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0973个阅读者,4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9 21:23

原帖由 龚南雨 于 2016-2-29 16:30 发表
故事情节紧凑,语言流畅不失幽默,精彩继续。


过奖了!谢谢龚先生阅读点评。问好,祝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9 21:25
尾声
  
   货真价实的录音磁带和子虚乌有的照相底片还真奏效了,狗熊调走了,干爹却还是当上了官,不过不是支书,是队长。跑分场、总场跟上级领导汇报请示、组织队员群众开会学习以及政治宣传之类抛头露面的事儿,他一概不管,那些都是以前的队长提上来的支书半生不熟地边学边做。
   两年后。故事是没啥故事,可变化还是有一点点。譬如:干爹不再是一个人做死地干活然后损私肥公没商量,而是在干娘、我还有湘生哥几个的劝说和督促下,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合理安排农事分配劳动力促进农作物丰产上面。而干娘,也有改变。不再放肆去超定额,赚那么多额外的工分了,匀出一部分精力来帮助干爹那队长的干活。两口子这样齐心协力、公私兼顾的结果是,面子里子都有了,政治经济双赢了。不是吗?二牛同志早名声在外了,这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标兵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从农场冲往地区了,在地区巡回演讲了好几场,几次要升官,都让他劈头劈脑回绝了,惹得队上90%的人都说这家伙蠢到他外婆家了。
   他外婆家到底是个啥样,当然谁也不晓得,谁也不想去晓得,可还是晓得他自己家里也不再是那个穷酸样了。别的不说,菜锅里的油水就多了些,更有那个摇篮似的床铺,终于被干爹这个制作人几斧头给劈了,当劈柴烧了,然后请正儿八经木匠做了两张扎实的柘木床,同干娘一块干活的娘儿们免不了叽叽喳喳打趣她一通,说她同队长老公在床上干活可以毫无顾忌地出大力流大汗快活得气死神仙咯。还有铁锁、铁蛋一个念中学,一个读小学,也不为学费发愁了。小囡囡也快三岁了,蹦蹦跳跳、摸爬滚打早成了一把好手,有意思的是,这小囡时不时擤鼻涕涂抹她老娘身上,抑或骑在她老爹脖子上喂他一泡童子尿,诸如此类恶作剧,更是为这个乡村人家点缀出几分喜剧气氛。具体上演了那些小小喜剧,时间关系,我就不给你一一道来了,芬芳。
   至于我这三寸丁谷树皮嘛,那更是长进了哈。不瞒你说,还是两方面的呢:一是长个儿了,两年下来,从一米五六一股脑儿窜到了一米六五。虽说在哥们一起还是最矮的,但至少再没人叫我三寸丁谷了,好歹也是一副人模狗样了不是?另一方面嘛,那就长脸了。凭我的悟性、毅力和心灵手巧的天生异禀,两年来,我用牛耕作、插秧割禾、锄草施肥打农药……所有技巧型农活都干得得心应手,论活儿干得快干得漂亮干得顺溜,在知青中独领风骚且不说,即便在全队乡民中也没有几个对手了。渐渐地有了些赞誉,有了些名气。我这人嘛,就怕出名,可新支书还是把我的大名报到场里先进知青标兵的名单上去了,后来还出席过一次全地区的知青代表大会呢。
   从地区戴着个先进知识青年的胸章回农场不久,命运的天平进一步向我倾斜了,不,岂止是倾斜,可以说是转折了。那是一个春天。我被推荐应征入伍了,嘿嘿,一块好钢投进人民解放军这个革命大熔炉中去了。我好高兴好高兴,接到入伍通知的那一天,叫上湘生一帮哥们跑去场部饭店胡吃海喝了一顿,觥筹交错,弹冠相庆,帽子抛到半空玩杂耍似的接住再抛起……那个得意忘形啊,直到高一脚低一脚踯躅在淡淡月光下,偏左偏右浑似不倒翁一般地回到队上,才让卫国这滴酒不沾的家伙一提醒:呃,你不去跟你干爹干娘道个别吗?
   我连忙甩开他们,独自跑到电排干渠,一头一脸钻入水中,让自己清醒清醒,再狠狠地喝了几口清冽沁凉的水。我惬意地呵了一口气,然后大叫一声“干娘,干爹,我走了,再见了!”
   “叫什么叫?谁不晓得咱固崽参军了?”干娘?干娘怎么会在这里?我循声一望,如水月光下,十几米开外,渠边一块临水的青石板上,一个看上去还有几分婀娜的侧面人体剪影即刻映入我眼帘。原来她在洗衣被,好大两桶啊。
   近前一看,水中这些东西不都是我的吗?就在我和湘生他们大吃大喝的时候,她去我们寝室把我的被子拆了,衣服拿了,吃饭后就到这儿洗衣被晒月光喽。我猛击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子:丁固呀,丁固。做人怎么能这么不晓得感恩呢?你以为你自己真有三头六臂,真是半仙附体?这么短短两年间有这么大长进,在很大程度上,不都是得益于干娘给你亲娘一样的后勤保障,干爹干娘手把手教你敢这样干那样?可别小瞧了干娘像漂母一样为我洗洗晒晒,小事一桩而已。不,一天两天是小事,可一年两年坚持下来就不是小事了,至少我那些哥们所拜的干娘们没谁做到了的。事实上,她们当义务漂母谁也没坚持到一年的。至于供干女干女打牙祭的小灶,也没有谁坚持了一年半载的,唯有我干娘的小灶,不但为我常开,也不时叫来我的哥们湘生等人大快朵颐。就在前天,几个人还在干娘那张方桌上吃了一顿黄瓜烧鳝鱼呢。丁固呀丁固,你小子方才同湘生几人吃喝时就怎么把干爹干娘扔到爪哇国了呢?
   月光下,我同干娘一道漂洗衣服,却又不解地问:我参军了,衣服被褥部队里都是统一发放的,这些劳什子还洗它干啥?
   你穿你的军装盖你的军被好了。这些东西洗干净了,让湘生他们给你带回家呗。
   不用啦。既然洗干净了,干娘你不嫌弃的话,这些东西你们就留着吧。被褥还有几成新,你们可以用;衣裤也还没破,铁锁可以穿哦。
   哎哟!干娘忽然间轻轻呻吟了一下。怎么回事?干娘举起右手,就着比先前清亮些了的月光,我看到她靠大拇指的掌肉上,有一条浅浅的血痕,往下缓缓地滴着极其细小的血滴。原来,她不小心漂洗被子的手在石棱上划了一下。怎么啦,今晚?要知道这样的不小心在干娘身上几乎是零记录的啊。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很简单,一个跟自己亲崽一样的干崽子明天就要离开她的羽翼了,你干娘能不激动吗?能不黯然神伤却又不得不藏着掖着,不让你看出来吗?如此心境,估计是她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所以,在这份纠结中,出现这样的‘不小心’不是顺理成章的吗?”芬芳禁不住当一回业余心理分析师的冲动,又打岔了。
   丁固说老婆你这心理分析师可以从业余转专业的了。是的,我当时也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双手捧起干娘这只手,送至口中。干娘嚷道:放下,快放下,固崽你这小子,当年吃了我的奶,今晚还要吃了我的手喝我的血不成?哈哈哈……
   如此纠结、对我如此不舍的干娘心态就是好,这时候了,还能跟我这么说笑。我轻轻吸吮着她的伤口,吐出血沫,用唾液给她消毒。如是这般好几次,还是被她推开了,说它老皮老肉的哪有那么娇嫩?她像一个真正的母亲一样,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了好多好多一人在外,要怎样怎样注意保重自己争取进步之类的话。然后我们站起来,我从地上捡起扁担,正要钩住两只洗衣桶担起就走。可让她一掌拍落了扁担。
   干嘛呀?
   不干嘛。今晚一分手,还不知要好多年才能看到我的固崽。来吧,固崽,让干娘抱一抱,亲一亲吧。接着不由分说张开比我至少要长半个手掌的双臂,把我紧紧拢在怀里。她那对依然丰满柔软而极富弹性的乳房紧紧挤压着我的胸脯,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又无比地爽,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怀呢。
   芬芳白了丁固一眼,敲了他一下脑瓜顶:你这是典型的恋母情结,估计在你亲娘身上你都感觉不到,还是在这么年轻的的干娘身上体现了吧。接下来呢?接下来又吃干娘的奶了吧?不过,既然已经给小囡囡断奶两年,汁液早枯竭了吧?得了,得了,不和你逗趣了,你那恋母情结也不要再秀给我听了。反正,你参军以后的经历我都门儿清,晓得你跟我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是清白的,就无须听你做“无罪辩护”了。既然她在你的生命中这样伟岸地挺立着,在这故事里又这么可敬可亲,下一个双休日我同你一块去瞻仰瞻仰她老人家好了。呃,门铃响了,红烧肉来了。快开门去吧。
   丁固说了声“谢谢老婆”,然后冷不防抱起比他高半个头的芬芳,一边亲吻一边走,直到门口,才放下她,拉开了房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9 21:26
  尾声

  货真价实的录音磁带和子虚乌有的照相底片还真奏效了,狗熊调走了,干爹却还是当上了官,不过不是支书,是队长。跑分场、总场跟上级领导汇报请示、组织队员群众开会学习以及政治宣传之类抛头露面的事儿,他一概不管,那些都是以前的队长提上来的支书半生不熟地边学边做。
  两年后。故事是没啥故事,可变化还是有一点点。譬如:干爹不再是一个人做死地干活然后损私肥公没商量,而是在干娘、我还有湘生哥几个的劝说和督促下,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合理安排农事分配劳动力促进农作物丰产上面。而干娘,也有改变。不再放肆去超定额,赚那么多额外的工分了,匀出一部分精力来帮助干爹那队长的干活。两口子这样齐心协力、公私兼顾的结果是,面子里子都有了,政治经济双赢了。不是吗?二牛同志早名声在外了,这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标兵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从农场冲往地区了,在地区巡回演讲了好几场,几次要升官,都让他劈头劈脑回绝了,惹得队上90%的人都说这家伙蠢到他外婆家了。
  他外婆家到底是个啥样,当然谁也不晓得,谁也不想去晓得,可还是晓得他自己家里也不再是那个穷酸样了。别的不说,菜锅里的油水就多了些,更有那个摇篮似的床铺,终于被干爹这个制作人几斧头给劈了,当劈柴烧了,然后请正儿八经木匠做了两张扎实的柘木床,同干娘一块干活的娘儿们免不了叽叽喳喳打趣她一通,说她同队长老公在床上干活可以毫无顾忌地出大力流大汗快活得气死神仙咯。还有铁锁、铁蛋一个念中学,一个读小学,也不为学费发愁了。小囡囡也快三岁了,蹦蹦跳跳、摸爬滚打早成了一把好手,有意思的是,这小囡时不时擤鼻涕涂抹她老娘身上,抑或骑在她老爹脖子上喂他一泡童子尿,诸如此类恶作剧,更是为这个乡村人家点缀出几分喜剧气氛。具体上演了那些小小喜剧,时间关系,我就不给你一一道来了,芬芳。
  至于我这三寸丁谷树皮嘛,那更是长进了哈。不瞒你说,还是两方面的呢:一是长个儿了,两年下来,从一米五六一股脑儿窜到了一米六五。虽说在哥们一起还是最矮的,但至少再没人叫我三寸丁谷了,好歹也是一副人模狗样了不是?另一方面嘛,那就长脸了。凭我的悟性、毅力和心灵手巧的天生异禀,两年来,我用牛耕作、插秧割禾、锄草施肥打农药……所有技巧型农活都干得得心应手,论活儿干得快干得漂亮干得顺溜,在知青中独领风骚且不说,即便在全队乡民中也没有几个对手了。渐渐地有了些赞誉,有了些名气。我这人嘛,就怕出名,可新支书还是把我的大名报到场里先进知青标兵的名单上去了,后来还出席过一次全地区的知青代表大会呢。
  从地区戴着个先进知识青年的胸章回农场不久,命运的天平进一步向我倾斜了,不,岂止是倾斜,可以说是转折了。那是一个春天。我被推荐应征入伍了,嘿嘿,一块好钢投进人民解放军这个革命大熔炉中去了。我好高兴好高兴,接到入伍通知的那一天,叫上湘生一帮哥们跑去场部饭店胡吃海喝了一顿,觥筹交错,弹冠相庆,帽子抛到半空玩杂耍似的接住再抛起……那个得意忘形啊,直到高一脚低一脚踯躅在淡淡月光下,偏左偏右浑似不倒翁一般地回到队上,才让卫国这滴酒不沾的家伙一提醒:呃,你不去跟你干爹干娘道个别吗?
  我连忙甩开他们,独自跑到电排干渠,一头一脸钻入水中,让自己清醒清醒,再狠狠地喝了几口清冽沁凉的水。我惬意地呵了一口气,然后大叫一声“干娘,干爹,我走了,再见了!”
  “叫什么叫?谁不晓得咱固崽参军了?”干娘?干娘怎么会在这里?我循声一望,如水月光下,十几米开外,渠边一块临水的青石板上,一个看上去还有几分婀娜的侧面人体剪影即刻映入我眼帘。原来她在洗衣被,好大两桶啊。
  近前一看,水中这些东西不都是我的吗?就在我和湘生他们大吃大喝的时候,她去我们寝室把我的被子拆了,衣服拿了,吃饭后就到这儿洗衣被晒月光喽。我猛击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子:丁固呀,丁固。做人怎么能这么不晓得感恩呢?你以为你自己真有三头六臂,真是半仙附体?这么短短两年间有这么大长进,在很大程度上,不都是得益于干娘给你亲娘一样的后勤保障,干爹干娘手把手教你敢这样干那样?可别小瞧了干娘像漂母一样为我洗洗晒晒,小事一桩而已。不,一天两天是小事,可一年两年坚持下来就不是小事了,至少我那些哥们所拜的干娘们没谁做到了的。事实上,她们当义务漂母谁也没坚持到一年的。至于供干女干女打牙祭的小灶,也没有谁坚持了一年半载的,唯有我干娘的小灶,不但为我常开,也不时叫来我的哥们湘生等人大快朵颐。就在前天,几个人还在干娘那张方桌上吃了一顿黄瓜烧鳝鱼呢。丁固呀丁固,你小子方才同湘生几人吃喝时就怎么把干爹干娘扔到爪哇国了呢?
  月光下,我同干娘一道漂洗衣服,却又不解地问:我参军了,衣服被褥部队里都是统一发放的,这些劳什子还洗它干啥?
  你穿你的军装盖你的军被好了。这些东西洗干净了,让湘生他们给你带回家呗。
  不用啦。既然洗干净了,干娘你不嫌弃的话,这些东西你们就留着吧。被褥还有几成新,你们可以用;衣裤也还没破,铁锁可以穿哦。
  哎哟!干娘忽然间轻轻呻吟了一下。怎么回事?干娘举起右手,就着比先前清亮些了的月光,我看到她靠大拇指的掌肉上,有一条浅浅的血痕,往下缓缓地滴着极其细小的血滴。原来,她不小心漂洗被子的手在石棱上划了一下。怎么啦,今晚?要知道这样的不小心在干娘身上几乎是零记录的啊。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很简单,一个跟自己亲崽一样的干崽子明天就要离开她的羽翼了,你干娘能不激动吗?能不黯然神伤却又不得不藏着掖着,不让你看出来吗?如此心境,估计是她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所以,在这份纠结中,出现这样的‘不小心’不是顺理成章的吗?”芬芳禁不住当一回业余心理分析师的冲动,又打岔了。
  丁固说老婆你这心理分析师可以从业余转专业的了。是的,我当时也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双手捧起干娘这只手,送至口中。干娘嚷道:放下,快放下,固崽你这小子,当年吃了我的奶,今晚还要吃了我的手喝我的血不成?哈哈哈……
  如此纠结、对我如此不舍的干娘心态就是好,这时候了,还能跟我这么说笑。我轻轻吸吮着她的伤口,吐出血沫,用唾液给她消毒。如是这般好几次,还是被她推开了,说它老皮老肉的哪有那么娇嫩?她像一个真正的母亲一样,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了好多好多一人在外,要怎样怎样注意保重自己争取进步之类的话。然后我们站起来,我从地上捡起扁担,正要钩住两只洗衣桶担起就走。可让她一掌拍落了扁担。
  干嘛呀?
  不干嘛。今晚一分手,还不知要好多年才能看到我的固崽。来吧,固崽,让干娘抱一抱,亲一亲吧。接着不由分说张开比我至少要长半个手掌的双臂,把我紧紧拢在怀里。她那对依然丰满柔软而极富弹性的乳房紧紧挤压着我的胸脯,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又无比地爽,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怀呢。
  芬芳白了丁固一眼,敲了他一下脑瓜顶:你这是典型的恋母情结,估计在你亲娘身上你都感觉不到,还是在这么年轻的的干娘身上体现了吧。接下来呢?接下来又吃干娘的奶了吧?不过,既然已经给小囡囡断奶两年,汁液早枯竭了吧?得了,得了,不和你逗趣了,你那恋母情结也不要再秀给我听了。反正,你参军以后的经历我都门儿清,晓得你跟我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是清白的,就无须听你做“无罪辩护”了。既然她在你的生命中这样伟岸地挺立着,在这故事里又这么可敬可亲,下一个双休日我同你一块去瞻仰瞻仰她老人家好了。呃,门铃响了,红烧肉来了。快开门去吧。
  丁固说了声“谢谢老婆”,然后冷不防抱起比他高半个头的芬芳,一边亲吻一边走,直到门口,才放下她,拉开了房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00:09
  一生一世,一个男人的生命中至少有一个女人,甚至包括肉体,关乎心灵。
  经典!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08:25
干娘真是一个善良充满爱心的好女人呀!同时又洋溢着当年农妇的那么一股泼辣劲儿,非常有个性色彩的人物。欣赏周公精华之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7 09:48
精彩的中篇小说。拜读了。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8 19:29
好啊,又见周版主中篇小说。先留个记号,有闲了再认真拜读哦。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6 22:06
谢谢不握笔的手和乡野之风二位文友的支持和鼓励。问好!春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9 19:20
好吸引眼球的年代小说啊!这位干娘真是太令人敬重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9 19:32
好多字 由于现在比较心烦 所以 我的确没办法看下去 先留个脚印先




----------------------------------------------
洒脱。是假的吧?也许是我在自己骗自己。却又是真的骗倒了自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0 16:27
没耐性看,路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6 14:38
生命就像齿轮,一刻不停地旋转,有追求,有梦想,肩负责任,保持灵魂的高贵,坚守信念,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永无止境的追求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7 08:21
好打动人的小说,这位干娘可真是太伟大了。楼主的人物心理描写真是太细腻传神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1:16
好文章!好啊!谢谢马湾,感激留言,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2

原帖由 九大湖人 于 2016-3-19 19:20 发表
好吸引眼球的年代小说啊!这位干娘真是太令人敬重了。


对,干娘令人敬重。湖人兄弟的跟评也令人感动。谢谢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2

原帖由 ling878510 于 2016-3-19 19:32 发表
好多字 由于现在比较心烦 所以 我的确没办法看下去 先留个脚印先


留吧,欢迎回头再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3

原帖由 gxlluuoo 于 2016-3-20 16:27 发表
没耐性看,路过


路过也好,至少留下了您的脚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3

原帖由 gmacrcaing 于 2016-3-26 14:38 发表
生命就像齿轮,一刻不停地旋转,有追求,有梦想,肩负责任,保持灵魂的高贵,坚守信念,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永无止境的追求吗?

生命不息,追求不止。谢谢光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4

原帖由 三生有石 于 2016-3-27 08:21 发表
好打动人的小说,这位干娘可真是太伟大了。楼主的人物心理描写真是太细腻传神了。


外汉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三生真是有一双慧眼啊。谢谢夸赞。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9 22:05

原帖由 wdnmi 于 2016-3-29 21:16 发表
好文章!好啊!谢谢马湾,感激留言,问好!



谢谢朋友。马湾是谁?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64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