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求助]
212642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19 11:38

[求助]



三叶草0017 发表在 『抗癌乐园』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81-1.html


尊敬的各位领导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
大家好,我叫赵曼,今年21岁,家住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连镇镇后一街村126号,身份证号130923199502153060,现就读于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三年级。
如果不是万般无奈,我也不会写下这封信。我们家一共有四口人,父亲赵敬武,今年56岁,平时靠务农和打零工为生,无固定职业。母亲庄国秀,今年54岁,八级伤残,丧失劳动能力。弟弟赵辉,今年16岁,在山东华宇工学院上学。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善营生。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是他们却一直希望我们能好好学习,出人头地。
但是厄运却一次又一次地降临到这个家。四年半以前我的妈妈在一家烧鸡坊干活,有一天煮鸡的时候,脚下一滑,掉进了滚开的锅里,除了头部以外,全身严重烫伤。那年我十六岁,正在读高二,我在沧州市中心医院见到她时,她已经瘦的没有人形,全身缠满了绷带,皮肤早就已经脱落,全身鲜肉裸露,组织液不断的往外渗,绷带都被粘在身上,要洗澡清理她身上胡乱生长的肉芽时,都没有人敢动手,因为一拆绷带所有的肉都会被粘下来,再把几米长的绷带硬是缠到她的鲜肉上……她要忍受的痛苦也不是这三言两语能形容的。后来鲜肉上面渐渐长出一层薄薄的“皮肤”,疤痕也开始增生,如果不加处理,可能会长到几厘米厚,病人从此就不能活动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绷带死死缠住全身,不让疤痕有发展的空间。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忍过这种非人的痛苦的。她说“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爱什么好?”,放弃了整形治疗。我一开始信以为真,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她穿过短裤,照过镜子,试过什么新衣服。老板不肯给治病,也不愿赔钱。当时家里为了看病早就已经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两个不懂法律备受打击的普通农民开始踏上了打官司的道路,两年的漫长时光,虽然胜诉,但只赔付了四万,刚够还账。
一个被烫成八级伤残,思维能力大不如从前的中年妇女,为了供自己的两个孩子上学,硬着头皮跑遍沧州,石家庄,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最后赢回了一点点钱不肯继续治疗,不顾邻居亲人的反对送自己的孩子去上大学。
结果打完官司才两年,厄运又一次降临。我的父亲赵敬武,15年9月份在工厂干活儿时不慎触电,自那以后感觉浑身无力,免疫力也开始下降。吃了一段时间的药也没见好。后来一查是贫血,随后县医院查出来是胃出血,输血吃中药过了一段时间。后来去市里检查,诊断为大脑萎缩。吃中药过了一段时间,病情突然加重,开始尿频。1月28号住院诊断为肾衰竭,31号转到血液二区。2月1号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病,开始化疗。
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这半年更是雪上加霜。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因为这半年打针吃药,旷工休息,赚了一点钱也全搭进去了。住院以来,每天的费用超过一千。存折上只有三万块钱,存的死期,预备等我大学毕业再取出来,可以拿五千块钱的利息。医院急等着用钱,我妈妈为了保住利息,拿着存折想要抵押给一些有钱的邻居亲戚,但是没有人帮忙,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利息。但是巨额的医药费很快就会耗尽我们手头的钱,我那残疾的妈妈下血本种了一个小小的蘑菇大棚,蘑菇现在才刚刚开始生长,我的妈妈每天夜里都要起来两次去给大棚里的炉子添煤,早晨五点就得起来摘蘑菇,来不及吃完饭就要去市场卖蘑菇,可是这一天下来,赚的钱还不足医疗费的五分之一。她身体不好,患有风湿病,静脉曲张,舍不得吃药,晚上经常难受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可能还会在睡梦中腿疼的醒过来。卖完蘑菇回来,她又要挨家挨户磨破嘴皮去管亲戚借钱。
我的弟弟还是个十六岁孩子,家里出变故以后,他大哭一场,说不去上学了,还想要去卖肾给爸爸治病。我见到他时,他穿着一条我初中时买的裤子,脚上的鞋子也是破破烂烂,落满灰尘。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本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校园里,或者衣食不愁的生活;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本该拥有最五彩斑斓的梦想并为之努力奋斗;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仍处在青春期,容易冲动,比较叛逆,说懂事也懂事,说不懂事也不懂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是走了歪路,一辈子就毁了;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他的人生还没有打下根基,很容易被撼动,而家庭是一个人最温馨的港湾,心灵的依靠,如果家散了,他的世界也就散了。我也曾经十六岁,我也曾在这个年纪经受变故,我知道那些痛处,我不愿我的亲弟弟步我的后尘,穷没关系,但我希望一家人能够团圆,我希望他能够生活的幸福。
他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父亲,也是我妈妈的老伴儿,是我弟弟的父亲。一位中年丧父而后身患重病捡回一条命的妇人又怎么能承受晚年丧夫,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打击?一个区区十六岁的男孩又怎么能承受丧父之痛?
匆匆二十年,父亲留给我的记忆太少又太模糊了。以为再亲近不过的人,当提起笔来时,却无从写起他总是早出晚归,但是他不会赚钱,做一件活儿总是只收别人一点钱。他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当然也收了不少苦。他还修过沧州,东光的铁路。他并不是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无用的人。妈妈住院时,他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未曾放弃,是个好丈夫,对我和弟弟,他也是疼爱有加。也许每个父亲都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先接电话的总是他,可是说个两三句就赶紧把电话递给别人的也是他。我放东西不仔细,眼镜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是他到现在还戴着一个玻璃的眼睛,都磕坏了也没换,眼睛腿儿都变形了,他还一直戴着。我给他洗头发时看到他的耳朵后边都磨得起了茧子。给他剪指甲时,我才看到他的手上到处都是伤疤。我以前只知道顾自己,从来没想过爸爸每天上班路上是有多累,有多冷;也没有想过他的视力是有多差他还勉强坚持;从来没想过修了一辈子机器的他耳朵已经聋到什么地步;从来没想过大冬天零下十几度二十几度的时候在户外和铁块打交道是有多冷;我也没有想过大夏天骄阳似火的时候,背上被晒得红肿起了疙瘩一直抹药都好不了是有多么难受……因为我视力不差,耳朵也不聋,因为我冬天不用跑到外面去摸铁块,夏天不用在太阳低下晒着干活,因为那些痛苦和坚持都不是我的。
我只知道他爱吃肉,爱吃韭菜馅的饺子,爱吃虾米,爱吃炒的比较烂糊的菜。我从没见过他吃过什么零食,因为他总是想省下来给我们吃。我只记得他爱听收音机,爱看抗日片。我记得他也有心灵手巧的一面,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帮我包过两个书角,在书皮的外侧折出来三层褶,防止搓角。这一“杰作”让我的同学们羡慕了好久。他以前做过木匠,我记得小的时候他说过要用木头给我做一个滑板,比摩托还快,可是这些都还没兑现就都被淹没在时光里了,我只是在这里刻舟求剑罢了。
如果不是实在有困难,我也不会求大家。谁让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赚不来多少钱,我认识的人百分之九十五也都是学生,他们也不赚钱,捐不了多少。求求你在我最困难的年纪帮我一把,不至于让我的父亲一天福都没有享就含恨逝去,求求你帮我一把,不至于让我54岁备受打击的母亲老无可依,儿女总是不如共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伴儿贴心;求求你帮我一把,不至于让我十六岁的弟弟早早就经受丧父之痛,留下心结;求求你帮我一把,不要让我的父亲回家等死,家里养只小猫小狗,兔子老鼠还当宝,病了给看呢,他是个活生生的人啊;求求你帮我一把,就当是给我们一家四口一个幸福的机会,能多一分钟是一分钟,不要让冷漠冰封了这个世界。一块钱不嫌少,能捐多点更好,求求大家帮我一把,等我一毕业,家里就好说些了,我也会近我所能回报社会。也希望我国的福利保障制度能够越来越完善,让天下与我处境相同的人能够顺利就医,让遭此大灾的亲属不至于为钱反目。如此大恩,没齿难忘。

联系人:赵曼

联系方式:18713566072

微信:qq804723532

支付宝账号18713566072,认证人:赵曼,昵称:秦皇岛岛主

银行账号6212260404001915564 持卡人:赵曼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科技师范学院校园灵通卡)
赵曼跪谢


2016年2月12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4 15:17
爱心人士请捐款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29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