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6-6-17 16:04

高考后自杀:少年与父辈间隔着何止万重山?[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高考后自杀:少年与父辈间隔着何止万重山?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新公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我从来不会感受到,三胖的国如果有人死了,会有产生“楚门的世界”的可能性,那是一个人命绝对如草芥的国度。我们是不幸的,还活在一个人治与法治不断转换的时代,但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正在努力的走出命如草芥的时代。我看了高考后自杀的小斯留下来的遗书全文,我对他的遭遇并不觉得陌生,看看这则新闻中不少网友的留言,其实大家都或多或少的遭遇过小斯所经历的事。我并不赞同他自杀的做法,毕竟上了大学就基本上踏上了通往自由的路,虽然这条路可能是堕落后的自由,也可能是继续奋发图强后的自由,毕竟终归是走向了一种自由,自己讨厌的,通过自己来有所改变,这才符合一个国家少年们的根本思想。但既然小斯选择了死亡,那么他就不应该是白白付诸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我们每一位国人都应该从我们这位国家少年之死得到一些感悟,以证明中国人并非命如草芥。

新闻事件

最近两天,一篇题目为《渠县一孩子留下遗书轻生,这多么让人痛心》的网帖在多个社交论坛疯传。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到,死者是达州市渠县中学刚参加完高考的小斯(化名),今年18岁,在自杀前,他在个人QQ空间写下2800余字的长文,“控诉”父亲对自己不好,自己感觉不到家人的爱。

昨日,小斯的父母向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讲述了小斯去世的前前后后,并称此前完全不知道孩子心里竟然想了这么多。

事件评论

每当我写这类触痛灵魂深处的事件评论时,我都会打开周杰伦的《以父之名》这首歌,想着我们社会的罪,想着因为我们社会的罪,我们每个人也都必须背负上的原罪。我的母亲说我:“你每天写批评社会的文字,你这个人心理太阴暗,看不到阳光,不知道积极乐观。”这也是我与我家人所隔着的那一座座万重山,我们中国人没有真正的宗教,也从来没有虔诚的忏悔精神,更不必奢谈自我救赎,所以大多数人也看不到自己身上不知不觉被渗透到骨髓里的罪。我们习惯了脑海中被灌输“存在即合理”的思维,要求你接受一切不合理的存在,就是不让你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合理的存在,也不会像宗教一样告诉你:“爱可以改变一切灾难,或者一切灾难的来临都是对你人格的考验,而你的人格也将减少或者断绝这些灾难的不断重复。”而只是告诉你:“接受这一切吧,顺应这一切吧,你所面临的社会,是你必须所臣服的社会。”

中国向来以孝治天下,所以一些权威人士很喜欢做所有人的爷爷,也很享受被一些奴才们奉为大大,从家庭教育的“棍棒出孝子”,到学校教育的“唯分数论英雄”、“一切以标准答案为准”。再到社会上的,服从权威,服从权威引导的法律,服从这个社会所存在的所有不合理,告诉你要积极改变你自己,而不要妄图改变这个社会。这一幅“道德大国孝天下”的山河图中,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应有独立的人格,你在家里属于家庭的附属品或者父母的私人财产,你在社会上属于社会的附属品或者社会的公家财产,你不该有自己的意识,如果有了,要么被批为“不忠不孝”之徒,或者自己选择自裁以谢天下,当然也有清楚认识到社会本质的人,倾尽所能赚得足够的资产,最终移民他国,不再去纠结这片黄土之上所萦绕着的千百种纷乱。

对于从小就挨打的孩子们,中国的父母们总是有自己一套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一套理论,谓之曰:“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而父母们的口头禅也都是:“打你是为了你好。”我希望经常挨打的孩子们,不要太在意这些疼痛,你只需要明白,那些大人们在做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他们父辈的年代都是在玩斗人游戏,更何况也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的他们?我们现在的当家花旦不也是“知青”出身?什么是“知情”?就是没有知识的青年们迫于社会运转的停滞,不得不被发配到下农村干活赚口粮。千万不要以为是什么狗屁知识青年下乡帮助工农。

我在读中国历史书的时候,一直有这么一个认识,家庭是古代专制社会的第一线,从古代家庭教育中走出来的中国人,天生是没有质疑精神的,也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思想的,他们从小就被消除了脑有“反骨”的可能性。在古代,从棍棒下的孝子,到忠君的奴才,这一条道路从下至上被严格的规定,最终走出来的一代代中国少年们,虽然肉体上没有遭到阉割成为太监,但精神上已经是一代代被阉割了的人,没有梦想,没有思想,没有翅膀,也不会飞翔,他们唯一的梦想就是努力读书,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你指望这样一代代的父辈们,能够给你插上梦想的翅膀?所以孩子们,请宽恕你父母们的无知,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不懂得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他们也从来不会去想应该靠自己的努力为自己的孩子们营造一个真正适合人类个人价值衍生和适合人类生活的社会。

一言不合就被他爸爸一巴掌甩在脸上,这是小斯在遗书中提到的生活常态。这也是中国社会的常态,你行走在社会上,不也经常动不动就被上司“一巴掌”甩在脸上?不也是动不动就要被权贵们“一巴掌”甩在脸上?然后你在动不动就一巴掌甩在不如你的人脸上?这是一个看不见等级的等级社会,你本身不需要尊严,你的尊严在家庭教育的过程中就已经被剥夺了,当然也许有些家庭并不是这样的,有些父母是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这个落后的理论体系,而是相信,观念/天赋改变命运的理论体系。但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是把孩子们死死的按在漏洞百出,扼杀孩子天赋的中国教育之上,再通过家庭的专制权威教育,一大批的孩子们将只能沦为社会的底层,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个社会残酷的运转做垫脚石。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们心理太脆弱了,一点小事就自杀。”这么说的人可能不明白,活在恐惧中是如何一种生活状态,尤其是来自亲人的恐惧,它会让一个人的心理产生如何的变异?我记得袁腾飞讲课时谈到,朱镕基总理在就其在某十年被整的事答外国记者问时,他说:“嗨,父母打儿女,做儿女能说什么吗?”当我听到袁腾飞讲这么一段的时候,我所被触痛的不仅仅是我们权贵们的观念也是如此落后,而是更深刻的认识到,从权贵到普通公民,我们都被这个社会时时刻刻的裹挟着,我们都只能永远臣服在一个或好或坏不由我们所决定的社会,这种恐怖的根源是来自于落后的家庭教育以及落后的学校教育。

当小斯的父亲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已经邀请了小斯的同学帮他写道歉信,但他的儿子再也看不到了,这个家庭养育了十八年的私人财产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的父母说:“没想到他这么记仇,他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好?”是啊,无论是小斯用死做出对他父母的控诉,还是他父母在小斯死后的声泪俱下,我想真的是这样,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并不知道,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失去了生命的小斯和这对失去了小斯的父母,是什么导致这个家庭在一条黑暗的道路上永无止境的走下去?直到现在,他的父母还在认为这是小斯在记仇,他的父母并不会明白,当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充满了恐惧,死亡对他来说可能就是一种解脱,这不是刻骨铭心的仇恨,这是心理尚不成熟,但又无法接受这种恐惧的环境所作出的选择。正如小斯在人间最后一条心情所言:“死了,我的心自由了!”

其实,在中国是各种逆生长的现状。在社会上,所有能够做大的公司没有不存在问题的,这是每个人心中的共识,正如每一个能走上高位的官员们都是存在问题的一样,这个社会基础建立在,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问题生活在这个国度。像小斯这样学习好的,最终却走向了死亡的道路,而像我这样学习不好的就不会选择死亡的路来得到解脱,我并不认为死亡是一种解脱,反而认为死亡是对这种罪恶的纵容。我们每个人如果看到了这些存在着的罪恶,却是不闻不问,或者选择一死了之,这种恶性循环又该如何打破呢?

在中国不缺好学生、好孩子,更不缺坏学生、坏孩子,我们都囿于这个社会之中,人生的道路或许是不一样的,但最终的归途都是一样的,好孩子、好学生都容易隐忍各种压迫,坏学生、坏孩子都容易去反抗各种压迫,但最终当都为人父母的时候,这个模式又会重新建筑在这些曾经受过压迫的人们身上,重新轮回在他们的孩子身上,有时候我惧怕结婚,就是怕自己有了孩子以后,我也会如此苛责他,压迫他,要求他,甚至动手打他,因为我的内心也是充满了这种自小就染上的戾气,而这种戾气在中国绝对是大多数国人都拥有的。

我们该改变下我们的教育了,教育相关领域的人说:“中国人太多,应试教育一旦改变成本太高,不好把控,教师的素质需要提升,家长的素质需要提升,学生的素质也需要提升,动一发而牵全身。”我们的理由总是很多的,但这样教育下出来的孩子,有几个是心理健全的?有几个是人格独立的?有几个是能够真正让我们的社会少一些再少一些问题,而更快的走向更加文明呢?这可能就不是我们所有人关注的问题了,我们可能想的就是怎么赚更多的钱吧?从而造就,中国教育下独有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群体。

我们的家庭教育更应该与时俱进了,从小斯的这封遗书中,他明显要比他父辈那一代人在年少的时候无论是情商还是心理成熟度都进步了很多,他对这个社会有自己的理解,对这个世界也有自己的看法,他不再是上一代人那样,社会多么的残酷,就多么残酷的忍受着,从90后开始,每一代少年们的心理都与父辈们落后的人生、教育理念,隔着不止万重山。请不要再让家庭成为权威控制的第一道防线,请尊重每一位孩子的独立人格,他们不是一根根牵着线的木偶,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我不知道小斯的死能让他的父母得到些什么,但我知道的是小斯的经历是很多网友都经历过的,小斯的死也让每一个人触目惊心,那么就尽己所能的减少这些伤心的事再发生吧,好好爱自己的家人,孩子们会给你更好的爱,让孝成为一种平等的爱,不破除家庭等级的延续,社会等级必然也是不可能被打破的。

我截取小斯遗书最后PS的一段在我这篇文字中,希望每个读者都能看一看这个孩子到底在渴望什么,小斯说:“其实我很早就想写这些了,我也一直在想,我死后不同的人看到这些那不同的想法,会不会上新闻啊,会不会有专家来分析啊,反正我想得太多(包括你们看到这句话的想法)。”

我记得鲁迅以前好像呼吁过:“救救孩子”?还是从自我救赎开始吧,我们的孩子们才能少受一些罪,这个社会也会因为大多数人的不断觉醒,而少一些罪。

2016—6—17落笔于墨辩閣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bbs_voc)选录,特奖励花生3,玫瑰3。请查收!~】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头条选录,特奖励花生3,玫瑰3。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管理员17   2016-6-17 16:40  花生  +3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bbs_ ...
管理员17   2016-6-17 16:40  金币  +5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bbs_ ...
管理员17   2016-6-17 16:40  玫瑰  +3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bbs_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17 18:58
小斯小斯,一路走好,骂父母小事如斯,通关奈何桥(鬼门关)没卵事也!嗨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17 21:34
================================================================
该用户发言已被管理员屏蔽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18 10:45
养育了十八年的私人财产是从他父母角度上的说的吧。观念固化了的话是没办法认识到自身的不好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20 08:51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145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