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13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7-6 15:52

你记得泰坦尼克,却不记得暴雨洪灾



1230612306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作者:鲁珊

  来源:公号“武汉晚报”

  世界是公平的。

  大多数时候,我们在闲适的阳光下抱怨制度的种种不公——不公至蚀骨;但是,在历史一遇的某个暴雨天气里,我们却忽而看到某些光亮,那人类族群特有的能量。

  壹 /

  这个周末的朋友圈,被暴雨和暴雨中的人刷屏了。

  来,随便看两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水中人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这个,你会想霸气的军车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这个,你会想到那些又急又恼的敬业的违停罚单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这个,这会想到你逐渐忘记和恨上的传统媒体的记者老师吗?

  照片是一瞬间的,但其实,这样的状态,可能是彻夜不眠,也可能是几天几夜。

  朋友圈充分实践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有一点不要怀疑,它是自愿的。照片都是在自愿情况下散布,它既不是宣传,也不是广告,它只是普通人在这些闪光时刻,一些自愿流露的共鸣。

  我们常安慰自己,人和人是不同的,在洪水中背起老人的警察,和街头苦修罚单的警察,根本是两个人。

  但其实,你我都清楚,这些东西正如硬币的两面,在一个群体中同时存在。你不知道的只是,在什么情况下,它会迸发出哪一面。

  世界就是这么复杂。

  贰 /

  有研究说,人类的生化机制就像个恒温空调系统,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都会想法保持恒定。虽然某些突发事件,会让温度有所波动,但最后总会回到大致设定的温度。

  ——说得这么学术,就是一句话,人是健忘的。

  人类历史上曾有无穷无尽的灾难,但人们都会忘记。从心理学上说,这也是一种动物防御机制,把糟糕的记忆迅速抹掉。 但是,恰恰在灾难的挤压下,平素潜伏在粗俗、盲从、逐利的普遍状态中的人性,会在突然时候闪亮起来,亮到足以照亮惊讶的你。

  暴雨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伙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个名叫何雄斌的男人,在早晨八点,在洪水中孤身一人,逆流游了一个小时,为全村200多人求到救兵。

  这个人不是警察,也不是战士,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却更象一个电影中的英雄。

  我很想知道,他在昏暗的清晨暴雨中,独自一人在洪水中博命求救那一刻,想过什么,而这个普通农民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其实,就是警察,消防员,我也很想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故事,泡在水中的感受,以及想骂娘的那种憋屈。

  这些人性的A面,如此可爱,却会和灾难一样,迅速的被忘掉。

  我们会用一个“最可爱的人”作标签,把这些历史中曾经闪耀过的光亮,笨拙的浪费掉。

  因为洪水,我们又看到了这些照片。

  当年,我们可是一看到就哭个不住。

  但是,至今,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出发前是否犹豫,跳进洪涛中时是否害怕,至今,是否仍有人对那些事有特别记忆。

  我们能确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已经把他们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新一轮子弟兵闯入洪水中,然后等着再次被遗忘。

  新洲那个孤身求救的汉子,相信我,只需要24小时,朋友圈再次刷屏后,就不会再有人记得他。

  正因为我们如此健忘,所以,正需要记住它们的法子。

  叁 /

  你为什么记得某次撞击冰山的海难?因为你看过《泰坦尼克号》这样的电影。

  你为什么生在中国南方,却会对前苏联的一战记忆深刻,因为你看过《静静的顿河》。

  你对二战十指连心,恐怕因为那些名字, 大兵瑞恩,辛德勒,钢琴家斯普尔曼,或是二十二条军规里那些大兵。

  而你也会记得某一次南美的矿难,不是因为它比我们身边的矿难更惨烈或奇特,只是因为最终有一部电影《地心营救》,传递了当时人性中擦出的火花。

  这些故事有的真实,有的虚构。即使杰克和罗丝的爱情是假的,你也相信把活的希望让给他人是真实的,因为这些本来就是真实时刻中,可能闪现的人性之光。

  这就是文艺作品的职能之一。

  它既要抓取真实生活中那些光亮,也要将这些东西当作财富,留给后世。而不只是那些死亡人数的冰冷数据——要知道,那些很快会被忘记的瞬间,其实本该永恒存在。

  很显然,我们在这些方面缺陷甚多。

  我们经历过惨烈的地震,和人类救援史上罕见的奇迹,但除了冯小刚那部略嫌单薄的《唐山大地震》,我们对细节已然模糊。

  我们经历了九八洪水。美国监测卫星看到军人不分官兵跳入洪水手挽手组成人墙时,曾评价,这是不可置信的一幕——但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这一幕背后的故事,血和肉。至今,能搜索到九八洪水作品,只有一部名为《众志成诚——98抗洪实录》的书,而且我承认,我并没有读过。

  这是因为,我们早已习惯远离真实。

  按照规则,拍电影时,血腥不能拍特写;鬼戏不能有鬼,只可心中有鬼;涉警须模糊作案细节;情色只拍脸部表情;爆炸不是哪里都能炸——不去评价这些规则,只是长期置于这些规则之下,其实创作者早已习惯胡编乱造。

  显然,我们的文艺作品没有鬼,没有恶,也没有血腥,同时,也就没有真实的真善美。

  于是,我们一面不忿于生活中种种蚀骨现状,一面在电影院里,消遣着无聊的小时代。

  而在暴雨如注的那一天,一面是八点档两把枪干掉100多鬼子的神剧,另一面是逆游在洪水中一个小时求援救了全村人的孤胆英雄。

  创作自由本来是最好的宣传,因为人性天生趋善避恶。

  可惜。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99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