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880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5-2 21:13

抗战殉国的第一位师长赵登禹 遭汉奸出卖中埋伏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当我走进赵登禹将军的女儿赵学芬家客厅的时候,甚至一度感到了历史的恍惚——迎接我们的是一干练劲捷的汉子,国字脸,笔直的鼻梁,剔出的剑眉,紧抿的嘴唇,俨然照片上的赵登禹将军的影子。
  经人介绍,才知道这正是赵登禹将军的外孙,但赵登禹将军的形貌更为丰伟,身高达一米九零,在当时的人中仅仅这个身高就宛如天神。
  赵登禹将军在1937年7月28日战死北平南苑。为了纪念他,北京从此有了一条赵登禹路。
  同一日,与赵登禹情同兄弟的二十九军中将副军长佟麟阁也战死南苑,于是,又有了一条佟麟阁路。
  3年后,原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已升任第三十三集团军中将总司令的张自忠战死襄河,这样,北京有了第三条用人名命名的道路——张自忠路。
  赵登禹牺牲“甚为可哀”
  我贸然拜访的原因,是为将军家人带来了在日发现的一些资料,包括记录赵登禹将军殉难经过的日方档案,遇难前后战斗态势图及将军遇难时乘坐汽车的照片。
  赵登禹将军遇难时乘坐汽车的照片,可见上面的累累弹痕和“赵师长战死当时的乘车的弹痕(南苑街道)”日文字样。
  另一张公开过的赵登禹将军遇难汽车照片,可见从司机副座转身抢救后座人员却中弹而死的卫士或副官。
  有的人曾怀疑这张照片中是遭到日军袭击的英国公使许阁森的汽车,属于误传。今日在赵学芬女士家中见到宋哲元将军后人寄赠的另一张照片,其伪装,外形等均可表明是同一车辆。只是宋哲元将军后人提供照片上,车体右侧尚有一具中国军人的遗体,或为原来站在右侧车门踏板上的卫士。在新发现的日方档案中,日方也描述了赵登禹将军座车上的伪装网,以及车辆轧及死马而停止,和图片上的内容一致。
  新发现的这张照片发表于日本杂志《满洲俱乐部》第39期,其上方并有红十字会埋葬二十九军抗日烈士的墓地标志和日方记载的南苑交战记录,记录中提到赵登禹将军的牺牲,却使用了“甚为可哀”这样特别的形容。
  为何一个中国将军阵亡,日军却要说“甚为可哀”呢?在1939年日本出版的《大陆战史》中,或可窥到端倪。
  《大陆战史》为原日本陆军报道部编辑,本为记述日军的“光辉战绩”所作,却不由自主地在字里行间展示了赵登禹将军在南苑血战中的忠勇。
  在描述南苑之战的这页文字中,开头部分可以轻易看到“敌将赵登禹……守……坚”的汉字,即便不懂日语的朋友也可以轻易猜测出其中的含义。
  日方的记载中描述了赵登禹将军指挥部队依托外壕奋勇迎战日军的情景,也描述了此战南苑工事被日军炮毁后,中国军人与日军展开白刃战,阻止了其攻占自己阵地的场面——这恰好证明了此前我方资料中二十九军学兵团的新兵与日军发生了肉搏战的史实。
  试将其中数段描述翻译如下:
  “日军在空军的掩护下,进攻南苑和西苑,南苑是敌军的重要据点,在北平的南方约8公里,是旧城的外缘,现在是中国军队的兵营和飞行场,在这里守卫的是支那名将赵登禹……战斗是在雷雨之中爆发的,尽管日军进攻猛烈,但是,敌将赵登禹的防守非常坚固,几经阻战无法容易地将它拿下。”
  “我军的编队轰炸和炮击不断地进攻……但是敌军仍以必死之决心,以猛烈的火力朝我军射击,火力始终没有减低……此战惨烈之极,白兵战到处发生,我方死伤数量不断增加。”
  “南苑的战斗终于迎来最后的时刻,我军的苦斗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如同铁石一般的坚阵终于在下午1点钟左右,被我们完全攻占了,此时,风已经停了,天空中停留着几点残云,士兵头上出现了阳光,地面上到处都是战死的尸体,这就是一场白日下的噩梦。”
  显然喜峰口大刀队的夜袭,南苑的面对面搏杀,让崇尚强者和武士的日军官兵对赵登禹将军产生了一份无法说清的尊敬,于是,得知他的死讯,才用了“甚为可哀”的说法。

[本帖最后由 zyesheng 于 2016-5-2 21:40 编辑]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2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