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94134个阅读者,19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4 16:00
我多害怕习惯了谁的好,然后又被无情的丢掉。
你永遠也不曉得自己有多喜歡一個人,除非你看見她和別的人在一起
經常惹怒你的那個人,也許才是愛你越深的那個,只不過不懂表達罷了
心痛?要怪就怪自己,有本事愛上別人,沒本事讓別人愛上自己
沒有很愛你,只是在大街上拼命追逐,和你背影很像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5 15:19
第十八章 无微不至的照料
我还有心,
若心里住满了佛,便是佛心,
若住满了狼,便是狼心,
若住满了你,便是死心,
死心塌地的死心,
只是这个你也许永远也找不回了

一大早,陈峰还没起来,电话铃就响了,是苏晨.
“喂,陈峰,早安,对了你的外套还在我这,昨晚没着凉吧?”苏晨道;
“你没冻着就好”陈峰嗓子有些沙哑;
“怎么?听你声音不对,是生病了吗?”苏晨关切的询问;
“哦,没事,可能是昨天吃的太辣,嗓子不舒服”陈峰不想让苏晨担心,于是编了个谎话。
“那你多喝点水”苏晨嘱咐道;
“放心”
“哦对了,你的外套我下午给你送过去”苏晨坐在沙发上,手抚着陈峰的外套,很温暖;
“不用着急,我这还有外套,我抽空过去拿吧”陈峰急忙回绝,他怕苏晨看到狼狈的自己,
“好吧,自己多注意身体”
陈峰放下电话,却再也睡不着,浑身没有力气。答应陈香带猪宝一起去动物园的,陈峰不能食言。
离开温暖的被窝总是艰难的,特别是对于现在的陈峰。陈峰坐起身,将被子盖在腿上,昨天晚上睡觉时陈峰就察觉到了,所以盖了两条被子,可寒气已经侵入身体,
他穿上衬衫,从枕下摸出陈香送的手表,慢慢扣好表带,下了床.
“香宝,你在哪”陈峰拨通了陈香的电话,“在家呢,正准备出门去找臭宝呢”陈香开心的回答,
“好啊,我先去洗漱一下,你过来一起吃吗”陈峰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变调
“咦,你怎么了,听着声音不对,你感冒了吗?是不是昨天着凉了?”陈香还是听出一些不对
“可能昨晚让风吹到了,没事”陈峰没打算瞒陈香,
“还说没事呢?听你的嗓音已经很重了,我这有药,这就过去”陈香有些担心道,
陈峰一阵的温暖,有个人关心自己,病似乎都减轻了一半。
“你路上开慢点,我熬了粥一会过来一起喝”陈峰嘱咐道。
“生病了也不老老实实躺着,还熬什么粥啊,想吃我过来做”陈香一进门就唠叨起来,陈峰却听着很受用。
“不是担心你娘俩没吃吗,我没事的”陈峰在旁陪着笑。陈香走到陈峰身边用手摸了摸陈峰的额头,“都那么烫了还说没事,你家的体温计在哪?”
“卧室床头柜里”。陈香进里屋拿了体温计甩了甩给陈峰夹上,“什么味?粥糊了吗”
陈香还没等陈峰反应过来便调转头迅速钻进了厨房。陈峰突然有了家的感觉,这个房间也似乎有了女主人。陈峰跟在陈香身后也进了厨房,一只手深情款款的从背后抱住了陈香,“瞧,粥快被你熬干了,”陈香加了勺水,依偎在陈峰怀里道。
“咦,猪宝呢,你不是说今天要带他一起出去玩吗”陈峰突然想起陈香是只身来的。“看你病成这样,我途中改变主意把他送他爷爷家了。”陈香说着扭过脸来:“拿出来吧,看看烧不烧”。
“三十八度二,我看今天你就哪也不要去了,老老实实在家躺着吧”陈香看了看体温表,“我带的药先吃上”说着陈香从包里拿出药,给陈峰倒好水。陈香自己先试了试,有些烫,又兑了些凉白开,才端到陈峰面前。
“你快坐下休息会儿,来了光看你忙了”陈峰接过陈香手里的杯子有些歉意道。
陈香被陈峰拉到身旁坐下。她拿起桌上的药,拆开包装,拿出几粒道:“幸亏我拿了退烧的药,来,臭宝,张嘴”。
陈香对待陈峰就像对待猪宝一样,恋爱的男人在爱人身边就像个孩子。陈峰配合着张开嘴,整个身体说不出的舒畅。陈峰是该吃药了,治创伤的,心灵的创伤。
有人说过:一个人没心没肺是因为曾被伤到痛彻心扉。晓灵对陈峰的伤害何尝不是如此,可是遇到陈香后,陈峰慢慢活过来了。
“吃了药再喝点粥,”陈香看着陈峰把药都吃下去,“杯子里的水全都喝了,这时候就需要多喝水”命令的口吻,这时的陈香母爱泛滥。
早餐完毕,陈峰和陈香一起收拾了碗筷,陈香让陈峰上床再睡会,陈峰不同意,他想陪着自己的香宝。“那我们坐这看会电视吧,你要是累了就眯会”。
“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会”陈香调皮的说。
爱因斯坦相对论不是瞎扯淡,和心上人在一起时间过得的确飞快,转眼上午十一点。
“臭宝,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看看我做的菜和不和你的胃口”。
“好啊,我给你当副手”。
陈峰本无大碍,吃了药休息了一上午明显感觉轻快多了。说着二人一起进了厨房
“炒个土豆丝,然后再来个西红柿炒鸡蛋你看怎么样?”陈香看了看厨房里的蔬菜道。
“好啊,我刀功不好,所以一般只做醋溜土豆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7 21:50
好继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31 21:34
  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4 17:18
是不是还要继续写?不知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5 17:00
第十九章 不安的期待
陈香的刀工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了。在厨房,陈香只是小露了一手,就把陈峰看的目瞪口呆。陈香只是看着张大嘴的陈峰笑了笑,好像在说:小意思。
一顿美味的午餐过后,陈峰舔了舔满足的嘴,有用手摸了摸渐胀的肚子道:“要是天天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我没几天就会更胖了。”
陈香边收拾餐桌边用抹布朝陈峰的嘴边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他闭嘴:“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没想到生病了饭量还是那么大!”
“臭宝,吃了饭喝点水,然后躺下睡会,下午就会好的快些”陈香嘱咐陈峰。
“好啊,要不我抱着你睡吧?”陈峰坏笑着看着陈香,内心却是不安的期待。(这画面让我想起了唐伯虎和秋香说:秋香姐,你觉得我华安的人品怎么样。秋香:我觉得你就是个傻瓜。唐伯虎:秋香姐,那你愿不愿意跟一个傻瓜在今晚三更时分柳树前,一起研究诗词歌赋呢。……好啊)。陈峰也想得到同样的答案,只是陈峰不太明白,为什么深情地话总要用嬉皮笑脸的方式才能表达出来。也许是怕拒绝,陈峰劝慰自己。
陈香扭过头,看着陈峰,从陈峰的眼神里,她能读懂一切,等了一会,陈香调皮的道:“我可以拍着你睡觉,你生病着不准有别的想法哦”。
“遵命”陈峰的心乐开了花,有陈香在身旁,这是陈峰做梦时都不奢求梦到的场景。幸福有时来的就是这么快,本来是一件坏事(陈峰生病)却慢慢变成了幸福的事,陈峰巴不得烧的再厉害、再久一点。
他的卧室有些乱,他要收拾一下,臭袜子什么的还丢在地上,陈峰喝了口水,匆匆的进了卧室。其实,陈香在给陈峰拿温度计时已经在卧室看到了。在陈峰进卧室时,陈香便冷不丁的补上了一句:“袜子什么的不要到处塞哦,一会醒来我给你洗洗。”丘比特,丘比特,纯的丘比特,箭竟然无声无息射中了陈峰,陈峰捂着胸膛倒在床上:“他爷爷的,还真是幸福。”陈峰偷笑着已经合不拢嘴。
收拾完毕,陈香擦了擦手便走进陈峰的卧室,她以为陈峰在床上躺着,可一进门,床上却是空的,铺好的被褥,却没有人在。正诧异间,陈峰从背后抱住了陈香……
一个下午,仅仅是这样抱着陈香,陈峰心里就很满足了。感受着怀里陈香的体温,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就这样,陈峰抚摸着陈香的长发、香肩……不一会听到了陈香的很轻很轻的鼾声。陈峰静静的看着怀里的陈香,禁不住吻了陈香的唇。(那一刻如果永久定格该有多好,多年后陈峰想起这一段,微笑着回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5 17:05
清明节,来祭奠一下死去的爱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6 10:02
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6 16:07
快快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7 11:32
今晚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7 15:21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思念你,我就不会妒忌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7 15:23
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根本不是你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8 09:19
第二十章 不想再错过
我们在错误的时间相遇,在正确的时间却又分开……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把陈峰从美梦中惊醒。陈峰揉着惺忪的睡眼翻了个身,却发现陈香已经不在床上,他听到客厅里有动静

,知道陈香没有离开便安下心来,他看了看枕边的手机,是苏晨打来的,便接了起来。

“你在哪?我想一会去你那把外套还给你”苏晨开门见山。陈峰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那就过来吧,我在青云东路六号,来了给我电话,

我下去接你”。陈峰觉得让香宝和苏晨见个面也好,也许会断了苏晨的想法。“好,一会见”苏晨没想到陈峰没有拒绝。

听到卧室有说话的声音,等陈峰打完电话后,陈香便推门走了进来,“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陈香关心道。“嗯,醒来后浑身的轻松,幸亏你

在身边”陈峰更像是在和自己说话。“奥,对了,一会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苏晨要过来给我送外套,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陈峰说这些的

时候很坦然。

“苏晨喜欢喝什么,茶还是咖啡?我提前准备”陈香笑着坐到陈峰的旁边。陈香表现得就像个女主人,陈峰也消除了很多顾虑。“咖啡吧,在茶

几下面的抽屉里,今天真是麻烦你了”,陈峰抚摸着陈香的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让陈香忙里忙外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谁让你是病人,要

是真过意不去,晚上请我吃大餐”陈香咯咯笑着打趣陈峰。“你不说我也会的”陈峰伸了个懒腰爬了起来。

“叮咚叮咚”门铃声,陈香开了门。开门的时候,苏晨有些惊讶,刚才明明和陈峰通了电话,应该就是这家,怎么走出来的是位漂亮女士?苏晨

以为自己搞错了,有些慌张“哦,对不起,我可能走错了……”还没等苏晨说完,陈香已经微笑着伸出了右手,“你是苏晨吧,我是陈香,陈峰

的女朋友,快进来坐”。

可以说苏晨是被陈香“拉”进房间的,苏晨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峰就站在客厅,看到苏晨进来赶忙的让了坐。苏晨的大脑很快明白了些什么,坐在沙发上又恢复到沉稳平静的微笑。

苏晨上下大量了一下陈香,拖鞋,没穿外套,干练的衬衫却掩饰不住刚睡醒的模样。她看着陈香,五味杂陈。

“他们在一起了?他们同居了?怎么会?陈峰你快和我解释一下不是我看到的样子”苏晨胡思乱想着。

虽然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虽然苏晨心乱如麻,却一脸的平静。

过了很久。

“谢谢你的外套”苏晨将外套递给陈峰,那一瞬间却有些不舍,就像一段美好的感情拱手让给别人一样,万箭穿心。然而苏晨不想再次错过,哪

怕眼前的是真相又能怎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8 17:06
冬天一直隐藏着一股 耿耿于怀的心事
纷飞的落叶洩露它逐渐凋零的 嫉妒
到底星光灿烂的仲夏夜 是什么样子

经过一个到处都有酒精出卖的城市
街角暗巷的啤酒罐又再度 哭诉
没有人听它述说它被冰块与玻璃杯遗弃的故事

北风沧桑的吹过大街 捲起一张旧报纸
去年的今日 已经分手的男女才刚刚发完誓
如果没有旧报纸 北风的沧桑会不会显得不够真实

这几行彼此没有关连 没有逻辑的 文字
到底什么意思 这怎么也能算是诗
亲爱的 我真的真的真的 无法 对你解释

就像冬天永远不懂阳光灿烂的日子
就像啤酒罐永远说不清楚被抛弃的故事
就像北风永远离不开街上的旧报纸
就像我 永远都不会解释 关于以上这些事

但是 我却明明白白一件事
并能清清楚楚的说出 九个字

我爱你直到世界末日 方文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1 08:38
一路上我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但生活的担子就像这背包需要我们一起分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1 08:3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路上我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但生活的担子就像这背包需要我们一起分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2 08:34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2 18:05
第二十一章 大圣的阿尼玛
曾经我认为:孤独是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现在我认为:孤独是自己居然就能成一个世界。
什么是阿尼玛?阿尼玛是每个男人心中唯一认定的女孩!不管曾经邂逅多少女孩,他的心中永远只会有一个“阿尼玛”。蒋子玥就是大圣的阿尼玛。自从听说蒋子玥在省城的消息,大圣便坐不住了。不管怎么样,总要有个交代,对自己,也是对蒋子玥,这样不清不楚的消失那么多年,大圣不甘心。既然杨城知道蒋子玥在省城,相信一定能找到她。大圣曾经想了很多很多遍再次重逢的情景,也梦到过很多回,每次醒来泪眼婆娑,泣不成声。深夜里一个人本来就很孤独,深夜里一个人在苦苦的想念另一个突然消失的人,而且深夜里一个人在苦苦的想念另一个人夜夜如此,一想就是多年,这样的日子就连陈峰都不知道大圣是怎么熬过来的。既然知道了蒋子玥的消息,大圣怎么也要找到她,为自己也为自己苦苦等待的感情能有个了结。也许蒋子玥有无法说出的苦衷,如果真是这样大圣愿意原谅她,只要蒋子玥没有结婚,他不在乎她有过怎么样的曾经;可如果蒋子玥要是变心了呢,大圣不知道怎样面对这样的结局;又如果蒋子玥已经结婚,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而且很大很大,毕竟时隔多年,有几人能像大圣这样痴情,愿意用青春赌爱情?大圣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个遍,对所有的情况都做了承受结果的准备。不为别的,大圣就是想要个结果,不论结果如何。每天度日如年、苦苦思念的日子就是一种自虐。
“陈峰,明天周末,我要去一趟省城,你和我一起”大圣给陈峰通了电话,没有商量。
“怎么,知道蒋子玥的下落了?”陈峰也对此事很紧张。
“嗯,最近我让杨城帮我打听了一下蒋子玥的下落,刚才他刚给我回信,找到了”大圣在说这些话时有种尘埃落定的淡定。
“我和你一起去”陈峰不放心大圣自己一个人面对,万一大圣干出什么傻事,那可是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幸好大圣打来电话,虽然不能陪陈香过周末,但这件事对大圣对陈峰都很重要,相信陈香会理解。
“需要我和你们一起去吗?”陈香听了陈峰要陪大圣去省城找蒋子玥,便关心的道;
“不用了,上周你因为照顾我都没有陪猪宝,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本打算本周陪你们的,但遇到了这事,很抱歉又不能陪你娘俩”
“有什么事及时联系,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冷静”陈香嘱咐道;
“放心,我也很担心他会不理智干出什么事来,我去陪着他就是这个意思”陈峰道,
二人又说了几句悄悄话后,便挂了电话。
大圣有很多心里话要和蒋子玥说,这些年的等待,这些年的期盼,大圣攒了一肚子的话。大圣不相信蒋子玥是个绝情的人,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他坚信这一点。爱有多甜就有多苦,大圣苦苦等那么多年,就等这一天的到来。
第二天早晨,大圣对着镜子把自己打扮得很精致,刮胡刀在脸上蹭了好多圈,最后的确一点胡渣都摸不到后才甘心的用手摸着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又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微笑。这是他多年给自己的保护色,只有陈峰知道,这些年,大圣一点都不快乐。大圣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他不想让蒋子玥看到自己颓废的样子,他心里的苦他只想自己知道,不告诉任何人。蒋子玥是大圣心里唯一的女孩,过去是,现在是,恐怕将来也是,不管以后是否会邂逅多少女孩,他心里永远只有一个阿玛尼,那就是蒋子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3 14:48
我在我的角落续写忧伤,你亦在你的世界感悟阳光!当春天来临的时候,绿了大地,肥了土壤的是我们曾经斑驳的的时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4 11:50
继续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68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