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18381个阅读者,123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1 20:4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曾襲侯像
文正公之長子也, 籍隸湖南湘鄉縣。同治紀元, 髮逆平, 飲至策勳, 舉朝交推文正, 錫爵一等侯, 文正薨, 今侯襲焉。光緒初, 泰西各國請放大臣駐其國, 以聯交誼。朝廷知侯通西學, 命秉節旄出使英法。其時, 俄與我有隙, 伊犁之事, 前使俄者辦事不稱旨, 簡調侯往, 遂訂利瓦諦亞之約。越南之役, 旨下廷議, 主戰主和者各執其說, 惟侯則謂實力備戰, 以保和局。觀其致李傅相書, 字字(走尺)稜, 針針見血。其智周乎全局, 而其利害所伏, 直綜乎十世百世而權其重輕, 斯真柱石之臣也。爰謹敬橅像以饜世之傾心景仰者。 附錄:致李中堂書 敬啓者:許久未奉賜函, 電報亦甚希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1 20:4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見財起意
揚城東三十餘里之馬家橋有小集, 亦旅客往來可以謀棲止者。橋左有餅店, 兼市酒菜, 杏帘一角, 斜挂林稍, 大有“雞聲茅店月, 人跡板橋霜”景象。一日, 有甲乙兩人, 皖籍而懋遷於外者, 過其地。日丸欲墜, 口燥思漿, 乃就飲以解渴。櫃中一中年婦當壚, 滌器蹀躞, 其間不爲意也。 食頃, 乙謂甲曰:“今日不及到揚城, 我往集上招寓所。”言已, 匆匆去。甲飲畢, 將往迎乙, 就櫃付酒貲。婦覷其有橐金也, 譌爲有室可以下榻, 誘之入, 突前揪甲髮, 曳令倒地, 夫從背後握刀, 效陳平宰社肉故事, 分切下於鍋, 以爲人不知鬼不覺也 未幾, 乙回向索甲, 婦辭以去久, 乙尋之不獲, 疑入煙花叢, 歸寓獨宿, 倦極思寢, 寓主豢一犬, 賴以司閽者, 入室狂吠, 銜衣使出。乙知有異, 邀集寓公數人, 尾犬所至。及該店, 犬益號, 眾於是排闥入, 見竈下有燈熒然, 釜鍋中氣騰騰上, 揭蓋視之, 則甲首尚可辨認也。乃將該店四人扭送江都縣署, 不日將繯首市曹矣。微斯犬, 則甲之沈冤未知何日始能昭雪, 此犬亦神矣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1 20:4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1 20:5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斯文塗炭
苦恨年年壓金線, 爲他人作嫁衣裳。”士子讀書不得志, 專恃管城子以覓生活, 傷矣。溫州參戎某, 胸無點墨者也, 今年接篆時, 因未請幕友, 遂以前任某遊戎所, 延之, 某甲承其乏。一切詳文咨扎【劄】, 既經委之某甲之手, 而又強作解事, 胡亂改竄。某甲懼其誤事也, 思爲出谷遷喬之計。向索薪水, 翻攖其怒, 竟以雞肋奉尊拳。噫, 泛綠水、依芙蓉、庾景行, 何其麗也。世有王仲寶, 此君庶可吐氣乎。 金蟾香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4:22
没有哪个国家的复兴之战不是在节点上,胜则前进,败则沦落。二战中国战胜本是一个节点,结果被内战毁了。朝鲜战争也是节点,保证了几十年的和平,可惜用于各种运动了。战争如果败了,现在又怎么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4:5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海屋添籌
 秣陵東牌樓有張姓者, 縣役也。前日爲懸弧吉日, 特召兩部女伶在家合演。絲竹交作, 賓筵四張, 入室者舉爲主人壽。主人曰:“樂哉, 亦極人生快意事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4:5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去思滋永
 鐫碑頌政, 遮道乞留, 古今有異治, 古今無異民也。天河兵備道裕觀察長奉命升授奉天府尹。溯在任時, 政尚嚴明, 毋枉毋縱, 故闔境士民畏之如神明, 愛之如父母。今去任, 紳耆祖餞, 婦孺攀轅, 公亦嘗顧而樂之也。上有以報國恩, 下有以慰民隱, 安得天下臨民者而盡如公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4:5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苦樂不均
春水未生, 秦淮清淺, 燈船畫舸, 鱗次來遊, 簫管之聲, 已與隔江玉樹後庭花相應答。 前日有一糞草船, 思趁晚照出水西關, 以便來早挂帆東下, 不意行至桃葉渡, 忽被遊船擁擠, 居然犬牙相錯, 進退兩難。 舟子只顧用力掙扎, 未暇慮及船身載重, 纔一欹側, 汩汩者前後艙已灌滿, 立即沈下。 人雖滅頂而覺岸旋登, 尚爲不幸中之大幸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英國地震
英國東邊地方於三月廿七日早九點半鐘地震其伊潑蘇依出與戈吉思德兩 爲尤甚焉 始則鐘鐸錚然作響, 俄而門戶震撼器皿。 徙移戈吉思德有大禮拜堂一所, 有塔高十五丈, 突然傾塌禮拜堂碎成齏粉, 居民亦覆壓不少。 一時奔避倉皇號哭徧野然猶幸在日間受傷之人雖不計其數而震死者則僅一小孩一婦人而已。 設在黑夜, 其禍當更有烈者, 然亦非常之灾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財兩失
距金陵八九十里, 與句容相接之處, 有小湖焉, 上承高淳定浦, 下接丹陽太湖, 實帆檣之孔道, 非荒汀冷港可比。 居人時聞湖中有鎗火聲, 然以事不干己, 姑置之。 湖之南半里許, 有郭某者, 崇明人, 初以耕湖濱漲灘爲業, 黃收金粟, 紅摘玉蘆, 暇或結網捕魚, 雜長頸瓠, 跂牙薑, 相與擔貨於市, 日獲其利, 家遂康。 自以三十許人, 娶婦頗少艾, 力能舉孟光之許, 然青荷中婦鏡, 黃竹女兒箱, 尚堪顧影翩翩, 不似農家塵俗物也。 一日, 與孔武有力之某甲相遇於市, 自稱亦崇眀人, 彼此敘鄉誼, 酬飲食, 聞郭有錢鎛之役, 願爲傭。 郭貪其直廉, 引與俱歸, 呼之曰弟, 即爨下而嫂其妻。 次日, 甲請行隴畝, 郭一一指示之。 甲果戴星出入, 辛苦異於常傭。 郭轉恨得甲晚。 久之, 郭並瞻杏望蒲, 視昏戒旦, 悉諉諸甲, 己則昕夕於市, 逐魚鹽, 權子母, 思以什一起家。 市上有黠者爲之主, 郭深信之, 舍其家, 或數日不歸, 或數日一歸, 歸亦忽忽, 不暇問家計, 視家如傳舍, 不知甲自操家政, 早已移居於內, 鼾睡乃兄之榻, 不啻食其肉而寢其皮矣。 一日郭, 忽乘暮歸, 不爲備, 見妻與甲有皇遽狀, 心疑之, 徐察婦, 婦力諱, 然心終不釋。 婦恐其下逐客令也, 因謂甲曰:“子速去, 毋令彼牢籠我也。 ”蓋婦諗知甲爲綠林之豪, 有巢穴, 以避禍而隱於傭, 事已解, 故令其速謀瓦全, 毋爲鏡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兩人之相期白首者, 非一日矣。 至是, 甲偽以索貲, 與郭口角, 且數郭妻而痛罵之, 恨恨出門。 郭果不疑其妻, 待之如初。 妻又勸郭貸租於人孕其值, 三年不取息, 可免置傭工者;又勸郭將肆中所入, 藏之內府, 不以太阿倒持於人;又勸郭就家中宿, 自持門戶。 郭見其計殊切實, 頗自喜。 越兩月, 甲忽搖扁舟泊湖側, 湖上人多語以似曾相識者, 甲亦以故燕歸來自認。 天將晚, 直詣郭宅, 伏牖下, 見郭據中庭方食, 即繞至爨下, 與郭妻語所以。 妻且驚且慰, 舉案置郭前, 笑謂曰:“今日方得爲梁鴻妻矣。 ”夜既半, 甲率六七人破門入, 縛郭反接於柱, 以絮塞其口, 搬物既盡, 始負其妻而出, 且謂曰:“不勞君送。 ”急解纜矣。 天既明, 鄰人始來相視, 蓋盜以一人徧號於左右, 禁其出入, 故鄰佑無一人敢啟扉者。 郭得釋, 顧家中別無一長物, 放聲大哭, 自恨依然一耕灘窮漢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不堪回首
“佐貳雜職, 本是朝廷不甚愛惜之官, 然自其本身視之, 則固儼然一命之榮, 不與齊民爲伍矣, 乃以余所聞則大不然。 洋塲之拉東洋車者, 至苦, 亦至賤也。 流氓游手, 生計毫無, 借此日獲數文錢, 差勝沿階托缽, 放雖雨淋日炙, 路遠宵深, 而馳逐爭先, 甘與驢馬同其困苦者。 誠以自視其身, 本無足貴耳, 不謂曾任江蘇實缺巡檢某而亦淪落於其中也。 日前, 石路中有人僱東洋車, 車夫應聲至, 未及問價, 即忸怩遁去, 乃知拖車者爲某巡檢, 而僱車者即其衙門當差者也, 可不畏歟。 吁, 青蚨飛去不復來歸, 數千輛軋軋奔波不知幾許紈絝也, 然如某佐襍者, 鳩形瑟縮, 猶憶及騶導傳呼日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病中易腿
杭城長慶街某甲, 以箔爲業。 年來命途乖舛, 賦閑家居。 邇日, 又抱沉痾, 漸就羸瘠, 呻吟床褥間, 生氣奄奄, 僅存一息。 一日上燈後, 妻女下樓用晚膳, 短檠獨對, 無限感懷。 意似合眼睡去, 恍惚有人直達臥室。 視之, 一矮漢, 黑而肥, 肩負一腿, 云:“從清波門外來, 與君掉換。 ”不俟問故, 即出刀襲其左者, 而以負來之腿相與拍合, 不啻移花接木也。 某懼極聲嘶, 妻女疑有他故。 亟奔樓頭, 備詢巔末, 秉燭審視, 而兩腿之巨細判若天淵, 顧不奇哉!夫人精爽一衰, 鬼物憑而爲崇, 不必斥爲事理之所必無, 特無解於持一腿來, 易一腿去, 並告以清波門外來, 於義何所取也?姑存之, 以質世之博物君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犬馬報主
李白哦詩, 名士襟期往往以麴櫱為性命, 乃朝鮮之某甲有同嗜焉。 一日飲至酩酊, 行經毛洞街玉山頹矣。 遂酣眠於泥潦中, 其地僻處窮巷, 行人稀少, 只有數小孩在彼嬉戲。 不料突來數惡犬, 繞其身, 勢將狂噬, 饜彼老饕。 蓋岌岌乎瀕於危殆矣。 無何復來一犬, 耽耽怒視大肆咆哮, 衆犬力不敵, 相率奔竄, 而某甲遂為驚醒, 小兒輩近前告語始知, 後來之犬乃某甲家所豢之犬也。 時有好事者為作義犬歌以傳之。 不數日而有馬救主一事出焉。 東城外某村某甲以牧馬為業。 雖非伯樂復生, 而維縶有時, 芻秣有候, 以故馬亦引為知已。 而家道遂康。 一夜有二偷兒持械入室, 大恣搜掠, 已將財物捆縛欲負之而去。 忽馬従厩中逸出, 嘶聲不已, 與盜相持。 某従夢中警覺, 披衣起視, 則見一盜已被踢倒, 一盜皇遽欲遁, 遂被獲住。 天明解送有司衙門辨理。 二事相隔止數日, 皆確鑿。 夫食人祿者忠人事, 物類且然, 可以人而不如畜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雷殛侍者
雷殛一事西人不信, 謂磺伏地中, 郁極必洩, 始於春末盛於夏秋, 至冬則殺焉, 人自悮觸耳。 英國牧師某携一侍者僱南船由山東青州赴天津。 初七日舟次唐官屯雷電以風一震之威將侍者提至岸上。 肩穴兩洞大如拳, 由胸至脇皮肉殘破, 而船桅則由頂削下有爪痕, 深逾一寸寬約二寸, 餘俱無恙。 夫造物弄人恆多不解, 謂為悮觸亦未敢深信, 而不疑冥冥中殆別有權衡歟 


撞騙可惡

 蘇城有專造偽物之某甲, 前月握戒指而隻, 係銅質而麗以金者, 伺於道前街濟元當之門口, 冀有人受騙焉。 時適有某公館之老僕婦, 奉主人命, 抱古銅鼎一尊就櫃質錢, 當夥估值四千, 嫗以須質六千, 請益不可, 遂携鼎而行。 甲伺之旣久, 知維可欺者。 俟其出, 出戒指求為代質, 嫗視其人, 貌羞縮而足趦趄, 似顧恤體面者, 憐而允之, 付以鼎屬代守, 反神入內, 而某甲即抱鼎逸去。 及當夥告以故, 而璧已入秦, 鳥乎歸趙, 號啕大哭, 幾欲輕生。 嫗固自愚, 而若輩之為鬼為蜮, 混跡於鬧市塲中者, 實繁有徒也, 所望賢有司嚴捕以治之也。 


[本帖最后由 蜀中客 于 2016-7-2 15:07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輪船擱淺
怡和洋行之寶生輪船於月之初三日在吳淞口外三百餘里之捕魚島邊擱淺。 一聲霹靂盪魄驚魂, 雖未罹滅頂之凶, 而同濟諸君則已面無人色, 幸有太古公司之海口輪船由汕頭來滬, 見之馳往救援將其船上貨物書信及中西搭客均為裝運至埠。 初聞船身受傷尚輕, 當可施救, 閱十八日報, 則謂該船拖救之時艙面忽然迸裂, 船底又有巨孔, 萬難出險云云。 假令事機順遂即重洋萬里如履堂階, 然而風狂霧緊陡觸沙礁, 轉瞬之間禍生不測者, 亦所在多有。 斯船雖遭敗壞, 而人則全數無恙, 猶為不幸中之大幸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0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夏姬再世
山右某翁在京貿易有年, 家頗充裕, 其妻孥均在原籍, 翁以縫紉需人, 且苦岑寂, 因謀諸媒媼, 訪有巨室之妾某氏, 夫故遵太夫人之命而欲改適者, 既豔於姿, 復饒於財, 翁乃百計得之。 既入門, 枯楊生稊, 歡好自不必言。 甫半載, 而舉一子, 非翁血脉也。 無何, 翁遘疾, 妻子聞訊, 星夜來京, 易簀而後, 嫡室綜核翁之貲財市肆, 而以一酒肆一茶肆付氏曰:汝母子好為之, 吃著不盡也。 先是, 翁在日, 氏好為葉子戲, 征逐無虛日, 日不足, 繼之以燭。 流連忘返, 習以為常。 至是大婦冢子扶櫬, 旋里益無忌, 子亦染紈絝習, 日事遊蕩, 家道遂替。 一日, 氏臨鏡自照, 歎曰:豈有猗頓可以立致而甘淪為原憲者乎。 屬家人秘其術, 靚妝出門, 匿跡於素識之李媼家。 媼固賭博之囊家也, 市廛年少藉作勾留。 山左某賈雄於財, 性愛樗蒲, 間詣媼所, 見氏隱於幕間, 半面窺人, 恣其嫵媚, 輒心為之醉, 浼媼執柯, 三五日間, 居然鴛鴦交頸矣。 氏素機警有幹才, 每操家政, 有條不紊, 內外出入無累。 齋善主人愛其能益, 暱之俾司筦鑰 初不虞太阿之倒持也, 其子自母出門後, 益無聊賴, 藉媼力偽為氏之親, 串得達賈室, 往來既數餽遺, 自多子促母歸, 氏曰無亟, 將有待時届歲闌, 賈有急, 需檢取蓄貲積十無二三。 诘氏, 氏不承, 遂占脫輻, 日夕詬詈, 且欲鳴官, 賈不堪其擾, 自悔其非願還婚東更與多金以遣之歸, 人竊有以闒茸議賈者, 然而孽海無邊, 回頭是岸, 賈亦見幾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1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奇形畢露
自泰西脫影之法行, 而隨地皆可拍照, 尺幅十里, 纖悉靡遺, 人巧奪天工, 詢非虛語也。 沪埠之洋涇橋, 橋河雖不寬闊, 而潮水盛漲時, 舟楫往來頗夥。 日前, 有華人某乘小艇, 容與中流, 意頗自得。 偶不謹慎, 其手持之洋三十元掉落河中, 輾轉躊躇, 擬俟潮退設法撈摸。 岸上有知之者, 赤體下河, 冀有所獲, 行人皆作壁上觀。 有業照相者, 見人頭如蟻, 携鏡箱雜稠人中, 拍一照去, 正無俟溫嶠之然犀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 15:1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釐卡積弊
閱報, 登有杭城釐卡巡丁司事, 表里為奸, 商情大困一則。 往者僕在蘇亦親嘗其味, 姑就身受者而申言之。 咸豐初, 發逆披猖, 蹂躪幾遍天下, 握兵柄者苦於餉項奇絀, 辦賊無下手處, 議於克復地方奏設釐卡, 抽收助餉。 原屬一時權宜之舉, 其時商民望治迫切, 故輸捐者不但無吝色, 且無機心。 嗣後各省漸就肅清, 疆吏猶以善後事宜百廢待舉, 一時不能遽撤為言。 不謂悠焉忽焉, 垂二十年。 從前言官屢登奏牘, 朝廷亦知於民不便, 飭各省大吏規復舊制, 不得藉詞阻撓。 議者謂見諸諭旨, 民困可稍蘇矣。 乃旋有以幣項支絀, 軍需浩繁入告者, 而其事遂寢。 迄於今再無有以此事為言者矣。 市道之衰, 於今為烈, 而推原其故, 則抽釐雖較納稅為重, 猶屬小民應輸之款。 凡有血氣, 莫不尊親, 化日光天, 得鼓腹以遊其下者, 皆君上賜也, 豈敢吝此區區, 便坐怨望哉。 惟卡員不得其人, 欺蒙上凌下無所不至耳, 兢兢自守、誓不多取者十無一, 滴滴歸公、絕不染指者百無一, 言公則憂繳數之不長, 言私則念得差之匪易, 於是捐之不足而議罰, 罰之無名而訛詐, 花名不對, 分量不符, 故意留難, 籍端勒索, 行商切齒, 坐賈剝膚, 籲苦天高, 謀生路窄, 此市面之所為蕭瑟, 而釐金之所以年不如年也。 若夫巡丁司事, 猶犬也, 不有嗾嗾之者, 其敢舞爪張牙而肆嚙哉, 奚足責哉, 奚足怪哉。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28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