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101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3-22 18:41

一场大火,我成了青楼孤女,却坐拥无数美男



嗨阅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京都第一青楼翠鸣轩今日一反常态的大门紧闭,恩客们聚在门口叫门却是始终不见一个姑娘。
整个翠鸣轩黑暗一片唯独后院那座最高的阁子灯火通明,屋檐下挂着的艳红灯笼映的天边仿佛都要烧起来了。
屋里坐着一位少女,少女的模样极为精致,眉眼唇角却是静默着的清冷,可是只一个神情就可勾勒出无边的灵气和生动,她一身鹅黄色落英穿蝶云纹裙,虽然已经洗的半旧了,又是坐在这样的脂粉腤臢地方,但是依旧一身贵气难以遮掩。
熬了五年如今终于有了机会了,琴娘要嫁进任府了,少女唇角勾着浅浅的笑把玩着手里的玉扇坠子。
任府的任侯爷如今是圣上面前的红人,就连他府里的丫头似乎都要比别人高上一等的!
屋里的一个绿色衣衫的小丫头神情不安的收拾着东西,一边收拾着一边偷偷的看着桌前的少女,犹豫了许久才慢慢上前,小心翼翼开口道:“阿莞姐姐……”
那叫做阿莞少女抬了抬眼睛看向了她,那丫头捏着手指,一脸的担忧:“阿莞姐姐,我不想去任府,她们都说任府里的夫人们会吃人的。”
瑞香看着阿莞,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一双眼睛盈着的泪花,尽是恐惧。阿莞神情一顿,又忽然的笑着握住了丫头的手,轻声:“瑞香不怕,她们骗人的。”
阿莞手心柔软温暖,微微的热度让瑞香逐渐的平静了下来,眼神犹豫的看着阿莞逐渐的平静下来。
阿莞微笑着拍了拍瑞香的手,始终带着笑意,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被大红灯笼染成的颜色,恍恍惚惚,朦朦胧胧的一片艳红如血。
任府曾和傅家联姻,太子之争,傅家落难,任家为了独善其身,将侯夫人傅氏休回家中,傅氏连带傅家上下三百余口人命皆一夕尽无,就连早就失宠住在庄子里的十岁嫡女任玉莞也死于平妻王氏之手。
不是任家夫人会吃人,而是任家上上下下都吃人。
阿莞的马车跟在琴娘的马车后面从后门慢慢的出来,夜色浓重,只有翠鸣轩还光亮一片,可是马车越远光亮就越是浅薄了,之后只融进了找不到方向的黑暗了。
翠鸣轩的姑娘们在黑暗里辗转反侧,而任府的夫人们却是在一片通亮中同样难以入睡。
马车晃荡个不停,瑞香皱着眉头睡得极为不安稳,玉莞轻轻的给她裹了裹身上的斗篷,可是自己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个让自己心口发烫浑身颤抖的地方,任府!
一别五年,欠我的该还了。
这一夜似乎极为的长,黑墨般的夜色久久都晕散不开,秋露就快要凝结成霜了,漫天的落下来,让本就单薄的马车有些沾湿,阿莞刚好睡着又被湿寒弄得皱了眉头。
动了动僵硬的脖子,阿莞抬了素白娇柔的手挑开了帘子。
呵!突然的呼吸一紧,阿莞几乎要把褐色叠文的帘子扯下来了。方才自己觉得寒意阵阵,原本以为是露重天寒,现在才知原来是因为到了任府了。

马车才邻近任府,任府门口就好些丫头和婆子探头往外看,然后又匆匆的转身往内院跑去。
要回去给自己家主子报消息了。
一个鹅蛋脸柳叶眉的身穿绿衣裙的丫头跑的极为焦急,可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到了门口却又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整个院子死一般的安静,所有的丫头和婆子都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来,那丫头站在门口喘着粗气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进来吧!”突然屋里出了一个声音,那丫头惊得身子猛然剧烈的颤抖,腿一下子似乎软的都要跪倒地上了。
她扶着门框才站得住,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
屋里未点灯,又点了极重的熏香,袅袅的烟雾萦绕了半个屋子,屋子里昏暗,门开了才隐隐的透了些光来,丫头一直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进去了。
丫头在外室的珠帘外站定,里面又是幽幽无力却带着尖利的声音,只一个字:“说!”
“王夫人,新姨娘来了。”丫头砰的一声跪到了地上,诚惶诚恐的缩着脖子不敢抬头。
而屋里却是猛然的更加安静了,然而片刻之久却是“砰”的一声,桌上的香炉被直接扔到了一旁的花瓶上,花瓶碎了一地,香炉顺着墙边一直滚了出来,直到撞上的丫头的膝盖才停了下来。
香灰烧的通红,就生生的落在了丫头的膝盖上,立马丫头满眼的泪花,大张着嘴巴满脸的痛苦,喊声仿佛就在嘴边了,一旁一直站着一动不动的嬷嬷立马快步上前捂住了丫头的嘴,狠厉的朝她使了眼色。
那丫头的喉咙剧烈的上下滚动,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嬷嬷的手背上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许久那嬷嬷才慢慢的松开了手,丫头面上的表情已经狰狞了,嘴唇被自己咬的尽是血迹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屋里没了香炉,烟雾也淡了许多,这才看的清软榻上靠了一个女子,才近三十岁的模样,皮肤白皙光滑应当是保养的极好,她着了一身大红色落凤尾穿云滚银边的裙子,头上戴了一套东珠红宝的头面,发髻梳的极为精致,但是鬓角却是落了几缕细发,添了几分的落寞。
现在正是天边泛白,她这个打扮应当是一夜未眠。
“新姨娘在门口了,大太太可要去看看?”嬷嬷在珠帘外一边弯腰谄笑一边小心的问道。
内室里的妇人,眉头不耐的皱了皱,慢慢的睁开了一双微扬的眼睛,眼睛满是血丝,眼神尽是寒意。
嬷嬷肥胖的身子微微的抖了一下 ,又弓着腰利落的进去伺候妇人起身。
马车慢慢的停了下来,玉莞端坐在马车里留心着外面的动静,瑞香抓着玉莞的衣袖十分的紧张。
外面似乎有了好些嘈嘈杂杂的声音,尽是些丫头和婆子,许久才有了一个低慢拿捏着的声音,熟悉的音色,端着身架的刻薄语调,让玉莞额角一紧。
不过那声音却是只一声就没了,然后就听到了马车里瑞香惊呼的一声,玉莞正扯着掀开的帘子,半开的帘子显出琴娘喜袍的裙摆。
玉莞呼吸一沉,抿着唇挑开帘子,轻揽衣裙扶着瑞香的手下车了。

以任家夫人们作妖不停的风格,想来这任府的门也不会顺利的进去的。
秋日的早上带着特有的阳光明媚,而琴娘就站在这样闪着亮的光里,银红色的喜袍愈发的浓烈,只是她面上却是惨白的无助,她面前正站着一个婆子,手里正抓着琴娘头上的喜帕,一脸的嚣张狠毒。
而大夫人王氏正站在门口高高的台阶上,低头慢慢的抚摸着手腕的晶莹光亮的白玉镯子,气势风采依旧。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穿着喜袍从正门进来?”身后站着大夫人王氏你婆子说起话里流更带了几分的狗仗人势,抱着斜着眼睛,见琴娘低头咬唇不语就更来了气势。
“你是哑巴了还是什么,夫人面前还这样低着头不回话,这轻狂的模样没进府就该打死!”
只一个奴才现下也敢拿得出这样的主子架势,王氏当家之后这任府里当真是另一幅天地了。玉莞勾了勾唇角,扬了扬玉颈,上前冷声的开口:“姨母生来就不会说话,嬷嬷若是有什么和我说便可。”
玉莞声如春泉落青瓷,一开口就引了那婆子目光,可是刚刚看到玉莞的脸那婆子却是面色一白惊得险些跌倒。
“嬷嬷可是要当心点啊。”玉莞笑着上前伸手堪堪的扶住了那婆子,尽是慢慢的亲近温和。
可是那婆子却是躲着厉害,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惊恐的看着阿莞,猛地挣脱了玉莞的手一下跌在了地上。
“嬷嬷真是不小心。”玉莞声音轻轻,垂着眼眸唇带笑意,用帕子擦了擦方才碰了那婆子的手,又瞥了一眼抖个不停的肥胖身子,忽而转身笑着看向了台阶上的王氏。
王氏的面色也是青青白白极为难看,靠着两边丫头扶着才勉强站的稳。
阿莞站定,眼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最终还是落在了王氏的身上,嘴角一扯,笑容猛地锐利起来,笑声也溢了出来,就这样空灵灵的在任府门口回荡。
王氏的面色愈发的惨白,看着阿莞有些颤抖,而阿莞却是更加的坦然,迎着阳光站的笔直。
杀人放火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害怕手抖?现在倒是这幅样子了,因果报应,昔日所造的孽,今日自然应当偿还!
整个场面只剩下了玉莞的笑和众人极为难看的面色,静了许久忽然的府里又传来了一记响亮又带笑的声音:“听说新妹妹到了,我这还没伺候老爷梳洗就急忙的跑过来了。”
那声音风风火火的从府里伴着人跑出了来了,而这来得二夫人林氏又是一身明快的利落的打扮,乍一看倒是让人觉得她是个没有心计的。
二夫人林氏这一出场也是极为热闹,只是见到与玉莞模样之后也着实是惊了一下,不过林氏很快的就遮掩过去,并不看阿莞只顾着上前拉着琴娘左右的端详,又是一直夸着琴娘好模样
就这般的尴尬客套了许久,府里跑出个小丫头说侯爷醒了,大夫人王氏这才带头进去了。
相比两位太太的失态,任侯爷倒是自若很多,只是看着玉莞的神情有些微微的惊讶和打量。

许是心思都在阿莞的模样上,这琴娘的敬茶倒是进行的一场的顺利,大夫人王氏坐在任侯爷的身边,而二夫人林氏则是站在她的身侧,手上虽然接过了琴娘的茶但是眼光却是不停的往一侧静默站着的阿莞身上落的,最后竟然连教导琴娘的礼数话都忘了说了。
幸而二夫人在一旁笑着提醒了,这才堪堪的补了上去,而任侯爷也是微微的瞥了一眼王氏顿了顿,目光滑过二夫人林氏和琴娘,然后慢慢的落在了阿莞的身上,徘徊了许久。
“玉莞是琴娘是娘家孩子,来了就当自己家就好,份例伺候也都比照府里的小姐。”末了任侯爷似是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任侯爷本名任肃,人如其名,他面相虽然生的好看俊朗,但更是生的极为严肃冷淡,对人极少有笑,更是听说有进府三年了的丫头都不曾见过他笑一下,每每见到任肃总是怕的要命,他方才那句话虽然不见笑意,但也是难得的温和了。
阿莞看着任肃有些惊讶,自己在任府生活的十年似乎从来都没有听过任肃如此温和的语气,而如今这样的身份,他对自己倒是温和了许多,当真是讽刺至极!
阿莞神情一顿,却是对上了任肃试探的目光,于是便又极为自然的低头无声的道谢了,半垂的眼眸极好的遮掩住了眼底的情绪。
阿莞神情平静,但是这任府里的人对阿莞却是多了好些的打量。
任肃竟然亲自开口了,一时之间下人们站在那里倒是不知道应该哪个上前去招待阿莞了,末了还是王氏使了眼色,她身边那肥胖的嬷嬷上了前。
“老奴夫家刘氏,请小姐随老奴来吧。”这次那嬷嬷倒是淡定了许多了。
“刘嬷嬷。”阿莞客气了一声就随着那嬷嬷去了。
人都聚在了大厅周围,府里倒是安静了许多,阿莞随着刘嬷嬷的步子,眼前的景象都是十分的熟悉,而且这条路似乎是。。。。。。。
阿莞挑了挑眉头,唇角溢出了一抹讥笑,越是走景色就越是荒凉,周围草木横生,平添了几分的凉意,瑞香紧紧的抓着阿莞的胳膊,满眼的不安,而阿莞却是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自若的很。
又走了一段路,眼前就可见一个院子了,而那嬷嬷却是隔了很远就站住了脚步,瞥了一眼那院子就极快的移开了目光,似乎是看一眼也觉得晦气似得。
“姑娘便就住这里吧。”那嬷嬷极快的交代了一句就转身一刻不愿意停留的离开了。
那嬷嬷走的极快,一会儿就连背影都看不到了,只剩阿莞和瑞香站在原地了,周围尽是半人高的草木,风一吹就发出破碎窗户纸一般的声音。
“这里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瑞香几乎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从前住在翠鸣轩,虽然人人都说那是下贱地方,但是阿莞和瑞香也当真是没有再吃住上受过苛待,而到了这风光无限的任府却是艰难心酸了起来了。
可是阿莞却是一直带着笑意的,扫视了一圈周围,轻声说道:“收拾一下应当也还是不错的。”

虽然是对任府的安排有着满满的怨言,但是也已经如此了,房子还是要住的,如今也是过了正午了,瑞香只能急忙的开始收拾了,不然阿莞今晚可是没有地方歇息的。
五年来这里都不曾住过人了,怕是连人都不曾来过了,但是好在院子门面的红漆和手工都是极好的,虽然落了好些的灰破旧了许多,但是倒也不至于太过斑驳难看,收拾了一下,倒是像个样子了,只是院子里面就更加糟心的多了。
这院子里用的摆设的物件儿当年也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当初也没得少让大夫人王氏和二夫人林氏眼热,可是到底是任家夫人的风范,别的人用的东西才不稀罕,阿莞现在住进来东件倒是一样也不少的。
一连收拾了四五天,这院子才有了些本来的样子,有了任肃的话儿,即使王氏心里的怨气都要涌出来了,但是到底面上还是做得妥协的,按照府里小姐的份例还是给阿莞指了四个丫头两个婆子来,虽然这六个人都是只吃饭不干活的。
王氏指来的丫头和婆子都是指使一点儿动一点儿的,气的瑞香直跳脚,先是去望了望收拾东墙花草的丫头们,又是去和婆子们收拾下门口,瑞香这又急匆匆的回来照料阿莞。
“小姐喝茶。”阿莞在院子树荫下搭了架子慢慢做着女红,瑞香忙不迭的递上了茶水。
阿莞放了针抬头,正好见瑞香迎着太阳一脸的汗,不禁笑道:“我坐在这里动动手指不热也不渴,倒是你一头的汗,快坐下喝口茶歇一歇。”
说这话,阿莞就又把手里的茶递回给了瑞香,可是瑞香却是急忙的推开,正经严肃道:“来任府之前娘亲可有叮嘱过,来了任府小姐就是小姐,瑞香可不能逾越。”
瑞香生生的把茶水塞了回来,一本正经的模样倒是让阿莞忍不住的笑个不停,可是见阿莞笑,瑞香就更是严肃,又非要亲自看着阿莞把茶水喝下去才罢。
拗不过她,阿莞只得慢慢的喝了几口茶,碧螺春里加了薄荷和红枣是这任府小姐们的份例茶,喝着茶阿莞的眼光慢慢的落在了那一树簌簌而落的胡梨花树上。
见阿莞一直看着,一旁的瑞香也笑着开口,“前天婢子收拾院子的时候过去了一趟,好大的一棵树呢,那一树的花可真是美,而且那树下还扎了一架大红色秋千,真是有趣!”
瑞香语气轻松,阿莞想到从前的事情眼里也带上柔软,从前阿莞最是喜欢那个秋千了,那秋千只要一荡起来,树上的花瓣就簌簌的往下落,落在阿莞的发顶和衣领里。
瑞香看着阿莞眼里的笑意,只当她也是想去玩一玩的,不由的惋惜,低声道:“可是婢子听说,那秋千任三小姐常常去玩,咱们怕是不好去玩了。”
瑞香声音低低,阿莞笑容渐淡,来了这里才不过几日,瑞香却是好似长大了好几岁一般,除了事事做的妥帖了之外竟然也学会了隐忍退让和审时度势。

阿莞收了目光又低头绣花,一会儿这头顶的太阳就大了,瑞香就又张罗让让阿莞进屋里去。
不过阿莞刚刚起身转身,就听到身后门口一阵极为清脆的笑声,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
“不要跑!”一声身段圆润模样讨喜水灵的少女跑了进来,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活泼。
她追着蝴蝶进来,却是没有捉到,只站在那里看这阿莞,惊诧了片刻,忽然脸颊酒窝一旋,甜甜说道;“怪不得这蝴蝶一直往姐姐这边跑,原来是把姐姐的帕子当成花了呢!”
少女语气极为的欢快,正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阿莞手里那一旁刚刚只绣了一半的帕子。
阿莞当真是惊诧了,只知道二夫人林氏那一张巧嘴厉害,倒是没有想到她这女儿任妩瑶更是青出于蓝。
阿莞愣在那里,瑞香只当阿莞是不认识眼前人,急忙的上前提醒,阿莞这才回了神,上前行礼道:“阿莞见过任三小姐。”
阿莞行礼,任妩瑶也急忙回礼扶起阿莞,打量着阿莞的模样,眼神闪闪,开口道:“我看着姐姐好生的眼熟呢。”
只是眼熟?阿莞心中冷笑,你们一个个看着我都应当是眼熟的很才对!
阿莞看着少女只微笑并不回应,而那任妩瑶似乎也是丝毫不要介意一般,只笑着拉着阿莞嬉笑。
任妩瑶和阿莞自来熟,阿莞倒是更多几分的客套礼貌,听得多说的少,至于瑞香见到任妩盈和阿莞亲近当真是高兴的紧,一会儿端茶一会儿去拿点心。
瑞香想的单纯,只盼的阿莞在府里多个照应。
任妩瑶粘了阿莞好一会儿了,许是半点话没有套出来也闹得有些累了,也就逐渐安静下来了,和阿莞坐着喝茶了。
可是茶水还没有喝上半盏,任妩瑶又不安分了起来,只见她稍稍的侧目瞥了一眼门口,突然的凑到了阿莞的身边,故作秘密的说道:“可是要告诉姐姐呢,咱们这府里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大夫人和二姐姐了,二姐姐脾气差,而大夫人可是管中馈呢!”
任妩瑶这一番的话说的极快又顺溜,让阿莞惊诧的都来不及反应,这任妩瑶和自己说这个干什么?
瑞香在一旁惊吓的几乎要叫出来了,这样的话可怎么能直接说出来,正要慌忙的去看门外可有旁人,可是还没有踏出门口就是不由的惊叫了一声。
和瑞香惊叫声起的还有另一个声音。
“任妩瑶,你在嚼什么舌根,你可是仗着父亲疼爱愈发的无法无天了!”不知何时门口就赫然的站着一个红绫罗绣撒花衣裙的美艳少女,少女模样生的极好,只是那眉眼太过凌厉,只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厉害不好相与的。
自然眼前这个人,阿莞也是认得的,这是王氏的女儿,任妩盈。
刚刚任妩瑶的话虽然做足的秘密姿态,可是那声音却是一点没有小的,任妩盈应当是都听到了。
任妩盈突然出现,阿莞虽然惊诧但是却是不得不出出来见礼,任妩盈挑着眉梢打量了阿莞一眼冷笑了一声,然后看着阿莞和任妩瑶开口道:“你们胡说什么呢?”
你们?
虽然阿莞什么都没有说,不过现在却是百口莫辩了,而那任妩瑶对着任妩盈似乎是一点都不畏惧的,开口又说道:“二姐姐便是这样凶巴巴的爹爹才不疼你的!”
任妩瑶不怕乱的又补上了这么一句之后只便躲到了阿莞的身后,阿莞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的站着。
“二小姐莫要动气,三小姐只是童言无忌。。。。。。。”即使不愿意和任妩盈又过多的交集,但是已经被推了出来还是要开口的。
只是阿莞这话还没有说完,任妩盈就冷笑话着开口了:“你算是什么东西,我们姐妹的事情也有你插嘴的份!”
任妩盈拿出了十足的任家嫡女的风范,阿莞面色一闪,压着内心的情绪,以笑待人,只想着让事情过去就好。

可是任妩瑶却是似乎要和任妩盈闹到底似得,躲在阿莞的身后,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开口道:“阿莞姐姐是叫秦姨娘一声姨母,父亲也说她是咱们府里的小姐,怎么没有资格!”
任妩瑶话音利落干脆,让阿莞的心口猛然惊跳,更是不由的皱了眉头,再看自己与任妩瑶的姿势,倒像是任妩瑶把自己推出去当枪使了。
看着任妩瑶一脸的天真,阿莞也沉着面色沉默了,看来今天这位任三小姐可不单单是来自己院子里面扑蝴蝶的!
任妩瑶的话把任妩盈气的几乎都要颤抖起来了,可是偏偏的没有可以还击的,只能狠狠的瞪着阿莞,恨不得把阿莞身上扎出两个血洞来才好。
“你!”任妩盈眼神扎着阿莞咬着牙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冷哼甩袖而去。
瑞香在一旁看着也觉得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怎么就把刀子转到自己家小姐身上了,看着任妩盈离开着实焦急可是有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阿莞则是一直面带浅笑,看来任妩盈对自己的不满已经结下了,木已成舟,多做无益了。
任妩盈离开之后,任妩瑶才从阿莞的身后出来,依旧是一副单纯活泼的样子,拉着阿莞的手,似是耍赖撒娇一般:“多谢阿莞姐姐替我说话,这府里我只把你当姐姐。”
把我当姐姐还把我推到前面去?阿莞看着任妩瑶一脸纯真的笑意,当真是分不清,她是童言无忌还是心机太深。。
这一对姐妹把这院子算是闹得鸡飞狗跳了,午膳送过来阿莞也没有了兴致,匆匆吃了几口就在榻子靠下了,瑞香坐在一旁一边陪阿莞说话一边收拾东西。
“今天二小姐生气的样子可真是吓人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不喜欢小姐”瑞香丫头一边自顾自的碎碎念一念一边面带忧色,不过很快的她自个人又笑了,继续说道:“但是好在三小姐喜欢小姐,三小姐在任侯爷那里也得宠一些。”
阿莞懒得接她的话,她倒是说的高兴,末了又拿了阿莞白天绣的那一方帕子出来,“今儿三小姐说小姐绣的花引了蝴蝶来,小姐绣好之后送给三小姐她定然是喜欢的。”
说完了,瑞香那丫头就自顾自的高兴了其来,阿莞掀了掀眼皮儿,实在有些无奈抬手就夺过那方帕子,顺势扔出了窗外,转身钻进被子里满心烦躁。
这帕子招来的哪里是蝴蝶,分明是麻烦!
阿莞进府本事打算步步为营,待自己和琴娘站稳之后在做打算,可是却是没想着一来就让任妩盈不喜了,只怕是要拖累了琴娘了。
心里烦闷阿莞睡得也不稳当,辗转了好久似乎是刚刚要睡稳当的时候,阿莞隐约的听到外面似乎有人说话的声音,接着就是瑞香匆匆进来的脚步声了。
“小姐,小姐。”瑞香略带着急的推醒了阿莞,“方才在花园里大夫人说是要请秦姨娘过去喝茶,听说大夫人面色不太好。”
瑞香说的委婉,但是大家心里也都清楚,王氏的性格全府上下都是惧怕的。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关注微信twocloo

等不及更新请搜索:《嫡女归来之惊世皇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2 22:02
谢谢楼主分享好作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3 17:55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80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