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5-2 06:45

65年彭真谈思想界:有人不研究学问 专攻别人找岔子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核心提示:“但也有些问题,搞得人家不大敢写文章、写剧本了,连新华总社有一阵一天只来四五篇稿子,这个现象值得我们警惕。学术问题,错了允许讨论。要注意有些人不是研究学问,靠攻别人找岔子出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4年3期,作者:王永魁,原题为:《“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的来龙去脉》,为节选。

  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立后的工作

  根据薄一波的回忆,1964年7月初,“在毛主席那里召开了一次会,有彭真、陆定一等同志和康生参加。毛主席批评了文化部的工作,也批评了中央宣传部和周扬同志,提出要彻底整顿文化部,并指定由陆定一、彭真、周扬同志三人组成领导小组,由陆定一同志主持。陆定一同志当场以‘见事迟’为由,表示不宜由他主持,建议彭真同志挂帅。彭真同志没有表示不同意见,毛主席也表示同意。过了一会儿,康生也谈到了文化部的事情,毛主席接着要康生和吴冷西同志也参加小组工作。”这个小组一共五个人,称为“五人小组”。当时陆定一的想法是:“文学艺术和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问题,大都可以通过‘百家争鸣’来解决。而当时的批判并不是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的,而是打棍子、扣帽子,我不知道这个‘文化革命’要怎么革法,心里没底,我没有接受这个任务,推荐彭真同志担任组长,我任副组长。”

  7月7日,彭真主持召开中央书记处第380次会议。会议讨论了怎样贯彻毛泽东关于文学艺术和哲学社会科学问题的指示。彭真传达说:“毛主席最近抓了文艺、哲学、社会科学问题,认为文艺界‘很混乱’,最近又批评有些协会已跌到了修正主义边缘,发展下去势必要搞‘裴多菲俱乐部’;文化部不执行党的政策,不为工农兵服务,可改为帝王将相部,鸳鸯蝴蝶部,为什么不可以解散?甚至说,我想把地方搞起来,革中央的命。”“还有学术界,首先是哲学,杨献珍提出‘合二而一’论,李秀成的问题也要讨论,还有高薪问题。有些大知识分子入了党,宇宙观如何?入党太容易,共产党成了全民党。”会议决定:按照毛泽东的提名,由彭真、陆定一、康生、周扬、吴冷西组成“五人小组”,彭真为组长,负责领导各有关方面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关于文学艺术和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指示。

  “五人小组”的成员都是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干部,在毛泽东做出“两个批示”的形势下,他们也是批评的对象。毛泽东提议他们组成这个领导小组,或许有更深层次的考虑。9月11日,彭真主持“五人小组”会议,讨论部署文艺界和学术界的整风问题。

  9月23日,彭真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五人小组”召集的文学艺术和哲学社会科学问题座谈会,讨论研究怎样领导整风的问题。彭真在讲话中首先谈了自己的认识并做了自我批评。他说:去年12月,毛主席对文艺工作批评,是写给我和刘仁同志的,半年内对意识形态的革命大喝几声。所以,我请少奇同志主持开了会,还攻了一下京剧演现代戏这一关。关于整风问题,彭真提出:第一,先整党内。整个文化战线上的党员同志,都要用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错误,赶快改。第二,党内怎么搞法:不是把人一棍子打死。毛主席指示说:还是要进行教育。多数人是好的,或者是可以改好的,要准许人家革命。方针还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第三,从何入手?从作品搞起。在一篇作品里,问题多得很,着重搞大是大非,就是两条道路、两个主义、两条路线,为工农兵还是为资产阶级。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要区别敌我性质和人民内部问题,错误是比较系统的、一贯的,还是偶然的、个别的。人民内部问题还是采取整风的形式。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总体来说,要兴无产阶级思想,灭资产阶级思想。两种办法:一是自觉地学习毛泽东著作,破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立无产阶级思想;二是大家帮助。灭资产阶级思想需要有个过程,要经过痛苦的过程,要和风细雨,小会批判,不搞大会斗争。会议从下午三点一直开到晚上九点。陆定一和周扬都讲了话。江青也参加了会议。

  1965年2月17日,彭真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主持召开“五人小组”会议,研究文化部门当前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彭真在讲话中强调:要以中央《二十三条》的精神统一认识,明确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性质,团结两个百分之九十五,实行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总结经验。针对1 964年北京大学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出现的问题,彭真说:北大工作队也要总结经验,研究今后怎么做;不要盯在过去的一些事情上,紧张空气要放松一下。会后,陆定一即向北大工作队作了传达。但是,北大工作队并未积极贯彻执行“五人小组”的意见,致使北京大学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迟迟不能得出结论。4月2日,陆定一代表“五人小组”宣布撤销原工作队主要领导人的职务,重新设立了以中宣部副部长许立群为组长的领导小组。

  1965年3月3日下午,中央书记处召开第393次会议,听取陆定一关于半年来文化界和思想界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试点的情况汇报。彭真说:现在看,这一时期的文艺批判有很大成绩,很见效,理论上也把一些代表人物做了批判。但也有些问题,搞得人家不大敢写文章、写剧本了,连新华总社有一阵一天只来四五篇稿子,这个现象值得我们警惕。学术问题,错了允许讨论。要注意有些人不是研究学问,靠攻别人找岔子出名。多数在学术争论中有错的人,要他们自己清理,不要随便展开批判。小是小非在小组里去处理,不要搞得大家都灰溜溜的。学术界也是这样,人家过去讲得不对的允许改正,批评要同志式、友谊式的,不是一棍子打死别人,使自己一举成名。邓小平说:现在有人不敢写文章了。戏台上只演兵,演打仗的,电影哪有那么完善?这个不让演,那个不让演。那些“革命派”想靠批判别人出名,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台。他提出,要赶快刹车。

  4月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整文化部领导问题的批复,免去齐燕铭的副部长、党组书记,夏衍的副部长、党组副书记的职务,调萧望东为文化部第一副部长、中**组书记,石西民为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文化部的改组,是毛泽东几年来对文化部工作不满,文化界整风的结果,同时也是意识形态领域过火批判的结果。这次改组,从“实践”上论证了“完成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13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