个是要等二郎回来。
  “老倌子,二郎是不是今个回?”
  “你都问过三遍了。他信上说今个回,俺咋知道他今个回不回?”天顺有些不耐烦了,用火钳狠狠地戳干柴蔸,火塘里立即暴起一长串火星来。大郎连叫带比划,抢过天顺手中的火钳,显然他不满意爹的这一举动。
  大郎是个天聋地哑的人,他虽然不会听说,但是什么事情心里有数。白天娘跟他比划,他就知道今个二郎带着媳妇要回。
  这时“砰”地有人推门,接着就有“爹娘”的喊声传进火屋。天顺和正梅腾地站起身,惊喜地不约而同地喊:“二郎回了!”大郎见状,也忙放下火钳,立即起身对二郎翘起大拇指,他的心情都在这根大拇指上竖着哩!
  “这是俺爹。”二郎把紧跟在身后的花让到前面,指着天顺跟她介绍说。
  “爹。”花叫。
  “这是俺娘。”
  “娘。”
  “这是俺哥。”
  “哥。”
  二郎一一介绍完毕,花鹦鹉学舌跟着一一叫过。二郎又向家人介绍花,她就是俺在信上说的端木花,是俺的媳妇,用城里人的话说,就是俺的爱人。爹娘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大郎在一旁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突然把两根大拇指碰在一起,对着二郎和花一翘一翘的,然后又伸出一根小拇指。这种手语,在场的只有花不懂。

  第二天一早,二郎夫妇与全家人去了集市,办年货的办年货,买衣服的买衣服。遇到熟人都是大声地说话,大声地打招呼。张天顺家还从来没有这样风光过!
  “哟,梅嫂。大一包小一包的,买了这么多东西过肥年了啦!”
  “哎哟,是柳枝她妈呀。过啥子肥年?这都是些不值钱的糖糕点食。要不是二郎回来,还不知这年咋过哩?”
  “二郎回了?啥时回的?”
  “昨天晚上和他媳妇一起回的。”
  “二郎在外发了吧?还带回一个媳妇?”
  “发啥呀,还不知道他在外面受啥子罪哩?媳妇倒是蛮靓的哩!”
  “唉,柳枝惨了。”
  二郎和花正在给大郎买衣服。二郎挑了一套西服让大郎试穿。大郎脱下西服,连喊带比划。二郎知道他的意思,忍不住笑地一边跟他比划一边说:“哥,这后面不是划了一口子,西服就这式样。”二郎又转过身把自己身上的西服让大郎看,大郎这才明白。花站在一旁,早就笑出了眼泪。二郎给大郎重新穿上西服,又给他配上一条领带。嘿,大郎精神了许多。他不说话不比划,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聋哑人。最后二郎又给他买了一双皮鞋,总共花去了二百五十八元,多吉祥的数字!
  在另一处,天顺正在与小贩讨价还价买一件灰呢子大衣。由一百三十元还到一百元,又从一百元还到九十元。小贩最后一跺脚,“九十就九十,赔本卖给你!”天顺想,还是太贵。于是抬腿走人。小贩一看不乐意了,“嘿嘿,老家伙,你这爬烟囱的想耍我是不?”小贩眼睛几乎凸出来,又见他捋起袖口,天顺有点害怕了。忙颤巍巍地掏出一张大团结,这是昨晚二郎给他的。就在这时,二郎过来了,“嘿嘿,你说啥?”二郎一指小贩问,“谁爬烟囱?你他妈的是怎么说话呢?”小贩一愣神,看着眼前的二郎,结实的身体,高挑的个儿,白里透红的脸皮,粉红色的衬衫,蛋黄色的领带,西装革履,看这派头,起码也是这里镇长以上的级别。
  “对不起,老师傅,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不买就算了,刚才全当小的放屁。”小贩赶忙向天顺道歉,又偷偷地看了二郎一眼。
  “来发?是你?”二郎认出了小贩。
  “你是?张二郎!”小贩也认出了二郎,“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识一家人哩。你在哪里发财?看你这派头俺都不敢认了。”
  来发是邻村的,他和二郎小时候在一起放过牛,两人经常把牛放在山上不管,去林子掏鸟蛋,或是到泉边戏水。后来来发的爹得病死了,来发娘就带着来发拖油瓶嫁到别处去了。
  “发啥子财?在外帮人打工混口饭吃。”
  “开啥玩笑,瞧你这派头,还不是发一般的小财,是发大财哩!二郎,你啥时走,带俺也出去闯闯。”
  二郎干咳了两声,拿过来发手中的灰呢子大衣,问:“多少钱?”
  “你想要就拿去,还说啥子钱不钱的?”
  “那不行,你不说价钱俺是不会要的。”
  “那好,就按进货价,六十元。”
  二郎随手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来发,“甭找了。”
  “不好意思,爱财了。”
  二郎把衣服交给了天顺,又去别处转。
  “二郎,你啥时候也带俺出去闯闯?俺是说真的。”来发冲着二郎背后喊。
  “兔子往外跑,还是老家好!”二郎回过头来回答说。

  二郎回来的第四天,便到了大年三十。
  晚上,二郎家“劈劈啪啪”的鞭炮声,响得比谁家的时间还长。放过鞭炮,又放烟花,引得村上的娃儿都来看热闹。村上的人都知道,二郎在外发了,还带回一个漂亮的媳妇!
  大年初一的早上,二郎家的门槛都被拜年的娃儿踏平了。二郎娘拿出糖糕点食,分给娃儿们,很快大包小包被分个底朝天。
  娃儿们走了,大人们又来了。都说是来闹新娘子的,其实都是冲着二郎“三五”牌香烟来的。二郎发烟,花点烟。一连折腾了两天,二郎带回的一条“三五”快要发光了,家里这才平息了下来。
  今年的天气也是出了鬼,年前年后雨雪不断。太阳也仿佛回去过年似的,总是不与人们照面。到了初三,天气这才开始有所好转。可是二郎的心情,一直好不起来。
  二郎带着花,从村东头逛到村西头,见了村上抽烟的人,二郎都要发一支并给点上火。剩下最后一包刚拆开的“三五”牌香烟几乎散光了,就是没有见到马一毛和柳枝。二郎带着花又往回逛,逛到马一毛家门前,故意放慢了脚步,用眼瞟了一下马一毛家门前的破楼房,破楼房门窗紧闭。二郎心里就纳闷了:回来这几天,咋的就不见马一毛和柳枝?
  其实二郎最想见的还是柳枝!他和柳枝从小在一起一直玩到大,后来两人又谈了三年的恋爱,感情好着哩!就在柳枝爹撤散他们的那天晚上,他两在那桃树旁抱在一起一直哭到半夜。哭得桃花落地一层,两人的眼睛也哭得像水蜜桃似的。二郎不知柳枝嫁给马一毛后的景况如何,他的心里一直有柳枝,一直惦记着柳枝。他希望她嫁给马一毛比嫁给自己幸福!

  过了初六,端木花要回城了。花在这里时间虽不长,但爹前娘后地叫,嘴抹了蜜似的,很是投二老的缘。老两口真是舍不得让花走,说是让她过了元宵再走。花说公司很忙,她先回公司,让二郎在家过了元宵再回去。老两口没办法只好让她走。临走时正梅掏出一副金手镯对花说:“花,俺家也没啥值钱的好东西,这是俺家祖传的金手镯,今天送给你,算是俺给你的见面礼。”花刚伸手去接,二郎忙阻止道:“娘,你把镯子收好,城里人不希罕这个。”
  娘执意要给,二郎就是不让。娘只好又把手镯藏于身上。
  “花,我送你去车站。”二郎说。
  “二郎,我想过两天再走。”花说。
  “哪咋行,不是说好今天就走吗?”
  “我再跟你两天,算是回扣还不行吗?”
  “你们说啥?啥叫回扣?”
  “娘,”二郎接过话,“花在公司是做业务的,人家帮她接了业务,她要给人家的好处费。这好处费呀,就叫回扣。”
  “哦,俺懂呐。二郎,花要住两天就让她再住两天,接业务迟两天早两天也不打紧。”
  “就是嘛。”花说。
  二郎没再说什么,只好又让花住下来。
  过了两天,花要走,二郎要送她去车站。二老和大郎把花送到村子口。大郎又突然把两根大拇指碰在一起,对着二郎和花一翘一翘的,然后又伸出一根小拇指。花不明白地看着二郎,二郎对花说,你想知道俺哥的意思吗?花点点头。二郎说,哥的意思是让俺和你加紧干活,早生儿子。花就忍不住地笑。

  二郎送走了花,从车站回来,走在半路上,正遇着柳枝。
  “枝?”二郎轻轻地唤了一声。
  “二郎哥。”柳枝的眼泪就吧嗒吧哒地落在了地上。
  “枝,咋的了?一毛欺负你?”二郎有点心疼。
  “二郎哥。”柳枝再唤一声,就扑进二郎的怀里。
  二郎有点措手不及。他也想抱住柳枝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可是又怕被路人撞见。
  “枝,甭这样,啥事你说。”
  柳枝松开了二郎,停止了哭,并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就在二郎走的那天,正是柳枝和马一毛成婚的日子。柳枝被爹硬逼着嫁给了马一毛。可是还没有进洞房,马一毛就被局子里的人带走了。说是马一毛在外面犯了盗窃罪、抢劫罪、诈骗罪,数罪并惩判处马一毛无期徒刑。后来又有人替柳枝说媒,柳枝执意不从,坚决要等二郎回来。谁知等了近两年的时间,二郎却带回了一个媳妇。那天柳枝娘在集市上会到正梅,正梅告诉柳枝娘二郎是带着媳妇一起回的,柳枝娘听了就说“柳枝惨了”。柳枝娘回到家里,就把这事跟柳枝说了。柳枝傻了眼,但她又不死心,想跟二郎谈谈,可是二郎和花整天形影不离,一直没有机会。听说今天二郎要送媳妇去车站,于是她就在半路上等二郎。
  二郎听了柳枝简短的叙述,也就弄清了怎么一回事。他抬头望天,眼里就有点湿湿的。
  “二郎哥,你带俺走吧!”
  “兔子往外跑,还是老家好!”
  “俺是人,又不是兔子。”
  “人和兔子都差不多。”
  “二郎哥,你就带俺走吧!”
  “这咋行,俺是有妇之夫。”
  “俺不管,俺就是要跟你,做你的小也成。”
  “你这不是瞎胡闹吗!知道不?这在城里叫重婚罪!”
  “二郎哥,你就真的不要俺?”
  “俺不能要!”
  “你就真的这么绝情?”
  “俺也没办法!”
  柳枝一扭头就跑。
  “柳枝,你给俺站住!”二郎一见柳枝真的要跑,忙大喊一声。
  柳枝就定定地站在那儿。
  二郎上去说:“枝,俺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啥问题?”
  “你还真的喜欢俺不?”
  “俺不真的喜欢,咋能等你这么久?”柳枝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泪。
  “俺要是一无所有,你还喜欢俺不?”
  “嗯。”柳枝点点头,“喜欢!”
  “你爹要再插一杆子咋办?”
  “他要再插杆子,俺就死给他看!”
  “那成,你就在家等俺。等俺去城里和媳妇离了就回来娶你。”
  “这成吗?”
  “成。城里人结婚离婚就像撒尿一样简单,裤子一拉就完。”
  “你坏!”柳枝笑了。
  “我坏!”二郎把柳枝揽在怀里。

  二郎回到家里,不知这事怎么跟爹娘说。其实爹只是吃饭干活不问事的人,关键就是不知怎么跟娘开口。二郎心想,纸是包不住火的,还是坦白地说吧。到了晚上,二郎便和爹娘说事,二郎先是七绕八拐地兜了一个大圈子,最后终于扯到主题,刚要说到要娶柳枝,娘便不乐意了:“你说啥?你要娶柳枝?那花咋办?”
  “娘,花不是俺媳妇!”二郎忍了几忍,终于说出口。
  “你说啥?花不是你媳妇?”
  二郎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原来二郎为了给自己装门面,以每天二百元的高价,租了洗头房里的卖淫女端木花回家过年。本来说好十天,后来是端木花提出要给二郎两天的回扣,就多呆了两天。因此在花走的那天,花只要了二郎两千元。
  “你咋地不早说?”娘几乎跳了起来,“她拿去了俺的金手镯!”
  作者:龚南雨(龙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5 16:55
当下流行租女友,构思巧妙,结局也不错。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5 17:5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6 11:38
谢谢紫梦花开,谢谢阿弥托佛,祝新年愉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9 16:28
支持原创精华上浮推荐至首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9 21:12
好文笔! 猴年快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15 11:14
谢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1 16:16
  当下流行租女友,构思巧妙,结局也不错。

  今天我还看到一条新闻,题为:《大龄儿子不婚母亲自杀身亡喝下三种农药和一斤白酒》。大概内容是,家住即墨金口镇南枣行村的王女士今年53岁,30岁的儿子至今没有结婚,王女士为儿子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2月18日下午14时左右,王女士趁丈夫和儿子不在家,喝农药自杀。王女士的丈夫回家后,发现家中的门反锁着,于是翻墙进院查看究竟,结果看到王女士躺在储藏间不省人事,王女士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治疗,19日又转至青岛401医院抢救。20日凌晨4时,王女士终因中毒过重不治身亡。
  真是可悲呀!
  好看,接地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3 16:31
谢谢!
其实天下父母都一样,没有不关心儿女的,只是在方式方法上要注意,儿女要与父母多沟通,避免悲剧的发生。
再次谢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3 21:39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2 21:18
这算不算意外的惊喜呀拂逆粉估计要鸡血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4 21:10
一直觉得期刊办得很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30 16:44
哈哈,现在吧内大神真的是愈来愈多了,相信你们的努力与成功,就是本吧的正能量,会让愈多愈多的胖子远离肥胖与疾病,充满自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7 19:04
新民珠骆啊 去泡温泉啊!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68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