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5804个阅读者,1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2-26 19:23

[原创]漂洋过海来看你



季林天空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不是所有的初见,都那样美丽
  “我想和你谈一场倾城之恋。”当我的话音刚落,我便知道,这是我小半辈子里说过的,最荒唐的一句话。

  对面的窗口发来一串消息,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仔细看,因为是陌生人,我也就没有顾忌,甚至都没有去想对面是男是女,是童叟妇孺。答非所问的回复了那么一句,就是一种情绪,一种情绪的叛逆。

  瞬间被我关闭的对话框,又切断的电源,刚才的所有似乎都和我没有了关联。

  黑色填充了四角的房间。我整个人像是坠入一种万丈深渊,又旋在空中,找不到落脚点,也找不到该停泊的岸。忽而感觉魂魄在游离,又在身旁近近远远。像是一种告别,又像是一种留恋。

  感觉心脏压抑得快要窒息。房间不是很大,而此时像是在荒野里一样的空旷。床上只有我,还有一本被我抱在怀里的,自己写的文集,如此的安静与孤寂。安静里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那般得缓慢,缓慢里又时而急促。孤寂里我和黑暗对峙,对峙成时间的流逝。

  窗帘哗啦作响,半开的窗子,被一阵晚风打破了此时的沉寂。我下了床,伏在窗台,一眼望去,城市的夜空,有霓虹的点缀,星星点点的梦幻。多少有灯光的窗子里,是不是就应该有多少的温暖与幸福?泪水落下,在晚风里冰凉。想想和他牵手到分手的三年,像是一个梦,又没有落下一点痕迹。那么顺其自然的牵手,继而又顺其自然的分手,如此的平静与友好,那微笑里像极了多年的老朋友。三年前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说“好!” 三年后他说,“我们离婚吧!”我说,“好!”貌似我们之间从未有过争执,也未有过交集。都说爱人分手后做不了朋友,而我们一直在爱情里做着最好的朋友。

  没有一个人天生迟钝,或者不解风情,是荷尔蒙分泌的多少决定了他处在什么状态。一杯啤酒都可能让我们飘飘然,更何况是一场爱情?可是我的爱情在哪?三年我都没有找到答案。


  【二】并不是所有的真情,都是一见钟情
  日子在变了的不变里,继续。

  其实没有谁愿意孤单。没有合适的伞,是不是该淋一辈子的雨?

  白天一如既往的上班,晚上一如既往的一个人。写写画画,都是转换不了的格调,再或者就是一寂永寂,就那样的呆呆的什么也不做。

  窗口那边又发来了消息,我没有回复。打开了那个人的资料看了下,还好,还好,性别:女。

  “为什么叫甄浅(真欠)呢?”我故意把她(他)的名字声调加重下去。

  “你才欠呢!注意你的发音啊,是qian,三声,三声。”她(他)也加重了语气。

  而后我不语。她(他)发过来一首音乐,我没有听过的名字。就这样的安静了下来。音乐说不出的是悲还是凉,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月夜里我该思念谁。就那样的单曲循环。听说喜欢单曲循环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而我,谁是我故事里的主角?

  漫漫长夜。

  【三】无心插柳柳成荫
  曾几何时,一个人的夜,滋生了一点世俗的暖色,尽管这暖我看不见也摸不着,可它明明存在着。

  一杯喝不到口里的茶,被她(他)斟了一杯又一杯,在每个清晨还有黄昏;那些不死的传说,被她(他)从历史的昨天讲到了鲜活的今天,在我疲惫的时候填充了一段懒懒的空白;一个人的房间,像是住着两个人的孤单。我正要敲门,而你已经开门。两双举棋不定的手,悬浮于时间的落差。只道一句“还好吗?”躲闪了一个“心照不宣”,躲闪了一个“乍暖还寒”。

  于我,还是一个偏于静的女子。是不是喜欢静的女子都有一种小伤情,还潜隐着小矫情?我想大抵是吧。

  看见街上的双双对对,看见日暮烟火的窗子,我还是感觉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不知何时,羡慕了街上那些吃着垃圾食品的情侣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笑的样子;不知何时,渴望了厨房里的饭香,是爱人锅碗的叮当,胜却了俄罗斯郊外的晚上;不知何时,我依赖了你的陪伴,尽管有声无声,但我知道你在时间的流逝里和我同在,陪我流浪,陪我驻足。

  “欠,你为什么是个女人呀?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不知何时起,我就这样叫她(他)了。我纠结着,后面的话我说不出口。

  “什么为什么呀?我是男人呀,男人!”欠加重了语气。

  “那你资料为什么是女?”

  “那我资料要是写保密,难不成我就是人妖了吗?”

  我生气关掉了电脑。 突如其来的改变,却没有丝毫的快感。我自问,“这不是我想要的吗?以前的坦然骤然成了拘谨。


  【四】不是所有的真情,都叫一见钟情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于“家”这个字的概念,我有了一种敬而生畏的感觉,一次失败的婚姻,让我畏惧了,不敢再去碰触,尽管渴望又望而却步。

  一个人的日子,也过于潦草。时而忙碌,时而悠闲。桌子上的水,总是被他提醒着喝;按时吃的药被他啰嗦了一遍又一遍;他是我的天气预报,如此准时;他是我的闹铃,从来都没有迟到。于我,也依了一种懒惰和依赖。

  突然,我看着手机的拨号键,深思了11位数的排列,到底哪个在前哪个在后,才可以我叫一声你的名字,有人恰好的应答叫出我的名字。看着手机,我无所适从。

  那天感冒了,感觉只要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来似的。他说:“你休息十分钟吧,打开视频我看着你,到时间我叫你上班。”班上人员少,请假都费劲。他点开了视频,我却看不到他,他一直不肯路面,说自己是个老头,不想打破了这份美好,我也从不强迫他。

  我在一种最踏实里睡去。不用担心会睡过头,甚至也不用担心会一睡不醒。我就感觉他在我身边埋头写作,一边回头看着我的样子,再或许他抚了一下我的头发......他很喜欢开着视频,我们偶尔那么一句,一问一答,然后各忙各的。他说这样很安心,我也变成了习惯,只是他从来不肯让我看见他的样子。可我分明看见了他的样子,在日积月累温暖的拼凑里。也不知道他叫了我几声,才在一种昏睡里醒来。更不知道我睡觉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嘴角会不会流羞,更不知道我会不会叫出了他的名字......

  【五】趁着还来得及

  他像是一个一直行走的人。他去过很多地方,那些地方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个名词的概念。他的文字,都是他行走的游记。他跟我讲每个地方的地理文化和走过后的感受,我像是在他的叙述里,亲临了现场一样,每每回味不尽,更像是在一种陈述里周游了世界。

  他说去过撒哈拉沙漠,只是为了寻找三毛的影子。他说三毛是沉重的,是不开心的,因为,她一直看着那里的人们是怎样的自虐与冷漠。我们只在媒体与流传里看见了或想象着一些事物的美好,殊不知那些“光鲜”的背后,沉重了多少心情。人和物都不值得同情,我们该唤醒的是一种思想。

  听着他的侃侃而谈,我说:“我们也去那里结婚吧!我也一直想走近三毛。 ”其实我根本就没指望他回答我,因为这是他一直回避的话题,他有那么坚不可摧的理由,就是说什么“不想你的青春毁在我一个糟老头手里。”还有什么“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百年后的孤单不想让你一个人承受——”我说:“好啊!那你现在离开。”他也回答“好”可是从未离开,也不肯离开,或者是离不开......

  每天习惯着他给的习惯。有一天他告诉我说不舒服,要住院,让我等他几天。我问什么情况也不肯告诉我。回头想想,和他相识相伴也已经一年多了,可是却感觉像是遇见不久,一切都是春风吹开的翠碧,一切都是烟雨里的朦胧诗意。可是他让我等,我等了几天又几天,又几天。一切又恢复了一个人,而心里却住着那么一个人。忘记带的雨伞,睡过了的时间,还有那一杯杯凉透了的水,才被记起喝,又陷进的沉思。上线下线,下线上线,像是在不停地按动台灯的开关。发过去的消息,如沉海底的死寂无声。

  夜色里,又依了一种懒惰。感觉像是四季的浮萍,我不知道来自哪里,又该去向何处。我翻开了他的空间,看见那些他为我写过的诗篇,每翻开一篇读一句,便疼一次。如此的虚无又如此的澄清,再也不被亮起的头像,不被牵扯出的呼吸。倚在窗台,我眺望。天空深邃,我想搜寻一种答案,只有几颗不眠的星子,依然着眸光清澈。弦月已经淡去,感觉和我又远了一程。我不知道到底是该仰望天堂还是该俯视地狱,人间,我只是经过,却回眸了你的温暖穿肠,又坚不可摧着一堵墙。

  空间的音乐被自动的播放着,传来着一些些春夏秋冬,一些些浮生若梦。

  为你 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
  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
  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

  “我要去找你。”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回复的留言。

  忽而,我就那么地笑了。 我告诉自己,一切要趁还来得及。

  【六】倾城的奔赴,哭笑的人生

  我带着亲人的不解,我带着同事的惊讶,我带着我全部的家当,我带着情绪上的坚定,一刻也不再犹豫,我怕下一秒我会后悔这个决定,所以,我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就这样,我要去找你,去寻一个答案抑或寻一份幸福。

  人生如梦。想想那时,想想这时,我害怕所有的一切再也想不起。如此安静的自己,竟也漂洋过海去看你,去看一个未知。我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抵达;能不能如愿的见到你,更不知道还能不能安全的返回。所有的未知,又都屈从于我们的故事,我不想它成为过去。

  蝴蝶飞不过沧海,是不是因为对面没有了等待?我几经周转,累了的步子,倦了的眉眼,无心去多看一眼这个异国风情的小镇,是怎样的富足美丽,抑或贫穷落后。此刻我只想听见那个声音,带着惊讶还有满目的欣喜与责怪,将我拥在怀里,安抚我所有的风尘仆仆和爱的委屈。

  几经波折,我终于走到了你的面前。我不敢哭,怕泪水里模糊了你的样子,不能把切实的遇见清晰的落数。我也不敢笑,因为你一直在梦的地方,我怕声音惊醒了这一场我内心的宿醉,打破了我漂洋过海的寻觅,因为没有谁为我买单所有的执着和颠覆的人生。

  小镇的郊区,一方幽处。有湖有水还有丛林,稀稀座落着几家别墅,想必这儿也是小镇的富人区吧。一扇紧锁的大门,刷着黑色的油漆,周遭是矮墙相围。向里望去,有翠碧,还有高矮有序的植物。两层的中国式别墅,在异域风土里更显别致。白色的门窗,里面是我窥不到的好奇。

  在我按了几次的门铃后,里面缓慢地走来一位中年妇女。由远而近,我渐渐地看清楚了她的面容。她,形态可掬,身材尚好。她很礼貌的点了下头,我急忙用英语问了一句:“Please tell me if it is Mr.Zhen's house.”
  “您是大陆来的吧?”她略带微笑又有点坚定的语气反问我。
  “您看出来了啊!那甄先生他?......”我松了一口气。
  “雨初小姐吧!”
  “是”
  “甄先生他,他——”
  “他怎么了?”
  “一周前他,他过世了。”
  我忽然听见了他叫了我那么一声,也说不出在哪个方向,只是那声音很重,而我的身体却很飘......

  忽而被一道光线刺了眼,在我微微睁开的眼睛里。我听见了一声哗啦,眼睛急速地打量便锁定了目标,我又看见了为我开门的那位中年妇女。

  “雨初,醒了?哎呦,你瞧你把我吓得。叫我芸嫂吧。”她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我身边。

  我点着头,环视着这个陌生又诡异的房间。

  床罩和被褥是浅蓝色的,窗帘是白色的。一桌一椅,一书一墨。还有一个不算大的衣橱,也是白色的。我稍微动了动身子,坐起来。芸嫂不让,我还是起来了。潜意识里,又像是鬼使神差似的,猛地就回过头来,在床头的上方,有一幅画,素描画。惊醒了我所有的神经末梢,那不是画的我吗?......

  芸嫂看我又流泪,她一半宽慰我一半含糊地说着先生的故去。

  我似乎不再是那么得悲伤。由一种急切到了豁然开朗。浮生一梦?说的是我吗?为你,我赌注了一生,却换的如此的狼狈。留下——为谁呢?离开——走着还是跑着回去?我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输的彻头彻尾。

  在先生的家里,我住了两个晚上,第三天芸嫂介绍我去了一家茶室。茶室离先生的家大概有三四里地,徒步的话也不算太远,顺着先生的家一直往北就是,中间的这段路并不繁华,有绿化带,属于郊区。

  这算不算是人生的转折点?我由一个白领,漂洋过海的来这里做了一个茶室的服务员,专业岂止是不对口。芸嫂走的时候再三的交代过可以回“家”住,那里就她自己看房子。

  我坚持的选择了住在茶室,茶室二楼有个闲置的房间,不算大,容身足够用。


  【七】自己的人生,自己买单
  我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到今天的结果我后悔吗?我断了和所有亲人的联系,因为我不知道如何交代。这一场爱的赌注,我输了,输了感情,甚至输掉了回程的机票。如此窘迫的我,又想起了那晚芸嫂和律师对我说的话,只要我签名,按个手印,一切就那么的顺理成章了,再说的赤裸一点我摇身一变就成了富人。这是不是应了电视剧的剧情?救了一个生病的老头,后来发现救了个富翁,再或者富二代爱上了打工妹,想想这一切好生滑稽。先生是我的谁?我是先生的谁?所以,我毅然拒绝了惠赠。

  在异域环境里求生,更难一步,就语言上的交流,就是我的一个坎。于是在本子上把日常用语都做了互译记录,空了就加深记一下,还好,这里有一部分华人。

  这里的生意并不好,顾客很少,来的人也没有确定的分类,但我想大抵都喜欢安静吧。茶室的装修淡雅,古典,但是视觉敞亮,窗外的风景很好,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来玩的人不多,可能是郊区的缘故吧,故此也可称得上是一处“世外桃源”。茶室的音乐整天都像时钟一样的机械性的轮回播放着,有时候闲了我便用手指在柜台上,像弹琴似的敲着曲子的点子,再闲了的时候我就瞎想,这茶室的老板很有钱吗?一个月下来的利润在正数和负数之间,我就不解的在心里冷笑三分。

  常来的顾客有那么几个人,时间也不固定。其中有一对三十几岁的男女,我不确定他们是什么关系,说的是他们的国语,还带有几分地方味。他们的话不多,偶尔男人会趁着女人放杯子的时候,握住女人的手。桌子像是一条河,又像是情感的支撑点,就那样的握着,抚摸,相视无言。女人并没有缩手的迹象,也没有太多的表情。我是一个明目张胆的偷窥者,我就自忖这茶和握手扯得上吗?可它明明就扯上了,还扯得耐人寻味。他们一周或者半月来一次茶室,几乎每次都是重复着上一次所有的动作以及没有表情的表情,抑或是我读不懂的表情。我突然在想,是不是有一种感情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我们却是没有关系的关系,你给不了我应该出场的出场,我也给不了你日暮灯火里的温柔。而此时的安静里,是我们能够给予的全部,或许,已经不需要语言的在场报幕。还有一位在我看来很怪的老头,半白的头发,隔三差五的过来,几乎不说话,偶尔我对顾客说话发音不准的时候,他会重复一次。他的重复里,那声调总会让我莫名的瞎想,总感觉那般的熟悉,让我的思绪总有片刻的游离,而后是我理不清的笑笑。我说他怪是因为他每次来,都是坐在同一个位置,不说话,老惯例的茶水,就一杯茶的时间准走。更怪的是要是他常坐的位置有人,立马掉头。我看见他掉头就想笑,中国有句话“没有合适的伞,宁愿淋一辈子的雨。”难不成他没有喜欢的座位,宁可站着?每天打烊之后,这些其实也都是无足轻重的插曲和没有主题的填充。日子就这样的重复着,他们来了走了,我招呼着沉默了。

  日子就这样的流淌着,那个家我回去过两次,其实是先生的家。我不知道我是麻木了,还是像无风的大海一样平静,又暗藏激流。QQ我再也没有登入过,我怕所有的回忆,会乱箭穿心,让我体无完肤。等我实在受不了这份痛的时候,也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一天下午,茶室很静,静的可以听见我的心跳。我用手指沾了一点茶水,悬空的手腕在桌子上迟疑了两秒,我写下了“甄浅”两个字,泪水顷刻决堤。我好像哭出声了,不,不是好像,我的哭声震颤了整个茶室,也不知道杯子怎么的就掉在了地上,我苦笑了一下“梦,还是碎了。”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个老头,其实他也就五十岁上下,也算得上仪表堂堂,就那么惊愕的站在我面前。

  我擦了擦眼泪:“先生,我今天再给您上最后一杯茶,后天我就要离开了。”

  他依然选择了老地方坐下。我给他把茶水斟好,便离开去了洗手间。我再次回来的时候,茶水洒在了桌子上,茶室又恢复了空荡的安静。

  晚上我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我明天去一个地方,帮他送完东西再走。我随口答应了,平日老板还行对我们,只是很少见到他。


  【八】爱,醒了

  早晨,我按着地址乘车过去,第一次出去这么远。车外的风景,我无意观光,因为我要离去,这些对我来说就不太重要了。拐来拐去,竟然在一座教堂前,车子停下了。我抱着一扎玫瑰,按着老板的八卦地图往里走。这应该是教堂的门口了,我看着没人,就用手轻轻的推了一下,门开了一半。我探头向里面望去,光线不是很好,但也能够看清楚。

  我一手捧着花,一手捂着胸口,向里走去。心想着“老板这是把花送给谁?难不成他结婚?不会吧,都那么大岁数了。”揣着对教堂的神秘感和收花人的好奇,我一步步的向前走着。

  “我想和你谈一场倾城之恋。”一个稳重而洪亮的声音在前面突然亮起的灯光下传过来。

  “啊”把我吓得叫了一声。

  瞬间,教堂的灯光全部亮了。他向我大步地走来。

  “甄浅?真欠?”我满目的欢喜和委屈。忽然旁边多出了那么多的观众,我是怯场吗?身子就那么地倒了下去。

  “雨初,雨初。”我听见他叫我了,这次是真的,不再是幻觉。

  我被他抱出了教堂,因为我感觉到了他跑的速度和阳光的刺眼。我睁开了一只眼睛看他,“你准备好娶我了吗?”我偷笑着问他。

  “你,你,你敢装晕倒?”他貌似有点气急败坏的说。

  “那你扔掉我呀,明天我就走了,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我咬着牙,声音在牙缝里挤出,“喝茶的老头,你竟然骗了我这么久。”

  “我准备好了,再也不让你委屈,以前我只是感觉我的年龄。”他欲言又止。

  带我回家,我要看看我隔壁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还天天锁着。

  进了客厅,他是抱着我上楼的。隔壁的房间这次没有上锁,是一个套房。里面是卧室,外面是书房,四壁上都是我的素描画像,像极了我的个人形象展。书架上的书,是我看不完的好奇和秘密。我还没有审视完这个秘密房间,就感觉浑身的热浪在身后反扑过来。像是海浪,时而缓慢时而急促。“你确定准备好了吗?”我回避了他的一个吻。“我用剩下的时间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证明给你看我准备好了。”他的眼神似乎要将我融化。

  原来暖藏在最深的地方,直到遇见对的那个人才是一场花开。和前夫生活的三年里,他说我冷,我说他淡。而此时我发现自己会笑了,尽管脸上带着泪。我用他的衬衫盖在了脸上,他让我做了他的最美的新娘。


  文字/季林天空 QQ:133566814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6-3-1 00:0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6 19:23
原来暖藏在最深的地方,直到遇见对的那个人才是一场花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7 10:31
  “命中有时终须有”。之前的爱情让人痛苦,婚姻让人疲惫,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不是每个人一开始都能遇到对的人,“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当你真正意遇到对的人,一切繁杂的表相都会褪去,一切喧嚣的浮世都会静好,变得简单,简单到无需刻意、讨好,无需处心积虑,无需心机手段,无需防范戒备,无需步步为营,只觉得,这辈子就是他了。然后在柴米油盐的现世安稳中,慢慢变老,一生相伴,这就是爱情。
  语言流畅,一气呵成;叙事不拖泥带水,文笔不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7 14:3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7 17:40
文笔很优美,娓娓道来一段爱的故事!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7 17:42
最喜欢听《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 00:02
  人间最美是真情,自然最美是花开.爱情,淡然相守,寂静花开,简简单单,不需要太多的浮华雕饰;轻轻松松,不需要太多的负担牵绊;就这样,不言不语,彼此知轻重,你浓我浓,落落清欢,漂洋过海来赴一场终老。
  …………………………………………………………………………

  原来暖藏在最深的地方,直到遇见对的那个人才是一场花开。
  读季林的文字总有一种暖意。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6-3-1 19:51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3 09:51
最喜欢听《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4 10:08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1 15:30
最喜欢听《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3 17:42
最喜欢听《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4 08:47
首席欣赏丹荷美女带来的精彩片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18 21:24
因为比较晚了要睡觉所以只听了第一首但是感觉还不错啊激烈支持一下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1 09:00
不错的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9 16:28
甜甜蜜蜜真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76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