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6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4-1 22:44

靠一流演技登上皇位的玩乐皇帝



袁小兵2015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人的性格,都有双面性。表象未必真实,内心无法揣度,不同的只是程度强弱,或外露嚣张,或内敛深藏。世上就有这样一种人:他们天生具备作秀的伎俩,游走于台前幕后,瞬息间判若两人。要论此种功夫,南齐的郁林王萧昭业,与隋炀帝杨广绝对可以PK。他们都是靠着娴熟的演技,顺利登上皇位的特例。隋炀帝为了迎合母亲独孤氏---这个典型的一夫一妻制的提倡者和捍卫者,可谓煞费苦心,他故意装的节俭而不好色,最终取得独孤氏的信任,让隋文帝废掉了太子,顺利夺权。登基后的杨广肆虐狰狞本性,成为历史上有名的荒淫皇帝;而郁林王萧昭业,为了能继承皇位,也是做足了表面文章。相较杨广,萧昭业在手腕和计谋上也许差得很远,但若只论演技,他比杨广却是过犹甚之。

  表面功夫,也是一种功夫,而且是一种很要劲的功夫,并非随便哪一个人都能做到。你须得有敏锐的嗅觉,能准确判断并捕捉周遭信息,配之以恰如其分的表情,脸部肌肉放松,五官做适当调整,个个器官之间什么时候该挨得近点,什么时候该离得远点,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布局一成不变,肯定显得僵硬,味如同嚼蜡,不会有什么噱头出来。关键时刻,还要手脚并用甚至手舞足蹈,哭有泪,笑有声,悲伤则抢地,愤慨则目睁。这玩意儿没个厚脸皮昧良心的劲儿,你还真做不了。爷能当得,孙子也装得,把良心揣兜里,你说这要不要功夫?!萧昭业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个天才,他超一流的演技,最终蒙蔽了齐武帝萧赜(ze),老爷子临死托孤,使他在竞争者中最终得以脱颖而出。

  要想蒙蔽他人,首先要有一个能使人蒙蔽的外表,在感官上先让人喜欢,印象这玩意儿太重要了。萧昭业的形象绝对抢眼。《通鉴》中用了9个字概括,“性辩慧,美容止,善应对。”寥寥数语,一个聪明活泼、帅气十足的大男孩形象,便跃然纸上。巧言善对,能说会道,那么“世祖由是爱之”,也就不足为怪了,有这样的孙子,当爷爷的能不喜欢吗!萧昭业最大的本事,东北话叫绝活儿,就是“哀乐过人”,该哭时,立马就来,该笑时,毫不含糊。

  《通鉴》中记载的两个例子,便很能证明他这一特质。一是文惠太子萧长懋(也就是萧昭业他爹)死后,萧昭业“忧容号毁,见者呜咽”。哭的那叫一伤心,周边之人几被感染,差不多也到了不哭两声都对不起萧昭业的地步,这要不劝着点还不得哭死啊!在路卫兵看来,这情形有些像农村的哭丧老手(多是些经验丰富的老娘们儿),呼天抢地般的干嚎,不时作瘫软状,起身后即有说有笑,甚或还要拉着哪个大姑娘的手保个媒啥的。萧昭业就有这本事,哭完了,回到自己房间,开香槟,搞party,似乎死的是别人的爹,即刻悲伤全无,换之以豪饮狂欢,“裁还私室,即欢笑酣饮”,但凡有点良心的,绝难做到如此从容;

  第二个事儿,老皇帝(萧昭业的爷爷)病重,他“言发泪下”,拉着爷爷的手做抽泣担心状,一副孝子贤孙的摸样,活脱一个乖宝宝。可老皇帝刚一蹬腿儿,他便“悉呼世祖诸伎,备奏众乐”,把他爷爷平时御用的歌伎,悉数招呼到一块儿,鼓乐齐奏,载歌载舞。你说这叫什么玩意儿!他爷爷地下有知,还不给气的活过来呀!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论情商,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搁现在,什么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系天才,差远啦。

  人的性格有遗传有变异,萧昭业多少也继承了些他爹的“传统”,不过比他爹就高明的多了,属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型。萧长懋当太子时,便迫不及待的想当皇帝,于是修宫殿造花园,弄得比皇上的还讲究,豪华程度“过于上宫”,太超标了,也怕给自己惹麻烦,毕竟老皇帝还在呢,于是“傍门列修竹”,在门墙外边种了几排竹子做掩饰,看来这“傍门修竹”又是另外一种掩耳盗铃了。萧长懋有当皇帝的心,却没当皇帝的命,过早死掉,否则皇位也轮不到萧昭业这个皇太孙了。

  萧昭业也想当皇帝,但使的是阴招用的是阴劲,缺德带冒烟儿的那种,他“常令女巫杨氏祷祀,速求天位。”老巫婆念经真把他爹给“念”死了,萧昭业就越发倚重老巫婆,以为这经念的神。老皇帝病情告危,他一边伺候左右不时“言发泪下”,一边又叫巫婆如法炮制,咒老皇帝早死。就连练字时都兴奋到只写“喜”字,中间写上大大的一个“喜”字,周围“作三十六小喜字绕之”。

  小人得志,势必变本加厉;穷人乍富,定然挥霍无度。萧昭业骗得皇帝喜爱,又“咒”得亲爹早死,终于如愿以偿,荣登天子之位。人在目的达到之日,往往便是原形毕露之时。在做太孙时,萧长懋“禁其起居,节其用度”,管教还是很严的,在钱财上多有限制,最多给个零花钱,这萧昭业哪受得了呀。于是两面性再次彰显,表面依然乖巧听话,私下却找富人要钱花,还封官许愿,笼络人心,有点像竞选中的拉选票,将官职写在纸上,装入囊中,答应做了皇上兑现。“许南面之日,依此施行”。其实这些人也不想想,他当了皇帝你还敢找他的后账啊,不弄死你才怪。

  《南史》中用“矫情饰诈,阴怀鄙慝”八个字来评价萧昭业,是再恰当不过的了。萧昭业当上皇帝,再也不用做什么表面文章,开始玩乐无度,随心所欲、恣意挥霍,出手阔绰大方,反正国家库银充足,崽卖爷田心不疼,可算是得着花了。在位仅仅一年,便将国库花了个精光。还经常拿着钱自言自语:“我昔思汝一枚不得,今日得用汝未?”过去我想你啊,一枚都得不到,现在可以用你了吧,捞本儿似的。最会挥霍的人,往往是那些穷怕了的人,那种近乎报复性的变态挥霍,会不断制造出花样翻新的奇迹,他让宠姬们拿着各种玉器宝物互相投掷,“用为笑乐”,就为摔在地上听个响儿,会玩吧?生活上那就更乱套了,反正没人管了,喝酒、折腾,喝醉了光着膀子,躺在地上,谁敢管我!看爷爷以前的宠幸的宫人不错,来吧,笑纳了。遭呗。

  行动做派也是可以传染的,皇帝能没粉丝吗,萧昭业的两面派作风,也影响他周边的人,你想啊,皇帝这样,谁还不争相效仿啊。学的最绝的是萧昭业的男宠杨珉之,这小子一方面奴颜婢膝,小心到实的伺候皇上,一方面以实际行动抽皇帝嘴巴,与皇后何氏私通,而且肆无忌惮,“与同寝处如伉俪”,活脱就是两口子。《南齐书》上说“珉之与帝相爱亵”,此事在《通鉴》和《南史》中都没有记载,如果真如《南齐书》所说,那么杨珉之就算是皇帝的男宠了。萧昭业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男宠会给自己戴顶绿帽子,这事说起来也够荒唐的,就像他怎么糊弄他爷爷,他爷爷也不会识破一样,等到有人告发,萧鸾上奏要杀杨珉之,他还有点舍不得呢。这样一来,倒也让他感受一下被人愚弄的滋味。不过话又说回来,不要脸如萧昭业之流,也不会把戴绿帽子当回事,奸佞的小人早已将自己的心浸泡在酱油中,腌透,直接可以拿去喂狗。

  玩钱、玩乐、玩权,是小人得志后的三大表现,前两种玩的再过火,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充其量是小玩闹。玩权则需要真本事,萧昭业只想当皇帝过瘾,却并不想做事,他在朝政上宠信舍人,也就是伺候他的秘书亲信什么的,批奏盖章,一概不管,具体事务也都由叔叔萧鸾操持,自己只管一门心思的玩。这样的皇帝大概是个人就能当。你说萧昭业没本事吧,为人却很猜忌,小肚鸡肠,容不下别人。当初当皇帝时,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他的叔叔萧子良,萧昭业自小由萧子良的妃子抚养长大,按说有养育之恩,萧子良为人“素仁厚,不乐世务”,很忠厚老实的一个人。萧賾死后,中书郎王融曾想拥立萧子良为帝,由于萧鸾的维护,萧昭业才得以保住皇位。萧昭业一即位便收押赐死了王融,后来又削夺了萧子良的实权。萧鸾辅政,威望见高,他又想除掉萧鸾,结果朝中人心涣散,逐渐倒戈,萧昭业最终被萧鸾所废杀,死后被贬为郁林王。结束了其小丑般的一生。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26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