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6-4-26 14:07

与钱理群先生榷:兽性爱国主义如何破除?[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与钱理群先生榷:兽性爱国主义如何破除?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新公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钱理群先生说:“这是真正的独立的中国人的立场:绝不做外国人的奴隶,因此,要维护国家的独立与主权;但也绝不做本国人的奴隶,因此,要坚决反对任何剥削、奴役与压迫,而且唯有维护了社会的公正与平等,才能有真正强大、团结的国家。这两者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对于这个观点我是很认同的,而且也应该是大多数中国人所认同的,不过钱理群先生仅仅拿鲁迅的一些话作为依据明显太过理论依据薄弱,今天我就拿胡适先生的一些话与钱理群先生榷一下,来重新看看兽性爱国主义的构成与如何警惕,与诸君共勉。

相关事件

钱理群:一九三四年,正当中国面临日本侵略威胁之际,鲁迅提出了一个“向仇敌学习”的命题:“即使那老师是我们的仇敌罢,我们也应该向他学习。我在这里要提出现在大家所不高兴的日本来,他的会摹仿,少创造,是为中国的许多论者所鄙薄的,但是,只要看看他们的出版物和工业品,早非中国所及,就知道’会摹仿’决不是劣点,我们正应该学习这摹仿的。”鲁迅在全国反日高潮中提出向日本学习,正显示了他非凡的胆识,他也因此被冠以“汉奸”的恶名。

这里还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中国人到底应该怎样和外国人相处,比如和日本相处?鲁迅曾这样表达他的忧虑:“中国人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称他朋友,说他也同我们一样。”

事件评论

在我看来,鲁迅和周作人来谁是“汉奸”的问题上,似乎都有一个共通之处,一旦爱国牵扯到了理性的问题上,不爱国的帽子往往能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是一顶“汉奸”的帽子满国横飞。那么一个国应该怎样爱?鲁迅说:“向仇敌学习。”周作人说:“救出你自己”。按照这两种思维,依照历史的进程,鲁迅应该也属于“汉奸”范畴之内,应该与其弟一样,当年被批斗的连渣子都不剩,但恰恰相反的是,鲁迅并没有被批斗,反而还有了国魂两个字附身,这实在是让人感觉怪哉。是鲁迅的理性比周作人的理性高尚了多少吗?按照盲目爱国者们的理论来说,鲁迅和周作人应该是一丘之貉才对,但引导爱国的人不是盲目的,他需要一个花瓶来陪衬,鲁迅很不幸或者很有幸成了这样的一个花瓶,也只是权力者与被统治者挥洒彼此情谊的一个酒杯而已。


从“汉奸”鲁迅到“国魂”鲁迅,这之间的变迁是让人惊诧的,鲁迅想要的只是朋友,而不是禽兽或者圣上,而我们现在大多数人还停留在禽兽或者圣上的观念之上,这只能证明我们的社会认知和文化思维停留在百年之前,而这种可悲却不会让大多数中国人感到痛心,只是无所谓三个字而已。日本人之所以没有成为圣上,只是因为它在从禽兽之路走向圣上之路的时候,被蒋光头用尽其军队的精锐及拼光所有士气而拖延,并且被英美等帝国战胜德国后,多面夹击本土的情况下才没有成为中国人的圣上,而沦为中国人口中的禽兽。我们的爱国之心就变成了一成不变,连绵千里的抗日神剧,而不是看明白日本到底是怎样败的,而只是单纯的认为是我们战胜了日本,这种民族自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程。

而今,我们还是会面临很多边境冲突,鲁迅说:“保卫国家主要是政府的责任,不能一味依靠所谓“民气”来抵御外国侵略。”这样的话,估计放在国内,又要被骂做是“汉奸”的,这段话在他们眼中,明显与“国魂”两个字相去甚远。那么胡适先生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胡适说:“学潮,学生们的爱国之心必须认可的,但也需要让学生们知道如何才算真正的救国,帝国主义不是赤手空拳就能打得倒的,“英日强盗” 也不是几千万人的喊声咒骂死的。救国是一件顶大的事,排队游街,高喊“打倒英日强盗”算不得救国事业;甚至于砍下手指写血书,甚至于蹈海投江,杀身殉国,都算不得救国事业。救国的事业须要有各色各样的人才;真正的救国的预备在于把自己造成一个有用的人才。易卜生生:“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就好像大海上翻了船,最要紧的是就出我自己。” ”胡适评价易卜生这句话说:“真正的个人主义,正是到国家主义的唯一大道,救国须从自己下手。”

鲁迅和胡适口中的爱国主义虽然有所不同,但大致上殊途同归,一个人的爱国和一个郑虎的爱国是两码事,你需要看到一个誓死抵抗外强的郑虎,从而去支持这样一个捍卫国家的郑虎,而不是趁机推到它。你需要看到一个个思想自由,人格独立的国人,通过对自己的理解,将自己营造成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而不是一个个只会大骂别人是汉奸,美日英是帝国纸老虎的无用国人。如果没有一个誓死抵抗外强的郑虎,它只会无能的向国民输入仇恨主义,仇外主义,而在实际问题上它只会软如无能的屈服。如果没有一个个思想自由,人格独立的国人,也只能要么山呼万岁,要么怒骂禽兽,当然山呼万岁的声音是要高于怒骂禽兽的声音的,因为怒骂只是暂时性任务,而高呼万岁则是长期性的任务。

很多崇拜鲁迅的人,大多是因为他的文章如匕首,对权力者如寇仇的缘故,这也是当初为他披上国魂的根本原因所在,但那时候只是因为他站队或者说怒骂蒋光头给予了他这样一种天生的光环,所以国魂这三个字才被批到了他的身上。其实鲁迅说的一句话,估计会让很多盲目崇拜他的爱国者们难以自适,或者说会被打脸的。鲁迅说:“那些一味赞扬中国的外国人或本国人,其实是不可靠的;倒是“替我们诅咒中国的现状者,这才是真有良心的真可佩服的人” ”我们现在的舆论场,举国夸赞之声,有那么一点一定的骂声或者批判声立刻被删文、封号,甚至还会有人身的危险,我想鲁迅倘若醒过来活在我们的时代,他也只有被封杀或者被送出国,也可能送到牢狱里的命运了,他哪里有什么资格配上国魂二字?

那么鲁迅到底是如何定义兽性爱国主义的?鲁迅说:“当中国处于被侵略的状态,力求反抗、自卫是有合理性的;但一旦自己强盛起来,转而“忘本来而崇侵略者”,“思廓其国威于天下者,兽性之爱国也”,这样的“兽性爱国主义”是万万不可取的。”这种兽性爱国主义,在一些愤青们看到了之后,立刻抛弃曾经崇拜的鲁迅,跺着脚大骂:“你鲁迅是个什么玩意?搁现在顶多就是一个愤青,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这些爱国者们指指点点?”倒也怪哉,奴性作怪其实与体制息息相关的,用鲁迅当年的话说:“奉旨爱国。”

这种兽性爱国主义,其不能对国家的进步有益处在于,我们忘了我们曾经是一个被侵略的国家,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应该营造一个怎样的郑虎,我们更不知道我们应该营造一个怎样的现代国人,我们在内战之后,又经受了三十多年的民族浩劫之后,终于可以吃饱喝足了,却不思如何遏制一个无法控制的权力和追寻个人的权利,却要去打日寇,扇美帝,当年慈禧不也是这种心态?当年中日未开战前,很多人都是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高呼要和日本开战,这些人是真心为这个国家吗?不是,他们有的不懂,有的懂得,当时贫弱的中国急需时间培养人才,发展经济和工业,以便制造武器和粮食等战时储备,为中日一战赢得充分的准备时间。那么现在中国强大了吗?我只看到了臃肿,并没有看到强大,中国如果强大了,我们何必一次次的对世界说我们是追求世界和平的?却蛊惑底层的兽性脑残爱国贼们一次次的高呼,开战?我们也就理解了当时上层有人煽呼脑残的人天天叫嚣打倒谁谁谁,只是转移内部矛盾的一种小把戏而已。

鲁迅要我们自强,并在自强的过程中与强者做朋友,学习他们,而不是崇拜皇帝,并且帮皇帝去仇视外国人。那么胡适先生是怎么说的?胡适说:“今日最没根据而又最有毒害的妖言是讥贬西洋文明为唯物的,而尊崇东方文明为精神的。这本是很老的见解,在今日却有新兴的气象。”胡适的文字放到现在依然不过时的原因在这句话里可窥一斑。当时有人指出,西洋近代文明偏重物质上和肉体上的享受,而忽略了心灵上与精神上的要求,所以是唯物文明。胡适先生反驳说:“东方哲人曾言:衣食足而后知荣辱,仓禀实而知礼节。这不是什么舶来的“经济史观”,这是平恕的常识。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

当然,有人会说:“温饱思淫欲”也是古人的话,干嘛厚此薄彼?中国人的禁欲是从皇帝开始的,皇帝本人不禁欲,却要伺候他的太监们禁欲,皇帝既然需要太监们禁欲,岂能不要求他的子民们禁欲?西方人曾经研究过一个课题,叫失去性功能的权力者,西方的是教皇,东方的是太监。西方的权力者至少还留着那两尺长的东西,东方的太监则大多都是自愿不要这两尺长的东西,而换来有可能接近权力的一天,而真到了那一天,举国太监化就成了中国历史王朝不间断会发生的民族异变。所有违背人性基本需求的方法或命令,都是一种反人类的行径,必然会遭受反人类的逆袭。

在爱国这个话题上,钱理群先生看到了鲁迅先生超乎常人的理性态度,从而在人性中得出一个内外均等的理论,即中国人既要不做外国人的奴隶,也要不做本国人的奴隶。这个结论我是很认可的,至少是现在大多数中国人难以明白的一个道理。而我从胡适先生在个人主义苏醒和制度营造下的人性观来看,也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是,我们在反对任何一种内外剥削、奴役和压迫中,同时也要随时抵抗精神上的愚弄,制度上的腐朽,从而在个人觉醒和国家觉醒两者相结合的过程中,才可能迎来一个公平的、公正的、强大团结的国家。正如胡适先生所言:人生的目的是求幸福,所以贫穷是一桩罪恶,所以疾病是一种罪恶,所以愚昧是一种罪恶,所以不能以消除国人贫穷和疾病和受真正教育权利的郑虎或制度也是罪恶的。就这句话而言,你不知道你本身应该追求的幸福是什么,你自然也不会懂得爱国这个词是什么含义。

当然,真理是无穷的,物质上的享受是无穷的,新器械的发明是无穷的,社会制度的改善是无穷的,但格一物有一物的愉快,革新一器有一器的满足,改善一种制度有一种制度的满意。今日不能成功的,明日明年可以成功。前人失败的,后人可以继续助成。尽一份力便有一份的满意;无穷的进境上,步步都可以给努力的人充分的愉快。这便是人们为什么要思考的原因,这也是人们为什么要爱国的原因,这更是中国有才能的人不断移民流失后,每一位留在中国的人需要明悟的事,我们如何才能不在人类文明中断送了我们的大好河山和民族基因?

2016—4—26落笔于墨辩閣

[本帖最后由 审核员 于 2016-04-26 14:18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26 20:51
这是真正的独立的中国人的立场:绝不做外国人的奴隶,因此,要维护国家的独立与主权;但也绝不做本国人的奴隶,因此,要坚决反对任何剥削、奴役与压迫,而且唯有维护了社会的公正与平等,才能有真正强大、团结的国家。这两者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华为总裁 —— 任正非 就是这样滴人啊!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633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