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4-30 20:04

世界历史杂谈:维多利亚时代同性恋者:不敢说出名字的爱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当地时间6月24日晚,美国纽约州参议院对同性婚姻法案进行了投票,最终以33票赞成、29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该法案。这标志着纽约州将成为美国第6个、也是人口最多的准许同性恋结婚的州。
  100多年前,文学巨子王尔德与道格拉斯同性之间那"不敢说出名字的爱"受到了维多利亚时代法律和道德的严厉审判;100年后,对王尔德"有伤风化罪"的审判又成为质疑当时法律和价值观的典型“致王尔德,这个鸡奸者”
  1895年4月3日,奥斯卡・王尔德出现在老贝利法院的法庭,身穿着一件时尚大衣,扣孔里插着一朵花。他是原告,起诉昆斯伯里侯爵对他的诽谤和骚扰行为;然而3天之后,他就成为了被告,被控有伤风化罪,并被批准逮捕。
  昆斯伯里侯爵作为王尔德那位著名的“少年朋友”道格拉斯的父亲,是一位普通的苏格兰贵族。
  他的两个儿子都多少有些“不容于社会”的嗜好。长子弗朗西斯曾是英国首相罗斯伯里的同性恋人;小儿子道格拉斯则是电影《王尔德》中那位俊朗如明日、柔弱如水仙的美少年“波西”。
  和道格拉斯相遇,恐怕是王尔德一生中悲剧的开始。他们自1891年相识。时年道格拉斯21岁,正在牛津大学读书,俊美优雅,已是小有名气的诗人。
  而王尔德更是伦敦和巴黎文艺界的宠儿,不仅出版了《快乐王子》、《渔夫和他的灵魂》及《石榴屋》等唯美童话集,更是著名的剧作家,他的戏剧《莎乐美》、《温夫人的扇子》大受欢迎;他在沙龙上谈吐举止迷人,妙语警句“仿佛一抖衣袖”就落入座间,令人叹服。王尔德和道格拉斯相识之后,很快密切交往,互相迷恋。
  这让道格拉斯的父亲昆斯伯里侯爵非常不满,写信让儿子离开王尔德。遭到拒绝后,他开始跟踪王尔德和道格拉斯,窥探两人的见面和通信,甚至到王尔德家中进行挑衅,声称要“揍扁”两人。王尔德的回答则是强硬的:“我不知道昆斯伯里家族的原则,奥斯卡・王尔德的原则是,一见就开枪!”
  昆斯伯里侯爵在王尔德的新剧《诚实的重要性》首演当天,设法搞到了一个座位,打算公开侮辱王尔德。然而王尔德早有防备,将昆斯伯里侯爵挡在了剧场外。几天后,昆斯伯里侯爵再次来到王尔德常去的俱乐部门口,让看门人交给王尔德一张卡片,上书:“致王尔德,这个鸡奸者!”
  10天后,王尔德自法国旅行归来。读到这张卡片,愤怒地给朋友写信道:“波西的父亲在我常去的俱乐部里留下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恶毒的话。现在看来我只有对他进行刑事起诉,我的全部生活似乎都要毁在此人之手了。象牙之塔受到了邪恶的攻击,我的生活现在是立在沙丘之上了。”
  他决定起诉昆斯伯里侯爵诽谤罪。然而这意味着将自己的私生活全部公开在法庭之上,由法庭和公众来判断,他和道格拉斯的交往是否恰当,确定了昆斯伯里侯爵是否构成了所谓的“诽谤”。
  然而,盛怒之下的王尔德,以及一心想报复父亲的道格拉斯都顾不得那么多,同时也忘记了当时(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公德的倾向,决然起诉。
  正是这场王尔德自己发起的诉讼,将他自己拖向了深渊。尽管他在法庭上还是名义上的原告,然而同时,他也成为了陪审团、社会公众和那个时代用苛责目光反复审视着的被告。

  同性恋万分嫌恶毫不宽恕

  早在1894年5月,昆斯伯里侯爵不断骚扰和侮辱王尔德和道格拉斯时,王尔德和他的律师---经验丰富的犯罪学专家休姆夫雷斯讨论此事时,包括休姆夫雷斯在内的几位法律专家都认为,如果这时起诉昆斯伯里侯爵,可以获得法庭的支持。
  因此昆斯伯里家族一度和王尔德达成协议,由昆斯伯里侯爵正式道歉,王尔德放弃追究此事。在那个时候,由于王尔德的声望名誉仍盛,昆斯伯里侯爵也未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优势仍然在王尔德一方。
  然而,当诉讼真的开始,王尔德很惊诧地发现,昆斯伯里侯爵竟然用重金请到爱德华・卡森作辩护律师---他是王尔德在牛津时的同窗,熟悉王尔德恃才傲物的性格,也知道如何能够刺激王尔德,引导他在法庭上说出陪审团"畜生加文盲"这样不得体的话。
  王尔德在法庭上显得可笑而无礼。更为重要的是,卡森找到了一系列年轻男子的口供,其中一位查理帕克的证人,还愿出庭证明王尔德曾经与他在旅馆里有过一夜亲密关系。
  情况变得对王尔德不利起来。卡森在辩护中宣称,他要传唤一系列与王尔德有性关系的年轻人出庭时,王尔德的律师意识到,自己的当事人正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根据1895年的《刑事法修正草案》,同性间任何形式的性活动都可以解释为犯罪,而且他们因其具有"粗俗"倾向,而无法受到法庭和陪审团的宽恕。
  而且,陪审团将认为,昆斯伯里侯爵的一切行为,是试图将自己的儿子从一种罪恶关系中拯救出来,这样的一位父亲显然应是无罪的。王尔德的律师当晚请示王尔德,假如不能传唤道格拉斯出庭作证,王尔德将毫无悬念地败诉,所以他请求王尔德允许他向法庭提出撤诉申请。
  事实上,即使道格拉斯此时出庭作证,也无法扭转局势。然而王尔德仍然出于某种保护道格拉斯的念头,拒绝让他出庭面对自己的父亲:"要想证明我无罪,我就不可能不把阿弗雷德・道格拉斯侯爵推向证人席与他父亲针锋相对……我不会让他这样做。我不但不想让他置于这样一种伤心境地,而且决定撤诉,用我自己的双肩承受因控诉昆斯伯里侯爵而造成的任何耻辱与侮辱。"
  撤诉的后果是毁灭性的。这不仅意味着昆斯伯里侯爵无罪,王尔德承担诉讼费用,还意味着法庭要求陪审团就"致王尔德,这个鸡奸者"这句话以及其他相关证词进行司法确认,确认它们(在形式和实质上)是否正确、且出于社会的公共利益应否向公众公开。
  陪审团经过商议,一致认定,这些证据材料,包括将王尔德指责为鸡奸者的那张卡片都是正确的。这一确认不但让王尔德名誉荡然无存,更成为昆斯伯里侯爵迅速发起反诉的有利条件。
  王尔德撤诉的当天,昆斯伯里侯爵就向检察官提交了一份能够证明王尔德犯有"有伤风化罪"的证人名单和证词副本。
  下午3时30分,检察官就向法庭申请逮捕王尔德。6时20分,王尔德即在卡多根旅馆被捕。司法机器运转之迅速,空前绝后。这也表明了维多利亚时代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万分嫌恶,毫不宽恕。

  不敢说出名字的爱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尔德的审判,不完全是对于他个人行为的质疑,而是以他的作品、书信和戏剧作为审判对象而进行的"全面审判"。在法庭上,控方对于他的责难,既有对他个人生活和性倾向的---控方提供了多位青年,证明自己曾经与王尔德之间有过"错误的亲密关系";又有对于王尔德的作品(比如《道林・格雷的画像》)中的道德问题的批评,甚至还举出道格拉斯的诗《两种爱》的片断,要求王尔德来说明,他对这"不敢说出名字的爱"是如何理解的。
  可以说,控方和那个时代一样,不只是厌恶王尔德个人的私人生活,而且对于王尔德作品和思想中那些自由、不同于常人的感情和选择,都有着无法宽容的反感。
  因此,原本只是针对"行为"的审判,扩展到作品与思想领域,成为了"文字审"和"思想判"。因而这一审判在若干年后,成为干涉言论与思想自由的典型案例之一。在这个意义上,和受刑的苏格拉底一样,王尔德以自己的受审,将那个时代对他的审判,钉在了历史的审判台上,使之难逃来自未来的责问。
  道格拉斯在《两种爱》中写道:
  "甜蜜的年轻人,告诉我你为何悲哀地叹息着漫游在这欢乐的王国?请你对我说实话,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我的名字叫爱。'
  接着,第一个人转向直面着我,喊道:'他说谎,他的名字叫羞耻……我是真正的爱,我使男孩、女孩的心里充满相互爱的火焰。'
  随后,一个叹息着对另一个说:'你有你的意志,而我,是不敢说出名字的爱。'"
  检察官举着这首诗问王尔德道:"什么是'不敢说出名字的爱'?"王尔德沉吟了一下,环视法庭四周,朗声说道:
  "'
  不敢说出名字的爱'……就是一位年长者对一位年幼者的那种伟大的爱,就是大卫和乔纳森之间的那种爱,就是柏拉图作为自己哲学基础的那种爱,就是你们能在米开朗基罗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发现的那种爱。这就是那种深沉、热情的爱,它的纯洁与其完美一样……在这个世纪,这种爱被误解了,误解之深,它甚至被描述为'不敢说出名字的爱',为了描述这种爱,我站在了现在的位置。它是美的,是精致的,它是最高贵的一种感情,它没有丝毫违反自然之处……这个世界不理解这一点,而只是嘲讽它,有时还因为它而给人戴上镣铐。"
  这番话引发听众热烈的掌声,当然,还有嘘声。然而那位叫查理的法官厉声道:"法庭必须保持绝对安静!如果再有感情表示,我将请求清场!"那个时代对于同性感情的歧视,以及对于异端的排斥,都在这声厉喝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尽管如此,王尔德的这番话却从未随着法庭的静默而消失,而且在100年后,被无数的同性恋权利运动者引用。"不敢说出名字的爱",在今天尽管不再是禁忌,却仍然难免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与限制,甚至仍然被贴上粗俗、变态的标签,或被视为异类而观赏、嘲笑。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自王尔德那个时代以来,在性取向上,"异性恋唯一正确"的观念,和其他许多"唯一政治正确"的权威一样,开始坍塌或削弱。那种以全社会之力,将王尔德送进监狱的暴行,在今天已基本难见。他和道格拉斯假如活在今天,或许能够获得更多的宽容、祝福和体现为熟视无睹的尊重。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3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