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26 13:00

反对“二次议价”,究竟是在维护谁的利益?[灌水]



甄岩2016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最近几年,反对药品“二次议价”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卫计委除了出台文件明文规定“不得‘二次议价’”外,有关负责人还多次在会议上明确反对“二次议价”。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反对“二次议价”的态度则更加坚决,2015年年底浙江就有部分药品生产企业联合声讨浙江四地“二次议价”。他们反对“二次议价”的理由主要是:在政府已经通过药品集中招标确定药品采购价的条件下,“二次议价”不但不合法,而且不合理,最终让患者的利益受损。
  果真如此吗?
  一、“二次议价”真的不合法吗?
  反对药品“二次议价”的人认为,招标投标法明确要保护依法实施的招投标所形成的结果。现行公立医疗机构的采购价(即中标价)是省级卫生行政部门经过招标确定的,在省级药品中标价基础上进行“二次议价”,否定了省级药品招标的结果,当然违反了招标投标法。
  这种推论,看起来有理,实际上禁不住推敲!为什么呢?因为招标投标法保护的是“依法”实施的招投标结果。现行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结果是否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要看这一结果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二章第九条规定:“招标人应当有进行招标项目的相应资金或者资金来源已经落实,并应当在招标文件中如实载明。”这说明谁采购、谁付款,谁就是招标人。而主导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卫生行政部门,根本就不是药品的采购者和付款者,招标主体明显错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所谓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只管定价,不管采购和付款,“只招不采”,属于行政干预市场,是“假招标”、“假采购”。
  从各地的“二次议价”来看,交易的双方(买方是医疗机构,是真正的采购者、付款者;卖方是药品批发企业)、交易的标的物(具体到了药品的品类、规格、剂型和厂牌)、交易的条件(数量、价格和回款条件)都十分清楚,都在所签订的合同上有明确的标注,是“真招标”、“实采购”,完全合乎招标投标法、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
  由此可见,“二次议价”不但不违法,而且是对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这一违法行为的纠错。以“二次议价”否定了省级药品集中招标的结果为由而将“二次议价”定性为违法行为,其错误就在于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本身是非法是以及其结果不在法律保护范围之内这一事实。
  二、“二次议价”真的不合理吗?
  反对药品“二次议价”的人认为,“二次议价”让医院有了通过降价获利的机会,这与零差率、破除“以药补医”等禁止医院“逐利”的政策相违背,不利于实现公益性,明显不合理。
  “二次议价”确实与禁止医院“逐利”的零差率政策相违背。但是,把禁止“逐利”等同于公益性,则犯了以价值判断代替事实判断、用主观愿望代替客观规律的错误。
  改革开放以前,土地归集体、归国家,农民的劳动成果归集体,不允许“逐利”,结果是全国人民都饿肚子。改革开放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允许逐利,结果大大调动了农民劳动生产的积极性,粮食连年大丰收,立马解决了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实际上,改革开放以来所实行的市场经济正是以盈利为目的,允许逐利,才创造了物美价廉、供应充足、服务周到的奇迹,才有了我们今天美好的生活。由此可见,是否有公益性和是否“逐利”之间并不能划等号。
  回到医院的药品购销问题上来,实施零差率,禁止“以药补医”、禁止医院通过药品购销“逐利”,真的就比允许“以药补医”、允许医院“逐利”要公益吗?我们不妨来看一看央视2011年报道的药价虚高2000%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事件:

  药品名称: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2ml:0.3g)
  生产企业:山东鲁抗辰欣药业有限公司

   北京公立医院 山东民营医院
  出厂价(元/支) 0.6 0.6
  采购价(元/支) 11元 0.64
  零售价(元/支) 11 2
  合法以药补医的程度 0 213%
  合法以药补医金额(元/支) 0 1.36
  非法的以药补医金额,即回扣(元/支) 4.4 无

  公益性分析 完全相同的药品,以药补医程度为213%的民营医疗机构销售给患者的价格不到破除医药不以的公立医院的1/6.
  允许“以药补医”、允许通过药品“逐利”并且没有政府补贴的民营医院为何更能让公众获益呢?
  因为零差率这一禁止“以药补医”、禁止医院“逐利”的政策违背了“采购价格越高、获利越多”这一正常的客观规律,让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导致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只有“高定价、大回扣”这一条路可走,其结果是“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淘汰价格合理无回扣的药品”。虚高药价中的回扣(北京公立医院11元的价格中包含给医生4.4元的回扣)刺激了医生的大处方和滥用药,让患者不但多花了钱甚至丢掉了性命。
  因此,破除“以药补医”、禁止医院“逐利”的零差率政策,不是什么公益性政策,而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公害性政策,是不合理的政策。允许“以药补医”、允许“逐利”的“二次议价”,有利于实现公益性,是合理的。
  三、“二次议价”真的让患者利益受损吗?
  “二次议价”是以中标价为基础的砍价行为,无论如何也不会导致药品价格的提升,怎么会让患者的利益受损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事实胜于雄辩,还是来看一下福建省两个城市(禁止“二次议价”的漳州市和允许“二次议价”的三明市)的真实情况吧。
  2013年7月23日,央视以《漳州医院腐败,何以全线失守?》为题曝光了福建漳州医疗腐败案,全市73家公立医院100%涉案,药价的50%用于贿赂。该报道揭穿了一个公认的秘密:药企普遍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非法竞争,低价中标无回扣的药品完全被高价中标有回扣的药品所淘汰,医生收受药品回扣成为普遍现象。
  这说明,在禁止“二次议价”的政策下,虚高药品中标价中的水分绝大部分被用于贿赂、用于刺激医生的大处方和滥用药,让患者不但多花钱甚至丢掉了性命。
  2015年12月12日,央视报道了福建三明医改的做法,通过反复的“二次议价”挤掉虚高药价中的水分,仅此一项就挤出了“1个多亿的钱”,实现了患者负担明显下降、医保资金扭亏为盈、医生合法收入明显提高的“三赢”结果。
  “二次议价”为何会让患者的负担明显下降呢?“二次议价”后,实际供货价大幅下降,药价中用于回扣的空间被挤掉了不少(例如,福建省中标价为256元/的奥美拉唑钠,“二次议价”后在三明的供货价为7.8元/盒;再如安徽六安,通过“二次议价”至少挤掉了中标价中30%的水分)。没有回扣的刺激,医生就没有大处方和滥用药的动力,没有了大处方和滥用药,患者的药费负担自然就会下降,而且会免受过度用药之苦。
  由此可见,“二次议价”不但没有损害患者的利益,而且维护了患者的利益。
  四、反对“二次议价”,究竟是在维护谁的利益?
  综上所述,“二次议价”,不但合法、合理,而且维护了患者的利益。那么卫计委和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为何要拼命的反对“二次议价”呢?因为“二次议价”冲击了他们的非法利益。
  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零差率、禁止“二次议价”的政策环境下,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只有“高定价、大回扣”这一条路可走,药企之间的竞争结果是“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淘汰价格合理无回扣的药品”。要想在竞争中胜出,所有的企业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伺候”好主导招标的卫计委,定个天价,留足回扣,然后从虚高的药价中拿出巨额的回扣来刺激医生多开自己的药;否则,如果没把卫计委“伺候”好,药品中标价不够高,回扣的空间小,就没法让医生开处方,就会被竞争对手所淘汰,落得个“低价中标死翘翘”的悲惨结局。因此,省级药品集中招标让卫计委决定着5000多家药厂的数万个药品准入公立医疗机构市场的资格和价格,每一次招标都成为决定药企命运的生死大战。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额约为每年10000亿,药厂公关药品招标办的费用约占5%,即500亿,平均到31个省(市、自治区)为16亿元。如此巨大的一块“肥肉”,让卫计委成为一个权力最大最肥的部门。
  如果放开“二次议价”,靠“高定价、大回扣”获利的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就会失去竞争力,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所导致的药价虚高黑幕就会被戳穿,招标就会被取消,如果招标被取消,卫计委将由肥缺部门变成清水衙门。由此可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和卫计委拼命反对“二次议价”的真正理由是“二次议价”冲击了他们的非法利益,目的是为了维护“高定价、大回扣”的非法利益体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6 13:59
英雄所见略同;西南某地卫生局要求药品供应商须先行给予卫计局不低于12%之供应货款返利,尔后方可给经销商供货;此举颇有异曲同工、珠联璧合之效应也!嗨嗨!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29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