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2400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26 10:45

母亲被打成轻伤二级 桃源县凌津滩派出所不立案



小亮说事 发表在 常德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0-1.html


2015年2月家中父母的一场变故

原投诉标题:生我养我的父母双亲 千里回乡的女儿该怎样为您讨回公道

2014年11月21日下午五点,我爸爸冯道清在凌津滩镇岩桥坪组(自己家居住地)去背砍倒的树(对方是砍我家的树和柴)被来势汹汹的邻居冯长林、冯华林以及女婿佘小勇(现已跑回湖北老家)三人打伤至十级伤残。

爸爸左外踝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当时,爸爸背树是在自己家的附近5米远处,对方冯长林看到我爸要背树,就出言不让,说“你今天背了这棵树,我就要你死”。而我爸只是觉得是自己家的树,就没有理冯长林,他们于是就拿起了木棒近身打我爸爸,其后,他们的女媳佘小勇跑来用双手死死的掐着我爸的脖子,让冯长林、冯华林两人打我爸。

我妈妈程玉枝(13907423334)看到我爸被打伤后赶忙来制止,试图扯开他们三人,对方冯长林、冯华林两人反其身来用木棒打我妈妈。当时,妈妈被打得鲜血直流,妈妈试图挣开,他们几人一起又将妈妈的手和脚按住,狠狠的往身上打了几棒(棒子的直径约6厘米),其后又将妈妈从打架的坡上推下来,说要摔死我妈妈。冯长林,冯华林他们的居住地和我家也都是在对面,大约几百米地方,而对方的家人却从打架到打完,就没有想过出来制止。

当时我妈妈已经血流满身,地上已经都被鲜血染红,但心里想着两岁的孙子一个人在家里睡着的,于是就忍着全身痛,打了我舅舅的电话,我舅舅的电话没有人接,于是就打了我姑父的电话,我姑父接到了电话,知道情况后就直接打电话叫了村主任程友波一起过来,当时我姑父看到我爸爸妈妈全部都伤重,就叫了车把我妈妈送到了乡镇医院,医院的医生看到全部都是血,不知道是男是女,看到伤势严重就不接收,要求我们去县城人民医院治疗,于是我们就去了县城医院。

到达县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照片出来头部被打伤,头皮破口流血疼痛,左额顶部伤口长约3cm捶裂出血,深及皮下,中度污染,左膝关节红肿,局部皮肤挫伤,膝关节痛性活动受限,左侧,第7- 9 -10肋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当天晚上我们及时报警,当地派出所也都有人来看了一下走了。
经过法医的鉴定,母亲伤势到达轻伤二级。只因为我们家里的钱都已经用完,交不起医院的医药费,父母就都提前出院了,但是病情并没有完全好转,妈妈走路爬坡困难,爸爸的脚还疼痛,肿大不能落地走动,期间我们多次要当地派出所出面,但派出所不作为,一直拖延推脱,直到没有办法拖了,就叫我过去派出所,也把对方的人叫了过去调解,调解的时候派出所是袒护着对方的,对方没有任何诚意,也都抱着置之不理的态度,而所有的住院医疗费用都是我家垫付,一共两万多元,对方只出了两千元药费。还对外扬言“架打赢了,出了两千元钱,就当是抽烟了”。因为对方的舅舅是村里的村支书,他舅舅偏袒他们,即便他们把我爸妈打伤了也没有道过歉,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处

我家看到派出所也不作为,没有办法就找到常德市里的信访部门,接待我们的领导是市公安局彭晓林,他听完情况后给我们开了要求处理的书面文件。

我们拿到信封的书面文件给到凌津滩派出所高昌喜所长(15307361088),他说你们没有什么好找的,也只有那么个本事,不管你们找县里还是市里都还是我所里处理。我们请求他高所长立案,他也是说要研究,不立案。

后来他和我们吵了起来,他作为凌津滩派出所长,在他辖区内发生了故意伤人案件也拒绝立案侦查,这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同时也是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且冯长林、冯华林两人将我母亲打成轻伤二级,已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触犯了刑法,理应被追究刑事责任。我从东莞打工地回家也2个多月了,仍没有得到派出所方面处置案件的消息,我们家退无可退了。


求助人: 冯菊芬18681084290
2015年2月3日




家中父母一年来维权的艰辛之路

因为凌津滩派出所高昌喜不认可第二次轻伤的鉴定结论,经朋友介绍,家里花了6000元于2015年4月请了一个叫钟士杰的律师(13973620974)开始走司法程序。然而一直到11月份,法院还没有立案进去(向钟律师交了1500元立案费)。

无奈之下,我们又回过头来请求重新鉴定,由凌津滩派出所委托,我们在常德市中医院常德市岐黄司法鉴定所作了第三次鉴定(又花了3000元,其中钟律师出了1000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片说明:2015年的最后一天,我们终于拿到了再次鉴定为轻伤的结论书,但是在派出所,当我妈妈陈玉枝拿鉴定结论书的时候却被告知只能拿走自己的鉴定结论书,而爸爸冯道清的鉴定结论必须要他亲自来拿(高所长明知道当事人身体受伤不便行走,而且从我们家到派出所要走几十里山路……试问高所长,这就是你们代表桃源县公安局的便民服务吗?)


无妄之灾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经济困境

住院费用:一共花了两万多元。

前前后后一共做了三次司法鉴定。
第一次凌津滩派出所委托在桃源县中医院信源司法鉴定所鉴定花了1000多元;

第二次由凌津滩派出所委托在桃源人民医院捍正司法鉴定所鉴定花了3000多元钱;

第三次由凌津滩派出所委托,在常德市中医院常德市岐黄司法鉴定所作了第三次鉴定又花了3000元。

2015年4月请律师花了6000元,律师说法院立案又额外要了1500元(无收款收据)。

其他的费用……

可笑的是,到现在为止公安没有立案,法院也没有立案。



又是一个春节


去年的春节,我们家几乎是在泪水中度过的,今年的春节,在东莞打工的女儿我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再次回到家中面对我忠厚善良的父母双亲,在凌津滩的那个小山村,不知道他们的维权路还有多长……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7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