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6-5-26 13:39

与杨绛先生榷:年轻人的有所争和有所不争[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与杨绛先生榷:年轻人的有所争和有所不争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新公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从民国走过来的普通人不多了,从民国走过来的知识分子更寥寥无几,而今便有人因杨绛的去世,而悲痛欲绝地说:“最后一位被称作先生的女性离去了”,这种悲鸣我是觉得有点过了。当然,我还是要称杨绛一声先生的,杨绛先生从女性的角度来说,无疑是写文的男人追求的最佳红颜,而她坎坷的一生,我是没有资格评价的,但我作为一名年轻人,还是想和杨绛先生商榷一个问题,我们年轻人到底应该什么都不争?还是有所争有所不争?

新闻事件

杨绛的离去,引发了三个议题,第一,先生不仅仅指男人,德高望重的女性也被成为先生。第二,《唐吉可德》可以不看,《洗澡》必须一览。第三,杨绛生前劝慰年轻人的九句话,其中一句:“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事件评论

曾经就先生一词,我劝过很多我的读者,不可称我为先生,因为这个词对于教师、医生、会计等可以称之,但对于写文的人,万不可随意称先生,达不到灵魂上的启蒙,做不到思想上的洗涤,只是随意涂鸦一些文字,确实有损先生这个词汇。民国也只有十位知识分子可以称为先生:蔡元培、胡适、马相伯、张伯苓、梅贻琦、竺可桢、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陈寅恪。诸如我们耳熟能详的辜鸿铭、林语堂、鲁迅等都没有排到十大先生之内,可见知识分子中,能够以灵魂启蒙、思想洗涤而被称之为先生是多难一件事。而今,阿猫阿狗都能被称之为先生,实在是我们文化上的一种悲哀。

杨绛可以称之为先生,虽然并不能与民国十大先生相媲美,但始终还未记录下了那段荒诞不羁的岁月,以为后人阅读我们的历史时,有所书籍可以查阅。但就“最后一位被称作先生的女性”这个说法,我是保持怀疑的,我记得袁腾飞在给他的学生讲历史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说起我们做老师这个行当,曾经我打的外出办事,出租车司机问我做什么工作的,我说做老师的。司机看了我一眼说,这么大一个小伙子,做什么不好做老师?你看老师现在的社会地位?我在去台湾的时候,台湾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做老师的,人家竟然能给我鞠躬,问候我先生好。再问我教什么,我说教历史。人家更是惊诧地说,不得了啊?这么年轻就能教国学?你看老师在台湾的社会地位。”

按照中国人曾经对文化的重视,虽然古代专制王朝的知识都是依附于君王的,但即便如此,知识分子也能是改造一个社会的必然元素,而我们所处的社会,曾经把知识当做狗屎,读书人被称为是臭老九(比乞丐高,比妓女低),更不必说教师、医生、会计等等这些都可以称之为先生的行业了。所以我们不是没有了先生,我们只是缺少了社会对有些行业所应该有的尊重和崇尚。那么最后一位女先生之说,即便是从文化领域来说的,我们也只是缺少了说真话的社会大环境,以及教育趋于考试化,而不是真正的培育人们的独立思维,不是先生少了,只是我们的环境不允许先生的出现。

《唐吉可德》再荒谬,那也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荒谬,而《洗澡》再短小,所记录的也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这与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历史地位是一样的,这本书再荒淫,但写的也都是曾经赤裸裸的事实,否则我们追忆一个良知写文人是在追忆什么?除却思想上的洗涤、灵魂上的启蒙,再有就是对历史有自己一套可以被后人所读到的记录方式。思想需要洗澡的时代,是一个可耻的时代,相互揭发求上位的时代,是一个比为了上位而脱光衣服的时代更为寡廉鲜耻。而思想上的轻薄与肉体上的轻薄可以共同存在的时代,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贬义词来形容了,因为任何贬义词都会感到相形见绌。

我敬佩杨绛先生可以记录那段历史,但还是要就杨绛劝慰年轻人的话做一个商榷。我很同意杨绛说的:“惟有身处卑微的人,最有机缘看到世态人情的真相。一个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也不用倾轧排挤,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这句话,与《遥远的救世主》里那句:“在这个黑白颠倒的社会,最难的不是出人头地,最难的恰恰是不出人头地”很相似。这两句话都有着返璞归真的本质,就像我们的家长们,从小就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拼命的让孩子成为解题高手,但当孩子进入社会后,一个月所赚寥寥无几的工资,家长们又会埋怨,养这么大,教育这么多年,最后指望不上养老,有什么用呢?

解题高手本来就不掌握这个社会的文化密码,成为打工者确实是很自然的一件事。现如今,但凡是可以通过文化密码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启示,带来方便的人,大多是不把学习当做解题比赛,而是将学习当做一种乐趣去体验,并且不会丢掉自己喜欢的兴趣,这就是“知识改变命运”转化到“观念改变命运”的一个过程,可惜这是少数人才能做到的,大多数孩子都被家长剪断了飞翔的翅膀。我们看看杨绛的女儿,杨绛在看书的时候,她的女儿也会乖乖的跟着看书,不需要去督促,不需要去强硬的将孩子按进书海。你不逼自己成为这个社会上高高在上的人,你自然不会产生太多卑鄙的手段,而这种卑鄙的手段,是钱理群看到中国教育时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的人生真的会好吗?我保持一种怀疑,同时也对我们民族的未来保持怀疑。

我目前属于一个身处卑微的人,我很愿意去看这个世界的世态人情,用文字记录下来,我认为这是一种无愧于现在,也不辜负未来的生存状态,当然在一些人眼中甚至家人眼中看来:“无非一个落魄书生。”但就这个落魄二字,真的是真相所存在的本真,毕竟人与人的追求是不同的,我也会想,在有朝一日,我不再落魄,我已经没有了继续写时评的资格,因为到了那个时代,你要么闭嘴,要么出国,要么进监狱。李大眼的选择,我不知道是其自主选择,还是被动选择,而今据闻是在美帝。而即便是司马南这样的唯权力的马首是瞻的御用文人,而今也得跑到美帝去,这种殊途同归,让人读起来也真是忍俊不禁。

杨绛的另一句话是:“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这句话教年轻人不争,我觉得有所不妥。年轻人的不争应该是不屑于闯进毫无监督的官场,因为进入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再纯真的年轻人都会变得粗鄙,再天真的年轻人都会变成复杂,再简朴的生活都会变得奢华,至于高贵的灵魂更是无处寻觅。这个不争我是支持的,但大多数家长们是不支持的,他们会认为这是人生最好的归宿,反正贪字天下,多自己的孩子不多,少了却也觉得少,这是社会的一个畸形“共识”,很可怕,也很可悲。

我记忆犹新的是梅德韦杰夫所说的那句话:“当年轻人挤破头去做公务员,证明腐败已到了极点。”换一种话说,公务员本身是一个服务阶层,与饭店服务员没什么不同,但问题是饭店的服务员是受消费者监督的,但权力的服务员是不受公民监督的,权力高出饭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权力的服务者也是比饭店的服务者多出很多特权的,真相也不过如此。

那么年轻人该争什么?我认为应该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到权力必须受公民监督,否则我们不知道它哪天一旦疯狂起来,再让更多的人饱尝杨绛曾经所受过的苦难,我们的民族再也背负不起这样的灾难,我们每一位国人再也都经受不起这样的灾难。而今的台湾人早已忘却了胡适,这对于胡适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因为他生前所追求的社会,而今在台湾已经开始不断的实践,而大陆人越来越追寻胡适为一种显学,则是很明显的一个对比,所阐述的社会文化的根本不同也很明确,

台湾人遗忘胡适,为什么会是他的最好归宿?其根源就在于,知识分子曾经所掌握的社会密码,已经被社会进行了实践,在实践的过程中,每一位台湾人都有了这样一套密码,在正常的学习中可以学到人格独立,可以学到独立思考,“争取个人的自由,便是争取国家的自由”,这样的理论早已深深的烙印在台湾这块中华热土上,于是《容忍与自由》、《建国与专制》、《再论建国与专制》、《我们要我们的自由》等等文章,不再需要台湾的文化人士去过度的研究,他们需要做的是帮助公民监督好已经被驯服了的“兽”即可。

我想与杨绛先生榷我们的年轻人应该有所争有所不争,其关键点就在这里,我们不希望再看到有谁将来再去写类似《洗澡》这样的文字,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专注于未来,专注于文明,让文字记录者们可以探索世界,探索世界的奥秘,掌握世界的密码,前提是,这个国家的文化是自由的,是独立的,是不需要被钳制的,它不会产生暴虐思维,它只会产生更加多元化的思维碰撞,用古人的话说即“和而不同”。

古人云:人死为大。我认为这个理论是荒谬的,一个人的生死是否为大,前提是他不是死于人祸,不是死于冤情,那么他正常的死是否为大,就在于他对活着的人有怎样的启迪?我们不要只看着一个女先生的离去,我们应该看看她的离去对我们思维是否有更多的启迪,我们现在还远没有达到安逸的只做悼念,而不用去思考的地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真正的先生,最终走向每一个人都能是一位可以思考的先生时代。

2016—5—26落笔于墨辩閣

本帖助威记录

易安 +3
当教育不只是为新式科举而存在的时候,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2016-08-04 22:37:24
管理员19 +5
比这精彩的帖子还有木有
2016-05-26 14:53:55
总计:魅力8点 助威2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8-4 22:37
当教育不只是为新式科举而存在的时候,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46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