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94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4-1 22:40

中国古代最具真性情的皇帝老婆



袁小兵2015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如果不是亡了国,也许人们永远不会看到花蕊夫人的另一面。谁能想到:一个貌美娇弱的后宫女子,在国破家亡之时,却表现出如此酣畅淋漓、通透彻底的真性情。那首堪称绝唱的《述亡国诗》,那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的悲情呐喊,堪堪羞煞蜀国男儿郎,让后人赞叹不已。

  花蕊夫人本姓费,是五代十国时,后蜀国后主孟昶的贵妃。名为花中之蕊,自是容貌不凡。不仅如此,她还是位才女,是位前比鱼玄机后比李清照的女诗人。善写宫词,著作颇丰,光《全唐诗》中就收录40多首。然而和那些能呼风唤雨的女强人相比,花蕊夫人并不惹人注目。她没有吕后蛇蝎般的狠毒心肠;也缺少武则天的心机和手段;更不具备杨贵妃狐媚惑主的万千风情。在路卫兵看来,她更像是一个普通女人,一个从不掩饰自己悲喜、从不修饰自己情绪的真实女人。拥有富贵时,她会快乐、满足;失去安乐时,她会失意、落漠;国破家亡时,她会呐喊、愤怒。她是完全透明的,没有丝毫的矫情和造作。这在充满虚情与狡诈的皇宫中,显得尤为可贵。

  性情,指的是一个人的禀性和气质,以及表现在性格和脾气上迥异。真性情,则是一个人内心情感的完全流露,无形中自带一种凛然正气。杜甫有诗“由来意气合,直取性情真”,也是对真性情的肯定和赞美。花蕊夫人的性情,少了女性的娇弱,添了男儿的豪爽,是一种率真而泼辣的美。那首著名的《述亡国诗》,便是花蕊夫人成为阶下囚时,在宋太祖赵匡胤的大殿之上,挥毫而就的,饱含着花蕊夫人对后蜀国的遗恨。

  花蕊夫人的丈夫孟昶,作为一国之君,在治政上无疑是失败的。他的父亲经过6年的乱世打拼和苦心经营,才在巴蜀一地站稳脚跟,建立割据政权,有皇帝的命却没皇帝的福,在位仅一年便病死。孟昶秉承父业,成为后蜀国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国君。创业容易守成难,能在乱世的夹缝中立稳脚跟,则尤为不易。孟昶“少不亲政事”,喜欢“打球走马”,又好“房中之术”(《新五代史》),兴趣根本不在治政上。先祖留下的基业很快便消耗殆尽,后蜀国也一步步走向灭亡的边缘。应该说,作为一个小国,后蜀灭亡是迟早的事,然而,大宋大兵压境,孟昶仅66天便“草表以降”(《新五代史》),也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国灭之后,孟氏皇族包括庞大的后宫,全部被押解开封,成为大宋国的阶下囚。花蕊夫人也在其中。历史总有相似之处,这样逶迤前行的悲壮队伍,并不是第一次,倒退十年,南唐国后主李煜也曾感同身受过。花蕊夫人和李煜,一个是末代贵妃,一个是亡国之君;他们一样失去了昔日的荣华富贵,一样成为大宋的阶下囚徒;更为相似的,他们都喜欢用诗词来表达自己的悲喜人生,同样的才华横溢。

  相同的生活环境,也让他们有着相似的词风。看看花蕊夫人的“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多么的悠闲惬意,还有“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神仙一样的皇宫生活让人陶醉,让人乐在其中。再看看李煜,“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落英缤纷的江南美景,如诗如梦的无忧生活,同样的令人沉醉。皇宫的生活是富足美好的,“汗手遗香渍,痕眉染黛烟”(李煜)的卿卿我我、儿女情长,更适合春暖花开的静谧祥和,而不是秋风萧杀的征伐杀戮。

  而面对突变,花蕊夫人与李煜却表现出迥异的性情。亡国的阵痛,让曾贵为天子的李煜,变得消沉落寞、困顿无助。一个是堂堂七尺男儿,凭添了女人般的矫情与寡柔。在叹息、悔恨之中,无奈的吟唱“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将情长化作愁肠,将甘怡化作苦酒。昔日的荣华“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道不尽绵绵心痛,说不尽缕缕伤愁。内心是不可追回的凄凉。

  人的性情,在困苦和磨难中最易彰显。面对亡国,花蕊夫人伤心程度并不逊于李煜。在押解途中,她曾题写过半阙《采桑子》: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杜鹃啼血的哀鸣,直击心灵最深处,个中滋味难以言表。然而面对天子威严的赵匡胤,花蕊夫人却是血性彰显、豪气干云,仍旧昂着高贵的头,酣畅痛快的表现她的真性情。“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傲骨铮铮的诗句,是掷地有声的呐喊,是酣畅淋漓的怒骂,也是恨不能策马扬鞭、拼死疆场的慨叹。

  花蕊夫人活的非常真实,她性格大张大合,敢爱敢恨,通透爽朗。孟昶“至于溺器亦装以七宝”(《续通鉴》),马桶上都要镶宝石,可以想见皇宫的奢华。花蕊夫人尽情的享受着这种奢华,尽情的享受着君王的宠爱,她喜欢这样的生活。谁又能说喜欢这种生活就有错呢!人都是向往富足、渴望美好的。我们不能过分的要求一个后宫女子,应该怎样以天下为大任,应该有怎样的治国治政方略,那样的要求太苛刻、太残忍。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冲锋陷阵;她远离政治战争,无法力挽狂澜。“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亡国与否,本就不是一个后宫女子所能左右的。但她却能真实的活出自我!这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身居后宫的女人来说,已然足够。仅凭这一点,就很值得我们去尊敬。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43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